241 怀疑身世/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小姐,我看你的记性倒是遗传你母亲啊!同样不好!皇帝舅舅早就下旨,让我夫君和燕南天断绝关系,甚至让我夫君改姓云!这是这个梁都没人不知道的事情了。你方才说什么,什么叫做燕南天的话,我夫君就必须得听?什么叫燕南天是我夫君的父亲?怎么,你是压根儿没将我皇帝舅舅的旨意放在眼里是吧!

我倒是好奇了,这到底是你一个人的态度,还是你孙家的态度!方才孙夫人不是说要去找我皇帝舅舅评理说委屈,正好,咱们就走上一遭好了!”

楚思雅无不嘲讽的看着孙夫人。

孙夫人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轰轰的响,她似乎都听不到楚思雅后面在说什么了。

要说楚思雅诡辩的本事也是够厉害,就这么一件小事,一般人几乎都不会注意到,可她偏偏能将一件小事,说成弥天的大罪,就这张嘴巴,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

孙思颖一张俏脸更是已经变得惨白,她慌忙摇头,似乎是想否决楚思雅都会话,可楚思雅怎么可能会给她这个机会,于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思颖,“方才孙小姐不还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这才多久,这小脸怎么惨白了?”

孙夫人双手紧紧扯着自己的帕子,硬生生的对着楚思雅挤出一抹讨好的笑容,“云夫人,颖儿不懂事,她——”

“孙小姐好像比我还要大一点吧,不懂事?孙夫人能不能告诉我,孙小姐何时才能懂事。”

“什么断绝关系!这都是胡扯!要没有我爹,他能生下来,什么都不及生恩大!”燕娇扯着脖子吼道。

“这就是燕家的家教?原来皇上的旨意在你们眼里什么都不是?”云翎一双幽深的瞳眸紧紧盯着燕娇。燕娇只觉得周身都被一股寒气围着,简直恨不得从心里颤抖一般。

“我——我——”燕娇想要辩白两句。可对着云翎的目光,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孙夫人,不是要去找我皇帝舅舅吗?正好,咱们先在就去!说实在的,我也是烦透了,有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人,一天到晚的觊觎我的夫君!”

“你说谁不知廉耻!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胡说八道!我从翎第一次凯旋归来,他骑在一匹白马上,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神将一般,只一眼,我就丢掉了自己的心。那时候我知道,我此生非他不嫁!

你知道我有多爱他?我每天晚上都偷偷的给他缝袜子荷包还有鞋子,能做的,这么多年,我都已经绣了满满一箱子了!还有翎,你的画像,我每天都画,你知道我画的有多传神吗?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啊,可楚思雅呢,她算什么!

她只是在乡下破落户里长大的野丫头罢了,她有哪里好的!你的眼里为什么只有她,却连一点眼神都不愿意分给我!”

孙思颖喃喃的对着云翎诉说自己的爱意,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

楚思雅此时恨不得直接上去扇死孙思颖,她这算是什么?一个女人,竟然当着她的面,对她的丈夫诉说钟情,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加扯淡的事儿嘛!

孙夫人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孙思颖,她都听到了什么,她这个女儿,她的规矩,她的礼仪难道都是白学了不成!她竟然每夜都偷偷的给男人做鞋袜绣荷包,还偷偷画男人的画像,她到底是有没有一点的礼义廉耻啊!

孙夫人此时除了生气,真的是再也没有任何的想法。

“我由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你。”云翎觉得自己被孙思颖这么个恐怖的女人喜欢,才是一种可悲的事情。尤其是听到孙思颖竟然无耻的每天画他的画像,他更是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是!不是!如果没有她,你一定会喜欢我的!一定会!”孙思颖目露疯狂的怒吼!他怎么可以不喜欢她,她是那么的爱他啊!甚至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啊!孙思颖死都不能接受,云翎的心里竟然从来没有她的事实,不能!她死都不能接受!

