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落胎之谜 条件/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们来做什么?”楚思雅放下了手中的绣活,皱着眉头道。

要说她和冯氏母女真没有多大的关系。以前在落霞镇就先不说了,那母女俩老是欺负她,处处看她不顺眼。

后来还是风音的丈夫要纳妾,当时自己为了呕呕冯夫人,所以才特地为风音说了两句话,可这真不能代表她跟这俩人的关系有多好啊!

连翘自从上次褚氏来见楚思雅,她却对所有事情都一问三不知,就暗暗在心里起了心,打听了一下楚思雅在落霞镇的事儿,所以如今一听冯氏和风音两个,她的眉头下意识的跳了跳,那两个可不是什么好人,当初可没少欺负楚思雅!

“夫人要是不想见,要不奴婢去打发了她们离开。”连翘小心的开口。

楚思雅正要应道。忽的门房就开口,“冯氏说了,如果夫人不想见她们母女的话。就让小的跟侯夫人说,她知道冯少夫人是怎么流产的。”

楚思雅眼神一凝,当初子媛怀胎好好的,只有莫名流产,她心里就一直存着疑问。

冯氏是怎么知道子媛是如何流产的?难不成是她——随即,楚思雅就摇了摇头,不可能,若是冯氏做的,除非她傻了,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傻傻的来到她面前,“去让她们母女进来吧。我也想听听冯氏能说出什么来。”

门房立马转身去叫人,同时心里暗喜,就这么一趟,她可就得了十两银子,可是找不到比这还好的买卖了!

很快,冯氏就拉着有些惴惴不安的风音进门。

风音其实很想立马掉头离开,在她娘开口说她知道表嫂是怎么堕胎的时候,她就觉得她娘今儿是不是撞鬼了!当初她们在说起表嫂落胎,还为她可惜了一阵!怎么她娘,竟然就知道表嫂是怎么落胎的了!她真是想不多想都困难!

“民妇见过侯夫人。”

直到看到冯氏下跪,风音也连忙跪下同楚思雅请安,两人的身份相差的太多,风音已经不会怨恨了,主要是就算怨恨也没什么用!

“赶紧起来吧。要说咱们两家还有点亲戚关系呢。子媛是我的义姐,你们又是子媛至亲的人,这么跪来跪去的做什么。”

冯氏拉着风音起身,同时眼神一顿,她可不认为楚思雅此时提徐子媛是真的跟她们在说什么亲戚的情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也是在提醒自己,若是知道徐子媛当初是如何落胎的,就赶紧实话实说。

“侯夫人可否先让小女离开。民妇有些话想要单独跟侯夫人说。”

“我正想打几个络子,想来李夫人是个温柔乖巧的,不如就帮我打几个好看的?”楚思雅虽然有些奇怪冯氏为何要支开风音,不过这不算什么大事,她自那愿意卖冯氏一个好,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儿。

风音无措的看着冯氏,似乎是想要问冯氏,她到底想做什么,可是在扫到冯氏肯定的眼神,什么质问的话就全都咽了下去,无奈的点头,“能为侯夫人打络子,是民妇的荣幸,民妇这就去。”

楚思雅让一个小丫头带着风音去隔间。

冯氏抬头扫了一眼连翘,似乎对她此时还在这里感到有些不舒服。

“冯夫人若是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吧。现在屋内的都是信得过的人。”楚思雅却是是想知道当初徐子媛到底是怎么流产的,可不代表,一定要通过冯氏知道。她若是再拿乔,楚思雅宁可选择自己去查。

“夫人身边的人自然是得力的。我家音儿就是太可怜太傻了,若是她能精明一点,也不至于在李家被人欺负成这样啊!”

楚思雅挑了挑眉,没有回答冯氏的话,她不是傻子,冯氏此时提风音,不就是希望她能做出承诺嘛!不过,要是她这么沉不住气,直接不管不顾的抛出好处,那才是傻子!

