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劝解和宁/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在得知封玉娆生病的消息后,只是微微愣了愣,就将它抛到一旁了。

封玉娆那种脑子不清楚的,楚思雅是真没有兴趣去理会她,跟她生气,最后要是气到自己的身子,她不亏死了!

至于云翎要怎么对付封玉娆,楚思雅更是一点意见都没有。只要没闹出人命就行。

楚思雅参加了一次封夫人的寿宴,还真觉得没什么意思。从此倒是十分悠闲在家中养胎。毕竟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腹中的孩子。

这一日,忠勇侯府倒是来了一个不一样的客人,和宁公主。

乾风帝已经下旨给和宁跟徐子寒赐婚,楚思雅也给和宁送了一份贺礼。她是真心希望这两人能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

“公主怎么大驾光临了,可真是让我这儿蓬荜生辉啊!”

“我看你怀孕后,这性子倒是愈发的左了!”和宁公主倒是好脾气的很,斜睨了一眼楚思雅,然后没好气道。

“嫌我性子左,那还来做什么,难道不怕被我被我说的更生气?”

和宁自顾自的坐下,连翘早就十分有默契的去给和宁公主倒茶。

“人家可是拿你当知心好友的。难道你还不欢迎我来啊!”和宁虎着脸,故作生气道。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啊!无事不登三宝殿,跟我说说,这次登门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和宁公主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一样。

还真是有事情相求才来的,这让楚思雅心里不是滋味儿了!还以为她关心自己这个好朋友,才特出来看她呢!果然,是她想的太多了!

“那个——”和宁公主可不知道楚思雅的想法,她此时只想问楚思雅一件事儿。

“那个什么?”看和宁这羞红了面庞,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楚思雅都能把事情猜的七七八八了,要是说跟徐子寒没关系,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那个,你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和宁闭着眼睛,好似豁出去了一般道。

楚思雅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他是谁啊!”

“少来,你会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行,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徐子寒嘛!不过我听说你一直私下跟他通信,他喜欢什么,你还不清楚?”

和宁已经跟徐子寒定亲了,两人相互送些书信,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乾风帝和颖妃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和宁不高兴的嘟着嘴巴,“我每次给他送信也就问问他过得好不好,其他的,我可什么都没有问。其实我每次给子寒的信,父皇和母妃都会事先看一遍,我哪里敢问什么特别亲密的事儿!”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乾风帝和颖妃倒是真像现代那些偷看儿女书信的父母啊!如今乾风帝是出去祭天了,可颖妃还是妥妥在那呢!颖妃怕是比乾风帝还要紧张和宁,那些书信怕是查的更加严格。

在颖妃眼里,她能容忍女儿未婚前跟男子通信,就已经是善良大度了,要是再指望她看到女儿的信里面是什么情意绵绵,或者小心翼翼对待徐子寒的内容,她怕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堂堂公主,竟然这么纡尊降贵的去讨好一个小小的翰林官员,颖妃不生气才奇怪呢!

“说实话,我不知道。”楚思雅也没了继续逗弄和宁公主的兴趣,直接了当的告诉她,不知道。而且她也真没有说谎,她是真不知道。当初她认识徐子寒的时候,他满脑子就想着报仇。为了打击徐家,他是拼了命的要提升医术。

不过如今,徐子寒已经打败了徐家,甚至可以说是将徐家给彻底压死了,楚思雅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徐子寒有这么好的学术钻研精神,还乐意不断的钻研医术,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你怎么会不知道!”和宁一脸失望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不禁觉得好傲好笑,忍不住反味,“我为什么要知道!我这辈子只需要知道我夫君喜欢什么就好了,干嘛要那么关心其他的男人!”

和宁公主一噎,好像真的是这样啊。要是楚思雅真这么关心徐子寒,对他喜欢什么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心里怕是还要不痛快!

“我听说,这次皇帝舅舅给你赐婚,是徐子寒亲自去求的。这不就说明他心里是有你的。既然他心里有你,那你还担心个什么劲儿!”

