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姐姐 坦诚 爱/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府

楚思雅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胞姐姐楚思文。

楚思文长得很清秀,整个人就如同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仕女一般,温婉大方,只是她的眼底却藏着一丝淡淡的忧愁。

楚思雅见状,不禁有些好奇,自己这姐姐,似乎有心事似的。

昭慧长公主见到多年没见的女儿,倒是激动的不行,拉着楚思文的手不停的问东问西。

楚思雅倒是对自己的侄女封晓蝶感兴趣的很,小姑娘今年已经三岁了,长得胖嘟嘟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断的眨啊眨,好不惹人怜爱。

楚思雅伸手捏了捏封晓蝶的脸蛋,然后笑着开口,“叫姨姨!”

封晓蝶的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开口,“叫姨姨,有什么好处?”

封玉平原本正在跟楚文豪和楚文煜说完,一听封晓蝶的话,脸一沉,立马开口,“怎么跟你姨母说话的,还不叫人。”

“姐夫,小孩子吗,这样才可爱不是。”楚思雅倒是挺喜欢封晓蝶的,明显就是一个贪财的,不过这贪财贪的挺让人喜欢的。

楚思雅笑着手上退下有一串蜜蜡手串,这是乾风帝赏赐给她的,她一直贴身带着。

“诺,叫一声姨姨,这个就是你的了。”楚思雅说着,就拿着蜜蜡手串在封晓蝶的面前晃了晃。

楚思文一惊,连忙开口,“小妹,这也太贵重了。晓蝶怎么受得起。”

“我的外甥女,哪里受不起的。”楚思雅现在怀着孩子,所以如今一看到封晓蝶就喜欢的不行。

封晓蝶可是个人精,一看到这么好的东西,立马甜甜的喊了一声

“姨姨。”

楚思雅笑着将手中的蜜蜡手串塞到封晓蝶的手中,小丫头脸上立马笑成了一朵花,别提有多高兴了。

“小妹,你太宠她了。”楚思文无奈的开口。

“姐,小孩子现在不宠,什么时候宠啊!而且女孩子就该娇宠着才是。”楚思雅原本是想要个儿子的,可如今一见封晓蝶,可是喜爱的不行,要是能有个女儿也不错。

“好了,文儿,不就是一手串,给了就给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昭慧长公主今日高兴,看到楚思雅如此疼爱封晓蝶这个外甥女,更是觉得心理安慰,笑着开口。

“娘,三妹一路舟车劳顿,不如早点开席吧。”楚文豪笑着开口,见到多年没有遇到的妹妹,楚文豪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对,看娘也是糊涂了,咱们赶紧开宴才是。”昭慧长公主紧紧拉着楚思文的手说道。

昭慧长公主一开口,底下的人立马准备了将菜肴端到饭桌上,一行人纷纷坐下。

封晓蝶看到一盘盘的美味佳肴,眼睛睁的大大的,眼底满是喜悦,甚至还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外婆真好,有这么多好吃的!”

“晓蝶,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规矩。”楚思文皱着眉头道。

楚思雅忍不住开口了,“姐,晓蝶还只是一个孩子,你对她这么严厉做什么。”

“就是,你看看,雅儿是你妹妹,都比你懂事。”昭慧长公主也疼爱封晓蝶,这可是她的第一外孙女啊!目前为止她也就这么一个孙辈的孩子啊!自然是宠爱的紧!

楚思文不禁苦笑一声,自己不过就是说了女儿一句,自己的娘亲和妹妹就立马开口维护,这混世魔王要是继续在这里呆上一段日子,怕是要被宠坏了。

“还是外婆跟姨姨好。外婆,晓蝶想吃那蜜汁鸡翅!”

