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通房/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皇后在听到孙思颖醒来后,眼底闪过一道精光,“皇上,孙小姐掉入湖中,是佑儿将她救上来的。就算佑儿是因为救人,才有损孙小姐的名声,可事情到底是发生了,所以照臣妾看,不如就让佑儿纳了孙小姐吧。”

“皇后娘娘说的可真是轻巧啊!不过纳?难道皇后娘娘是想孙小姐给皇长孙做侧妃不成?凭孙小姐的容貌家世,应该能做正妃吧!”颖妃立马嘲讽的开口。

林皇后冷眼瞧了一眼颖妃,这才幽幽的开口,“凭孙小姐的容貌家世,自然是可以做佑儿的正妃,不过佑儿跟本宫说了,他心仪的是虎豹将军的女儿徐英若,本宫总不能拆散有缘人吧,所以只能委屈孙小姐做佑儿的侧妃了。”

贤妃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徐飞汗的女儿徐英若,林皇后可真是好算计啊!

颖妃更是气的双眼都在冒火了,这林皇后的如意算盘未免打的也太响了!不过她是做梦!

“不!不!我不会嫁给皇长孙!我死都不会嫁给皇长孙!”

外面还在吵得热火朝天,可在内室的孙思颖,突然嚎叫起来。

楚思雅扁了扁嘴,这人还真是不死心,到了现在,她竟然还想着嫁给云翎!

林皇后更是气的一张脸都铁青了,不识抬举的东西!

乾风帝的鹰眸中也闪过一丝怒火,他是不想朱齐佑娶孙思颖,可自己不想,和人家不愿,完全是两回事!这孙思颖竟然敢瞧不起自己的孙子,好!好!真心是好啊!

“启禀皇上,孙丞相和孙夫人求见。”

“让他们进来。”乾风帝沉声开口。

很快,孙丞相和孙夫人就神色匆匆的进来,孙夫人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焦急,虽然孙思颖这女儿,最近做的事情,都很让她失望,不过到底是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女儿。一听到孙思颖落水,她还是担心的不得了。

孙丞相倒是比孙夫人想的要多多了,孙思颖落水,却是皇长孙救了她,这背后的深意实在是——

“臣——”

“臣妇——”

“行了。免礼,好好听听你们的女儿都说了什么好话!”

孙丞相和孙夫人行了一半的礼停住了,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奇怪,有些想不通乾风帝话中的意思。

这时候,孙思颖的吼叫声又好死不死的响起来了,“不!我怎么可以嫁给皇长孙!我不要!我不要!我这辈子唯一想嫁的男人就只有云翎,只有他!”

要不是此时乾风帝还在这里,孙丞相真想直接闯进去,狠狠扇死孙思颖这不省心的东西。皇长孙是你想嫁不想嫁的!还有忠勇侯,他都已经娶妻了,你竟然还惦记着有夫之妇,你到底要不要脸!

孙丞相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脸被打的啪啪的响,恨不得直接进去好好教训这有辱门楣的孽女!

孙夫人更是如遭电击,她的女儿怎么这么糊涂啊!都跟她说了一百遍了,她跟云翎是没有可能的,让她安安心心的等着嫁人,她——她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她爱的是云翎呢!还什么非君不嫁,她是不是要丢尽丞相府的脸,她才满意啊!

孙夫人正在感慨间,突然一道凌厉的目光射向自己,循着视线看过去,果然是楚思雅。

孙夫人不禁有些心虚,之前楚思雅不追究孙思颖的事儿,她是做过保证的,绝对不会让孙思颖再惦记忠勇侯,可如今,她是失信了,她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是将丞相府的脸全都丢尽了!

“丞相府的家教真是好啊!”乾风帝语气平淡的开口,可他的声音越平淡,越让孙丞相觉得心惊,这说明乾风帝的怒气已经是忍到了极点,否则他不会这么平静。

一时间,孙丞相是更恨孙思颖,这哪里是养了一个女儿,这分明就是养了一个讨债的,她不将整个丞相府给毁了,她怕是不甘心啊!

