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挑拨 要拜师/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昭慧长公主休了楚玉亭的消息,只一天就传遍了整个梁都,想来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大梁。

对楚玉亭,乾风帝也没说要如何惩治他,除了昭慧长公主将她休弃这一回事,其他一点举动都没有。

楚思雅觉得乾风帝这是在慢慢折磨楚玉亭,就是让他觉得难堪,一个大男人被女人休弃了,任谁,都会将这当做一生的耻辱。更别提楚玉亭那种大男人了。

楚思雅稍微关注了一下这事情,就放开了,本来她对楚玉亭就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他们爱怎么滴就怎么滴。

封府

封玉娆无聊的坐在护栏边的长椅上,看着池塘边一对成双的鸳鸯,她只觉得自己郁闷极了。就连这对畜生都可以成双成对的,可她好歹还是封家的大小姐呢!

郑芙蓉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封玉娆这副黯然神伤的样子,郑芙蓉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表妹,听说你这段日子身体不舒服,如今觉得怎么样了?”郑芙蓉关切的开口。

封玉娆一看到郑芙蓉,眼睛一亮,如今她虽然被封夫人放出来了,可也没过得有多好,封夫人将封玉娆身边的人全都给换了,封玉娆身边跟着的嬷嬷,可是封夫人专门派来盯着她的,就是担心封玉娆脑子不清楚,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糊涂事来!

“表姐!”封玉娆心里正是郁闷,巴不得能找人倾诉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所以现在看都郑芙蓉,别提有多高兴了。

郑芙蓉淡淡的笑了,“看表妹的气色还不错。”

封玉娆正想开口,可以想到自己身边的嬷嬷,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白嬷嬷,我这儿没什么事儿,而且我有些私密话要跟表姐说,你先下去吧。”

“小姐,夫人让老奴看着你。”白嬷嬷一板一眼的说道。

封玉娆下意识的想发火,什么时候,她竟然连一个老嬷嬷动不了了!

郑芙蓉见状,上前一步,笑吟吟的开口,“白嬷嬷,我多日不见表妹了,也有不少的话要跟表妹说,还请白嬷嬷你行个方便。而且,您可以在远处看着啊。表妹又跑不掉!况且,芙蓉的为人,您还不相信吗?”

郑芙蓉一番话说的白嬷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郑芙蓉可是封夫人面前的红人,自己要是太不给她面子了,郑芙蓉要是在封夫人面前说什么不好听的,那就有些不妙了。

“既然表小姐开口了,老奴就离远一点。好让您跟小姐说话。”

“表姐,这老货总算是离开了。”封玉娆一见白嬷嬷离开,顿时松了一口气,拉着郑芙蓉,赶紧的开口。

郑芙蓉顺势坐到封玉娆的身边,不禁意间扫到湖面上的鸳鸯,眼底闪过一丝深意,“好漂亮的一对鸳鸯啊,方才我见表妹看的这么入神,别是表妹又心上人了吧。”

封玉娆一听郑芙蓉的话,脸不自禁的红了,支支吾吾的开口,“我哪里有什么心上人,表姐休要打趣我!”

“就表妹这么的天人之姿,想来男人见了,没有不喜欢的。也不知道哪家的男儿会这么好运气,能得到表妹的青睐啊!”郑芙蓉意味深长的开口。

封玉娆眼睛一亮,颇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表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也不知道侯爷会不会喜欢她,封玉娆的心就像是小鹿乱跳似的,只觉得纠结的不行。

“怎么,难道表妹真的有心上人了不成?那怎么不赶紧跟姨母说呢!”郑芙蓉“吃惊”的开口。

封玉娆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在看到郑芙蓉的时候,最后还是讷讷的闭上了嘴巴。

虽然她对着封夫人,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她想嫁给忠勇侯做妾,可了她也是大家小姐,怎么可能不知道,给人做妾,是要让人瞧不起的!私心里,封玉娆觉得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表妹有心上人,还是早早的告诉姨母的好。我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我只是一介孤女,多亏了姨母怜惜,我才能住进封家,原本我对表哥是一见钟情,姨母也乐意见得我跟表哥共结连理。不曾想,和慧郡主竟然看上了表哥,而我也被许配给他人。

