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 休楚玉亭/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的对,成王败寇,既然败了,那就得做好败的准备不是?”昭慧长公主冷然的看着楚玉亭和老赵氏道。

楚玉亭被人压着,动不了,否则他发誓,他一定会上前跟昭慧长公主拼命!

“你跟贱人!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你!狡兔死走狗烹,真不愧是皇家人!”楚玉亭双眼猩红的瞪着昭慧长公主,似乎恨不得直接将昭慧长公主吃了一般。

“楚玉亭,你少在这儿给我摆出一副恩人的模样,当初皇兄登基是借了楚国公府的势力,可你别忘了,你楚国公府当初要不是娶了本公主,又怎么可能会有今日的辉煌!你这厚脸皮的,还真是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况且皇兄何来的狡兔死走狗烹!你别忘了,从皇兄登基起,就从来没有亏待过你楚家!你楚家简直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可你们呢?目无君主,一次次的挑衅皇权,就凭你们犯的大罪,就算直接打杀了,都不为过!”

老赵氏狠狠的瞪着昭慧长公主,不亏待,他们还真是有脸说,从国公府到伯府,军中的势力更是一步步的被蚕食,皇家人还真是好意思说什么不亏待,她还真是有脸说的出来啊!

“昭慧,跟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以后,你跟楚家的人就没瓜葛了。”太后淡淡的开口道。

楚玉亭脸色一黑,“休想!你想拜托我,我告诉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你是我楚玉亭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就是要一辈子都抓着你,我要你这辈子都不能摆脱我!”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看着楚玉亭歇斯里地的模样,她真心觉得楚玉亭已经疯了,一个疯子,还真是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本公主忘记告诉你了,就方才,本公主已经写了休书,而且已经送到礼部,很快天下人都会知道本公主休弃你了。”

昭慧长公主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可这话听在楚玉亭的耳中,简直让他恨不得立马死去!

自古以来,都是男人休女人,哪里有女人休男人!他简直成了天下人的笑话!

在看看,慈宁宫内,除了楚玉亭和老赵氏以外,压根儿就没人震惊,想来都是知道了这一切。

楚玉亭咬牙切齿的从楚文豪看看到楚文煜,再看到楚思文最后看到楚思雅,“你们几个孽障!真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养不熟?你养过我们吗?我从一出生就被这所谓的亲奶奶抱走,差点被溺死,之后更是在乡下长大,我都不知道你对我还有恩情。”楚思雅无不嘲讽的开口,反正对楚玉亭,她是毛线感觉都没有,爱说自己不孝,那就说去!对楚玉亭,她反正是从来没想过要孝顺。

楚文豪、楚文煜还有楚思文什么话都没有说,尽管楚玉亭真不算什么好人,对他们也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可到底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子不言父之过,所以他们也没法子说什么过激的话。

“做梦!自古以来哪里有女人休男人,这是有悖伦常!不算数,这不算数!”老赵氏突然像疯了似的吼道,她怎么能接受自己的儿子竟然被休了的事实,不可以,死都不可以!

“自古以来都没有,可如今有了!至于算不算,你们很快就知道了。楚玉亭,你不是一直嫌弃驸马这个身份束缚你了?如今你可以放心,驸马的身份是再也束缚不了你,你以后就是想将赵氏扶正,还是将你外面外面那两个不入流的外室接进府里,这都随你的高兴了。”太后对楚玉亭真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如今让昭慧长公主休弃了楚玉亭,她只觉得像是抛掉了一个大包袱似的。

昭慧长公主也不愿意再看楚玉亭,对这男人,她早就失望透顶了,此时她跟太后有一样的想法,那就是休弃楚玉亭后,她也觉得像是抛掉了一个大包袱,只觉得浑身轻松。

“行了,赶紧将楚伯母子送出宫。”太后见楚玉亭又想说话,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淡淡的对着身边的人吩咐。

