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拒绝 联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现在就是安安稳稳的在忠勇侯府养胎,外面的事情几乎是什么都不管了。

有一些夫人下的帖子,楚思雅也都用她怀孕为理由,全都婉拒了。

正一日,楚思雅正由冷霜和连翘扶着一起在花园内散步。

冷霜倒是担心楚思雅会冷,所以有些不赞同,还是连翘心细,拿出一件白狐披风将楚思雅围的严严实实的,手上也捂了一个莲花镂空暖炉,外面用一只锦缎袋子围着。

“夫人,您肚子也渐渐大起来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冷霜没怀孕过,可还是知道,怀孕的妇人,只恨不得躺在床上不起来呢,哪里有像他们夫人似的,竟然还经常出来散步。

“没事,怀着孩子也该多走动走动,这样有利于孩子的健康。对了,冷霜,最近赵老板对你好像有点意见啊!”楚思雅忽的开口问道,还是莲心隐约听到冷霜好像再跟赵老板有些不愉快,要是她没有恰好听到,她怕是也要被瞒着。

冷霜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微微不自在的开口,“没什么事儿,夫人不必挂心。”

“还没什么事儿呢,冷霜,做人儿媳妇儿是一门学位,可跟你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你老实跟我说,到底是怎么了。”楚思雅说到这里,倒是忍不住有些庆幸了,自己头上压根儿就没人压着自己,不能不说,这实在是十分的幸运啊!

“是——是公公他最近老是盯着我的肚子。”冷霜有些难为情的开口。

盯着肚子?看来是赵老板心急想要当爷爷了。这也不能怪赵老板,他早就想赵飞给他生一个宝贝孙子了,不过赵飞以前是脑袋一根筋,一心想着参军保家卫国,哪有娶媳妇儿的念头。如今赵飞好不容易娶了冷霜,所以赵老板如今想要抱孙子,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跟赵飞成亲也没多少日子,赵老板是有些急切了。不过长辈想早点抱孙子也不是什么错儿。冷霜,我给你把过脉,你的身子,亏损有些大,你要按我给你开的药,每日按时服用。”

冷霜有些不敢看楚思雅的眼神,她开的那些药,她还真没有怎么喝。一想到赵老板看着自己平坦小腹露出的失望,冷霜暗暗咬牙,就算那些药再难喝,她再不喜欢,这次也要坚持下去!

她才不要赵飞纳妾呢!

要说以前,冷霜还能接受一下,可她看多了楚思雅和云翎之间的恩爱,你让她再接受丈夫纳妾,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思雅见冷霜想通,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连翘的眼底闪过一丝羡慕,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像冷霜似的得到楚思雅的看重。

不过很快,连翘就收回了心神,她如今能贴身伺候夫人,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要是再贪心不足,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夫人,和嘉公主求见。”忽的,一个门房来禀报。

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之前和嘉公主也给她下了帖子,不过自己跟和嘉公主的关系实在是不怎么样,再加上她还怀着孩子,所以就直接让人回绝了,谁知道,这和嘉公主竟然能这么再接再厉,这才多久,就直接找上门了。

“我倒是好奇了,和嘉公主来找我做什么?下了帖子,被我回绝了,如今竟然还锲而不舍的亲自上门。”楚思雅压根儿不知道和嘉公主想要让她的儿子拜云翎为师的事儿,所以是真心好奇。

楚思雅心道,就算是要找茬,也不可能这么锲而不舍,还这么有礼貌的找茬。

“请和嘉公主进来吧,到底是皇帝舅舅的亲生女儿,上次投请帖求见,我拒绝了。这次人都已经到忠勇侯府的门口了,她要还是直接拒绝,那就真的是有些不知好歹了。

楚思雅来到正厅,和嘉公主已经端坐在酸枝木的太师椅上,腿上还放着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儿,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唇红齿白,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只是眼底隐隐有自傲的神色。

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这么傲气,跟他娘和嘉公主可真是像,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楚思雅微微给和嘉公主行了个小礼,然后缓缓起身坐到主位上。

和嘉公主的脸色有些不好,她堂堂的大公主,楚思雅不说亲自迎接,竟然还敢晾自己晾那么久,这简直是不知好歹啊!