“哪怕我此生没有遇到雅儿,我也绝对不会喜欢你!我对心术不正的女人,从来没有一丝好感!”云翎对孙思颖的死缠烂打是感到无奈极了,只想赶紧让着女人清醒一点,别再做这些无谓的纠缠了。可孙思颖就是属于那种喜欢一条道走到黑的,她此生就是认准了云翎,只要能得到了他,无论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住嘴!这还是你一个姑娘家该说的话嘛!”孙夫人气的差点想上前扇死孙思颖,这么不要脸的话,她怎么说的出口!

孙思颖如今完全陷入自己执念中了,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一定要嫁给云翎。

孙思颖紧紧抓着孙夫人的手,目露疯狂,“娘,我这辈子一定要嫁给翎,你帮我好不好!我是你女儿啊!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

孙思颖锋利的指甲死死的扣着孙夫人的手臂,一时间,孙夫人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颖儿,你先松手!”孙夫人都不知道孙思颖哪来这么大的力气,简直是想把她的手臂上的肉都要抠下来一样。

孙思颖现在哪里听得进孙夫人的话,此时她脑海里就想着一个声音,那就是她一定要嫁给云翎,她必须要嫁给云翎!

楚思雅看着眼前母女大战的戏份,不禁摇了摇头,不过她可没有兴趣继续欣赏眼前两个女人继续大战,用眼神示意流月。

流月立马会意,上前一个手劈刀直接将孙思颖给劈晕!

孙夫人得到自由后,立马撩起袖子查看自己的手臂,果然手臂上有深深的指甲印,还有被捏出来的淤青。

看着已经晕倒的器孙思颖,孙夫人一时间只觉得复杂极了,这就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就为了一个男人,她像是发疯似的捏着自己的手臂,她有没有想过她这个当娘的,会痛!显然,她是完全没有想过!

孙夫人此时大脑一片混乱,不过,她到底能够分清轻重缓急,此时孙思颖的事情不是最要紧的。

“云夫人,是小女痴心妄想,才会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来,你放心,我可以在此向你保证,以后小女绝对不会再做出任何了有失体统的事情!

“真的?可我对孙小姐实在是不怎么放心啊!”

“我以我孙家百年的清誉发誓!云夫人可以放心了吧!”孙夫人既恨楚思雅的咄咄逼人,又懊恼孙思颖的不争气,尤其是经过刚才那一遭,孙夫人的手臂到现在还是钻心般的痛!这让孙夫人对孙思颖也不禁产生了怨怼之情。

“好,我就再信任孙夫人一次。若是还有下次,到时候咱们就一起去我皇帝舅舅面前分辨!”

孙夫人只觉得一张老脸臊的不行,恨不得立马离开,可还是得继续留下来做保证,“好。”

燕娇一见孙夫人要带着孙思颖离开,立马尖叫,“你们怎么可以离开!是孙思颖说,只要我们能帮着她嫁进忠勇侯府,她就会帮忙,让我爹官复原职,她一个大小姐,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孙夫人正让人抬起孙思颖要走,万万没想到竟然还听到这么一出。是她的耳朵出问题了吗?

这个女儿到底还有没有脑子,她竟然对燕家的人做出这样的承诺!难道她不知道是皇上亲自下旨,将燕南天贬为守城的小卒,她哪来这么大的本事,让燕南天官复原职!

这事情要是传出去,皇上对孙家怕是要起怀疑了!这女儿到底有没有脑子!

要不是孙思颖此时昏迷着,孙夫人都想上去,狠狠扇她几个耳光!

楚思雅冷笑一声,难怪燕家的人,这么积极的想要将孙思颖塞进忠勇侯府,感情是孙思颖给他们做了这样的保证啊!

孙夫人铁青着一张脸,厉声开口,“燕小姐,本夫人看你是得了失心疯,颖儿只是一个弱质女流,怎么可能对你们燕家有这样的承诺!你休得胡言乱语!否则别怪本夫人对你不客气!”

