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扰人清梦/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翎一回来,就知道府里发生的事情了,一张俊美至极的脸透出是森森的寒气。

连翘见状,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低着头,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之前侯爷和夫人相处的时候,眼底深情几乎能溺死人,黄芪怕就是这么陷进去的。

若是黄芪看到侯爷如今这犹如杀神降临的模样,还会不会想要做云翎的姨娘。

经过早上的事儿,楚思雅的心情正不好,整个人懒懒的躺在床上,没精打采的。

云翎心疼的坐到楚思雅身边,伸出手小心的拍着楚思雅的背,“一个背主的奴才罢了,压根儿就没必要给她什么脸面。也就你心善,还将她一家子重新送到兰姨那儿。”

楚思雅郁闷的起身,云翎见状,连忙扶着她,“你还怀着孩子呢,小心点!”

“你现在心里只有孩子了是吧,你心里还有没有我啊!”

黄芪想要爬云翎的床,这固然让楚思雅心里不舒服,可楚思雅最不舒服的,还是自己有了身孕后,云翎别真的去找其她女人,这会让她活活怄死!

云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楚思雅,这又是发的什么脾气。

不过云翎还记得女人怀孕后,这脾气就会变得愈发古怪,所以他也不恼,好脾气的笑道,“你又胡思乱想了不是,你肚子里的是我跟你的孩子,因为你,我才期待咱们俩的孩子。”

云翎的话还是说的很动听的,反正楚思雅就听得蛮高兴,不过一想到他如今怀孕,以后会慢慢胖起来,而且跟云翎又没有夫妻生活,这人不会出去偷吃吧!

其实楚思雅也知道自己是有些胡思乱想了,不过一位怀孕,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能这么胡思乱想下去。

“云翎,你不会背着我去找其他的女人吧!”楚思雅眯着眼不悦的看着云翎。

云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举起左手作发誓状,“我发誓,这辈子我就只要你一个女人,其他的女人,我真的都看不上眼!”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楚思雅心里还是挺高兴的,不过一想到有那么多女人觊觎云翎,这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

忽的,楚思雅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云翎,眸若星辰,一张脸好似刀削剑刻,立体迷人。难怪这么能吸引女人,楚思雅恨恨的想。

楚思雅一边想,一边愤恨的伸出手,狠狠捏了一下云翎的脸,“都怪你这张招桃花的脸!”

云翎被捏,也不敢还手,真要是还手了,这小妮子还不更生气,让她捏捏出出气也好。

楚思雅一只手捏了一会儿,好像是觉得不够解气一般,又伸出另外一只手,双手齐捏,将云翎的脸捏成各种形状,别提多好玩儿了!

云翎不禁庆幸,幸好这里没有其他人,否则他真的是什么面子都要丢光了。

楚思雅捏了好一阵儿,才收回了自己的手,不过在看到云翎的脸真的被她捏红了,心里不禁觉得有些抱歉。

“你怎么就这么傻,难道都不知道躲一下啊!脸被我这么捏,难道都不嫌痛?”

“只要能让娘子消气,这一点痛算什么?”云翎说着拉过楚思雅的手细细的揉了起来,方才这丫头捏他的脸可是下了大力气,可别累到自己。

楚思雅看着云翎小心翼翼的动作,眼底的目光不禁更加温和。

“好了,我的手不痛。倒是你,脸都被我给捏红了。我给你上些药。”

像是金疮药这些东西,楚思雅都是随身带着的,要取,是十分的方便。

“还是我自己上吧。你身子重,待会儿怕是会累到。”

“我又不是泥捏的,你放心没事。况且你的脸红成这样,要是这么出去了,人家指不定怎么想呢!”

楚思雅气愤过后,神智就回来了,自然知道她这事情做得是有多不地道了。

云翎见楚思雅坚持,也就不再反对。

楚思雅在给云翎上药的时候,狠狠骂了自己两句,就算生气,也不能这么下死力气捏啊!看看,把云翎的脸都给捏红了,真是太不应该了!