“夫人,今日也午膳吃的有些少,奴婢去给您倒碗热牛奶?”连翘笑着开口。

“你果然是个贴心的。去吧。”楚思雅点了点头道。

冯氏见楚思雅竟然一点都不焦急,甚至还跟连翘主动谈喝牛奶的事儿,这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道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大的把柄,其实在楚思雅眼里什么都不是不成!

等连翘出去后,冯氏再也忍不住了,“夫人恕罪,是民妇想左了。竟想着拿这件事威胁郡主,民妇真是——”

“行了。你想要什么,直接说。不过记住了,本夫人可不喜欢那些狮子大开口的。”楚思雅淡淡的说道。此时,连翘也断了一碗热热的牛奶进来。

“民妇都是一把岁数的人了,还能求什么,此生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过得好就是了。”

让风音过得好。让一个人过得好,可不是嘴巴说说就行的了。衣食无忧是一方面,情感问题又是另外一方面,总而言之,冯氏这所谓的好,要怎么个好法,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儿。

“本夫人跟你女儿非亲非故的,总不能看顾她一辈子呢!况且也没有谁能看顾谁一辈子。风音嫁给李家这么多年,都没能生下一儿半女,想来李家的人早就急了。本夫人可以给风音把把脉,帮她调理调理身子,保证她能怀上一胎。至于其他的,想来风音出嫁,冯大人因为冯夫人怕是没有给多少的嫁妆吧。这样好了,本夫人可以送一些金银珠宝给你们,再加上一处庄子,要是利用好这些东西,你们母女能一生衣食无忧了。”

冯氏的心剧烈的跳动着,不能不说,楚思雅说的真的很让她激动,她做了这么多,求得不就是自己的女儿能过的幸福美满嘛!如今楚思雅又是帮风音怀孕,又是给了她们母女一大笔钱,这让她怎么能不动心呢!

可很快冯氏的头脑就清醒了,钱财固然重要,可她有比钱财更要紧的事儿!

“民妇还想求云夫人给个恩典。”冯氏大着胆子跪到了楚思雅的面前,言辞恳切道。

“你大胆!夫人对你们母女已经仁至义尽了,你竟然还敢威胁夫人,你——”楚思雅还没说什么,连翘就怒视着冯氏,这是什么人啊,简直是太无耻了!

楚思雅挥了挥手,制止了连翘的话,“说来听听。”楚思雅目光沉静的看着冯氏,其实她还真的挺好奇,这人到底还想求什么。

冯氏咽了咽口水,抬起头直视着楚思雅,“民妇只希望将来无论是冯家还是李家落难,侯夫人都能帮我们母女一把,将我们拉出来。”

“冯家、李家落难?”楚思雅皱着眉头,显然是没想到冯氏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人总得为自己多考虑考虑。世事无绝对。民妇只是求一个心安。”

“行,没问题。若是你们母女两个以后落难,本夫人可以拉你们一把,至于你们的财产,本夫人也可以替你们拿回来。”楚思雅觉得都答应这么多了,不在意多那么一项。

冯氏目露惊喜,对着楚思雅行了一个大礼,“民妇谢过夫人。”

楚思雅给连翘递了一个眼神,连翘会意,立马上前扶起了冯氏。

“条件既然已经说好了,现在能将你知道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吧。”

冯氏坐回自己的位置,一听楚思雅的话,眼皮反射性的一跳,闭上眼,忍不住想起自己亲哥哥对她和风音多年的照顾,可同时她也想起了自己哥哥的无情,音儿在夫家生了一个女儿,李家就要借着这个借口纳妾,完全没有想过音儿是怎么想的。当她带着音儿去求他这个哥哥,可他却无情的拒绝,只是因为不想得罪肃王!

这也让冯氏心里清楚,自己的哥哥对她怕是没有多少的兄妹之情,当年愿意收留她们母女,只不过是因为她拿捏着他的把柄罢了!

你既无义,那我也就无情了!

