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打板子 所谓偏心/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在看到冷霜点头的时候就知道她猜对了。

连翘的心底闪过疑问,同时暗暗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怎么都不调查一下郡主以前的事儿,像这次,这什么夏夫人和夏少夫人,明显就是夫人认识的,可她却一无所知,这种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

“若是不想见,我这将她们离开。”冷霜见楚思雅不开口,于是连忙开口道。

楚思雅没回答冷霜的话,良久才幽幽的开口,“让她们进来吧,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也好奇她们过得到底怎么样了。”

“夫人,你正怀着孩子,要是——”

“你们一个两个的真当我这么脆弱啊!放心,我什么事儿都没有。见两个女人罢了,又有这么多人在,再怎么样,也不会出什么事儿的,你啊,就放心吧。”

冷霜听楚思雅这么说,这才屈了屈身,转身离开。

偏厅内

楚思雅也有三年多没见过褚氏和刘小花了,两人身上都穿着绸缎衣裳,发髻上也簪着一支金簪子,虽然成色不算太好,不过比起以前,可是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只一眼,楚思雅就收回了目光。

褚氏和刘小花倒是显得很拘束,似乎是感慨于这偏厅的富丽堂皇,可能是羡慕楚思雅身边的丫鬟也穿的这么好,尤其是在看到一袭素衣,却难掩她倾国倾城的容貌,两人眼底都闪过浓浓的震惊,这跟你她们记忆中的“凌筱雅”真的是相差太多太多了。

“民妇给——”褚氏拉着刘小花跪下,想要给楚思雅行礼。

“免了,起来吧。连翘还不赶紧上点心果子,夏夫人和夏少夫人来者是客,可不能怠慢了。”褚氏还未跪下,就被楚思雅拦下了、

褚氏一时间倒是跪也不是,站也不是。

“两位这么站着做什么,难道是觉得我待客不周不成?”

“没有,没有,雅——不是,侯夫人待我们很周到。”褚氏忙不迭的摇着双手,似乎是想要以此来证明她的真诚。

可她所谓的真诚,落到楚思雅眼里,就觉得有几分可笑了。尤其是在看到褚氏手上戴着的金戒指,楚思雅的眼神不禁又闪了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冷霜,赶紧扶夏夫人和夏少夫人坐下啊!”

“是,夫人。”

从前,褚氏就有些怵冷霜,哪里敢让她来扶,连忙拉着刘小花,找了两个位置坐下,那样子颇有几分狼狈。

连翘也很快上了新鲜的果子和热气腾腾的糕点。

“侯夫人这里的东西可真是多,这么冷的天,竟然还有这么新鲜的果子。”褚氏在看到那一碟子桔子,眼神不禁闪了闪,堆着满脸的笑容道。

“不过是用土方子保存下来的,也没什么稀奇的。要是夏夫人喜欢,我可以将方子给你。”

都说古人到了冬天就没有新鲜的水果蔬菜吃,这完全就是扯淡啊!古人早就懂得将新鲜的水果用土罐子密封起来,然后埋在地窖里,用特殊的法子保存,这样到了冬天,一样有新鲜的水果吃。

至于新鲜的蔬菜,有些贵族人家会烧土坑,来让土地温暖,以保证能长出新鲜的蔬菜。

楚思雅在知道这法子的时候,倒是惊讶了一番,同时忍不住感慨,自己真是太小瞧了古人的智慧了。

楚思雅还忍不住想起自己做的大棚蔬菜,比起古人的法子,只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了降低了成本。

“什么夏夫人,少夫人,咱们只不过是乡下来的,哪能称呼自己什么夫人不夫人的,侯夫人要是不嫌弃,还是像以前一样称呼我夏婶吧。”

“我现在是昭慧长公主的女儿,皇上亲封的荣安郡主,当初凤阳村的某些人某些事,本夫人一点都不想提起。”

褚氏的脸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暗暗在心里骂楚思雅,果然是一朝飞上枝头,就再也看不上他们这些人!

冷霜瞥到褚氏的脸色,忍不住在心里恨恨唾弃了一把,简直就是无耻啊!