要不是还记得自己来的目的,和嘉公主怕是要直接翻脸了。

不过到最后,和嘉公主还是忍下了心头的怒火,对着楚思雅笑意吟吟的开口,“云夫人怀孕后,容貌似乎更好了。”

和嘉公主嫉妒的看着楚思雅,她还记得她当初怀孕的时候,面色枯黄,脸上甚至还长了不少的斑点,身材还一下子胖了不少,可是让她郁闷的不行。

可如今楚思雅脸上不施粉黛,脸色却白里透红,肤若凝脂,似乎能挤出水来,小腹微微凸起,脸上的肉稍微多了那么一点,不过看起来倒是显得更加丰韵,有味道。

都是怀孕,这人比人,怎么就差的这么多!和嘉公主不禁在心里闷闷的想。

“哦,我最近一门心思养胎,倒是还胖了一点。”楚思雅淡笑着开口,她从怀孕起,就一直注重自己的脸蛋,什么斑点暗黄,离她都远远的。

和嘉公主正想事情想的出神,可她怀里的韩浩然就先受不了了,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是坐不住,被和嘉公主抱一会儿还可以,可时间久了,他就不喜欢了,所以他死命扭来扭去,想要挣脱和嘉公主的怀抱。

和嘉公主猛地一回神,没好气的拍了一下韩浩然的背,“安分点儿,别让云夫人看笑话!”

“小孩子嘛,好动一点也是正常的。”楚思雅笑着开口道。

和嘉公主却没有放手,紧紧抱着韩浩然,同时暗暗给了他一个严厉的眼神,示意他安分一点。

被自己的娘亲瞪了,韩浩然嘟着嘴巴,总算安分下来,不再乱动,不过心里却是在腹诽,娘亲干嘛要一直抱着他,他很不喜欢好不好!

和嘉公主见怀里的韩浩然安分了,这才对着楚思雅问道,“不知道云夫人觉得本公主的浩儿怎么样啊?”

楚思雅一头雾水的看着和嘉公主,她真心有些怀疑这和嘉公主的脑子八成是有些问题,她的儿子怎么样,她问自己做什么,难道她说一句好,就有值钱不成?

显然,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楚思雅心里不解,可还是笑着道,“大公主的儿子自然是极好的。”

“云夫人既然觉得本公主的浩儿好,不如就让忠勇侯收浩儿为徒吧!”

幸好楚思雅现在没有喝茶,否则绝对会将茶水给喷出来,她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

楚思雅现在算是明白了,和嘉公主的态度怎么从头到尾都这么好,感情她是想让云翎收她儿子为徒?

其实楚思雅真的很想问一句和嘉公主,你的脑子没有问题吧。

当初你跟和云公主两个一唱一和,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甚至言语里还多番侮辱。

行,你是公主,我也懒得跟你计较。

可这什么和嘉公主的脑洞能不能不要开得这么奇葩,这让她真的是有些无法忍受啊!

楚思雅真的是好奇,和嘉公主到底是哪来这么大的脸,能这么理所当然的让云翎收她的儿子为徒?

要说和嘉公主的儿子,长得倒是挺可爱的,楚思雅这些日子无聊,冷霜倒是说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其中就有和嘉公主是如何看中大驸马那张脸,然后是非卿不嫁,最后闹出一大堆笑话。

和嘉公主的儿子自然是继承了和嘉公主和大驸马的好相貌,小小年纪,这相貌就显得十分不凡。

可不是楚思雅对和嘉公主有偏见,和嘉公主的儿子跟她倒是真的像,一样的嚣张跋扈,一样的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

楚思雅还真的是有些担心,云翎要是真的收和嘉公主的儿子为徒,这徒弟怕是一点都不好教吧。

楚思雅看到和嘉公主一脸,“云翎收我的儿子为徒,那是她的福气!”的模样,楚思雅更是觉得浑身都膈应,难受的不行。

云翎要是真收了这么个徒弟,怕是请回来一个祖宗吧!