和宁公主一脸纠结,此时连翘也给和宁端了一杯刚沏好的茶水,放在和宁公主的手边,小声说了一句,“这茶要用沸水泡才能泡出好味道,公主小心烫。‘”

可惜和宁公主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哪里有功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于是在茶杯放下的瞬间,就端起茶杯要往自己的嘴里送,幸好连翘一直注意着,否则和宁公主肯定要被烫一个满嘴的泡泡了。

“你啊,方才连翘都提醒你了,小心烫,你倒开始牛饮这茶水,小心被烫的几天都不能开口!”楚思雅也是被吓了一大跳,见连翘及时阻止了和宁公主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和宁在看到那泛着腾腾热气的茶水,忍不住愣了愣,这要是直接喝,她的舌头怕是真要被烫坏了。

“真是个机灵的。我身边就没这样的丫头。”

“你可别想挖人啊!我告诉你,我也是喜欢连翘的不行!”

“我又没说自己要挖人。我可不敢抢你的心头好。诺,方才你也算是救了本公主,这步摇赏给你了。就当为你以后嫁人,本公主的添妆吧!”和宁公主说着拔下了头上白玉流苏步摇。

连翘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楚思雅,这么贵重的东西,她一个做奴婢的怎么敢收!

“既然是和宁公主赏给你的,你就收着。”

连翘这才对着和宁躬身行礼,“奴婢谢过公主。”

“起来吧。真羡慕你身边有这么听话懂事的丫鬟。我身边就没有个可心的丫鬟。”

“你要是缺丫鬟了,颖妃娘娘还会不帮你操持?”

“算了,宫里的那些个个都个木头人似的,这样的丫鬟我身边已经够多了。我才不乐意再多一个呢!我啊,就想要个机灵聪明的,我出嫁以后,可不想像我那个大皇姐似的,当个傻子!”和宁公主无不嘲讽的开口。

“大公主?她怎么了?她过得应该不错啊!我听说大驸马在她手下,听话的简直就跟一只小老鼠一样。”

“什么啊!以前我也以为大姐夫是个软弱无能,一心只听大皇姐话的,可如今才知道哪里是这么一回事。你知不知道,大驸马——”和宁公主说到这里停了停,似乎意识到这里的人有些太多,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似的。

楚思雅挥了挥手,“连翘留下伺候,你们都先下去。”

很快伺候的丫鬟纷纷退下,至于和宁,她是一个人来的,也没高兴带什么贴身丫鬟,所以她不必让人退下。

“这连翘倒是很得你的信任啊!”和宁见楚思雅将所有的人都了给遣出去了,就只留下连翘一个,隐隐间也能猜到连翘算是楚思雅的心腹了。

“我就不信了。你身边还能没有个心腹丫鬟。少眼馋我的!”

和宁撇了撇嘴,“有必要防备我防的就跟狼似的!”

“少来。我看你今日来,问你未来相公喜欢什么还是次要。怕是专门来跟我说这些八卦吧!”楚思雅跟和宁相交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清楚她的为人。

“聪明!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雅儿也!”

“噗嗤——别给我戴绿帽子了!有什么新鲜事儿,说来听听。我最近待在府里,也是闷的不行了。”

楚思雅觉得人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生物,出去了,觉得没意思。然后一直待在府里,呆久了,同样觉得没意思。

“难道自从你怀孕?忠勇侯就不让你出门?”

楚思雅摇了摇头道,“那倒是没有。”

接着,楚思雅就将封家发生的事情告诉和宁了,这小妮子虽然平时看着没心没肺的紧张,可实际上,在宫里长大,而且能得乾风帝的宠爱,若是真把她当做无知少女,那才是傻子呢!

和宁越听,眼睛睁的越大,最后一张俏脸都气的通红了,“那什么东西,封玉娆是吧,简直就是个贱人啊!你都嫁给忠勇侯,如今又身怀有孕,她竟然还当着你的面给忠勇侯献殷勤,还设么甘愿做妾!她当自己是谁啊!身份身份比不过你!容貌也同样比不过你!唯一能比过你的,我看就是她的脸皮了,够厚!”

