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心思 托付/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忠勇侯的人?”单云喃喃的轻声念叨,眼底也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随后粲然一笑,“赶紧去将人请进来。”

“单大人同忠勇侯府的人有交情?”赵天楚也不禁有些好奇的开口道。

“还站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赶紧去。让贵客久等了,那就是咱们的不是了。”单云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单娟,催促道。

单娟嘟着嘴巴,转身离去。

“没什么交情。只是我当初参加科举,昭慧长公主和荣安郡主曾经为了楚兄等在贡院外,所以在下同荣安郡主有过一面之缘。”记忆中女子的浅笑嫣然的模样再次浮现在单云的脑海中,随即,单云微微一愣,甩了甩头,将心头的烦闷给甩走,那女子是天上的明月,不是他可以觊觎的。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觊觎。

“我记得!当初娟儿还在贡院外摆茶摊!”赵天俊似乎找到同单云的共同话题了,忙不迭的说道。

单云冷笑一声,无不嘲讽的开口,“是啊,当初赵二公子竟然还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在下的妹妹,当时还这是亏了昭慧长公主和荣安郡主及时救了在下的妹妹一命!”

赵天楚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事情一说起来,他就有些心虚,只能尴尬的躲到赵天楚的身后了。

“单兄。我今日来,正是为了令妹与舍弟的婚事。”

“赵世子说笑了吧。咱们两家可没有定过什么婚事不婚事的!”单云如今可是八点跟理国公府结亲的意思都没有!

“单兄是担心令妹进门后,会被人欺负不成?我赵天楚在这里可以保证,令妹若是嫁到理国公府,绝对不会受任何的委屈!”赵天楚眼神坚毅,一字一句道。

“赵世子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欺负舍妹的不正是赵世子的妻子,你凭什么保证我妹妹嫁进理国公府不会被任何人欺负。”

赵天楚和楚思影两人的夫妻关系不和睦,这件事在理国公府,哪怕是最低等的扫地婆子都知道。不过理国公夫人还是担心家丑外扬,所以是将消息给捂得严严实实的,压根儿就没人知道赵天楚和楚思影两人的夫妻关系甚至比起陌生人来说还要不如!

赵天楚稳了一下心神,正要开口,单娟就带着清风进来了。

单云倒是认出了清风,他可是云翎身边最得力的人了,他若是认不出来,那也太眼瞎了。

只是单云在见到清风的时候,眼神不仅闪了闪。

“原来赵世子也在啊!”清风对着外人还是很能装一装的,这不,面容肃穆的对着赵天楚行礼。

要是连翘此时在这儿,一定会大呼清风变脸,装模作样!

赵天楚对着清风淡淡一笑,算是见过利了。

“单大人,这是我家侯爷给你送的礼物。侯爷可是特地吩咐了,单大人打开以后可得好好的看看这份礼物!”

清风说着就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单云。

单云的眼神不禁更暗了。此时,他绝对相信云翎是查出了什么。

单云是压根儿没往冯氏身上想,毕竟单云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单云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你能指望一个五岁的孩子记住自己母亲的模样吗?

单云知道自己的仇恨还是他的养父养母替他查了,当时只有十岁的单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生父付出代价!他要为自己那可怜的母亲报仇!

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单云才走到了今天!

“劳烦清风侍卫了,还请清风侍卫替我谢过侯爷。”

清风笑了笑,“礼物既然已经送到了,我就先告辞了。单大人也没必要送了。你这里还有客人呢!”

单云确实没有起身去送清风,只是对着清风点了点头,面上的神情虽然不变,可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起来,云翎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单娟对清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禁感到有一丝的好奇,不过她也只是疑惑了一会儿,毕竟眼前有两个更让她讨厌的人!

“娟儿,怎么能这么不敬的看着客人呢!”单云淡淡的道。

“我去厨房做些糕点。”单娟也不想继续留着了,她担心自己要是再留下去,会一个忍不住对着这两人翻白眼!