慈宁宫的人得到太后的吩咐立马让人塞住了楚伯和老赵氏的嘴,硬生生的将他们押走。

楚思雅怀着身孕,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十分的疲惫,于是对太后开口,“外祖母,荣安的身子有些不适,就先回府了。”

“你还怀着孩子,确实不能操劳。赶紧回府去吧。对了,钟嬷嬷,前段日子,皇帝不是孝敬哀家顶级的血燕,赶紧拿一份儿,让荣安带回去。”

楚思雅没有推辞,笑着收下了。

云翎扶着楚思雅出宫,看着巍峨雄伟的皇宫,楚思雅的心情却是有些沉闷。

“怎么了?”云翎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楚思雅的不对劲儿,只是方才在慈宁宫,他不好直接开口询问。

楚思雅语气有些复杂的开口,“云翎,老赵氏虽然可恶,可有一句话却没有说错,成王败寇。”

可不是成王败寇吗?楚思雅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太后外祖母会是什么良善的,若是真的良善,就不会稳坐皇后之位,后来还熬死了先帝,扶持自己的儿子成了皇帝,而她则是成了太后。

“雅儿,你说这些做什么?”云翎皱着眉头,总觉得这样的楚思雅让他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楚思雅摇了摇头,“没什么,可能我怀着孩子,所以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

“雅儿,宫里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不过你狠幸运,太后和皇上对你都是存了一份真心的。”

云翎似乎是知道楚思雅在纠结什么,于是淡淡的开口道。

楚思雅浑身一震,她知道是自己钻牛角尖了,其实方才她听老赵氏说太后做的那些恶毒的事情,一开始,她是真的有些无法接受。

虽然她心里一直清楚太后不可能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良善,但一直没有人捅破那一层窗户纸,所以她也一直懒得想。这还真是有些自欺欺人的感觉。

不过云翎有句话没说错,太后对她是有一份真心,这一份真心是因为,她是太后的外孙女,是昭慧长公主的小女儿。

“你说的没错,是我钻牛角尖了。看我,还真是有些一孕傻三爷的感觉,这可是皇宫,一言一行可都是要注意的。”皇宫最不缺少的就是了探子了,指不定哪哪就有探子,自己方才的话确实是有些不合规矩。

“我的娘子哪里孕傻三年了,她可是最聪明伶俐的。”云翎笑着开口。

楚思雅摇了摇头,自己是个什么样子,楚思雅还是清楚的,其实她还真是有些感激育龄,对自己一直是不离不弃的。

没走多远就遇到一拨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宫装的女子,只是穿的倒不是多隆重,她手边还牵着一个小男孩儿。

“原来是忠勇侯和云夫人。”为首的女子显然也是看到了云翎和楚思雅,淡笑的上前打招呼。

楚思雅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的人,她好像没见过她吧。

女子好像知道楚思雅不认识她,于是淡笑的开口,“妾身姓杜,是肃王的侧妃。”

“杜侧妃。”楚思雅对着杜侧妃淡淡的点头。她对肃王没什么好感,所以对这位杜侧妃,也是淡淡的。

“妾身还要去看看苏嫔娘娘,就先告辞了。枫儿,赶紧跟表姑说再见。”

杜侧妃牵着的朱齐枫立马乖乖的对着楚思雅说,“表姑,再见。”

“是个聪明可人儿的。我今日也带什么好东西,就带了这玉串,就当是见面礼了。”

楚思雅拿出一串碧绿泛着幽光的手串,这还是乾风帝赐给她的,自然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杜侧妃倒是有些受宠若惊,“这是不是太贵重了?”

“没事,况且枫儿是个可人的,一串珠子罢了。”楚思雅说着将书中的珠子直接放到朱齐枫的手上。

朱齐枫有不知所措的看着杜侧妃,又看了看楚思雅,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拿这手串。

杜侧妃见儿子实在是喜欢这手串,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喜欢就拿着吧。赶紧谢谢表姑。”

“谢谢表姑。”

随后杜侧妃一行人离开。

“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云翎的声音忽的在楚思雅耳边响起。

“在看杜侧妃身边的一个嬷嬷,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有些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到的。”楚思雅的语气还颇有些纠结。

“一个侧妃身边的嬷嬷,你怎么可能见过。而且你怎么对着肃王的孩子这么好?”

