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往事 新文开坑求收藏!/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又如何!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梁都可是在天子脚下!寇家又能做什么!”云尽孝大声吼道。

楚思雅看着云尽孝那副龇牙欲裂的模样,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她真心有些怀疑,如果萧氏不是云尽孝的大嫂,他都要直接上前抓着小萧氏的胳膊死命摇晃,冲着他咆哮了!

“你怎么对你大嫂说话的!”老镇北侯怒斥云尽孝。

云尽孝梗着脖子不愿意示弱,他觉得自己没错,一点错都没有!

“你放心,这次虽然是寇家的人是春闱的主考官,可最后阅卷的还是皇兄,他不会坐视不理的。”昭慧长公主给萧氏吃了一颗安心丸。

“多谢长公主了。”萧氏一脸感激的对着昭慧长公主道。她虽然有两子一女,可最出息的就是云振了。这儿子不爱习武,只爱舞文弄墨,这次春闱他是下了大力气,若是最后失败了,那他该有多伤心啊!

楚思雅没有去劝慰萧氏,倒是用着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云尽孝。她真心怀疑这人是蠢的,而且是愚蠢的不要不要的。

还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呢!官场之上,哪里没黑暗,哪里没算计!这次春闱的主考官是庄王妃娘家的人,她要动点手脚容易的很!要是镇北侯府跟往年一样鼎盛,寇家的人倒是得注意一点了。不过,是人都知道这么多年来,镇北侯府早就是每况愈下了,真不知道云尽孝哪里这么大的底气!

八成这人整天呆在镇北侯府,呆的脑子都出问题了!

楚思雅盯得有些出神,云尽孝就算是再迟钝都反应过来了,顿时没好气的瞪向楚思雅,“你这是什么眼神!”

楚思雅默默的收回自己的视线,无所谓的开口,“没什么眼神。”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这次帮了我们那么一丁点小忙,你就得意!我告诉你,这麻烦还是你们惹出来的!如今,你们不过是在赎罪罢了!”

“What!”楚思雅简直被云尽孝无耻的理论给气蒙了,一口英文直接飙出来,弄得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在看到众人的眼神,暗暗道了一句不好,然后一只手握拳随意的咳嗽了两声,“我他妈的这次是多管闲事了!”

“雅儿!”昭慧长公主这才明白楚思雅方才的“what”原来是”我他”,虽然云尽孝的话是让人生气,可雅儿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话说的那么难听呢。

“你——”云尽孝又要上前理论,云尽忠及时拉住他。

“荣安郡主,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得感激你。不过你还怀着身孕,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不摆明了在下逐客令嘛!幸好楚思雅原本就没稀罕这些人感激自己,所以倒是没有多愤怒。

要是换了一个心不宽的,此时怕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人家不欢迎我,我还不稀罕留呢!

楚思雅连招呼都不打,直接扭头离开。

昭慧长公主见状,也只能立马跟上去。

“雅儿,你怎么能这么没有规矩呢!”昭慧长公主追上楚思雅后,脸上带了一丝的不赞同道。

楚思雅差点没有气笑了,“娘,您又不是没看到他们的态度,好歹,我才帮过他们啊!过河拆桥也没这么快的!不过今天我运气好,还让我遇上了,真是难得。”楚思雅努了努嘴巴,一脸不屑的开口。

“其实你二舅舅有句话怕是说对了,指不定是谁连累谁呢!”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这样子,也不再多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楚思雅蹙着眉头,好奇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昭慧长公主一惊,这才反应过来,她失言了,“没有,你听错了。你还怀着身孕呢,就这么多事儿。娘送你回忠勇侯府。”

“不对,我方才明明听到您说,云尽孝有句话是说对了,指不定是谁连累谁呢!这话是什么意思,您要是不说,我——我就回长公主府,赖着您了!”

