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惩刁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您看哥哥,他怎么可以这样子对表姐呢!今儿个一回来,还没在家里呆多久呢,就立马陪着那女人去了长公主府。如今更好了,就连娘的话,他也不听了,还这么说表姐和我,他一定是被那女人蛊惑的!真是太过分了!”封玉娆看着封玉平离去的背影,愤恨不平的开口。

封夫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她是个掌控性极强的女人,她希望自己的女儿最好能事事都听从她!

之前,她就不想自己的儿子娶楚思文,而是希望封玉平娶郑芙蓉,可最后是皇上下旨,她也没法子拒绝,只能接纳了楚思文。

如今郑芙蓉的丈夫死了,她只是让封玉平纳郑芙蓉做贵妾罢了,他竟然也不同意,压根儿是没讲她这个当娘的放在眼里!

“好了,他是你哥哥,你作为妹妹的,怎么能在背后说自己哥哥的坏话!以后这种话不允许再说了,听到没有?”封夫人没好气的斥责。

封玉娆不甘的撇了撇嘴,似乎是还想在说些什么,可郑芙蓉及时拦住封玉娆,“表妹,你就不要再为了我,跟姑姑起争执了。”

郑芙蓉越是这样退让,越让封玉娆觉得她可怜,越是想帮她出头。

封夫人也是打心眼里喜欢郑芙蓉这个侄女,之前可惜没能做成自己的儿媳妇儿,自己的儿子又是个死脑筋,既然说了不会纳郑芙蓉当贵妾,那就肯定是不会纳郑芙蓉为贵妾了,叹息的同时,也只能无可奈何了。

“芙蓉,其实做人妾室真没什么好的,做人正室才是最好的出路。你放心姑姑一定会帮你找一户好人家,再给你备上一份丰厚的嫁妆,一定让你嫁的风风光光!”

郑芙蓉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恶毒的神色,嫁人,就她这死了丈夫的,还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对她来说,嫁给封玉平做妾,才是她此生最好的出路!

郑芙蓉心里虽然怨恨至极,可再次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的温婉,对着封夫人感激一笑,“芙蓉知道姑姑对我好,姑姑的大恩大德,芙蓉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就喜欢这样听话懂事的,不像楚思文,从嫁进封家起,就处处摆她郡主的架子,真真是让人觉得恶心至极!

封玉娆不甘的开口,“做妾怎么了,妾有什么不好!有些做妾的简直比做正妻还要风光呢!”

封夫人和郑芙蓉齐齐一振,显然是没想到封玉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郑芙蓉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知子莫若母,封玉娆是由封夫人一手带大的,她怎么可能会不不了解自己的亲生女儿!

“芙蓉啊,你也累了,今儿个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郑芙蓉知道,这是冯夫人有话要单独跟郑芙蓉说了,于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是,姑姑,天也晚了,您也得早些休息才是。”

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喜欢的就是郑芙蓉的体贴和处处以她为先。

郑芙蓉离开后,封玉娆也想离开了,只是封夫人一直紧紧盯着她,让她不敢随意离开。

“娘,您这么盯着我做什么!”封玉娆有些莫名其妙的开口。

“你怎么会觉得做人妾室不错?”

封夫人虽然愿意让郑芙蓉给自己的儿子做妾,可她绝对没想过要自己从小就捧在手心里女儿给人做妾!

封玉娆一紧张,手中的帕子也随之而落,这样子落在封夫人眼里,就更让她觉得不对头了。

“玉娆,你不会是想给谁做妾吧!”封夫人不禁拔高了声音,眼底也带着浓浓的怒火!她是真没想到,她从小捧在手心的女儿,竟然想着给人做妾!

封玉娆面色有一瞬间的不正常,可不知想到了什么,立马变得理直气壮,“妾又怎么了!除了皇后以外,那些妃子,说白了不也就是妾室!还有王爷除了正妃以外,那些侧妃不也是妾嘛!可我们平时见到她们,不也得行礼,所以说,做妾有什么大不了的!”