冯氏的眼底闪过一丝狠辣!

打定主意后,冯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目光清明的看着楚思雅,“侯夫人可知道,我大哥和大嫂的事儿?”

楚思雅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冯氏会突然说起这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知道。才子佳人的故事嘛!当年的冯大人听说只是一个落魄书生。后来和当初安家的二小姐相爱,最后两人还私奔了是吧!”

当然结局不怎么好,当时的安大人可没有谅解他们。反倒是因为他们两个,害的整个安家都了成了梁都的笑柄,不过最后还是顾忌着父女的情分,所以他没有直接要了两人的性命!但也将这两人算是发配到落霞镇,一呆就是几十年。

朱云那时候还跟自己吐槽了好几遍,太后害怕朱云被什么情情爱爱的移了性情,专门拿这两人的故事来教育朱云。

自己也因为朱云是听了好几遍,所以要说她不熟悉这事情,还真的不可能。

“才子佳人?是啊,我的那位好大嫂,这么多年不都在做梦嘛!沉浸在我大哥有多爱她,对她有多情深义重的遐想中,可实际上,我那大嫂不过是个可怜虫罢了!”

冯氏自从住到冯家起,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大嫂从来就没有瞧得起过她!

觉得自己没本事,嫁的男人更是一个窝囊废,生意失败,只能弄得她和音儿两个人就像是丧家之犬的来投奔大哥!

冯氏也知道,自己那大嫂讨厌她也是有理由的。谁让当初自己总是想着让音儿去勾引宇墨,这样音儿和她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

冯氏承认自己是贪心,不过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没有贪心的人!要说她有什么大错,冯氏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可自己那大嫂,确实从心眼里瞧不起她和音儿,将她们当做破落户!私下里更是让那些丫鬟婆子议论音儿,就算音儿在她的撺掇下,是做了很多不合时宜的事儿,可自己那大嫂难道不知道对一个女儿家来说,名声有多重要!她就让人这么败坏音儿的名声,她存的到底是什么心思!

所以每次冯氏看到冯夫人那副得意洋洋,似乎她的运气是天底下最好的,她挑了天底下最好的夫君,对她一心一意,这么多年都没有纳其她女人。

冯氏每次看到冯夫人的表情,心里就忍不住冷哼,冯夫人压根儿就是个可怜虫,再也难找到比她还要蠢的人了!她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幸福不成,她还真以为自己有多美不成!冯氏无数次在心里想,若是有朝一日,冯夫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真是猜不出冯氏会是个什么表情,一定很好看!可惜,她却看不到,真是可惜啊!

楚思雅皱眉看着冯氏,脸上带着几分的疑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大哥当年在娶我现在的大嫂之前,是有妻有儿有女的。”

楚思雅听得差点将口中的牛乳都给喷出来了。要是冯氏说的是真的,冯大人那简直就是个渣啊,彻头彻尾的渣啊!没想到,她也能见识到一回真人版的潘世美啊!

不能不说,楚思雅的心里还真的是掀起了滔天海浪,同时,她还真的有些怀疑冯氏的话,“你说的都是真的?若是冯大人真的抛妻弃子,他的原配还有她所生的儿女怎么不来找他,难道他们就这么认了不成!”

不会是冯大人丧尽天良,将他的原配还有原配所出的儿女全都害死了吧!

“找?哼,我那可怜的大嫂是来不了了。”冯氏的眼底忍不住染上了一丝嘲讽,语气有些落寞的开口。

“冯大人他真的杀害了自己的原配妻子?”

“他是想杀。不过当时他在梁都,行动不便,而且他也担心他一旦有什么动作,就会让安家的人知道,所以他只敢偷偷写了一封信给我。我当时和我大嫂住在一起。他让我解决了我大嫂和她所生的一双儿女!”

“你不会——”楚思雅有些狐疑的打量着冯氏,她不会真的恨得杀害了自己的亲大嫂和侄子侄女给杀了吧!“

冯氏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杀人可是要坐牢杀头的,这件事她是绝对不敢做的!

