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人生处处有小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云翎回来后,楚思雅的就放心了,自此满足的过起了米虫的生活,偶尔发发小脾气,反正云翎也宠着她,只有向她赔不是。

楚思雅现在的日子还真跟她当初说的女王生活挺像,反正她是过得十分满意了。

不过楚思雅心里还惦记着一件事,那就是楚文煜和钱瑶的事儿。

自从她听了昭慧长公主的话,知道昭慧长公主不同意楚文煜和她的事情,其中有她的原因,而且她还占了很大比重,这就让楚思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不管楚文煜和钱瑶最后能不能在一起,楚思雅都不希望他们不能在一起的原因里面有她。

所以楚思雅一直想着去找昭慧长公主谈一谈,如果是因为自己,昭慧长公主才不同意楚文煜和钱瑶,那完全没有必要。

“在想什么?”云翎拿着一盘切好的苹果递给楚思雅,笑着问道。

楚思雅直接拿着牙签戳起苹果吃起来,然后跟云翎说起楚文煜和钱瑶的事情。

“就算没有你。兰姨也很难同意。”云翎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还有我已经嫁给你了,你怎么还是叫我娘兰姨,难道你不该跟着我叫娘?”楚思雅咽下嘴里的苹果道。

“叫了这么多年的兰姨,一下子改不了口。我——”云翎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思雅狠狠瞪了一眼,然后连忙改口,“我明白,以后我跟着你一起喊娘。”

楚思雅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嫁鸡随鸡,娶妇随妇嘛!

“就算没有你的原因,兰——娘怕是也不会同意二哥和钱小姐的婚事。”云翎倒是从善如流的很,既然该称呼了,那就称呼楚文煜为二哥。

“为什么?”

“钱小姐当初是你身边的丫鬟,在娘眼里,她就是个丫鬟的身份。你说作为一个母亲,娘能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丫鬟?”

“可钱瑶已经不是丫鬟了,好歹她也是钱家的大小姐了,跟二哥的身份也算的上相配吧。”楚思雅有些不服气的开口。

“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可以不在意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娘怕是很介意钱小姐的身份。她当了你这么多年的丫鬟,在娘眼里,她也一直就是个丫鬟的身份,哪怕她如今是钱家的小姐,可娘心里怕是不会转弯。”

其实云翎说的,楚思雅也懂,大户人家对身份这回事,可是介意的不行。昭慧长公主就是将钱瑶当丫鬟,这个想法一时半会儿的,怕是很难改变。

“你说我该不该去跟娘说这事呢?”楚思雅忍不住看向云翎问道。

“不该。”云翎想都不想的回答。

楚思雅皱,“为什么?”

“你还怀着孩子呢。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压根儿就没必要理会,二哥如果是个男人就该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连自己喜欢的女人他都不能保护,不对,说错了,他何止是不能保护,他连给自己心爱女人一个名正言顺的都做不到。说实话,如果他不是你二哥,我真想说一句,我瞧不起他!”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其实她很想对云翎说,你这还叫什么都没有说吗?你貌似已经将能说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吧。

“你当着我的面,说二哥的坏话,你说的倒是挺顺口的啊!”

“你是我妻子,我想说什么,自然是不会瞒着你了。”云翎从善如流道。

楚思雅撇了撇嘴,忍不住在心里想,她从前怎么会觉得云翎老实的,这丫的,是哪儿哪儿都不老实啊!

“咦?那是什么?”楚思雅看到云翎放在桌上一大红请柬。忍不住问道。

云翎循着楚思雅的视线看过去,语气平淡的开口,“这个啊,是封家的太太要过五十五大寿,特地让人送来的请柬。我没打算去。”

“给我看看。”

云翎将大红的请柬递给楚思雅。

楚思雅接过以后,打开,随意的扫了一眼,上面倒是没写什么,只是封家的太太要过五十五岁的大寿,也只是请了关心近的亲朋好友一块儿去坐坐。

“不去会不会不太好,封家太太的寿宴也没有大办,只是请几个关系比较亲近的亲戚一起吃一顿饭,咱们要是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是不是不太好?”