“混账!我从小是这么教你的不成?皇上的妃子还有王爷的侧妃,你只看到她们风光的一面,你怎么不想想,在宫里,那些妃子难道不得看皇后的脸色,王府里的侧妃,她们看到王妃不也得看王妃的脸色?要是王妃不高兴了,关她们的紧闭,也是常有的事情!还有越是高门大户,这些肮脏的事情就越多,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冯夫人真想直接掰开封玉娆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明白!

封玉娆努了努嘴,她对封夫人说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况且只要能做那个人的妾,不,别说是妾了,哪怕是通房丫头,她都愿意啊!

封夫人被封玉娆的话气的半死,吼了一通,心里的气才稍微下去了一点,不过随即她就好奇起来,封玉娆到底是想当谁的妾室!

“你是想当谁的妾室?皇上?不可能,皇上的年纪到底是大出你许多,你应该不会这么糊涂。难道你是看中了哪个已经有王妃的王爷不成?你个死丫头,你要喜欢也该喜欢慎王啊!你怎么不看看,慎王如今没有正妃,而且一表人才,还有,听说他如今很得皇上的器重,你若是嫁给慎王做正妃,说不定将来能母仪天下!”

封夫人越说眼睛越亮,似乎是已经看到封玉娆母仪天下的场景了!

“娘,谁要嫁给一个瘸子啊!”封玉娆不屑的扁了扁嘴。

“你个死丫头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难道你不知道慎王的腿已经好了,跟常人无异了!什么瘸子不瘸子的,这种话,以后不准再说!”

“谁知道慎王的腿到底是真好还是假好。万一哪天再复发,该怎么办?我才不想嫁给一个瘸子,将来让人嘲笑呢!而且,娘,女儿喜欢的人,可比慎王要强上百倍不止呢!”封玉娆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张脸变得羞红不已。

“你到底喜欢上哪个有夫之妇了?”

“我喜欢忠勇侯,娘亲,这辈子我非忠勇侯不嫁!”封玉娆越说越羞涩,一张脸几乎成了熟透的红苹果。

封夫人听着封玉娆的话,差点没有晕倒,“你赶紧给我打消这个鬼念头!你想嫁给谁?忠勇侯?你是不是在做梦啊!人家的妻子可是一品郡主,深受皇上的宠爱,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忠勇侯在娶荣安郡主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他此生就只会有荣安郡主一个妻子,你个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啊!”

封夫人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喜欢的竟然是忠勇侯!

封夫人忽的想起,那时候自己心神不安,所以带着封玉娆去佛寺住了一段日子,回来之后,封玉娆就变得有些怪怪的,整个人都消沉下去。当时郑芙蓉刚死了丈夫,她忙着将郑芙蓉接到封家,所以就没有怎么在意封玉娆。

感情那时候,封玉娆是因为云翎娶了楚思雅才不高兴!封夫人此时无比的庆幸,幸好当时歪打正着的将郑芙蓉带到佛寺小住一段日子,否则就照着封玉娆这种冲动的性子,别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才是!

“什么一生只有一个女人,这压根儿就是胡扯!天下哪有不偷腥的猫儿,男人更是如此!况且忠勇侯日日对着一张脸,无论那张脸有多美,他也会厌烦的!”封玉娆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就你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打消了!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待在屋子里练习女红!少给我再想这些异想天开的事儿!”

“娘!我——”

“来人啊,赶紧把大小姐带回房里去,以后没有我的吩咐,不准她出来!”封夫人懒得再和封玉娆说什么了,自己的女儿,她还能不了解,一根筋!既然她已经存了这样的心思,以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如今还是让她好好的呆在屋子里,她也得抓紧给封玉娆找一家门当户对的人家才是。

*

“母妃,您看到没有,父皇给我赐婚了!我可以嫁给子寒了!”和宁公主兴高采烈的捧着金黄的圣旨,雅儿说的没错,父皇心里果然还是有她的,这不,就给她下旨赐婚了!她真的是她高兴了!

