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惩罚/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忠勇侯府

“怎么了,不是去参加皇后举办的宴会,难道是有人给你气受了?”云翎看着楚思雅闷闷的坐在床上,一言不发,有些担忧的开口。

楚思雅一见云翎,就将在皇后宫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云翎说了,现在想起来,她都还气的浑身发抖呢!

云翎闻言,一声不吭,倒是在楚思雅身边坐下,“我还以为你是为何生气,原来是为了这个。”

楚思雅生气的看着云翎,有些不高兴的开口,“听你的意思,我是不该生气了!”

云翎摇了摇头,“皇后想要算计齐凝,只要她在梁都,就一定躲不过去算计。怎么防备都没有用。”

话是这么说,可楚思雅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林皇后怎么能这么无耻呢!就因为看中了齐家的势力,就硬是要毁了齐凝的名节,让她嫁给朱齐佑。

想到朱齐佑,楚思雅的眼神又暗了一点,那也是个混蛋!

“朱齐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就是跟林皇后一样看重了齐家的势力,否则他会这么积极的要娶齐凝!”

云翎看着楚思雅那张气愤的小脸,忍不住开口为朱齐佑说了一句公道话,“林皇后既然做了决定,皇长孙就没有拒绝的权力。其实,说实在的,朱齐佑也是个可怜人。”

“云翎,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是哪边的啊!竟然为朱齐佑说话!”楚思雅恨恨的瞪着云翎,颇有几分,他要是不能说些让她满意的话,就让她倒霉的感觉。

云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女人最近的脾气好像是越来越大了,稍微有些什么不称心如意,就喜欢发脾气,她的腰上腿上可是多了好几个淤青了。

“林皇后生有嫡长子建龙太子。可惜太子早逝,只有太子妃生下了皇长孙朱齐佑。林皇后以太子妃克夫为由,将皇长孙抱到自己的身边抚养,所以这么多年,皇长孙都没有多少机会接近太子妃,有时候林皇后让皇长孙做的事情,他也不喜欢,可若是他不做,太子妃在东宫的日子怕是要更难过。”

楚思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真的还假的,听你这么说,朱齐佑还是一个蛮孝顺的孩子啊。不对啊,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云翎笑了笑没有回答楚思雅的话,“这不能告诉你。”

楚思雅有些不高兴了,“对我,你还要有事情瞒着?”这让楚思雅心里却是很不是滋味儿,因为在她看来,她和云翎是最亲近的人,他们难道还要相互瞒着什么事情吗?

当然楚思雅承认,她是有事情瞒着云翎,比如她是从现代穿越而来,比如她有一个空间,当然,那空间除了一口灵泉以外,其他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是要瞒你什么事情。只是我答应过朱齐佑,要帮他保守秘密,这是属于我们作为男人间的承诺,你总不好让我食言吧。”

楚思雅努了努嘴,这一点,她倒是没办法反驳,确实,这是云翎对朱齐佑的承诺,是属于他们男人间的承诺,她确实不好再追问。

不知为何,楚思雅最近总是容易犯困,这不,还没过多久,她就又困了。

云翎看着楚思雅一副随时要睡过去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小女人最近嗜睡的很,“雅儿,先别说,吃了晚膳再睡。”

楚思雅只觉得自己马上要周公见面了,让云翎这么摇一摇,她就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嗯,今儿不是晚膳了,就当减肥了。我想睡觉。”楚思雅懒懒的说道。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睡觉啊!

“不行,不必须得吃一点。什么减肥,你看看你,浑身都没有几两肉,还减肥呢!赶紧起来。”

云翎平时对楚思雅倒是温柔的紧,可以涉及到楚思雅的身体,是丝毫不会退让的,于是楚思雅只能这么被云翎拉起来,这下真是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楚思雅恶狠狠的瞪着云翎,这人真是不给面子!