云翎倒是一点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有什么好在意的。”

“我还是想去一趟。我担心我姐,娘不是说了,封家的那个老太太可不是什么好的。要是咱俩都不过去,让封家的太太找到把柄说我姐姐那就不好了!我可不想我姐姐受什么委屈啊!”

婆媳间的关系是最难处的,楚思雅是真担心封家的老婆子会给她姐姐脸色看!

“可你的肚子——”云翎皱着眉看着楚思雅凸起的肚子。他是真担心楚思雅。

“放心,我是大夫。哪里有不清楚自己身体情况的。放心,我的肚子啊,好得很,不会有事儿的。况且,我也很想见见,娘口中的那个老虔婆!看看她跟赵氏比起来,到底哪个更厉害一点!”楚思雅说着,眼底闪过蠢蠢欲动的光芒,看的云翎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这个妻子啊,真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封府

封夫人的寿宴确实没有大办,只是请了关系比较亲近的亲戚一起吃饭。

昭慧长公主作为封家的亲家母自然也是在受邀请的行列了。

“你肚子都大起来了,怎么还出来!”楚思雅要来参加封夫人寿宴的事儿,压根儿没提前告诉昭慧长公主,所以如今昭慧长公主看到楚思雅,心里的惊讶是可想而知!

楚思雅就知道昭慧长公主不同意,于是连忙挽住昭慧长公主的胳膊,亲切的开口,“娘。封家到底是亲戚,我要是这么不给他们面子也不好。您说,是吧?”

楚思雅边说边给云翎递了个眼色,不过很难得,云翎第一次都没有看楚思雅,直接默默的避开楚思雅的眼神。他还生气呢,他也不想楚思雅来参加封夫人的寿宴好不好!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丈夫、老娘竟然都不体谅自己,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呢!

“娘,我已经来了,您总不能再把我赶回去吧!”

昭慧长公主气的想要狠狠敲一敲楚思雅的脑袋,可最后还是心软放下了手。

儿女都是债,半点不由人啊!

封夫人的寿宴就只摆了理一席酒桌,除了昭慧长公主一家,就只有封老爷的一个弟弟,和他的妻子何氏。

封夫人今日穿着大红色寿纹衣,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想来她今日这寿星做的也是挺开心的。

“今日长公主能上门为老身贺寿,真是老身的荣幸啊!”封夫人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道。

“咱们可是亲家!本公主怎么能不来呢!”

封二爷的妻子何氏低着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不就是长公主上门给她贺寿,有什么了不起的。没听长公主都自称本公主,哪里有将这个亲家放在眼里!”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何氏,她的声音很轻,除了坐在她身旁的封二爷听到了,他们怕是以为其他人都没有听清楚吧。

不过楚思雅的耳目比起一般人来是要灵许多,所以她倒是听清楚了。

看来这何氏跟封夫人这大嫂,关系不是很好啊!

楚思雅正晃神的时候,云翎夹了一筷子的豆芽菜放在楚思雅的盘子里,小声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这寿宴真是没意思。”原本她只是想看看这封夫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不过,今儿个到底是这封夫人的寿辰,她脸上的笑容倒是很合体,这么看着,倒真像是一个慈爱的长辈。

“早跟你说了不要来了,你非来。”云翎倒是难得指责了楚思雅一句。

楚思雅偷偷对着云翎吐了吐舌头,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

封玉娆将云翎和楚思雅的互动全都看在眼里,恨得心都在流血!

她知道自己的娘亲大寿,要给云翎下帖子,所以她日日都让人去求封夫人,让她把自己放出来。

封夫人也想着自己大寿,要是封玉娆这个做女儿的不在,到底不太好,所以就让人将封玉娆给放出来。

不过还是时时刻刻都让人盯着封玉娆,生怕她脑子犯浑,又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好在,封玉娆除了每日让人去买新衣服新首饰新胭脂水粉,还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

封夫人也以为自己的女儿对云翎只是一时头脑发昏,如今被关了一段日子,脑子已经清醒了。

可封玉娆哪里是清醒了,她满脑子都在想,她一定要精心打扮,然后在封夫人的寿宴上,让云翎惊艳。

封玉娆想的很好,她可是见过女人怀孕是什么样子,身子发福,身材臃肿,脸上还会有斑。这样的妻子,忠勇侯多看几眼,肯定会看腻。

到时候,云翎看到盛装打扮的她,一定会对她倾心的!

