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怀孕 震惊/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方瞪大了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子寒,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事实,他听到了什么,徐子晴不是他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子晴就是我和香儿的女儿,你休要挑拨我们父女的关系!”

徐方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徐子寒就是在虚张声势,他说的一切都是假的,晴儿怎么可能不是自己的女儿,那这么多年来,他做的一切算什么!不都成了笑话!

楚思雅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徐子寒,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徐子晴不是徐方的女儿?那不就代表,徐方的那什么青梅竹马的丫鬟真爱,给他戴了绿帽子,而且还漆欺骗他这么多年?

楚思雅这才仔细打量徐子晴,然后又看了看徐方,这两人还从眼睛到鼻子再到耳朵,好像真没看出有哪里像的。

徐老太爷更是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了,“子寒,你——你是不是在报复,你是不是因为记恨你爹,所以才这么说的。”

徐子寒冷笑一声,“记恨?我是恨他,没有一刻不想着他死。可在我知道徐子晴竟然不是徐方的女儿后,我只觉得讽刺!可怜我娘死的这么冤枉,徐方你为了徐子晴这个孽种,生生的害死自己的发妻,你到底有没有一天后悔过!”

“不——不——不可能,你在胡说!我明明就是爹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栽赃我!”徐子晴死都不相信徐子寒的话,她怎么可能不是徐家的女儿,若她不是徐方的女儿,那她是谁的女儿,那她这辈子又该怎么活!

千森更是被徐子寒的话震惊了,若是徐子晴不是徐家的女儿,那他蠢得放弃了真正的徐家千金,却娶了这么一个冒牌货,那他千森又是有多傻!

“徐方,你的那个丫头香儿,在被你爹赶出徐家后,身上还有不少她自己存下的银票。后来她到了花落县居住。最后还认识了一个土财主,跟他成亲,那人也就是徐子晴的生父。不过那土财主是个没用的,他做生意失败,没几年就把生意败光了。最后更是卖了你的香儿和尚在襁褓中的徐子晴。

这么兜兜转转,你的香儿也不知道被卖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她被多少男人糟践过。最后,得了绝症。为了她的女儿,也就是徐子晴,她又千方百计的上梁都找你,将徐子晴托付给你,当然了,她是欺骗你,徐子晴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也确实是傻帽,全都相信了。

甚至还重新接纳了香儿,这个都不知道已经让多少男人玩烂了的女人,你却将她当成宝贝,而将自己的发妻和嫡出的儿女当做地底的泥巴!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徐方死命的摇头,他死都不相信徐子寒说的,一定是徐子寒在欺骗他,他是为了报复!他绝对不会让他如意!

“你胡说!子晴是我的女儿。香儿由始至终的男人也只有我一个!”

“你的香儿,大腿左侧有三颗痣,呈三角形分布。在她脖子的右侧的锁骨处,也有一颗痣,你要是还想知道,我可以一个个的告诉你。”

徐方闻言,如遭雷击,这么私密的事情,徐子寒是怎么知道的。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你是在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吧。我可是花费了大力气,好不容易找到了香儿最初的丈夫,别提,你的香儿还真是有本事,尤其勾引男人的本事更是厉害,那土财主可是一直惦记着她。她身上所有私密部位有什么特征,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不可能!不可能!你胡说八道!你是在陷害我娘!”徐子晴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是这么不要脸的女子,徐子寒一定是在胡说八道!

“你想不想见一见你的生父,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找到。”

徐方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恐一般,死死的瞪着瞳眸,徐子寒说的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可徐方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响起,徐子寒说的是真的。

可若是徐子寒说的都是真的,那他这么多年来做的都是什么,那不成了笑话!

为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他竟然逼死了自己的妻子,还将自己两个儿女逼上绝路。

世上怎么会有他这样的蠢蛋!

“你个孽子一定是在骗我!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相信!”不能承认,若是承认了,自己这些年来的坚持都成了笑话了!不能承认,不能承认!就算是错的,那也——让它继续下去吧。

“我就知道你不愿意承认。这也是我请云夫人来做见证人的原因。云夫人,滴血认亲准不准。”

“徐子寒你少拿滴血认亲来吓唬我!什么滴血认亲,那压根儿就不准!”

世间不少人都相信所谓的滴血认亲,可实际上,滴血认亲是真的不准。可知道这个事实真相的人,确实是很少很少。

徐家几代都是研究医术,徐家人也知道这滴血认亲,其实压根儿技不靠谱,人的血都有可能跟鸡血混在一起!所以滴血认亲什么的,压根儿就不可信!