原本,我以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么过了,也不想其他有的没有的了。可谁知道,我竟然是一个福薄的,嫁过去没几年,丈夫就去世了。如今成了寡妇,我也不求能跟表哥有什么好结果,只求一个妾室之位罢了,可谁能想到,咱们那位夫人就是个不依不饶的,怎么就容不得我这个可怜人!”

郑芙蓉越说越悲伤,眼底也慢慢的浸出了细碎的泪珠。

封玉娆一见,立马就慌了,“表姐这是什么话,我娘一直是将表姐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表姐怎么能妄自菲薄嗯!况且,做妾又怎么了,我一点都不觉得做妾是你什么丢脸的事情!你是因为爱哥哥,才愿意委屈了自己给哥哥做妾,表姐你没做错!”

封玉娆也不禁激动了,她除了觉得郑芙蓉委屈,她还替自己觉得委屈呢!做妾怎么了,她们为了心爱的男子宁可委屈了自己做妾,这难道不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吗?哥哥怎么就不理解表姐呢!还有自己的娘亲也是,平时最疼爱的就是自己了,如今却将自己关起来,最过分的是,就算如今将自己放出来了,竟然还让人看着自己,简直是把自己当囚犯啊!

“表妹啊,按理这话不该我跟你说,可在封家,除了姨母外,就属你对我最好了。你还真得好好想想,若是有心爱的人,一定要牢牢抓住,不要错失了机会。像我这样,原本是有机会跟表哥在一块儿的,可当初我就是不愿意做妾,搜易才会另嫁了他人,如今好了,丈夫去世,我想再给表哥做妾,也没有了机会。”郑芙蓉说着,眼底不禁隐隐有水光闪过。

封玉娆不禁呆了,抓住机会,要不然就连做妾都没有机会,郑芙蓉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郑芙蓉看着封玉娆恍惚迷惘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不过当她扫到不远处的白嬷嬷,看她神色不对,立马回过神,对着封玉娆温柔的开口,“表妹,你啊,现在就该好好的养好身子才是。姨母可是一直放心不下你,就连身边最得力的白嬷嬷也放在你身边呢。”

郑芙蓉忽的清醒过来,没错,她现在可不能再露出什么马脚,要是娘知道自己对云翎还没有死心,指不定将她关在屋子里,不让她出来呢,所以她现在一定得乖乖的,起码得让她娘对她放下戒心才行啊!

“表姐,你以后有空就多来陪陪我。我一个人可是要闷死了。表姐,你这么好的人,若是我的亲嫂子那该有多好。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喜欢大嫂,从前在家的时候,就喜欢摆着一副郡主的派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身份贵重。对我这个小姑子也是爱理不理的,要是表姐你能当我的大嫂该有多好。”

郑芙蓉眼神一动,面上的神色确实愈发的有些悲苦,“我哪里有机会当你的大嫂,如今就是想给表哥做妾都是不可能的,我这辈子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指望了。”

封玉娆反手紧紧握住郑芙蓉的手,“表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你给哥哥做妾,已经是很委屈你了,大嫂凭什么不答应!况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嫁给大哥这么多年,都没能生一个儿子,传承封家的香火,哥哥凭什么不能纳你当贵妾!说起来,让表姐你当贵妾,真真是委屈你了!”

封玉娆一副“为郑芙蓉打抱不平”的口气开口道。

“看来最体谅我的还是表妹你啊!不过,我也不求这么多了。这辈子若是能陪在表哥身边,那就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了。可若是不能,也是我的命了。表妹,白嬷嬷怕是有些等的不耐烦了,我就先告辞了。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跟白嬷嬷再有什么冲突了,有功夫多去姨母那儿尽尽孝心,你是她最心爱的女儿,她一定不会舍得你难过的。”

郑芙蓉说完,便起身离开。

封玉娆忍不住愣在那儿,是啊,母亲可是最疼爱她的,只要她尽尽孝心,到时候肯定不会像是看着犯人似的看着她,那她肯定也能找到机会,价嫁给云翎!