“令公子如此聪慧,想来是能寻到更好的名师,我家侯爷怕是不能做令公子的师傅了。”楚思雅尽量将话说的婉转,以期望不要惹怒和嘉公主。

可惜,楚思雅真的是忽略了和嘉公主的脾气,她原本是笃定了楚思雅是一定不会拒绝这事情的,可谁知道,她竟然敢当着她的面直接拒绝,这简直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啊!这让和嘉公主如何能够不生气!

和嘉公主一张脸几乎都气的铁青了,连吃了楚思雅的心都有了!

“云夫人,这是打算一点面子都不给本公主?”和嘉公主铁青着脸道。

楚思雅就知道今日是一定要得罪人的,可没法子,她可是一点都不想云翎收下和嘉公主的儿子,想来云翎也是一定不愿意的。

“和嘉公主,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我家侯爷确实是从未想过要收徒,这收徒总药讲究个你情我愿,想必韩小公子也不愿意吧。”

楚思雅看向韩浩然,温柔的问道,“韩小公子,你愿不愿意拜师呢?”

“我才不愿意呢!娘,我不要拜师!拜师以后,我要是做的不好,人家就会欺负我,打我板子,我不要!”韩浩然可是听以前的小伙伴说过,那些拜了师傅的人,有多惨,师傅要打徒弟的手心是常事,有时候就连饭都吃不上!这种日子,他怎么可能愿意过!

和嘉公主听到儿子不争气的话,差点没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和嘉公主气极,可她没想过要在外人面前教训自己的儿子,比起生自己儿子的气,她更气的是楚思雅!

她堂堂皇后所出的大公主,都这么纡尊降贵了,可楚思雅倒好,她竟然敢直接拒绝。

楚思雅看着和嘉公主冒火的眼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跟和嘉公主的仇算是结下了。

不过转念一想,跟和嘉公主的仇恨是早就结下了,再怎么样,她也不会跟自己言归于好,要得罪就得罪到底吧,她也不在意了。

“大公主,这拜师讲究的是一个你情我愿,如今韩小公子不乐意,这件事——”

“好!好!荣安郡主的架子可真是大啊!本公主也不在这里惹人嫌了!”和嘉公主说完就直接抱着韩浩然离开,那火气大的简直恨不得直接掀了忠勇侯府!

“冷霜赶紧去送送和嘉公主!”这礼数总是要做全一点。

连翘有些担忧的看着和嘉公主离去的背影,“夫人,这次跟和嘉公主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和嘉公主又不是一个软弱的,这万一——”

“你担心什么。就算收下她儿子,这和嘉公主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压根儿不会有什么和好的念头,还不如直接拒绝呢,免得收下的不是徒弟,反倒是个祖宗!”

云翎回来后,自然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双浓眉皱的紧紧的,显然心情也不是多好。

“以后,这些不想见的人就直接不见了。你怀着身孕呢,万一气出个好歹来怎么办!”

“和嘉公主先是下了帖子,我之前已经拒绝了,如今又亲自上门拜访,我要是还拒绝,皇帝舅舅也会觉得别打脸的。”楚思雅淡淡的开口。要是可以,她也不想见和嘉公主好不好,实在是让人讨厌的不行,仗着自己是林皇后所生,处处都高人一等,那模样,实在是让人讨厌的不行。

“我是担心你。真没想到她如今竟然变成了这样。”云翎说着摇了摇头,脸上也是不胜唏嘘的模样。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以前跟和嘉公主很熟?”楚思雅到不会怀疑云翎和和嘉公主有些什么,要知道和嘉公主可是比云翎大了十几岁,在古代这个早婚的年代,她都可以给云翎那当娘了!所以楚思雅是一点都不会怀疑的。

“她?不熟。人家可是皇后所出,地位尊贵,哪里看的上我这个小小的臣子之子。”云翎无不嘲讽道。

楚思雅眼神一寒,脸色有些不好,“和嘉曾经羞辱过你?”楚思雅原本是不想跟和嘉公主多计较的,可这人竟然敢欺负云翎,那这梁子绝对是结大发了!

