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齐凝嫁人/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妾给皇上请安。”林皇后心里就算再气,可还是规规矩矩的给乾风帝行了礼。

“起来吧。皇后平时可不会来朕的乾清宫,今儿个倒是难得啊!”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皇后道。

林皇后双手紧握成拳,要不是乾风帝竟然将齐凝赐给朱齐佑当正妃,她也不想来这乾清宫自取其辱!

“皇上,佑儿跟徐家的英若情投意合,臣妾而已喜欢英若那孩子,早就想让她嫁给佑儿做正妃。齐凝虽说是母后母族家的姑娘,可太过任性自私,而且听说她跟她的表哥似乎有什么,臣妾——”

“砰——”

林皇后的话还未说完,乾风帝就毫不客气的将手中的茶杯对着林皇后扔过去,不过,他好歹还是有些分寸的,没有直接往林皇后的身上扔,只是正好扔到了林皇后的面前,可就是这样,也让林皇后觉得难堪了,乾风帝压根儿就没将她这个嫡妻放在眼中!

乾风帝无视林皇后羞愤欲死的脸,目无感情道,“皇后,看来你是没将朕之前的话听进去啊。朕活着,你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哪怕有一天朕死了,你也会是名正言顺的太后!朕就不明白了,你每天汲汲营营的到底是想做什么!”

“皇上问臣妾想做什么?好,那臣妾如今就跟皇上说说,臣妾到底想做什么!既然臣妾的太子英年早逝,不能做皇帝!那么臣妾的孙儿就必须是下一任的皇帝!他们才是跟臣妾有血缘关系的,才是臣妾骨肉相连的亲人!

其他的皇子,他们都算什么?不过都是一群妾妃生的,算什么!他们凭什么争皇位!那压根儿就不是属于他们的!”

林皇后这几年可能也是憋得狠了,乾风帝的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线一般,让林皇后噼里啪啦的就将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皇后啊,皇后,朕原本还想给你留一点面子。可如今看来,你真的是不配。后宫不得干政!这个道理你不懂?之前朕是念着你丧子,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可如今看来,你压根儿就是疯魔了!”

“没错,臣妾就是疯魔了!臣妾当初嫁给皇上,也是想过举案齐眉,可皇上你呢?你心里可曾有过臣妾?你心里竟然只有云染希那贱人!臣妾在你眼里算什么!什么都不算!你就连作为妻子的敬重都从来不曾给过臣妾!你让臣妾如何不恨!”

这些话,憋在林皇后心里太久太久了,久到几乎要将她憋出病来,今日,她也借着这个机会全都说了出来!

乾风帝目光一寒,要说乾风帝心中最大的禁忌就是云染希,那是他心中不可触碰的伤痕,如今林皇后就这么毫无顾忌的将他心头的痛说出来,只让乾风帝觉得心口上的伤疤被活活的撕了下来一般。

林皇后一看到乾风帝痛心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想笑,果然这么多年来,只有云染希那贱人才是乾风帝心上的人,她这个皇后算什么?什么都不算!

“怎么,皇上心痛了?可惜啊,云染希当年宁可嫁给燕南天那窝囊废也不愿意进宫为妃,皇上啊,皇上,你就算是天下之主又如何,却从俩没有得到过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这一刻,林皇后什么都忘记了,她只想对着乾风帝诉说她心中的痛苦,她只想让乾风帝陪着她一起痛!

“说完了。”

林皇后一直在观察乾风帝的神色,她希望能从乾风帝的脸上看到痛苦,看到伤心。可是乾风帝太平静了,平静的云染希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一般,这让林皇后心里难受极了。

“皇上果然是越来越沉得住气了。还是云染希在皇上您心中的地位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重了?”林皇后无不嘲讽的开口。

乾风帝这次没有训斥林皇后,目光平静,可这却更让林皇后从心底里发寒。

“你要是说完了,那就轮到朕说。等到佑儿大婚后,你就交出六宫的大权吧。以后就安安心心的做你的皇后。”

林皇后面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皇上这是要卸了我的权力?”