单娟离开后,单云才开口,“方才赵世子想说什么?”

赵天楚知道单云是在转移话题,是不想自己问起忠勇侯府的事儿吧。

“天俊是真心喜欢令妹,单大人为何不能成全呢?”

赵天俊闻言,忙不迭的点头,“对啊,对啊!”

单云淡淡的扫了一眼赵天俊,此时他对赵天俊倒是有了新的看法,够傻!其他的倒是什么都没有了!

“赵世子又何必要在下将话挑明了呢!上次我带着娟儿去理国公府议亲。可世子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竟然了跑出来对着娟儿大加指责,甚至还以为我是想将娟儿送给赵世子做妾!赵世子,不是在下不近人情,也不是在下刻薄。恕在下说一句难听的,世子夫人确实不配做一府的主母。当然,这是理国公府的事儿,在下也没有这个立场开口。不过有一点,在下是必须得说的,若是我的妹妹真的嫁到理国公府,怕是被世子夫人直接吃了都是有可能的!”

单云的话说的不客气极了,可话糙理不糙,赵天楚不能不承认,他确实没有说错。就楚思影那德性,是哪里都看不出她配做一府的当家主母!

赵天俊见赵天楚不说话了,顿时急了,大哥怎么能不说话呢!这可关系到他的亲事啊!

“单大人说的不错。不过,我赵天楚在这里以自己和理国公府的名义发誓,以后拙荆是绝对没有这个机会能伤害令妹。”

“赵世子,这种空头的保证,恕我无法相信。”他不可能因为赵天楚一句话就将自己女儿的一辈子赌上。若他真这么做了,他怕是傻子了!

“因为拙荆的身子不适,留在世上的时间怕是不多了。而且,天俊和令妹成亲后,是要搬离理国公府。”

单云一惊,赵天楚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惊讶的不行,第一,他说了,楚思影重病,不久于人世。可单云回忆上次去理国公府的场景,就楚思影那生龙活虎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要不久于人世的!不过大宅门里的是非一向多,就连自己那所谓的亲生父亲不也为了他所谓的荣华富贵,也想悄无声息的杀害自己的结发妻子和一双儿女嘛!

至于赵天楚说的第二点,如果赵天俊和娟儿成亲,就让赵天俊搬离理国公府,这又是什么意思。

单云是一点都不觉得赵天楚是容不下这庶出的弟弟,如果是,他今日就没必要来这么一趟了。

“赵世子可否容在下考虑两天。”单云因为赵天楚说的话,一时间也有些头疼,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应承赵天楚,暂时就先拖着吧。

“单大人一向疼爱自己的妹妹。这婚姻大事可是关系到一个女子的一生,自然应该好好考虑。三日后,我会继续登门。”

单云的嘴角抽了抽,他真是从来没想过一向温润尔雅的赵天楚,有朝一日会像一个无赖似的逼婚,这可真是让人有些大开眼界!

赵天俊一出了单家的大门,就忙不迭的开口问,“大哥,单大人会答应吗?我怎么觉得有些悬乎啊!”

“不答应就磨到他答应为止。咱们家也该有一个人得到幸福才是。理国公府也得留一条根。”说到最后,赵天楚的语气不禁有些落寞。

赵天俊则是听得一头雾水,“大哥,什么叫要给咱家留一条根啊!”

赵天俊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啊!方才大哥说,等他单娟成亲,就让他们分府过,他就已经是满肚子的疑问了。不过他相信自己的大哥,一定是不会害自己的!所以对赵天楚的话也是一点都不好奇也不反对!

可如今再听赵天楚说这些话,哪怕赵天俊的神经再大条,他也意识到不对头了,“大哥,你方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

“好了。别问这么多。你啊,也该好好做些成绩出来才是。若是你今日是个上进有能力的,怕是单云也不会这么犹豫你和她妹子的婚事!

赵天俊努了努嘴,他也知道自己当初太颓废堕落了,如今就是想要挽回也很难找到机会了啊!