“乖,先吃点东西,再睡。”

“吃了东西,我怎么可能立马睡,这对身体不好!那我不又得去散散步,然后才能睡!”楚思雅瞪着云翎道。

面对楚思雅的指责,云翎一点都不生气,女人有时候就是喜欢无事生非,她得学会包容,所以他立马笑着开口,“饭后一百步,活到九十九,这不还是你教我的?放心,我陪着你一起走。你是自己起来呢,还我抱着你去吃饭?”

其实楚思雅现在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是懒的,巴不得有人抱着自己呢。可这念头也就是这么想一想,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要是真让云翎把她抱出去,她怕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了!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于是楚思雅只能强打起精神,穿上鞋,跟着云翎去吃饭。

齐府

方氏扶着齐凝回到齐家,一路上,她都是胆战心惊的,生怕齐凝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不过好在齐凝表现的很正常,尽管精神有些不济,可好歹还算是正常。

齐凝一路上都在想楚思雅的话。没错,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哪一天,她真的可以死遁,到时候表哥还愿意要他的话,那她就跟表哥离开,若是表哥嫌弃她脏了,那她就找林皇后和朱齐佑报完仇,再死吧!

回到齐府后,方氏才对着齐凝和蔼的开口,“凝儿,你先回自己的院子休息,娘——”

齐凝摇了摇头,“不,娘,咱们去找齐鱼,我要亲口问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方氏原本还想劝齐凝不要去,她今天受的打击已经够多了,可在接触到齐凝简单的眼神侯,方氏就讲要劝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既然女儿想去,那就让她去!她的女儿也该长大了,以前她一直护着她,可如今女儿马上要嫁入皇家,确实不能再像如今一样单纯。

方氏下了死命令,谁都不允许去齐鱼的院子禀报,若是有谁敢泄露一点消息,就直接乱棍打死!

她倒是想看看,齐鱼害了齐凝后,正在做什么!

方氏后来经过丫鬟的提醒,才知道齐鱼并不在自己的院子里,而是在齐大夫人刘氏的屋内。

方氏和齐凝一起去了刘氏的屋内,因为方氏下了死命令,平时齐府就是由方氏管家,所以自然没有人敢违背方氏的命令,给齐大夫人通风报信。

方氏还未让人禀报,就听到一阵谈笑声,“苏氏,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凝姐是个有主意的,看不上二郎这么个进士。如今人家可是高攀上了皇长孙,这亲事怕是不成了。”

“刘夫人说的是,其实我家二郎啊,喜欢的一直都是鱼儿这样的大家闺秀,凝姐虽说身份上贵重了一点,再加上我家小姑子,所以我才会同意让凝姐进门。可如今既然人家攀上了高枝,我自然是不会拦着了。二郎,你也赶紧来见过你未来的丈母娘。”

“鱼表妹,你放心,其实我心里只有你一个,这次等凝表妹跟皇长孙成亲后,想来她会觉得十分对不起我,到时候我的青云之路一定是一路平坦,我一定会给你挣来一品诰命夫人!”

“我相信二郎表哥。”

方氏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了,这就是她千挑万选的好女婿,无耻,无耻!真的是太无耻了!

齐凝只觉得自己的耳边在嗡嗡的响,她听到了什么?她一直觉得和善的大伯母,原来一直在算计她。她以为未来的婆婆是真心喜欢她,可没想到自己在人家眼里就是一个笑话!是被人硬塞过去的!一直以为齐鱼这个表姐是真心对自己好,可事实上,她竟然背着她,要抢走她的未婚夫!

最可笑的就是方二郎,自己以为他是一个良人,以为自己能够跟他举案齐眉,可原来这些都是自己的想象罢了,方二郎,就是一个畜生!原来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原来他一直都在利用自己!他喜欢的人竟然是齐鱼!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她。难道方二郎以为,自己会继续纠缠他吗?她齐凝不会,她就算单纯,可也有作为齐家女儿的骄傲!这种事情,她齐凝不屑做!

这些无耻的人竟然还想继续算计她,想等到她嫁给朱齐佑以后,再继续压榨她最后的价值?这些人真的是太无耻,太无耻了!

