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合作 盐田/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的肚子渐渐大起来了,这段日子,楚思雅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让云翎靠着她的肚子,跟肚子里的孩子聊天,或者让云翎给肚子里的孩子读书。

这一日,云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怎么了?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

云翎坐到楚思雅身边坐下,然后跟以往一般,伸手摸了摸楚思雅的肚子,“镇北侯府的财政真的有问题。”

“真的有问题?怎么会这样,镇北侯府当年可是开国元勋,那时候打仗,听说可是积累下不少的好东西。我听娘说过,外公当年也是一员虎将,在战场上得的应该不少。”

怎么短短的几年就弄到败家的地步呢,这简直是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反正楚思雅是觉得让人难以理解。

“当年的镇北侯府确实是发了不少的财,可外公是个好将领,他总是将他的私房补贴给那些受伤残疾的将士,手底下留着真的没有多少。

至于两位舅舅,以前是在战场上拼搏,立了不少军功。可后来两位舅舅受伤闲赋在家,镇北侯府这么多年,怕是除了每年那一点俸禄,就没有其它的经济来源了。”

“庄子呢?”按理说,大户人家,庄子上应该都是有些收入的吧。”

“两位舅母管理不善,这些年庄子上的收入也不怎么样。”云翎说着不禁叹了气。

得了,说白了,就是不事生产了,楚思雅顿时觉得有些无语了。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迷惘。

“云翎,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的。原先不知道,那先不说,如今既然知道了,你是个什么想法?”

“我自然是想帮的,可——”云翎的眼底闪过一丝为难,楚思雅顿时了然,就云尽忠和云尽孝那两个,他们就算是死,肯定也不会接受云翎的好意,说不定还要以为,云翎是在拿钱侮辱他们呢!别说这不可能,楚思雅觉得这实在是太有可能了。

楚思雅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开口,“云翎,虽然,我对你两个舅舅也不是很喜欢,可你要帮他们,我绝对是没意见的。不过,这件事,咱们得从长计议,咱么要是真的直接拿钱给镇北侯府的人,你两个舅舅怕是要以为咱们是在侮辱他们了。”

楚思雅说的,云翎怎么可能不明白,就是因为明白,所以心里才愈发的不舒服。

楚思雅见状,不禁沉思,帮是一定要帮的,可不能傻乎乎的直接拿钱,到时候不说好了,肯定要被人狠狠埋怨一番,尤其是云尽孝那火爆的性子,说不定直接将他们轰出来了!

楚思雅不禁觉得有些头痛,有谁像他们一样,帮人都要小心翼翼的考虑人家的感受。

“云翎,我听娘说过,外公和玉尧的父亲关系不错的!”楚思雅眼睛一亮,连忙开口。

“这事情我也知道,当年外公和玉尧的父亲可是一起上过战场的,两人绝对可以说是生死之交。”

楚思雅狠狠一拍掌,倒是吓了云翎一大跳,“你这是做什么,难道都不知道痛?”云翎说着,连忙拿起楚思雅的手检查,生怕她手痛。

“没事。我方才就是太激动了。我想到了,咱们不方便直接帮忙,可以让老南平侯帮忙啊!”

“外公的性子强,他怎么都不可能直接要别人的帮助,尤其是老南平侯,这在外公眼里,这与乞儿的行为有什么差别!外公肯定不会同意的。”

“我怎么可能这么傻,让老南平侯直接给外公银子,这不是在羞辱外公嘛!我是这么想的,玉尧的生意做得这么大,你可以让玉尧帮忙去镇北侯府,就说他资金短缺,可一时间也不知道找谁去凑。所以特地请外公帮忙,这钱也不算是白借的,就当是入股玉尧的生意,这样以后每月都有分红。”

“好是好。可我担心镇北侯府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云翎说着忍不住蹙起眉毛。

楚思雅的小脸一下子垮下来了,拿不出这么多钱,这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啊。

“要不然就别拿钱,外公就算补贴将士,想来身边留下的珍宝应该不少了,就用那个入股吧!”楚思雅忽的想起,云翎之前不也是很喜欢自己补贴受伤的将士,感情是从老镇北侯那里学来的。只是云翎钱多,一点都不在意。

“玉尧若是没钱,难道会不知道找我借,如今直接找上外公,怕是——”云翎说着就忍不住苦笑一声。

楚思雅也知道自己这法子其实不算太聪明,可就算不聪明,也没法子了,钱不能用他们的名义给,也不能直接了当的给,要顾忌人家的自尊心,所以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确实如云翎说的一样,老镇北侯不是傻子,怕是玉尧找上他的时候,他就能把事情猜到七七八八。