孙丞相颤巍巍的跪下请罪,“皇上息怒,小女是落水后,头脑有些不清醒,说的话,全都是在胡言乱语,当不得真!”

孙夫人也连忙跟着跪下请罪,她是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女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可如今希望乾风帝别怪罪他们一家子才是正理!

孙夫人请罪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又传来了孙思颖歇斯里地的尖叫声,“楚思雅你个贱人,是你在害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总有一天,翎爱的会是我!你这辈子注定就只能是个失败者!是个失败者!”

“父皇,孙思颖根本是在胡说八道!雅儿妹妹从赴宴开始,就一直跟儿臣在一起,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害孙小姐!”

“别是五皇妹你和荣安串通的吧!”和嘉公主阴阳怪气的说道。

和宁公主不悦的看向和嘉公主,“大皇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当着父皇的面,咱们都说清楚了!这莫名其妙的罪,我是不会认的!”

“什么莫名其妙的罪,要我说——”

“够了!朕就不该将大驸马召回京城,你看看你,哪里有一点大公主的样子,尖酸刻薄,和宁是你的亲妹妹,你竟然也这么污蔑她!”

和嘉公主不服气,下意识的想要辩驳。可乾风帝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和宁。和嘉再怎么样,也是你的大皇姐,你要尊重她,明白吗?”

和宁努了努嘴,这种大皇姐,她才不想尊重呢。

不过当和宁接收到颖妃投的眼神,她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是,儿臣明白。大皇姐,方才是我脾气有些急躁了,还请大皇姐原谅。”

和嘉公主已经三十多岁了,可心智年龄却像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般,说白了,是光长年龄不长脑子。

林皇后冷冷的瞪了一眼和嘉公主,她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没事,五皇妹言重了。”

乾风帝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觉得头痛,他还没有死呢!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就争的这么厉害!若是有朝一日他死了,他们会怎么样?

一时间,乾风帝开始忍不住担忧起来。

乾风帝冷眼看着跪在地下的孙丞相和孙夫人,这两个人教的好女儿,看不上他的孙子不说,竟然还不知廉耻的口口声声要嫁给云翎。

孙丞相顶着乾风帝不悦的目光,恨不得将自己的头埋到地底下去。

“原来朕的皇长孙竟然这么不遭人待见啊!朕可真是头一回知道啊!”

“不是!不是!是小女——”孙丞相连忙想要解释,可乾风帝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够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解释,朕不想听。”

孙丞相如今真的是快要恨死孙思颖,因为她一个人,竟然连累的整个孙家都受乾风帝的冷落,这让孙丞相怎么能不想直接掐死孙思颖!

“皇上,臣这些年都忠心耿耿的为皇上办事,虽然不敢说自己有多大的功劳,可起码也有些苦劳。正是如此,所以臣在忽略了对儿女的管教,如今小女犯下如此打错,臣不敢皇上会原谅她。只求皇上处置她一人,不要牵累孙府其他人。”

楚思雅有些震惊的看着孙丞相,这人倒是够厉害的,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舍弃,难怪能做到丞相,确实是有两把刷子。

孙夫人则是震惊的看着孙丞相,她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孙丞相的话,这是要放弃她的女儿了吗?

林皇后眼底闪过一丝阴霾,这个蠢货,事情明明都已经安排的天衣无缝了,可孙思颖倒好,毁了她全部的盘算!

“爱卿倒是舍得啊!朕曾经说过,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能大义灭亲的臣子了,今日你可以舍弃自己的至亲骨肉,来日呢?是不是要逼供篡位!”

孙丞相浑身一震,目露惊惧,连忙高呼,“皇上明鉴,臣万万不敢有这样的心思啊!”

孙丞相此时不禁后悔起来,楚玉亭还有燕南天,这两个不就是大义灭亲的典型,可如今他们是什么下场,孙丞相只要一想都自己会像他们一样,不禁浑身颤抖起来。

乾风帝冷冷一哼,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孙丞相的话听进去了。

“朕也不用你大义灭亲,余中,去派人将孙思颖给朕带出来!”