“你的嘴巴倒是毒的很!”楚思雅忍不住开口道。

“我是在帮你说话呢!”和宁不满道。

“是,我知道你是为我说话。要不然咱们美丽尊贵的和宁公主怎么会说粗话呢!”

“就是!你放心。作为好友,我一定帮你好好教训那什么——”

和宁公主对封玉娆属于听过就忘,她觉得封玉娆压根儿就不配她记住!

“封玉娆。”连翘小声的提醒。

“对!封玉娆,我一定帮你好好教训她一顿!”

“算了,封玉娆如今的日子可不好过,没必要再上去插一手了。而且你是公主,这么堂而皇之的去找人麻烦也不是一个事儿。”楚思雅倒是挺为和宁考虑的。

“有什么好怕的,我告诉你,马上就要选秀了,大不了到时候我偷偷动一点手脚,压根儿不会有人知道的!”和宁公主一听楚思雅的话,顿时气得不行,这简直是太瞧不起她了!一个小小的封玉娆罢了,她难道还不能动!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选秀?”

好像她来梁都这么多年,都没听过选秀啊!

“你不知道?”和宁看楚思雅一脸茫然,有些了疑惑的开口。

楚思雅很老实的摇头,“不知道。”

“父皇是个不重谷欠的,自从父皇上了年纪,已经好多年没有选秀了。这次选秀,想来是打算为七哥指婚吧。对了,肃王如今也丧妻,算是个鳏夫,说不定父皇也要为他指一个王妃。”

和宁称呼慎王为七哥,而到了肃王,就直接叫他肃王,这亲疏远近,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选秀啊!这可是关系到一个女子的一生啊!若是封玉娆稍微出一点差错,她这辈子都就毁了!

楚思雅自从怀孕,也不知道是不是悲天悯人起来,竟然开始有些同情封玉娆,这简直是见鬼了!

不过转念一想,和宁公主最多也就是给封玉娆制造一点小麻烦,然后美丽的帮封玉娆牵红线。

有这么一个女人随时惦记着自己的丈夫,这滋味儿实在是不怎么样。反正封玉娆若是真的被指婚,这指婚的人选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总不至于缺胳膊断腿的,这么一想,楚思雅顿时就放心了,一点都不在意和宁到时候给封玉娆下绊子!

看来自己得跟云翎说一声,他的动作得暂停才行,要不然到时候就没好戏看了。

“行了,咱们不说这些了。对了,你方才说大公主怎么样了?”

“大皇姐?她一直觉得自己的丈夫是最听话的,心思也是最老实的。可我皇兄告诉我,他看到大驸马和一个姑娘的关系好像很亲密似的。”

大驸马出轨?楚思雅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五个大字。

不都说大驸马是最胆小,一向是大公主说什么,他就去做什么。她可真没想过,大驸马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敢在外面偷吃啊!

“真的还假的?”楚思雅还是觉得这个消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你怎么能不相信我的话呢!我皇兄还去查了,大驸马的那外室,说起来,你还认识她呢!”和宁公主一见楚思雅不相信,顿时急了,忙不迭的要证明自己的话。

“我认识?”楚思雅开始在自己的脑海里扒拉起来,可是扒拉了一大半天还真没想起来自己认识的人里,有能勾引到大驸马的。

“到底是谁啊,别卖关子了。你这说一半留一半,不是存心让我着急嘛!”

“就是你前大嫂的亲妹妹!”

前大嫂?那不是文氏,她的亲妹妹,那人已经呼之欲出了!

“文嫣!”

“没错!”