“早就过去了。你也别放在心上,其实何止是我,慎王当初腿瘸,肃王是宫婢所生,她都羞辱过。就连定王也是,说人家是一介武夫,不登大雅之堂。”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真心怀疑和嘉公主出生的时候,是将胎盘留在林皇后的肚子里了,这简直就是个疯狗啊,见谁咬谁,会有人喜欢才见鬼了!

“她如今的想法也很好猜,不就是看中了我的身份地位,想壤她儿子拜我为师,然后让我提拔他。”

“她做梦!真不知道她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以前辱骂过你,当初林皇后办宴会,还和和云公主处处挤兑我,如今一转身,竟然想要她儿子做你的徒弟,她的如意算盘是不是打的太好了一点,她是不是觉得这世上的事情只要她想,就都得做到啊!”

楚思雅对和嘉公主的脑回路简直是无法理解!楚思雅敢说,和嘉公主想让她的儿子拜云翎为师,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瞧得起云翎过,可她一方面又想借着云翎的势力和能力,让她的儿子出人头地,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或者和嘉公主是觉得,我一方面鄙视你,一方面利用你,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尤其,说不定,她还觉得我愿意利用你,是你的荣幸了!

一想到和嘉公主这种奇葩到家的想法,楚思雅就觉得一阵阵反胃,差点没吐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来人啊,赶紧把梅子——”

“行了,别拿了。我就是想到和嘉公主膈应的。我就想不通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真没事?”云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没事,我很确定。对了,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云翎一进屋,楚思雅就注意到他手上拿着的匣子了。只是放在在说和嘉公主的事儿,所以也就没有多在意。

云翎将手中的匣子递给楚思雅,楚思雅接过,掂了掂,还有些分量啊!

这匣子看着像是首饰匣子,难道是云翎买了首饰送给她?别提,云翎还少有这么浪漫的时候

可当楚思雅将匣子打开后,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同时也拿起一根累丝镶嵌红宝石簪子。

这簪子的做工倒是一流,上面镶嵌的红宝石也能看出是正品,成色不错。不过这金钗看着是有些年份了,上面还有一些细小的划痕。

里面还有不少的簪子、玉镯,耳环,不过跟这簪子一样,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款式都比较老,想来有些年份了。

楚思雅可以确定,这肯定不是云翎想买来送给她的。云翎的眼光肯定没这么差!

“这首饰你从哪儿来的?”

“我让赎当来的。”云翎淡淡的说道,眼底却闪过一丝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让人赎当这种首饰做什么?这是谁去当铺当的?”楚思雅觉得云翎有些怪怪的。

“是镇北侯府的人去当的,我在知道消息后,就让清风将这些首饰全都赎过来了。”

楚思雅简直是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这首饰竟然是镇北侯府的人去当铺当的,“真的还假的!”

云翎淡淡的扫了一眼楚思雅,别说她不相信了,就是他在知道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

“真的,你手上拿着的金钗,我还有印象,那是大舅母最喜欢的一支金钗了。”

云翎既然有印象,想来这盒子里的首饰,怕都是镇北侯府的东西了。

“会不会是镇北侯府的下人手脚不干净,偷偷拿了主子的首饰去当。”

其实楚思雅这种猜测,才是完全的站不住脚,大户人家的奴才偷了主子的东西,哪里有当铺当的,当铺的人一个个可都是人精,哪里会收这些来路不明的东西。

所以这些首饰是下人偷出当的,这个可能性真的是太低太低了,其实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些首饰的主人让底下的奴才拿出去当的。

楚思雅能想到的,云翎自然也想到了,就是因为这样,他心才愈发觉得不太舒服。自己的母家,难道就落魄到了这种地步?

