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 苏嫔的秘密/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

楚思雅和云翎并躺在床上。云翎的大手覆盖在楚思雅的小腹上,偶尔楚思雅腹中的孩子会很调皮的动一动。

还记得楚思雅第一次胎动,云翎可是惊讶的不行,竟然傻乎乎的跑到外面大声的喊了一句,我的女儿动了!

当时在外面守夜的人差点没吓得摔一大跤。

楚思雅看着云翎孩子气的样子,也不禁觉得好笑。同时,也觉得这样的云翎更有人气一点,不像从前冷冰冰的,让人都看不清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几天你过得怎么样?皇帝舅舅没有为难你吧。”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皇上怎么会为难我?”云翎有些诧异的扫了一眼楚思雅,显然是对她的话感到很惊奇似的。

“我原本还以为皇帝舅舅会把你留在身边。”楚思雅嘟着嘴巴道。

云翎闻言不禁觉得好笑,同时将楚思雅揽入怀中,低沉道,“皇上知道我家有娇妻,怎么可能会留下我。你想多了。倒是你,这三天过得怎么样,胃口好不好,有没有按时用膳?”

云翎就跟个老妈子似的,又开始了念叨模式。这次楚思雅没有不耐烦,倒是很仔细的将她这三日做的事情都说了,只是在说到镇北侯府的事儿的时候,忍不住顿了顿,同时抬起头,打量着云翎的神色。

“难为你了。其实你不去才是。你毕竟还怀着孩子。”云翎有些心疼的开口。

“放心,娘当时也陪着我呢。庄王再怎么样,也不会对我动手啊!只是云振要参加春闱的事儿,是得小心一点。云尽孝那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子脚下,没人敢做什么的想法,真的是有些太幼稚了。”

其实要是云尽孝不是云翎的二舅舅,楚思雅真想说一句,这何止是幼稚啊,简直就是愚蠢啊!蠢的她都找不到话来形容了!

“兰姨既然已经开口,那等皇上回来,一定会亲自走一趟。到时候,我也去一趟。兰姨再加上我两个人的分量,绝对能引起皇上的注意,想来,皇上会找寇家的人说说。庄王妃还未嫁给庄王的时候,再家里,确实是个厉害的。不过她到底出嫁了这么多年,而且一直住在封地,跟娘家人也少有往来,寇家的人若是聪明的,想来是不会被一个外嫁女影响到。”

“被外嫁女影响,赵博文倒是其中的典范了。老赵氏都出嫁这么多年,他这个做侄子的,简直比赵氏的亲生儿子都要听话,让干嘛就干嘛!”楚思雅不禁好笑道。其实她是真好奇,赵博文是不是没断奶,再加上母亲早死,所以才会这么听老赵氏的话。

云翎笑了笑,倒是没有回答楚思雅的话。

“咱们做这么多又有什么用,云家的人该讨厌你还是继续讨厌。”楚思雅是真心疼云翎,无论他怎么做,云尽忠和云尽孝似乎还是将云翎当仇人,云翎做再多,在他们眼里,似乎都是天经地义!这是最让楚思雅不平的了!

“好了,你还怀着孩子呢。别为了这种小事费神。”云翎看到楚思影眼底的不平,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开口。

楚思雅将头埋在云翎的怀里,闷闷的开口,“我就是心疼你,他们凭什么这么糟践你啊!”

反正在楚思雅眼里,云翎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了,为什么总有这样那样的人要欺负云翎,这让楚思雅觉得不平极了,哪哪儿都不舒服。

云翎发出一声闷笑,“这世上也就你最在乎我了。”

“因为你也是这世上最在乎我的人。”楚思雅想都不想的开口道,忽的楚思雅开口,“对了,我问了娘关于婆婆的事情。”

楚思雅感觉到云翎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缓缓叹了一口气。

“你还是觉得我不是他的儿子?”