云翎接触到楚思雅心疼的目光,目光微动,突然觉得自己被楚思雅捏捏脸,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云翎的想法,否则指不定怎么生气呢!

好不容易上完了药,楚思雅闷闷的靠在床上,云翎早先一步给楚思雅拿了一个软枕让她靠着,就是担心楚思雅不舒服。

“你怎么长的这么好呢!”楚思雅只要一想到云翎的烂桃花,这心情就没法子好,归根究底,还是云翎这张脸长的太好,而且整个人又太有魅力了!

想想,云翎才25岁啊,就凭借军工封了侯爷,再加上相貌堂堂,可以说,一个男人该有的,云翎都有了,那些个小女生怎么会不一个个跟苍蝇似的盯过来。

这么一想,楚思雅在看到云翎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心情不禁更加郁闷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云翎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思雅,似乎真的在为自己长得太好而烦恼。

“最好这张脸只让我一个人看。”

“好,我马上让人去打一个面具,你看这样怎么样?”

“才不要。你无缘无故的带着面具,别忍还以为你怎么了呢!”楚思雅想都不想的就摇了摇头。

“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情,咱们没必要放在心上。只要你开心就好。”

楚思雅努了努嘴,“现在弄面具遮脸做什么,别人又不是不知道你的相貌,那些喜欢的,早就喜欢上了。就算现在戴面具,也没用!”

“唉,要是早知道为夫会遇到娘子,那肯定是得将自己的脸遮的好好的!”云翎故作叹息的开口。

楚思雅知道云翎是在逗她开心,可她也真的被云翎逗弄的笑出了声,没好气的拍了一下云翎的胳膊,“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放心,我才不会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让自己心里不痛快呢!那些女人爱觊觎你就觊觎你去,那说明我的眼光好,挑选的丈夫是最好的,否则怎么会让这么多女人看上呢!不过她们看上也没用,谁让你已经让我提前拿下了!他们也就只能羡慕嫉妒恨了!”

楚思雅觉得自己确实是没有必要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让自己不高兴,不就是她家的男人太优秀了,所以才会有一堆的花蝴蝶围着云翎,没关系,你们爱觊觎就觊觎,反正云翎连个眼神都不会给你们!

这么一想,楚思雅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果然啊,人有时候还真不能一个人瞎捉摸,而是该从不同的角度想问题,楚思雅这么一想,心情顿时是好了不少。

云翎见楚思雅脸上无异色,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不过想到黄芪,云翎的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异色,那种背主的丫头,照他的意思就该打死才好,不过如今楚思雅怀着孩子,他也不想造太多的杀孽,死罪可免,这活罪绝对是难逃!

楚思雅可不知道云翎的想法,她想通以后,心情愉快的跟云翎用了晚膳。

入夜

云翎将楚思雅圈在怀里,楚思雅自从怀孕以来,夜晚睡觉总是很不安稳,还经常翻来覆去,云翎担心楚思雅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于是都很小心的圈着楚思雅,生怕她会一不小心伤到自己,而且楚思雅怀孕三个多月了,小腿总是会时不时的抽筋,这才是最让云翎担忧的地方了,可孕妇腿抽筋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也不是云翎不想就可以不抽筋的。

楚思雅第一次因为抽筋痛的醒过来哭泣的时候,云翎是吓了一大跳,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后来经过楚思雅的指导,才知道要帮楚思雅按摩小腿。

所以云翎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楚思雅半夜要是抽筋,他就要去帮楚思雅揉小腿。

云翎那时候还担心自己捏的会不好,所以在大白天,楚思雅醒来后,轻轻的帮楚思雅揉小腿,然后问她,自己捏的怎么样。

那时候,楚思雅却是是感动的。

在男尊女卑的古代,云翎主动为自己按摩小腿,这真的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楚思雅无数次在心里感慨,自己在现代还没机会找到一个好男人,没想到古代,竟然让自己遇上了这么一个绝世好男人,不能不说,老天爷还是很优待自己的。

云翎圈着楚思雅,他自己也是睡的十分的舒心,尤其是楚思雅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幽香,更是让他心神安宁。

忽的,云翎不禁皱了皱眉,无它,屋外传来了剧烈的吵闹声,不过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听的不是很清晰,可有一点他十分确定,若是再这么吵下去,楚思雅是一定会醒过来的。

云翎的眉头不禁皱的更加紧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云翎正想小心翼翼的起身,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楚思雅就迷迷糊糊的用手揉了揉眼睛,梦呓般的开口,“外面怎么了?”