“小孩子嘛!大人间怎么样,跟他们总归是没关系的。而且别提,肃王那人——不过他孩子还真是不错。”可能是怀孕的关系,所以楚思雅看着这些孩子,心就会不由自主的软下来,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挺喜欢小孩子的。

“小孩子是挺干净,惹人喜欢,可大人就未必了。”云翎意味深长的说道。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似乎有些没听懂云翎的话,“什么意思。”

“自己想。”这次云翎没有回答楚思雅,似乎是打定主意让她自己想了,就脸回去,都没有告诉楚思雅。

回到忠勇侯府,楚思雅才恍然大悟的开口,“你是说杜侧妃不简单?”

云翎正吩咐了下人给楚思雅准备一些易消化的糕点,楚思雅忽的拍了一下大腿道。

“总算是想明白了,难得。”

楚思雅不高兴的看着云翎,“都跟你说了,我从怀孕后,这脑子就有些不好用,不准嫌弃我!”这云翎要是敢嫌弃她,别怪自己对他不客气!

云翎好笑的过去抱着楚思雅,无奈的开口,“我哪里敢嫌弃你,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满足了!只是雅儿,那杜侧妃不是一个好的,你可别让热那张无害的脸给骗到了。”

云翎想起,楚思雅自从怀孕来,这心就软了不少,这一点,他倒是觉得颇为无奈啊!

“云翎,我也跟你说句实在的。第一次见那杜侧妃,我看着她觉得很舒服,她整个人就像是一朵百合一般清新美丽,是一个宜室宜家的女人。

不过经过你提醒,还有我自己这么一琢磨。

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杜侧妃不是一个简单的。先不说,她是去见苏嫔,我记得去见苏嫔,没必要经过我们走的那条路吧,还有再怎么样,她也是亲王的侧妃,虽说品级比起我们是有些差,可也差不了多少。可她的态度真的是有些太谦卑了。”

“是啊,谦卑。一来,说不定能让我们对她产生好感,嗯,要是我方才没提醒,你对她就已经有好感了。”

“就算有,也只是那么一点点好不好!”楚思雅说着用大拇指和林食指笔画,就露出一点点的指甲盖,难道她看着就像是一个傻的不成,这么容易就让人哄骗了。

要是云翎知道楚思雅的想法,会毫不客气的点头,你确实是很容易让人哄骗啊!

“二来,她这态度不就是做给皇上看的,看,她一个亲王侧妃,却要如此伏低做小,可想而知,如今肃王府的日子有多难过。”

楚思雅努了努嘴,云翎说的,她方才也已经想到了,其实何止是杜侧妃,宫里每一个人怕都是汲汲营营的,无时无刻不想着该怎么算计人,这汇总日子,难道他们都不嫌累吗?反正她是真心觉得累的。

楚思雅这么想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云翎的脸颊,“幸好你不是皇室中人。要是天天过这么勾心斗角的日子,我怕是要郁闷死了。”

云翎好笑的捏了捏楚思雅的脸颊,“放心,我永远不会让你过这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日子,你只要想着每天怎么开心就行,其他的事情就都交给我。”

楚思雅依偎在云翎的怀里,其他的男人会喜欢说大话,可偏偏说出来的大话,却很少能够兑现。可云翎不一样,楚思雅心里确定,只要是云翎说的,那他心里也一定是这么想的,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么实心眼,凡是他说的,肯定都会做到!