当初郡主帮了她们多少,而夏苗苗那无耻的贱女人又是怎么做的,她如今真是回想起来,都快要吐了,也真佩服这些人竟然还有脸找上门来!真不知道她们到底哪来这么大的脸!

“侯夫人,您是不知道苗苗现在有多可怜,她——”

“她可怜?她哪里可怜了?说来我跟她还真是有缘分啊!我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夏苗苗,竟然会给我父亲做了外室,对了,如今肚子里还有了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了。”

褚氏原本准备了一大堆的话想要说,可是在听到楚思雅这不阴不阳的口气,她满肚子的话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了,最后只能闷闷的说道,“苗苗她是有苦衷的。”

楚思雅皱着眉头,似乎十分的不解,同时也万分好奇的看着褚氏,“苦衷?我还真好奇是什么苦衷?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她不知道楚伯和我的关系,可千万不要告诉我,楚伯以权压人,逼着夏苗苗做他的外室。夏苗苗恐怕还没长得那么倾国倾城,让男人一看到她就发疯的地步吧。”楚思雅无不嘲讽的开口。

褚氏一张脸涨的铁青,“侯夫人有必要这么说话吗!好歹,我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我们——”

“停停!谁跟你么一家人,我娘已经休了楚伯,而我作为我娘的女儿,我跟楚伯也没有关系了。还一家人呢,我倒是不知道我堂堂的郡主,什么时候跟一个外室成了一家人,我什么时候这么下贱了!”

楚思雅口中的下贱哪里是在说她自己,分明是在说夏苗苗!

褚氏最近的日子是过得越来越滋润,从前的善良淳朴在她身上几乎是看不见了,所以一听到楚思雅这嘲讽的口气,她一下子受不了了,只差没有上去跟楚思雅拼命了!

“侯夫人,当年你落魄,还是我家苗苗——”

“停停,你是不是又想说当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那些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你没嫌说腻,我都嫌自己听腻歪了!你扪心自问,我帮了夏苗苗多少次!

说实话,那时候我每次帮她,我都觉得恶心,她做出的事情真是一次恶心过一次!

今儿个,你们上门,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不过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心里那些鬼盘算,还是早在的歇了,就算不想歇,也别说给我听,我担心脏了我的耳朵!

今日见你们,只是有一句话要你们转告给夏苗苗,多行不义必自毙!意思是,坏事做多了,总有一天会有报应!”

“你——”

“大胆!夫人面前哪里有你放肆的余地!就凭你方才对夫人无礼,夫人现在就算要了你的小命也是该的!”连翘怒斥道。既然夫人不待见她们,她自然也没必要给她们什么好脸色了。

“对了,小花,从进来开始,你就没说过一句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也劝你一句,守住自己的本心,别让那些所谓的富贵给迷昏了眼睛!”

刘小花浑身一震,惊愕的看着楚思雅,其实对褚氏的做法,她也是觉得很不屑,甚至她觉得褚氏被夏苗苗影响了,做出的事情也是越来越不理智。可她当人儿媳的,自然是婆婆说什么,她就得做什么了。

“侯夫人!你跟苗苗可是从下一块儿长大的啊!您怎么不想想,当初你在凌家被人欺负,没饭吃,都是苗苗偷偷给你带吃的。尤其是那次你被黄氏那女人打的晕倒,醒来以后,也是苗苗给你带了鸡蛋。

侯夫人如今你也怀着孩子,想来能够体会到一个做母亲的感受。做母亲的,哪怕自己再苦再痛,也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平安幸福。

苗苗如今就是个外室,就算生下了孩子,她也不能自己抚养。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种感觉非为人母不能体会啊!”褚氏情深意切的看着楚思雅,说的话好似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一般。

要不是自己刚穿越过来,是夏苗苗给了她一个鸡蛋,楚思雅才不会在夏苗苗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蠢事,她还帮着夏苗苗,为的就是自己刚穿越过来,迷惘无助,而夏苗苗是给了她少数温暖的人,否则她就是脑子进水了,也不会这么帮着夏苗苗,哪怕明知她后来对自己满怀恶意。