按理说,孙思颖才醒,身子正是虚弱的时候,是不适合这么快下床的,可谁让她实在是太不知道好歹,惹怒了乾风帝,所以此时乾风帝也懒得管孙思颖的身体到底有没有好!下床会不会让她的病更加严重,这些都不在乾风帝的考虑范围之内!

孙夫人倒是心疼女儿,微微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是想要开口求情,可被孙丞相狠狠瞪了一眼后,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个女儿,摆明了,就是弃子了。

孙思颖被两个宫人驾着扶出来,一张脸惨白惨白的,看不出一点的血色,只一眼,楚思雅就收回了目光,孙思颖怕是伤到了根本。

孙思颖的目光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楚思雅,眼底迸发着毁天灭地的恨意,恨不得将楚思雅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孙思颖踉跄着脚步走到楚思雅面前,然后恨恨的瞪着楚思雅,“是你,是你害我!楚思雅你怎么能这么狠,毁了我一辈子!”

楚思雅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孙思颖,这人脑子有病,偏执症太厉害,她懒得理会。

“原来这就是丞相府的家教!”乾风帝冷冷的开口。以前还觉得丞相府的女儿是个好的,如今看来,这压根儿就是个疯妇!

孙丞相狠狠的瞪了一眼孙思颖,恶声恶气的开口,“你个孽女还不赶紧跪下!”

孙思颖瞪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孙丞相,“爹,女儿是受害者啊!女儿是被楚思雅这贱人害了,您怎么不为女儿做主,反倒是怒斥女儿呢!”

孙丞相忍无可忍的起身,狠狠给了孙思颖一巴掌,孙思颖被打的整张脸都撇到一边了,身子一个不稳,差点就要趴下,幸好身后的宫人及时扶住孙思颖。

孙丞相打完孙思颖,心里的恶气总算是出了一点,这才重新跪下向乾风帝请罪,“皇上恕罪,臣教女无方,无论皇上要如何惩治这个孽女,臣都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只求皇上能留着孽女一条性命。”

楚思雅看着孙丞相的眼神闪过一丝深邃,真不愧是能做到丞相的人,这脑袋转的真是够快的。方才乾风帝才说了,自己不喜欢所谓大义灭亲的臣子,孙丞相如今立马就能改口,求乾风帝留下孙思颖一条性命。前后画风转的如此之快,这也真是难为他了。

楚思雅想着不禁摇了摇头,在官场上混的哪个不是老油条。不过,云翎就不一样。

“皇上,臣女做错了什么,明明臣女才是受害者啊!”孙思颖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她被人你害的掉入水中,怎么,她倒是成了有错的一方。

“没错,你是受害者。可你一个小小的臣子之女竟然看不上皇长孙,甚至还觊觎忠勇侯?你觉得这该当何罪!”

孙思颖不是笨蛋,相反还十分的精明,只一会儿,她就明白乾风帝话里的意思了,臣子是什么,说好听了是天子的臣子,说难听了,不就是皇家的奴才,她一个臣子之女,只有皇室嫌弃她的份儿,绝没有她嫌弃皇室的份儿!

孙思颖想通后,面上的愤然退下,重新摆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跪下,“皇上,臣女万万不敢瞧不起皇长孙殿下。只是情有所钟,臣女这辈子就只钟情忠勇侯一人,绝对是不可能嫁与其他男子。”

“不要脸!你竟然觊觎一个有夫之妇,简直是恶心!”和嘉公主率先忍不住咒骂出声,除了是看不上孙思颖的为人以外,更多的是气氛孙思颖回了林皇后的布置,这价值是让她恨不得将孙思颖生吃活剥了,都觉得不解恨!