蜜汁鸡翅距离封晓蝶有一段距离,她自己伸手夹不到,所以只能求助外婆和姨姨了。

“想吃什么就直说,让你身边的嬷嬷给你夹。”

“娘,您看看晓蝶都胖成什么样了,姑娘家的,吃的这么胖,将来怎么嫁的出去啊!”楚思文倒是有些不高兴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更是没好气的看着楚思文,“难道你小时候,娘还让你少吃一点了不成?小孩子,就是得多吃一点才好。”

“就是,娘亲您得多听听外祖母的话,我是小孩子,所以就该多吃一点才对!”封晓蝶一边吃着鸡翅,一边狠狠的点头,他觉得自己外婆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姐,其实晓蝶真的不算胖,她这样子正好。”楚思雅看了一眼晓蝶,笑着开口,其实这晓蝶真的不算胖,这种身材正好。

“娘,你听到姨姨说的没有!”封晓蝶一听有人支持她,立马又对着楚思文时开口。

封玉平淡淡的扫了一眼封晓蝶,“蝶儿。”

封晓蝶浑身一震,立马讨好的看着封玉平,“爹爹,蝶儿错了。”

楚思雅忍不住好笑,这丫头真真是精到家了。

“好了,晓蝶不就吃的稍微多了一点,你们计较那么做什么!像咱们这样的人家,难道还在意哪一点吃食不成?晓蝶是女孩子,女孩儿就是该娇宠!”昭慧长公主是越看封晓蝶就越喜欢。

封晓蝶也知道昭慧长公主是她的靠山,于是对着昭慧长公主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可是把昭慧长公主稀罕的不行。

楚思文的眼底也闪过一丝黯然,“是啊,只是个女孩子。”

封玉平身子一震,同时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楚思文。

楚思雅眉头一皱,她发现这两人之间绝对是有不对头的地方,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女孩儿?难道是——

云翎见楚思雅发呆,盘子里的菜肴竟然一点都没有动,伸手拉了拉楚思雅的袖子,楚思雅这才清醒过来,举起筷子,吃着云翎为她挑的食物,只是因为心里存着事情,所以这些山珍海味到了她的嘴巴里,还真是没什么味道。

“大公子,老夫人的身子有些不舒服,还请您回去一趟。”就在众人吃的高兴的时候,一个小厮忽的赶到封玉平身边说道。

封玉平眼底闪过一丝尴尬。

昭慧长公主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封老太太的身子不舒服?这怎么好,周嬷嬷,赶紧带着本公主的名帖去给封老太太请太医!一个不够,就请两个,两个不够,就请三个!要是三个还不够,就把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请到封家!”

楚思雅一愣,她可是很少见昭慧长公主这么生气的,显然她对那什么封老太太很不待见啊!

封玉平带着楚思文去外地任职,一去就是去了四年,而封老太太一直待在梁都,之前楚思雅在知道有这门亲戚的时候,还特意问过昭慧长公主,逢年过节是不是要去拜会一下,可昭慧长公主的神色淡淡的,只是说没必要,年礼什么的,也都十分简单,跟送一般人家的没有任何的不同。

如今看着昭慧长公主对封老太太的态度,明显是差到了极点。

封玉平眼中尴尬的神色愈发的浓了,同时将恳求的目光投向楚思文。楚思文微微侧过身子,明摆着就是不想搭理封玉平。

封玉平不禁觉得更加尴尬了。

楚思文到底是不忍心出封玉平难做,缓缓开口道,“婆婆得的怕是心病,只有你去了才好,你还是赶紧去吧。免得婆婆到时候出什么事情,反倒是我这个儿媳妇儿的不孝顺了!”

“长公主,我就先回去,文儿,你跟长公主分离多年,这几日都住在长公主府吧。蝶儿,你要乖乖听你娘亲的话,知道吗?”

“哦!”封晓蝶不知道大人之间有身不愉快,倒是很欢快的点了点头。

封玉平离开后,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

纤柔是完全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觉得气氛是有些不对。

楚思雅忍不住开口,“娘亲,封老太太对姐姐是不是有些不满?”