“是!之前朕一次次的顾着夫妻的情分,没有对你动手,可你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朕失望。你算计齐凝,算计孙思颖,不就是仗着你是皇后,你是六宫之主!可你你给朕记住了,这些东西,是朕给你的,朕能给,也随时都能收回!”

“若是今日犯错的人是云染兮,皇上怕是不会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吧。”

“她不会如你这般。”乾风帝冷冷的开口。

林皇后突然想笑,她真的是佩服云染兮,一个死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可却是乾风帝心中最重要的女人,看看,这都过去几十年了,她在乾风帝的心中还是那么的纯洁善良!什么恶毒的事情都不会跟她沾边!

“皇上你错了,你以为臣妾就是天生恶毒?你以为臣妾天生就喜欢算计?臣妾曾经也善良过,在闺阁时,也是胆小的连一只鸡都不敢杀。可皇宫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师傅,它能教会你怎么狠毒,怎么不择手段的达成自己的目的!”林皇后越说越激动,眼底也闪过狂狷的光芒。

乾风帝叹了一口气,他相信林皇后说都是真的,曾几何时,她也确实是一个善良的女子,可后宫毁了她,或者说,毁了太多太多的女人了。

林皇后突然看向乾风帝,眼底似乎带着询问,“皇上,臣妾其实真的很好奇,若是当年云染希进宫,她也变得和臣妾一样,皇上你会怎对她呢?你舍得像对臣妾一样对云染希吗?”

乾风帝没有回答林皇后的话,因为他不会让云染希变成这样的女人,后宫的刀锋剑雨他都会帮她拦着,他要她永远都是初见时的美好善良。

林皇后没有听到乾风帝的回答,也不觉得奇怪。

“回你自己的宫殿去。佑儿这次的大婚,都由你全权操办,等到佑儿大婚以后,朕会收回你后宫的大权。你以后就做一富贵闲人皇后吧。”

林皇后苦笑一声,这次她没有再求乾风帝,这男人的心有多硬,她是知道的,他做了决定的事情,也绝对是不可能更改的,她还要为自己保留最后一点的尊严。

况且,她也不一定全输了,不是吗?佑儿是她教出来的,她相信,就算没了她,佑儿自己也一样会去争,会去夺!

朱齐佑和齐凝的婚事比较匆忙,直接定到了一个月后,林皇后就算再不喜欢这门婚事,可到底是用心操办了,毕竟这是她孙儿生平的第一次大婚。

至于孙思颖早在三日前就被抬进了毓庆宫,朱齐佑只是给孙思颖正了一下名分,就再也没有去过孙思颖那儿。

朱齐佑和齐凝大婚,楚思雅没有参加,毕竟她已经怀孕了,而且还没有到三个月。云翎简直是将她当做易碎的娃娃一般,楚思雅在感感到无奈的同时,心里还是觉得一阵甜蜜。

对朱齐佑和齐凝的大婚,楚思雅只是让云翎帮着送了一份贺礼。

皇长孙的大婚还是十分热闹的,尤其是林皇后还特意办大了。

齐凝神色恍惚的坐在新床上,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嫁人了,之前她还想着一定要嫁给自己心爱的表哥,可如今——

方二郎已经被夺去了国子监学生的资格,就连他的举人也没了。

方二郎和苏氏曾经上门闹过,齐凝连看都不想看那人渣,直接让自己的母亲将他打发走。

对了,还有齐鱼一家子,就带着那一点点微博的银钱离开,在梁都,连一个好一点的宅子都买不到,一家子只能缩在一间两进两出的屋子,真真可以说是简陋极了。

可齐凝还是觉得不满意,她说动自己的父亲齐二爷,要将齐鱼一家除名!

