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庄王找茬(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听着昭慧长公主的话,倒是一惊。她虽然知道昭慧长公主不同意楚文煜和钱瑶的事儿,其中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可如今看来,她倒是占了主要的原因啊!

楚思雅连忙开口解释,其实她对这些所谓的名声什么的,说实在的,她真心不是很太在意。她这话绝对是说真的,她是真心不是很在意。

虽然钱瑶在作为她丫鬟的时候,跟自己的二哥混在一块儿,这要是传出去,她的名声会不太好听,不过人呢虽然喜欢八卦,可八卦的时间肯定不会长,最多持续一段日子,这件事的余温也就过去了,所以楚思雅还真不是太在意的。

楚思雅正打算开口,忽的一个老嬷嬷神色紧张的闯进来,“长公主不好了!”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眼前的嬷嬷,“什么不好了,出了什么事儿,你这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老嬷嬷甚至还来不及请罪,忙不迭的开口,“长公主不好了,是真的不好了,镇北侯的长子带着云家二爷的女儿云蓉出去玩儿,不知,怎么就那么巧,撞上了正好回梁都的庄王的孙子,双方不知道怎么起了争执,庄王孙子的脑袋被打破了,庄王如今带着人去了镇北侯府,说是要镇北侯的长子云振还有云家二爷的女儿云蓉偿命!”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儿!”昭慧长公主不可置信的开口。

楚思雅更是满脸惊讶,一时间想心里只觉得慌乱极了。

“不行,本公主必须去一趟,不说镇北侯府是翎儿的外家,当年本公主和染兮情同姐妹,如今,本公主怎么能坐视不管!”

“娘,我跟您一块儿去。”楚思雅也起身道。

“胡闹!你还怀着身孕呢!怎么跟我一块儿去。万一孩子有个闪失,怎么是好!”

“娘,云翎如今不在,如今他的家人有难,我怎么能不去管,而且庄王孙子的伤势也没人知道,夸大说一句,谁的医术比我更好!”

“可——”

“娘,别可不可的了。云家的那两个,对着我和云翎脾气倒是十足的大,对着外人怕是老鼠胆子了,还有云蓉,她的神智本来就有些不清楚,又摊上这么一件事,小姑娘怕是吓坏了。而且给庄王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您啊,就放心吧!”这一点,楚思雅是十分确定,否则她也不会说这话。

“行,你就跟在娘身边,量庄王也不敢动你。”昭慧长公主也觉得楚思雅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后,同意了。

镇北侯府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到的时候,气氛已经很紧张了,这也是楚思雅第一次见庄王。

都说庄王的母妃德妃是先帝晚年最宠爱的妃子,庄王作为先帝最小的儿子也是十分得先帝的宠爱。听说当年先帝差点废嫡立幼!

不过后来德妃莫名的死去,而庄王更是别早早的打发到自己的封地,这么多年都没有来过梁都,真不知道庄王如今是太有底气,还是觉得乾风帝和太后都不会对他动手了,所以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到皇宫,楚思雅都给称赞他一句胆大。

“原来是大皇姐啊!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显得愈发的美丽了。这是你的小女儿吧,啧啧,长得跟你真是像啊!一点都不像是从山村里养出来的村姑,倒是蛮有贵气的。”庄王用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扫过楚思雅后,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面色一寒,庄王这不是在说楚思雅只是在乡下长大的,上不了台面的嘛!

楚思雅嘴角一直噙着温婉的笑意,一点都没有因为庄王的话感到生气,“多谢庄王叔夸赞了,这也多亏了娘亲教导的好。当初的正宫皇后所处,金枝玉叶的嫡女,教养出来的女儿自然是不一样了。庄王叔,你说,侄女我说的对吗?”

庄王原本含笑的桃花眼一寒,早听说楚思雅是个厉害的,原本他还没怎么在意,可如今看来,就她那张嘴巴,确实就是一个厉害的,真真是让人恨不得直接缝上她的嘴巴!

昭慧长公主得意的看着庄王,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她真是想好好的嘲讽庄王一番。

“哼,大皇姐教养出来的女儿果然是够伶牙俐齿!真是有大皇姐你当初的风采!只是她可千万不要像大皇姐你一般,也成开天辟地的第一人,休了自己的夫君!”