乾风帝的眼神有些恍惚,情之所钟,很多年前,一个女子也曾经对他说过情之所钟,可如今——

乾风帝的变化,林皇后、贤妃还有颖妃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约而同的冷笑,他又想起了那个女人。后宫佳丽三千,始终比不上他心里的那一个,这是何其可悲的事情。

“情之所钟?不是像你这样不要脸,去觊觎有夫之妇!”乾风帝回过神后,冷冷的说道。

孙思颖一急,忙声道,“皇上,明明是臣女认识忠勇侯在先,从见到忠勇侯的第一面起,臣女一颗心就全都寄到他的心上了。要说横刀夺爱,也是荣安郡主!”

楚思雅差点没笑出声,按照孙思颖的理论,她倒是成了不要脸的小三了!这人到底是有没有搞错!

孙丞相跪在地上,恨不得再给孙思颖一个耳光,他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什么情之所钟,这——这简直是丢尽了丞相府的脸啊!

孙丞相一个受不住,差点要晕倒。

还是孙夫人发现的及时,连忙扶住孙丞相,只是她也有些心虚,前段日子,孙思颖去找了燕家的人去忠勇侯府逼婚,这件事,她没有告诉孙丞相,心里也是存着,孙思颖能够回头,可如今看来,自己当时就该将这件事告诉孙丞相,否则,哪里会有今日的事情!

“朕倒是难得听到这番理论啊!忠勇侯若是心悦你,早就来向朕请旨赐婚了,孙思颖,你怎么就执迷不悟呢?”乾风帝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对孙思颖他直接处置了不就行了,不就是因为那句情之所钟,让他想起了记忆中的女子。

如今看来,他真的是魔怔了,孙思颖给她提鞋都不配!

“不!不是!若是没有楚思雅,他一定会喜欢我!一定会娶我的!”孙思颖歇斯里地的怒吼。

“朕懒得再听你这些歪理。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你落入湖中,到底是皇长孙救了你,你的清誉差不多算是毁在皇长孙的手上。不过,朕看你既然如此看不上皇长孙,想来也是看不上侧妃的位置,那你就去给皇长孙做通房吧。”

通房?那连妾室都算不上,啧啧,堂堂丞相府的千金小姐竟然要给人做通房,丞相府的脸怕是都丢尽了!

“不!不可以!我爱的只有云翎,我怎么可以嫁给皇长孙!”孙思颖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任谁都能看出她心中的不情愿。

林皇后更想直接扇死孙思颖,淫娃贱妇!她的皇长孙还看不上这样的贱妇呢!早知道如此,她就算不要丞相府的势力,也绝对不会挑上孙思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好,既然如此,朕看你是选第二条路了。孙丞相府的孙思颖病重,送往庵堂修养。”

这也算是同意了孙丞相的请求,为他留下孙思颖的一条命。

不过照楚思雅看来,这命,还不如不留呢,去庵堂过一辈子,天天吃斋念佛,对孙思颖这样的人来说,怕是会生不如死吧!

“不!”这条路,孙思颖更不愿意,她还这么年轻貌美,她怎么能去庵堂过一辈子,那她还怎么取代楚思雅嫁给云翎!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孙思颖的想法,否则真心想笑,都到了现在了,你都还没忘记要嫁给云翎。

“娘,娘!你帮我跟皇上求求情,我不要给皇长孙当通房,我也不要去庵堂过一辈子啊!娘,我还这么年轻,难道您舍得嘛!”孙思颖连忙挪着膝盖来到孙夫人身边,抓着她的袖子求道。

孙夫人虽然明白了自己丈夫的心意,这女儿是要注定要成为家族弃子的,可这到底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啊!这让她怎么舍得!

“颖儿,你就选第一条路吧。给皇长孙当通房,总好过去庵堂过一辈子啊!”

孙夫人话落,孙丞相就狠狠瞪了她一眼,他压根儿就不想让孙家和皇长孙扯上什么关系,这蠢妇!

孙夫人不敢看孙丞相愤怒的眼神,只能无奈的重新看着孙思颖。

孙思颖死命的摇头,不,不,她怎么能给皇长孙当通房!之前的侧妃她都不愿意,更别提如今的通房了!