徐子寒淡淡的扫了一眼徐方,对他的尖声吼叫是丝毫的不在意,“我知道滴血认亲不准,你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

徐方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徐子寒会这么说。

“滴血认亲,若是直接用清水,取要认亲之人的血液,这结果自然是有待商榷,可若是有龙仙草加在清水中,那么这滴血认亲就靠谱了。”

“什么龙仙草!我行医这么多年,而已从来没听过什么龙仙草,指不定是你瞎编出来的!”

“有!我找到了!”徐子寒冷冷地看着徐方,一字一句道。

徐方一噎,他还是不相信,什么龙仙草,压根儿就是全编出来的!都是假的!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你是不是怕?是不是怕知道徐子晴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而你却为了一个淫娃荡妇,一个不是你女儿的孽种,害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甚至将自己仅有的两个儿女也逼得不愿意认你!就连徐家祖传的皇商,也在你手上弄丢了!你还有脸去见徐家的列祖列宗嘛!你还配做一个人嘛!”

“你住嘴!你住嘴!我没做错!我什么都没做错!晴儿是我的女儿,香儿也绝对不会辜负我,你在胡说八道!你就是想让我难过痛苦!我告诉你,休想!这辈子都休想!”

“够了!够了!子寒啊,你爹心里其实已经后悔了。爷爷不求你原谅他,可你到底是徐家的子孙,难道你都不愿意继承徐家吗?”徐老爷子拼命的摇着手,泪流满面的看着徐子寒,整个人就像是垂垂老矣的残烛一般。

徐子寒冷哼,“当年,徐方将我赶出徐家的时候,我就说过,我徐子寒就不再是徐家的人。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徐子寒要从母姓,从今日起,我没有徐子寒,只有沈子寒!”

“你——你怎么可以改姓!你是我徐家的子孙,你这辈子都是我徐家的子孙!我不准!我不准!”徐老爷子猛地上前一步,似乎是想要抓住徐子寒的手,可徐子寒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眼底没有一丝感情的看着徐老爷子,“当初我将你当做是亲爷爷,可在徐方杀害我娘,毁子媛清白,我向你求助,你是怎么做的?你什么都没有做。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徐方将我和子媛赶出徐家,你也是一声不吭。如今徐家不是皇商了,徐家要毁了,你倒是想起我来了。可惜,晚了!”

“子寒,当初的事情,是爷爷做错了,爷爷跟你保证,以后你就是徐家的当家人,爷爷跟你保证,不会再让任何人冤枉你!”

“不必,当初既然放弃我,那就放弃的彻底一点吧。反正我对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是没有半点的亲情可言。

徐方,你下半辈子记着要好好的自欺欺人,好好记着徐子晴是你的亲生女儿,否则你不知道为了从哪儿来的野种,害死发妻,更是将仅有的两个儿女逼走,我真是担心你要活活后悔死!”

徐方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要反驳徐子寒的话,可他就算再不想承认,也不能不承认,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已经相信了徐子寒的话。

可他不能承认,死也不能承认!要是承认了,那不就是代表,她这么多年做的事情是多么的愚蠢!为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孽种,竟然害死自己的发妻,逼走了自己的亲生子女!如今两个儿女简直是把他当仇人一般!

徐方觉得自己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他拼命的想要从死胡同里走出来,却怎么都走不出来,徐方心里急,很急,最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眼前一花,口吐鲜血晕倒。

徐子寒见状,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看也没有再看徐方一眼,似乎那会脏了他的眼睛一般。

“方儿!”徐老爷子扑到徐方身上,死命的掐着他的人中,可徐方去怎么都醒不过来。

“这是冯府,要哭,回你们的徐府去。”

“他是你亲爹啊!”徐老爷子痛心的看着徐子寒,似乎是没想到徐子寒竟然会如此的残忍!

“我没父亲。我对徐家已经手下留情了,只是夺走了徐家的皇商之位。徐家名下的其他生意,我可都没有打击。这是看在我们最后一点血缘关系身上。可若是你们得寸进尺,一次又一次的来打搅我和子媛平静的生活,那么,我也不用再给你们留什么脸面了!我会彻底毁了徐家!”

徐老爷子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反驳徐子寒的话,可是在扫到徐子寒漆黑不带一丝感情的瞳眸,他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或者说,能说什么呢?