”侯夫人,若是我真的做了这些丧尽天良的事儿,我今日还敢来找你说这些嘛!“冯氏见楚思雅的眼底还有几分疑虑,连忙开口解释。

这一点,楚思雅倒是我相信,冯氏不是一个聪明的,要是她真的做了这种事情,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来自己面前,提这个提那个要求。

”继续。“今日冯氏不是该来找她说子媛落胎的事儿,怎么反倒是说起了冯大人的丑事,难道这两者之间有联系?楚思雅决定继续听下去。

”我当时收到这信。一开始还是挺高兴的,我心想,要是我大哥能够出人头地,那我以后也能嫁给一好人家过好日子。可看到后面,大哥竟然要我解决大嫂和两个侄子侄女,我——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自私自利,可我也没有那么狼心狗肺啊!大哥因为要读书,几乎是耗尽了家里的钱,是大嫂一直勤俭持家,日日夜夜的做针线活,对我这个小姑子,她也是真心对好。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除了给两个侄子侄女外,就是给我了。“

说起当初那段艰辛的日子,冯氏的眼底忍不住溢出了泪水,她想到了大嫂对她的好,真的无法让她无动于衷啊!

冯氏吸了吸鼻子,继续说,”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动手,我真的是不想对大嫂动手,要说我是完全为了大嫂,这话也有些假。其实更多的,我是害怕杀人偿命,我不敢杀人,更别提要杀的还是我自己的亲大嫂了!

可我大嫂是个聪明的,看出了我的不安,而且我大哥写给我的信,也因为我没有藏好,而让我大嫂看到了。我真的是没见过大嫂那副模样,浑身的精气神好像都被人抽走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就好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能不这样嘛!楚思雅忍不住想,辛辛苦苦的供自己的丈夫去读书考科举,可他的丈夫倒好,勾搭了官家小姐,竟然还要自己的亲妹妹解决她,是个人怕是都无法忍耐吧!

要是承受能力差一点的,怕是要直接疯了!

”我当时见大嫂那副样子,真的是吓坏了,我劝了大嫂两句,要不带着两个孩子去梁都找我大哥,这样大哥就不会不管他们了。“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冯氏,没想到这人还是挺有良心的,在那种情况下还会给人出主意。

”可大嫂什么都没有说。第二天——第二天竟然就悬梁自尽了。等到人发现的时候,大嫂的身子都冰冷了。

我当时吓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大嫂还给我留了一封信,让我看在以往的情分上,能保下侄子和侄女的性命!

我之前就没打算去杀人,再加上我大嫂都不在了,我更不会对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动手。可我也不是一个傻子,要是我带着两个侄子侄女去梁都找我大哥,依着我大哥的狠心,怕是会斩草除根。

我将家里剩下的一点钱全都交给了两个侄子侄女,当时他们年纪还小,一个只有五岁,一个只有两岁不到。我没法子,只能将他们送到一家殷实,而且还没有孩子的人家。在看到那户人家收留了他们,我才放心的离开。

同时也去了当地的官府,消了我大嫂和两个侄子侄女的户籍,然后去投奔我大哥了。“

这件事压在冯氏的心里已经好多年了,她不敢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今日对着楚思雅说了,她还真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背负秘密的日子确实不好受。

楚思雅闻言,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冯大人的那个原配,说她蠢,说她没用。这些话其实还真没有说错。在得知自己的丈夫要杀她,她竟然连争取都不争取一下,就傻傻的自尽了。这是何其的懦弱!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能够理解的了。这个社会对女人太严厉了,古代的女人接受的教育是以夫为天,所以一得知自己的天塌了,她怎么能够接受!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她也是聪明的。她怕是知道自己的丈夫容不下她,作为一个弱女子,她能怎么办,更别提里面还夹着一个官家小姐,若是一个不好,别说她的性命,就连自己儿女的性命怕是也要没了。

所以她抓住了冯氏的不忍心,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以此来保全她的一双儿女。

”是不是你的那对侄子侄女出现了?“楚思雅蹙眉问道。

冯氏有些惊讶,她都还没有开口,可楚思雅却都已经猜到了,果然,人跟人就不能比较。有些人生来就该享荣华富贵,可有些人却只能在底层苦苦挣扎。

”没错,我今日还看到他了。“

”谁?“

”单云。“

是他!在意料之外可又偏偏在意料之中!