和宁公主直接肯定了楚思雅的回答。

楚思雅对文嫣最大的印象,就是她毛遂自荐要给楚文豪做妾。难道她是自认为勾引楚文煜没戏了,所以就转移目标看上大驸马了!不能不说,文嫣这女人确实聪明,她一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总是会为了自己的目标不断的努力。在楚文豪那里失败了,她就将视线投到大驸马身上,如今看来她倒是成功了。

“雅儿,你怎么了?”和宁见楚思雅发呆,忍不住开口。

“没事。”

“你说大皇姐那人虽然挺讨厌的。脾气又大,还整天端着她大公主的架子。除了和云一直拍她的马屁,我们几个兄妹真的就没有喜欢她的。不过大皇姐对大驸马真的是好的没话说了,雅儿,你不知道,当初父皇压根儿就不想大皇姐嫁给大驸马的。大皇姐不仅是父皇最大的女儿,而且还是中宫嫡出,父皇也是想给大皇姐挑选一个好的驸马,让她能过的安慰幸福。

可谁知道大皇姐就是看上了大驸马,哪怕她知道大驸马是个没本事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窝囊废,可大皇姐也从来没有嫌弃过大驸马,哪怕是违背父皇的意思也硬是要嫁给大驸马。

我还记得当初大皇姐嫁给大驸马后,望夫成龙,所以一直求父皇能给大驸马一个差事。父皇当时看在大皇姐的份儿上,也给过大驸马差事,可大驸马真的不是一个当官的料,做什么错什么,他去哪里,就将哪里弄得乌烟瘴气,真是让父皇气的不行!”

楚思雅挑了挑眉,怎么听着那什么大驸马很像是个灾星啊!而且文不成武不就,活活的一个软脚虾啊!

“其实父皇还找过大皇姐一次,让大皇姐自己做选择,要么跟大驸马和离,要么就跟着大驸马去穷乡僻壤,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回来。”

“和嘉公主选择跟大驸马一块儿吃苦?”

“嗯。这也是我为什么讨厌大皇姐,可却很少对她说什么狠话。更从来没有拿大驸马不争气这件事来攻击大皇姐,戳她的心窝子。”

看来那和嘉公主虽然很讨厌,不过她对大驸马的这份心确实是让人动容,明明有机会可以重新觅得佳婿,可她却不愿意,就是为了大驸马去吃苦,就凭这一点,楚思雅也觉得和嘉公主还是有值得人钦佩的。

“雅儿,其实我今儿个找你。除了想问子寒的事儿,还想问问你的意见。你说要是我将来这件事告诉大皇姐会怎么样?”

“不知道。我猜,以和嘉公主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相信这件事,而且会觉得你在挑拨离间。不过要是不告诉和嘉公主,我猜,你心里不舒服吧。”

“还是你了解我。没错,我就是心里不舒服。大驸马出身的韩家,早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开始落寞了,我就不明了,大驸马凭什么仗着了大皇姐得了荣华富贵,仗着大皇姐,韩家又重新挤回了贵族圈子,可大驸马怎么能背叛大皇姐!”和宁公主气的一张俏脸都红了。

楚思雅扫了一眼和宁公主,淡淡的开口,“你是不是担心徐子寒会这么对你?”

和宁公主一噎,随后苦笑一声,“你说的没错。我是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像大驸马这种自己一点本事都没有,只能依靠大皇姐的软脚虾竟然都背叛了大皇姐。我忍不住想,是不是有一天,子寒也会背叛我。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

和宁公主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可能会发疯吧!甚至恨不得去死!

“要我在这里为徐子寒保证,说他一辈子都不会背叛你,说实话,我不是徐子寒,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所以我没什么立场开口。”

“雅儿,难道你就这么放心忠勇侯,你真的觉得他这辈子都会背叛你?”和宁忍不住皱眉问道。

“你既然问到我。那我也跟你说说我的想法好了。我相信云翎。和宁,你跟我相处这么久,想来也有些了解我了。我虽然看着挺温婉贤淑,平易近人,可我的心很冷,除非是我认同的人,否则他怎么样,我还真不在意。”

可不是,和宁当初第一次见楚思雅就忍不住腹诽,也不知道自己的父皇怎么就那么宠爱楚思雅,明明就是个冷心冷情的人啊!凭什么对她那么好啊!