他,不言而喻,就是燕南天。楚思雅狠狠点了点头,她一点都不信云翎会是燕南天的儿子,尤其是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以后,楚思雅是更不相信。

楚思雅将自己从昭慧长公主那儿得知的一切,一五一十的的告诉了云翎,只是说着说着,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跟自己的夫婿说自己婆婆的情史,这种感觉真的是有些奇怪。

楚思雅说完以后,还一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云翎,只是云翎的表情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的楚思雅一点都看不出云翎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在想什么?”楚思雅有些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忍不住开口问道。

“难怪。”

简单的两个字,让不明所以的人会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可楚思雅却听懂了,云翎的“难怪”是什么意思。

他是想说,难怪,乾风帝对他这么好,对他甚至比对亲生儿子都要好上三分。

“难道你不怀疑你是皇帝舅舅的儿子?”

云翎笑着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开口,“不可能。”

“你怎么这么确定。”

“我娘既然明确跟兰姨说了,她跟皇上之间绝无可能,那就绝对不可能跟皇上有什么瓜葛,所以我绝对不可能是皇上的儿子。”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她从未见过自己的婆婆,可她相信,自己的婆婆是个骄傲的女子,她既然做了决定,就绝对不会轻易改变。

“你会不会是庄王的儿子?”

毕竟乾风帝和庄王是最有可能的了,排除了乾风帝,庄王也是有可能的。

“不可能。”云翎同样想都不想的开口。

这次楚思雅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自己都不相信,还问云翎做什么。白问。

“说不定我就是燕南天的亲生儿子呢!”忽的,云翎语气低沉道。

“不可能。这比说你是皇帝舅舅的儿子,还不让我相信!”楚思雅想都不想的摇头,“云翎,知道你身世的,除了镇北侯府的人,应该就只有燕家的人。镇北侯府,威逼利诱这些通通没用,要不咱们从燕家的人下手,你说好不好?”

“暂时算了吧。”

楚思雅皱着眉,有些不高兴的开口,“为什么?”

“燕南天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父亲,这一点没人知道,暂且放下。可他在外人眼中,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你说的威逼利诱,怎么做?威逼?一个弄不好,倒是先败坏了自己的名声。利诱,就他们,怕是要狮子大开口了,而且一旦让他们知道咱们的软肋,你以为他们不会死死的抓着这个把柄,如同血蛭一般,恨不得吸光我们的血!”

楚思雅完全相信云翎说的,燕家的那群人,在得知云翎出事,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让燕白代替云翎,履行给自己的婚约,这样的人渣,一见有利可图,还不立马的依附上来。

楚思雅只要一想到自己会被这样的人缠上,顿时,浑身都不好了,恶心的她差点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明着不行,咱们就暗着来。”像燕家那种贪心的,要抓他们的把柄,或者要设局对付他们,那都是小意思!

云翎看着楚思雅一双眼睛都冒光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女人在算计人的时候,眼神似乎特别亮,就像是暗夜中最璀璨的星辰,明亮夺目的让人不忍直视。

“行了,你还怀着孩子呢。别费心想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楚思雅很想对云翎说一句,这怎么能说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呢,明明就是大事中的大事啊!

不过云翎又拿她肚子里的孩子说事,她就没有了反驳的余地,不过她已经在心里盘算,该怎么整燕家的人了!

*

“参见主子。”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启禀主子,肃王看起来已经意动了,属下相信,只要再添上一把火,肃王一定会行动的!”说话的人不是肃王最倚重的百里先生又是谁,至于他口中的主子,入目处,是庄王那张儒雅的面庞,只是此时庄王的眼中带着凛冽的杀意,让人不敢直视。

“难为你在肃王身边这么多年。”百里先生是庄王早年放在肃王身边的探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总算是取得了肃王的信任。

百里先生目露感动的看着庄王,“当年若非主子相救,哪里有属下的今日,属下这条命是王爷的,就算为了王爷死,属下也毫无怨言!”

“说什么死不死的,等到咱们大事成了,你封爵列侯,指日可待!”