“云翎,我觉得外公会同意的。”

“这么确定?”云翎皱着眉道。

“确定,外公肯定能知道这是我们的一片好心,而且他心里也肯定希望我们能跟,大舅舅和二舅舅的关系能好一些,所以他一定会同意的。”

“只怕大舅舅和二舅舅知道了,会——”

“云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头畏尾的了,知道就知道呗,反正他们又不敢闹出来。”

就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爱面子的,难道他们好意思让所有人知道镇北侯府的财政紧张?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而且知道了就知道了,他们最多就不接受他们的钱罢了,楚思雅心道,就当自己少花一笔钱了!

云翎盯着楚思雅,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点头,其实楚思雅的法子确实算是最好的,暂时先这样吧。大舅舅和二舅舅知道,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对了,皇帝舅舅要去祈福祭天,这次你会跟去吗?”乾风帝要去祈福祭天,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可以说所有人都死死盯着这件事。

不对,与其说是盯着这件事,不如说是盯着这件事代表的深意,皇帝祈福祭天可是代表着一个重要的信号,尤其是哪些皇子会跟着一起,更是代表了皇帝舅舅的一种态度。这些落在那些大臣眼里,可就成了谁以后会上位的信息了。

“不去,你正怀着孩子,我要陪着你。”云翎想都不想的开口。在他眼里,只有楚思雅腹中的孩子最重要的。其他的,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

其实楚思雅也知道云翎不会去,不过在听到他亲口说,这心情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楚思雅故作矜持,“算你识相!”

“其实我就算想去也不行,庄王可是要进梁都了,皇上可是让我看着他!”

云翎话落,腰上很不客气的被楚思雅狠狠捏了一下,这一下绝对是不带着任何的水分。痛的云翎眉头都要打结了。

“你难道就不知道说一些好听的让我开心一会儿啊!”楚思雅气鼓鼓的看着云翎,真心觉得这个男人孺子不可教!

“我留下来,最主要的还是为了你。”云翎就知道方才的话说出来一定得不到什么好,可没法子,谁让他这辈子就算是栽在楚思雅受伤了,所以也就只能任命了。

“哼!庄王,我记得他母妃是先帝的德妃。”

楚思雅对庄王的大名也算是听过不少了。听说庄王是先帝的幼子,最是受宠不过。当初先帝甚至还想废了太子,也就是如今的乾风帝,改立庄王为太子。不过后来也不知道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仔细想想,她的外婆,也就是当今的太后,确实是个厉害的。她当年可是将先帝的几个儿子全都杀的杀,软禁的软禁,只留下一个庄王。

不过楚思雅还真挺好奇,庄王当初的势力这么大,自己的外祖母怎么就愿意放他一马,让他直接到了封地,这么多年都没有找过他的麻烦。

“在想什么?”

“在想庄王,云翎你说,当年外祖母这么厉害,以铁血手段为皇帝舅舅几乎杀完了所有的敌人,怎么就留下了一个庄王呢?”

“先帝曾经留下遗旨要保庄王。太后当时的手段太过血腥,可是让掌管宗室的族长都有些不满意了。”

遗旨?果然是这样,她就说,自己的外祖母可不像是一个会对敌人心慈手软的人。

“好了,天色也晚了。赶紧睡。”云翎看着楚思雅一双熠熠发光的眼睛,忍不住提醒。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还想再聊一会儿呢。不过看云翎一副不想再多说什么的模样,她也就讷讷的闭上了嘴巴,什么都不说了。

楚思雅闭上眼睛的时候,双手不自禁的覆盖上自己的小腹,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一个小小的男娃,正甜甜的对着她“无齿”的笑呢。

云翎看着楚思雅嘴角边的笑容,眼底闪过一丝满足,将楚思雅轻轻纳入怀中,此生有她足以。

翌日

云翎和楚思雅就请了玉尧。

许久不见玉尧,他倒是显得有些落寞,身上也不见从前的盛气凌人和从前的贵公子模样。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一眼,云翎的眼中有过一抹无奈,昔日意气风发的好兄弟成了如今这这副模样,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有些心酸。

“玉尧,你是不是还没有放下?”云翎抿着嘴,沉重的开口。

玉尧似乎想要潇洒一笑,可是他那副沧桑的模样,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她有多潇洒。

“兄弟,我是这么傻的嘛!”