可楚思雅绝对能说一句,她绝对是不欠夏苗苗的,尼玛,一份温暖,楚思雅都帮了夏苗苗多少次了,她已经懒得再数了。

她早就打定主意,这辈子跟夏苗苗绝对不会再有的瓜葛纠缠,那女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哪怕这次知道夏苗苗成了楚玉亭的外室,除了一开始的惊讶,楚思雅也只剩下一个感觉了,真是王八配绿豆,看对眼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楚思雅目露微讽的看着褚氏,她一个压根儿就没有念过多少书的乡下村妇,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可真真是难得啊!尤其是她那一番慷慨陈词,更是让楚思雅觉得她事先背过一般。

“是吗?那你想我怎么帮你女儿一把啊!”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褚氏,其实她还真的挺好奇这褚氏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

以前她就挺好奇,褚氏看着挺淳朴老实,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夏苗苗怎么会越长越歪的。如今看来,褚氏哪里是老实,恐怕打心眼里也是个不安分的,只是以前在凤阳村,没那么多勾心斗角,没那么多算计利益,可自从夏苗苗一人得道,他们这些鸡犬也跟着升天了,眼界大了,心也大了,满腹的算计也冒出来了。

“苗苗她没这么大的心,自然不敢奢望楚伯正室的位置,只求能有一个贵妾的位置就心满意足了。”褚氏忙不迭的开口,生怕楚思雅会反悔,末了还添上一句,“其实这都是为了苗苗肚子的孩子,总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是个私生子吧!”

贵妾?夏苗苗倒是好大的口气,赵氏也是贵妾,她是生怕进了楚伯府的大门,比人矮上一头啊!

其实楚思雅特别好奇,夏苗苗怎么就认定了,她一定会帮她,难不成夏苗苗以为自己会看在褚氏和刘小花的份儿上,再帮她一次?呵呵,如果真是这样,楚思雅真想送夏苗苗一句,你在做梦!

“说完了?”

褚氏一愣,下意识的点头,“是啊。”

“来人啊,送客!”

“夫人啊,您还没说答不答应呢,您怎么额可以——”

“呸!你是哪个名牌上的人,凭什么让夫人帮你做事啊!自己的女儿不要脸去做人家的外室,就算死了也是活该!就凭你这老货方才在夫人面前胡言乱语,夫人就算直接打杀了你,也是应该!”连翘狠狠的瞪着褚氏,同时用眼神示意人赶紧将褚氏拉出去,这么个不知道好歹的,万一冲撞了夫人那该如何是好!

褚氏不是傻子,到了这个份儿上,哪里还能不知道楚思雅从头到尾怕是都没有帮忙的心思,只怕是将她们当猴耍呢!顿时就骂上了,“你别忘了,你落难的时候,可是我们家帮了你大忙,你倒好,如今富贵了,就立马忘了我们家的恩情,你还是人嘛!你小心天打雷劈,小心报应到你肚子里的——”

“来人啊,把她给我拖出去打二十板子,先把她的嘴给我塞上,免得在那里满口喷粪!”楚思雅原先还真是将褚氏当做逗趣的玩意儿,褚氏千不该万不该竟然敢诅咒她腹中的孩子,她既然敢说,那就该做好承受她怒火的准备!

褚氏还想再骂,可她的嘴巴立马就被人用布条塞住,“唔唔唔——”,反倒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是还是用她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楚思雅,直到被人拉了下去。

刘小花一见褚氏被人拉走,心里顿时急的不行,可她一个弱女子也不是那些大汉的对手,于是只能恳求的看着楚思雅,“夫人,我婆婆也是一时糊涂,她——”

“小花,我对你婆婆已经是忍无可忍到了极点,这板子我还嫌打的少了。我看的出,你这次是不想过来的,是硬被你婆婆给拉来的吧。”

刘小花在楚思雅一双明亮的眼眸中,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她是不想过来,当初苗苗将楚思雅得罪的那么厉害,楚思雅肯定是不会再帮夏苗苗了,可自己的婆婆愣是拎不清,以为她们家从前对楚思雅有些小恩小惠,所以就想着逼着楚思雅再帮夏苗苗。