“阿玲懒得说干打四个打量了你大使馆——”杨氏在那里拼命的想要开口,可她的脸肿的实在是太厉害,所以就算开口,还是没人能听懂她到底在说什么火星话。

楚思雅猜,八成也就是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孙夫人怎么能不相信他们呢!

孙夫人懒得跟两个拎不清的女人纠缠,将眼神投向燕南天,“燕侍卫,请你好好管好你的小妾和女儿!要是他们敢到处污蔑颖儿的名声,本夫人不会放过她们!还有燕侍卫,你记住了,你的官职是皇上亲自下旨撸掉的,除非皇上同意你官复原职,否则谁也没这个本事!”

孙夫人敢这么对燕南天说话,就是认定了,孙思颖虽然会因为请爱冲昏头脑,可有一点,孙思颖绝对不会愚蠢到留下什么证据,所以她才敢对着燕南天放狠话!

事实也如孙夫人想的一般,孙思颖确实是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

燕南天一张老脸气的通红,简直恨不得上前跟孙夫人拼命,侍卫,侍卫,这两个字简直是对他莫大的侮辱,他听着,只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狠狠扇他的脸!

孙夫人懒得再看燕南天难看的脸色,一个小小的侍卫,还是让皇上彻底厌弃的侍卫,她堂堂的一品丞相夫人,就算打杀了他们也不惧!

只是燕南天到底是云翎的生父,虽说是断了血缘关系,可到底还是有牵扯,所以一时间她倒是不能对燕家做什么。否则——

孙夫人越想越烦躁,直接吩咐人将孙思颖抬着带走。

燕娇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乱吼,孙夫人纯粹就当她是个疯子,懒得理会。

“孙家的人离开了,你们还留着做什么?”楚思雅轻蔑的看了一眼燕南天。这种人渣,不值得他尊重,他燕南天不是爱面子吗?他不是不喜欢别人提及他侍卫的身份吗?她楚思雅就是要狠狠践踏他的尊严!

果然燕南天一张脸顿时变得绿油油,恶声恶气道,“我是你公公!”

“我看燕侍卫你的记性实在是太差太差了!你说什么?公公?皇帝舅舅早就下旨让你和我夫君断绝关系了?怎么你到现在都不长记性呢?还是你一直以来都对我皇帝舅舅的旨意都是不放在心上呢?”

“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断不了的!”燕南天能抓住的也就只有这一点。

“血缘?你配说什么血缘吗?我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其实我真怀疑我夫君真的是你亲生儿子。你待他甚至都不如一个陌生人,这还不算我现在仔细看看,我夫君跟你长得似乎没有一点想象的地方。”

楚思雅原本只是感慨两句,可是她发现,当她说完以后,燕南天的眼底明显闪过一丝慌乱,难道她真的猜对了。

“你胡说什么!云翎就是我爹的儿子,这是毋庸置疑的!好,既然你不愿意娶孙思颖当平妻,那你就帮我爹官复原职!这是你欠我们燕家的!”燕娇怒吼道。一双眼恨不得在楚思雅的身上射出几个洞来。

“有病!而且是病的不轻!你当自己是谁,你说的我们都要做?你以为我皇帝舅舅的旨意可以朝令夕改?笑话,清风,流月,把燕家的人都给赶出忠勇侯府,若是他们敢在府外胡言乱语,败坏我忠勇侯府的名声,直接请京兆府尹来抓人。既然喜欢胡说八道,那就进大牢去说!”

楚思雅是懒得再和燕家的人继续纠缠下去,个个脑子有病,异想天开。

清风和流月的动作倒是很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燕娇还想说什么,清风一皱眉,直接不客气的点了燕娇的穴道。

杨氏一见自己的女儿不能说话了,心里一急,可惜她现在说不了话,只能在一旁手舞足蹈的看着燕娇,生怕她出什么事儿。

“燕侍卫,你是打算自己走呢,还是要我们请京兆府尹来一趟!”清风都不想跟燕南天动手,主要是觉得这会脏了他的手!