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着楚思雅,有些头痛的开口,“行了,你也别跟着我去长公主府,回忠勇侯府后,我再把事情告诉你好不好!”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松口了,顿时高兴了,忙不迭的点头,“好啊好啊!”

“我看你自从怀了孩子,自己倒是变得越来越孩子气了。”昭慧长公主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

忠勇侯府

“娘,赶紧告诉我,云尽孝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指不定是谁连累谁,我压根儿不认识庄王,那肯定跟我没什么关系。不会是跟云翎有关系吧。”一回到忠勇侯府,才坐下,楚思雅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睨了一眼楚思雅,这才缓缓开口,“其实娘也不确定。事情到底过了这么多年了。难道庄王到现在都没有放下?”

“这么多年都没有放下?很多年前,云翎应该也只是一个孩子吧。应该没机会跟庄王结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娘!”楚思雅也觉得,她自从怀孕以来,这脾气倒是越来越急切了。

“你们都退下。”昭慧长公主挥了挥手,让所有伺候的人都退下。

楚思雅不明所以,可也挥了挥手,让伺候自己的人都退下。

一时间屋内就只有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

“雅儿,你可知道,当年你的皇帝舅舅喜欢过你婆婆。”

昭慧长公主说完,见楚思雅脸上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她倒是有些奇怪了。

“猜过。可一直不确定。毕竟皇帝舅舅对云翎也太好了。好到有些像对亲生儿子了。”有哪个帝王会对臣子这么好,云翎就算是少年英雄,天之骄子,可也不可能这么年纪轻轻的就疯了侯爵,这升的真的是有些太快了。

而且云翎当初为了自己也是做了不少“大逆不道”的事儿,比如在落霞镇,她被掳走后,云翎不顾边关将士擅离边关是死罪的规定,还是义无反顾的去救自己。

要是这事情换上一个人,小命八成早就没有了,可云翎只是被乾风帝送到边关去呆了两年,然后什么事儿都没有。要是换做一般人,哪里有这样的待遇!

“什么亲生儿子不亲生儿子的!这些混话以后都不准说!”

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一脸严厉,忍不住努了努嘴,不过她心里还真的是有些小怀疑,如今又听昭慧长公主亲自承认,乾风帝是真的喜欢过云翎的娘亲,她心里的八卦因子就沸腾的更厉害了!

昭慧长公主看着楚思雅一双眼睛不停的转来转去,顿时没好气道,“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楚思雅最近的警惕心降低的太多,就这么被昭慧长公主套话了,“在想云翎是不是皇帝舅舅的亲生儿子呢?”

“才跟你说别给我想这些有的没有的,你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都跟你说了,翎儿绝对不可能是你皇帝舅舅的儿子!”

楚思雅被昭慧长公主吼得的缩了缩脖子,她也只是猜测好不好。谁让乾风帝对云翎太好了,好到所有人只要看到乾风帝是怎么对云翎的,都会有这样的猜测。

方才yy的太厉害了,楚思雅忍不住想,还好云翎不是乾风帝亲生的儿子,否则她跟云翎不就成了表兄妹,那可真不是说着玩儿的,近代结婚,生出的孩子肯定不正常。如今她娘打消了这一可能性,别提楚思雅还挺放心的。

“娘,不对啊。要是皇帝舅舅当年喜欢云翎的娘,怎么不直接娶了,或者纳她当妃子,怎么反倒是让她嫁给了燕南天?”皇帝的占有谷欠还是很强的吧。楚思雅真心没觉得,她的皇帝舅舅会这么大方,放弃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你皇帝急救又何尝不想娶染兮,不过当年喜欢染兮的不止是你皇帝舅舅。”说到往事,昭慧长公主的眼底也浮上了一层阴影,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楚思雅皱着眉头好奇的问道,“还有人喜欢我婆婆,谁啊!”