“小花,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梁都,随便出来一个贵人都不是你们能得罪的起的。谨言慎行才是你们该做的。以后好好看着你的婆婆,免得又做出什么脑子不清楚的事儿。对了,最后提醒你一句,夏苗苗可不一定是你们通天的阶梯,说不定会带你们下地狱。”

刘小花一惊,此时她甚至都忘记了褚氏还在外面受刑,连忙问道,“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你以后就好自为之吧。最好能为自己想一条后路。”

刘小花还想再问,可楚思雅琴却直接吩咐连翘扶她进内室。刘小花就算再想知道楚思雅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能追上去问。

夏苗苗以为进楚伯府就能得到天大的富贵?呵呵,那简直就是笑话!她皇帝舅舅忍了楚玉亭这么多年,她可一点都不觉得,乾风帝将楚玉亭从了国公贬为伯爷,让昭慧长公主休了楚玉亭,这样就能算了。指不定还有什么再等着楚玉亭呢!

再说,楚伯府里还有一个赵氏,那也不是省油的灯,楚思雅也不觉得赵氏会任凭夏苗苗和梁娇有名分,赵氏的哥哥赵博文虽然没有了静伯的爵位,不过破船还有三分钉呢,赵博文的势力就算大缩水,可要对付两个女人,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

楚思雅真不知道夏苗苗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认定了,她进理楚伯府就一定能得楚玉亭的喜爱,然后生下儿子,再被楚玉亭立为世子。如今看起来,简直跟笑话没有任何的区别!

算了,各人有各人的缘分,楚思雅也懒得想她们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呗!

原本今日见褚氏,是嫌日子太无聊看个戏,可谁知道褚氏竟然胆大包天的诅咒她的孩子,她没直接弄死褚氏,都是她心地善良了。

回到内室,连翘小心的扶着楚思雅坐下,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夫人您也是的,明知道那些是什么人,怎么还去见呢!”

“日子过的太无聊,所以想找个逗趣的人儿,如今看来倒是我傻了。”这哪里是逗趣儿啊,简直是来了一场无妄之灾还差不多!楚思雅也是越想越后悔。

再说褚氏这边,她可是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二十大板,刘小花见板子打完,连忙去扶褚氏。

可打板子的人可没有给刘小花机会,驾着被打了个半死的褚氏,直接将她丢到大门口,“也不看看这是哪里,竟然敢在忠勇侯府放肆,还诅咒侯夫人!以后你长点眼睛,要是再敢出现在老子面前,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褚氏原本就被打了个半死,这么一摔,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摔碎了,刘小花这才有机会来扶褚氏。

“你个小贱人,我是你婆婆,你看着我挨打,都不知道来替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个不孝顺的!”褚氏一腔怒火全都朝着刘小花发了。

褚氏带着血味的唾沫喷到刘小花脸上,这让她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擦,可看着褚氏满身是血的样子,她要是真这么做了,褚氏指不定要怎么找她的麻烦。

“娘,我先带你去找大夫。”刘小花忍下心中的恶心,尽量温和的开口。

“呸,找什么大夫,赶紧送我回去。咱们还得回去找苗苗商量对策!”

刘小花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褚氏竟然还想着夏苗苗,行,反正该说的话,她都已经说了,这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也懒得管了。

刘小花的耳边不禁响起了楚思雅的话,就褚氏这一意孤行的样子,以后怕是难有什么好下场。她是不是该为自己和孩子考虑考虑呢?

翌日

楚思雅打算去长公主府一趟,连翘见状,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夫人也是的,自从侯爷出去了,您就没一天安分的。”

可不是,昨儿个,见了褚氏那糟心的,今儿个一大早又要去长公主府,这可不是不安分。

楚思雅努了努嘴,“我去见娘,是娶尽孝道!好你个连翘,竟然敢说我不安分,小心我以后也给你找个不安分的相公管着你!”