燕南天也知道今天就算继续呆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了,铁青着一张脸,愤恨离去。

燕家的人离开后,楚思雅脸上没有流露出喜悦的笑容,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云翎,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什么,是对着这样的家人心寒了吧。

楚思雅将自己的小手覆盖在云翎的大手上,云翎的手很大,上面布满了茧子,楚思雅知道,这是他长年累月拿兵器造成的。

“今天好累啊,你陪我回去休息好不好?”

楚思雅的声音很温柔,就如同三月的春风一般和煦温暖,一下子暖了人的心。

云翎知道楚思雅是想让他好好休息,心下感动,点了点头,他也确实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每次面对燕家的人,都会让她觉得很憋闷,很不舒服。

楚思雅拉着云翎的手,回到他们的寝室。

他们就这么和衣躺了下来,两人面对面的紧紧相拥,云翎将楚思雅抱得很紧很紧,似乎是想从楚思雅的怀里吸取温暖一样。

楚思雅察觉到云翎的不安,轻轻拍着云翎的背部。只是她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方才她说云翎不是燕南天亲生骨肉,燕南天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

燕南天眼底的慌乱虽然很短暂,一闪而逝,可楚思雅却是实实在在的捕捉到了。甚至她觉得燕南天接下来的话都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似乎是心虚一样。

要是一般人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些情节,可楚思雅常年服用空间灵泉,这观察似乎比起一般人来要敏锐的多。

楚思雅心里纠结,到底要不要跟云翎开口说这件事。

“在想什么,眉头都皱成一团了。”云翎不解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毛,真的有皱成一团吗?

看着楚思雅可爱的表情,云翎再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

楚思雅有些羞恼,不过云翎可内心肯笑倒是一件好事了,她也没必要在意这么多了。

好一会儿,云翎才止住了自己的笑声,不解的看着楚思雅,“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怎么皱着眉头?我可不喜欢看你皱着眉头的样子。”

楚思雅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跟云翎说呢,不过想想,他们是夫妻,夫妻间就应该坦诚相对!

于是楚思雅说了,“云翎,其实你有没有想过,燕南天会不会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楚思雅闭着眼睛,似乎是存着早死早超生的想法,就那么把话说出来了!

良久,都没见云翎开口,楚思雅偷偷掀开一只眼,想要看看云翎到底是什么反应,可云翎实在是平静的可以,让人压根儿无法从他的眼底窥探到他的想法。

“不可能。我娘不会是水性杨花的女子。”

楚思雅的脑袋瞬间好像被炸了一般,她怎么就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云翎要不是燕南天的儿子,不就是在说她婆婆红杏出墙了!楚思雅恨不得直接晕倒。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婆婆当然是冰清玉洁的好女人,可云翎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婆婆有什么难言之隐呢?或者燕南天只是一个障眼法,或者婆婆是想要保护你——”楚思雅有些慌乱的开口,其实说白了,这些也都只是她的猜测,压根儿就不能作准。

云翎拍了拍楚思雅的肩膀,示意她镇定一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今儿个怎么会突然说起,我不是他的儿子?”

“两点。第一,在我今日说你不是燕南天亲生的时候,燕南天眼底明显闪过了一丝惊慌,第二,云翎说真的,你和燕南天长得真是没有半点想象的地方。好,就算你的好容貌是遗传了去世的婆婆的,可我就是好奇了,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跟燕南天想象的地方,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奇怪吗?”

“就凭这两点?”云翎挑了挑眉道。其实这么多年来,他不是不怀疑自己的身世,可每次他都只能对自己说,若是他怀疑了自己的身世,不就是在质疑自己的亲生母亲吗?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否决自己的猜测。

可今天,楚思雅再次提起,他真的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他说不定真的不是燕南天的亲生儿子,世间怎么会有父亲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子!

“云翎,其实不仅仅是因为这两点。你还记不记得,大舅舅和二舅舅。”

“怎么说?”