楚思雅尽量委婉的问道,在昭慧长公主特地给楚思文和封玉平举办的接风宴上,将封玉平叫走,这简直是在狠狠打脸呢!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那个老虔婆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不成!文儿,你跟娘说实话,那老虔婆是不是又给你不痛快了。”

“之前奶奶给爹爹送了一封信,娘看过信后,哭了好长时间。”封晓蝶忽的开口说道。

“晓蝶!”楚思文不悦的扫了一眼封晓蝶。

封晓蝶撇了撇嘴,她说的是实话好不好。

“那老虔婆又想弄什么夭折子了!文儿,跟娘说!”昭慧长公主的语气十分严厉,吓得封晓蝶都不敢吃东西了。

楚思雅吩咐伺候封晓蝶的嬷嬷带着封晓蝶回屋吃去,顺便还让人多做了一些软绵可口的点心。

“娘,我没事。”封晓蝶离开后,楚思文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表明自己一点事都没有。

可那笑容,落在众人眼里,真心觉得,这还不如不笑呢!

“文儿,在场的都是自家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你可是你皇帝舅舅亲封的和慧郡主,娘亲也是当朝的长公主,难道还怕封家那老虔婆不成!”

“是啊,三妹,大哥虽说没有多大的出息,可自家妹妹那是必须护着的!”

“三妹,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委屈就直接说,娘家人不是摆设着好看的。”楚文煜看着楚思文的眼神也带着淡淡的联系,虽然楚思文跟他们聚少离多,可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妹在,这感情自然不是假的!

楚思文吸了吸鼻子,只觉得眼眶有些酸涩,“娘,婆婆见晓蝶是个女孩儿,对我就很不满,甚至在晓蝶满月,都没有送任何东西。这些我都忍了。反正婆婆不喜欢我,我知道。我也不会热恋去贴她的冷屁股!我到底是您的女儿,是尊贵的郡主!

可我刚出了月子,婆婆竟然就送了好几个妖娆的丫鬟,说是拉伺候我!那些丫鬟哪里是伺候我的,明摆着是要给玉平做同房丫鬟的!也是玉平爱重我,将那些丫鬟全都配了小厮。

玉平好不容易在地方上做出了一点成绩,就在我们要回梁都的时候,婆婆她又来信了,上面竟然写着,我多年都没能给玉平生个儿子,要是放在一般人家,都可以用七出之条休了我!不过因为我郡主的身份,自然是没法子休弃,所以打算给玉平纳一门贵妾!正好婆婆的外甥女郑芙蓉刚死了夫君,只自己一个人守寡,她竟然要夫君纳郑芙蓉为贵妾!这简直是在生生的打我的脸啊!”

这些事情憋在楚思文的心里也太久了,她一直没有告诉昭慧长公主,一来是觉得丢脸,二来,她也不想让人看笑话。

可如今回来后,虽然大哥和二哥都很宠爱小妹,可对了自己也仍然关心,对晓蝶这个侄女也是打心眼里爱护,所以她就忍不住将心头的委屈说出来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大怒,“封家的老虔婆,竟然敢这么糟践我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她到底是想做什么!文儿,你也是,受了委屈怎么就不知道告诉娘亲!一个小小的封家,要收拾他们还不容易!”

“我不想让玉平为难,而且这么多年,我一直没能再给玉平生个儿子,这也是我心头的痛。”

痛什么痛!楚思雅闻言不禁死死的皱着眉头,这就是古代女人的悲哀,自己没能给丈夫生个儿子,就成了她的错!楚思文性格就算再软弱,可好歹也是郡主,面对封老夫人一次次的咄咄逼人,她却都不敢吭声,为什么?归根究底,她觉得心虚,她觉得她没能给封玉平生下一个儿子,是她的错!

楚思雅越想越觉得这古代对女人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你个傻丫头!没能给理封玉平生下一个儿子,怎么了!你是娘的宝贝女儿,你没必要为了任何人低头!他封玉平要是敢负你,娘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开口,眼底也闪过冰冷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娘,您可千万不要伤害玉平,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

楚思雅摇着头,自己这姐姐,可真是爱封玉平爱的惨了。宁可自己受委屈,也绝对不想封玉平有什么。八成就是这样,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封夫人欺负。

*

“怎么了,在想什么?”云翎扶着楚思雅小心翼翼的走着。因为楚思雅说自己不想做轿子,想要就这么走回去。云翎自然是担心楚思雅累着,可楚思雅却坚持,无奈,他也只能小心翼翼的扶着楚思雅。

皎洁的洒在楚思雅的脸上,衬的她一张清丽脱俗的脸不禁有些恍惚,“云翎,你说古代女人的命怎么就这么苦,我姐姐做错什么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生儿子生女儿,有这么重要吗?为什么,就是因为她生了一个女儿,就觉得自己做错了,她的婆婆这么欺负她,她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忍让,你不觉得她真的太可怜了吗?”