*

“怎么样?”苏嫔急切的看着杜侧妃,此时朱齐枫已经让下人给带下去了。

杜侧妃脸上也没有方才温婉的笑意,反倒是带着一丝阴霾,“母嫔,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可有用吗?忠勇侯跟王爷可是不对盘,哪怕我的态度再谦卑,他——”

“你懂什么!方才荣安郡主不就送了一串手串给枫儿,那手串本宫认得,那可是贡品,没想到皇上倒是直接送了荣安郡主,倒是真真的疼爱那个侄女啊!”苏嫔幽幽的开口。

可以这么说,苏嫔这辈子都没有得到过皇帝的宠爱,若不是她的运气好,只是被乾风帝宠爱了那么一次,就怀上了身孕,恐怕,她这辈子都只能当一个杂役宫女!

杜侧妃不屑的撇了撇嘴,不就是一串手串,虽说名贵了一点,可肃王府也不是找不到。此时最要紧的,是赶紧让肃王有差事,否则再这么闲赋在家,怎么可能问鼎大位!

杜侧妃忍不住想,要是她的娘家能够得力一点,说不定还能帮上肃王一把,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母嫔,就算荣安郡主对枫儿比较疼爱,可父皇也不可能因为荣安郡主的话就给肃王差事啊!”

“你懂什么!忠勇侯和荣安郡主怎么可能会帮肃王说话。本宫让你这么做,就是做给皇上看的,本宫要让皇上知道,肃王如今的处境有多艰难,你一个侧妃都只能这么小心翼翼的,不敢得罪任何人!”

杜侧妃张了一下嘴巴,她很想对苏嫔说,她这样子谨小慎微,到底还要做多久!别乾风帝没看到他们肃王府的处境哟多艰难,她自己就要先被自己呕死了!

“对了,方才跟在你身边的那嬷嬷,怎么看着有些眼熟?”苏嫔蹙着眉看着杜侧妃。

只一会儿,杜侧妃就反应过来了,“母嫔,说的是唐嬷嬷吧。她原先是跟在王妃身边的。”

“你糊涂!竟然将上官璇身边的嬷嬷接到自己的身边,你怎么能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苏嫔简直恨不得掰开杜侧妃的脑袋看一看,这里卖到底是装了什么东西!

肃王身边如今就只有杜侧妃和杨侧妃能上的了台面了。

杨侧妃为人唯唯诺诺,十分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所以苏嫔对她十分看不上眼,

杜侧妃看着倒是聪明许多,而且她还是率先生下肃王子嗣的,更是为肃王添了一儿一女,所以苏嫔对杜侧妃倒是有两分器重。

可如今看来,这杜侧妃只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罢了,整个人蠢得就跟驴没什么区别了!谁会蠢得将之前上官璇用的人放到身边,她是不是嫌自己的命长!否则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

杜侧妃不以为意的开口,“母妃,自从王妃去世,她身边的人大多都被发卖出去了。至于唐嬷嬷,年纪大了,倒是没有被发卖出去。不过她在府里的日子也是十分的难过。妾身不过是看着她可怜,所以才让她到身边伺候,而且唐嬷嬷做的糕点,味道确实不错。”

这段日子,唐嬷嬷都是尽心尽力的服饰杜侧妃,所以她对唐嬷嬷也难得的有几分好感。

最重要的是,这唐嬷嬷之前可是伺候上官璇的,如今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讨好奉承,这让杜侧妃有了一种,自己成了肃王妃的感觉,心里是异常的满足。

“糊涂!唐嬷嬷就是再好,她之前也是上官璇的人,万一她要做什么不利于你或者枫儿的事情,怎么办!”

杜侧妃这种白痴女人死了就死了,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要是伤害到她的宝贝孙子和宝贝女儿,那就不行了!

“母妃,您放心,枫儿身边我可是放了心腹之人守着,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到枫儿!”杜侧妃也知道,只有儿子,才是她此生最大的依靠。

苏嫔差点气的仰倒,她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杜侧妃这蠢女人竟然还想着要留着唐嬷嬷!

这人到底是蠢到什么地步了!