这么一想,封玉娆的眼底就闪过一丝坚定,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

郑芙蓉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封玉娆,在看到她眼中闪烁的耀眼光芒,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果然是个蠢的,竟然一心想着给人做妾!她难道想给人做妾不成?要不是她家道中落,要不是当初封夫人是打算让她嫁给封玉平当正妻!她又何必费尽心思的要往上贴。

可惜她和封玉平注定是没有缘分,他最后娶了昭慧长公主的长女,成了郡马爷,自己跟他就更没有可能了。

可是没想到她的运气差,好不容易嫁了个还算是不错的男人,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的丈夫是个短命的,这才多少日子,就去了。

她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娘家不得力,要是硬着脸皮凑上去,她那不争气的兄嫂还不直接把她卖了换钱!

所以郑芙蓉就只能硬着头皮住到封家,再加上如今封玉平调回梁都任职,肯定是前途不可限量,而且楚思文这么多年也没能生下一儿半女,所以她心想自己给封玉平做妾,要是一条不错的路。

可谁知道封玉平就这么拒绝自己了!就像当初一样,狠狠的在她的脸上扇了重重的耳光,简直是一点脸都没有给她留啊!

郑芙蓉算是恨死封家的人了,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我就算死,也要拖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哟!这不是表妹嘛!怎么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啊!”一道流里流气的猥琐声线响起,成功的打断了郑芙蓉的思绪。

郑芙蓉抬头一看,果然是他,封家的二少爷——封玉华。

封玉华是庶出,封夫人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个厉害的,那些小妾通房可都被她拿捏在手上,一个浪都翻不出来。甚至只有几个妾室有生养,而且大多都是女儿,封老爷死后,对那些庶女,就随便给了一点嫁妆,就让她们嫁人了。

唯一的一个庶子就是封玉华,听说他的生母可是颇得封老爷的喜爱,不过可惜,在生封玉华的时候去世了。

然后封玉华就被接到了冯夫人身边抚养,封夫人对庶子能有多好,直接将他养成了一个纨绔。

要说郑玉华,那张脸还真是能看看的,长得确实不错,毕竟他生母能得到自己封老爷的宠爱,肯定长得不错。

不过可惜,封玉华被封夫人教养成了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好色无能,只要能想到的贬义词用到他身上,绝对是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郑芙蓉压下心头的厌恶,硬是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二表哥。”

“表妹这是从哪儿来啊。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啊,要不让二表哥我好好帮你看看。”封玉华一边说,一边用他那一双淫邪的眼神打量着郑芙蓉,似乎是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衣服脱光。

郑芙蓉按捺下心头的厌恶,语气清冷的开口,“不劳烦二表哥操心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封玉华这次倒是没有拦着,只是在郑芙蓉要走的时候,淡淡的开口,“表妹想要嫁给大哥当妾室怕是不太可能,不过我也不错,表妹要是愿意,可以做我的妾室。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表妹的。”

封玉华别有深意的开口。

郑芙蓉双手紧握成拳,她担心一松开,她就会忍不住直接一耳光上去扇死郑玉华,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肖想她!做梦!

郑芙蓉没有回答郑玉华的话,加快了脚步离开。

郑玉华凝目盯着郑芙蓉离去的身影,眼底的猥琐好色褪去,有的只是一片平静,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

“母后,父皇是不是禁了您的足?”和嘉公主气势汹汹的闯进林皇后的宫里,大声质问。

林皇后看着和嘉公主,眼底的不耐烦一闪而过,“吵什么吵!你看看你自己,浑身上下有没有半点大公主的样子!”

和嘉公主此时哪里能管这些啊,她脑子里如今就只剩下林皇后若是被夺权了,那她该怎么办!