齐凝死死的握紧拳头,长长的指甲甚至划破了手心,可她一点都不觉得痛。

这些人要利用她,做梦!她齐凝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会让这些畜生付出代价!

“你们这些畜生!”方氏比齐凝还要沉不住气,厉声怒吼,也惊醒了正沉醉在自己美梦中的一群白眼狼。

刘氏、齐鱼、苏氏还有方二郎连忙从院子内出来,就看到方氏和齐凝竟然就在外面。

刘氏眼底闪过一丝恼恨,那些下人都是死的不成,都不知道来给她通风报信!

苏氏在看到方氏这哥小姑子的时候,还有些尴尬,毕竟她也知道,自家的事情确实是做的有些不够厚道。

“是二弟妹啊,你来了,怎么不让人通报一声呢,外面的天冷,小心冻坏了凝姐!”刘氏笑着伸出手要去触碰齐凝,齐凝向后退了一步,冷冷的看着刘氏,那眼神,让刘氏都有些胆战心惊,不明白,齐凝一个小丫头,哪来这么锐利的眼神。

“你给我住嘴!刘紫柔,你到底还要不要脸啊!这些年,你们一家是靠着我老爷吃饭,我对你也一向敬重,你倒好,竟然算计我的凝儿,你可真真是好啊!”方氏如今越看刘氏,越觉得恶心。以前她只知道刘氏是一个爱占小便宜的,懒得跟她计较,竟然你到今天才知道,这人竟然是一个包藏祸心的!

齐鱼立马可怜兮兮的看着方氏,“二伯母,我们一家虽然一直住在齐府,可好歹也算是正经的主子啊!我娘对你也一向敬重,你怎么能——”

“你也给我住嘴!”方氏现在看着齐鱼这张温柔做作的脸,就觉得恶心,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齐鱼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东西!

齐鱼立即委屈的咬着下唇,这一幕,让方二郎只觉得心都揪起来了,“姑姑,你怎么能这么说鱼儿呢,她是这么善良温柔的——”

“她齐鱼善良温柔?那我齐凝是不是蛮狠不讲理?”齐凝突然幽幽的开口,眼神莫测的盯着方二郎,直让方二郎都觉得有些心虚,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同时也在心里鄙夷自己,他怎么会怕一个小姑娘。

“凝表妹,我——”

“闭嘴。我不想再从你的嘴里听到任何话,那会让我觉得恶心。”

没错,就是恶心,太恶心了。齐凝真心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眼睛才看上了方二郎这么个畜生,她当初到底是有多蠢,才会喜欢上方二郎,觉得他善良正直,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功名!

如今这一切都成了笑话,这个贱男,竟然还想着靠她嫁给朱齐佑以后,帮他铺就青云之路,这压根儿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孬种!真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是看上他什么了,齐凝越想越奇怪,后悔的恨不得直接挖出自己的一双眼睛!

她长眼睛做什么,竟然连方二郎这个畜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都没能看清,这眼睛真真是不如不要。

苏氏一听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人骂了,哪里能够忍受的了,立马开口,“我说小姑子,这婚事又不是我们主动反悔的!是你家凝姐攀上了皇长孙,看不上我们家二郎。要委屈,也该是我们委屈才对!”

“我倒是不知道你的消息怎么这么快,宫里的消息可是封锁了的,难道你是在宫里安插探子了不成?”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安插探子!”苏氏厉声尖叫,她怎么能承认这罪名,要是承认了,整个苏家差不多都要毁了!

齐凝不愿再看苏氏,这个女人,让她觉得恶心,亏得自己以前这么敬重她。

“齐鱼,我可真该好好谢谢你啊!你说,皇后娘娘到底是许给你什么好处,你才会对我下手?荣华富贵,金银珠宝?还是这方二郎?”