“庄王莫非是对皇帝舅舅不满?还是对太后外祖母不满?这件事,皇帝舅舅和太后外祖母都是赞成的,怎么好像庄王叔十分不满。”楚思雅拉着昭慧长公主,生怕她一个激动下,跟庄王吵起来。

“本王可没这么说过,荣安多心了。今日倒是没有功夫和大皇姐你叙旧了,本王可得找云家算账!镇北侯,赶紧将你的大儿子云振还有了你二弟的那个疯子女儿给本王带出来,本王的孙子可不是让你们白白伤害的!”

云尽忠听着庄王一口一个疯子,一张脸都气的铁青!

云尽孝更是直接梗着脖子冲着庄王怒吼,“别以为你是王爷,就能侮辱我的女儿!”

庄王冷哼一声,“云二老爷,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有什么资格对着本王大吼大叫的!难道在你们云家人的眼里压根儿就没有本王的存在不成!”

“庄王,老朽的两个儿子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也知道二房的云蓉当初因为一点原因,所以这头脑是有些不清楚,振儿也一向疼爱蓉儿,如果一时误伤了您的孙子,老朽在这代他们赔罪。”老镇北侯爷态度诚恳地道。

庄王美丽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丝嘲讽,“老镇北侯,你当年是个精彩艳艳的人物。可惜啊,这辈子就是没能养一个好儿子,两个儿子都是废物!如今只能躲在镇北侯府当个富贵闲人!本王懒得跟你们废话,赶紧将云振和云蓉两个交出来!”

“庄王叔,可否让外甥女我看看您孙子伤,我对岐黄之术也是略同一二。”面对庄王的咄咄逼人,楚思雅淡然的开口。

“荣安,这是本王同云家的事情,你插手不太好吧。而且你现在身怀有孕,还是得多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才是。”庄王瞥了一眼楚思雅凸出的小腹道。

“庄王叔这话可错了,云家可是云翎的母家,我可得叫老侯爷一声外公,云家的事儿我怎么不能插手了?这是哪里的道理?还有,这事情说白了,不就是孩子间相互打架,庄王叔有必要为了这么带你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这么抓着不放?”

庄王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嘲讽,“忠勇侯的外家,怎么本侯听说忠勇侯跟云家的关系很差劲儿呢,尤其是云家的两位老爷更是看都不愿意看忠勇侯一眼,那态度哪里像是对外甥的,倒像是对仇人的!就这样,荣安你还要上杆子管云家的事儿,这真是——啧啧——”

听着庄王别有深意的“啧啧——”声,楚思雅目光一寒,她是痛恨云尽忠和云尽孝对云翎的态度,不过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绝对轮不到庄王来挑拨离间,她也不会相信庄王的话!

“庄王远在千里之外的封地,竟然对梁都的事情这么了若指掌,荣安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庄王心中一凛,好一个厉害的丫头!

“王爷啊,您看看咱们的星儿啊,他的额头上可是留了一个大疤,要是星儿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活了!”赶来的是庄王妃,哭的伤心欲绝,这让楚思雅忍不住怀疑,难道庄王孙子的伤痕严重。

“放心,本王一定会给咱们的星儿讨回公道!大皇姐,我知道你看不惯本王!可你不要忘记了,本王到底是皇室子孙,如今我朱家的人被欺负了,本王今日若是不能讨回公道,就一定会去皇族长那儿告上一状,本王也想看看,皇族长到底会不会出头!还是任由我朱家的子孙被这些外三路的人欺负了,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昭慧长公主一噎,显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思雅明白昭慧长公主的顾虑,如今的皇族长可是最为公道不过的,处事公正,明面上是一点私心都没有。

就如当年履郡王的事儿,虽然履郡王因为方氏害死了朱云的亲娘,可因为她给朱家生了孩子,尤其是履郡王更是死命的护着,所以皇族长在一定程度上还阻止了太后对方氏下手。

如今要是庄王将这件事告到皇族长那儿,无论怎么样,也是朱家的人受了欺负,皇族长不会坐视不管。

“不知道表哥和蓉儿如今怎么样了?”楚思雅看着老镇北侯问道。她没有问云尽孝和云尽忠两个,也是因为知道这两人对她意见大的很,可千万别再这时候再继续发扬他们的倔脾气,对她三缄其口,那在庄王面前也真是丢尽了脸面了!