齐家二爷原本还不愿意,毕竟是自己的亲兄长,他什么都不说的将人家赶出去,已经让不少人诟病了,要是再逼着族里将齐鱼一家除名,他的名声怕事要受损!所以齐二爷一直没有答应。

可齐凝是是谁,以前撒娇装可怜的本事就不小,更别提她被齐鱼害的这么惨,装起可怜来,就更是得心应手了。

最后还是女儿在齐二爷心中的分量重,他到底是答应了齐凝的请求。

齐凝回想着这一幕一幕,真是从心眼里觉得痛快,那些对不起自己的人,她都让他们一个个的付出了代价!

不对,还有人没付出应有的代价!林皇后还有朱齐佑,若不是他们,她压根儿就不用嫁入皇家。

要说齐凝之前还有不懂的,可经过楚思雅一提醒,她还能有什么不懂的,齐家不会支持朱齐佑,若是林皇后想借着她拿捏齐家,让他们支持朱齐佑,这压根儿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个没有了利用价值的人,她的下场会有多悲惨,这也是可想而知了。

大红盖头下的齐凝,感觉不到一丝的喜庆,有的只是满满的凉意。

忽的,齐凝耳边响起齐齐的请安声,齐凝知道,是朱齐佑来了。

齐凝连忙收敛了心神。日子是要靠自己走下去的,她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过的好一点。

“你们都先退下吧。”朱齐佑话落,宫人纷纷退下。

一时间,整个新房就只有朱齐佑和齐凝。

齐凝双手不自在的抓着她大红的嫁衣,不知为何,她此时竟然有些紧张,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朱齐佑。

就在齐凝紧张万分之际,她大红的盖头就被人掀起了。

入目处,是朱齐佑一张俊美的脸。

皇家的人,真的很少有长得丑的。

朱齐佑虽然还年轻,五官还微微显得有些稚嫩,可也能看出他的好相貌。

朱齐佑看着齐凝呆愣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好像很少看到有这么傻傻的姑娘。

“怎么看傻了,我还以为你会很恨我。”

朱齐佑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让齐凝从自己的思绪中醒了过来,脸蛋也忽的红了。

对啊,她是该恨他的。怎么就看朱齐佑看的有些发呆呢!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齐凝双手不禁更紧的抓着自己的嫁衣,似乎恨不得将嫁衣给抓破一般。

“我知道你恨我。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皇祖母想要我纳你当侧妃,她既然这么想了,那就绝对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前,她是打算让你跟我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只是我让人改了药的分量,否则你做的出阁事可绝对不会是那么一点。”

齐凝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朱齐佑竟然会跟她说这个,这简直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你没骗我?”

齐凝心里明明想的是,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个,可说出来的话却变了。

朱齐佑挑了挑眉,“我现在有必要骗你?”

齐凝一愣,随即忍不住苦笑,确实朱齐佑没必要骗她,她已经是朱齐佑的妻子了,她这辈子就拴在朱齐佑身上了,他有骗他的必要吗?没有。

“那我确实该感激你了。要是我真的——恐怕还不等我嫁给你,齐家的族长怕是都要出面直接,把我这个不知礼义廉耻的浸猪笼了!

齐凝可一点都不觉得她夸大其词了,她的事情刚开始之所以能捂住,是因为她做的尽管出格,可最起码还在控制的范围内。可若是她真的跟朱齐佑赤身裸体的躺在一起,为了维护齐家的声誉,怕是直接打杀了她,都是有可能的。

“你也没必要感激我。说实话,之前见你总是傻傻的,一点心机都没有。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你既然嫁给我了,就安安分分的当你的皇长孙妃,该有的体面我都会给你,也会给你作为嫡妻的脸面。

你也大可以放心,我不回利用你来获得齐家的支持。”

要说前面的齐凝还没什么太大的触动,可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齐凝一双眼睛都要冒光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朱齐佑,显然是没想到朱齐佑会这么说。

“你——你——”

“别你啊你啊,原本就是个没心眼的,要不然你对付你大伯一家和方二郎,就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手段了。”