云翎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看来还是吵醒楚思雅了。

“没事,你好好睡,我去看看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思雅原本想说,要不,她也去看看吧。虽然她心里也清楚,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大事,八成不知道是哪一个不长眼的,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不过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他可不能这么陪着她胡闹。

于是楚思雅懒懒的点了点头,“嗯,你去看看发生事儿了。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你也比给他什么面子,直接打出去好了!”

“嗯,我知道。你赶紧睡。不会有人来打搅你睡觉的。”云翎起身后,温柔的为楚思雅盖好被子,可一转身,脸上温柔的神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气愤!

云翎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个不长眼睛的东西,大半夜的扰人清梦!最重要的,竟然还害的楚思雅半夜醒过来!知不知道,楚思雅自从怀孕来,很少有机会能一夜睡到天明!

这一晚,她好不容易腿不抽筋,安安稳稳的睡着,没想到大半夜的竟然闹了这么一出。此刻,云翎真真是有杀人的冲动。

同时,云翎也开始责怪起今晚守夜的人,难道都不知道将人拦住嘛!

云翎没想到大半夜扰人清梦的竟然是楚玉亭,看着楚玉亭一脸焦急的神色,云翎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不过当云翎扫大楚玉亭带来的一大堆护卫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寒光,难怪之前的动静会这么大,他就说自己的人不会这么没有分寸,原来是楚玉亭带了这么多人,他们一时间没有准备,才让楚玉亭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主子恕罪。是属下掉以轻心了。”今晚守夜的人是清风安排的,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楚玉亭这厮竟然带了这么多的人闯忠勇侯府,虽然他反应过来后,也立马调集了府内的人马,可之前楚玉亭大吵大闹,想来还是影响到主子和夫人的休息了。

其实清风已经做的不错了,他反应过来后,立马就让人将楚玉亭的人逼到花厅,这离云翎和楚思雅的房间可是很有些距离。

云翎摆了摆手,“不怪你。”

云翎这次倒是难得的通情达理了一番,清风对这件事的处置确实是做的不错,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真的是很不错了。

可是当云翎的眼神扫到楚玉亭的时候,眼底立马带着浓浓的怒火,“楚伯,你擅闯忠勇侯府到底是想做什么!别说你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伯爵,就算你如今还是国公,也没资格闯进忠勇侯府撒野!”

楚玉亭差点没气的仰倒,这云翎一开口竟然就往他的心上戳,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提起他被降爵的事情,这云翎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别忘了,本——我是你的岳父!”楚玉亭差点脱口而出本国公,可云翎的话再难听,有一句是说对了,他已经不是国公了,而是楚伯,所以只能话锋一转,自称我了。

“本侯不知道自己有岳父。本侯爷只有一个岳母。”

还岳父呢,云翎只觉得岳父两个字从楚玉亭的嘴巴里说出来,简直是侮辱了岳父这两个自!

“云翎,你休要嚣张!你别忘记了,我是楚思雅的亲生父亲,你娶了楚思雅那丫头,我不是你岳父是什么!”

“就你?要本侯说,你跟燕南天倒是属于一丘之貉!”一样的渣,一样的无耻!

燕南天几次“大义灭亲”之举,如今简直是没人不知道的,个个都说他是不顾亲情人伦的畜生。

如今云翎拿他和燕南天相提并论,这让楚玉亭怎么能不生气。

“老爷,正事要紧啊!”楚玉亭身边一个类似管家的人,连忙在楚玉亭的耳边提醒。

楚玉亭猛地醒过神,此时不是跟这些人计较的时候!