“你现在看起来就很像是一个傻的。”楚思雅毫不客气的说道。

玉尧眼睛一瞪,恨不得直接把楚思雅瞪出一个洞!

“瞪什么瞪!玉尧,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冰凝那种女人,所以才意志消沉,那我真是瞧不起你!”

“不是!”他要是说自己还因为冰凝伤心,那他真是可以早点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那你这么一副死人的样子给谁看呢!”

“雅儿。”云翎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楚思雅。

“你对我凶什么,你看看你这好兄弟,他现在这样,不就跟个死人没有任何的区别!玉尧,你这样子是给谁看啊!云翎是你兄弟,他肯定会担心你。想来老南平侯最近也是为你操碎心了吧。冰凝的事情,都过去多久了,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放下!”这是最让楚思雅觉得郁闷的事情了,一个大男人,为了冰凝那种拜金女,要死要活的,简直就不配做一个男人啊!反正楚思雅就是这么想的。

“你给闭嘴!谁为了那女人难受,没有放心啊!我是早就放心了!我也知道她已经死了,死在林三爷那些妾室的手上,这些我都知道。”

“你不会是因为人死了,所以为她伤心了?”

“呸!要不是看在你如今是孕妇的份儿上,我绝对要扇死你!”

楚思雅默默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就玉尧,还扇死她呢,他在白日做梦还差不多。要扇死,也是楚思雅扇死他!

“玉尧,你这幅样子真的是很让人担心。”云翎淡淡的开口。

“你们少瞎操心,我最近只是在迷惘,云翎,你说说,我长得也不比你差多少,家世也没差多少。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比你有钱啊!不过我就是好奇了,那些女人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一个个的就像是被人下了药似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你,上官冰就不说了,爱你爱的简直跟入魔了!孙思颖也不说了,那女人也是爱你爱的发狂了,还有一堆不知道的,说不定到现在还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云翎死命的给玉尧使眼色,只希望他能赶紧闭上他的嘴巴。他都有些怀疑,这玉尧是故意的吧,竟然当着雅儿的面说这些!

“玉尧——”楚思雅阴测测的看着玉尧,他竟然在她的面前说云翎有多少爱慕者,他是想死吧!

玉尧这才“后知后觉”的看着楚思雅,一脸不好意思的开口,“抱歉,一时间说的有些太激动了。说了实话惹人烦了。”

玉尧俊美的脸上满是不好意思,似乎真的对自己方才的话感到抱歉。

要不是今日有事情要找玉尧帮忙,楚思雅发誓,她绝对要这男人好看,不把他打个十七八拳,她都不解恨!

“放心,你的话一点都不惹人厌!我也知道我的夫君长得好,吸引各式各样的女人。不过,我也知道我夫君心里就只有我一个,其他外三路的女人她压根儿就不会放在心上。夫君,你说是吧。”

云翎立马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雅儿,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其他的人我压根儿是没有放在心上的,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

楚思雅得到云翎的回答满意了,随后笑眯眯的看着玉尧,“玉小侯爷,你说呢?”

玉尧看着笑靥如花的楚思雅,只恨不得打掉她脸上的笑容,这女人压根儿是在给他挖坑啊!他倒是想再说一些“让人激动”的话,不过楚思雅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要是再说什么不好听的,就显得有些小人了。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楚思雅现在可是怀着孩子,他要是刺激到楚思雅,别说云翎不会放过他,就是他自己都不能原谅他自己啊!

“当然,我这傻兄弟心里可就只有你一个,你就放心吧。”

“那是!不过玉尧啊,作为嫂子,我可真得提醒你两句,你看看你,虽说长得不差,家世也不错,也有钱。怎么就没有多少姑娘喜欢你呢?你还真该往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才是。”

玉尧要是放到现代,那绝对算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啊,不过可惜,玉尧的市场还真是不咋地,主要原因,谁让玉尧这厮实在是太花心,好人家的女人真没有多少愿意嫁给他的。

“要不你给我说说原因啊!”玉尧皮笑肉不笑道。

“原因,原因还需要说吗?很明显啊,因为你太花心太放荡了!你说说你自己,之前你也知道,要是跟那些好人家的女孩儿有些什么,你立马就得负责了。所以你以前找的都是青楼女子,你觉得这样的女人方便,就算玩儿了,也不会有什么事儿,我说的对不对?”