尤其这段日子,郑芙蓉从封玉娆解禁后,时不时的去找她谈心,话里话外无不是对封玉娆的吹捧,什么封玉娆长得如此美丽,她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不已,更不要提男人了。

封玉娆听了,哪里会不自信心膨胀,于是她更加相信,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她是最美丽的!

要说封玉娆之前真的是信心十足到了极致,就是等着在封夫人的寿宴,好让云翎为她惊艳!

可封玉娆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云翎对她的惊艳她还没有看到。她对楚思雅就已经嫉妒到了极点!

孕妇不都身材发福、臃肿,脸上长斑,憔悴不堪的吗?可为什么楚思雅除了肚子大起来了,一点都看不出哪里胖了!这还不是最让封玉娆生气的,楚思雅脸上什么胭脂水粉都没有涂,干净白皙的就如同最上等的白瓷一般,甚至比自己精心装扮的面容都要美上许多!真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让封玉娆如何不嫉恨!

如果这些仅仅是让封玉娆嫉妒,那么云翎和楚思雅之间的亲密无间真是让封玉娆恨得眼睛都红了!

为什么自己心爱的男人要对另外一个女人关怀备至,为什么自己心爱的男人只有面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目露宠溺,从他进来开始,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

为什么他眼里就没有自己!她到底哪里比楚思雅差了!为什么他的眼里就没有她!

封玉娆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碎了!

“忠勇侯,玉娆一直钦佩于你,今日难得一见,玉娆敬你一杯薄酒。”

顿时席面上鸦雀无声,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楚思雅嘴角边挂着的笑容也渐渐隐下来了,真是人生处处都能遇到小三啊!

她要是到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什么封玉娆喜欢云翎,楚思雅觉得她可以直接去跳楼了。

封夫人一张脸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原本还以为自己这个女儿想通了,可谁知道她那里想通了,这脑子好像看起来是更不清楚了。

封玉平的脸也是彻底的沉了下来,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会在这种场合做出这么不符合身份的事儿!

楚思文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她倒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姑子竟然还对自己的妹夫存着这样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

何氏则是双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显然是激动极了。

郑芙蓉不在场,否则指不定要得意成什么样!郑芙蓉作为新丧夫的寡妇,封夫人平时虽然总说拿郑芙蓉当自己的亲女儿看待,可也没想过让郑芙蓉参加她的寿宴,平白的增添晦气!

“封小姐,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当众给男子敬酒,其实是一种不知羞耻的举动。不过咱们两家好歹也算是亲家,难听的话,我也不说了。还请你好自为之吧。”

楚思雅闻言差点没笑出来,看来云翎的嘴巴很毒啊!还难听的话不说了呢,那他方才说的是什么,不过楚思雅是一点都不同情封玉娆,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觊觎自己的男人了,她要是再给封玉娆什么好脸色,楚思雅真心觉得她可以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所以楚思雅对云翎一点都不给封玉娆面子的举动,觉得十分满意。

封玉娆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她一个还没嫁人的姑娘家,抛弃了女儿家的羞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云翎敬酒,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不接她的酒不说,竟然还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羞辱她!他怎么可以这样!

“哟,我说玉娆啊,既然忠勇侯不喝你的酒,你还是赶紧坐下吧。本来就够丢脸了,你还这么大喇喇的站着,不是更丢脸啊!”何氏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她可是一点都不喜欢封玉娆这侄女,要知道封玉娆平时可是一点都瞧不起她这个二婶,如今她逮到机会了,还不赶紧踩死封玉娆,她都嫌对不起自己!

封二爷皱着眉,小声呵斥了一声,“你少说两句。”

何氏撇过头,小声嘟囔了一句,“这又不是我不说,事情就不存在!”