“楚思雅呢,赶紧叫她出来!我是她亲生父亲,我来了,难道她都不知道要出来迎接我这个父亲不成!”楚玉亭此时也懒得管其他的,死死咬着他是楚思雅父亲这一点做文章。

“楚伯,本侯虽然不知道你找雅儿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本侯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雅儿正在睡,她不可能出来见你。还有,你带着这么多人擅闯忠勇侯府,本侯明日会上奏皇上,请皇上定夺!”

“你敢!”楚玉亭没想到云翎竟然会这么不识抬举,简直是让他恨得牙痒痒。

“楚伯可以看看,本侯敢不敢。现在,你赶紧给本侯滚出忠勇侯府!”大晚上的,当所有人都跟他一样的闲不成。

“不行,赶紧让楚思雅出来,她的弟弟如今危在旦夕,医者父母心,更遑论是她的亲弟弟!”

云翎不禁蹙了蹙眉,亲生弟弟?楚玉亭今日大动干戈的,看来是为了赵氏腹中的孩子了,可不对,楚伯府,他一直派人看着,若是有什么大事,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云翎的心中瞬间闪过无数的想法,“雅儿只有兄长,可没有什么所谓的亲生弟弟!清风,把楚伯和他带来的人都给本侯赶出去!对了,轻一些,小心打扰到夫人休息。”

“云翎,你给我站住!我今日是一定要见到楚思雅那孽女,你休想拦着我!”楚玉亭扯着嗓子吼道,同时吩咐他带来的人动手。

可这次清风得了指令,哪里还会给楚玉亭机会,直接点了他们的穴道,将人扔出忠勇侯府,原先清风是想着就让他们在外面呆上一夜,谁让楚玉亭竟然扰人清梦的!不过想到明日若是有人看到,又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于是吩咐人将楚玉亭一行人送回楚伯府!

大晚上的,谁不想好好睡觉,楚玉亭闹了这么一出,更是让众人恨得牙痒痒,所以在送人的时候,可是下了不少的狠手,可让楚玉亭吃了不少的苦。

云翎回到卧室,没有立刻上床,而是先用火炉烤了一下身子,确定自己的身子不凉了,这才小心翼翼的宽衣上床,又小心的将楚思雅揽入怀中。

可动作再小,楚思雅也是有反应的。她迷迷糊糊的,似乎是想要挣开眼睛,可最后眼皮子实在是太沉重,只能闷闷的重新合上了,“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疯狗找茬罢了,我已经处理妥当了,你赶紧睡。”

楚思雅也懒得问按疯狗是谁,她只抓住了“处理妥当”四个字。

于是初一放心了,继续沉沉的睡着了。

云翎见楚思雅睡着了,不禁松了一口气,也闭上了眼睛,缓缓睡去。

翌日,大雨倾盆,听着外面“滴啦滴啦”的雨声,楚思雅猛地醒过来了。

楚思雅一醒,云翎也醒了过来,他轻轻拍了拍楚思雅的后背,“是不是外面的雨声太大,吵着你了?”

“没事。反正我也睡够了。对了,昨天是谁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疯狗罢了,已经解决了。天还早,你再多睡一会儿。”

楚思雅摇了摇头,“不想睡了,反正我中午还是要午睡的。疯狗,哪条疯狗?”

云翎见楚思雅对这个问题不依不饶,无奈,只能将昨日楚玉亭来的消息告诉楚思雅,“是楚玉亭。说什么你亲弟弟出事了,要你去救人。”

楚思雅愣了愣,亲弟弟?过了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楚玉亭嘴里的亲弟弟应该是赵氏肚子里的孩子了。

“是赵氏肚子里的孩子?不对啊,楚伯府,咱们是有人在的,若是赵氏肚子里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咱们早就该知道才对。难道是大半夜的动了胎气?可也不对,大半夜的怎么会好好的动胎气?”楚思雅拧着眉,只觉得这里不通,那里不通。反正是哪里都不对。反正任凭楚思雅怎么想,都不会将楚玉亭嘴中的亲弟弟,套到其他人的身上。

“管这么多做什么。楚玉亭大半夜的让人闯进忠勇侯府,无论是为了什么,我都可以奏他一本!想来皇上也是十分愿意看着楚玉亭倒霉的。”敢让他的娇妻晚上没休息好,云翎对付起楚玉亭,是一点都不会心慈手软!