不安分的相公,莫名的,连翘的脑海里浮现出清风那吊儿郎当的模样,最不安分的,还真是他了。

忽的,连翘拼命摇头,她真是见鬼了,怎么会想起那混蛋!赶紧忘记!

长公主府

“你怀着孩子呢,这大冷的天还跑什么跑!”昭慧长公主在见到楚思雅的时候,反应倒是跟连翘一模一样,显然是对楚思雅怀着身孕还不安分,感到生气。

楚思雅倒是一点都不害怕昭慧长公主的冷脸,笑嘻嘻的凑过去,挽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女儿想娘亲了,难道娘亲都不想女儿不成?”

“少来,你啊,其他的本事不大,一张嘴巴倒是能说的很。还想我呢,怕是翎儿离开了,你个丫头闲着没事干,所以才见天的找事做吧。”

楚思雅有些好奇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她的心思有这么明显吗?怎么就连她娘也看出来了。

“不说这个了,娘,您身体最近怎么样?我给您送来的燕窝,您有按时吃吧。”楚思雅最关心的还是昭慧长公主的身体问题。

“放心,你送来的那些补品,娘经常吃,别提,吃了以后,身子倒是越来越轻盈了。”

“那是因为咱们小郡主的孝心!”周嬷嬷笑着插了一句。

楚思雅平时给昭慧长公主送的补品,都是偷偷加了一点空间灵泉,以前在长公主府,楚思雅是有很多机会给家人添加灵泉,可如今嫁人了,几乎少了,所以楚思雅只能隔三差五的送一些添加了空间灵泉的补品给昭慧长公主,反正那些补品昭慧长公主也不太可能自己一个人吃,自己的大哥、二哥、三姐还有大嫂,应该都能吃到。

“唉。”

气氛正融洽,昭慧长公主忽的叹了一口气。

“娘,怎么了?别是女儿过来,您不开心吧!”

“你能来,娘当然高兴了。只是你其他的几个哥哥姐姐,娘实在是担心他们啊!

这个话题,楚思雅就实在不是很想参与了。

“娘,大哥、二哥还有三姐,哪里让您操心了。要我说,您啊,现在就该好好享清福才是。什么烦心事儿都别管了!”

“娘倒是想不管啊!可除了你,你其他的几个哥哥姐姐,哪个能不让娘操心啊!就说你大哥,他和纤柔成婚到现在,都没有同房,你让娘怎么放心的下啊!”

楚思雅也知道楚文豪到现在都没有跟纤柔同房。楚思雅听冷霜说过,貌似端王妃有好几次想要上门敲打敲打楚文豪这个女婿,可都让纤柔拦住了。楚思雅忍不住点了点头,纤柔的脑子总算是有些清楚了,要是真让端王妃去找楚文豪的麻烦,那楚文豪和纤柔好不容易有些改善的夫妻关系,怕是又要毁的干干净净了!

“娘,当初大哥娶大嫂,毕竟是被逼迫的。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被人硬塞一个妻子。如今大哥和大嫂的关系总算是有些和解了,我相信大哥总有一日能真心接受大嫂的。”

“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娘还想抱孙子呢!照这么看下去,那还真是有些遥遥无期了。”

“娘,大哥已经长大了,他肯定能明白您的一番苦心。就连您都能渐渐淡忘大嫂当初的事儿,大哥也一定可以的。”

“娘不是淡忘,只是人老了真没有那么多心思继续纠缠这些事儿了。还不如过过含饴弄孙的日子。也幸好端王妃没上门再闹,否则她来一次,娘就要想起一次当初的不痛快!还有你二哥,你和思文两个都出嫁了,他倒好,如今竟然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楚思雅默默的低下头,她最不想提起的就是楚文煜了,只要提到这个话题,就一定避免不了当初的冰玉,如今的钱瑶妹。

“你低头做什么,可千万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想着你那下贱的丫鬟!”

下贱的丫鬟,在昭慧长公主眼中,钱瑶在还是她丫头的时候就跟楚文煜有了首尾,自然是下贱至极了。

“没有。冰玉已经死了。”冰玉确实已经死了,如今活在世上的是钱瑶。

“你二哥娶谁都可以,但绝对不能是钱家和林家的女儿!”