“母后,父皇怎么会禁你的足?您可是父皇的结发妻子啊!不行,我得去找父皇,他凭什么这么对您!”

“你要是不想本宫禁足一辈子,你就尽管去!”林皇后也没让人拦着和嘉公主,只是在和嘉公主转身的时候,冷冷的开口。

和嘉公主浑身一震,不得已停下了脚步,愤恨不平的转过身,“母后,您就这么认命了不成!儿臣和驸马在那穷山恶水过了这么多年,如今父皇好不容易想起儿臣,将驸马调回梁都。可直到现在都没有给驸马任职,难道您都不心疼心疼女儿嘛!”

林皇后淡淡的扫了一眼和嘉公主,“大驸马本身就不是一个多有才干的,你还希望你父皇怎么器重他?”

和嘉公主的驸马,唯一的长处就是长了一张好脸,当初和嘉公主就是对着大驸马一见倾心,非君不嫁!

后来林皇后也被她缠的烦了,所以无奈的去找乾风帝赐婚,不过,说实在的,乾风帝虽然赐婚了,可对大驸马实在是没有半点的好感,纯粹一个草包,所以在和嘉公主成婚没多久,就让人将大驸马发配到过穷山恶水去了。

“母后,您怎么能这么说呢!驸马可是您的女婿啊!您不帮他,还能帮谁啊!而且驸马要是有出息了,不也能帮佑儿一把嘛!”和嘉公主着急的开口。

其实这么多年,她早就受够了!

当初一时鬼迷心窍,就是看上了大驸马那张俊美的脸蛋。那时候乾风帝和林皇后都不赞成和嘉公主嫁给大驸马,可最后被和嘉公主胡搅蛮缠的没办法了,才答应。

可大驸马实在不是什么安分的人,一天到晚都想着什么出人头地,想要当大官,甚至几次三番的让和嘉公主来宫里闹。

一开始,乾风帝还容忍了和嘉公主几次,可后来和嘉公主越来越过分,乾风帝也不忍着了,忍无可忍之下将和嘉公主和大驸马直接发配到穷山恶水。

这都过了差不多十年,才将人给叫回来。

林皇后对和嘉这个女儿,说实话,也是不喜欢的,蠢,白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几乎可以这么说,从头到脚几乎都找不到什么优点。

若不是和嘉是她的女儿,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如今和嘉公主对她被软禁的事情这么激动,恨不得立马去找乾风帝说理,可不是有多心疼自己,她是担心自己失势了,她这个所谓的大公主,也没有好日子过罢了!这就是她的亲生女儿,林皇后无不嘲讽的想。

林皇后此时倒是忍不住想起昭慧长公主,对这小姑子,她也没有多大的好感,不过她是羡慕她的,虽然嫁的丈夫实在是够渣,简直就不算个人!

可起码昭慧长公主的四个儿女确实是孝顺,而且一个个的都有出息,尤其是楚思雅,虽然自己恨她恨得要死,可也不能不承认一句,楚思雅确实是个出色,一点都不像是从乡下长大的笨丫头。

相反,看看自己这所谓的亲生女儿,那真的是——

林皇后想着,不禁叹了一口气,自己这辈子也算是可悲的,丈夫心里没自己,儿子早逝,只给自己留下一个孙子。至于唯一的女儿,目光短浅,为人更是愚蠢之极,林皇后都不知道这女儿要来还有什么用了!

“母后,这次会梁都,儿臣可是跟大驸马说了,一定会为他安排一个肥缺,您就帮帮女儿吧。”和嘉公主虽然为人跋扈,可她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唯一的依靠就是林皇后,她能求的也只有林皇后。林

“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啊!竟然直接许诺帮大驸马安排一个肥缺,后宫不得干政,你连这个都忘了!你一个嫁出去的公主,竟然敢对朝政指手画脚,你想做什么!”林皇后被禁足后,这脾气就没有好过,尤其是听到和嘉公主蠢到家的话,更是气的要吐血了。这女儿怎么就不能让她稍微省心一点呢!