楚思雅点了点头,“对楚玉亭是压根儿不需要心慈手软,我的亲弟弟?真是好笑,我只有两个哥哥,哪来的什么亲弟弟。楚玉亭还真是能说,而且我肚子里也还怀着孩子,他怎么就不想想,我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这么大半夜的让我去看赵氏,她怎么就不想想,我会不会出事!”

楚思雅真的忍不住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自私的人,而且最倒霉的是,这么自私的人竟然还让她给碰上了,真不知道是该说她运气差,还是什么。

云翎一见楚思雅生气,立马心疼的将楚思雅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不生气,为了楚玉亭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不值得,我会心疼的。”

“谁生气了。要是我对楚玉亭那人渣有过期待,我还会伤心生气一下,可对楚玉亭那人渣,我是半分的期待都没有,反正他心里从来没有过我这个女儿。要不然,我一出生,怎么就被人抱走了。娘亲日夜为我担忧,可楚玉亭那厮,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心里从来没我这个女儿。如今倒好,赵氏的孩子一出事,就忙不迭的去来找我救人,压根儿就没想过我也身怀六甲,也不会想,我会不会累,会不会难受。”

“雅儿,我突然觉得咱们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都是被自己的父亲抛弃的人。”

楚思雅摇了摇头,“不一样。就算我再不想承认,可也得承认,楚玉亭那人渣真的是我亲生父亲。血缘关系确实是无法抵赖。可说实在的,我觉得燕南天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这是楚思雅第二次提出这话题了。

楚思雅想了想还是将这话说了出来,“你之前不是去查这事儿了,有什么头绪吗?”

云翎摇了摇头,“没头绪。毕竟过了二十多年了。可能最了解真相的就只有——”

云翎说到这里顿了顿,楚思雅却明白云翎口中的为尽之言,只有镇北侯府的人知道真相,不过老镇北侯若是想告诉云翎他的身世,那早就会说了,至于云家的两个舅舅,呵呵,他们见到云翎,就恨得牙痒痒,他们会说,那才见鬼了!

“行了,别纠结这事儿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吧。不过,就算燕南天真的不是我亲生父亲,而我齐声父亲另有其人,那又如何,这么多年,我娘去世,我一个人艰难的生存,好几次都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他人在哪里?若是他死了,我无话可说。可他若是活着——”

若是活着,却对云翎遭受的一切,漠视不管,那跟燕南天也是没区别的。

楚思雅伸手紧紧握住云翎大大手,“这一切不都还是只是猜测,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下定论未免有些早吧。”

“对,现在下定论还有些早。昨儿我可是闹腾了很久,没怎么睡好,你既然醒了,那就陪我再睡一会儿。”

楚思雅努了努嘴,真当她是傻子啊!云翎明明是想她能多睡一会儿,才这么说的。

“好,咱们再睡一会儿。”楚思雅说着主动靠着云翎坚挺的月匈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云翎摇醒的。

楚思雅迷迷糊糊的挣开眼睛,入目处,是云翎俊美含笑的脸,“赶紧醒醒,你现在是孕妇,一日三餐要按时吃。”

自从宫里来了一个照顾她养胎的嬷嬷,云翎简直是将那人当做师傅一般,对女人该怀孕后的一切注意点,都掌握的清清楚楚。

*

楚思雅怀孕三个多月了,这胃口倒是没有以前的好,云翎见楚思雅吃的少了,所以让厨房想方设法的多做一些菜,然后没种都少装上一点,这样楚思雅就算只吃一点,可每样都吃一点,这样加起来也真的不少了。