昭慧长公主也不知道是该生气了,还是该笑了,哪有人对自己婆婆当年的情事这么好奇的,看那一脸八卦,眼睛还锃亮锃亮的,昭慧长公主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庄王。”

楚思雅原本还猜测了很多人,她觉得自己的婆婆绝对是天上仅有地上绝无的大美人,倾慕者肯定是犹如过江之鲫一般,她还在心里yy呢!

可如今一听庄王喜欢自己的婆婆,楚思雅也没有了yy的心情,不可置信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您说的是真的?是庄王喜欢我婆婆?不对啊,当时皇帝舅舅还不是皇帝吧。”楚思雅忽的反应过来。

“你说的没错,那时候你皇帝舅舅还只是太子,而且还是个地位不稳的太子。那时候庄王的生母德妃真可以说是宠冠后宫,底下的那些人哪个不是长了七窍玲珑心,他们看出你外祖父偏袒庄王母子,甚至有废嫡立幼的心思,更是可劲儿巴结庄王!”当年的事情,让长公主每每想到一次,心情就郁闷一次,她真是不能忘记当年的皇位来的有多险!

楚思雅惊讶的一双眼睛瞪大的就跟铜铃一般大了,她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兄弟二人竟然喜欢上同一个女人,真不知道该说自己那婆婆魅力太大,还该说这兄弟两个太有缘分了,可能两者都有吧。

“娘,那我婆婆喜欢的是谁啊!”楚思雅惊讶过后,心里再次燃烧起了浓浓的八卦之火!这简直是皇室秘闻了!绝对的精彩,有意思啊!

要不是还记得楚思雅怀着孩子,昭慧长公主八成要一个耳光打过去了,你看看谁家的孩子会对自己婆婆的当初的情事这么感兴趣,恐怕也就这一个了!

“你不知道你婆婆后来嫁给谁了!”昭慧长公主顿时没好气的开口。

燕南天?楚思雅忍不住撇了撇嘴,她真是一点都不相信她婆婆的眼光这么烂,竟然会看上燕南天!

乾风帝不说了,当初的太子,未来的皇帝,嫁给她就是未来的皇后了!

还有今儿个见的庄王,也是妥妥的一枚中年美大叔。

乾风帝和庄王无论哪一个,都甩了燕南天十几条街,好不好!

“娘,您觉得我婆婆会这么没眼光,看上燕南天吗?”楚思雅都不愿意称呼燕南天为公公,她打心眼里觉得燕南天配不上她的婆婆!

昭慧长公主一噎,其实当初她也是完全想不通,染兮怎么就嫁给燕南天了,她的皇兄,还有庄王,哪个不是天下难得的俊杰,无论拎出哪一个,都比燕南天要强上一百倍不止!

“你婆婆当初曾经跟我说过,她想过的是平凡的生活,宫里的这些纷纷扰扰,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当年才会嫁给燕南天这个平凡无奇的人吧,只是没想到,就那么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竟然敢字在外面弄了个外室,害的染兮难产,生下翎儿后就去了!”

昭慧长公主一想到当年的事情,就恨得牙痒痒,简直恨不得将燕南天给千刀万剐了!

楚思雅拧着眉,她就是觉得不对,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就没有一个地方对的,就是了!

“不对,我还是觉得不对。我虽然没有见过我的婆婆,可从我听到的一切来判断,我觉得我婆婆是个十分骄傲的人,我觉得我婆婆她如果要嫁人,肯定只会嫁给自己心爱的人。不会为了安宁而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爱的男人,尤其那男人还那么草包。”楚思雅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件事不对头。

“不会为了安宁而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爱的男人。”昭慧长公主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随后忍不住点头,确实染兮的确是这样的女子,就算再怎么样,她也不会委屈自己。

“娘,外祖母对皇帝舅舅喜欢我婆婆的事情是什么态度。”

“你外祖母可是一点都不同意你皇帝舅舅娶你婆婆。其实镇北侯府早就走下坡路了,当年你皇帝舅舅要跟庄王争皇位,需要强大的助力。否则娘当初也不用嫁给楚玉亭,以此来拉拢楚国公府。而你皇帝舅舅也只能娶了林家的女儿,来换取林家的支持。”

其实说白了,她和乾风帝都是可怜虫罢了,自己的婚姻都不能做做主,只能为了皇位彻底舍弃。

“外祖母不同意。”楚思雅不禁脑洞大开,她忍不住想,会不会当年乾风帝和她婆婆相爱,可太后反对,而她婆婆为了成全乾风帝,所以才毅然离开乾风帝,转而嫁给了名不见经传的燕南天?