颖妃和定王的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

和宁公主正高兴,同时也希望自己的母亲和哥哥也能为她高兴,可在看到颖妃和定王的脸色都有些阴沉的时候,和宁公主有些不高兴的开口,“母妃,哥哥,父皇为我下旨赐婚了,你们怎么都不为我高兴啊!”

“有什么好高兴的,所有的公主里面,嫁的最低的就是你了,你还高兴个什么劲儿!”颖妃恨恨的一甩袖子,没好气的开口。

和宁公主有些不高兴了,觉得自己的母妃怎么能在她大喜的日子,说出什么泼人冷水的话呢!

“母妃,今日是和宁大喜的日子,您也高兴一点。和宁你别介意,母妃是为你高兴的,只是另外一道赐婚圣旨,让人高兴不起来啊!”定王幽幽的开口。

“另一道?”和宁公主不禁皱着眉头,随即反应过来,“是父皇将徐家的徐英若许配给慎王吗?”

“是啊,咱们的父皇这是摆明了要抬举慎王了。徐英若,徐飞汗的嫡亲女儿,听说她是最得徐飞汗宠爱的,娶了她,等于是得到徐飞汗的支持!父皇肯定能想到这一点,难道父皇真的是打算培养慎王了?”定王越想越心惊。

“怎么可能!慎王之前可是一个残疾啊!哪里能让一个残疾之人做皇帝,这不是让水月和西漠笑话我大梁嘛!”颖妃死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要知道当初她可是一将贤妃踩在脚底下,她怎么能让一个一直被她踩在脚底下的女人,踩在她的头上,这对她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和宁公主虽然有些天真,可她也不是傻的,微微想想,就明白其中的道理了,“母妃,哥哥,会不会是你们想太多了,说不定是父皇觉得之前的慎王妃实在是太不好了,所以才想着给慎王挑一个好的妻子,应该是没有其他意思的。”

“你以为你父皇是你这个傻丫头啊!还没其他心思,本宫是怎么都不相信!你父皇说不定是真存着要将皇位传给慎王的心思!”颖妃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面上的焦急之色也是越来越浓。

定王心里虽然也着急,也到底不想看颖妃这么焦急,于是柔声劝道,“母妃,您就别多想了,说不定是我们多想呢?而且父皇的身子这么好,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您着急的太早了。”

颖妃紧紧抓着定王的手,似乎是想得到一个否定答案,“你父皇肯定没想过将皇位传给慎王吧。”

“不会的,母妃,您多虑了。”

也不知道是定王劝服了颖妃,还是颖妃想自欺欺人,她死命的点头,没错,皇上肯定没想过将皇位传给慎王!虽说他的残疾如今看起来是好了,可谁知道,带到会不会复发,一切都不好说,她没必要这么杞人忧天的,没必要!

肃王府

肃王听到这消息,可比定王要激烈多了,他自从得知乾风帝将徐英若赐给慎王做正妃的时候,整个人差点没气的吐血,召集了所有的幕僚,可他却一个人将书房内所有的东西都给砸了,脸上气愤的神色更是显而易见。

肃王的幕僚忍不住开口,“其实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王爷不必如此。”

“什么叫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怎么,才算是最糟糕的地步!父皇竟然要将徐飞汗的女儿徐英若许配给慎王,这明显是在给慎王加码!慎王算什么东西,先前不过是个残废罢了!要早知道有今日,当初本王真应该——”

“王爷,慎言啊!”

肃王愤恨的闭上嘴巴,他又如何不知道慎言,可乾风帝实在是太偏心了,让他不能不恨啊!

“王爷,当务之急,咱们是得阻止这件事情才行。”

肃王冷哼一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此时最重要的就是解决这件事情,可该怎么解决,这也是最麻烦的事情,乾风帝已经下旨了,按理来说,君无戏言,这就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哪里是他想要阻止就能阻止的。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到各位先生给本王出一个主意的时候了。”肃王冷静下来后,目光沉着的扫过了屋内的一众幕僚。

就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一个幕僚忽的开口,“其实要想阻止这件事也不难。”

肃王眼睛一亮,“百里先生有什么好主意,只管直言,若是有效,本王定会好好的感激先生!”