通房是什么?那比侍妾还要不如啊!

若是给云翎当通房,她还能勉强考虑一下,但若是给朱齐佑,不可能!

“那你是选第二条路了。孙丞相该怎么做,你明白了吧。”

乾风帝也不生气,若是孙思颖选第一条路,一来可以让孙思颖受到惩罚,二来也可以狠狠打林皇后的脸,让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可如今孙思颖选了第二条路,对他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他不在意。

“不!不!娘,您帮我求情啊!我不要去庵堂!我死都不要去庵堂啊!我还这么年轻,我怎么能去庵堂啊!”孙思颖一听乾风帝要送她去庵堂,哭的更加伤心了。

孙夫人看着这样的孙思颖,心里也是痛的不行,但她只能劝道,“颖儿啊,你不想去庵堂,就只能给皇长孙当通房,只有这两条路,你自己选择吧。”

孙思颖死命的摇头,这两条路她都不愿意,可看着坐在上首面无表情的乾风帝,她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她想不想就行的。

给皇长孙当通房她不愿意,可是去庵堂过一辈子,她更不愿意!

两权相害取其轻,孙思颖闭上眼,留下了痛苦的泪水,包含屈辱的开口,“臣女选第一条路。”

“好,你选第一条路,是吧。行,朕成全你。孙丞相你可要好好跟皇后商量一下婚礼才是,毕竟你们两家可是成亲家了!”

亲家?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嘲讽,还真是亲家啊,通房,算是什么亲家。

林皇后紧抿着唇瓣,是个人都能看出她心情不好。她的一番盘算,全让这蠢货给毁了!这蠢货怎么不去死呢!

孙丞相的脸色也不好,好好的一个女儿,原本要是用来联姻,还能给丞相府增加筹码,如今这女人一条黑道走到底,竟然只能给人做通房!这简直就是耻辱啊!

孙思颖双手紧握成拳,看着楚思雅的眼神充满了恨意,都是这个贱人,她这辈子全都毁在这贱人的身上二楼!

“哟!孙小姐这么看着荣安郡主做什么,难道是怨恨荣安郡主不成?皇上,您看看,要是孙小姐给皇长孙当了通房以后,心里还惦记着忠勇侯,而对荣安郡主不利,您看,这该如何是好啊!”

孙思颖饱含恨意的眼神,楚思雅自然是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颖妃会借题发挥,她可以不会自恋到以为颖妃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替她开口。无非是想借机让林皇后难堪罢了。

这就是后宫啊,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怎么算计对方,你踩我,我踩你。

“颖妃真是多虑了。”林皇后硬生生的从嘴里挤出这句话,她恨颖妃找茬,更是恨孙思颖的不争气。如今孙思颖摆明了就是一招臭棋了!

“皇后,你以后是得好好教导教导孙家的小姐,要是她再出什么差错,朕就唯你是问了。”乾风帝这话,也是摆明了没有给林皇后面子,显然是对林皇后今日的所作所为不满了。

林皇后心里一紧,可对着乾风帝她不能有丝毫的怨言,只能硬生生的压抑着滔天的怒火,“臣妾遵旨。”

只是心里却在想,她一定要让孙思颖付出代价不可!

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可楚思雅有一种预感,总觉得林皇后想做的不止这些,孙思颖是林皇后想配给朱齐佑当侧妃的,齐凝也是。

齐凝!楚思雅的眼眸忽的睁大,乾风帝召见她跟和宁公主,因为没有召见齐凝,所以楚思雅也不能将齐凝带进来,如今——楚思雅的心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启禀皇上,出事了!”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进来通报,楚思雅看了看他身上穿的衣服,似乎是太医院那边的小太监。

“大胆!竟然敢在圣驾面前如此不懂规矩,太医院是怎么做事的!”余中看着乾风帝的脸色有些不好,于是立马斥责。

今儿个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的心情正不好呢,这太医院又出什么夭折子。

楚思雅注意到林皇后的眼底明显闪过一道精光,心里暗道不好,看来是林皇后的得手了,真真是要气死人了!