“属下只想为主子尽犬马之劳,不敢多想其他。”

“百里啊,你就是太谨慎了。有什么不敢想,你是本王的左膀右臂,又帮本王做了这么多事,小小的爵位难道你还当不起?”

百里先生闻言,没有再做声。

庄王见状,也不再多说这个话题,倒是开始说起其他的事情,“这皇位本来就是属于本王的,皇兄都偷走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还了!”

庄王眯起眼,眼底闪过浓浓的杀意,当年父皇属意的人明明是他,可惜被乾风帝母子抢夺了先机,率先控制了大局,而他只能像是败家之犬一样去偏僻的封地,这些都是庄王心底最深的痛。

在封地的每一年,每一天,庄王都恨不得率领人马攻打梁都,夺回自己的皇位。

如今,他准备了这么多年,是时候向着太后母子讨债了!我的好皇兄,你等着吧,这次,我倒是要看看鹿死谁手!

“没错!主子才是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当今的乾风帝压根儿就是个乱臣贼子!”百里下生连忙附和。

“肃王那里你要抓紧,徐英若那边也让肃王加快速度。”

“是。主子放心,徐家的小姐对肃王的态度已经有所亲昵,属下打算策划一出英雄救美的戏,让肃王能够早日抱得美人归!”

庄王满意一笑,要说他最满意百里先生的一点就是,他够阴险,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说起来,肃王也真是够蠢的!都说虎父无犬子,肃王是乾风帝的儿子,可想,乾风帝是有多愚蠢!”

“肃王是蠢。不过他不像他父亲,倒是跟他那蠢货的母亲一模一样。行了,天色也晚了,你赶紧回去吧。记住,小心一点。”

百里先生皱着眉,方才他的话都是在贬低肃王和乾风帝啊,怎么庄王看起来似乎有些不高兴。

不过百里先生一直记着,主子的事情轮不到他这个做奴才的多说什么,于是躬身退下。

他也该去看看故人了,庄王嘴角浮现一意味不明的弧度。

承乾宫偏殿

苏嫔看着偌大的偏殿,整个人落寞的坐在绣墩上,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半,风吹过,烛光摇曳,在暗黑的空间内,就如同鬼屋一般,不禁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苏嫔早就打发了所有的下人下去,此时整间偏殿就只有她一个人。苏嫔忍不住苦笑一声,如今自己这儿,怕是比起鬼屋都要不如啊!

之前她的日子还算好过,起码贤妃一直不曾克扣过她的用度,甚至还一直让人送一些好东西,她的日子过得还算是悠闲。

可一切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对了,是贤妃知道肃王给慎王送了紫金膏后,先是跟自己打了一架,将事情闹大,然后她和贤妃都被禁足了。

等到她和贤妃解足后,贤妃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克扣她的份例,仗着自己是承乾宫的主位,更是不断的磋磨她,简直把她当婢女!不,她怕是连婢女都不如!

承乾宫的宫女太监都知道贤妃不待见自己,所以也是拼了命的糟践自己,一些无耻下贱的太监竟然还调戏自己!

苏嫔也知道宫里一些太监会欺负不得宠的宫女,强迫她们对食!

苏嫔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也会遭遇到这种事,她恨啊,简直恨不得杀人了!

她恨不得杀了贤妃后,再杀林皇后,杀颖妃,最好能将宫里所有的人都杀光!

苏嫔眯着眼,眼底闪烁着浓浓的凶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这偏殿倒是冷清的很,竟然一个宫娥太监都没有,这么多年了,本王还以为以你的本事,最起码也能混到一宫的主位,谁知道你竟然这么没用!”

“谁!”

苏嫔一惊,回头一看,入目处,不是庄王又是哪一个。

烛光照耀在庄王的脸上,这张脸还是同几十年前一般的英俊儒雅,只是他的气息却愈发的邪恶黑暗,似乎只要多看上一眼,就会让人堕入万丈的深渊!无法自拔!