楚思雅想起当初了楚文煜娶参加科举,她和昭慧长公主等在考院外的情景,她见到单云的第一眼就觉得他有些眼熟,偏偏却说不出哪里眼熟。还记得那次被昭慧长公主给骂了一通,还特地去宫里请了一个嬷嬷来教导自己规矩,这些事情,楚思雅一辈子都忘不了!

现在回忆起来,楚思雅总算是察觉出单云是哪里眼熟了,他的眉眼似乎和冯宇墨很像,只是冯宇墨有一股子书香气息,而单云更多了几分肃然和——微不可见的杀意。

”你是怎么确定的?“

”容貌。那单云长得跟我之前的大嫂真的是太像太像了,除了眉眼间有些不像。对了,还有姓,他姓单!我死去的大嫂她就是姓单。这么多巧合加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我相信,他肯定就是我的侄子!当初子媛莫名其妙的流产,怎么都查不出原因,而单云又偏偏跟宇墨走的那么近,要说两者间没有联系,我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楚思雅也不相信,这世上哪来这么巧合的事情,巧合的简直让人都无话可说了!

看来子媛上次无缘无故的落胎,是单云做的手脚啊!唯一让人好奇的就是他到底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的呢?

”侯夫人,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您了。您看——“

”放心,我承诺过你的,不会忘记。待会我给风音把脉,给她开一些药方。照着药方吃,把身子调理好了,应该能有自己的孩子,至于许诺你的金银珠宝还有庄子,到时候我让人送去李家,想来我当着李家人的面给你们母女送东西,你们也有面子不是。“东西既然都要送了,不如送的让人高兴一点。

冯氏一听,顿时笑了,心里暗道,这果然是个极好的主意!

入夜,云翎回来,楚思雅就将这件事说给云翎听了。

”还真是够巧的,我本来还想告诉你,总算是查到了单云兄妹的祖籍在何处,只是日子实在是有些太久了,要查清单云的底细还有些困难,没想到你这里倒是提前将一切都知道了。“

”那是!说明我的运气好!“楚思雅得意的抬起头,不过随即就皱眉,”你说我该怎么办。就冯宇墨继续跟单云在一块儿,指不定单云又要弄出什么夭折子,万一伤到子媛腹中的孩子怎么办。

当然了,单云要是想报复冯大人和冯夫人两个,我是绝对不会有意见的!“

冯大人那渣,杀害糟糠之妻,狠毒的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不放过,这样的人,不对,他还能算是人吗?简直就是个畜生!

至于冯夫人,楚思雅也一点都不觉得她算哪门子好的,当年,她要是知道冯大人有妻有儿有女,说不定按照她的性子,会狠毒的直接让人解决了他们!

”少皱眉头,要是孩子像你似的,可就不好看了。“云翎伸手抚平楚思雅眉间的皱痕。

”难不成你还要嫌弃我不成!“楚思雅恨恨的瞪了一眼云翎。

”哪里敢!不过孕中多思可不好。这件事你就别担心了。我让人去找单云谈一谈。若是他识趣,他要报仇,咱们就不多说什么,可若是他一意孤行,到时候我再插手。“

”若是单云一意孤行的报复冯大人和冯夫人,其实对子媛夫妇来说,怕也不好。你也知道——“

”雅儿!你还怀着孩子,少管这些。你啊,就该把心思都多放在肚子里的孩子还有我身上!“云翎见楚思雅还要再说,沉下脸,有些不高兴的开口。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发现云翎最近真是越来越有威严了,只要他一板起脸,她就不敢再多说什么,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这样妻纲不振啊!