“凝儿,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你可真是听不懂啊!”方氏无不嘲讽的说道。

“放心,听不懂没关系。我很快就会让你懂的。我跟你保证,你想要的东西一样都要不了。不过有一样,我是可以给你的,那就是方二郎。

托你的鸿福,我是马上就要成为皇长孙的正妃了。到时候我跟你保证,我一定要你一房永无出头之日!哪怕让我齐凝付出所有!”

“你不可以这么做!”刘氏厉声说道,同时恶狠狠的看向方氏,“二弟妹,你怎么都不知道好好管教你的女儿!都是一家人,何必——”

“你给我闭嘴!一家人?我现在也算是认清楚,你们这一家人了。白眼狼畜生都不够形容你们,简直是恶心的让人想吐!凝儿的做法我赞成,别说她要对付你们,我在这里也跟你们说了,我立马要你们大房滚出齐府,以后你们就自生自灭去吧!以后别想再沾我老爷一点的光!”

“你凭什么把我们赶出齐府!别忘了,我们才是大房!却处处被你们二房踩上一头!”刘氏被方氏不客气的话惹怒了,像个泼妇似的跟方氏对骂起来。

方氏冷笑,“感情你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觉得不公平啊!要怪,就怪你没有嫁给一个好相公,谁让你的相公只是一个庶子,而且还没本事,活了大半辈子了,竟然还只混到一个小小的从五品,简直没用!”

“你——你——”刘氏恨不得冲上前跟方氏拼命,方氏说的也确实都是事情,就是因为齐家的大爷是个庶子,而且是个没本事的,所以只能处处依靠着二房,偶尔还要去族里打打秋风。

齐鱼此时才从抢了齐凝心上人的得意中清醒过来,要是离开齐家,那她以后还怎么在梁都的贵女圈子活动,谁能看得起一个从五品小官的女儿!

苏氏这时候才有些怕了,自己这小姑子,一直都是个温柔和气的,什么时候发过这么大的火气!

“小姑子啊,这事情全都是齐家大房搞出来的,和我们方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现在不撇清关系,什么时候撇清啊!

方氏冷笑一声,轻蔑的看着苏氏,“你放心,方家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娘家。方家好歹生我养我一场,我不会主动去报复方家。”

苏氏闻言,总算是放心了。

“可我以后也绝对不会再帮方家任何事情!你和你的儿子,竟然敢这么耍我的女儿,那就该做好,我们两家决裂的准备!听清楚了,以后,方家在官场上,甚至是任何时候,都不准借齐家二房的名头,否则,只要让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毁了方家所有子孙的仕途!”

“你怎么能这么做!你难道不怕方家的列祖列宗找你算账不成!”苏氏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氏,她万万没有想到,方氏竟然会如此的决绝!

要知道,这几年方家也已经走下坡路了,要不是有一个嫁进齐家的女儿,方家怕是早就要淡出梁都的贵族圈了!

“这是我娘,看在她是方家的人的份儿上,对你们手下留情,可我齐凝不会对你们这么善良。你们方家可没生过我,也没养过我!我齐凝我发誓,我一定要毁了你方二郎!你不是想借着我嫁给皇长孙,然后让我帮着你铺就你的青云之路?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帮你的。”

方二郎总觉得齐凝嘴里的帮,绝对不是什么好帮忙,让他浑身的汗毛几乎都要竖起来了。

“凝表妹,其实我心里爱慕的人一直都只有你。对齐鱼,我只是将她看做是妹妹。只是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人的,所以才会让人误会了。”

“方二郎!你还有良心嘛!那时候是你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的,你怎么能这么无耻!”齐鱼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方二郎的眼神,似乎恨不得直接吃了他一般。

齐凝冷冷一笑,她现在才明白,方二郎其实谁都不爱,他最爱的人是他自己。这不,齐鱼要成为他脱了的时候,他立马就能舍弃了齐鱼,连犹豫都不犹豫,这样的男人,也真真是让人不齿。

“方二郎,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啊!否则你怎么到了现在,还要继续骗我!我马上就要是皇长孙的妃子了。你,我齐凝看不上眼了!不过我齐凝不是一个好脾气的,更没兴趣让人当傻子一样耍弄!你方方二郎,既然耍了我齐凝,我就要你付出代价!