“皇上既然已经下旨赐婚,那么这件事,明面上就绝对不可能推翻。那就只能从两个当事人上面下手了。”

“可一个是慎王,一个是徐家的千金。慎王最近做事是愈发的小心谨慎,想对他下手怕是不太可能。徐家的千金,虽说是将门虎女,可听说却跟大家闺秀似的,从来不愿意出家门。就跟文臣家的姑娘似的,要想对她下手,怕是有些不好办。”另一个幕僚沉吟着开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非也,我可从未想过要对两人下死手,若是一个不好,怕是会牵连王爷,最终受益的就是定王了!”

肃王阴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他跟定王是死对头了,若是他和慎王鹬蚌相争,到时候若是便宜了定王,那不是他想看的,不行不行,万万不行!

“那依百里先生的意思,本王该如何做才好?”

“肃王妃已然去世,王爷是时候娶继妃了。”

“百利先生的意思,是让本王迎娶徐英若为肃王妃?可父皇已经下旨将徐英若许配给慎王了,父皇怕是不会轻易的改变心意。”

肃王何尝没有动过要娶徐英若的心思,当初他娶上官冰就是看重了她父亲上官无敌在军中的影响力。如今上官无敌辞官归乡,就属徐飞在军中的势大了,他如何会不想娶徐飞汗的女儿为肃王妃!

“要想皇上改变主意是困难,可若是徐家的人改变主意呢?”

肃王皱着眉头,眼底带着一丝疑惑。

“徐家的女儿既然很少出府,想来是涉世未深,若想让一个小女儿家倾心,想来不是什么难事。”

肃王的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他向来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若是能娶到徐英若,他使一些手段又何妨!

忠勇侯府

楚思雅给楚思文把了脉,知道她是因为生封晓蝶,伤了身子,所以这么多年才都没有孩子。除了给她开了温补的方子,回到忠勇侯府后,又将自己身边一些好药材给翻出来,差使人送给楚思文。

“夫人对封夫人也太好一点了。”黄芪撇了撇嘴道。

连翘心一跳,莫名的觉得黄芪又要出什么夭折子了!她自从发现了黄芪的心思后,就委婉的提醒了一下林嬷嬷。不过黄芪的祖母和林嬷嬷有些交情,所以林嬷嬷倒是没有将连翘的话放在心上。再加上黄芪还在一旁煽风点火,说连翘自从贴身伺候楚思雅后,就开始目中无人起来,就连林嬷嬷也不放在心上了。

连翘刚开始听到这话的时候,气的不行,后来见林嬷嬷竟然也信了这话,就赌咒发誓再也不管黄芪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黄芪竟然会这么早作死!

楚思雅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黄芪,“那是我姐姐,我不对她好,又该对谁好。”

黄芪张了张嘴巴,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将事情告诉楚思雅。

楚思雅看着黄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眼底的异色不禁更浓了,只是语气却更加的轻柔和缓,“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你是跟在我身边的,我一向都是把你们当做自己人。”

一句自己人可是让黄芪心花怒放,自己人代表什么,说明楚思雅相信她啊!其实楚思雅也该想想,她如今都怀孕了,也不能再伺候侯爷了,作为正室夫人,她就该大度一点,安排人伺候侯爷啊!

若是她能得到夫人的信任,是不是就有机会伺候侯爷呢?