单府

“哥,忠勇侯府的人怎么送来一把秤杆啊!”单娟见单云打开了忠勇侯府送来的礼物,见是一把秤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单云在看到那把秤杆的时候,不禁微微眯了眯眼,眼中闪过莫测的光芒。

“娟儿,跟哥哥说说,你到底喜不喜欢理国公府的二公子。”单云没有回答单娟的话,反倒是开始问起单娟对赵天俊的看法。

单娟的脸色一下子有些黑了,“谁喜欢他!一个纨绔子弟!再加上有那么一个大嫂,我才不要嫁到他们家去呢!”

“前面怕是违心话,后面才是你自己的意思吧。你不愿意嫁给赵天俊,最大的原因是不是因为他那个大嫂?”

单云一语就戳破了单娟内心深处的想法。

单娟嘟着嘴巴,闷闷的在单云身边坐下,脸色也有些不好,“哥,说实在的,我之前是挺讨厌赵天楚的。谁让他当初调戏我来着!我最讨厌这种纨绔子弟了!还记得在老家,当初就有一个富家子弟想要调戏我,不过好在哥哥厉害,没让人欺负我。

可是后来,也就是赵天俊被他大哥关了紧闭,他整个人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怎么说呢,没那么坏了,或者说是没单子坏了!再见到我,也是一副呆头呆脑的模样,还向我道歉了,有一次我拿的东西比较多,一个人拿不过来,他看到以后还主动帮我拿。当然了,我是拒绝了,可谁让他脸皮厚,硬是抢过去了,我这才没有法子,只能让他帮我拿了。”

单娟可不想让自己的哥哥以为她是个轻佻不知道轻重的女子!

“听你这么说,赵天俊确实不错。娟儿,你老实跟哥哥说,若是有一天,你嫁给赵天俊,不会再被他大嫂刁难,你会不会心甘情愿很乐意的嫁给赵天俊?”

单娟如今不想嫁给赵天俊,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楚思影!如果没有楚思影的话,那她绝对是很乐意嫁给赵天俊的!

单娟从小就是跟她哥哥一起长大的,心里有什么想法也是从来不会瞒着单云的,于是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如果没有世子夫人那讨厌的女人,我想我会很心甘情愿的嫁给赵天俊。哪怕他没有多大的才能,哪怕他比起他的哥哥,实在是没有多出色!”

“好了,哥哥明白你的意思了。”

*

单云回到自己的屋中,仔细端详着忠勇侯府送来的那柄秤杆,眼底闪过微步可查的嘲讽。

秤,自古以来就是权衡的意思,送这么一件东西来,不就是让自己做事之前,要三思而后行!

看来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所以送这么一样东西来警告自己!

单云心里恨极,他和娟儿做错了什么了!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要说唯一做错的,就是当了那抛弃糟糠之妻还不够,竟然还要杀妻杀子的畜生的儿女!

要是有可能,单云真的是想直接跟那畜生拼命,哪怕同归于尽也好!

可自己一时间没法子报仇,好不容易考中科举,好不容易步入官场,可他的根基实在是太浅了,要想借助自己在官场上的力量一举击败那畜生,那压根儿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将眼光放到了那畜生和那贱女人生的儿子——他的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身上

不能不说,自己那弟弟实在是单蠢的可怜,他只是和他一起吃了几次酒罢了,他竟然就对他掏心掏肺的,恨不得将自己引为知己!

单云每次想到冯宇墨的单蠢,就忍不住怀疑,那畜生到底是怎么教导孩子的,教导的冯宇墨竟然连他一丁点的狠毒都没有学到!

他当初得知冯宇墨的妻子怀孕,特意去配了能致妇人流产的香囊,日日夜夜的佩戴在自己身上,偏偏冯宇墨那蠢货,日日都跟与他一起吃饭喝酒,虽然每次沾上的香味不是很多,很日积月累的,足以让一个刚怀上孩子的妇人小产了!