和嘉公主是个心高气傲的,就算被发配的那段日子,大驸马敬着她,地方上的人更是没一个敢给她什么脸色看,她俨然有些土皇帝的感觉了。如今被林皇后劈头盖脸的骂,她能高兴就奇怪了!

可和嘉公主只能忍着,要是跟林皇后翻脸,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母后,大驸马要是有出息了,您的脸上不也有光嘛!而且,自从太子皇兄去世,您就只有我这么一个亲生孩子了,难道您都不希望女儿我能过得好一点吗?”和嘉公主对着林皇后可怜兮兮的说道。

林皇后心下一动,不能不说,和嘉公主这句话是说到她的心坎上去了,从太子去世后,她也只有和嘉这么个亲生女儿了。

“行了,本宫让你大舅舅帮忙在礼部看看,有没有什么闲职,要是有,就给大驸马安排一个吧。”

“闲职!母后,大驸马可是您嫡亲的女婿啊!就算不是什么一二品大员,好歹也得在关键位置啊,这样才能帮衬佑儿啊!”和嘉公主一脸不可思议的开口,怎么能是闲职呢!

林皇后没好气的瞪着和嘉公主,“本宫没本事,只能给大驸马安排一个闲职,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和嘉公主还想再说,见林皇后一脸怒容,就什么都不敢再多说了。林皇后是个什么样的,她心里还是清楚的。

“母后,既然帮大驸马安排闲职,不如再帮和云的夫婿看看,有没有什么职位适合?”和嘉公主试探着开口,她可是在和云的面前做了保证,到时候要是做不到,那她的脸不就丢尽了!

“又是和云在你耳边叽叽咕咕了些什么东西,你个耳根子软的,就这么答应了?”林皇后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很了解的,虚荣好面子,和云那养女,从小就是个贯会溜须拍马的,从前自己只当是养了一个宠物,无趣的时候逗弄一番倒是不错,哪里能想到自己这个女儿竟然这么愚蠢的让她几句话就给捧的,什么都看不清了。

林皇后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儿,到底是太不省心了。

“管好你就是了,和云的事情别插手。本宫如今在禁足,你父皇可还没有原谅本宫,要是再出什么夭折子,本宫怕是得一辈子身体不适下去了。”林皇后看着偌大的宫殿幽幽的开口。

和嘉公主也没想多为和云说什么好话,她的丈夫还没能弄到什么好官职呢,她哪里有功夫管和云公主怎么样。

和嘉公主眼珠子一转,开始说起其他的来,“母后,浩儿已经5岁了。”

听和嘉公主说起唯一的外孙韩浩然,林皇后的脸总算是好看了几分,“嗯,今日怎么没将浩然带过来。前几日不是日日都带过来?”

和嘉公主笑了笑,“浩儿那小家伙,说什么自己要好好练武功,将来要做一个大将军!”

说到唯一的儿子,和嘉公主的脸色也一下子柔和下来。

“当将军?大驸马是个文弱书生,没想到他的儿子竟然想做大将军?”林皇后也看出来韩浩然是个有野性不服输的,跟大驸马是截然不同,倒是挺像和嘉公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和嘉公主的蛮横无理了。

“母后,您说浩儿是不是很有志气?”

林皇后看着和嘉公主那一双泛光的眼睛,就猜到她肯定是有所图,可对自己唯一的外孙,林皇后到底是存了一份心,只能淡淡的开口,“嗯,不错。”

“母后,不过浩儿要当将军,也得有一个厉害的师傅教导他才行啊!”

林皇后眯着眼问道,“你嘴巴里厉害的师傅是谁?”

和嘉公主立马兴冲冲的开口,“您说忠勇侯怎么样?”