楚思雅明白云翎的心思,所以尽管胃口不怎么好,可还是硬逼着自己吃,同样也是为了腹中的孩子。

好不容易吃完早饭,就看到清风一脸八卦的走进来,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清风太激动了,眼前有人都没有发现,差点撞倒人家,清风反应够快,在人要晕倒的时候,立马上前将人扶住。

被扶住的正是连翘,她正帮楚思雅拿了一些蜜饯,没想到突然有这么一场无妄之灾

清风将人扶住以后,一看,竟然是连翘,于是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是我方才没看路,差点撞倒你。”

连翘此时也注意到清风,脸不禁有些微红,随后摇了摇头,“没事。奴婢还要给夫人送蜜饯,就先告辞了。”

连翘说完就急匆匆离开了,方才离清风这么近,倒真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清风看着连翘离去的背影,眼神不禁闪了闪,方才连翘的身上好香啊!闻着就让人舒服。

“你干嘛呢!流月!”清风还在回味呢,突然被人推了这么一下,心情顿时不爽了。

流月还是一张面瘫脸,面无表情道,“阻止你继续发骚。”

清风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才发骚呢!”

这流月真是太讨厌了,平时不说话,一开口,就让人恨不得把他的嘴巴给缝上!

“方才你看着连翘的眼神恨不得想把她吃了。”流月继续面无表情道。

清风嘴角抽搐的看着流月,此时他才知道,流月这厮到底是有多闷骚多无耻。

谁想吃那连翘了,不过是觉得那丫头有些意思罢了!

清风正想张嘴解释一下,可突然想起,他干啥要给流月解释啊,这厮又不是什么好的,指不定要想到哪里去。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一解释,不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了,所以清风决定还是不跟流月这厮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了。

清风“哼哧——”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当清风进了偏厅,看着连翘小心的给楚思雅递蜜饯的样子,心跳的莫名快了一点,就连脸也不禁有些泛红,他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不对,他唾弃自己做什么,要唾弃,也该唾弃流月那闷骚,不要脸的!要不是他在自己耳朵边说那些有的没有的,他哪里会想歪哦!

楚思雅是压根儿不知道清风和连翘能有什么事儿,在看到清风的时候,好奇的问了一句,“清风,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清风一愣,连翘随即一愣,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方才的场景。

“咳咳,因为这厅内太热了!”

热?这偏厅哪里热了,云翎就是担心楚思雅热,所以烧的炭都是适量,既不会让人觉得冷,也不会让人觉得热,相反倒是给人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

“我看是你病了吧,这种温度竟然还能嫌热。”楚思雅扁了扁嘴,毫不客气的毒舌。这清风当初有多过分。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取笑自己,如今有机会了,她要是不赶紧报复会来,那才奇怪了!

清风也知道楚思雅是在报复,可就算知道也没法子啊,谁让人家是主母,而他只是个小护卫呢!

“好了。”云翎见清风尴尬,倒是难得善心的帮他解围了一次,“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

说到正事,清风一下子严肃起来,“侯爷,赵氏肚子里的孩子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

楚思雅不可思议的看着清风,甚至很傻的问了一句,“你嘴巴里的赵氏不会是楚伯府的赵氏把!”

清风的嘴角抽了抽,都说怀孕的女人特别笨,以前他没见过,如今见楚思雅这样,他倒是相信了。

也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会不会变傻呢?

清风想着,眼神不禁往连翘身上放,也不知道是不是清风的眼神太过火辣,连翘忍不住低下头,害羞的同时,也在心里骂清风,怎么能在主子和夫人的面前这么没规矩呢!

要是以往,楚思雅肯定早就能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可如今她满脑子好奇的是清风方才的话。

倒是云翎看向清风和连翘的眼神闪过一丝深邃。

“你发生愣了!我在问你话呢!”楚思雅不禁有些生气了,这清风怎么能在她的面前发呆呢!