玉尧一噎,说实话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算什么,如今听楚思雅这么一说,倒是颇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好像以前他似乎真的都是这么想的一样。

“玉尧,说实话你哪里都好,不过责任心不强,而且十足一个大少爷,花心放荡,你要是什么时候懂得真心爱一个人,那你也能找到真爱了。”楚思雅淡淡的说道。

玉尧闻言,不禁沉思下来,楚思雅今日这番话倒是给了他很大的触动,这跟他从前受到的教育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楚思雅看着玉尧愣在那里,也不再多说什么,有些事还是需要玉尧自己想通。

不过今日找他,可不是为了给玉尧当心理医生。

楚思雅投给云翎一个眼神,云翎也知道要将镇北侯府的窘况告诉一个外人,实在不是一个多明智的选择,可如今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只能硬着头皮告诉玉尧了。

玉尧听着云翎的话,嘴角不禁抽了抽,他就说这对夫妻今天竟然这么好心来开导他,果然事因为有事相求。

不过涉及到正事,玉尧倒是不会不识好歹,反倒是沉思下来,“这件事倒是不难,只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的两个舅舅知道真想以后,怕是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甚至还要认为你居心不轨。”

“你都能想到,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想不到。可就算想到,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难道让我们做小辈的,看着长辈不好不成?”

“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孝顺。”玉尧低着头嘀咕了一句。

很快,玉尧就被一道锐利的眼神瞪着,心道不好,他怎么就在云翎面前说楚思雅的坏话,这个妻奴肯放过他,那才见鬼了!

玉尧咳嗽了一声,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其实咱们可以想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一劳永逸?怎么个一劳永逸?”楚思雅也希望能彻底解决这件事情啊!

“就是你方才说的,让镇北侯府跟我合作生意,到时候我每月给分红。”

“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主意呢,就这,你跟我说说,有什么生意入股以后,每个月都能有一大笔可观的利润,真要是有这种生意,我早就第一个去做了!”这话倒是实话,若是有这么好的生意,楚思雅肯定第一个拿一笔钱,然后去做着生意!

“谁说没有。”玉尧斜睨了一眼楚思雅。

这回就连云翎都惊讶了,颇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玉尧,“真的有?要是真有这么好赚钱的生意,你应该早就去做了吧。”

不能不说,云翎还是很了解玉尧这个好兄弟的,一眼就说透了玉尧的本性。

“嘿嘿!还是兄弟你了解我。这生意以前不做,是因为不能做,可现在——嘿嘿——”

楚思雅的眼角抽了抽,她真心觉得玉尧如今这样子,能用猥琐来形容,尤其是她那“嘿嘿——”的声音,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可有一点,楚思雅却不能不承认,那就是玉尧在说起生意的时候,眼底是泛着光芒的,那么自信那么耀眼。

每个人在碰到自己擅长熟悉的领域,都会绽放出不一样的光芒。

“到底是什么生意,竟然会让你玉小侯爷从前不敢做?”楚思雅倒是真好奇了。

“盐!”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没有想到玉尧想做的竟然是盐!

“我说你的眼光够好啊!一眼就看到最赚钱的生意啊!要说什么生意最赚钱,还真的是盐铁,这种关于民生的生意。”

想想清朝时候的盐商,那一个个的都富得流油啊!当初的雍正帝去扬州讨盐税,在那些盐商的手下都没有得什么好!

“怎么会想到做这个生意?”云翎显然也没有想到玉尧想做的生意竟然是“盐”。

一说起生意,玉尧脸上的颓废顿时消失,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神采奕奕。

“谁不知道最好赚钱的生意就是盐铁,我算半个生意人,自然也感兴趣。不过私卖盐铁,可是大罪,我之前可没想过碰这些。可最近,你们也知道,皇上打算开一部分小盐田,允许人晒盐买卖。”

楚思雅对这个消息也一点都不陌生,之前云翎已经告诉过他了。乾风帝这么做,也是近年来国库空虚,允许人晒盐卖盐,可是有严格的要求,说白了,你自己是能赚钱,可你要往国库交的钱更多。

玉尧看着楚思雅和云翎对着消息一点惊讶都没有,心里就已经猜到,这两人怕是知道这消息了。

“唉,这做天子近臣可真是不错。我费尽心思得到的消息,你们两个竟然早就知道了,啧啧,你们两个也别这么打击我啊!”玉尧说着狠狠的摇了摇头。

“对这生意,你是怎么打算的。虽说赚得多,但你也能猜测到皇上这么做的用意,可不是为了让你赚钱,说白了还是想增加国库的收入。”

“我知道。盐是所有人都必不可少的东西,做这个生意一定是赚的。要是我拿下这生意,我可以将所赚的一半都献上国库。”玉尧想了想道。

“是你说错了我,还是我听错了。一半上缴给国库?你不是打算跟镇北侯府合作,这么下来你能有多少?”楚思雅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玉尧,这人可不是多善良大方的,到了他口袋里的钱还愿意主动拿出来。

“我是个生意人,自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我这么做,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了。到时候我跟镇北侯府也可以五五分啊!”