可仔细对比云翎和燕南天,说实话这两人真的是没有半分的想象。就燕南天那张平凡无奇的脸,楚思雅是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燕南天能生出云翎那种俊美无俦的儿子,燕白倒是长得跟燕南天挺像的,一看就知道是父子俩。

“你在想什么,雅儿?”

楚思雅忽的回神,这次她聪明的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要是真说出来,她八成又要挨训了,于是只能转移话题,“在想,云翎的生父是谁。”

“你就那么确定燕南天不是你的公公?”昭慧长公主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女儿怎么就认准了呢。

“肯定不是。天下哪来这种不要脸的父亲。压根儿没将云翎当儿子,反倒像是仇人。我倒更觉得皇帝舅舅对云翎好,好的就像是亲生儿子一样。”楚思雅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昭慧长公主说的,她就是在问昭慧长公主,乾风帝到底有没有可能是云翎的亲生父亲。

“燕南天到底是不是翎儿的亲生父亲,娘不知道。可你皇帝舅舅绝对不可能是翎儿的亲生父亲,你少胡思乱想的。”

楚思雅蹙眉,“娘,您就这么确定?”

“你不懂。”昭慧长公主的眼底好似蒙上了一层轻纱,带着追忆往事般的朦胧。

看来这里面肯定有故事啊。

“娘,您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啊!赶紧告诉我!”楚思雅这瞪大了眼睛,满脸兴奋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看什么看。小孩子家家的,操心这些闲事做什么!”

“娘,这怎么能叫闲事呢!况且女儿其实也不是这么八卦的人,其实女儿就是心疼云翎,我想从您口中得知,云翎的生父到底是谁啊!”楚思雅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双手还捧着自己凸出的肚子,别提有多可怜了。

昭慧长公主都被看的有些心软了,“你啊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一点。燕南天是不是翎儿的生父暂且不论。可你皇帝舅舅跟你婆婆绝对是清白的。

那时候娘亲知道您皇帝舅舅喜欢的人是你婆婆,曾经也想过法子撮合他们两个。但你婆婆的态度一直是淡淡的。有一次,你婆婆开门见山的跟娘说,让我不要再做这些无用功了,说她和你皇帝舅舅是没可能的。”

说到往事,昭慧长公主也有些感慨。

“为什么?是我婆婆不喜欢皇帝舅舅吗?”楚思雅觉得她真的有些佩服自己这从未见过的婆婆了,连当时的太子都能拒绝!

要说穿越女拒绝拒绝,楚思雅还能理解。毕竟作为现代人,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头太深刻,让她接受合理的小三小四,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她婆婆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人,竟然能有这种不做太子妃的念头,不能不说,楚思雅还是挺佩服她的。

“你婆婆对娘说,当太子的女人苦,当皇宫里的女人更苦,日日关在皇宫这个鸟笼里,不是她想要的。她还说,你皇帝舅舅今日能喜欢她,可明日,后日,或者一年后,两年后,三年后,甚至是十年后,她芳华逝去,而你皇帝舅舅身边却能有其她更美的女子,这让她以后情何以堪。”

“婆婆看的真是明白!皇帝舅舅如今的后宫可不是这样,美女如云,有些年纪都跟我差不多!”楚思雅狠狠的点了点头,以前楚思雅对她那从未见过面的婆婆,更多的只是好奇,可如今听了这么一番话,她是真有些佩服自己的婆婆,她担得起奇女子!