黄芪越想,心里就越美,脸上的笑意都要遮掩不住了。

楚思雅看的却是愈发的恶心,她可真是没想过,她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只是楚思雅心里生气,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灿烂。

连翘跟在楚思雅身边也有一段日子了,虽说不是百分百的了解楚思雅,可也能将楚思雅的心思猜到三四分,此时的楚思雅明显就是生气了。黄芪这次怕是得不了好了。

可黄芪还以为楚思雅是器重她呢,于是忙不迭打的开口,“夫人,其实这些话,原本不该是奴婢说的,可奴婢是一心一意为夫人着想啊!夫人,您是不知道,其实当初封夫人差点嫁给侯爷,虽然不之道当初为何就不了了之了,可咱们侯爷是多丰神俊朗,天人之姿啊!难道封夫人心里就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夫人,不是奴婢多想,这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况且夫人您如今可怀着孩子,夫人自然是天仙一样的美人儿,可毕竟怀了孩子,怕是没法子伺候侯爷。”

楚思雅脸上的笑意已经渐渐收敛起来,原本她只以为这黄芪是个心大的,如今看来,这何止是一个心大的,竟然还是一个爬床丫头!

之前在现代,她看古装电视剧,看到这些个爬床丫头,可是从心眼里觉得恶心,没想到穿越古代,竟然还让她碰上一个,真不知道是她运气太好了,还是怎么样。

之前云翎还担心会有人拿他和楚思文之前的事儿做文章,楚思雅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陪嫁丫鬟!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了。

连翘也在暗地里抹了一把汗,她真是恨不得直接上前封了黄芪的嘴巴,夫人怀着孩子,她竟然就这么胡说八道!她一个人作死也就算了,可要是夫人疑心上她们,那可真真是无妄之灾啊!

“照你看,本夫人该怎么办呢?”

黄芪一听,心下一喜,“夫人,要奴婢说,如今您怀着孩子,侯爷就算心里有夫人,可也难免会出去偷吃,要奴婢说,您得早作打算才是,可不能让外面的狐狸精占了先啊!”

“听你的意思,本夫人是该抬举一两个人出来了!不如你说说,有什么好人选,也让本夫人听听!”

黄芪一颗心跳的猛快,她只觉得通房的位置就在她眼前了,要是运气再好一点,说不定她还能生下儿子当姨娘了!

“奴婢对夫人最是忠心,若是夫人不嫌弃的话,奴婢愿为夫人效犬马之劳。”

“连翘去把林嬷嬷叫过来。对了,莲心还有茯苓也给叫过来。”楚思雅淡淡的吩咐。

黄芪一头雾水的看着楚思雅,这时候不应该直接跟她说该什么时候了伺候侯爷的事儿嘛!叫莲心和茯苓来做什么,黄芪转念一想,不会是夫人想要抬举莲心和茯苓两个臭丫头吧!

很快,林嬷嬷、茯苓和莲心就过来了,齐齐的对着楚思雅行礼。

“莲心、茯苓,连翘,你们的年纪也大了,是时候嫁人了,我问你们,你们都有什么打算。”

茯苓和莲心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夫人会突然问她们这个问题。

连翘是知道前因后果的,于是立马开口,“奴婢将来只希望能嫁给侯爷的下属,侯爷手下的人都是有官阶的,奴婢若是能嫁了,将来若是夫君有出息,奴婢也能坐上官太太,这就是奴婢的打算了。”

莲心和茯苓想起来,在来的路上,连翘曾经提醒过她们,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

于是莲心也鼓起勇气,“奴婢比起连翘姐姐可就没出息多了,奴婢只希望能嫁给府里的管事,将来在夫人身边做一个管事嬷嬷就行了。”

茯苓见莲心开口,也努力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奴婢只想在庄子上找一个老实勤奋的,两人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奴婢就很满足了。其他的,奴婢不敢多想。”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这三人里面,也就连翘的心最大乐,不过她这心大的也不算什么,只是想从云翎的手下找一个侍卫嫁了,以后能脱了奴籍,当官太太。

连翘的容貌可以说是四人中出落的最好的,而且为人也十分的大方爽朗,办事干净利落,楚思雅对她倒是挺欣赏的,她这个愿望,她以后会帮她实现的。

“这么说起来,就只有你一个人想做通房丫鬟了。”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黄芪。

林嬷嬷见状忙不迭的开口,“夫人,黄芪是最老实本分的,怎么可能——”

“她是不是老实本分,不是靠林嬷嬷你嘴巴上下一张,就能说她老实本分!