你不是想要功成名就吗?我齐凝定要你此生永无出头之日!我要此生都活的浑浑噩噩,落魄至极!”

“齐凝,你怎么可以——”

“来人啊,把这两个人给我赶出去!以后只要这两人接近齐府一丈之内,就立马给我打出去!打死不论!”

齐凝厉声吩咐。

下人们纷纷围住苏氏和方二郎。

苏氏和方二郎见这么多人围着他们,心里也清楚,此时要想让齐凝同意,放过他们,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回去,再做商量了!

苏氏和方二郎离开后,齐凝就淡淡的看向刘氏和齐鱼。

齐鱼觉得这样的齐凝真的好陌生,以前的齐凝单纯好骗,可如今的齐凝就像时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让人不禁心惊胆战。

齐凝轻笑一声,“你们在害怕什么?害怕我要打杀了你们?”

“你敢!齐凝我是你大伯母!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外面的吐沫星子都要淹死你!”

“是啊!你当然是我大伯母了,这世上都找不到你这样好的大伯母和大堂姐了。马上要见不到你们了,我现在可得多看两眼,要知道咱们大房和二房早就分过家了,你们大房一直赖在二房这么多年,蹭吃蹭喝的,不知道该不该跟你们算算账呢?

不过还是算了,给你们留一点银子吧。免得你们在外面死的太快,我倒是真心觉得没意思了。”

齐凝说完,转身离开,这些畜生,她会一个一个的报复,她要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现在,她突然不排斥嫁给朱齐佑了,嫁给他以后,起码自己能有权势报复这些人渣!

*

齐府发生的事情,没多久楚思雅就知道了,她看完后,不禁叹了口气,齐凝也确实是个可怜女子。看中的情郎,其实是个负心汉。一向敬重的大伯母是个笑里藏刀的,至于齐鱼,更是个白莲花。

不过齐凝处理事情的手段,她倒是挺欣赏的,直接将大房分出齐府,这些年齐家大房可是吃了公中不少银子,方氏让他们全都吐了出来,最后他们只能带着那一点点微薄的家产离开。方氏在齐家大房被赶出去后,直接言明,从今往后,齐家大房和二房彻底断绝所有关系。

听说齐家的大爷倒是去找二爷了,倒不是去算账,而是去求情,听说哭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说什么刘氏和齐鱼做的,一切,他完全都不知道,让齐家的二爷别将他赶出去。

可齐家的二爷这次也是铁了心了,他原本觉得,到底是亲兄弟,就算这亲大哥是庶出,他也不是很计较,可如今好了,自己一直真心相待的亲人竟然算计他的女儿!真当他是泥捏的不成!

所以齐家二爷自然是拒绝了齐家大爷的请求,毫不犹豫的将齐家大房的人给赶出去。

这下子齐家大房的人就真的成了过街的老鼠了,一个小小的从五品官员,又没有家族的庇护,要想在梁都生存下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过之后,楚思雅就将这个放到一边了。

“夫人,好消息。冯少夫人听说怀上了,都有一个多月了。”冷霜笑着开口道。

楚思雅闻言,欣喜,“子媛真的怀上了,真是个好消息,准备些补品,咱们去看看。也幸好子媛如今怀上了,否则这没孩子在她心里始终是一个疙瘩。冯夫人那人怕是更要天天的在那里找茬。”

“是啊,冯少夫人有冯夫人这么一个婆婆,真真是可怜。”冷霜不禁感慨起来,她没有婆婆,只有赵老板这么一个公公,不过别说,赵老板这人确实不错,待她也跟亲女儿似的。

楚思雅戏谑的看了一眼冷霜,“你什么时候有好消息啊!要我看,赵老板可是急着要抱孙子的!”