云翎对楚思文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虽然楚思文是兰姨的女儿,不过他们见面是真的没有什么交集,楚思文对他淡淡的,而他对楚思文,除了她是兰姨的女儿外,他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再加上,后来昭慧长公主甚至想要撮合他和楚思文,他对着楚思文就更淡了。幸好楚思文对他也从来没什么其他的心思,否则,如今再见面,还真的会觉得尴尬。

“这是她的命,你操心这么多做什么。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双身子,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才是。”

“那是我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楚思雅有些不高兴了。楚思文可是她的家人,云翎竟然对人家这样,明摆着是没将她放在心上嘛!

幸好云翎不知道楚思雅的想法,否则怕是又想哭了,自从楚思雅怀孕,这想法就一天古怪过一天,每天他都得小心翼翼的猜测楚思雅的想法,这滋味儿,真的是太难过了。

“雅儿,我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先答应我,不要激动。”

楚思雅有些好奇的看着云翎,不明白云翎是想跟她说什么,怎么一副紧张兮兮的表情,“你说。”

“当年我娘和兰姨是定有婚约的,当时你不是丢了吗?所以兰姨就有过撮合我跟你姐姐的想法。”

云翎小心翼翼的开口,期间一直在观察着楚思雅,果然楚思雅一张脸都黑了,云翎忙不迭的开口,“可我跟你姐姐谁都没这样的想法。我当时压根儿就不想成亲的事儿,觉得这很无聊。我甚至想过要自己过一辈子!”

楚思雅的怒火消散了一点,云翎这话,楚思雅倒是相信的。

“当然,你姐姐也这样的想法,人家喜欢的是温柔体贴林的风流才子,就跟封玉平似的,可不喜欢我这种满手血腥的武夫。”

“你才不是武夫!在我心里,你最棒!”云翎这话,楚思雅也相信,因为楚思文对封玉平的深情,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所以她相信楚思文对云翎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可明白是一回事,可楚思雅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一想到自己的姐姐竟然跟她的丈夫差一点成亲,她觉得是个人都无法忍受!

楚思雅淡淡的斜睨了一眼云翎,有些疑惑的开口,“怎么突然告诉我这件事?其实你大可以瞒着。”

如果云翎不说,她是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跟在云翎和楚思雅身后的清风和流月,心里也不约而同的闪过跟楚思雅一样的想法,自己的主子脑袋肯定是被驴给踢了!

云翎漆黑的瞳眸就像是两团漩涡一般,让楚思雅不禁有些恍惚,恨不得直接沉溺在这深情的目光中。

楚思雅猛地摇头,她怎么可以这么有出息的中了美男计呢!

“你少对着我适美男计啊!我告诉你,没用!赶紧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到底是因为什么,赶紧说!”

“第一,我觉得夫妻之间不应该有任何的隐瞒,所以这些事情,我不想瞒着你。”

这话很动听,作为夫妻,有什么事情,确实不该瞒着。

对比着云翎的坦诚,楚思雅突然间倒是有些不自在,她对云翎可从来没有做到坦诚两个字,她是从异世穿越而来,而且她还有空间灵泉,这都算是她最大的秘密。

曾经,某个瞬间,她是想过告诉云翎她的秘密,可每一次,这念头也只是在她的脑海中闪过就消失了,万一云翎无法接受怎么办,万一云翎将她当做妖魔鬼怪怎么办?

太多的万一了,这让楚思雅有些不敢去赌。

云翎察觉到楚思雅的失神,微微皱了皱眉,“雅儿,你在想什么?”