得了,昭慧长公主一开口就将活路给断了,钱家,钱瑶和钱瑶妹,林家,林依柔。

“你怎么不说话?”

楚思雅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不说话也成了错。

“娘,我能说什么。说实在的,就我个人的观点,我——不说了。”

“哪里有说到一半就听下来的,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娘听着呢!”楚思雅这说一半留一半,可真让昭慧长公主心里不舒服,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楚思雅。

“我怕我说了,您生气。您也知道,我现在怀着孩子,有些话怕是会说的不太中听,既然我说了以后,娘会生气,所以女儿还是觉得自己不说的好。”

“你也知道你有些话说了,娘会生气啊!真是难得!说,今天,娘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说出天来!”楚思雅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天,她肯定是说不出来的。

“娘,要我说,那就是先撇开二哥的事儿。如果是别人弄出这么一档子事情,我最看不顺眼的绝对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楚思雅说到这里,停了停,见昭慧长公主没反应,这才继续说道,“就算女人刻意勾引,可要不是男人管不住自己下身的一块肉,哪会出这档子事儿!”

不能不说,楚思雅说的实在是太露骨了,说的一屋子还没有嫁人的丫鬟纷纷红了脸。

昭慧长公主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这是她的女儿,说起这种事情,竟然能面不改色,还什么男人下身的一块肉,这——这简直是——

楚思雅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好像有些过火了。

“咳咳——太激动,所以说的有些露骨了啊!”

“早知道你是这幅德行,早该在你嫁人前,好好教你《女戒》《女则》才是!”昭慧长公主颇为恨铁不成钢的开口,似乎是无法理解,自己的女儿怎么会成了如今这样子!

楚思雅努了努嘴,就算教了,她也不会听,《女戒》《女则》分明就是束缚广大女性同胞的封建糟粕,她会听,那才见鬼了!什么被男人看了一下脚,就得砍掉,她想起来,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先不说这个。娘,咱们先说这件事。其实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男人,明明是他们抵制不住诱惑,凭什么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女人的身上!行,确实也是有很多女人不要脸,刻意去勾引男人,可若是男人够正直,怎么会被勾引呢!”

楚思雅越说越气愤,眼睛也是越睁越大。

昭慧长公主淡淡的瞥了一眼楚思雅,这才缓缓的开口,“你是在说你二哥吧。”

“啊!没有。真的没有!”就算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能说出来啊!

“所以,你二哥的事情一出,你最怪的不是你身边那丫头,反倒是你二哥?”

“娘,说好了不生气的啊。我只是说实话嘛!方才的话就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我知道,这个观点呢,有很多人不同意。可我也没法子了。”

“有没有去过钱府?”

楚思雅一蒙,不知道昭慧长公主突然说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哼!”

一个“哼”字,楚思雅也不知道昭慧长公主是个什么想法,是赞同她的话呢?还是不赞同。不管了,管她赞同还是不赞同呢,她都说了。

“你的话虽然是够离经叛道,其实仔细想想也不是没道理。想想楚玉亭,想想你皇帝舅舅——”

“娘!”楚思雅觉得自己够大胆了,没想到她娘胆子更大,竟然敢直接说皇帝舅舅!

“行了,娘有分寸。咱们娘俩说的话,绝对是不会传出去的。以前,娘就知道你个丫头是个单子大的,只是没想到单子竟然这么大。”

楚思雅默默砖头,在现代受了这么多年的男女平等教育,胆子能不大嘛!