冷霜的脸倏地红了,别过脸,闷声闷气的道,“夫人关心奴婢做什么。要关心也该关心自己才是!侯爷和夫人成亲可比我早多了!”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她十八岁前可没想过要孩子,否则就这么一个小身板哪里受点的了。不过,楚思雅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让她忽略了,她发现自己最近的记忆真的是很差。不过想来,没让自己放在心上的事情,应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一想,楚思雅就将事情放下了。

冯府

“雅儿你来了。”徐子媛看到楚思雅很高心,她的面容也逐渐莹润起来,看的出来,起色很好。

楚思雅微微有些一愣,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徐子寒。不过她也就是惊讶了那么一小会儿,“徐大人也在这儿啊!”

徐子寒对着楚思雅微微点了点头。

“难为你来看我了。”徐子媛待楚思雅坐下后,笑着开口道。

楚思雅睨了一眼徐子媛,没好气的开口,“这是什么话,好姐妹怀孕了,我难道还不能来看一看?”

“我说不过你。只是每次有事情,都麻烦你,倒是真让我不好意思。”

“放心,你以后怕是没事情要麻烦我了。你的好哥哥全都能帮你解决了。”楚思雅说着,将视线投向徐子寒。

徐子媛微微愣了愣,显然是没有听懂楚思雅的话。

楚思雅笑了笑,开口道,“你哥哥说不定马上就要是驸马了,到时候你有什么麻烦事,记得,全都找你哥哥给你解决!”

徐子寒显然也是没想到楚思雅会突然来这么一句,微微有些不自在,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都是些没影的事儿,云夫人还是不要妄加揣测才是。”

“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嘴巴里说出来,你倒是得想想,这是揣测,可从我的嘴巴里说出来,那自然是真的了。徐子寒,我今天也在这里,跟你把话挑明了,宫里的和宁公主一直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

徐子寒顿了顿,这才开口,“公主岂是我能够肖想的。”

“你少来,皇帝舅舅的心思,你别告诉我,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让你当皇商,同时还让你进翰林院,这就是想你能够尚主。说不定皇上舅舅一直等着你主动开口。”

这是楚思雅猜测的。不过想来也没有猜错。乾风帝再怎么样,也不能主动下旨将和宁公主许配给徐子寒,说到底,他只是商人之子,地位太低了。

不过由徐子寒主动求亲,到时候乾风帝在稍微考虑一番,最后肯定还是会同意徐子寒娶和宁。谁让和宁那死心眼的就是认准了徐子寒,天下其他男儿,她全都看不上。

楚思雅看着徐子寒沉默,忽的来了一句,“你不是不喜欢和宁吧。”

楚思雅突然想起来,认识徐子寒不算久了,虽然从来没听说过他喜欢哪个姑娘,可也没见他对和宁有什么特殊的。

徐子媛见气氛有些不好,于是连忙开口,“哪里,其实是我哥,高兴坏了。尚主啊!”

高兴坏了,楚思雅狐疑的看着徐子寒一脸沉默的样子,怎么看,怎么不觉得徐子寒是高兴坏了。

“对了,哥,之前不是说你送给雅儿的丫鬟,那个叫冰玉的,听说是钱将军丢失多年的女儿?”徐子媛忽的开口说道。

“好像是。钱将军倒是亲自来找过我。不过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冰玉,我当初是从一个人贩子手里买过来的。”

“冰玉真真是个可怜的人。原本该是千尊万贵的官家小姐,没想到就这么成了奴婢,也真真是让人唏嘘啊。”

何止是让人唏嘘,再想想她和楚文煜的事情,楚思雅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了。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道,“冰玉已经死了。现在有的只是钱将军丢失多年的女人钱瑶。”

徐子媛微微一愣,似乎是有些听不明白楚思雅的话。

徐子寒倒是笑了,“没错,冰玉已经死了,如今的是钱将军丢失多年的女儿钱瑶。”

徐子媛本就是一个聪慧的,只一会儿就明白了,“是,丫鬟冰玉已经死了,现在有的是钱将军丢失多年的女儿钱瑶。”

楚思雅又开始和徐子媛说起保胎方面的事情,虽然说她没怀孕过,不过她的医术高超啊!理论知识是十分棒的!