不过我倒是好奇了,林嬷嬷你是娘亲送到我身边的,可以说是最精明利落的一个人了,不会因为年纪大了,就老眼昏花,连这种包藏祸心的丫鬟都看不出来吧!”

林嬷嬷吓的腿软,楚思雅这话真的是说的有些太严厉了,简直让她无法承受啊!

黄芪此时也察觉到不对头,连忙跪下,可她还是不服气,“奴婢做的一切都是为夫人着想,夫人您怎么能如此的不讲道理呢!”

楚思雅不禁想笑,这人竟然还委屈上了,好像自己给她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这种丫鬟,就是典型的心比天高!不过这种人不会想着靠自己的努力一点点往上爬,不对,她也是往上爬的,只不过人家喜欢走捷径,比如只要直接爬上主子的床,这样不就能麻雀变凤凰了!

林嬷嬷恨不得上前狠狠扇死黄芪,她因为跟黄芪的母亲有交情,所以在四个丫鬟里面,一直偏帮黄芪,可如今看来,她简直是瞎了眼睛了!这黄芪压根儿就是个不省心的,竟然对着夫人自荐枕席,做同房丫鬟!这简直——简直是丢人现眼啊!

林嬷嬷急的冷汗都要出来了。

“为我好?少在我面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鬼话,是为自己好吧!是你想爬上侯爷的床,然后做姨娘,少把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说的多好听!你这种丫鬟我还真是用不起,想来能教出这种心高气傲的丫鬟,这一家子怕是都有些心术不正。不过你们到底是本夫人的娘亲选的人,本夫人也不好直接动你们,来人啊,直接把黄芪一家子都给我绑了,送回长公主府!让我娘看看,到底该怎么处置她们!”

“夫人,你不能——”黄芪大惊,没想到一向看着软弱的楚思雅,竟然会有这么强势的一面,这简直跟她预想的完全不同啊!

楚思雅懒得再听这女人废话,多看她一眼,她都嫌膈应的不行,“你们是听不懂本夫人的话不成,赶紧把黄芪一家子都给我送回长公主府,至于我娘问起来,就老实回答我娘,这种心大的奴才,我用不起,多看一眼,都嫌恶心的慌!”

黄芪还想再说些什么,就有人闯进来用布条将黄芪的嘴巴塞住,然后很不客气的将人拖出去。

没多久,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哭闹声,想来是在绑黄芪的家人了。

其实楚思雅也知道自己有些以偏概全,黄芪是个心术不正的,说不定她家人会是好的。

不过这种家生子,一家子都在,若是他们中真的有人心存怨怼了,处理起来还真的是个麻烦,所以楚思雅就将人一块儿撵走,昭慧长公主虽然会觉得不舒服,可几个奴才罢了,肯定是比不过她的亲生女儿,这一点楚思雅是确定的很。

而且昭慧长公主是个念旧情的,绝对不会赶尽杀绝,虽说不会再留黄芪一家子在府上伺候,可也会将他们打发到庄子上,日子绝对不会到过不下去的地步。

最多也就是没之前过得滋润!不过楚思雅是一点都不会同情他们,黄芪都要来抢自己的丈夫了,她要是还傻了吧唧的圣母似的原谅她,楚思雅真心觉得自己可以买一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莲心,你以后想嫁给府里的管事,不是什么难事,若是有看重的,直接来告诉我。若是对方同意,我会为你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莲心闻言大喜,忙不迭的跪下来谢过楚思雅,她没想到自己的心愿这么容易就能达成。

“至于你茯苓,你也是个老实本分的,竟然只想着嫁给一个庄头过自己的日子,我是觉得这么委屈你了,不过人各有志,你将来若是有看重的,对方也同意,我也会给你准备一份嫁妆。”

茯苓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她真心觉得自己是上辈子积德了,这辈子才能碰上这么好的主子。

“奴婢谢过夫人,以后奴婢一定尽心尽力伺候夫人。”

楚思雅看着茯苓憨厚的模样,不禁戏谑道,“难道我不给你一份丰厚的嫁妆,你就不尽心尽力伺候我了?”