“你方才说了那么一堆的话,还是在为钱瑶说话吧。”昭慧长公主淡淡睨了一眼楚思雅道。

楚思雅摇了摇头,“娘,因为大哥和——您一直很生气,所以我一直没敢在您面前说一句关于他们的事儿。包括,钱府,我也真的没有去过一次。可有一句话我是真心得说上一句,我方才的话,不是为——而是我最真实的想法。

至于二哥和她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多嘴一句,二哥是个大男人,该怎么做,我相信他心里有数。如果二哥心里真的有她,那么二哥一定会为了她在您面前争取,如果二哥心里没她,女儿在您面前说再多,或者您妥协了让二哥迎娶她,又有什么用。说不定,她在您眼里就成了大嫂第二,是个被人硬塞来的媳妇儿。”

“你觉得你二哥是怎么想的?”昭慧长公主不知在想什么,忽的开口问道。

“二哥倒是找过我一次。好像二哥对她的态度还是蛮坚决的。”

“坚决?是挺坚决的,前段日子,已经在娘耳边说了不少次了。别我这里不答应,他就要剪头发当和尚去了!”

“二哥不会。”

“这么确定?”昭慧长公主想到楚文煜那坚决的模样,心里就窝了一团火。

“二哥当初身子弱,只能一直在庄子上修养,是娘,您日日夜夜在佛前为他祈祷,是娘,您为了二哥的身子操碎了心。

可能二哥对她是真心的,愿意为了她在您面前争一争,可有一点,女儿敢说,二哥绝对不会做出让娘您伤心的事儿,如果二哥真的做了,他还配做一个人嘛!”

昭慧长公主闻言,心里一动,可面上不改,不能不说,楚思雅的话还是说到了她心上去。尽管楚文煜的态度一直很坚决,可有一点,他确实是从未做过什么伤她心的事儿,想来正如楚思雅说的一样。

“雅儿,你会不会觉得娘很不近人情?”昭慧长公主忍不住开口问道。

“娘,您怎么会这么说?”楚思雅颇为不解的开口。

“难道你不觉得,若是娘通情达理一点,让你二哥娶了钱家的小姐,肯定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娘,您是我们的娘。是全心全意为我们的娘。我们知道,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几个好。您不让二哥娶钱家的小姐,一定有您的原因,虽然我们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我们不会怪您,只会想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昭慧长公主闻言,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可面上不显,还是板着一张脸,“你啊,最行的就是一张嘴。娘,也跟你透个底吧。其实娘对你们兄妹几个的婚事,没多少要求,只要你们自己喜欢,对方的家世只要还算清白,能过得去,娘也就满意了。

要不然你三姐当初真不会嫁到封家,那时候是你三姐自己看上了封玉平,封家是逐渐落寞了,而且封家的封老太太,你也知道,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可那时候你三姐喜欢,娘也就同意了。

可你二哥这次不一样,娘可以不计较钱瑶之前只是个丫鬟的事儿,这么些年,娘也算看清了,身份地位没什么要紧的。况且,她如今也成了钱家的小姐,要说身份,也不算差到哪里去了。

可有一点啊,雅儿,她原先是你身边的丫鬟,世上就没有不漏风的墙,万一哪一天,钱瑶在是你身边丫鬟的时候,就跟你二哥有了首尾,你的名声可就要毁了!你让娘怎么忍心啊!”

楚思雅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在楚文煜和钱瑶的事儿上,昭慧长公主想的最多的竟然是她!

“雅儿,娘其实一直想说自己不偏心,对你们兄妹四个都是一样的。可实际上,娘偏心,娘四个孩子里面,娘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娘的心也偏着你。所以,哪怕娘知道你二哥是真心想娶钱瑶,可这关系到你的名声,娘就不能同意!”

《重生之王爷要倒贴》

邪神莫邪

内容介绍:

传闻,她奇丑无比,于是一纸圣旨,绝色的表妹代她入宫为后,她远嫁给敌国冷血王爷。

不甘心的她,谋算天下,助他走上帝王之路。万万没有想到,在山河一统之时,就是她丧命之日。

含恨重生,看着这一统的河山,她笑道:“既然我能为了你打来这天下,那么我也能毁了你这天下。”

她不再信爱情,却没想到最终却还是着了他的套。

她冷笑:“我不会嫁你的,死心吧!”

某男挑眉:“你不嫁我,我嫁你就好了。”

洛青鸾气愤:“你还要脸不?”

某人一脸认真道:“为了你,不要了……”

喜欢请收藏,跪谢跪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