“不行,唐嬷嬷必须立马解决掉!”苏嫔厉声说道,无论唐嬷嬷到底是不是真心忠于杜侧妃,这都不是很重要,可就是有那么一点会伤害到她宝贝孙子和宝贝孙女的可能性,她都不能活着!

杜侧妃也来火了,她好声好气的跟苏嫔解释,可苏频倒好,还是一意孤行,难道她是傻子不成,就连好坏都分不清了!

还是苏嫔觉得她连一点眼力界都没有,分不清谁是忠谁是女干不成!

“母嫔,时候不早了,妾身就先带着枫儿回去了。”杜侧妃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杜侧妃才不怕苏嫔给肃王告状呢,因为苏嫔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谁让她还是被禁足,而且她如今跟贤妃住在一个宫里,她怎么可能有机会去给肃王通风报信,肃王最近为了挽回在乾风帝心目中的形象,也是很久没来见苏嫔了,所以杜侧妃一点都不担心苏嫔能向肃王说她的坏话!

苏嫔气的浑身都在颤抖,这的侧妃就是个蠢货!就连好坏都分不清,竟然敢对她这么甩脸子!

不过苏嫔就算气的半死,还真的是一点法子都没有,贤妃一直让人看着她,压根儿就不会给她机会将机会传出去。而肃王最近又不会进宫,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苏嫔暗暗在心里发誓,若是她的孙子孙女出了一点事情,她一定要杜侧妃这蠢女人好看!

楚伯府

赵氏此时卧躺在床上,她腹中的孩子虽说还算健康,可赵氏怀这孩子,也确实是辛苦。

“大公子。”原本下人正在喂安胎药,赵氏忽的听到大少爷三个字,反射性的将药吐出来。

赵氏一抬头,果然看到楚文勇一张阴沉至极,可嘴角却是挂着不怀好意笑容的脸,这让赵氏心里觉得愈发不是滋味儿,觉得她从前那另她骄傲的儿子,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她看着楚文勇,都有些胆战心惊的感觉。

赵氏接过一旁连嬷嬷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眼神有些漂移,不自在的开口,“勇儿,你来娘这儿,有什么事儿。娘,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若是没什么事儿,就先回去吧。”

“娘现在可真是一刻都不想看到儿子啊!”楚文勇无不嘲讽的开口。

赵氏心里莫名的游戏心虚,从前楚文勇是她最骄傲的儿子,她怎么会不愿意看到他。

可如今楚文勇成了太监,什么前途什么抱负都没有了,而且整个人都阴森森的,谁知道他以后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赵氏对楚文勇真心是觉得觉得忌惮极了,尤其是经过那死鱼的事件,她压根儿就不敢想,楚文勇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所以如今是恨不得离楚文勇有多远就多远,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以后唯一的依靠了!

楚文勇看着赵氏小心翼翼护着肚子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随意的搬了一个凳子在赵氏面前坐下。

“娘,我这里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而且都跟你有关系,不知道娘是想要听哪一个呢?”

“娘累了,什么都不想听。”赵氏如今一看到楚文勇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闪烁的恶毒光芒,似乎下一秒就要吃了自己似的眼神,另赵氏一点都不想知道楚文勇到底想说什么。

楚文勇呵呵的笑了,“可娘不想听,做儿子的,还想说。就先告诉娘好消息,让你高兴高兴。我的好父亲如今被人休了。”

赵氏浑身一震,“不可能,什么叫你父亲被休了!”

这么多年来,赵氏一直做着希望楚玉亭能休了昭慧长公主的梦,可她也知道这个也只能是梦了,皇家怎么会允许楚玉亭休弃皇室的公主呢!

可如今听楚文勇说,楚玉亭竟然被休了,这怎么可能!自古以来,都是男人休女人,哪来女人休男人的说法!

“很不可思议是不是?别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没听错,就是父亲大人被昭慧长公主给休了,他可这算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了,成了被女人休掉的男人!不过,娘,您该开心才对啊!你管是楚玉亭被昭慧长公主休了,还是昭慧长公主被楚玉亭休了,总归现在楚玉亭的正妻之位是空的,您不是做了好多年的梦,想要当楚玉亭的正妻,如今梦要实现了,怎么,开心吗?”