这么一来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单云在得知徐子媛流产的那一刻,心里隐隐有些自责,随即那一丝的自责也抛到了九霄云外,那畜生的孙子还不如别生下来,否则谁知道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小畜生!

单云接下来其实是想对冯宇墨动手,那贱女人若是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发疯呢!

可如今看着忠勇侯府送来的秤杆,单云犹豫了。自己做的事情,人家怕是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若是此时他还一意孤行,自己没关系,可娟儿——

单云不是傻子,忠勇侯府同冯家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唯有联系的,也就只有徐子媛,她是不希望自己动徐子媛和冯宇墨两个吧!

单云双手紧紧握着秤杆,眼底闪过一丝狂狷,须臾,恢复平静,报仇固然重要,可他不能牺牲唯一的妹妹。

不过他就算不动冯宇墨和徐子媛,可那两个,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他要他们血债血偿!

楚伯府

“伯爷去哪儿了?是去夏苗苗那贱人那儿了!还是去梁娇那贱人那儿了!”赵氏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开口问道。赵氏自从跟楚玉亭大闹了一场,虽说是好不容易保住了自己的孩子,可身体也是虚弱了不少,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当个死人一般,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正在给赵氏喂药的嬷嬷手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似的。

赵氏见状,冷哼一声,果然是这样,抬起头,看着满屋的婢女,心里的火是不打一处来,“都站在这儿做什么!一个个的都跟个木头人似的,一点用都没有!你们谁要是有本事,就直接去把夏苗苗和梁娇肚子里的孽种给本夫人打下来,本夫人重重有赏!”

伺候的婢女们浑身一震,纷纷低下头,只恨不得自己聋了好!这些话赵氏说了没事,可她们听了那就是天大的罪过了!

赵氏看着这些人没用的模样,不禁重重冷哼了一声,再看到连嬷嬷手中那乌七八黑的药,那味道更是恶心的她想要吐,二话不说,直接抬手,将药狠狠打翻。

“娘亲还是好好吃药才好。否则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父亲大人对母亲你那最后一点关爱,怕是也会一点不剩!”

赵氏听着这话,眼底的怒火燃烧的更加厉害,连直接吃人的心都有了!

赵氏恨恨的抬头,咬牙切齿的看着楚文勇,只见他神情慵懒的依靠在门栏上,脸上似乎也没了颓废的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偏偏浊世公子!可实际上他已经成了一个太监!

“我是你亲娘啊!难道你就那么希望那些贱人来作践我!别忘了,咱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赵氏心情本就不好,又听到楚文勇这阴阳怪气的话,心情之差,可想而知。

楚文勇冷哼一声,天底下谁都有资格说这话,唯独赵氏没有!她配做一个母亲嘛!显然是丝毫不配!

“大公子,夫人的身体不适,您就少说两句吧。”连嬷嬷对着这个她带到大的楚文勇,感情也是十分复杂。楚文勇成了太监,她心里不是不难受,可她对楚文勇只是爱屋及乌,她最忠心最爱护的只有赵氏。

楚文勇心里冷哼,这些人不就是看他成了太监,以后没了出头之日,所以一个个的都在那里拜高踩低,真真是让人不屑!

“放心,我今日来可不是气你!而是真心劝你养好肚子里的孩子。要知道,那两个的肚子里的月份都比你大,你现在已经不得父亲宠爱了,我真是不太敢想,她们若是在你之前生下男孩儿,你还能剩下什么!”楚文勇幸灾乐祸道。

赵氏气的浑身都在颤抖,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她的亲生儿子啊!他是不是生怕气不死自己!