“总不能就凭着这些首饰就断言镇北侯府的日子过得不太如意,你有派人打探一下镇北侯府是不是真的财政紧张?”

“派了。可就是担心打听来的结果跟我想的一样,这才是最让人——唉——”不知想到了什么,云翎重重的谈了口气,楚思雅也明白云翎在叹什么气,可这件事,她也帮不上忙,不好多说什么。

楚思雅仔细回忆了一下上次去镇北侯府的情景,当时让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气坏了,所以楚思雅还真没多少心情关注其他的事情了。

如今回忆起来,好像云尽忠和云尽孝两兄弟穿的衣服都有些偏暗,还有黄氏和董氏也是一样,当时没想太多,还以为他们喜欢穿暗色衣服,可如今想想,怕是镇北侯府的日子过得不是太如意吧。

楚思雅如今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那时候昭慧长公主也是陪着她们一块儿去的,镇北侯府除了老镇北侯,可以说是个个都不给她们面子,恨不得将他们的脸往地上踩一样。

一想起上次去镇北侯府发生的事情,楚思雅就窝了一肚子的火。她还算是一个局外人,可云翎可是实实在在的受害者,他只会比自己更不舒服。

“要是镇北侯府的财政真的有问题,你打算怎么办?”楚思雅想了想问道。

云翎是肯定愿意拿出自己的钱,不过云尽忠和云尽孝肯定不会接受,指不定还要说什么难听至极的话,甚至还会为云翎在侮辱他们呢!

还有云尽忠和云尽孝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讨厌云翎,这也是让人疑惑的。云翎派人查自己的身世,也有一段日子了,可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这也是让人头痛的一件事。

“不知道。先看看镇北侯府的财政是不是真的紧张,若是——”云翎漆黑的眸子有一瞬间的愣怔,不过随即恢复正常,“以后多给外公送些东西吧。”

看来云翎也知道,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是恨死他了,要是他直接拿钱给他们,他们两个怕是恨不得直接吃了云翎的心都有了。

*

“滚!滚!都给我滚!”

“我儿这么生气做什么?作为一国的太子,我儿难道不知道,喜怒不形于色,是最基本的吗?”一席大红凤袍,头戴七彩明珠凤冠的萧皇后袅袅走进卫戎的卧室。

在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萧皇后眼神闪了闪,再看到卫戎一脸阴霾的躺在床上,伺候的宫女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萧皇后的眼神彻底暗了。

“你们都先下去。”

“是。”宫人纷纷退下,偌大的寝室就只剩下萧皇后和卫戎两人。

萧皇后走进两步,抬起纤纤玉手,狠狠打了卫戎一耳光,打的卫戎的头都撇到一侧。

卫戎不可置信的看着林皇后,“母后,你怎么能动手打儿臣!”

从卫戎有记忆开始,自己的母后都没有动过他一根头发,如今竟然扇自己的耳光!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萧皇后漠然的收回自己的手,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一双凤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卫戎,“本宫看你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还真以为你不想活了,既然如此,本宫打你一耳光又何妨!”

“母后,儿臣在大梁可以说是丢尽了脸面,您竟然还这么打儿臣的脸,您是不是要逼死儿臣才满意!”

“本宫的儿子若是这么没用,就算死了,本宫也不会心疼。不就是一次小小的失利,你可知道母后在后宫这么多年,起起伏伏,还不是笑到了最后。记住,遇到挫折失败不要紧,可得学会忍,哪怕再恨,心里再不舒服,也只能忍!可你呢?你看看你是怎么做的,不就是那么小小的困难,倒是整的天塌下来一般,这简直就是小女儿情态,你若不是本宫的儿子,本宫还真是懒得管你!”