“玉娆,你还不赶紧坐下!”封玉平也觉得自己一张脸快要丢尽了!自己这妹妹怎么就一点都不省心呢!

若是封玉娆聪明,就该借着封玉平的话坐下,可惜封玉娆从来不是一个聪明的,相反她是极其以自我为中心的!

云翎是封玉娆的心上人,所以封玉娆舍不得责怪云翎。所以封玉娆将所有的恨都聚集到了楚思雅身上。

此时封玉娆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要不是楚思雅在这儿,云翎一定会接了她的酒!他也一定会看到自己的好!

亏得楚思雅不知道封玉娆的想法,否则一定会说,姑娘你想的太多了,人啊,还是得有些自知之明才好。

封玉娆还在心里唾弃楚思雅,明明都怀孕了,竟然还霸占着云翎,难道她不知道作为女子就应该大度一点嘛!自己怀孕了,不能服侍丈夫,就该大度一点,帮着纳妾才对!如果楚思雅真的帮云翎纳妾了,那她不就有机会了!

这么想着,封玉娆看着楚思雅的眼神是愈发的恶毒。

云翎眼神一寒,这女人好大的单子,竟然当着他的面敢这么盯着雅儿,要不是还要顾忌着同封家的亲戚关系,他真恨不得直接收拾了这女人!

“够了,玉娆,你给我坐下!真是让亲家母看笑话了。其实是玉娆前段日子生病了,这脑子都有些糊涂了。原本我见她身子好了一点,于是就让她参加这次的寿宴。没想到玉娆的身子怕是一点都没见好。这不,尽说些胡话。真是让亲家母见笑了。”封夫人按捺下心头的怒火,强撑着笑脸道。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本公主也觉得令嫒的脑子怕是有些不清楚。封夫人你可得赶紧给令嫒找个如意郎君才是啊。如今,在场的都还是自己人,可万一哪天封小姐在外人面前做出这种不成体统的事儿,呵呵,封家的名誉家声怕是要毁的一干二净了!”

封夫人只觉得自己的老脸被打的啪啪的响!要是以往她还敢凭着了自己跟昭慧长公主是亲家,呛上两句,可如今,她真是没那个脸再呛声!同时,她心里是愈发的恨起这女儿!

“什么嫁人!我才不要嫁人!我只愿意嫁给忠勇侯!”昭慧长公主口中的“早日寻得如意郎君,让封玉娆的脸彻底变色了,一张脸难看的不行,尖声吼道。

楚思雅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早知道有这么一出,她才不愿意来参加这封夫人的寿宴,这哪里是来参加寿宴,压根儿是来找气受!

“你给我闭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封玉平气急,想要抬手打封玉娆,可不知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将手放了下来,“赶紧给侯爷和侯夫人道歉!”

“我凭什么要道歉!身为女子就该大度,你如今怀着孩子,伺候不了侯爷,就该给侯爷纳妾才对!”封玉娆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借着这个机会将心里藏着的事儿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侯爷,我是真心喜欢你的。给你做妾,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真的。”

封玉娆觉得自己可是封家的大小姐啊!她都愿意纡尊降贵给云翎做妾,云翎肯定会感动,然后对自己倾心!

可惜云翎的话立马打破了封玉娆的幻想,他冷冷的开口,“可本侯要是真纳纳了你,本侯会觉得委屈!而且是很委屈!”

“不!你是喜欢我的!你是喜欢我的!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在场,所以你才会说这种话!我懂!我懂!”封玉娆一点都不信云翎的话,她相信云翎是喜欢她的,一定是喜欢她的!只是因为楚思雅如今在场,所以云翎才会说出言不由衷的话!

楚思雅越看封玉娆,越觉得她和上官冰很像。都喜欢一条死胡同走到底,哪怕最后没有了,还是继续钻牛角尖,怎么都出不来。

上官冰是以疯了为结局,也不知道封玉娆最后会怎么样。

“难道这就是封家的家教,本公主今日可真是开了眼界啊!”昭慧长公主原本看在楚思文的份儿上,还是想给封家的人留一点脸面,可如今看来有些人真的是给脸不要脸啊!