徐老爷子落寞的让身边的下人扶着徐方一起离开。

千森见徐老爷子离开了,他也想离开啊!跟徐子寒待在一块儿,他是真的很有压力啊!

“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千森的身子猛地一抖,忙不迭的开口,“是,是,我这就离开。”

千森在看到还跪在地上的徐子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当初还以为是娶到了一个宝,可没想到竟然是地底的泥巴,现在真是后悔也来不及了,真真是要气死他!

不过最后,千森还是让人将徐子晴带着一起回去,把她留在冯府做什么,平白的让人生气!说不定到最后,连他也要吃刮落!

“你手上没龙仙草吧。而且,你也不确定徐子晴到底是不是徐方的亲生女儿?”楚思雅忽的开口道。

徐子寒的眼底没有惊讶,似乎一点都不奇怪楚思雅能够猜到,“不错,你猜的很对。”

果然是这样。一来,龙仙草难得,楚思雅也是试着找过,可不曾找到。二来,她是了解徐子寒的,他是恨徐方的,巴不得狠狠打击徐方,若是他有龙仙草,肯定会拿出来,就算徐方不想滴血验亲,他也肯定要逼着徐方滴血认亲不可!

所以楚思雅才会猜测徐子寒一直都是在虚张声势。

不过也不能不说一句,徐子寒的心理战术用的确实是不错,彻底攻破了徐方的心理战线,都将他逼到吐血了。

“对了,徐方的生母后来嫁给一个土财主,然后不断的被卖,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我去查了徐子晴生母香儿的事。香儿从离开徐家以后,确实嫁给了一个老财主。后来那老财主做生意失败,就将香儿母女给卖了,最后她到底是被卖了多少次,没人知道。反正她最后想法子逃跑了,最后是徐方重新将一个破烂货当做贞洁烈女,如珠如宝的爱护着。”

“徐子晴到底是不是——”

徐子寒摇了摇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可能是徐方的女儿,也有可能是那老财主的女儿,不过香儿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徐子晴,这跟她重新嫁给老财主的时间太接近了,所以她自己都不知道徐子晴到底是谁的女儿。”

楚思雅闻言,不禁有些感慨,在古代,除非能找到龙仙草,否则是别想知道立徐子晴到底是事儿的女儿了。

“你不会就这样放过徐方吧?”楚思雅皱了皱眉问道。她总觉得徐子寒可不是这么善良的人。

徐子寒的嘴角勾起一抹恶意的弧度,似笑非笑的开口,“徐方不是很爱他的香儿吗?想必是很想知道香儿失踪时候发生的一切,我会让人将那老财主带到徐方面前,让他好好听听他的香儿那些年过得到底是什么样的日子!”

楚思雅努了努嘴,徐子寒想让徐方听得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八成是怎么挖他的心就怎么来,不过楚思雅一点都不同情徐方,那人就是典型的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我先回去了。你帮我跟子媛告辞吧。”

楚思雅说着就打算先回去了。她今日倒是真的有些累了。

“哥,怎么就你,雅儿呢?”

“她有事,先回去了。妹夫呢?”

“我婆婆方才喊他呢,所以他先过去了。”徐子媛笑着开口道。

“你既然怀了孩子,就该好好休息才是。哥哥就先走了,记得好好保养身子,知不知道?”

“哥,不如留下陪我说说话?”

徐子寒本来正打算离开,可听到徐子媛的话,倒是停下了要离开的脚步,重新做到徐子媛的身边,“有什么事情想跟哥哥说?”

“茗烟,牛嬷嬷你们都先去外面守着,别让任何人靠近。”

茗烟和牛嬷嬷虽然心里好奇徐子媛到底是想和徐子寒说什么,可作为下人,他们都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他们作为下人该问的。于是都乖乖的离开。

徐子寒好笑的看着徐子媛,“你是有什么事儿要跟哥哥我说,竟然还让所有人都退下,还让茗烟和牛嬷嬷守着门。”

“哥,你对娶和宁公主是什么看法。”

徐子寒不禁沉默下来,良久,才开口,“暂时还没什么想法。”

徐子媛叹了口气,自己哥哥的心思,她作为妹妹的,怎么可能不清楚,可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所以才会心里难受,自己的哥哥这辈子都不可能跟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有什么结果。

“哥,你跟她是没可能的。她已经嫁人了,而且过得很幸福。”徐子媛没有直接提楚思雅的名字,可徐子寒却明白,徐子媛说的是谁。

“子媛,你想太多了,我对她没什么。”

“哥,我死你妹妹。是你最亲近的人。你想什么,我这个当妹妹的,还能不知道?哥,若是你当初不这么执着于报仇,说不定你和她还有可能。可——”

“哥,为了报仇做的一切,哥,这辈子都不会后悔!”徐子寒直视着徐子媛道。

“我就知道,哥,你会这么说。可如今人家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咱们的仇也报了。我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那哥,你呢?”