卫戎被林皇后一激,脑门一热,不管不顾的开口,“儿臣的脸面可以说是丢尽了!您看看,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儿臣的!什么太子无用,出使一趟大梁,竟然被人抓起来,还害的水月损失了三座城池!”

“无知百姓说的话,你放在心上做什么。只要有些风吹草动,那些百姓立马就会忘记这些事儿,他们的话,无须在意。你怕是也不在意吧,你在意的是自己丢了面子,觉得难堪了?”

萧皇后还是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她绝对想先自己没有猜错。

“是又如何!儿臣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母后,水月有没有能力开战。若是有,儿臣一定要亲自领兵,一雪前耻!”卫戎眼底闪过嗜血的光芒,一字一句的说道。

“水月才损失了三座城池,上上下下的厌战情绪极高,你以为战事是这么好开的?粮草士气缺一不可。”

“砰——”卫戎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砸了一下自己的床,“那儿臣所受的屈辱就白受了!”

“这怎么可能。敢欺负我儿。母后也不会就这么算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挽回你在你父皇心中的分量。”

“父皇这边有母后,儿臣一点都不担心。”

“你对母后可真是有信心啊!”

“父皇可是将母可放在心尖尖上了,儿臣是一点都不怀疑母后在父皇心中的分量。”

心尖尖?他心尖尖上的女人从来都不是她。萧皇后的眼中闪过一丝恍惚,须臾,就恢复清明。

“太子,你该选妃了。”这才是萧皇后这次来的目的。

卫戎随意摆了摆手,无所谓的开口,“儿臣的婚事就由母后做主。”反正萧皇后也只能从大臣里帮他挑选妻子了。谁都一样。只是想到楚思雅,卫戎还是不甘心,那是他第一个看上的女人,竟然嫁给了他的死对头!这简直是让他恨得牙痒痒,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萧皇后摇了摇头,这儿子让她宠坏了,能力有,心机有,可就是没受过多少的挫折,所以如今才遇到这么小小的困难,就有些一蹶不振的样。

“母后这次没打算从那些大臣之女里给你挑太子妃。”

“难道母后说的是若芙?”

“若芙是不错,从小在母后身边长大,不过可惜,无父无母,虽说当年的福王在军中还留有一些威名,可那些还是远远不够的。她做不了你的正妃,当个侧妃就不错。”

“母后心中的正妃人选是——”

“西漠铁燕儿公主。你觉得如何?“

“铁燕儿那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儿臣就没有见过比她更蠢的女人了!还一天到晚的自命不凡。”卫戎对铁燕儿是鄙夷至极,只要一想到自己正妃的位置让铁燕儿占了,他浑身都不舒服。

想想云翎娶得楚思雅,而他娶铁燕儿,虽说一个知识郡主,另一个是公主,可两人的才能气度时本事嫁妆就是不可同日而语!

卫戎这次在大梁算是败在了云翎手上,这让他心里一直窝着火,要是他的妻子还比不过云翎,他真心觉得自己要呕死。

“没错,是蠢货。你轻轻松松的就将人控制了。”

卫戎心底一凛,顿时明白,他做的一切可都没有逃过自己母后的眼睛,“儿臣只是觉得这些小事不值得母后操心。”

“儿子长大了,有自己的心思,母后不怪你。让你娶铁燕儿,这也是母后考虑良久才决定下来的。铁燕儿是蠢,而且为人自命不凡,这样的人好掌控,不用担心她会出什么夭折子。

娶铁燕儿最大的好处,太子,你可知道是什么?”