“你个孽女,还不赶紧给我跪下!”封夫人觉得今儿个哪里是给自己过寿啊!分明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她的女儿不知不觉间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样子!

可封玉娆此时真的是钻进了自己的死胡同里,是怎么都出不来了,“娘,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怎么能不帮我,反而骂我呢!我这辈子是打定了主意,除了忠勇侯以外,谁都不会嫁!”

“给人做妾,那不是嫁。而是主人家纳!你口口声声做妾做妾,我看你是一点做妾的自觉都没有。不过你,你有没有做妾的自觉也不关我的事。你反正是绝对没有机会进忠勇侯府。”

其实楚思雅最想说的一句是,你赶紧死了这条心吧!不过今日到底是封夫人的寿辰,说什么死啊死的,有些不好。

“你——你——”封玉娆气的不行,她总觉得自己已经很委屈了,都为爱做云翎的妾了!可楚思雅怎么能这么羞辱她呢!

“大嫂,我可是你的小姑子!难道你就这么看着别人侮辱我!难道你都不为我出头嘛!”

楚思文气的不行,幸好在封玉娆发疯的时候,她就让人将封晓蝶送回屋子去了,否则让她听了封玉娆这些邪门歪道的话,她真担心自己的女人会被移了性情!

“荣安还是本郡主的同胞的亲妹妹!”言下之意,她和楚思雅是亲姐妹,你只是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外人罢了。

“够了!”封玉平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怒目瞪着封玉娆,好好的喜事被封玉娆弄的就跟丧事一样了!

“忠勇侯,这次是小妹无状。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看着她,绝对不会再让她出来丢人现眼了!”

可不是丢人现眼,这眼都已经丢到姥姥家去了!此时封玉平也不敢凭着连襟的身份跟云翎称兄道弟了。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男人若是连齐家二字都做不到,后面的应该也不用想了。”

封夫人和封玉平大惊。封玉平自从调回梁都,乾风帝还没有给他安排过什么职务,主要是想让封玉平能躲陪陪楚思文。再加上要去祭天,事情比较繁琐,所以一时间也就没有顾忌到封玉平。

可如今听云翎的话,这简直是要断了封玉平以后的仕途啊!

要是别人说这话,封家母子还只能当笑话听听就过去了,可说这话的人是云翎,他们可是一点都不觉得云翎在开什么玩笑。很显然,云翎就打算这么做了!

对封夫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儿子,这可是自己后半生最大的依靠啊!至于女儿,在和她自己的利益冲突的时候,毫无疑问,那绝对是要被抛弃的!

“忠勇侯放心,老身在这里跟你保证,以后绝对会好好教导玉娆,保证不会再让她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

“娘!”封玉娆不依的看了一眼封夫人,她哪里不知羞耻了!

封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封玉娆,这女儿还有脸开口,她都嫌没脸继续听下去!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说得好,在我看来这齐家是最重要的。要是自后宅不安宁,什么魑魅魍魉都在,比如什么寡妇,比如什么上不了台面,上赶着给人做小妾的妹妹。啧啧——”楚思雅说着摇了摇头,一双美眸嘲讽的看着封夫人。

封夫人只觉得自己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没气死!寡妇,不就是在说郑芙蓉,上不了台面,上赶着给人做小妾的妹妹不就是封玉娆。

封夫人想要反驳,想要狠狠训斥楚思雅。可此时她却没有立场!都怪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封夫人气楚思雅的同时,对自己女儿的气就更大了!

封夫人在封玉平坚定的立场下,其实已经打消了让郑芙蓉给封玉平当贵妾的想法。可自己有这想法是一回事,让楚思雅这么逼着答应,怎么可能高兴!任谁都不会喜欢被人威胁!尤其封夫人这种自私自利到了极致的人!