*

”你来做什么!我大哥都已经说了,我跟你的婚事不算数!“单娟看着没皮没脸笑的跟多花似的赵天俊,沉着脸,没好气的开口。

单娟只要一想到当初和大哥去理国公府议亲,楚思影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她就恨得牙痒痒!难道她不知道对一个女子来说,名声有多重要嘛!自己对赵天楚可是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她虽然不是出身名门望族,可爹娘从小就教导自己,好人家的女儿就不该给人做妾!

单娟一直牢牢记着爹娘的教诲,更是从没想过要去给人做妾。

所以楚思影这么侮辱单娟,让单娟感到很生气!

”娟儿,我——“

”停!什么娟儿,这是只有我爹娘和我哥哥才能鞥这么叫我的!你是谁啊,赶紧走!“单娟对赵天俊更没有什么好脸色,她甚至有些迁怒赵天俊,单娟觉得要不是赵天俊,说不定她还不用被人这么让人侮辱!

赵天俊一点都不计较单娟的冷脸,倒是很体贴的问,”娟儿,你是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脸色才不好啊!“

单娟气的差点没有仰倒,她很想冲着赵天俊破口大骂,”你才有病呢!

“你赶紧走!要是再不走,小心我拿大扫把赶你离开!”单娟觉得对理国公府的人没必要给什么好脸色!

“天俊。”

赵天俊原本还想再油嘴滑舌一下子,他发现看着单娟跳脚,这真的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要是单娟知道赵天俊心里的想法,怕是要上去跟赵天俊拼命了。

赵天俊讪讪的让开,他的身后是满脸无奈的赵天楚。

要说单娟看到赵天俊还只是有些生气,那看到赵天楚就完全是愤怒了!就是这人的妻子,侮辱她不说,还让大哥丢了这么大的脸,他今儿个竟然还有脸来她家!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这么大的脸!反正单娟是怀疑的不行!

赵天楚自然也是看到了单娟的脸色不是很好,知道对方还自为上次的事情生气,本就是自己理亏,所以赵天楚对着单娟的冷脸,倒是难得的保持了温润的笑意。

可惜赵天楚这样子落在单娟的眼中,她是半分的感动都没有,此时单娟忍不住在心里想,别是赵家的两兄弟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单姑娘,我们今日前来是想拜会一下令兄,不知可否——”

“我大哥不在。你们赶紧走吧!”单娟想都不想的开口。笑话,让他们去见自己大哥干嘛!而且单娟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大哥会有什么话想对这两人说!

女人不好惹,所以得罪谁都别得罪女人!这绝对是至理名言啊!

赵天楚忍不住苦笑,他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会让人不待见到这种地步,这——

“娟儿,来者是客。大哥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单娟正想关门,直接把这两人给关到门外去,谁曾想,突然听到自己大哥的声音,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你不是说你大哥不在嘛!”赵天俊一看到单云立马道!笑话,她大哥带着他来拜访人,难道还会不事先查清楚人在不在!

单娟的脸难得红了一下,不过立马,她又理直气壮起来,她凭什么要心虚啊!要她说,赵家的人可真是厚脸皮!尤其是这赵天俊,简直是没脸没皮到了极点!

“大哥,你又不想见他们。我让他们离开,也没做错啊!”单娟对着单云可怜兮兮道。

单云无奈的摇头,自己这妹妹就是这么单纯。所以报仇的事情他从来没跟她说过一丝半点。

可如今她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怎么办,自己这傻妹妹以后能靠谁!

还是得给她妹妹找个好的婆家才是!寒门举子,单云没有瞧不起人家的意思。可到底护不住妹妹。

可高门大户,又看不上自己,毕竟他在朝堂的根基实在是有些太浅了!