“哥还不急。”徐子寒显然是不想谈论他的亲事。

“哥,朝政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的,懂得不是很多。可有一点,我总是知道的,公主既然看上你了,你尚主的可能性就很大。难道到时候皇上下旨,你还要抗旨不成?”

徐子寒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什么叫做公主看上他了,他尚主的可能性就很大,这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好不好!不过现在乾风帝确实有让他尚主的心思,这也是真的。至于原因,倒是没必要让这个妹妹知道了。知道了,也不过是觉得更加的苦恼罢了。

“哥,你有没有想过主动向皇上求娶和宁公主?”徐子媛想了想,最终还是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徐子寒皱着眉头看着徐子媛,显然是没想到徐子媛竟然是这么个想法,“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为何不可以这么想!哥,说句实话,其实我很担心你娶了和宁公主以后的生活。你心里有另外一个女,这是事实,而女人偏偏却是最敏感的。我敢说,时间久了,和宁公主一定会察觉出来的。

我听说和宁公主和她的关系很好,若是有一日,和宁公主知道你和她的关系,你告诉我,和宁公主会不会因此和她翻脸?”

“你想太多了!”徐子寒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几分怒气了。

这一次,面对自己哥哥的怒气,徐子媛却没有退缩,“哥,我没有想太多。我说的都是事实。是实话。你是男人,可能不了解女人,女人若是嫉妒,她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如果真的等到皇上下旨,让你娶和宁公主,你不能拒绝,和宁公主进门,又知道了你的真实心意,哥,你说到时候会怎样?”

徐子寒第一次竟然让自己的妹妹说的哑口无言,这简直是一个笑话。可这一次,她真的是哑口无言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自己这个妹妹才好。

“哥,我想你主动求娶和宁公主,是希望,这能让和宁公主觉得你心里有她,能让她对你心里也存着一份期待,否则天长地久下去,自己丈夫的心里若是有其她的女人,这是瞒不过自己枕边的人。”

徐子寒沉吟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徐子媛的话听进去,良久,才开口,“你说的,我会好好考虑。好了,你现在身子重,还是别想这么多了,哥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好的。”

徐子寒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在徐子媛看来,徐子寒的背影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感觉。

徐子媛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担忧,她真担心自己的哥哥会想不通。

忠勇侯府

楚思雅越来越觉得自己懒了,这才去了徐府一趟,怎么就累的只想睡觉了呢。

楚思雅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直接趴到床上,懒懒的躺着。

云翎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楚思雅恬静的睡容。

长长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时不时的扇动一下。因为睡得太熟,小嘴也微微的长大,似乎能看到里面的粉舌,面颊上也浮现出两朵红云,好不惹人怜爱。

云翎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的。

不过同时,他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小女人最近也太爱睡了一点吧,好像浑身都没有骨头似的,一沾枕头就想睡觉。

也不知道是楚思雅睡够了,还是让云翎给吵醒了,楚思雅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入目处,是云翎俊美无俦的脸。

“我睡了多长时间了?”楚思雅因为刚醒来,这声音还有几分软如,好像正在撒娇要糖果吃的小姑娘似的。

“这都到吃晚膳的时候了。我可听冷霜说了,你从冯府回来,到现在可都已经睡了一个多时辰了!”

一个多时辰,不过就两个小时,这睡得可真是舒服啊!

不过看云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楚思雅倒是没敢将这话说出来,生怕云翎教训她。

“我又没什么事儿,不就是多睡了一会儿嘛!”

“雅儿,你最近身子很不对劲,总是想睡想睡,而且口味似乎也变了很多,特别爱吃酸的。”云翎越说,眉头就拧的越紧。

“天气暖和了,自然就想睡了。”

“现在暖和吗?”

楚思雅一愣,其实现在还真不怎么暖和,出去的时候还是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否则肯定得冻死!