云翎觉得那一刻的楚思雅离他有些远,让他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楚思雅猛地回过神,有些不自在的开口,“在想,你怎么这么乖,什么事情都愿意告诉我。”

云翎淡淡一笑,“你是我的妻子,我不会有任何事情瞒着你。雅儿,你呢,你有事情瞒着我吗?”

要是可以,楚思雅很想说一句,没有,可对着云翎坦然的目光,那一句没有,她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她已经有事瞒着云翎了,她还可以继续欺骗云翎吗?

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俏皮的开口,“我不告诉你。我若是有什么秘密,我不会主动告诉你,要你自己去探索!”

楚思雅不愿欺骗云翎,只能用这么一个中性的回答。

云翎倒是忍不住笑了,得意的开口,“好,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探索。”

一辈子,是啊,一辈子很长,说不定哪一天,她真的会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云翎,因为他值得。

愣神也只是一会儿,楚思雅忽的开口,“刚才你说的是第一,那还有第二,第三吧。赶紧继续交代!”

“只有第二,没有第三。第二,我是担心,若是有些心怀不轨的人,在你耳边嚼舌根,我跟你姐姐明明是清清白白坦坦荡荡的,经过那些人的嘴,倒是变得肮脏不堪。这样,不仅会有损我们夫妻的感情,也会让你们的姐妹之情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楚思雅点了点头,不能不说,云翎的想法还是挺有道理的,若是那些子小人,存心想拿这件事俩打击自己,那肯定是说的有多恶心就多恶心了,自己若是稍微相信了他们一点,都会让自己恶心的几天都吃不下饭!就像云翎说的,到时候无论是夫妻间,还是姐妹间,都会划上一道深深的裂痕。

楚思雅低着头,看到的就是她和云翎的影子被拉着长长的,此时他们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块儿,影射出的两道影子就像是融在了一块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

“没什么,只是突然发现我很幸福,很幸福。”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丈夫,她能不幸福嘛!

清风和流月在后面看的只觉得自己的牙齿都要酸倒了,他们好怀念以前冷冰冰的主子,如今这个腻歪的不行,满口酸话的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不过他们在腹诽的同时,还是替云翎高兴,要说以前的主子像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那么现在的主子,才是有血有肉的人!

流月也不禁有些感慨,现在的主子确实很幸福,看的他都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该去找一个女人过日子了,貌似夫人身边的陪嫁丫鬟好像不错,他可以考虑考虑。

楚思雅走着走着,忽的想起来,“封夫人是怎么一回事?”

“是封玉平的母亲。虽然我对你姐姐没有男女之情,不过因为兰姨,我还是将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看待的。那时候我和你姐姐的婚事没成,你姐姐自己倒是看上了封玉平。不过兰姨倒不是很愿意。”

“为什么?我看姐夫是个不错的。不过封夫人怕不是一个好的。”要是好的,会在姐姐娘家人面前怎么下姐姐的面子,简直跟老赵氏有的一拼了!

“确实不是一个好的。封家之前还算是一个显赫的家族,不过这几年都没有什么精彩艳艳的人物,所以自然就算不得好。这一代的封玉平是个好的,不过他的母亲是个出了名的胡搅难缠的,就是没理都能给你搅出三分理来!

我听说,她看中了娘家的侄女,想让她嫁给封玉平。郑家早就落寞了,说是破落户都不为过,凡是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要说一句,封玉平的娘脑子八成有问题。”

“后来呢?”楚思雅皱着眉头问道。

“后来,不就是你姐姐嫁给了封玉平,至于封玉平那表妹好像远嫁了,不过今天听你姐姐的意思,好像是郑芙蓉的丈夫去世,她又回到封家,封玉平的娘,正想方设法的要把她塞给封玉平做贵妾呢。”云翎无不嘲讽的开口。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的亲姐姐,可轮不到别人这么作践!