苏嫔神色匆忙的移开自己的视线,略有些狼狈的开口,“这里是后宫,庄王不应该来这里吧。”

忽的,苏嫔下颚传来一阵剧痛,庄王一只手死死的钳制住苏嫔的下巴,另她动弹不得,庄王一张俊脸在苏嫔的眼前无限放大,让苏嫔的心愈发的不稳了。

“这么多年没见,倒是学会跟本王打官腔了!倒是长本事了!”

苏嫔觉得这样的姿势让她觉得很羞辱,她想要摆脱庄王的束缚,可庄王的手就像是铁钳一般,让她不能动弹分毫。

苏嫔气的只能瞪大一双眼眸,死死的瞪着庄王。

“你这么看着本王做什么?生气?本王还是比较喜欢你在床上生气的模样。”

“你——”苏嫔恨不得上前咬死庄王,他怎么可以这么侮辱她!

庄王看着苏嫔眼底深处的羞愤,倒是忍不住笑了,“怎么生气了?本王还以为像你这种淫娃荡妇,是不知道羞耻为何物的!”

“你给我闭嘴!你别忘了,当初是你强迫我的!”苏嫔好似被次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歇斯里地的怒吼。

“啧啧,喊得这么大声,都不怕惊醒其他人啊!”

苏嫔这才害怕起来,万一真的惊动了其他人,她的小命怕是要不保了。

苏嫔的害怕哆嗦很好的取悦了庄王,于是他大发慈悲的开口,“你放心,本王来前已经解决好所有的一切了,你今晚就算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的。”

同时,庄王也慈悲的松开了捏着苏嫔的大手,苏嫔得到自由以后,立马起身向后退了好几步,直到退无可退为止。

“你想怎么样!这么多年咱们都没有联系,我以为——”

“你以为?你以为什么?我看你在宫里这么多年还真是白呆了,竟然能说出这么愚蠢的话。

本王是你的大恩人,你该好好感激本王才是,否则你以为当初凭借你一个我小宫女,能爬上皇兄的床?”

“你什么意思?”苏嫔一直以为当初她能爬上乾风帝的床,是她抓住了时机,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最自豪的事情了。可如今听庄王这么一说,她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皇兄喝醉了酒,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是由你去送解酒汤,哪里会这么巧,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啧啧,难道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怀疑过?”

其实苏嫔当年还真的是怀疑过,可她一直没想过是有人暗中帮忙,她将一切都归结到她运气好。

如今看来,不是她运气好,而是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干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

“为什么?因为你这个女人够狠够毒,你要是在皇兄的后宫,本王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本王失望的。当然了,这只是其中的一点。本王还想让皇兄帮本王养儿子,而且一养就养了二十多年。”

“你——你说什么!”苏嫔瞪大眼眸,眼前的庄王似乎成了鬼魅,让她恨不得立马逃离,“不可能,不可能,我怀的是皇上的儿子,不可能是你的,绝对不可能。”

其实苏嫔自己都不确定她怀的到底是乾风帝的还是庄王的儿子,因为当年她爬上了乾风帝的床后,仅仅就隔了三天,同样是在这夜黑风高的晚上,庄王竟然进了她的房间,强上了她!这是苏嫔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也是她此生都不愿意想起的噩梦!

“知不知道本王为何这么确定,肃王是本王的骨肉?当初你爬上皇兄的床以后,可是喝了避子汤,你想怀孕,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你是不是想说,后来你背着人偷偷将汤药全都抠出来了,所以你还是有可能怀上的。

你要是这想,那么本王在这里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做梦,本王做事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呢。你当天吃的饭菜,全都是加了料的,那能保证你绝对怀不上皇兄的孩子。

至于本王宠幸你的当天,你自然也是吃了一些加料的东西,自然是能保证你一定会来怀上本王种的东西了。”

苏嫔只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人掐住了,此时她真是恨不得上前跟庄王拼命,这男人压根儿就是个疯子,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这么看着本王做什么。对了,方才说漏了一点,当初本王会帮你爬山皇兄的床,还有一个原因。南宫若华!”