这话,放在现代,恐怕只要事儿女人都能说。可她婆婆不一样,土生土长的古人,却能有这番见识,真真是难得。

昭慧长公主瞪了一眼楚思雅,这丫头倒是越来越大胆了,“你皇帝舅舅的后宫是你能说的嘛!”

不说我在心里想,楚思雅默默的在心里腹诽。

“当时娘听到这话,说实在,还真的是有些蒙,可能是因为活了十几年,第一次听到这种话。”

楚思雅点了点头,别说她娘蒙了,楚思雅听着这话都觉得蒙,真心想不到这是一个古人能说出来的。

“后来呢?娘?”

“后来,还有什么后来。你皇帝舅舅娶了如今的林皇后,对庄王,你婆婆也是一样的态度,庄王也娶了现在的庄王妃。你婆婆倒是安心的镇北侯府呆了几年,然后就宣布自己要嫁给燕南天了。哪里还有什么然后。”

“我婆婆当年跟您说的话,皇帝舅舅一定是知道的。”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肯定,别问她为什么,她就是确定,很确定。

“应该吧,你皇帝舅舅那时候虽然不是皇帝,可他想知道的事情怕是没有不能知道的。你婆婆也是个聪明的,怕是故意去了我宫里,跟我说了这话,就是想传到你皇帝舅舅的耳朵里去!”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相信,而且是很相信。她婆婆真的是一个巾帼英雄啊!要说其她女人,哪里能有这种胆识这种心机谋略!

楚思雅如今算是明白了,云翎完全就是遗传了自己婆婆的聪慧啊!

“娘,我婆婆喜欢的不是皇帝舅舅,会不会是庄王啊!说不定她就是不希望他们兄弟两个相争,所以才会对你说这么一番话,然后传到皇帝舅舅的耳朵里去。”

“庄王?你婆婆当年喜欢的不是你皇帝舅舅,更不可能是庄王。”昭慧长公主想都不想的开口。

“为什么?”

“当初你皇帝舅舅身边也就只有几个通房丫头,还都是没名分的!可庄王姨娘通房先不说了,他身边还有一个很宠爱的侧妃。”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她婆婆确实是不太可能喜欢上庄王,她眼睛又没有问题不是。摆明了不喜欢跟其她女人共侍一夫,皇帝舅舅当时身边只有几个通房,她都不愿意了,对庄王,八成是更看不上了。

这下就更加麻烦了,云翎的生父到底是谁啊!

原本她还觉得乾风帝和庄王挺有可能的,可听昭慧长公主这么一说,她顿时觉得两个都没有可能了。

其实楚思雅心里还真的是有些庆幸的,云翎亏得不是乾风帝和庄王的儿子,否则自己不就是云翎的亲表妹了!受了这么多年的现代教育,楚思雅是真心无法接受什么表哥表妹的,那真的是让人觉得太恶寒了。光想想,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云翎的生父到底是谁啊!”新的问题又来了,楚思雅觉得镇北侯府的人一定知道,不过他们对她还有云翎都那么不待见,肯说就见鬼了!

“你就一点都不相信云翎的生父是燕南天?”昭慧长公主斜睨了一眼楚思雅道。

“不相信,相信哪一个,我都不信是燕南天。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觉得镇北侯府的人应该知道云翎的身世,燕南天可能也知道,说不定可以朝这个方向查一查。”

“行了,少想想这些吧。如今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你腹中的孩子。翎儿的身世,他自己会想法子查清楚的。不用你瞎操心了!”

楚思雅不高兴了,她怎么能说是瞎操心呢!她是关心自己的夫婿好不好!不过在看到昭慧长公主一脸不赞同,楚思雅也不再多说了,“娘,既然都来了,就留在忠勇侯府吃顿饭呗。自从云翎离开后,女儿都是一个人吃饭,好可怜的!”

“翎儿才离开多久啊,你一个人吃饭才多久啊,就可怜!”