“这寿宴,本侯和拙荆都吃不下了。就先告辞了。”云翎一边说,一边扶着楚思雅起身,这一幕再次刺伤了封玉娆的眼。

其实云翎还觉得自己太客气了,要是换做别人,他都不会开口,直接带着楚思雅离开。

“云郎,你就这么狠心!我为了你,都甘愿做妾了!”封玉娆不可置信的看着云翎绝情离去的背影,她都已经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了!可他竟然还是不为所动!凭什么!凭什么!她到底哪里比楚思雅那个女人差!

“呕——”楚思雅恶心的真的吐了,不过寿宴还没正式开始,楚思雅也只是吃了一点小菜。吐了好久,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可这让云翎吓得不轻,同时目露杀意的你扫了一眼封玉娆。云翎是上战场杀过人的,那一眼,直把封玉娆这种温室的花朵吓得浑身都在发抖了!

“雅儿,你怎么样,我——”

云翎手足无措间,楚思雅摇了摇头,“没事,纯粹恶心的。有些人的眼睛有问题,明明对方讨厌她讨厌的要死,她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还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恶心的我真心快要吐出来了!”

“你——你——”封玉娆也就在喜欢云翎上面是一根筋,其他地方还是很正常的,自然是听懂了楚思雅是在说她。封玉娆气的浑身都在发颤了,她——她凭什么这样子!难道她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伟大的嘛!她凭什么这样子侮辱她!

封玉娆正想开口反驳,封玉平就狠狠扇了封玉娆一记耳光,“你给我闭嘴!”

要不是封玉娆是他的亲妹妹,封玉平发誓,他肯定连直接杀了封玉娆的心都有了!

云翎作为朝中新贵,深的乾风帝的宠幸。这样的联姻亲家不说好好笼络拉近关系,可也绝对不能像封玉娆这傻子,简直是将人都给得罪光了!

“哼!以后还请封大人好好看着你这个妹妹,别让她继续丢人现眼!否则本侯——”云翎想要再放两句话狠话,可楚思雅拉了拉云翎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云翎讷讷的闭上了嘴巴。只是心里还是在想,就凭着贱人让雅儿恶心到了,就活该她被千刀万剐!

何氏羡慕的看着楚思雅,在外面,哪个不是妻子百般的迁就自己的丈夫,哪里有丈夫这么事事顺从妻子的。

要是换做其他夫妻这样,何氏肯定会毫不客气的嘲讽一句,那男人一定是个软脚虾!

可忠勇侯怎么会是软脚虾,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因为她太宠爱自己的妻子了。

楚思雅和云翎离开后,封玉娆要怎么闹,就不关她的事情了,眼不见心不烦!不过在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以后都不要登封家的门了。有封玉娆这种恶心人的存在,她只觉得自己连饭都要吃不下。

忠勇侯府

“让你不要去,你偏要去。”一回到忠勇侯府,云翎就忍不住抱怨。

楚思雅嘟起嘴巴,这事她是稍微有些心虚,不过有一点她可不会忘记,这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该怪云翎才对,“这事情该怪你才对吧!都怪你太会惹桃花了!”

楚思雅看着云翎那张男性气息愈发成熟俊美的脸,沉迷的同时,不禁觉得郁闷,这男人怎么就长得这么好呢!所以才会招惹了一个又一个,一个个的飞蛾扑火似的赖上云翎,连躲都躲不掉!

“那你可得把我看牢一点啊!万一——”

“万一什么?万一被人抢走是吧!我告诉你,我楚思雅才不会这么没有出息呢!你要是被人抢走了,那就说明你不是一个可靠的,既然都不是一个可靠的,那我而已——”

“你什么?”云翎本来是在跟楚思雅开玩笑,可谁知道楚思雅竟然真的敢开口,顿时气得不行!

楚思雅撇了撇嘴,“假设假设!”

“假设也不行!”云翎沉着一张脸道。

“你方才不也万一了?难道只准你说,我就不准!”楚思雅毫不示弱的瞪了一眼云翎,丫的,最近她妻纲不振啊!

云翎这才有些心虚的抱着楚思雅,“好好好,是我错了。以后我都不会再万一万一了。你我之间绝对不会又那万一存在的!”

这话说的楚思雅心里舒服了,不过男人就不能太惯着,否则很容易翘尾巴!