云翎深深的看了玉尧一眼,忽的开口,“镇北侯府有你想要的。”

玉尧愣了愣,随即大笑着开口,“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猜对了!”

果然,反正打死楚思雅都不信玉尧能有这么好心,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利益让出来。

“说说看,镇北侯府有什么值得你费心的。”云翎的眼底闪过一丝深沉的光芒,低沉着声音开口。

“盐田。”玉尧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

“盐田?你有没有说错,镇北侯府有盐田?”楚思雅不可思议的开口。同时怀疑,要是镇北侯府有盐田,日子怎么会过得这么拮据,萧氏和蓝氏两个竟然都开始变卖嫁妆,这未免也太不合理了吧。

“我当然没说错,镇北侯府有盐田。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的盐可是不许私自贩卖,镇北侯府就算有盐田又如何。等于是揣着一堆金疙瘩,可惜却连用都不能用。”

这一点楚思雅绝对详细,要是其他人,有这么丰富的盐田,明知会犯法,可也会小偷小摸赚上一点,不过老镇北侯,就楚思雅对他的了解,他怎么都不会知法犯法,同时也会严管着小辈不许动。

“镇北侯府的盐田,其实还是老镇北侯的一小块封地,原先也没人把它当一回事,可三年前,镇北侯府留在那儿的管事,倒是个人才,一眼就看出了那地靠着海,极容易晒出好盐。那管事也是个聪明的,就真的自己组织人手晒盐,还真让他弄出了上好的盐田。

不过可惜,后来老镇北侯听到这消息大怒,直接下令,将那管事打了个半死。至于那盐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最后是留下了,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

“听你话里的意思,那什么管事绝对是人才中的人才啊。凭着自己就能晒盐铺盐田。不错,确实不错。等等,盐田虽然稀少,可也不是太难找,凭着你的势力想找一处盐田就不算什么难事。哦,我明白了,你还看中那管事的能力了。”楚思雅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玉尧挑了挑眉,也不否认,显然是默认了楚思雅话中的意思。

楚思雅扁了扁嘴,这玉尧可是够精明的,想来他最近还一直苦恼该如何跟镇北侯府联系上,她和云翎这么一弄,不就帮玉尧拉上关系了。

楚思雅越想越是觉得玉尧这人够奸诈的。

“你要我帮什么忙?”

“兄弟,我就知道你了解我!镇北侯府那儿,我有信心跟他们合作,要是我去不行,大不了就让老头子去,问题肯定不大。不过皇上那儿,就得交给你们夫妻了。要知道想做这生意的人可是不少,就连不少的皇亲国戚都懂念头了,我自认为没这么大的脸,能从皇上那儿求来,到时候就得借你们夫妇二人的光了。”

“难得你竟然会觉得自己没那么大的脸,这可真是让我觉得惊讶了。楚思雅说着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雅儿,玉尧算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云翎不赞同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撇了撇嘴,不再言语。

“皇上最近要去祭天祈福,怕是不会搭理这种事。还是等皇上回来后再说,你觉得如何?”

玉尧点了点头,云翎既然已经同意,想来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所以他也不必很急切,“好,那我就在这里谢谢兄弟你了!”

“你怎么不谢谢嫂子我呢!”

玉尧嘴角抽了抽,“这事当然得谢谢嫂子你了!”

“乖。”

玉尧莫名的恶寒,被小自己这么多的人喊“乖”,他真心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云翎看着玉尧这模样,莫名的想要笑,真心觉得玉尧太可乐了。

玉尧可没兴趣当云翎和楚思雅两人的笑料,可是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好兄弟,你说皇上这次去祭天祈福,会带谁呢?”

云翎的眼底闪过莫名的神色,“你怎么也突然在意起这种事情了?”