“异想天开,白日做梦。”林皇后冷冷的送了和嘉公主八个字。

“母后,这怎么能是做梦呢!我的浩儿这么有天赋,要是他能拜到名师,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军中有名望的将领虽然不少,不过那些可都是一些军痞子,要是教坏了浩儿,那该怎么是好!所以女儿最看好的还是忠勇侯!”和嘉公主开始跟林皇后说起她的看法,希望林皇后能够支持她。

不过林皇后哪里是支持,闻言,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她是真的好奇,和嘉公主真的是她的亲生女儿?

“这件事绝对是没可能的,你就给我打消了这念头吧!”林皇后淡淡的开口道。

“怎么没可能!就算忠勇侯是父皇最看重的臣子,可儿臣还是堂堂的大公主呢!浩儿也是天之骄子,忠勇侯一介臣子有机会教导浩儿,是他天大的福气!”和嘉公主听林皇后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件事不可能,心头火也起来了,难道她的儿子就这么差劲儿,林皇后难道一点都不将他放在心上不成!

“天之骄子?若是你父皇不放在眼中,就算是天之骄子又能如何?你之前将荣安得罪的那么厉害,竟然还想人家的夫婿当你儿子的师傅?本宫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说实话,有时候林皇后是真不知道自己这女人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她凭什么觉得自己想别人做什么,别人就一定会做?

“荣安?她算什么,说白了,只是姑姑的女儿,可父皇怎么就那么宠爱她,甚至都超过了我们几个公主,凭什么!”和嘉公主恨恨的开口。

林皇后恍然,感情和嘉对楚思雅是嫉妒,也是,乾风帝宠爱楚思雅却是超过了疼爱自己的女儿,和嘉一向是个心高气傲的,怎么会甘心呢!

“你想忠勇侯给浩然当师傅,这绝对是没可能的。本宫如今被禁足,更是没法子。你还是早日打消了这念头。还有,本宫提醒你一句,战场之深,刀枪无眼,你让浩儿从军做什么,不如让他将来考科举,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林皇后倒是真心为韩浩然这个外孙打算。

可这话听在和嘉公主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母后,您又不是不知道,文官是要熬资历的,没有个十年八年的肯定熬不出头,儿臣要是等浩然慢慢熬,什么时候能熬到浩然有出息,为儿臣争光啊!”

林皇后一噎,她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天认识和嘉公主一样,她想让韩浩然从军,压根儿不是为了韩浩然好,而是想着让韩浩然以后给她争光。

林皇后自认为一生机关算尽,算计人的时候,更是心狠手辣,从不留情,可有一点,她对自己的儿女真的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点。

可这和嘉,怎么能自私自利到这种地步!简直让林皇后都觉得有些心惊!

“行了,本宫不想再跟你说这些有的没有的。只劝你一句,你想让浩然拜忠勇侯当师傅,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你听得进去就听,听不进去算了,本宫也实在是没话跟你说了。”

林皇后只觉得跟和嘉公主说一番话,真的是太累了,而且看和嘉公主那样子,也一点都不像是听进去了。

和嘉公主不服,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林皇后已经让人去请和嘉公主离开,和嘉只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愤恨的一甩宽大的袖子,离开。

林皇后看着和嘉公主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喃喃的开口,“可怜本宫这辈子都没有养好儿女啊!”

儿子,是因为她对他太过严厉,以至于他英年早逝。女儿,又成了这么一个脑子不清楚的,完全就看不清形势。还有孙子,原本林皇后以为朱齐佑是个听话的,可自从她被禁足,朱齐佑大婚,齐凝时不时的去看太子妃。林皇后不是傻子,能看出这都代表着什么,没想到她机关算尽,可到头来却什么都没有落下。

林皇后面色凄然的看着偌大的宫殿,除了一室的宫娥太监,就什么都没有了。

林皇后灰败的眼底闪过一丝锐利,她既然什么都没有了,那她就要抓住权势,人这辈子总得留下点东西,否则,她这辈子实在是太失败了。

和嘉公主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公主府,将自己的屋子砸了个稀巴烂以后,还是觉得不解气,对着身边的侍女怒骂,“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去把大驸马给本公主叫过来!”