楚思雅说着,还故作生气的逃了挑眉,茯苓连忙摇头,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楚思雅见状,不禁笑的更加灿烂了,这傻丫头,真是个傻的,“好了,别急了。我知道你是个忠心的。以后你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我不会亏待你的。”

茯苓连忙点头,她的下半辈子算是有着落了,所以从今往后,她只会更加用心的伺候楚思雅。

“至于你吗,连翘,倒是一个有心的,你是嫁给侯爷手下的侍卫,是想摆脱奴籍吧。”

连翘连忙跪下,有些紧张的开口,“奴婢也知道自己求得太多了,可——”

楚思雅摆了摆手,“是求得有些多,可在我的底线范围内,所以也不算什么大事。你有志气是好,想着将来摆脱奴籍,自己的孩子将来也能考科举功名,说不定还能给你挣一个一品诰命夫人回来!说实在的,我倒是有些欣赏你,心态摆的正,从来不会想那些有的没有的,这是我最欣赏你的一点。而且你相貌好,能力也不错,却没想过借此攀高枝,是个不错的。”

要说之前楚思雅还没有这么大的感触,可如今只要一想到黄芪,连翘的优点简直是瞬间被放大了几十倍啊!

看看,人家连翘漂亮,聪明,而且懂分寸,她还是这四个丫鬟里,最受自己的重用的。

不知想到了什么,楚思雅忽的开口,“连翘,你老实跟我说,黄芪的心思你到底知不知道?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一点点蛛丝马迹总能看的出来吧。”

连翘心里一震,知道楚思雅这是在敲打自己,于是也不敢再瞒着楚思雅什么,见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夫人,要说奴婢一点都不知道,是假的。其实从黄芪平时的表现,奴婢是真的看出了一点端倪。奴婢还劝过黄芪,可她不愿意听。”

“那怎么不直接来告诉我?”

“夫人正怀着孩子,奴婢生怕夫人听了堵心。不过奴婢也——”连翘说到这里顿了顿,将视线投向林嬷嬷。

林嬷嬷低着头,暗暗在心里骂了连翘一句,真是个不省心的贱蹄子!

楚思雅眯起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嬷嬷,“林嬷嬷,连翘告诉过你这件事?”

林嬷嬷知道自己不能抵赖,只能硬着头皮道,“老奴原本以为是连翘排挤黄芪,所以才故意诋毁她,这才——”

“林嬷嬷,你是娘亲给我的。我也一直念着林嬷嬷的年纪大,所以将自己院子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你了。这是我信任嬷嬷。可如今看来,我是不是信任错人了!连翘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竟然看不出来,连翘提醒你了,你却置若罔闻,林嬷嬷,你这种做事态度,真是让我有些好奇,你到底有没有将本夫人看在眼里!”

林嬷嬷大惊,慌忙跪下磕头,“夫人,老奴真的是一时不察啊!还请夫人原谅!求夫人看在老奴以前尽心伺候您的份儿上,原谅老奴一次吧!”

楚思雅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倚老卖老的,林嬷嬷要说什么功劳,呵呵,说实话,楚思雅是真的一点都没有看到过,如今一出事,就开始说她的功劳簿,真真是让人生厌!

“连翘,以后我院子的时候,就由你和林嬷嬷共同管着,不过林嬷嬷的年纪大了,怕是有些力不从心,所以你以后就多费心一点。”

这是明摆着要削弱林嬷嬷的权力了,连翘心下一喜,连忙开口,“是。奴婢定不会辜负夫人的期望。”

“至于你以后想摆脱奴籍,当一个小将军夫人,我会替你留意合适的人选。”

连翘大喜,没想到她的终身大事,今日也能解决!

谢谢elsaboss秀才投了1张月票tangting秀才投了1张月票紫藤小颖童生投了1张月票987612345adg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