后来跟楚思雅相处久了,和宁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父皇为什么会那么宠爱楚思雅,要是能走到楚思雅心里,她真的会对你很好很好。尽管有时候觉得楚思雅这人挺傻,不过有时候也是杀傻人有傻福吧。

“云翎曾经为了救我,连性命都不要。那时候他带给我的触动,你是无法想象的。或许是更早的时候,云翎就走进了我的心里吧。要说时间,可能也不知道要追溯到什么。”

“就因为忠勇侯曾经为了你连性命都不要,你就感动了,就愿意一直相信他?”

“不是。我一直觉得婚姻感情都是需要经营的。可能某一刻,男人的话会说的很动听,不过转眼,男人就能将你忘到脑后,或者他遇到更加新鲜的了,觉得你老了,不漂亮了,这些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和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是有可能发生,大皇姐不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嘛!

“所以啊,云翎喜欢我,这一点毋庸置疑,我要做的自然是要将这份喜欢在他的心里加深,酒是年份越久,味道越醇厚,感情婚姻也是同样的道理,就是要看看你有没有法子好好将它经营好。”

和宁不断琢磨着楚思雅的话,感情婚姻是要靠经营的,虽然乍一听,觉得挺无厘头的,可仔细想想,还真的挺有道理的。

楚思雅见和宁再思考,但笑不语。有些事情她可以提两句,可具体的还是要和宁自己去想才行。

*

入夜,云翎回来,陪着楚思雅吃过晚膳后,随意的问了一句,“和宁公主今日来过了?”

“是啊,陪我说了一会儿话。”

云翎倒是没有多问,女儿家间的私房话,他没必要问太多。这样也不太好。

“今夜怎么回来的那么晚?”确实,今日云翎回来的可是比往常晚多了。

楚思雅是绝对相信云翎不会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所以对此她倒不是太担心的,只是担心云翎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所以才会多问这么一句。

“去了一趟南平侯府。”

“去找玉尧?做什么?难道有什么大事?”

云翎坐到楚思雅的身边,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薄毯,声音温柔和煦,似乎是担心吓坏了楚思雅一般,“皇上祭天前,曾经给我和玉尧下过旨,让我和玉尧盯着庄王。”

“庄王出什么夭折子了?”别提,楚思雅还真希望庄王能出些夭折子,庄王看着她的眼神,真心是让她不太舒服,恶心的不行。

“什么夭折子都没有。反而是太平静了,平静的好像梁都就没出现过庄王这一号人物一样。”

“不会吧。我对庄王虽然了解不多。可也能看出来,庄王绝对是不安分,有野心的。他怎么会什么都不做呢!难道他也知道皇帝舅舅肯定会让人盯着他,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你说庄王平静的就像他没来过梁都似的,这就让人有些疑惑了。

这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暴风雨前的宁静?这话倒是蛮有意思。可能真的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不过雅儿,你放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好好的护着你。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楚思雅笑着点头,她相信,她很相信云翎。这个男人值得她相信。

“对了,告诉你一件不算喜事的喜事吧。”

楚思雅蹙眉,什么叫不算喜事的喜事,这话听着还真是有些奇怪。

“水月和西漠要联姻了。”

云翎淡淡的开口道。

两国联姻算什么好事,那只会让他们的关系更加紧密,除非联姻的人选——

“不会是卫戎要娶铁燕儿吧!”楚思雅瞪大了眼睛道。

云翎点了点楚思雅的俏鼻,嘴角好似微微牵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可楚思雅就是能感觉到云翎在笑,“没错!”

“这两人还真是配。不过卫戎怎么会娶铁燕儿呢!”楚思雅记得卫戎还是很讨厌铁燕儿的吧。怎么一下子就要娶铁燕儿了,这真是让人难以想通啊!