齐凝没想到朱齐佑竟然连这个都知道,瞪圆了眼睛,死死盯着朱齐佑

“别这么看着我。我是不希望我以后的妻子被别人诟病,那我出去不也要让人笑话了?你大伯和方二郎的事情,尾巴我会替你扫干净。不会留下什么把柄。至于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毓庆宫,皇祖母找你,若是说些什么有的没有的,你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别放在心上,皇祖母,到底不会做的太过分,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呢。至于毓庆宫里,我只有几个通房,对了,孙思颖,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会让她离开。

还有我的母妃,你的婆婆,你若是有机会多去看看她。给她送些东西。”

齐凝呆呆的听着朱齐佑在那里说话,她真心觉得自己今天听得有些多,让她一下子都有些消化不了。

朱齐佑看着齐凝呆愣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娶了一个笨蛋娘子,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行了,我说的这些,你就自己好好琢磨一下。我先出去招待客人。”

就在朱齐佑要离开的时候,齐凝突然开口,“我发现你跟我想象中的实在是有些不一样。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了。虽说我现在没喜欢上你,当然,你也没喜欢上我,不过,我会努力做好你的妻子,不会扯你的后腿。对了,你方才提起太子妃,不,现在也是我母妃的时候,我能听得出来,你很眷恋你的母妃,你放心,以后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找母妃的。皇祖母就算要教训我,我也不怕。”

朱齐佑眼眸含笑的扫了一眼齐凝,虽然不聪明,可好歹是个实心眼的,以后跟她一起,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

楚思雅自从怀孕以来,这口味倒是变了许多,辣的酸的,她都喜欢吃,最喜欢的就是醋拌黄瓜,红油凉面。

云翎倒是担心过楚思雅吃这些凉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所以他还专门去宫里请了一个有经验的嬷嬷照顾楚思雅,一听,孕妇最好少吃凉的,那什么红油凉面,几乎就很少有机会放在楚思雅的餐桌上了。

不过,不能吃凉的,楚思雅就吃烫的,煮热汤面,然后再加辣椒,那辣味儿,简直是让她流口水啊!简直是太棒了!

“雅儿,你见天的吃这醋拌黄瓜,辣油面,都吃不腻吗?”其实云翎最想说的是,你还不如换换口味,像是什么鸡汤,燕窝,多吃吃补品也好。

楚思雅正吸了一口辣椒汤面,正直呼过瘾嗯!忽的听到云翎的话,连忙摇头,“目前不想吃,就想吃这醋拌黄瓜,和辣椒汤面,这味道吃着过瘾!不过你放心,我也就晚上吃这些,早饭,中午我吃的还是很好的!”

楚思雅也知道自己吃的这些东西,实在是没什么营养,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的早饭和中饭那是吃的丰盛的不得了,鸡鸭鱼肉是样样都有,至于补品,楚思雅也会偶尔吃上一些,楚思雅自认为已经吃的不少了,可她自认为不少的量,到了云翎眼里,那简直是不够看的!

“真好吃!”在吃完一碗辣椒汤面和一盘子醋拌黄瓜以后,楚思雅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真的是太幸福了。

楚思雅发现,自己还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啊!就只是吃一碗辣椒汤面再加上一盘子醋拌黄瓜,自己就满足了。

饭后,云翎就扶着楚思雅散步。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楚思雅只觉得心情更加的宁静舒畅。

“云翎,你说我这次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这是每次散步,楚思雅都会问的问题。

“男孩儿女女孩儿都一样。”云翎被楚思雅问的也总结出经验来了。

第一次云翎是回答想要一个像楚思雅的女孩儿。楚思雅立即不高兴的说他重女轻男,然后云翎立马改口,说自己喜欢男孩儿,楚思雅又不高兴了,说云翎重女轻男,反正无论云翎怎么回答,都让楚思雅不高兴。