楚思雅经过云翎这么一说,还真的发现自己不对头的地方了。她最近是睡得有些太多了。可任凭她怎么想,都没有往自己怀孕上想。

“雅儿,我让清风去给你请太医。你这样子,实在是有些太不对劲儿了。”云翎越说,眉头就皱的越紧。

“请什么太医,我自己的医术就不比那些太医差!”楚思雅不高兴了,云翎怎么能不相信自己呢!

“医者不自医!”

“什么医者不自医,我这就自医给你看看!”楚思雅说着就将自己的右手对搭上了自己的左手。

“啊!”楚思雅忽的尖叫一声,眼底是满满的震惊,似乎是无法相信自己把到的事实。

“雅儿怎么了?你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好?”云翎立即焦急的上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思雅,生怕她有哪里不好。

“我怀孕了,我竟然怀孕了!”楚思雅不可思议的开口,好像受到了莫名的惊吓一般。

“怀孕?什么怀孕?怀孕有什么大不了的。”云翎此时满脑子想的就是楚思雅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地方,脑子压根儿就没有转过弯来,怀孕是什么,怀孕又怎么样!

楚思雅看着云翎那副傻傻呆呆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我怀孕了!我肚子里有你跟我的孩子了!”

云翎正探索的手忽的一顿,随即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怀孕?可你不是一直在吃避孕丹,怎么会怀孕?”

“是啊,我一直在吃避孕丹,怎么会怀孕的?”楚思雅自己都有些奇怪,忽的,楚思雅眼神一寒,阴森森的瞪着云翎,“我有一次忘吃了。就是从庄子上回来那一次。”

那次楚思雅可是被云翎给修理的惨了,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她还真是忘记吃药了,心里光顾着生气要修理云翎了。

云翎被楚思雅盯得莫名有些心虚,他也想起这回事儿了,还真是心虚的紧。似乎楚思雅现在怀孕,都是因为他。

“雅儿,你不是说,等你到了十八岁,生孩子比较好。可如今你肚子这么早就打起来了。会不会——”云翎有些担忧的开口,他自然是想要他和雅儿的孩子,可若是孩子会伤到雅儿,那他宁可不要孩子。

楚思雅倒是没有云翎想的那么多,无所谓的开口,“放心,没事儿的。只要我平时注意一点,不会有影响。就是生了这胎,要好好休息几年不能再生了。”

“雅儿,若是生这孩子实在是危险,不如——”

“云翎,你敢!我的孩子,我必须要生下来,你要是敢存什么歪心思!我有你好看的!”楚思雅气坏了!虽然这孩子不在她的计划内,可她从来没想过要打掉她!在现代,每次刷手机看腾讯新闻,什么十八岁的母亲生了孩子,不敢养,要么流产,要么生下来把孩子扔掉,这是最让楚思雅看不起的。

云翎一见楚思雅激动,连忙安抚,“雅儿,我自然是想要我跟你的孩子。可我最想的是希望你能平安,孩子重要,可对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楚思雅伸手狠狠捏了捏云翎的脸,直到将云翎的脸给捏红了,才没好气的开口,“知道你心疼我。不过你放心,虽然孩子重要,可我也一定会保住自己的命!我可不想我真的出事,你立马就去找个狐狸精占了我的位置,那我可真的是要哭了!”

云翎将楚思雅紧紧拥入自己的怀中,小心的避开楚思雅的腹部,一字一句的开口,“我云翎此生只有你一个妻子,也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这闷骚男倒是越来越会说情话了,不能不说,这情话听得她还是很舒服的。

“放心,我会好好的,孩子也会好好的。对了,我才怀孕一个月不到。就先不要声张了。等到三个月后,胎稳当了,再公布消息吧。不过我娘那里,皇帝舅舅那儿,对了还有外祖母那儿是一定得让他们知道的!那个,如果你想告诉爷爷,我也没意见。”

对云翎来说,只有老镇北侯对他还可以,不过这还可以也是有前提条件的,那就是不和云尽孝和云尽忠发生冲突。

云翎果然顿了顿,脸上的喜悦和紧张的神色似乎也消散了一点,“就告诉爷爷吧。也让他为我高兴高兴。”

楚思雅感受到云翎身上的寂寥,反手紧紧抱住云翎,“你有我,还有我腹中的孩子,以后我们一家人会好好的过一辈子!”