楚文勇见赵氏气的不轻,耸了耸肩,心知,要是再继续气赵氏,她怕是要受不住,这才悠悠的离开。

赵氏见楚文勇离开,顿时嚎啕大哭,“这就是我生养的儿子!我以前总觉得我比长公主强,楚玉亭的心都在我这儿,我养的儿子也比她的有出息!她除了占了一个正室的名头,其他什么都没有,哈哈哈——如今看起来,我才是傻子!样样都比不过人家!楚玉亭那臭男人,人家压根儿就不稀罕!对了,生的儿女,儿子比不过人家,女儿也氏——对了,影儿呢?我不是让你给影儿传信,让她来看我嘛!”

连嬷嬷暗道,幸好已经将所有人都打发出去了,若是让赵氏继续在这里乱吼乱叫,这些话要是再传到伯爷和老夫人的耳朵里,怕是又要闹出事情。

冷不丁的,听到赵氏提起楚思影,连嬷嬷只能提起精神回道,“听说大小姐最近身子有些不适,在理国公府修养。”

“什么修养!她是不是也不要我这个做娘的了!我就知道,我生的一个个都是白眼狼!好!好!好!既然我生的两个都没把我当母亲,我也没必要对他们掏心掏肺的了!从今往后,我就跟肚子里的孩子相依为命了!”

连嬷嬷原本还想为楚思影说两句好话,可一听到赵氏的话,她也真的是什么都不敢多说了。白大夫已经叮嘱过好多次,让赵氏心平气和的养胎,情绪千万不能过于激动。

可赵氏哪里能听得进这些话,这些日子,赵氏的情绪别提激动到哪儿去了!如今她一听楚思影的名字,就激动,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

殊不知,就是这过些日子再说,让楚思影彻底没有了翻身之地。

楚文勇呛了赵氏,在看到他浑身都气的发抖,他只觉得心里莫名的爽快。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你们都对不起我,那我就要你们付出代价!

忽的,楚文勇眼神一亮,“思雨妹妹是要去见我娘不成?”

楚思雨闻言知道这次是避不过了,于是带着小翠给楚文勇行礼,“见过大哥。我只是听说夫人的身体似乎有些不适,所以特地带了一些自己腌的梅子给夫人。”

楚文勇看着小翠手中的坛子,眼底闪过莫名的光芒。

“劝你现在还是不要送过去的好。我那娘,可是被我气得不轻,你这什么梅子,她怕是吃不进去。难得遇见,不如去我那儿坐坐。”

楚思雨心头一跳,不知道楚文勇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大哥的好意本不该拒绝,可我——”

“不是不好拒绝吗?如今就要找借口了?”楚文勇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思雨,眼底的嘲讽清晰可见。

“不是——”

“那就去。”楚文勇再次截断了楚思雨的话,毫不客气的开口。

楚思雨无奈只能拉着小翠一起去楚文勇的院子,楚文勇既然敢直接约她们去他那儿,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

楚文勇也确实没出什么夭折子,倒是让人给楚思雨上了茶。可小翠站在楚文勇的地方,只觉得浑身都不是滋味儿。想到楚文勇曾经讨要过她,她就浑身都不舒服,生怕楚文勇又想起这档子事情,她只觉得自己就连呼吸都困难了。

楚文勇好笑的看着小翠浑身发抖的样子,小翠在接触到楚文勇的眼神,不禁抖的更加厉害,只恨不得立马消失。

“我记得,我曾经讨要过你这个丫鬟是吧!”

楚思雨心里一震,“大哥说笑了。小翠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大哥若是喜欢,思雨可以给你买几个新鲜可人的。”

“不用了。我如今成了太监,就算是再新鲜可人的,我怕是也无福消受了。”

楚文勇不是一直不能接受他自己是个太监的事实嘛?如今怎么会这么坦然的说起这事来。

“大哥说笑了,其实大哥的身子——”

“行了,这些冠冕堂皇的安慰话,我已经听了不少了。不多你一个再说。”

楚思雨闻言,确实不好再说什么,反倒是说起其他的事儿来,“文氏呢?”

不是说楚文勇日日都要文氏伺候,见天儿的折磨她。可如今怎么反倒是见不到人了?