最后,云翎总结出经验了,男孩儿女孩儿都一样,他都喜欢。

楚思雅听着心里才舒服了一点。

云翎当时就觉得这女人怀孕以后,性情真的是变得反复无常,他还专门为了这件事问过白嬷嬷,也就是云翎从宫里请来的嬷嬷。她说了,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女人怀孕后,性情会变得跟以往不同。

又走了没一会儿,楚思雅又开口,“其实我想要一个男孩儿。”

“嗯,男孩儿好。”云翎顺着楚思雅的话说下去,反正云翎现在就秉持着一个想法,楚思雅说什么都是对的,他只要附和就行了。

可楚思雅不高兴了,瞪圆了眼睛,“好你个云翎,竟然重男轻女!你心里其实巴不得我生个男男孩儿!你说,要是我生了个女孩儿,你是不是要立马找给小妾给你生儿子啊!”

“你别激动啊!什么找小妾,我这辈子就你一个,绝对不会再有其她女人了。你就放心好了。其实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喜欢。不对,也不是都喜欢,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云翎一见楚思雅不高兴了,忙不迭的解释,生怕楚思雅会气到自己,楚思雅腹中的孩子反倒是其次的了。

楚思雅看着云翎着急的模样,心里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最近很无理取闹,可没法子,她控制不住自己,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压根儿不想控制自己!

云翎见楚思雅不生气了,这才抹了抹额头上的不存在的汗水,伺候怀孕的媳妇儿,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简直比让他统领千军万马都要困难。

云翎见今天走的差不多了,于是扶着楚思雅进了凉亭。

因为楚思雅怀孕,而且现在的天气比较冷,所以忠勇侯府凉亭的石椅上都放了厚厚的坐垫,坐上去软软的暖暖的,别提有多舒服了。

楚思雅坐下后,立马就有人端来一碗红枣桂圆汤。

“雅儿,喝些汤暖暖身子。”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从怀孕后,稍微走动走动就会觉得肚子饿,真心是觉得不好受,于是就着云翎的手开始喝起汤来。

在一旁伺候的人,只觉得羡慕急了。

“侯爷对夫人真是好啊!”黄芪眼底闪过浓浓的羡慕。

连翘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的,侯爷心里只有夫人,他们夫妻两人的感情真是比起世间大部分夫妻,都要好。”

连翘说完,忽的觉得黄芪的眼神有些不对,她的眼底除了羡慕以外,竟然还带着浓浓的渴望,看着云翎的眼神就像是狼一样,只差冒绿光了!

连翘的眼神倏地暗沉了几分,“黄芪,主子间的感情好,咱们做奴才的才能有好日过。你可不要存着那些有的没有的心思,到时候下场可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连翘,就算你如今得了夫人的器重,可也不能这么训斥我吧。咱们都是一等丫鬟。而且我存了什么有的没有的心思了。你少冤枉我。我只是在想,夫人既然怀孕了,那就不能伺候侯爷了,夫人若是贤惠,就该自己为侯爷准备房里人才是。”

连翘闻言差点没有仰倒,这明摆着就是存着爬床的心思啊!

“黄芪,侯爷早就说过,这辈子就只有夫人一个,绝对不会再有其她的女人,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存了爬床的心思不成!看在我们好歹也算是相处一场的份儿上,我提醒你,这些念头,你最好尽快打消了!”

黄芪冷哼一声,“你少在这里教训我!我只是觉得夫人的做法有些不对,所以说上两句罢了。”

“主子的事情,更轮不到你个做婢女的多说!”

“哼!”黄芪冷哼一声,同时转过头,不愿再看连翘。

连翘看着黄芪那副样子,就猜到黄芪心里肯定是没有打什么好主意,说不定还真存着要试一试的想法。

当初昭慧长公主给楚思雅配丫鬟的时候,都是给她挑了老实本分的,内里怎么样,暂且先不说,可表面绝对是这样的。

其中连翘和黄芪是出落的最好的。不过黄芪的眼珠子总是转啊转的,一看就是一个心思活络的,不过黄芪的老子娘倒是昭慧长公主身边的老人了,她亲自去求的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是个念旧的,黄芪除了有些太机灵,做事还是不错的,于是就将黄芪加上去了。

连翘看着黄芪那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气的不行。莲心还有茯苓都是老实木衲的,将来只想在府里找一个管事嫁了,就行。

连翘倒是比她们要有点志气,那只是想较于黄芪和茯苓,她知道云翎手下肯定是有不少的将士,其中没娶妻的也不少,她倒是想嫁给云翎手中的护卫,将来说不定还能当一个诰命夫人,生的孩子也可以不用是奴籍!