“蓉儿吓坏了,现在还哭闹不止。至于振儿,左手都脱臼了,已经请了大夫看了,说是要好好养一年,若是这一年内再出什么差错,左手怕是就要废了。”老镇北侯倒是一下子明白了楚思雅的意思,立马开口。

楚思雅挑了挑眉,“看来本郡主的表哥和表姐受的伤害也不轻啊!”

“呸!那两个有贱种,怎么能跟本王妃的星儿相提并论,他们两条贱命抵不上星儿的一根头发!”庄王妃冲着楚思雅恶狠狠的开口。

“你说什么!”云尽孝死死瞪着庄王妃,恨不得将她给吃了!

庄王妃冷哼一声,“难不成你是聋子?本王妃说的话你都听不懂?本王妃方才的话有哪里说错了,星儿可是我庄王府的嫡长孙,将来是要继承庄王爵位的,难道不比两个身无功名和诰命的庶人要来的尊贵!”

这庄王妃可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原本还以为是个冲动易怒的,可说出来的话,每一字每一句却恰好都说在了点子上,让人想反驳都无法反驳。

“你——”云尽孝自然不能说自家的女儿比庄王的孙子还尊贵,那还不让人直接扣上一顶要造反的帽子,可云蓉是他唯一的女儿,如今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她怎么能不心疼!

“我说弟媳啊,你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大皇姐这话请恕我不能赞同了,星儿也是大皇姐你的亲侄孙啊,难道在你眼中都比不过这些外人,要是大皇姐要为这些外人责怪我,那我也只能认命了!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要闹就把事情闹得大一点,我也去找皇族长喊冤去!自家人被欺负了,大皇姐不说帮忙讨一个公道,竟然还胳膊肘往外拐,我做什么了?我有哪里做错了?我只不过是说了两句实话罢了!”

楚思雅看着庄王妃那张嘴,噼里啪啦的就没有停过,一时间只觉得头痛。

听说庄王妃在没出嫁的时候,在家可是一个厉害至极的姑娘,她的两个兄弟对着她都不敢出一声大气,如今,楚思雅算是彻底认识她了,确实是个厉害的。

扯着皇族长的虎皮做大旗,口口声声拿着自己庄王妃的名头说事,虽然是咄咄逼人了一点,可有一点,人家聪明啊,说的话做的事都在忍的底线之内,而且就算气急,也没有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儿。

“看来大皇姐是没话说了是吧,赶紧将打伤我星儿的两个罪魁祸首交出来,他们既然敢毁了我孙儿的容,本王妃今儿个就要了他们的命!

大皇姐可千万别说我今日做错了,两个庶民敢冲撞我庄王府的嫡长孙,我就算立马打杀了他们,也是他们活该!”

“泼妇!”昭慧长公主面色涨得通红,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吐出这个两个字。

“泼妇?可惜大皇姐如今你没有孙子,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倒是好奇,若是大皇子有了孙子,若是被人害的毁容,不知道你会是个什么样子!”

“庄王婶,荣安略通岐黄之术保,不如由我帮您的孙子看看如何?若是我能治愈,这就事情就算过去了,两家也算是结个善缘。”

“你可以救治星儿?”庄王妃颇为不相信的打量着楚思雅。

“荣安,你别是为了要保住云家的两个人,在这里信口雌黄!”庄王冷冷的开口。

楚思雅微微皱着眉头,她总算是发觉到怪异的地方了,这庄王好像一点都不希望她给他孙子看病啊。似乎,他一点都没将自己的嫡长孙放在心上似的。

“庄王婶愿不愿意相信我。看庄王婶着急的态度,想来是已经请过大夫了,大夫既然无法,不如就让我试试看。当初虎门关那么多将士得了疫病我都能治愈,如今不过是额头上有块伤疤罢了,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事。庄王可以不稀罕自己的嫡长孙,想来是因为有很多的孙子,所以不在意。可庄王婶——”

庄王妃果然皱着眉头,虽然知道楚思雅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可有一点她没有说错,自己的丈夫可没见怎么疼爱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否则他儿子早就有了儿子,照理,早就应该被封为世子才对,可庄王却不愿意立自己的儿子为世子。

庄王看到庄王妃面露迟疑,不禁冷哼,“莫非荣安你觉得治好了星儿,这件事就能善罢甘休了不成!”

