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事了(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振儿,你表嫂说的对,你是将门之子,最起码得做到敢作敢当才是!你现在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若是你错了,庄王要如何处置你,爷爷还有你爹不会再多说一句,若是错不在你,爷爷和你爹哪怕是拼了这条命,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老镇北侯狠狠一拍云振的肩膀,斩钉截铁的开口。

事情发生到现在,他们甚至都没有问云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庄王就找上门来。

他们也只顾着跟庄王理论,下意识的就想要保护云振这个亲孙子,他们都忘记去问事情的真相了。

“公公,振儿最是孝顺听话的了,他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伤人呢!他——”

“让振儿自己说,振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老镇北侯打断了萧氏的话,对着云振沉声说道。

楚思雅知道萧氏是因为老镇北侯那一句,若是庄王孙子昏迷的事情真的跟云振有关系,镇北侯府就绝对不会再包庇云振,所以才会这么急切的开口。

“娘,您放心。儿子也相信是非公道自在人心。我之前答应蓉儿要带她出去散心,原本蓉儿一直很听话,也没有闹。可之后我们遇到庄王的孙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庄王的孙子拿着一条鞭子四处挥舞,好几个路过的行人都被打伤了。

我云振不敢说自己是什么英雄好汉,可有一点,路见不平,我侠义之辈自当挺身而出。

可还没等我上前,蓉儿就被吓坏了,大声尖叫起来,庄王的孙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自己挥着鞭子一个不小心,就踩中了自己挥舞的鞭子,然后直直的要摔下去。

庄王的孙子虽然有些过于跋扈无礼,说白了,到底只是个8岁的孩童,要是真见他摔着,我也有些于心不忍,所以赶忙上去搀扶,原本我都已经扶住庄王的孙子了。可庄王的孙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推开孙子,我当时没有防备,还真让他推得一个踉跄,不过庄王的孙子这下是彻底没有站稳,头超前,狠狠的摔了下去,地上正好有一颗尖锐的石子,庄王的孙子就直直的往那石子上撞了。”

“你胡说!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本王妃的星儿平时是最乖巧懂事的!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庄王妃此时真是恨不得直接咬死云振,竟然敢在她的面前侮辱她的星儿,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照本王看,你是想推脱责任,所以才在这里胡言乱语,推卸责任!”

“小舅舅,要知道云振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很简单。正巧,我来的时候就让人去找,见证事情发生的人了,想来人也已经到了,小舅舅若是有兴趣,不如荣安这就把人带上来,咱们也好看看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庄王阴沉着一张脸,庄王妃的脸色也不好看。

虽然他们此时都是一副信誓旦旦不相信的模样,其实他们内心深处还是相信云振的话,他们的孙子是个什么样的,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要是让人来了,真是将最后的一块遮羞布都给撕了!这让他们如何能够忍受!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行,好,就当这件事跟云振没关系。可也跟云家的那疯子有关系,若不是她理在那里乱喊乱叫,本王妃的星儿怎么会被突然吓到,还撞在了石子上,让那疯子给本王妃出来!”

庄王妃事前同样没有了解过事情真相,她一看到自己的宝贝孙子出事,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直接恶狠狠的出门找这些人算账了。

云振她现在动不了,那就找那疯子!

“庄王妃,蓉儿心智本来就有些不正常,是您的孙子先在那里胡乱的挥鞭,吓到了蓉儿,这怎么能怪她!如果庄王妃一定要追究,那就冲着我云振来!”

“振儿!”萧氏连忙去拉云振,不是她自私,云蓉只是她的侄女,在侄女和儿子间,她作为母亲,只能选择自己的儿子!

“小舅妈,你这话说的是有失偏颇吧。若非你的孙子在大街上胡乱挥鞭子,吓到了蓉儿,她也不会吓得尖叫,归根究底,还是您的孙子有错在先!”

“怎么,荣安难道也跟大皇姐一样喜欢胳膊肘往外拐?不帮着咱们朱家自己人,倒是喜欢偏帮外人!”

“庄王妃,你也知道本公主是你的皇姐,你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压根儿没将本公主放在眼里不成!”

庄王妃冷冷的撇过头,冷哼一声,“我只是实话实说,大皇姐这么激动做什么!”

“既然双方都争执不下,要荣安说,不如直接让京兆府尹来判案好了。”

“凭什么!本王妃的星儿可是庄王府的嫡长孙,一个小小的京兆府尹哪来的资格来管这件事儿!”庄王妃寸步不让。

楚思雅收起脸上的笑容,同样冷若冰霜的看着庄王妃,“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舅妈您生的儿子可没有被小舅舅请封为庄王世子,既然如此,您的孙子也就只是朱氏皇族一个普通的宗室罢了,一个普通宗室被打,哪里需要劳烦皇族长呢?小舅妈,您说,荣安说的对吗?”