“也不是什么,指示我觉得有些奇怪,大舅舅和二舅舅对你的态度这么差,对燕南天,我听说了,尽管不是多好的脸色,可最起码,比对你要好多了。这不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

你看看,你长得这么讨人喜欢——“

“噗嗤——”本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可让楚思雅这么一说,倒是颇有些哭笑不得了,“我长得很讨人喜欢?”

楚思雅狠狠点了点头,“那是,你可是我楚思雅挑中的夫君,怎么可能不讨人喜欢呢!”

“也就你喜欢稀罕我了。”云翎幽幽的开口。

楚思雅握起粉拳,没好气的朝着云翎的胸膛捶了一下,“你还好意思说,之前的上官冰不说了,铁燕儿也不说了,如今的孙思颖竟然都找上门来了!喜欢你的人难道还少了?”

一开始只是开玩笑,可楚思雅一想到有这么多女人在觊觎云翎,心情顿时不好了。

“她们,我从来就没有看在眼里过。此生,我云翎唯一爱的女人只会是我的妻子。”

虽然云翎说的都是情话,可不能不承认,这情话很动听啊,反正楚思雅是听得很舒服。

“说正紧的呢!”楚思雅小脸一肃,没好气的瞪着云翎。

“好!好!说正经的,继续。”看着楚思雅那张严肃的小脸,其实云翎真的想好好亲一下,只是知道楚思雅害羞,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舅舅和二舅舅不可能凭空讨厌你这个外甥,那就只能是你的父母了。我以前听娘说过,大舅舅和二舅舅是很疼爱婆婆的,那就不太可能是因为婆婆了,那就只剩下你的生父了。”

不能不说,楚思雅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些事情其实不难猜也不难想,只是这么多年来,云翎真的是从未想过自己不会是燕南天的亲生儿子,所以压根儿就没有往这上面想过。

如今听了楚思雅这么一番话,不禁觉得有些迷惘了。

“要是你的推断都成立,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生父到底是谁。”

他的生父可真是有本事,能让云尽忠和云尽孝恨他入骨!

“这些也全都是我的猜测,万一我猜错了,怎么办?”楚思雅不喜欢看云翎皱眉的模样,伸手轻轻抚摸着云翎的眉毛,心疼的开口。

“我会派人去查的。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怀疑过,其实不是我不怀疑,可能是我压根儿就不想怀疑。”

楚思雅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纠结的厉害,紧紧抱着云翎。

*

楚思雅手上拿着林皇后的帖子,暗暗叹了一口气,请喝茶?呵呵,林皇后请自己,还真的是要找茬!

“夫人,要不然就别去了,皇后怕是不安好心。”冷霜前段日子已经嫁给了赵飞,头上也梳着妇人的发髻,不过她还是坚持要跟在楚思雅身边。

楚思雅玩味的拿着手中请帖,摇了摇头,“不能不去。皇后到底是皇后,我不能这么不给她面子。去查查,林皇后都请了谁喝茶。”