“封夫人,听着她,倒是让我想起了端王妃,你说这两个人要是干架,也不知道谁更厉害呢?”楚思雅摸着下巴,颇为好奇的开口。

云翎无奈捏了捏楚思雅的脸蛋,“你啊,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就封夫人那种人,确实是该好好教训教训!当初封玉平娶你姐姐,确实是高攀了,这些年皇上若不是看在你姐姐的份儿上,封家又怎么可能重新进入贵族圈子,早就慢慢没落下来了。哪怕封玉平是个聪慧厉害的。可他的年纪到底他轻,文官不像武官一样,在战场上立了战功就可以迅速晋升,就封玉平的资历,不熬上个十年八年的,压根儿就不会有出头之日!”

“白眼狼。”楚思雅毫不客气的唾弃,那什么封夫人不就是个白眼狼,她这辈子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白眼狼了!仗着她姐姐,让封家重新回了贵族圈子,让封玉平官路亨通,可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姐姐,真当长公主府好欺负不是!

云翎看着楚思雅咬牙切齿的模样,立马开口,“你还怀着孩子呢,别生气,封家的人随时都能收拾,为了他们,气坏了自己可是不值得。”

楚思雅“哼”了一声,为了封家那些人生气,肯定是不值当了。不过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要是封家敢继续得寸进尺下去她一定会让他们好看!

封家

此时封夫人正襟危坐在正座上,封夫人的年纪不大,也就四十多岁,可整个人却十分显老,眼角的皱纹十分明显,偏偏她就是喜欢板着脸,这就使得她脸上的皱纹愈发的明显了。

封夫人身边围着两个妙龄女子,一个女子身着素衣,面如芙蓉,我见犹怜,此时正楚楚可怜的看着封玉平,别提有多惹人怜爱了,这正是封玉平才死了丈夫守寡的表妹郑芙蓉。

还有一女子,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容貌娇俏,只是微微上挑的眉眼让人知道她不是一个善茬,甚至还有些泼辣。这是封玉平嫡亲的妹妹封玉娆。

封玉平无奈的看着封夫人,“娘,您这么急匆匆的将儿子叫回来到底是有什么事。”

封玉平也不想问封夫人身体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了,明显封夫人身子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用自己有病为理由,硬是将他从长公主府叫过来。

封玉平对封夫人其实也觉得很无奈,自己这娘亲真的是有些拎不清。

先不说长公主和他们封家是亲家,她这么做,就是在生生的打人脸!

再说,长公主府也压根儿不是封家能够得罪的起的,其实有时候他也觉得很无奈,自己这个娘亲总是喜欢没事找事。

可封玉平就算再无奈,也不能反驳封夫人,谁让她是自己的母亲呢!

“你这是什么话!你姓封,是封家的人,可不是他们长公主府的人!我想见自己的儿子了,让人去叫你有什么不对!”封夫人眉头一挑,顿时没好气的开口。

封玉平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的厉害,又开始了。

“就是,哥。你又不是入赘到长公主府!娘想见你,让人去叫你,有什么不对的!”封玉娆也不甘示弱的开口。

封玉平狠狠瞪了一眼封玉娆,“你就别再给我火上浇油了,作为女子,口舌是大忌!”

要不是封玉娆是他的亲妹妹,他对这种人也是万分的看不上!

“娘,您看看哥哥,他心里就只有他的娘子,不过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罢了!”封玉娆被封玉平吼了,顿时不依的去跟封夫人撒娇。

“玉娆!那是你嫂子!这些年你是怎么学规矩的,理竟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看来是该给你好好请一个嬷嬷,学学规矩了!”

“你吼什么吼!玉娆是由我亲自教养的,难道你是觉得为娘的教导的不好不成!”封夫人厉声说道。

封玉娆得了封夫人的支持,得意的看着封玉平,“就是,哥,我可是由娘亲自教养的,难道你是说娘教的不好不成?”

封玉平气急,他是真心觉得她娘太宠爱玉娆了,做姑娘的时候还好说,可将来嫁人了,该如何是好啊!

郑芙蓉弱弱的开口,声线轻柔,好似三月的春风和煦绵长,“表哥,玉娆年纪还小,等长大就好了。”

封玉平对郑芙蓉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这个表妹在还没嫁人的时候,就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那双眼睛恨不得黏在自己的身上一样,真真是让人有些无法忍受。

封玉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没有规矩的女人了!