苏嫔比起方才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庄王在她眼里成了魔鬼,一个彻底的魔鬼!

“抖什么?南宫若华,啧啧,本王当初在查到你身份的时候,还有些佩服你啊!当年的巡盐御史南宫家,因为和地方乡绅勾结,吞了一大笔盐税,皇兄当时可是下令将南宫家抄家,无论成年的男女通通赐死。你的命倒是大,躲过了一劫,竟然还换了一个身份进宫当宫女。

本王当时就在想,皇兄可是杀了你全家啊,若是给你一个机会,单独跟皇兄相处,你会怎么样?可惜啊,你胆子太小,没敢直接杀了皇兄,倒是乘着皇兄酒醉,直接爬上了他的床,这一点,倒是让本王失望了。”

“你——你不是人!”苏嫔惊恐的看着庄王,他不是人!他绝对不是人!

没错,她苏嫔是南宫若华。也是当年南宫家的大小姐。不过庄王有一点说错了,她只是一个私生女,从小就是跟着她外室的母亲生活,在她母亲死后,才被接回了南宫家,记在了嫡母的名下。

虽然成了嫡女,可她的嫡母处处磋磨她,压根儿就不把她当人看,还有她的亲生父亲,压根儿不是真心疼爱她,只是想要用她联姻,来换取更大的利益!

所以苏嫔对自己所谓的家人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哪怕当初抄家,她担心的也只有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没有了,至于那些所谓的家人,他们全死了,苏嫔也是半点都不在意!

也是苏嫔运气好,抄家的时候,她正去了寺庙小住,幸好当时她的贴身婢女小莲提前告诉她抄家的消息。

苏嫔当机立断,直接用一把匕首杀了小莲。

那是苏嫔第一次杀人,苏嫔这辈子都忘不了当时的情景,小莲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看着自己。苏嫔那时候害怕极了,家中巨变,她又是第一次杀人。尤其是小莲那眼神,更是让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当时苏嫔没有机会想其他的,只能硬着头皮,将匕首缓缓从小莲的体内抽出来。当时苏嫔不停的对自己说,小莲你既然忠心我,那肯定是愿意为了我死的。想来就算我不杀你,你也肯定会自尽殉主的!

苏嫔的想法完全是自欺欺人,小莲恨都恨死她了,一腔忠心,最后却落到一个被自己忠心之人杀害的地步,这让她如何能不恨。

后来,苏嫔直接一把大火烧了拉自己居住的屋子,然后将她和小莲的衣服相互交换,然后跑了。

从此,在世人眼里,南宫若华死了,只有苏莲活着。

“你怎么会知道的!你怎么会知道的!”这是苏嫔心里最大的秘密,她做梦都想不到庄王竟然知道,他怎么会知道的!怎么可能知道的!

“天底下只要本王想知道的,就没有不知道的。你懂了吗?你倒是好胆量啊,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竟然不在穷乡僻壤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老鼠,还敢顶着你当初的婢女苏莲的名头,进宫当宫女。本王当初还以为,你要是有点血性的,应该就想着该怎么报仇。不过本王倒是算错了,像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你家人的死活关你什么事儿,你心里想到的只有你自己!”

也不知道庄王哪句话触到了苏嫔最敏感的神经,苏嫔尖锐的嘶吼,“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我自私自利!”

庄王嘲讽的看着苏嫔,她的家人当年就算对她不好,可好歹将她养大了,也给了她这么多年荣华富贵的生活,可这些苏嫔是一点都没有记住,她心里记得就只有她的嫡母是怎么磋磨她,她的父亲是怎么漠视她。这种人怎么不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

不过苏嫔是什么样的人,也不关庄王的事情。

庄王悠闲的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好整以暇的看着苏嫔,“这么激动做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不关本王的事。不过,本王接下来的话绝对跟你有关系。你可得好好听!”