很快,大驸马就被过来了。

大驸马确实是长了一张极好的脸,面若冠玉,肤色白皙,仿若春花秋月一般美好,唯一不好的,就是他整个人畏畏缩缩,尤其在看到和嘉公主的时候,更是有种老鼠见到猫的感觉。

“躲这么做什么!难道你还担心本公主吃了你不成!你说说你,一个大男人从文做什么,要是从武,说不定你早就是一品将军了!本公主如今怎么会这么窝囊!”和嘉公主如同泼妇似的,噼里啪啦将心头的不快通通朝着大驸马发泄。

周围的人早就是见怪不怪了,和嘉公主的脾气向来是阴晴不定,有时候能和大驸马好的就像是蜜糖似的,分都分不开,可有时候脾气一上来,简直是不把大驸马当人看,说骂就骂,说打就打。

大驸马一看到和嘉公主这凶悍的模样,心里也是在打鼓的,同时在心里哀叹,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竟然摊上了大公主这样凶悍的妻子!

大驸马心里哀叹,可面上却不显,温柔的来到和嘉公主身边,双说小心翼翼的放在和嘉公主的肩膀上,“公主,是有人惹你不高兴了?”

和嘉公主发了一通脾气,再看到大驸马小心翼翼温柔体贴的样子,心里的火总算是消散了不少,再看到地上的狼藉,眼底闪过一丝不耐,“你们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把这些东西都给收拾了,都滚下去!”

侍女立马收拾地上的狼藉,然后退下去。

大驸马见伺候的人都离开了,连忙扶着和嘉公主往内室走去,夫妻两人一起坐到了床上。

“我听小菊说,你这几日经常早出晚归的,你出去做什么了!”和嘉公主眯着眼打量着大驸马。

大驸马心下一凛,面上却是一副愁苦的神色,“唉,回梁都这么些日子了,可我都还没有什么正经的官职,所以我这些日子一直回韩家,希望能有一些路子。”

“韩家?韩家能有什么路子,你别忘了,韩家早就是破落户了,要不是本公主嫁给你,你韩家早就泯灭在众多贵族大家中了!你去找他们能有什么用!”

大驸马的脸色有些讪讪的,想想也是,谁会喜欢被人指着鼻子骂自己家人没出息呢!

不过和嘉公主确实没有说错,韩家早就落寞了,当初要不是大驸马凭着一张好脸勾引了和嘉公主,韩家早就不可能在梁都的贵圈里有一席之地了。

所以,这也是大驸马十分感激和嘉公主的一点,不过这一点点感激都在和嘉公主一次次的打骂他,一次次不将他放在眼中,消耗殆尽了,谁会喜欢这么强势的妻子,自己在和嘉公主面前是完全硬气不起来,简直就不算一个男人!

对比和嘉公主的霸道厉害,再想到——

“你在想什么?”和嘉公主可以说是将大驸马看的死死的,大驸马有一点异动,她都能知道,如今见大驸马竟然敢在她的面前晃神,这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儿了。

“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职位。这样也能不丢公主你的面子啊。”要说大驸马在和嘉公主面前也算是练出来了,反应能力那是绝对的。

和嘉公主闻言,心里总算是舒服了几分,就算自己的丈夫没本事,可好歹长了一张好脸,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人还听话,压根儿不敢有什么花花肠子!

于是和嘉公主就将林皇后已经答应帮大驸马安排一个职位的事儿说了,顺便还将,她想让韩浩然拜云翎为师的事情一并说了。

“既然母后也说这不行,不如就算了吧。”大驸马也一点都不想自己的儿子去从军,这多危险啊!

“算什么算!难道你要儿子像你一样没出息!这辈子都碌碌无为不成!浩儿一定要拜云翎为师!”

看着和嘉公主强势都没模样,大驸马心里是什么想法都没有,也不敢有什么想法。

谢谢QQ28b317ce094020书童投了3张月票captainyih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