冷霜得了令,立马就去查。

没多久,就拿了一份名单过来。

楚思雅打开一看,都是一些名门千金,而且都是一些没嫁人的,只是楚思雅的眼神在扫到齐凝,孙思颖还有徐英若。

前段日子,云翎可是跟她说了,林皇后打算给朱齐佑选妃,徐英若为正妃,齐凝和孙思颖为侧妃。

孙思颖当时怎么会头脑发昏的,想利用燕家人嫁入忠勇侯府当平妻,这也说的通了,感情她是害怕孙丞相真的会将她嫁给皇长孙当侧妃吧。

“去,当然要去。我倒是想看看,明日,林皇后的茬到底有多好喝!”楚思雅将请帖放在一旁,目露精光的开口。

冷霜微微一顿,明白楚思雅的话中的意思。

翌日

楚思雅早早打扮好,就带着冷霜和莲心一起进宫。

楚思雅身边少了个冰玉,心想就再提拔一个在身边,观察了许久,觉得这莲心倒是一个不错的,于是就将她提报到身边做大丫鬟了。

林皇后的宴会是布置在御花园,虽说天气渐渐暖了,看御花园内的鲜花还有许多没有开放,都只是小小的花骨朵。

林皇后在御花园摆了五张桌子,每张桌子的距离倒是离得不远。

楚思雅一到,立马就有宫人将她领到自己的位置。

因为大多都是还没有嫁人的小姐,所以楚思雅是被安排到跟公主的席位上。

这些公主,楚思雅或多或少都是见过的,尤其是和宁公主。

之前听说她撞墙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思雅,你可真是难得进宫啊!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你了!”和宁公主见到楚思雅倒是高兴的很,她不是很喜欢宫里的这些姐妹,个个都想着算计,脸上的笑容也不是多真诚,还不如楚思雅呢!起码人家就真诚多了。

楚思雅笑着开口,“我之前可是忙着出嫁的事儿,自然是没工夫进宫了,你呢,怎么样?我专门让人送的金疮药,你用了吧。”

和宁公主连忙点头,“用了的,多亏了你送的金疮药,否则我脸上怕是要真的留疤了!我就知道了你最好了!”

嘴巴够甜的!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

“我还以为和宁妹妹你不会出来呢!啧啧,为了一个商人贱子,竟然撞墙,真真是丢尽了我们公主的脸!”一听这阴阳怪气的话,楚思雅不禁皱了皱眉。

只见说话的女子穿着一件大红的宫装,头上戴着一副赤金红宝石头面,只是年纪有些大了,眼角都已经出现了细细的皱纹。

楚思雅知道这人,皇后的女儿,和嘉公主。只是早些年嫁到外地去了,今年夫君才刚刚调回梁都。

“大皇姐,我怎怎么做事,轮不到你来评价吧!”和宁对这个所谓长姐更是没有一点的好感,没出嫁前,仗着自己是中宫嫡出,处处看不起他们这些所谓的庶出。一回来,就对着她冷嘲热讽,她能高兴才怪呢!

“五皇妹皇妹,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大皇姐,可是众公主之首,你做的事情本来就是有失体统,大皇姐多说你两句,怎么了!”说话的人,是一个身着绿色宫装的女子,看着也有二十五六了,容貌美丽,只是隐隐有一股尖酸刻薄的味道,让人很不喜欢。

楚思雅知道,这是已经出嫁的三公主和云公主。

和云公主生母早逝,是林皇后养大的,她是处处以林皇后马首是瞻。

至于二公主早逝,四公主嫁在外地,到现在也没能回梁都。

“三皇姐,我怎么样。自有我的母妃教导,还轮不到你来说!”

“母妃?呵呵,也难得五皇妹你认清了事实啊,颖妃如今只是妃子,可不是之前的贵妃了!”和嘉公主忍不住嗤笑出声。林皇后和颖妃不和,所以和嘉公主是最看不惯颖妃所生的几个孩子,尤其是定王,竟然还想着跟自己的侄子争皇位,也不看看,他到底配不配!

“你——”和宁气的差点跳起来跟和嘉公主理论,还是楚思雅拉住了她。

要是真的闹起来,林皇后肯定是偏袒自己的女儿,皇后到底是后宫之主,到时候要是惩罚和宁。和宁一定是会吃亏的。

“和嘉公主,颖妃如今就算只是妃子,可也是你的庶母,你的长辈,你方才的话,若是传到皇帝舅舅的耳朵里,怕是不太好吧。”

和嘉公主眯起眼,危险的打量着楚思雅,似乎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都说云夫人的胆子大,本公主如今倒是见识了。不过荣安郡主是不是忘记了,你只是父皇的侄女,而本公主可是父皇的亲生女儿!”