不能不说,楚文勇的话都说到赵氏的心坎上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想要当楚玉亭的正妻。可在她的上头有昭慧长公主拦着,这压根儿就不可能,可如今——如今她的梦竟然实现了,她真的有机会成为楚玉亭的正妻了,这让她颇有些云里雾里飞来飞去的感觉,很不真实。

楚文勇好笑的看着赵氏一脸向往的神色,连默默则是警惕的看着楚文勇,她可不相信楚文勇那么好心来告诉赵氏这个消息。

“娘,开心完了吧。”

赵氏心里猛地一疙瘩,戒备的盯着楚文勇,“你想做什么?”

“那么紧张做什么,我方才不是说了,要告诉娘,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方才只是说了好消息,可还没来得及说坏消息!”

“大公子,夫人服了安胎药,要休息了,你——”

“啊!”连嬷嬷话未说完,就被楚文勇抬腿狠狠一踢,痛的她差点死去!

“你做什么!”赵氏一看连嬷嬷被踢得面色惨白,怒目看向楚文勇。

“娘,这么生气做什么。也不是我说,娘,你对自己身边的人也太好了,让他们都不知道尊卑了。我跟您说话呢,他们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拦着!”楚文勇淡淡的开口,可却让赵氏心里莫名的发寒。

“勇儿,你到底想做什么!”到底是自己曾经最骄傲最心疼的孩子,赵氏看着儿子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不心痛!

“当然是想将另一个消息告诉你啊!”

“你说!你说!说完赶紧离开!”赵氏的神色有些激动,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在隐隐的作痛。

“坏消息就是,我的好父亲原来在外面有两个外室,一个怀孕六个多月了,另外一个也怀孕四个月了。”

轰轰!轰轰!轰轰!

赵氏只觉得顿时几道惊雷在她的耳边响起,她压根儿不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事实,楚玉亭在外面有外室,这怎么可能!

赵氏的嘴唇上下不停的打颤,她死命的摇头,“你在胡说!你在胡说!”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楚文勇听的,还是在说给她自己听的。

楚文勇好整以暇的欣赏着赵氏恐惧的神色,他觉得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好看的了!

“我说的是实话!外面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你要是不相信,随便差遣一个人,去外面打听打听!绝对能知道的更详细!我的好娘亲,原本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可怜,就因为我成了太监,不是一个男人了,楚玉亭就能毫不犹豫的舍弃我,当初他有多器重我,再对比一下,他在我出事的时候,对我有多无情,一桩桩,一件件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真真是让我恨到咬牙切齿啊!

不过,我一直以为,楚玉亭对你是真的好,毕竟他为了你,对昭慧长公主那样身份高贵的妻子不屑一顾,将你捧在手心上,你要什么,他就给你什么。那时候我看着,还真以为,你是他的真爱。

啧啧,不过就算是真爱又能怎么样?男人有几个不偷腥的,原来楚玉亭在外面置办了外室,是什么时候置办的呢?是在我出事前,还是在出事后呢?

若是在我出事前,那我可真得说一句,楚玉亭对你也没想象中的深情厚谊啊!

若是在我出事后,那倒是情有可原了,毕竟我废了,你年纪也大了,设也没想过你能怀上第二胎,不过我的好娘亲,你的运气也确实是好,还真的怀上了,这可真真是一件喜事啊!