“你闭嘴!你赶紧给我滚!给我滚!这是后宫,你凭什么来如犹如无人之地!”苏嫔一点都不想听庄王开口,这男人就是魔鬼,短短几句话,就说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再面对的事实,这男人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不去死!

“啪——”苏嫔正狂狷之际,庄王毫不客气的直接一耳光扇在苏嫔的脸上,很快,苏嫔洁白如玉的脸上立马浮现出红红的巴掌印,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的鬼魅恶心。

“你——”苏嫔这么多年也算是顺风顺水。就是如今贤妃也只敢暗地里克扣她,也绝对不敢直接对她动手,她都快忘了当初被人欺负的场景了,可庄王竟然敢打她耳光,他怎么可以!

“本王喜欢听话的人,本王跟你说话,你只有乖乖听的份儿,不要拎不清身份,在那摆架子。尤其是你那一双眼睛,瞪得这么大做什么,本王要是一个不高兴,就算挖了你的眼睛拿来玩赏,也不错。”

庄王将挖人眼珠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可苏嫔却冷的犹堕冰窖,冷的她浑身都在颤抖,说实话,她一点都不怀疑庄王会做出这种事,曾男人是魔鬼,她早就领教够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苏嫔的神经彻底崩溃了,哪怕当初南宫家抄家,她也过了几年颠沛流离的日子,可她从来没有像今日一样无助痛苦。庄王不是人,他不是人啊,畜生都比他要来的强啊!

“哭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啊。更何况,你还给本王生了一个儿子。”

苏嫔猛地一颤,恶狠狠的瞪着庄王,这是她最不想提起的事情,他——他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来。

这次庄王没有计较苏嫔的无礼,嘴角的笑意反而变得温和起来,“你这么激动的看着本王做什么。你以为不提,事实就能改变。肃王就能成了皇兄的儿子,而不是本王的儿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要是换做别人,苏嫔会想着杀人灭口,可对庄王这畜生,苏嫔压根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苏嫔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老鼠,庄王则是一只猫,自己的无助痛苦在他眼里是那么的有意思,他欣赏的就是自己的绝望无助!

“想怎么样?让本王想想。”庄王若有所思的开口,苏嫔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她可一点都不相信庄王是个什么好人,他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指不定一个不好,她就要上了庄王的贼船了!

事实上,苏嫔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上了庄王的贼船,就在庄王强要了她,就在她生下肃王——庄王的儿子。

“皇兄占了本王的皇位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还了。”幽暗的烛光照耀在庄王的脸上,显得庄王的脸色愈发的邪魅狠辣,如同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让人胆战心惊。

“你——你想造反!”其实苏嫔也猜到了一点,庄王说不定真的有造反的心。

“造反?南宫若华,你当年好歹也是南宫家的大小姐,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这是造反吗?明明是拨乱反正。当年父皇是想将皇位传给本王的!”

苏嫔下意识的就想反驳,乾风帝当年就是太子,太后更是正宫皇后,你算什么,只是一个妾妃之子。就算先帝偏爱你,想过立你为帝,可这也只能限于想想。要做起来,简直是千难万难!

当年先帝去世,下了遗旨让德妃殉葬,更是直接将庄王赶到封地,其实何尝不是在保全这个儿子。

苏嫔将要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跟庄王说这些有什么用,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本王见你方才好像很有话说啊!”庄王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嫔。

“我没什么要说的。”

“说,本王要你说。来,跟本王说说看,你今日有什么打算啊!”

苏嫔想说,我有什么打算,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苏嫔也知道庄王是个魔鬼,她只要一句话说的让他不满意了,等待自己的是什么酷刑,她都不敢想象!

所以苏嫔只能闭着嘴巴,一言不发。

“不说话啊!行,那本王来帮你说!肃王可不是皇兄的儿子,而是本王的亲生骨肉,你说,皇兄要是知道自己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又知道自己替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你说,他会是个什么反应呢?本王倒是真的挺好奇。”

“不可以!不可以!你不可以这么做!”