所以楚思雅故作深沉的开口,“嗯。”

“封玉娆她今天既然敢让你不舒服了,我——”

“你要怎么样?”楚思雅可是绝对相信云翎的手段,他要是狠起来,绝对是够狠的!

“没什么。”云翎可不想楚思雅知道这种血腥的事儿,他的雅儿就该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

“像封玉娆那种小姑娘,典型的被宠坏了的千金大小姐,随便小惩大诫一下吧。中间到底隔着我姐姐呢。”

虽然封玉娆让她膈应到了,不过说说话也不算是什么大罪,她也没兴趣就因为这就直接杀了封玉娆,或者弄得她身败名裂,这未免有些太狠了。不过楚思雅嘴里说着小惩大诫,可就云翎的手段,就一个小惩都能让封玉娆去掉半条小命!

楚思雅也想好好教训一下封玉娆,要是就云翎出手,绝对比她方才说的要厉害的多,她已经让云翎手下留情了,所以她心安理得的很!

云翎也不愿在这种小事上让楚思雅不高兴,于是点了点头,“方心,我有分寸。”

楚思雅依偎在云翎的怀中,挑了挑眉,既然有分寸,那就不会闹出人命了,楚思雅就一点都不介意云翎会怎么做了。

封家

“跪下!”封夫人从来没有对封玉娆生过这么大的气,此时她真是恨不得自己亲自动手狠狠打一顿封玉娆。

封玉娆直挺挺的站在那儿,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理直气壮的开口,“娘,我做错什么了!您凭什么让我跪下!”

封玉平头痛的看着自己这妹妹,看来自己离家的这些年,自己这妹妹还真是被人教坏了,移了性情,一点女儿家的规矩都没有。

“哟!可真是热闹啊!啧啧,我说小妹啊,二哥我都听说你的壮举了,有哪个大家闺秀会迫不及待的在自己娘亲的寿宴丧跟一个男人表白,甚至做妾!啧啧,没想到咱们封家倒是出了一个!就是青楼的妓子都比你要矜持一点啊!”封玉华也不知道从哪儿晃回来,进屋说的话就跟利剑似的往封夫人的心上戳!

封夫人顿时气得脸更白了,同时对女儿的不争气更是气得心绞痛都发作了。

“你个庶子有什么资格说我!你给我闭嘴!”封玉娆一向都瞧不起封玉华,她是嫡出,哪里是封玉华这庶出能够比的!

“玉华再怎么样,也是你的二哥,是你能够随意辱骂的嘛!我离家三年,你学的都是什么规矩!”封玉平厉声斥责。

“表妹,赶紧给姑姑道歉啊!”郑芙蓉悄悄走到封玉娆的身边,小声劝道。

“表姐,我没错!凭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来职责我!”封玉娆看到郑芙蓉,觉得自己找到同盟了,表姐不是说了,给人做妾不是丢人的事情,凭什么他们一个个的这么瞧不起她!

因为今日是封夫人的寿辰,所以郑芙蓉倒是穿了一件淡青色衣服,虽然不是太鲜艳,可好歹也不算丧气。

“行了行了,看来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没有管教好你。我会让你大嫂从宫里给你请个教养嬷嬷,好好教导你的规矩。至于玉华,你的年纪也大了,不能再这么不学无术了。等我任职后,也托人帮你从六部谋个差事。”

“玉华年纪还小,要不再缓上两年?”封夫人可不想看着这个庶子出人头地!

封玉华冷哼,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嫡母怎么会给他机会!

“娘!玉华不小了,也该成家立业了!先让他立业,再让郡主给他挑一门好亲事!”封玉平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娘亲一直在打压封玉华,都是同胞兄弟,有这个必要嘛!

封夫人只觉得自己差点没有气死,今儿的寿宴简直是糟心到了极点!

亲们,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的封面已经能在作品信息页看到了,亲们可以去看看,也不知道亲们喜不喜欢!当然了,去看的同时,不要忘记收藏啊!亲们的支持,七七前进的动力!新文7月7开更,希望到时不见不散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