其实你也该放宽心,外面的两个外丝,就脸楚伯府的门都没有进,算哪门子的主子,比起你来,他们低的可不只是一个头了。所以你压根儿没必要这么介意。了

而且她们肚子里怀着的,谁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楚文勇说的秘每一个字就像是刀子一般,在赵氏的心上划上了一道又一道的伤痕。直到楚文勇话落,她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了。

赵氏抬起头,目光猩红的瞪着楚文勇,“你是故意的,故意在我面前说这些?我是你娘啊,难道你就一点都看不得我好!我肚子里的,是跟你血脉相连的亲弟弟啊!你怎么能——”

“我怎么不能?在我成了太监,在我的妻子带着我唯一的儿子回了娘家,在楚玉亭放弃我,在我几乎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一直想着,我还有一个全心全意为我的母亲!可你是怎么做的,在奶奶提出要你再生一个的时候,你竟然这么高兴,甚至那时候你能不能怀上都不知道呢!可你是怎么做的,直接就放弃我,就连一个准备的时间都不给我!

况且,我倒是真好奇了,我做什么了?不就是在得知你怀孕的时候,给你送了一条死鱼。然后就是今日将你不知道的事实告诉你,免得你从头到尾都是个糊涂虫!还真以为楚玉亭那厮对你有多情深义重呢!”

“你——你——”赵氏如今才确定,楚文勇真的是来讨债的,她真不知道自己倒了几辈子的霉,才有楚文英这样的儿子!

楚文勇冷笑一声,伸手捏住赵氏的下巴,“我的好娘亲,你可别这么看着我,这让我有想将你肚子里的孽种给杀了的冲动!”

楚文勇一边开口,一边另外一只手就放在了赵氏的肚子上,赵氏只觉得楚文勇的手很冷很冰,让她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勇儿,那是你的亲弟弟啊!你——”

“亲弟弟?我连亲爹亲娘都没想要了,这什么亲弟弟,算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动他的。我也挺好奇,你肚子里的孩子,跟楚玉亭外面两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比起来,谁更重要一点,你也很好奇对不对?那就让咱们一起看看。”

楚文勇说着就放开了赵氏,大笑着离去。

赵氏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光了一般,整个人就像是一滩烂泥瘫在床上,连嬷嬷此时也连忙打发了几个小丫鬟去扶着赵氏,方才楚文勇在,那些丫鬟压根儿就不敢出声,也不敢多做什么。

连嬷嬷忍着剧痛,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腰,一只手轻轻摇晃着赵氏,“夫人,大公子他——”

“别跟我提他!别提他!他就是个恶魔,是个魔鬼!当初我怎么没在他生下来的时候,就直接掐死他!”赵氏双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被褥,恶狠狠的开口。

“好,好,老奴不提,不提。夫人,您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生下肚子里的小公子,至于老爷有外室的事情,你现在就算再恨,也只能先忍下去!”

“忍?忍?我这辈子忍的还不够多!当年,我也是静伯府的嫡出小姐,可就为了楚玉亭,我宁可当一个没名没分的妾室,我所生的儿女也成了庶出,这些我全都忍了。

可楚玉亭竟然还在外面找外室,他难道忘记当年的承诺了,除了我以外,她不会再有其她的女人了!可这都是屁话!他答应我的事情,有哪一样做到了!”

赵氏是真的爱楚玉亭,所以当年才能不计较一切,跟楚玉亭在一起,可如今,她是恨啊,真的是恨啊。

“老奴知道夫人受委屈了。可如今只能忍啊。您想想老爷如今被昭慧长公主给休弃了,这心里正是不舒坦难受的时候,您这时候要是再去闹,才是将老爷生生的往外推啊!

而且,外面还有两个不要脸的狐媚子,难道您真忍心让还没出世的小公子,落后那两个狐媚子一头吗?”

“我当然不愿意。连嬷嬷,从前我一直想要踩过昭慧长公主。一直争强好胜,非要胜过她不可。但如今我明白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胜过她的,看,我心心念念的男人,她一句话就轻飘飘的休了。我寄予厚望的儿子,到头来还是没能比过她生的儿子。如今我有的,唯一有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了,楚伯府的一切,都只能是我腹中儿子的!外面那两个狐媚子想抢,做梦!”

赵氏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带着毁灭一切的狠绝!

谢谢lifang1130 投了1票(5热度)投了5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