若是做妾倒是有可能!可他怎么能舍得自己一直宝贝的妹妹去给人做妾!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在理国公府的庶子赵天俊喜欢妹妹,虽说赵天俊的风评不好,之前有些喜欢拈花惹草,不过自从喜欢上妹妹以后,倒是守规矩多了。理国公府又是一个守礼懂礼的人家,怕是没有比这家更合适的人选了!虽说理国公夫人是那个女人的亲姐姐,不过他也打听过了,她对冯夫人那种不知廉耻,与人私奔的妹妹是毫无好感,如今有的也就那么一点面子请了,所以妹妹如果真的进了理国公府,日子想来不会太难过。

可单云真是万万没想到,他只是带着妹妹去了一趟理国公府,就能遇到楚思影那样的泼妇,简直是世间都难找出的泼妇!

被楚思影那么一闹,哪怕理国公府再合适,单云也绝对不能答应,自己的妹妹这么单纯善良,哪里是楚思影的对手!不说楚思影的家世胜过单娟,就连世子夫人这身份也高过单娟一大截,所以这门亲事也是万万不能结的!

“赵世子,我今日确实不方便见客。还请赵世子离开。”单云的话说的很客气,可意思也很明确,他如今压根儿就不想见赵天楚。

“我今日前来是想谈令妹与天俊的婚事,难道单大人也不愿意跟我谈谈。”赵天楚没有自称本世子,倒是自称我。

单云笑了笑,“赵世子说笑了。我的妹妹可不会嫁入理国公府。有一个那么厉害的嫂子妯娌,我也担心自己的妹妹要是真嫁到理国公府,怕是会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单娟紧紧抓着单云的手臂,忙不迭的点头,她自认为不是楚思影的对手,要是她跟楚思影对上,那绝对是没有一点的胜算!

“单大人,难道你觉得我们就站在门外谈论令妹与天楚的婚事不成?”

单云的这处小宅子虽然不在闹市,可也有不少官宦人家,如今是大清早的,自然是没有多少人。可再过一会儿,怕是——

单云抬头一看,见赵天楚神色坚定,这是摆明了,今日若是不能和他谈一谈,就不会走人的态度。

单云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赵世子请进。”

单娟眼睛瞪大,差点没将眼珠子瞪出来!自己的大哥怎么能让他们进来呢!

“娟儿,去泡茶!”单云看着喜怒形于色的妹妹,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妹妹,让他如何能够放心的下啊!

单娟还是很听单云的话,而且人如今都已经进来了,她也不能将人赶出去,于是只能闷闷的去泡茶。

偏偏赵天俊那厮,竟然还对单娟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气的单娟狠狠跺了一下脚才离开!

赵天楚看着赵天俊同样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弟弟,之前不懂事,那是让自己恨不得打断他的腿的心都有了,可相处久了,才知道自己这弟弟,本性不坏,甚至还有些童心未泯,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单云领赵天楚走到接待客人的大厅,等到赵天楚坐下后,才开口,“赵世子,在下认为,关于舍妹和令郎的婚事,在下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言下之意,他是不会同意将单娟嫁到理国公府。

“不是,我——”赵天俊一听单云的话,忙不迭的开口。

赵天楚拉了拉赵天俊,示意他安静下来。

“上次拙荆的身体不适,说的都是些疯话,还请单大人不要太计较。”

“赵世子,这不是在下想不计较就不计较的!事关舍妹的名声!虽然我单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家教也是严谨,是绝对不会让自家的儿女去当妾!”

妾是什么,妾就是玩物!是下人!

赵天楚知道这一次不会太顺利,可没想到单云的态度竟然会这么强烈。

“哥,忠勇侯府派人送东西,你要不要见一见?”单娟进来送了茶水,然后凑到单云耳边道。

谢谢li512300194秀才投了1张月票天使萧萧秀才投了1张月票QQ28b317ce094020童生投了2张月票QQ28b317ce094020 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