“娘,您到底要不要留下来陪我吃饭啊!”

昭慧长公主被楚思雅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的心头一软,点了点头,“行了,没说不答应。”

“我就知道娘亲最好了!对了,娘,这次春闱的主考官是寇家的人,庄王妃的娘家人,云振又要参加这次春闱,会不会出什么事儿啊!”

楚思雅忍不住有些担忧的开口。

“放心,像春闱这等大事,你皇帝舅舅肯定是会赶回来的,到时候娘亲跟那你皇帝舅舅说一声,寇家的人不是傻子,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说到皇帝舅舅,真是没想到这次他去祭天竟然将定王和慎王带了去。娘,您说皇帝舅舅这是什么意思?”

“你管什么意思,像这种立储的事儿,咱们就只当自己是瞎子聋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成了!”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不愿多说,也就讷讷的闭上了嘴巴。不过她心里其实还是在想,肃王难道就这么被放弃了,也不知道他此时是个什么模样,肯定是气急败坏了吧!

想至此,楚思雅忍不住贼笑了两声。

肃王府

书房外的奴才小厮最近全战战兢兢,生恐哪里做错,惹怒了肃王。

自从乾风帝祭天带的是定王和慎王,而皇长孙则是留下来监国。可肃王还是和以往一样,没有差事,闲赋在家。

肃王的脾气也是愈发的坏了,整日都在书房内扔东西,下人稍有差错,就直接让人拖下去打板子,一次,一个丫鬟差点被活活打死!不过最后还是活下来了,代价却是永远都不能怀孕,做一个母亲。

这让肃王府的所有下人生怕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所以最忌做事,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遭殃。

书房内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肃王砸东西砸累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夯吃夯吃——”地喘着粗气。

“王爷,百里先生求见。”小厮战战兢兢的禀报。

“还不赶紧请进来,你们这些人是不是觉得本王失势了,所以一个个的做事愈发的不用心。本王告诉你们!别说本王没有失势!就算失势了!要捏死你们,也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肃王冲着小厮怒吼,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小厮听得,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是!是!奴才这就去请百里先生进来。”小厮说完,忙不迭的离开,同时暗暗思忖,要赶紧想法子,调离书房,否则指不定哪天小命就不保啊!

百里先生一进来,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嘲讽,可面上却是一副恳切,“王爷何必如此呢!皇上只是带了定王和慎王去祭天,这并不代表什么。”

自从百里先生给肃王出了,让她去勾引徐英若的主意,肃王对百里先生可就推心置腹起来,也真真的将他当做心腹了。

“不代表什么!这哪里不代表什么!自古以来帝王祭天,若是能够陪同,或者代天子祭天,那就是个众人一个信息,那是下一任的帝王啊!可父皇却带了定王和慎王去,监国的大任却给了朱齐佑!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可本王呢,父皇却好像是完全忘记了本王,如今上官璇那贱女人的丧事也已经完了,可父皇却一点重新启用本王的意思都没有,这让本王如何不恨!”

肃王越说越激动,最后气愤的双手紧握成拳,狠狠的在桌上砸了一下。

“唉,其实在下也为王爷忧心啊,看皇上的意思不会真的是想在定王、慎王还有皇长孙之间挑选一个人来继承大统吧。”

“做梦!皇位是本王的!皇位只能是本王的!”肃王龇牙欲裂的瞪着百里先生,似乎恨不得直接冲上去跟人拼命。

“其实王爷也不必如此担忧,这事情未必没有转圜不是吗?”

“百里先生难道有什么好主意?百里先生放心,若是本王能够登基继承大统,一定会好好感谢百里先生!”

“那在下就多谢殿下了。皇上如今不在梁都,监国的是皇长孙,正如肃王殿下说的,那不过就是个毛头小子,定然不是肃王的对手,肃王何不——”说道这里,百里先生停了停,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与他平日温和的态度大相径庭!