“皇上恕罪,是皇长孙原本在太医院由太医治病,可——可齐家的小姐突然闯进来,对着皇长孙——”后面的话,小太监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可在场的都不是傻子,哪里有不明白的。

果然是被算计了,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早知道就该让齐凝随时都跟在她身边才是!

可惜如今就算是生气也没用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样,也无济于事了。

“孙丞相,把你女儿带走吧。记住,有些话,朕不想听外面的人胡说八道,明白吗?”

乾风帝话里的意思很好懂,第一,孙思颖的事情不准有任何的谣言,第二齐凝的事情也不准有人多嘴说什么。

孙丞相是官场上老油条了,自然明白乾风帝话中的意思,示意孙夫人带上孙思颖一起离开。

孙思颖经过最初的巨大的痛苦,此时可以说是完全想明白了,没错,她全都想明白了。

是林皇后,一切都是林皇后设计的!她这是要逼着她做皇长孙的侧妃啊!

此时孙思颖甚至没有力气去恨楚思雅了,她最恨的是林皇后,要不是林皇后设计她,她就不用在给皇长孙当侧妃,和在去庵堂过一辈子间做选择。她就还有机会嫁给云翎,可如今一切都毁了!

齐凝那可怜虫也一样,被林皇后设计的,没了名声,除了嫁给皇长孙,她也没有第二条路了。不过,她倒是比自己好一点,凭着她是皇上的侄女,肯定能混上侧妃!

可如今,孙思颖已经不在意了,侧妃也好,通房也好,既然不能嫁给云翎,她是全都不在意了!可有一点,她不会忘记,是林皇后毁了她一辈子,她要让林皇后付出代价!

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只是不知道何时会长成参天大树,或者说孙思颖何时能找到机会,狠狠反咬林皇后一口!

“去把皇长孙和齐家的小姐给朕带过来!对了,再把齐二夫人也宣来。记住,不要惊动母后。”乾风帝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一字一句的开口吩咐。

在场的人,全都能感受到乾风帝的怒气。

尤其是林皇后,她能感觉到乾风帝有生气,此时怕是吃了她的心都有了。

可那又怎么样,孙思颖的事儿,算是她没算计到,孙思颖竟然这么无耻,名节都毁在朱齐佑的身上了,竟然还惦记着云翎,这简直是不要脸!

可齐凝,她是太后母族的姑娘,乾风帝的侄女,她的名声毁在皇长孙的手上,她留只有嫁给皇长孙一条路了!

颖妃眼底闪过一丝嫉恨,好一个林皇后,真真是算计到了极点!

贤妃眼底也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不知在想些什么。

很快,朱齐佑和齐凝就由宫人带领进来了。

齐凝的脸上满是惊慌,小脸惨白惨白的,似乎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一般。

楚思雅摇了摇头,看来要想从齐凝的嘴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八成是没戏了。

方氏也很快赶过来。先是给乾风帝和在场的娘娘行礼,之后就一脸担忧的看着齐凝。

方氏真是要恨死了,她其实压根儿不想齐凝参加林皇后举办的宴会,正想找机会推脱,可林皇后派来的人,一口一个,要是不去就是藐视皇后,甚至还说要是齐凝身体不舒服,可以让太医来看。

齐凝本身就没病,怎么能让太医来,若是太医来了,知道齐凝身体没问题,林皇后借机给齐家安上一个不敬皇后的罪名,那也是给齐家抹黑!