清风咳嗽了两声,这才反应过来,“启禀夫人,我说的赵氏就是楚伯府的赵氏。”

“会不会搞错了,要是赵氏腹中的孩子没事儿,昨晚,楚玉亭怎么跟疯子似的带着那么多人大闹!还有亲弟弟,什么亲弟弟?”

“楚玉亭的外室。”云翎淡淡的开口。

他和楚思雅一样,在听到楚玉亭说亲弟弟的时候,不约而同想到的都是赵氏,倒是忽略了楚玉亭的外室了。

“对了,楚玉亭的外室是谁啊,话说这么久了,我倒是问了。”

“咳咳,他的两个外室,你都认识。”云翎的脸色有些不好。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我认识?他外室是谁啊?”

云翎将目光投向清风,不过清风此时倒是没看到云翎的眼神,因为他将全副心神都放在连翘了,之前怎么没觉得连翘长得不错呢,之前怎么没发现连翘这么有女人味呢?清风只觉得自己心头的一池春水都被搅浑了!

“咳咳!”

这次云翎重重的咳了两声,清风总算是清醒过来了,他方才竟然当着主子的面,看着连翘发呆发了这么久,真的是不不应该了。

清风偷偷瞄了一眼楚思雅,她的心神倒是全放在楚玉亭外室上,倒是真没有在意清风的发呆发愣,否则要怎么嘲笑清风。

“主子您问什么?”清风方才看连翘太入神了,所以还真不知道云翎和楚思雅方才说了什么。

楚思雅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清风,“你方才走神走到哪里去了,我们放在在说都不知道。我们方才是在说楚玉亭的外室!”

“楚伯有两个外室,一个是梁娇,现在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

“谁?梁娇?”

楚思雅只觉得自己今儿个的刺激受的有些大,“楚玉亭的脑子八成是被驴给踢过了,梁娇啊!那个跟家里的家丁通女干,甚至还坏了孽种,最后孽种没了,梁家还想将梁娇送给冯宇墨当更妾室!梁娇的脸几乎可以说是早就没了个一干二净了,楚玉亭竟然白痴到纳梁娇当妾室?”

楚思雅只觉得楚玉亭恶心的不行,什么香的臭的都往自己的屋子里拉。

“为他生气做什么,平白的让自己不舒服。楚玉亭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他生气,不值得。”云翎见楚思雅一副被恶心到的表情,顿时心疼的开口。

“我知道不值得,可楚玉亭这么不要脸,我的心情就是好不了。要说我娘多无辜,堂堂的长公主,金枝玉叶,什么好男人嫁不了,怎么就偏偏毁在楚玉亭这这人渣的身上!”与其说楚思雅是生气楚玉亭的无耻,倒不如说楚思雅是在为昭慧长公主心疼,她的母亲何其无辜,之前有赵氏,行,就当赵氏是楚玉亭的真爱,可如今呢?楚玉亭那人渣,竟然找外室,行,外室就外室,反正昭慧长公主也不在意楚玉亭那渣,可她竟然不要脸的找梁娇,这简直是存心在膈应人啊!

“两个外室,我都认识?另外一是谁?”楚思雅觉得另外一个肯定也不是一个好的。

“是夏苗苗。”清风看了一眼云翎,似乎了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在看到云翎点头后,于是开口。

这一次,楚思雅比之前震惊多了,夏苗苗,竟然是夏苗苗。楚思雅已经好多年没听到她的名字了,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

之前听赵老板说过,夏苗苗来了梁都,还找了一个富贵人家,她当时听过只是笑笑就过去了,没想到这富贵人家竟然是楚伯府。

“夏苗苗已经怀孕6个月了。楚玉亭昨日大闹忠勇侯府,就是想为她请大夫,据说她的胎很不稳定。”

楚思雅听了倒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对夏苗苗她真的是没有半点的感觉。

“她胎像不稳是她的事情,以后她的事情没必要跟我说。对了,楚玉亭外室的事情,也别跟我说,恶心!”

谢谢xiaofei52168秀才投了1张月票晓荷512秀才投了1张月票elsaboss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