“你好大的胆子!”楚思雅说的事情,是最让庄王妃觉得不痛快的了,她的儿子都已经生下了嫡长孙,可庄王还是不愿意立他为世子,不就是因为丁侧妃生的儿子更合乎他的心意,如今楚思雅这么大喇喇的将她心头的痛,直接摆到众人的面前,她不生气才奇怪了。

庄王妃恨得直接抬起手就要打楚思雅,恨不得直接将她一张脸给打烂。

楚思雅微微退后一步,冷霜立马上前抓住庄王妃的手腕,然后狠狠向后一甩,庄王妃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碎了,在她什么准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又被人这么一甩,庄王妃大惊,差点没吓死。

庄王一直注意着场面,及时扶住了庄王妃。

庄王妃稳了稳心神,顿时冲着楚思雅发火,“好一个荣安,竟然敢对长辈动手!难道这都是大皇姐你教荣安的不成!”

庄王妃一想到自己差点要出洋相,简直恨不得将楚思雅给生吃活剥了!

“本公主倒是想问问庄王妃了,你是什么意思,明知道雅儿有身孕,竟然还对雅儿动手,莫非你是故意要害雅儿腹中的孩子不成!本公主才得去找皇族长念叨念叨,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妇人,配不配做我朱家的媳妇儿!”昭慧长公主方才也是蒙了,她真是万万没想到庄王妃竟然这么大胆,直接对着雅儿动手,雅儿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她真是活剥了庄王妃的心都有了!

“本王妃方才只是一时情急,况且只是打脸,怎么会伤到荣安腹中的孩子,大皇姐需要给我定这么大的罪名!”庄王妃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作为怕是要落人口舌,于是硬撑着头皮道。

“小舅妈,要荣安说,这件事,双方都有错,各退一步,算了如何?”

“不行!我的星儿额头上的伤口这么深,怕是要毁容了,这让我如何能算!”庄王妃只要一想到自己孙子额头上的伤疤,心里就恨得不行,算了,这怎么可以!

“小舅妈您孙子额头上的伤口,只是被尖锐的石子所伤,严重也严重不到哪里去,用了我的伤药,就算会留印子,可最后肯定也会淡的看不出来。”

“荣安,淡的看不出来,可不代表会完全消失。”庄王见庄王妃面有松动,立马开口道。

“小舅舅,哪个大夫能保证完全不留疤,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荣安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不过,荣安见小舅舅倒是很有意思,似乎不太关心自己孙儿的伤,反倒是拼了命的想将事情闹大啊!”这是楚思雅一开始就有的感觉,这庄王压根儿是嫌事情不够大一样,不断的煽风点火。

庄王妃就算可恶,可起码是为了自己的孙子,可这庄王——

“你呢过确保本王妃的星儿,她额头上的伤疤能几乎看不出来?”

“能!”其实还能彻底消除,不过那需要太后的天山雪莲,对庄王的孙子用这么好的东西,还是免了吧。小小年纪就这么嚣张跋扈,挥着个鞭子胡乱打人,可想而知这品性是有多差了!况且,一个男孩子,额头上留点疤又怎么样了。又不是女孩子,将来会嫁不出去!

“好,要是你的药真的有用,这件事就当这么过去了!本王妃也不计较了!”

“不行!”庄王面色一寒,想都不想的开口。

“王爷,在妾身心里没什么比星儿更重要!”庄王妃不是傻子,将所有的事情仔细联系在一起,细细想了想,她不得不承认,楚思雅说的不错,庄王从头到尾似乎都在隔岸观火,恨不得把事情闹大。至于星儿,他怕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关心过!

庄王面色铁青的看着庄王妃,眼神凌厉的,压根儿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妻子,反倒像是在看仇人一般,只恨不得将庄王妃给千刀万剐了!

庄王妃毫不畏惧的看着庄王,你心里只有丁侧妃母子,我要是再不为自己的儿子孙子着想,我们一家子真要让你们逼死了!

最后,庄王和庄王妃总算是离开了。

“别以为你这次帮了一点小忙,我们就会感激你!做梦!”

庄王夫妇离开了,云尽孝又开始发飙了,对着楚思雅横挑鼻子竖挑眼起来。

“要不是长公主和郡主赶过来,你以为这件事能这么容易解决,我是怎么教你的!难道你要做那忘恩负义的小人不成!”老镇北侯气急败坏的看着云尽孝,那那样子,似乎是恨不得上去狠狠打他一顿!

云尽孝抿着唇,默默的移开自己的视线。

楚思雅懒得跟云尽孝计较,这人会感激她,那才见鬼了!

昭慧长公主虽然也不满云尽孝的态度,你说,她的女儿怀着身孕,还大老远的跑来镇北侯府,对着咄咄逼人的庄王夫妇更是尽心为你们周璇,这什么云尽孝也真是过分的可以,一点都不感激她的女儿,还摆出一副死人脸,也不知道给谁看!

但昭慧长公主可是有涵养多了,她淡淡的看着云振,“振儿,马上要春闱了,这次主持春闱的是寇家的人,你——唉——”

“春闱?你要参加春闱?”楚思雅惊讶的看着云振,镇北侯府不是武将世家吗?怎么会有一个要参加春闱的子嗣!

云振被楚思雅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开口,“我在习武一途上,没有多大的成就,所以——”

哦,原来人家不喜欢上沙场打战做个武将,喜欢读书做个文官。

没想到云尽忠那阴阳怪气的人,竟然能生出这么个书生气十足的儿子,倒是难得了。

“寇家!不会是庄王妃的母家吧!”萧氏颇为惊恐的开口,眼底是满满的担忧。若真的是,那她的儿子该怎么办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