“庄王叔何必这么咄咄逼人,事前留一线,事后好相见,不是吗?”

“庄王你到底想怎么样!身为长辈你如此咄咄逼人,倒是好意思!本公主都为你脸红了!”

“不是大皇姐你的孙子被人伤了,你自然是毫不介意了。”

楚思雅看着庄王油盐不进的模样,心里也是恨得咬牙切齿。

“大舅舅,不如让云表哥出来,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云尽忠这人比较渣(对云翎),可楚思雅还是相信他的为人,想来他对子女的管教还是严格的,就算云尽忠这渣对孩子的教导都不怎么严格,最起码萧氏应该是严格管教自己的孩子。总不会做出无缘无故伤人的事情。

“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你是不是要让庄王将振儿带走!都说最毒妇人心,如今我算是见识了!”云尽孝恶狠狠的瞪着楚思雅。

楚思雅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云尽孝,这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如果云尽忠和老镇北侯也这么想,那她就无能为力了,这事情她也懒得管了!

反正看在云翎的份儿上,她已经是管了不少了,费了心尽了力,可人家还是当你的一片好心如狗肺,楚思雅自问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况且她还怀着孩子呢,孕妇是有任性的权利!

老镇北侯深深的凝视着楚思雅,楚思雅丝毫不惧,坦然无愧的回视着老镇北侯。

良久,老镇北侯才幽幽的开口,“来人啊,去把大少爷带出来。”

“爹,你怎么能——”

“二弟!”云尽忠大喝一声,制止了云尽孝的话。

云尽孝看了看老镇北侯又看了看云尽忠,最后只能无奈的一跺脚,对着众人背过身,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很快云振就被下人带出来了,楚思雅在看到他的时候,还真是吓了。

楚思雅还记得第一次见云振,他可是个温润翩翩公子,可如今衣衫破烂,身上有不少的伤口,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

萧氏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的儿子,满眼的心痛。

楚思雅默默的收回自己的视线,“云表哥,如今大家都在,你好好将事情说出来,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荣安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什么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听你的意思,我的星儿是白被人伤了额头!你是云振吧,这伤口别是刚弄出来,使苦肉计的!一个大男人,真真是让人不屑!”

“庄王妃,你的话未免过了!”昭慧长公主不喜庄王,对庄王妃自然也是没有半点的好感!这个女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会喜欢她的人,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若是新伤口,血不会止的那么快。而云表哥身上的伤口,血已经不流了,而且有凝固的趋势,怎么看,着都不是刚刚做出来的伤口。”楚思雅淡淡的开口。直接堵住了庄王妃的话。

庄王妃一噎,顿时没好气的开口,“荣安果然是伶牙俐齿。本王妃都要甘拜下风了。”

楚思雅直接将庄王妃嘲讽的话当做夸奖来听了,笑意吟吟的开口道,“真是多谢庄王婶的夸奖了,荣安也觉得自己向来伶牙俐齿,很会讨长辈的欢心呢,皇帝舅舅和太后外祖母就总是夸奖荣安呢。”

庄王妃听着楚思雅的话,更是觉得一口气没上来,恨不得对着楚思雅破口大骂,可这只能想想,却不能做,谁让楚思雅将乾风帝和太后搬出来了。

抱歉,七七今天起晚了,所以万更没能写完,在此郑重道歉,剩下的就下午五点发,还请亲们见谅。

谢谢神奇猫秀才投了2张月票夏荷举人投了1张月票支持绝色举人投了1张月票xufengzhen00举人投了1张月票大乖麻麻 投了4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