肃王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百里先生,“先生是让本王对朱齐佑下手?可父皇那里——”

“皇上不是不在吗?王爷可以赶紧占据梁都,这就有了大本营。至于皇上,若是在途中出了点什么事情,到时候定王和慎王对梁都是鞭长莫及,而王爷大可以将皇上出事,推给定王和慎王,到时候——”

“你让本王弑君!”肃王眼球突出,似乎受了极大的打击一般,他——他从没想过要是弑君啊!

“王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今皇上的心思都已经那么明显了,难道您就甘愿放弃皇位,做一个闲散王爷?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将来无论是定王、慎王或者是皇长孙继位,可都不会放过王爷你的。难道王爷真要等到那时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不成!若是皇长孙登基,他可能还会留王爷一条命,毕竟您是他的亲皇叔,是他的长辈。可若是慎王或者定王登基,这两位跟王爷您可是有仇的!到时候,王爷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了。”

不能不说,百里先生的话全都说到肃王的心坎上了,要是定王和慎王登基,他怕是真的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了!

定王先不说,自己跟他斗了这么多年,早就是水火不容了!

慎王,当初紫金膏的事儿,慎王肯定也是记着仇。

若是这两人其中的一个登上皇位,他怕是必死无疑!甚至会生不如死!

可——可要是造反,肃王双手紧紧握着椅子的扶手,手上暴露出青筋,他——他也实在是下不了这个决心,若是胜了,那自然是千好万好,就算他的皇位来的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可史书该怎么记载,都是由胜利者编写,这一点,肃王自然是不担心。

但是万一败了,肃王真的是不敢想象,他是否还能有命在,别说命了,怕是整个肃王府都保不住啊!

“百里先生所言,本王还是得好好考虑一下。”

“这等大事,王爷自然是该好好考虑。毕竟一个不小心,就会功败垂成,万劫不复。不过,此时还没有到最后一刻,皇上千秋鼎盛,想来还能在皇位上做个几年,王爷也不必如此担忧。”

千秋鼎盛?都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可实际上,哪有人能活到万岁,人生七十古来稀,自己的父皇也快要六十了,还能有多少年好活。

肃王的心思不禁浮动起来,百里先生方才的那番话,让他更加动摇起来。

“在下是王爷的幕僚,自然是事事都为王爷考虑,毕竟在下跟网王爷的利益可以说是息息相关。在下想提醒王爷一句,把握时机啊!如今皇上不在梁都,这等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万万不能错过啊!”

“可本王手中并无人马啊!”肃王在军中是有自的亲信,平时看看还可以,可要是用来造反,肃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压根儿不可能。

“王爷难道忘记徐家了?”

“徐家?别说本王如今还没有娶徐英若,就算娶了,人家能为一个女儿,来陪着本王做这大逆不道的事儿?”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在下相信徐汉飞不会不同意的。只是网页确定,自己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下定决心了吗?肃王扪心自问,他真的是下不了决心啊!这让他如何能下决心啊!只要走错一步,整个肃王府就全都毁了!

可若是让他失去皇位,圈禁,甚至满府老小全都死无葬身之地,他也是万万不愿意的。

“你先下去,让本王好好想想。”肃王挥了挥手,让百里先生退下。

百里先生点头应是,只是心里却愈发的鄙夷肃王,真是没用,一个大男人当断不断,难怪只能沦落为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

楚思雅是不知道肃王此时的纠结,她的心情可是好极了,云翎回来了。

冷霜见楚思雅一天到晚带着笑,忍不住打趣,“侯爷回来了,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楚思雅也不羞涩,直接道,“那是,你是因为夫君日日都陪在你身边,自然不在意。我的夫君可都已经离开三天了,我能不想嘛!”

亲们,七七的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已经开坑,望亲们能够移架给个收藏!七七感激不尽!新文将在七月七日开更,上架后,持续万更走起!而本文,将在六月底结束,然后开始连载番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