徐子寒而已在一旁听着,时不时的点头,也不知道他是赞同楚思雅的话,还是什么。

楚思雅一边说,一边吃着手边的酸梅,她只觉得这梅子做的太好了,不知不觉间,等她说完后,手边一盘子酸梅竟然你全让她吃完了。

徐子媛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楚思雅,“我自从怀孕来,口味偏酸,所以这梅子都是往酸了做的,宇墨也吃过一次,差点把牙齿都酸倒了,你倒是厉害,竟然吃了一盘子,竟然还意犹未尽!”

徐子寒看着楚思雅吃梅子的模样,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然后随手拿了一颗梅子吃,一咬,只觉得牙齿都要倒了,也不知道楚思雅怎会吃的这么津津有味的。

“很酸吗?”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好奇的问道。可她觉得这梅子很好吃啊,酸甜适中,让人吃了还想吃,味道棒极了!

徐子寒点了一下头,“很酸。”

徐子媛看着楚思雅的眼神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好奇的开口,“雅儿,你不会也怀上了吧。”

“砰——”是茶杯碎了的声音,楚思雅有些狐疑的看着徐子寒,他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哥听到这消息,想来是为你高兴呢!”徐子媛连忙说道。

要是她真怀孕了,徐子寒这表现也真的是有些太激动太高兴了。

“真不愧是好朋友!不过,可惜了,我没怀孕。”怀孕了,才见鬼了!她每次和云翎完事后,都会吃一颗避孕丹。怎么可能怀孕,不过好像有一次露了——

楚思雅还来不及多想,徐子媛就忍不住开口,“你怎么这么确定自己没怀上,我看你的样子,很像是怀上了啊!”

“我自己的身体,我还能不清楚?确实是没有怀上。让你白开心了。”

徐子媛还想开口,不过见楚思雅一脸不谷欠多说的样子,也就讷讷的闭上了嘴巴,楚思雅的医术这么高明,可能真的没怀上吧。

“这梅子虽然不错,不过还是不要都吃。你怀着身孕也是一样。”

徐子媛点了点头,“放心,我懂。况且,我吃的还真是没你多,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把一盘子吃了。”

楚思雅的脸不禁红了,似乎是为自己的大胃口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随即,她就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了,她现在就是爱吃酸的,咋地了!

徐子媛一见楚思雅的表情是愈发的想笑了。

于是又开始说起其他的话题。

既然说到了怀孕的事儿,楚思雅忽的想起凌冬娘,“我记得你家的凌姨娘不也是怀上了,她怎么样了?”

“也亏了你给她送了一个嬷嬷。母亲对凌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看不过眼了,不过母亲就算看不过眼,倒是没有使什么阴私的手段,不过克扣克扣凌姨娘的用度倒是常有的。一些明面上的为难都让你给的嬷嬷拦下了。”

克扣用度,幸好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自己在给凌冬娘送人的时候,可是给了她一些银票,只要凌冬娘不是一个败家子,想来撑到她生下孩子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对了,都坐了这么久,怎么没见你夫君啊!”

“宇墨最近总是跟着他的好友去写诗词谈理想去了。”徐子媛说起这个的时候,也是很有些无奈的感觉。

好友?

“不会是那位单云吧?”楚思雅试探着问道。

“没错,就是他。”

又是他。

徐子寒也有些不满,“他倒是清闲的很,自己的妻子怀孕了,若是忙着公事,那也就算了,竟然是跟好友一起去酒楼写诗词谈理想,他到底还算不算你的丈夫了!”

“哥!宇墨本就是生性洒脱之人,好不容易遇到志同道合的友人,我怎么能拦着呢!”

谢谢昨天给七七投月票的亲亲,因为人数有些多,就不一一感谢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