“她?呵呵,人家攀高枝儿去了,我这里庙小,哪里容得下她!”楚文勇毫不客气的嘲讽出声。

楚文勇也是这段日子才知道,文氏的妹妹文嫣竟然勾搭上了大驸马。之后,文嫣又将文氏也塞给了大驸马。如今大驸马是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文氏那女人自从勾搭上大驸马之后,更是骄傲自得到了极点,觉得她如今有大驸马撑腰,压根儿就么必要怕楚文勇了!

楚文勇见状只是冷哼一声,以前他就知道文氏是个傻的,可却从来不知道她竟然这么傻,简直是蠢的让人无话可说了!

文氏勾搭男人前,怎么不去打听打听大驸马是个什么货色!大驸马说白了不就是一个靠大公主才起家的窝囊废!压根儿一点本事都没有!

大驸马对文嫣和文氏也只是玩玩儿,让他给文嫣和文氏一个名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大驸马没这个单子!

楚文勇看着文氏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只觉得好好笑。行,既然文氏觉得攀上了高枝,那他就让她好好得意,得意过头了,倒时候摔下来,那就好看了!

楚思雨见楚文勇神色古怪,低头,眼底闪过莫名的光。

“大哥今日让妹妹来喝茶,不是为了谈文氏吧。”楚思雨淡淡的开口道。

“自然不是。文氏那贱人没什么好说的!像那种贱女人,不守妇道,随便男人勾勾手就能勾搭上的贱货,有什么好说的。”

楚思雨没有插话,楚文勇和文氏的事儿,她本来就没想过多说什么。

“思雨妹妹,你是不是傻一直想要毁了整个楚伯府?”楚文勇突然开口道。

楚思雨心头狠狠一跳,虽然楚文勇说对了,可她也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大哥在说什么,妹妹完全听不懂。”

“思雨妹妹果然心思缜密啊,被人戳破了心思,竟然还能这么淡定如初。不错,不错,确实不错。”

“什么戳破心思。大哥的话着实有意思。妹妹怎么被人戳破心思了。妹妹我原先在庄子上过得是什么日子,那就是下人的日子。如今得父亲和夫人的恩典才能回到楚伯府,自然是该千恩万谢才是,怎么可能会报复呢?”楚思雨一脸真诚的看着楚文勇,似乎她说的就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楚文勇摇了摇头,“以前我还真是小看思雨妹妹了。这番话说的可真是动听啊!可惜你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思雨妹妹可知道这是为何?”

“妹妹不懂大哥在说什么,若是大哥没有其他的吩咐,思雨就先告辞了。”

“思雨妹妹,你恨楚伯府,大哥我知道。而且也很清楚。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可是偷偷的给长公主府送过不少的信,你真以为做的是天衣无缝,没有人知道?”

楚思雨面上一副镇定,可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楚文勇竟然知道!

小翠可没有楚思雨这么好的定力,心一慌,手中的罐子就这么落了下去,梅子散落了一地。

“奴——奴婢一时间没拿稳当,不——不是故意的。”小翠连忙蹲下身子要收拾。

楚文勇淡淡的开口,“不用收拾了。你方才不是心慌。而是我说中了你们的心思对不对?”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否认的必要了,楚文勇既然敢这么说,那就肯定是拿到了证据,再狡辩,也无用。

“大哥想怎么做,告诉父亲?”

“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了。我不会说的。思雨妹妹,我告诉你,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我也是时时刻刻都想着毁了这楚伯府啊!”

楚思雨一惊,她真是没想到楚文勇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大哥到底想怎么样。”楚思雨强迫自己震惊下来,她虽然猜不到楚文勇的心思,可此时她也想掌握一些主动权!

“不是跟你说了。毁了楚伯府啊!”

“大哥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楚思雨凝目盯着楚文勇。

“知道。我要毁了楚伯府。思雨妹妹,你从前在庄子过得是什么日子,我也打听清楚了。难怪你这么恨楚伯府啊!”