连翘以为自己的心算是够大了,可没想到心大的,在这儿呢!这黄芪看着就是个不安分的,夫人如今怀着胎像,可别让她给气坏了!

可若是去揭发黄芪,又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黄芪到时候红口白牙的污蔑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正在凉亭内的云翎和楚思雅是完全不知道连翘纠结的心思。

“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回去睡吧。”

楚思雅摇了摇头,“还不想睡!你给我说一些有意思的事儿呗!”

云翎看着楚思雅精神振振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之前是恨不得一天都躺在床上睡觉,可如今倒好了,不睡了,整天就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真真是让人苦恼啊!

可就算再苦恼,云翎也只能硬着头帮楚思雅想有意思的事儿。

“你还记得冰凝吗?”

“记得。林三爷的心头宝嘛!怎么,难道是她出什么事儿了?赶紧说!”楚思雅忘记谁也不会忘记那冰凝啊!那绝对是个厉害的,一个人,将玉尧和林三爷迷得三魂七魄都没有了。

“她最近的日子可不怎么样。”云翎淡淡的说道。他对其她女人向来是没有半分的兴趣,不过因为冰凝这女人,让玉尧心里不舒服了,所以云翎自然是对冰凝多加关注了一二。

“怎么不好了?是不是林三爷又移情别恋,喜欢上其他的小姑娘了?还是林三爷的夫人是个厉害的,直接把那冰凝给制住了!”初一每猜上一种可能,眼睛就亮上一分,最后别提有多兴奋了。

“林三爷自从纳了冰凝,倒是对她很宠爱。也不知道那女人哪来的手段,竟然让林三爷都不在外面寻花问柳了,一心一意只守着她一个人。”

楚思雅闻言不禁有些惊讶,真的还假的,原本她还想着,林三爷是个贪花好色的,因为冰凝他可是损失了五千两银子,再加上男人嘛,都是得到的东西都不稀罕了,所以他得到冰凝后,玩儿过一阵子,应该也就丢到一旁了。可没想到,事情真是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啊!他竟然还独宠冰凝了,要是换做别人,楚思雅真想来一句真不愧是真爱啊!

“然后呢?”楚思雅才不信,云翎会特意跟她说什么,冰凝是多得林三爷的宠爱,这哪里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简直是在给她添堵啊!

“然后。你以为林三爷的夫人还有他的那群小妾是什么人,她们能眼睁睁的看着冰凝得宠,据林家的探子说,冰凝一得到林三爷的宠,就变得轻狂起来,对林三爷以前宠爱的妾室,是处处下绊子,不是说,人家这里欺负她了,就是人家不是故意骂她的。”

楚思雅努了努嘴,后宅最简单的争宠的方式了。

楚思雅闻言摇了摇头,这冰凝真是的得志便猖狂啊!

“那些妾室反击了不是不是?”后宅的那些女人最是厉害,冰凝得宠也就算了,她们碍着林三爷的份儿上,也不敢对她多说什么。可冰凝竟然过分的直接挑衅那些得宠的妾室,这也怪冰凝就算有些心机,那也只是对付男人的,可惜她那一套,对女人是没用的!