偏偏这宴会,请的都是还未出阁的女子,或者都是少妇。

方氏没法子参加,可她也对齐凝千叮咛万嘱咐了,让她紧紧跟着楚思雅。

可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事儿。

“孙儿见过皇祖父。”朱齐佑倒是一脸坦荡的对着乾风帝行礼。

楚思雅可不信,林皇后的算计,朱齐佑会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偏偏他现在还能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真真是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齐凝也浑浑噩噩的跟着跪下,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齐凝一个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情,实在是害怕的不行,一看到方氏就忍不住哭起来,“娘,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您让我一直跟着雅儿,我听话了,我真的一直跟着雅儿的。可后来皇上让雅儿跟和宁公主过去,我没法子跟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齐凝真的好想哭,她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方氏看着齐凝痛哭,一颗心都像是揪起来了一样,“凝儿,别怕,娘不会让你有事的。”

“佑儿,跟朕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乾风帝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尽量平静的开口。

朱齐佑一脸坦荡的看着乾风帝,“启禀皇祖父,孙儿也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孙儿想着孙小姐既然落水,担心她年纪轻轻,会落下什么病根,于是去太医院要方子,希望能帮着调理调理孙小姐的身子。可谁知道,孙儿正跟太医商量的时候,齐小姐突闯进来,一把抱住孙儿,又亲又——”

后面的话,朱齐佑倒是有些说不下去了,确实是太难为情了。

齐凝惊讶的微微张大嘴巴,她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了,皇长孙——皇长孙怎么能这么污蔑她!

“没想到皇长孙可真是体贴啊!竟然还担心孙小姐落水,会不会落下病根!啧啧,这可真不枉皇上将孙小姐给皇长孙你做通房啊!”

听到通房两个字,朱齐佑的眼底闪过一道暗芒。

“人毕竟是我救上来的,做人要有始有终。”

颖妃原本还想在嘲讽两句,可和宁公主拉了拉她的袖子,颖妃这才注意到乾风帝一张脸已经气的铁青了。

于是,颖妃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闭嘴。

“荣安,带齐凝去内室检查一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

楚思雅想从林皇后的眼底看到一丝心虚,可林皇后一副坦然无愧,好像她压根儿什么都没做一样,这简直是让人看的冒火啊!

傻子都不信林皇后什么都没有做!楚思雅不是傻子,那就更不信了!

楚思雅收回目光,拉着一脸迷惘的齐凝进了内室。

“我怎么会对皇长孙又亲又摸的,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做啊!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齐凝从进了内室,就一直在哭,情绪激动的很。

楚思雅拍了拍齐凝的背部,希望她能冷静一点。

“好了,别哭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是得想着怎么解决,而不是继续怨天尤人的。把手伸出来,我给把把脉。”其实楚思雅知道,八成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可齐凝这丫头也算是倒霉,早知道真是不该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才对,这才过了多久,竟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简直是能用晦气来形容了!

齐凝哆哆嗦嗦的伸出右手,只是她还是在不停的哭,“我不会真的要给皇长孙当侧妃吧,我不要,我不要做妾!妾都是让人看不起的!我不要!我娘都已经帮我找好婆家了,是我娘,娘家的一个侄子,我见过表哥,他好温柔的,以后一定会对我很好。我——我不要给皇长孙当侧妃啊!”

楚思雅拍了拍齐凝的肩膀,这小丫头怕是吓坏了。

方氏的动作倒是够快,竟然已经给齐凝相看好了婆家,只是没想到齐凝突然出这么一档子事情,这飞来的横祸,确实是让人感慨啊。

楚思雅给齐凝把脉,果然脉相是一片正常,什么问题都没有。

看来是药力发挥后,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齐凝紧紧盯着楚思雅,一看楚思雅的表情,她就忍不住开口,“怎么了,是不是什么都查不到。”

楚思雅点了点头,从脉搏上是什么都查不到。

“可我在宴会上也不敢吃什么。酒水不敢喝,只有别人动筷子用过的菜,我才敢夹上一点,我——我到底是怎么中招的。”齐凝快要哭了,她不是淫娃荡妇啊!她怎么会对一个男人又亲又摸的。

要是饮食有问题,那肯定不止齐凝一个人中招。

楚思雅想到林皇后一副坦然的神色,一时间还真有些想不通林皇后到底是动了什么手脚。

“等等,你穿的这什么衣服。”

推荐七七的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书荒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