“还是表姐贴心,如果你是我的大嫂那该有多好!”封玉娆亲热的挽着封玉娆的胳膊,甜甜的开口。

郑芙蓉忽的低下头,似乎是不好意思了,正好露出一抹羞红了的面颊,好不惹人怜爱。

“够了,玉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只有一个嫂子,她是和慧郡主!别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都喊嫂子!”封玉平真的是觉得有些忍无可忍了,他就这么像是捡破烂的,郑芙蓉没嫁人前,他就没想过要娶她,现在她都已经嫁过人,还成了寡妇,他就更没兴趣了!况且,他和楚思文的感情好,也没想过纳什么乱七八糟的妾室给她添堵!至于儿子,他和楚思文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没有!

郑芙蓉的脸倏地变得惨白,颤巍巍的抬起头,美眸含泪,伤心欲绝的看着封玉平,似乎她是个负心汉一般。

封玉平一看到郑芙蓉这腻歪的模样,不禁觉得更加腻歪,同时更在心里觉得楚思文大气体贴。

封夫人猛地拍了下桌子,看着封玉平的眼神也带了几分的怒火,“你这是什么意思!芙蓉是我给你准备的贵妾,你这么说,是不是也没将我这个老娘放在眼里啊!”

封玉平面对胡搅难缠的封夫人,只觉得浑身无力,如果冯夫人不是他的亲娘,他可以保证,他早就撩袖子走人了,她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封夫人毕竟是他的亲娘,一个“孝”字压在他的头上。让他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封玉平无奈的看着封夫人,“娘,表妹的丈夫才刚刚去世,难道她都不需要守孝?若是表妹守孝后,还想嫁人,那么儿子可以亲自给她找一户老实的人家,嫁妆儿子也会为她准备好,绝对不会少。”

郑芙蓉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封玉平话里的意思不是在说她不知廉耻,不为夫君守节,这么快就想要找下家了!明明她才该是表哥的妻子啊!若不是楚思文抢了她的,她又怎么会沦落到做妾的地步!

郑芙蓉越想越生气,可面上的神色却愈发的凄苦,似乎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封玉娆一看郑芙蓉受委屈了,立马不干了,朝着封玉平吼,“哥,你怎么能这么说表姐呢,当初该嫁给你的明明该是表姐才是,如今她已经这么委屈,愿意做你的妾了,你怎么能拒绝呢!”

封玉平气的差点没有仰倒,听着封玉娆的意思,郑芙蓉给他做妾,还是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了!

封玉平实在是不想再面对胡搅蛮缠的家人,深吸一口气,直接放下话,“娘,儿子是绝对不会纳表妹为妾的。您就死了这份心吧。儿子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要纳一个刚刚死了丈夫的寡妇!儿子要是真这么做了,儿子的名声也毁的差不多了!

儿子今儿累了一天了,就先下去休息了。娘亲也好好休息,毕竟人年纪大了,若是再多操心,怕是于寿命有碍!还有表妹才守孝,身上的阴气有些重,娘亲最好离表妹稍微远些,免得伤了身子。”封玉平的话可以说是十分的不客气了,说完后,封夫人的脸气的铁青,封玉娆更是想直接冲上去跟封玉平理论,郑芙蓉的身子更是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回倒下。

封玉平倒是懒得再看,将这些话说出来后,他只觉得心情舒畅的不行。

推荐醉猫加菲最新力作《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首页强推中(网页左边)

简介:

一个人到底是钱多才能命好,还是命好才能钱多?

秦天阁主秦蔻儿有钱,很多很多银子

那个死变态的男人却有命,天生帝王命

于是有一天,最有钱的女人碰到了最有命的男人:

“秦蔻儿,本太子第一次睡女人就睡了你,你是不是特有面?”男人酥胸半露,抖脚穷嘚瑟。

“太子爷,本阁主第一次花银子睡男人,就嫖了你,你是不是觉得无比自豪?”女人兰花手青花瓷的媚笑。

最有钱的嫖了最有权的,许你一个不一样的恶男祸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