“我之前如何,就不劳烦大哥多费心了。此时我只想知道,大哥,你到底想做什么。”

“思雨妹妹年纪不大,可这记性却实在是不怎么好。方才我不是说过了,要毁了整个楚伯府!思雨妹妹这次可是听清楚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楚思雨淡淡的说道。

“多谢思雨妹妹关心了。我要做什么,思雨妹妹没必要管。不过,在这里,我倒是有件事想求思雨妹妹。”

楚思雨皱眉,显然是没想到楚文勇会说到一个求字,“我只是一介弱女子,哪里担得起大哥这个求!”

“担得起。”楚文勇起身,进了内室,出来后,手中就拿着一个锦盒,“若我死了,请思雨妹妹帮我将这个交给你大嫂。”

楚思雨接过锦盒,只觉得里面轻飘飘的,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打开看看。”

楚思雨没有拒绝,打开锦盒后,最初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封和离书。下面倒是有好多银票。粗略看看,大约也有那么十万两左右。

“大哥何不亲自将这些东西交给大嫂。大哥难道就不怕我吞了?”

“你不会!”楚文勇淡淡的说道,见楚思雨挑了挑眉,这才补充了一句,“别以为我是一时兴起,我其实暗中观察你很久了。只要是你答应的事情,你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我很相信。”

“大哥凭什么这么确定,我会帮你。”

“因为我抓着你最大的把柄啊!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楚文勇算是哪门子的大好人,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我用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心虚。我如今有事情要思雨妹妹你帮忙,自然不会把你的秘密说出去,可若是思雨妹妹不愿意帮忙,那在我眼里,你也没了活下去的必要了。”

楚思雨清楚楚文勇绝对不是在说笑,相反他很认真。

“我可以问大哥一句,大哥为何不将这些东西亲自交给大嫂?”

“我对不起你大嫂。她怕是此生都不愿意再见到我了。她有我这个丈夫,魁哥儿有我这个父亲,是她们母子二人的耻辱!要是我直接将这些东西送给他们,他们怕是都不会要。”楚文勇的声音里难得有了一丝的落寞。

“大哥是个好父亲,在这最后一刻,你也选择做了一个好丈夫。”楚思雨喃喃的开口。

之前的楚文勇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丈夫,他跟文氏私通,他院子里只要是长得略平头正脸些的,听说也都让楚文勇碰过。

伍氏之前只是一直忍着罢了,可楚文勇和文氏的事儿,彻底压垮了她,所以她选择离开,她也只能选择离开。

“是啊,可惜太晚了,真的太晚了。在我想要做一个好丈夫,做一个好父亲的时候,老天爷已经不再给我机会了。如今我也不求其他了,只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点。你大嫂带着魁哥儿回去,就算她爹娘不说什么,可她那些嫂子难道会不说些风言风语,你嫂子最是性子要强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这些银子给了你嫂子,以后她改嫁也好,或者带着魁哥儿另立门户也罢,总归是能有些底气了。”楚文勇在说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女,眼底总算是有了一丝真诚的光芒闪过。

“我可否问问大哥,你到底想怎么做?”其实楚思雨还真的是有些好奇,楚文勇想怎么对付楚伯府。还是他手里一直就有楚伯府的把柄,能够直接毁了整个楚伯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楚文勇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这就不需要你管了。你是个聪明人,之前就跟长公主府打好了关系,他们对你应该也有一份怜惜,若是等到整个楚伯府都毁了,或者满门抄斩,或者是发配,只要你去求一求,想来他们也会拉你一把。”

这也是楚文勇会选择楚思雨的原因。

满门抄斩?发配?楚文勇到底想做什么。

一时间,楚思雨的心里闪过无数的想法,不过她知道就算她问了,楚文勇也不会回答她,所以她只能点头,“好,我答应大哥。若是到时候我平安无事,我一定会将这东西送给大嫂和小侄子。”

谢谢an593594书童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