楚思雅淡然一笑,仿佛盛开的莲花一般,“我自然不会忘记,我只是皇帝舅舅的侄女,和嘉公主是皇帝舅舅的亲生女儿。只是论身份,我不比和嘉公主差!你是一品大公主,而我同样是皇帝舅舅亲封的一品郡主。”

按礼法,只有皇后所生的公主才能是一品,其她妃子所生的,通通都只能是从一品公主。至于郡主的等级,到从一品已经是顶头了,不过当初楚思雅立下大功,所以乾风帝破格封了楚思雅为一品郡主。

和宁公主忽的一笑,挑衅的看着和嘉公主,“大皇姐,雅儿说的可不错。论身份,她可一点都不比你差!”

“你——”和嘉公主一张脸几乎气的铁青,恨不得吃了和宁公主。

和云公主连忙劝道,“大皇姐,别跟这起子小人生气,不值当。”

“哼!”和嘉公主冷冷一哼,看向楚思雅的眼神可以说是不善极了。

楚思雅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果然宫里的是非就是多啊,和嘉公主,林皇后的嫡亲女儿,也不知道皇帝舅舅将她重新召回京城,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过,就第一次见面,她就跟人结下梁子了,看来她和林皇后一家,是别想有和解的日子了。

“雅儿,宴会还没开始,不如我们去那边走走。”和宁也不喜欢跟和嘉公主坐在一块儿,这快要让她憋闷死了,还不如先去其他地方走走散散心呢!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也不想继续坐着,和嘉公主、和云公主明摆着看她不顺眼,其她的公主,年纪又有些太小,只能畏畏缩缩的坐在那里,也真真是可怜。

楚思雅跟和宁也没走远,就是在湖边走。

“雅儿,你说我到底能不能嫁给徐子寒呢?”和宁郁闷的蹲下身子,然后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的朝着湖水扔去,然后激起了层层的浪花。

这人竟然还想着徐子寒,楚思雅都觉得有些头痛了,“皇帝舅舅还没有松口?”

“当然是还没有松口了。雅儿,我都快要烦死了。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的年纪大了,我都十八了,要是再不嫁人,我母妃和哥哥肯定会很难堪。可是雅儿,你也知道,我心里就只有徐子寒一个人,这辈子要是不能嫁给她,我会难过死的!”

“什么死不死的。小小年纪就整天死啊死的,这些都是谁教你的。我比你还小,都没像你这样,一天到晚的把死挂在嘴边。”

和宁公主嘟着嘴巴,没好气的看着楚思雅,“你当然不会了。姑姑对你这么好,你都已经嫁给如意郎君了,你哪里会舍得死,肯定是巴不得活的长长久久。”

这话倒是没错,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巴不得寿命越长越好。

“我就惨了,父皇到现在还是不松口,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真是快要烦死了。”

“少烦了。难道你没看出来皇帝舅舅其实已经松口了。”看着和宁一副郁闷至极的模样,楚思雅好笑的同时,倒是觉得有些心酸,这个丫头,说白了,也就是情窦初开。现在只知道钻进死胡同里,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

和宁公主连忙起身,眼睛一亮,“父皇松口了吗?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好雅儿你快告诉吧我。等我成亲的时候,一定送你一个大大的红包!”

“刚才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如今倒是活过来了。你以为皇帝舅舅为何要让徐子寒做官。”

和宁公主一时间没想明白,可忽的眼睛一亮,“你是说——”

楚思雅点了点头。

其实乾风帝的心思不难猜,一来。徐子寒确实是个有能力的,当初他能高中探花就证明了这一点。二来,云翎说的没错,乾风帝是想借徐子寒提高商人在官场上的地位,三来,怕是乾风帝也因为和宁这个女儿感到头痛了,自己的女儿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甚至连撞墙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若是不答应,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乾风帝当初虽然生气和宁撞墙,可到底是心疼了,否则世上有能力的人这么多,要想提高商人的地位,法子也不少,没必要就执着于一个徐子寒。

和宁公主高兴的想要大叫,可还来不及出声,突然传来一阵巨响,吓了她一大跳!

谢谢昨天给七七投月票的亲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