卫戎很想说,娶铁燕儿什么好处都没有,不过问话的是自己的母后,所以卫戎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回答,他从小是让萧皇后养大的,对萧皇后有一种本能的敬畏。

卫戎为我思索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铁燕儿的身份,她是西漠的公主。”

“不错,就是身份。铁燕儿是西漠的公主,你娶了铁燕儿,就代表两国联姻。以后,你要攻打大梁,让西漠襄助,想必,不会有多大的困难。”

“可铁燕儿实在是——”

“太子,蠢有蠢的好处。铁燕儿的蠢能帮到你很多。况且退一步说,要是你不喜欢铁燕儿了,大不了就让她无声无息的消失。你的后院死一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萧皇后轻飘飘的开口,似乎人命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卫戎闻言,不禁沉思,良久才点了点头,“儿臣听母后的。”卫戎从小到大都是听萧皇后的安排,就算到了此时也是一样。

萧皇后闻言,笑了,她就喜欢听话的儿子。

“还有若芙跟你也算是青梅竹马了,给她一个侧妃的位置也好。母后再帮你好好挑几个大臣家的女儿。”

“一切但凭母后做主。”

“行了,你啊,都多大的人了,还耍脾气不吃药。身子康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记住,养好身子,娶了媳妇儿后,赶紧给母后生几个乖孙子。”

卫戎但笑不语,萧皇后离开后,立马就有宫人进来,卫戎也乖乖的喝起了药,只是眼底却闪过一丝冰冷至极的光芒,呵呵,自己这个太子算什么,怕是只能算母后手里的一个木偶吧,总有一天他会——

理国公府

“你们这些混蛋!赶紧放我出去!赵天楚你个混蛋!忘恩负义的!你别忘了,我手里可是有理国公府最大的秘密!你赶紧放我出去!”

楚思影自从被关起来后,整个理国公府的人都知道楚思影疯了,当然这疯了,也是赵天楚吩咐的,所有人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想想也是,就楚思影这样,成天的乱叫唤,谁能受得了,简直就跟疯婆子没有任何的区别了。

下人平时也不敢多靠近楚思影这里,就连送饭的差事都没多少人想干。

赵天俊偷偷摸摸的来到关押楚思影的地方,其实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他是还真心好奇楚思影嘴里说的什么把柄是什么。

不过赵天俊虽然废材了一点,可他绝对没有想过拿把柄去威胁自己的大哥,这对他没好处。

而且就他大哥的手段,赵天俊表示,此生见识过一次,他真的是再也没有勇气见识第二次了。

忽的赵天俊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差点吓得半死,回头一看,是赵天楚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赵天俊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跟我来。”赵天楚留下一句话,直接抬步离开。

赵天俊可不敢不听赵天楚的,只能亦步亦趋跟着赵天楚。

赵天楚在一处凉亭停下,“这些日子,你经常在你大嫂住的附近逛啊!”

“大哥,我对大嫂绝对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这么厉害的母老虎,就算送给我,我都不要!”赵天俊连忙对着赵天楚表忠心,他说的也都是实话,他以前是挺好色的,可也是有品位的,就楚思影那种泼妇,送他,他都不稀罕!

赵天楚的眼角抽了抽,果然,这弟弟的想法他从来不能理解,他竟然能想到自己怀疑他跟楚思影有染。

“我没问你这个。你老是在你大嫂的院子里晃悠,是想做什么。”

赵天俊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赵天楚,最后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大哥,我——我是好奇大嫂嘴中说的把柄!”

赵天俊见赵天楚变了脸色,于是连忙加了一句,“大哥,我绝对没有任何不好的心思。我只是在想,大嫂嘴里的把柄我不知道是什么,可每次爹、嫡母还有大哥你,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大嫂,想必是跟她口中的什么把柄有关系。大哥,我知道自己是个没出息的,我这辈子也存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想法,只要理国公府不倒,我就能有好日子过。所以——”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天俊。你是真的长大了。”赵天楚颇为感慨的说道。

赵天楚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自己的大哥还从来没有夸过他呢!

“不过以后都不要过去了。大哥跟你保证,只要大哥在一日,就绝对让你靠一日。有些事情也是该做决定了。”赵天楚眼底闪过一丝鉴定。

推荐好友月光的文,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传言

楚家庶出次女眼盲无用,是个累赘。

可又有谁知,她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之间风华显,顷刻之时江山覆。

一代骄女的死去,是另一个传奇的开始。

本文权谋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虐,可放心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