庄王皱皱眉,一副大为不解的样子,“不可以?奇怪了,本王凭什么不可以?”

“他——他——肃王是你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害他!”苏嫔情绪崩溃之下,吼出她最不想承认的事实。肃王是庄王的儿子,这是她最不想承认的,可又不能不承认的!

“儿子?你以为本王少儿子?”庄王冷哼。

“你疯了!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能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这还是人嘛!这压根儿就是畜生!不折不扣的畜生啊!

“听话的儿子,本王要。不听话的,哪怕他是本王的种,那也没必要继续留着。”庄王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毫无感情道。

“你——你想让镇儿帮你做什么?”

“唔——不错,这么快就能猜到本王有事情想让你儿子做了。你暂时先不用知道。”

“不行,镇儿是我儿子,我不相信你!我求求你了,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尽到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这次——这次你就放过镇儿吧。让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过一辈子!”苏嫔说着从绣墩上起身,跪在了庄王面前,她怕了,她是真的怕了,庄王压根儿就不是人,谁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偏偏他们母子最大的把柄就在庄王手中。

庄王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苏嫔,此时的苏嫔匍匐在庄王的脚底下,好似最卑贱的蝼蚁一般。

“不想让肃王知道自己的身世?其实不难。本王可以答应你。本王可以不告诉肃王他的身世。”

“真的?”苏嫔惊喜的抬头,随即她反应过来,庄王可不是这么好心的人。他这么好心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想要算计人了!

“怎么,不相信啊!”

“相信!相信!肃王也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自然不会伤害他的。”苏嫔忙不迭的开口。

“本王暂时可以不公开肃王的身世,可你做的事情若是不能让本王满意,那就——”

“你想怎么样!”苏嫔冷冷的开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一刻的无助,让苏嫔一生一世都不能忘记!

“当初南宫家留下的财富!”庄王也不跟苏嫔绕圈子了,直截了当的开口。

苏嫔不可置信的看着庄王,他怎么会知道的。当年南宫家可是巡盐御史。那可是肥差啊!而且她的父亲更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所以南宫家积累了一大笔的财富。

可当初南宫家抄家后,这些财富都已经上缴了国库。

“当年南宫家都被抄家了,哪儿还有什么财富!”

“南宫若华,你在跟本王玩儿心眼?狡兔三窟,你父亲可是深谙此道啊!他可是将一笔巨大的财富藏了起来。你可是南宫家最后的血脉了,你会不知道。不过,你要是不知道,本王也不为难你。明日,肃王是本王儿子的消息,会立马传遍梁都!”

“不要!不要!”苏嫔惊恐的嘶吼。

没错南宫家还有一笔秘密的财富,南宫若华还是偷听了自己父亲跟人的谈话才知道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敢告诉肃王,让他去动那一笔财富,就是担心有人会借此查到她的身份,钱是重要,可自己和儿子的命更重要。

“我告诉你。”苏嫔绝望的闭上眼睛,此时她只希望庄王拿到钱以后,可以放过她和肃王。

庄王得到自己想要的,满意了。

苏嫔此时只想庄王这个魔鬼赶紧离开,她真的是没有力气继续同他周旋了。

忽的,庄王将苏嫔横抱扔到床上。

苏嫔还没有反应过来,庄王就压在了她的身上,“这么多年没碰过你了,本王还真是有些怀念你身子的味道了!”

“不行,你——”

苏嫔话未完,就让庄王堵住了嘴巴,床榻摇曳,男子的粗吼声,女子的娇吟声时不时的响起。

亲亲,昨天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开坑,到今天,竟然只有18个收藏!七七好伤心哇!支持七七,爱七七的亲们赶紧去收藏一个吧,亲们的支持,亲们的爱是七七前进最大的动力啊!让七七尽情感受亲们对七七的支持,七七的爱吗!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