“像卫戎那种人,只要能成就他的野心,他什么不能做!更何况只是让他娶铁燕儿了!等他登基,到时候三宫六院,美女成群,要谁没有,要是不喜欢铁燕儿直接将她丢到一旁不就成了。”

云翎可没有忘记卫戎觊觎楚思雅的事儿,虽说楚思雅的心里是完全没有卫戎,不过这不妨碍他狠狠踩卫戎几脚,让他在楚思雅心中的印象更差。

果然,楚思雅脸上的嫌恶之情更重,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马男人了,光想着,她就恶心的想要吐了。

“别说了,光听到这人的名字我就有些想想吐了!”

“好好!不说了,提他做什么,恶心的人没必要提!”云翎不禁后悔,干嘛为了要多踩卫戎几脚,就让楚思雅心里不舒服呢!那人配嘛!很显然是不配的!

*

“娘,咱们还去舅舅家做什么!当初咱们一家可算是跟舅舅家闹翻了,如今再上门算怎么回事!”风音蹙着眉,语气有些不快。

“你个死丫头,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在李家,咱们母女之所以能立起来,靠的就是你舅舅。虽说上次的事儿,你舅舅没帮忙,不过咱们要想在李家立起来,还是得靠你舅舅!”冯氏经过会这么多事,早就看透了。要想女儿好,就一定得紧紧靠着自己那个哥哥。楚思雅能帮她们母女俩一次,可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这一点,冯氏看的很清楚。

风音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尤其是冯夫人,自从她嫁人,她们母女每次回门,冯夫人都不会她们什么好脸色!弄得她们就像是寄人篱下一般!这让心高气傲的风音怎么能够忍受!

“可我们去了又能怎么样,舅母有多讨厌我们,娘,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只要一想起来,自己又要去看她的冷脸。我心里就不舒服。”风音别扭的说道。

“音儿啊,做女人命苦,所以咱们得想法子让自己过的好一点。你想想,能在李家立住脚,被人说两句也没什么。”

冯氏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风音还能说什么,只能随意扁了扁嘴,不知想到了什么,风音的嘴角露出一抹恶意的笑容,“舅母总以舅舅对她一往情深而骄傲,啧啧,舅舅不也是纳了一个妾室,好像凌冬娘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吧。要是到时候有个庶子,舅母的脸色一定很好看!”

风音的话里满是幸灾乐祸。反正她和冯氏不对盘,在她没嫁人的时候,冯氏就处处防备着她。等她嫁了人,每次回冯家,冯氏也总是指桑骂槐,她要是能对冯氏那舅母有什么好感观,太阳才打西边出来了!

“你舅母?呵呵,她不过也就死歌稀里糊涂,一直活在自己梦里的可怜虫罢了!还一直以为自己过的有多幸福呢!”

“娘,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风音总觉得她娘像是知道什么,可每一次自己主动问起这事,娘都会顾左右而言其他,立马岔开这话题。

“小孩子家家的,问这些做什么。走,咱们去买些首饰补品,上门做客,总不能什么都不带,免得你那舅母又要说咱们是上门打秋风的亲戚,一脸的不屑!”

至此,风音是更相信她娘一定是有事情瞒着她了。不过既然娘不说,她也不问,反正她是相信,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就是娘亲了,娘亲既然瞒着她,那就肯定有娘亲的道理。

冯氏和风音刚从首饰铺子里出来,就撞上了冯宇墨和他的两个朋友从对面的酒楼出来。

冯氏浑身一振,好似浑身的血液都被抽掉了似的,风音见状,推了推冯氏,忙不迭的开口,“娘,您怎么了!”