楚思雅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冰凝之前到了林府,林三爷一离开,他的夫人就对冰凝动手了。

要说林三爷也是花心的,他府里的妾室更是一堆,也没见林三爷的夫人个个对付,可偏偏冰凝一进门,她就下死手,看来这也是有原因的。林三爷的夫人怕是看出冰凝是个心大,不受控制的。

“有一次,林三爷前脚一出门,冰凝就被几个妾室联合起来,送到了一个小厮的床上,然后林三爷回来后,自然是看到这一场景,他的妾室每个都说冰凝不安于室,其实早就跟小厮有染,众口铄金,冰凝只长了一张嘴巴,自然是说不过这么多人了。最后她被林三爷下令送去了青楼。”

楚思雅摇了摇头,这冰凝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她与林三爷苟且,害的自己生父早亡,她却没有一点后悔的心思,竟然还想方设法的钓凯子,如今好了,因为做事不留一点余地,惹了众怒,最后只能沦落青楼。

“你伤感些什么。这些都是那女人自作自受,怨不得任何人。要不是你说想听些有意思的,我也不会提起来。好了,天色晚了,咱们回去吧。”

楚思雅这次倒是没有拒绝,直接就这云翎的手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日

周嬷嬷赶到长公主府,楚思雅还真是有些吃惊,“周嬷嬷,是娘亲有什么事儿?你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是不是等了很长时间?”

周嬷嬷连忙笑道,“老奴没等多长时间。只是和慧郡主马上就要回梁都了,长公主让老奴来给郡主报喜!”

楚思雅闻言也不禁高兴,和慧郡主,不就是楚思文,那可是她的亲姐姐啊!不过她一直跟着夫君外调,所以她一直没机会能见到她,没想到这次竟然要回梁都了。

“是吗?姐姐要回梁都了,娘亲想来会很高兴。”楚思雅高兴的开口。

楚思雅也知道昭慧长公主,其实她心里一直惦记着楚思文,儿行千里母担忧,昭慧长公主怎么可能不担心自己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呢!

“长公主来让老奴来问问郡主,三日后,郡主要不要回一趟长公主府,一家人一块儿给和慧郡主接风洗尘。”

“去,肯定要去啊!”楚思雅想都不想的开口。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楚思雅当然想见一见了,所以立马就答应了。

周嬷嬷一听楚思雅答应,脸上的笑容不禁更加灿烂了,“既然郡主答应了,老奴这就回去禀告长公主。”

云翎回来后,楚思雅就把这消息告诉云翎了。

云翎倒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楚思雅,“你的身子还没好,去兰姨那儿,真的没问题?”

楚思雅哭笑不得的看着云翎,“你是不是把我当捏的啊!我哪里像是有问题的人啊!而且我坐胎也已经满了三个月了,什么事儿都没有好不好!不过云翎,我对我姐姐的夫君,还真是不怎么了解,你对他的事情知道的多不?你来给我说说吧,免得我到时候出丑,那就不好了。”

“你是说姐夫?他是封家的子弟,封家原本也是书香世家,出过不少精彩艳艳的人物。不过,这些年,封家倒是逐渐落寞下来。姐夫封玉平倒是个不错的,年纪轻轻就夺得了榜眼,我听兰姨说,姐姐就是喜欢这种文质彬彬的男子,所以才会下嫁。”

楚思雅一头黑线的看着云翎一口一个什么姐夫姐姐的,“我好想记得,我姐姐的年纪比你小,你这么一口一个姐姐的,难道你都不觉得别扭吗?”

“什么别扭!你是我的妻子,我喊你的姐姐为姐姐有什么不对,还是你嫌弃我老了?”云翎说着危险的眯起眼睛,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楚思雅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怎么会嫌弃你老了呢?你一点都不老,真的。方才的话当我没有说。”

楚思雅真是想哭,她干嘛要多嘴说那么一句,如今好了,让云翎这厮抓到把柄,他还不抓着这把柄,好好拿捏自己!

别提,楚思雅还真是了解云翎,他就是在想着要怎么拿捏楚思雅,比如了让她晚上要早点睡了,还有什么酸菜咸菜都少吃一点,再比如每天的补品也得多吃一点。

谢谢昨天给七七投月票的亲!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