玉尧沉沉的叹了口气,“兄弟,实话跟你说,最近肃王可是时不时的来登我家的大门,搞得我家老头子都要称病了。你让我心里如何不焦急?”

“肃王最近一直登南平侯府的门?”楚思雅可一点都不相信肃王就是纯粹的去走门子,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肃王那种满脑子想着皇位皇位的,他做的事情,绝对不会跟争夺皇位无关!

楚思雅算了算日子,上官璇的丧事已经办完了,可肃王还是什么差事都没有,他的差事全都给了慎王。

想到上官璇,楚思雅的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儿,那样明艳的女子,要不是嫁给了肃王那样的渣人,她的日子肯定能好过不少。

“你是怎么做的?”云翎淡淡的问道。

“怎么做?还能怎么做,人家再怎么样,也是王爷,我总不能把人关到门外去。我和老头子只能硬着头皮见了。你是不知道,肃王的的嘴巴里从头到尾也就那么几句话,什么皇上的年纪有些大了,什么南平侯府也该想想以后的路了,什么投靠他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等他大事成了以后,绝对是不会亏待南平侯府。”

“这不很好啊,怎么,难道你都没有动心?”楚思雅说着挑了挑眉。

“好什么好,皇上还在那儿,况且肃王,说实在的,就连我都不怎么看好他。”

“哦?你怎么不看好他?说来听听。”楚思雅倒是挺好奇的问道。

“肃王的生母出身卑微,只是一介宫婢。虽说英雄不问出身,可哪里有真的不问出身。看看历朝历代的皇帝,哪个不是出身煊赫,当然了,那些农民皇帝排除先。”

楚思雅点了点头,肃王的身份确实是太低了。低到很多人都看不起他。其实楚思雅倒是有些同情肃王,生母卑微,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赞同他。

要是肃王能老老实实的当一个闲散王爷,他的日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到底是个皇子。可他却一心想当皇帝,行,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理,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也不是好皇子。

可肃王错就错在过于自卑了,是的,在楚思雅眼里,肃王是真的过于自卑了。

八成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所以他拼命的想要往上爬,为此他可以不择手段,哪怕像慎王这样,原本是个瘸子,已经失去了争夺皇位资格的弟弟都不愿意放过,这就让人心寒了。

“在想什么?”云翎看着楚思雅出神,轻轻推了推楚思雅。

楚思雅猛地醒过来,摇了摇头,“没什么。担心你的好兄弟呢!”

“多谢你关心了。那你有没有什么好法子帮帮我啊!”玉尧一脸期待的看着楚思雅。

“没有。我看在肃王没事干之前,他肯定会缠着你们的。”这一点楚思雅绝对相信。

“唉,那我可就惨了,照皇上的意思看来,短时间内应该是没有想过要给肃王什么差事的。那我和老头子不是得继续让人缠着了。”玉尧哀叹一声。

楚思雅和云翎好笑的看着玉尧耍宝的样子,要说玉尧有多担心这事儿,她倒是不怎么相信的,肃王对他来说最多是烦人的苍蝇,而且老南平侯心里应该也是有准的,乾风帝怕是不会让肃王当下一任皇帝,所以玉尧父子对肃王也不必多忌惮。

“行了,要耍宝回去耍,你嫂子身子重,就不招待你了。”

“云翎,以前我觉得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尤其对着兄弟更是肝胆相照!可如今看来是我错了,你是典型的重色轻友啊!想想之前我为你可是出生入死啊!你竟然就这么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有你这样的兄弟,真是我玉尧的悲哀!”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别提,云翎看着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啊!

“既然知道,那还不赶紧走。”

玉尧顿时觉得自己被深深的伤害了,再看看这两个无情的,更是一点愧疚都没有,玉尧顿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记得把事情办好。”在玉尧要踏出门槛的时候,云翎幽幽的开口。

玉尧差点没被门槛绊倒,俊美的脸都扭曲了,愤恨不平的开口,“知道了!说完,玉尧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要是再不离开,他可真担心自己要被活活气死!

“玉尧其实也挺可怜的。”想来他以前就被云翎气的不轻吧。不过楚思雅可不会同情他,只会觉得他自作孽不可活。

“你同情他?”

“不同情。活该。恶人自有恶人磨。”

“哦?听娘子你的意思,是说夫君我是恶人了?”云翎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

楚思雅缩了缩头,“你怎么会是恶人呢。你是天底下都找不到的大好人了!”楚思雅默默在心里吐槽自己,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了。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已经完结喽,亲们可以尽情开啃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