风音的声音有些大,也惊动了冯宇墨一行人。

今日,冯宇墨请了单云和楚文煜一起去酒楼吃饭,没想到一出门,倒是遇上了自己这个姑姑。

不过姑姑今日的脸上有些不太对。

既然撞上了,冯宇墨就不能不打一声招呼,主动上前问好,“姑姑。”

“娘!”风音推了推冯氏,她这才如梦惊醒一般,嘴角有些僵硬,“宇墨啊,这两位是——”

冯氏口中问的虽然是这两位,可她的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单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位是楚兄,这位是单兄。都是我的好友。”冯宇墨笑着解释。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姑姑今日有些不太对劲儿。可她到底是自己的长辈,她的问话,自己自然不能不回答。

“单?你姓单?”冯氏喃喃自语道,在看着单云那张脸,冯氏只觉得更加像了。

单云的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光芒,任凭冯氏在那里打量。

可能冯氏也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太对,连忙收回了视线,有些慌忙的开口,“我——我只是见宇墨你的这位朋友有些眼熟,所以不仅看的有些入神。”

“是吗?眼熟,不知在下夫人的哪位故人长得像,竟然能让夫人觉得眼熟?”单云笑着开口问道。

“没——没哪个故人。时间有些长了。我都忘记了。”

“姑姑是打算要去哪儿?若是去我家,不如我送姑姑和表妹一起去吧。”冯宇墨见气氛有些僵持,于是笑着开口。

“不——不用了。宇墨你还是陪你的客人吧。我和音儿也就是出来逛逛,哪有什么其他的事儿。你想太多了。音儿,赶紧跟你表哥告辞啊!”

风音觉得她娘今天真是怪怪的,好像就是在看到这单云的时候怪怪的。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风音也不好直接问出口,只能随意的给冯宇墨行了个礼,然后就跟着冯氏一起离开了。

“娘,您方才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您怪怪的。好像——”

“别问。没什么好问的。方才的事情你赶紧给我忘记!难怪——难怪你表嫂当初会莫名其妙的流产,原来是这样。”

“啊!娘,您今天到底怎么了,说的话怎么都那么奇怪。当初荣安郡主都没查出来表嫂到底是怎么流产的,怎么您好像知道原因啊!娘,您——”

“行了,别问了。”

风音嘟着嘴巴,娘亲今天真的是太奇怪了,只知道让她别问了,别问了,这是什么道理啊!

“娘,咱们还去舅舅家吗?”

“不去了。没什么好去的。走,咱们去忠勇侯府!”

“娘,你没弄错吧!去忠勇侯府!去那儿做什么!咱们跟侯夫人又没什么关系,去——”

“别问了,娘不会害你的。你如今怀着孩子。娘也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记住,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孩子,其他什么都是虚的!还有,你一定要有自己的靠山,否则在娘家也是立不住的!”

“娘,您不会是想让侯夫人当我们的靠山吧!这根本不是不可能的!难道您忘记了,当初我跟您都是得罪过侯夫人的!上次去舅舅家,侯夫人已经宽容大度的帮了我们一次了,她不可能——”

“娘知道,要是以往,这是绝对没有可能的。可如今,有可能。你相信娘,娘不会害你,也不会骗你!”冯夫人严厉的看着风音,制止她继续开口。

风音不知道冯氏到底想做什么,可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那就是她的娘亲一定是不会害她的,她什么都没必要管,只要跟着自己的娘亲就行了。

“好,娘,女儿都听您的。女儿知道,这世上最疼我的就是您,您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

忠勇侯府

楚思雅心血来潮,想要帮未出世的孩子绣一个肚兜,连翘的女红就很不错,所以就让连翘教了。

不过可惜,楚思雅真的是一点学习女红的天分都没有,都快一个时辰了,就连一片荷叶都没有绣出来。

“夫人,这些府中的绣娘会做的,您就不要太劳神了。”连翘婉转的开口,实在是楚思雅真的没有女红的天分啊!这都多久了,竟然连一片荷叶都没有绣出来。

楚思雅正要开口,忽的有人来禀报,冯氏和风音求见。

推荐基友爽口云吞新文《穿越之田园女皇商》看现代女总裁一朝成落魄村姑如何扭转乾坤,逆袭成为人生大赢家,收获软包子和傲娇相公!文文PK中,盼着各位亲的支持哟,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