云翎温柔的在楚思雅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眉眼含笑,“你说的对,以后我们一家人会过得很幸福很幸福。”

长公主府

“雅儿就是争气,成婚才多久啊!竟然就怀上了!”昭慧长公主得知楚思雅怀孕的消息,那叫一个高兴啊!脸上的笑意是怎么都遮不住。

周嬷嬷也高兴,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得有自己的孩子!

纤柔听到楚思雅怀孕,也不禁为她高兴。都说姑嫂的关系是最难处理的,可楚思雅这个小姑子对她虽说没有太热络,可楚思雅为她做的事情,她是不会忘记的。

若是没有楚思雅,她还是肥猪一样的身材。

若是没有楚思雅,她的洞房花烛夜,可能会顶着红盖头过一夜。

若是没有楚思雅,昭慧长公主如今也不会这么平和的对她。

虽说她如今和楚文豪还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可她也真的满足了。

做人真的得要懂得惜福。

昭慧长公主自然是高兴马上就能有外孙了,可在扫到纤柔平坦的小腹,她的眼神就不禁暗了暗。

纤柔到现在还没有和楚文豪圆房,她又怎么可能有亲孙子呢。

“你对文豪也主动一点,否则本公主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自己的亲孙子!”

纤柔握紧了手中的帕子,有些局促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夫君对纤柔已经很好了,纤柔不敢再奢望其他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不禁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境变了,如今看纤柔倒是和以往不太一样了。

纤柔除了在给楚文豪逼婚这件事上,做的是很让人生气。可从嫁进长公主府起,倒是一直中规中矩的,话不敢多说一句,对她这个婆婆的刁难,也是默默忍受,哪怕她嫁进长公主府这么久了,文豪没跟她圆房,她也一声不吭。

“女人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可不是一直默默的守候在一旁就行。要学会在男人面前现,装装可怜,哭一哭,让男人看到你的柔弱,再不济,也让男人看到你的苦。”

昭慧长公主说着就不禁想起了自己,她也算是够傻的了,当年嫁进楚国公府,就一直端着长公主的架势,老赵氏凭着婆婆的身份暗里磋磨她,她也一直忍着,不愿意在楚玉亭面前示弱。可如今想来,自己可真是傻!男人不就喜欢看自己女人柔弱的模样,好展示他的大男子主义!

不过,昭慧长公主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当初做的,楚玉亭那种渣人,她真是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对他柔弱下来过,否则她仅剩的一点颜面都要被他们踩到脚下了!那她宁可死!

纤柔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娘,您是在教导我如何跟夫君相处吗?”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纤柔,“要不,你以为是什么。你二弟还没有娶亲,本公主如今就只有你一个儿媳妇儿。还指着你给本公主生一个孙子!要是其他的大户人家,倒是可以纳纳妾,不过就端王妃那厉害人,要是让她知道,文豪纳妾,不又闹个天翻地覆就奇怪了!”

这次昭慧长公主提起端王妃倒是没有之前那么气氛了,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能让一些不快渐渐消散。不过,你要想昭慧长公主对端王妃和颜悦色的,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

昭慧长公主的话虽然不怎么好听,而且隐隐还是在贬低林端王妃,可纤柔却真的觉得很开心了。因为之前昭慧长公主提起端王妃可是没有一点的好脸色。如今能这么平和的说起端王妃,她是真的很满足了。

乾清宫

“嗯,荣安就是争气!这才和云翎那小子成婚多久,竟然就怀上了!”乾风帝在得知楚思雅怀孕的消息,也是高兴的不行。他也是真心将楚思雅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

“荣安郡主是皇上的亲侄女,肯定是个有大福气的!”余中见乾风帝高兴,于是也在一旁说好话。

“你个老东西,倒是越来越会说好话,不过这话朕爱听。”

就在乾风帝难得高兴的时候,有个小太监禀报,说是林皇后求见,乾风帝原本带笑的脸倏地就阴沉下去。

余中见状,不禁感慨,你说林皇后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要在这时候来!没见皇上好不容易高兴一些,林皇后就来泼冷水,这让余中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了!

“皇上,要不然奴才请皇后娘娘先回去?”余中小心的开口。

乾风帝冷笑一声,“回去?为何要让皇后回去啊!让她进来,朕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行做什么!”

“是。”余中应声退下,只是心里却明白,林皇后这次怕是得不了什么好!

林皇后进来后,一张脸都是铁青的,要是眼前的人不是当今的皇上,她怕是要直接发火了!

谢谢xufengzhen00秀才投了1张月票135**5638书童投了1张月票jzyd书童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