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十指尽断(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个贱人!亏我还相信你是真心要为我的星儿治病,不曾想,你竟然是狼子野心!畜生心肠!我告诉你,今日本王妃今日就算是豁出这条性命,也要与你同归于尽!”庄王妃说完,整个人就犹如一条恶狗一般,狠狠的,似乎带着玉石俱焚的心思,直直的对着楚思雅扑过去!

楚思雅双手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她怎么都没想到庄王妃会突然发疯!

就在庄王妃要扑向楚思雅,楚思雅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她甚至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想要等待命运的宣判。

突然,连翘死死的抱着庄王妃,狠狠一推,将庄王妃推到一侧,“啊——”

庄王妃猝不及防之下,让连翘推了一个正着,一屁股蹲了下来,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摔碎了一般,呼天抢地的痛哭。

连翘连忙去扶楚思雅,高声呼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楚思雅见得救了,浑身一软,要不是连翘扶着,她可能立马就要摔在地上。

“夫人,奴婢扶您坐下。”连翘此时也是惊魂未定,幸好她赶回的及时,要是再晚一步,她都不敢想楚思雅会怎么样,到时候侯爷也绝对不回放过她!

直到连翘将楚思雅扶着坐到了椅子上,楚思雅才觉得自己一颗心算是放下了。

放下心后,楚思雅看着庄王妃的眼神简直是恨不得将她吃了!

今日庄王妃上门拜访,楚思雅出于长辈来访,自然是郑重的接见了庄王妃。可谁知道这庄王妃提出要让其他人都离开,有话要单独跟自己说。

楚思雅原本不同意,庄王妃就硬拿出什么是不是没有将她这个长辈看在眼里,连单独跟她说两句都不愿意!

楚思雅也是被庄王妃呛得不行,当时她是料定了庄王妃作为自己的长辈,也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还真的将所有伺候的人都打发下去了。

没一会儿,庄王妃又在那里嫌弃茶水不好,非要连翘去泡!等到连翘离开后,整个人庄王妃就跟个疯子似的扑过来,看那架势压根儿是要她命!

方才的情景,楚思雅如今回忆起来,还不禁有些心有余悸,楚思雅甚至有些怀疑,若是庄王妃当初那一撞,她自己没有躲开,她腹中的孩子是不是都要给庄王妃给撞掉!

楚思雅当时真的是吓坏了,甚至连在危急关头躲到空间的想法都忘记了。

“你们赶紧抓住她,庄王妃疯了,竟然要谋害夫人腹中的孩子!”连翘一见人进来,忙不迭的开口道。

赶来的下人一听连翘的话,一个个的惊的不行,要是庄王妃得逞了,等侯爷回来,他们都要被治一个护主不力的罪名了!

于是赶来的下人们,一个个的也都不顾忌什么身份不身份的,直接冲上去,将庄王妃按住,要不是还保留着最后一丝清明,肯定都要直接大耳刮子“伺候”庄王妃了!

“你们赶紧派个人去通知侯爷,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侯爷怎么能不知道!”连翘连忙开口。

楚思雅赞赏的看了一眼连翘,不能不说,这时候的连翘比起她来可真的是要强上太多太多了。可能差地让人弄掉孩子的是她,所以她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平静下来,甚至到现在心神也没有回笼。

“你们好大的胆子!楚思雅,你别忘了,我可是堂堂的庄王妃,你竟然让这些下贱的奴才对我动手!你怎么敢!”

“你竟然敢直接对我动手!你又怎么敢!你别忘记了,我如今一个人两条命!若非皇帝舅舅如今不在梁都,我定要与你到御前说个明白!”

何止要说明白啊!楚思雅如今就连直接杀了庄王妃的心都有了!这哪里是人啊!简直是比畜生还要畜生!

庄王妃死命的挣扎,可那些下人常年做惯粗活的,哪里能让庄王妃这娇生惯养的人挣脱开,“你还有脸告御状!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你这么心狠手辣的!我的星儿还只是个孩子啊!他做错了什么,她那么无辜!就算有些骄纵,也只是小孩子家家的胡闹玩耍罢了!可你,你个毒妇,竟然毁了星儿一辈子!我告诉你,楚思雅,你这次躲过去了,我以后还会找机会,我会死死的盯着你,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楚思雅目瞪口呆的看着庄王妃那副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模样,她是不是搞错了,自己差点被害的人都还没有对她怎么样,她竟然对着自己大呼小叫,还什么不放过她!

楚思雅压下心头的愤怒,要不是她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在提醒她,她都想让人直接拿刀活剐了庄王妃!对一个差点害了自己孩子的人,楚思雅是不会有半分的同情!

至于庄王妃嘴里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楚思雅一个字都不信,什么她害了她孙子一辈子,这庄王妃还真是能找借口啊!

云翎也很快赶回来了,只是他的脸上带着浓浓焦急的神色,一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云翎,这一次他的脸上丝毫都没有掩藏他的焦急。

云翎一进屋,立马小心的抱着楚思雅,上上下下的打量她,生怕她哪里出问题。

“雅儿,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哪儿伤到了?”云翎焦急的上下打量着楚思雅,他赶回来的路上,不断的向着上苍祈求,千万不要让楚思雅出事,他真不敢想象,若是他失去了怀中这个女儿,他会如何,怕是会直接疯了吧!

楚思雅其实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在见到云翎那一刻,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定,她抽了抽鼻子,“没事,我没事。”

“你们两个会有报应的!你们两个一定会有报应的!楚思雅你害我的星儿,你连一个无辜的孩子都下手伤害,你一定会有报应的!我会好好的睁大眼睛,看着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孽——”

庄王妃诅咒的话还为说完,云翎抬起脚狠狠的对着庄王妃踢过去,顿时,庄王妃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呈抛物线下落。楚思雅一愣,显然没想到云翎竟然会直接对着庄王妃动手。

“云翎,你——”

“她该死!她敢动你,还敢诅咒你和咱们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她该死!”云翎杀气腾腾道。

他真的是恨死庄王妃,就因为这个贱女人,害的他差点失去自己此生最重要的人!这人怎么不去死!他只恨自己方才那一脚踢得实在是太轻了,没有直接要了她的命!

“啊——”庄王妃的后背狠狠的撞向了一个摆放着青花瓷瓶的花架子,青花瓷瓶应声而落,摔成了碎片直直的落在了庄王妃的身上,有衣服包裹的地方还好,可裸露在外的皮肤,像脸,手,全都被割伤了,庄王妃顿时发出惨绝人寰的痛呼声!

“云翎,你敢!你既然敢动本王妃,你别忘记了,本王妃可是堂堂的一品王妃,是你一个小小的侯爷能动的嘛!”庄王妃死死的忍着身体上的剧痛,咬牙切齿的看着云翎,她真是恨啊!她就不该为了自己亲自报仇,就一个心腹都不带,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真真是恨死了!

楚思雅方才没有动庄王妃,也是因为这个,因为庄王妃在怎么样,也是王妃,是她的长辈,要顶庄王妃的罪,只能由宗人府定罪,她和云翎确实是没有这个资格对庄王妃动手。

云翎冷冷一笑,那一笑,似乎是在嘲笑庄王妃的天真,那一笑,似乎是在笑庄王妃的愚蠢!

庄王妃接触到云翎漆黑幽深似乎都看不到底的眼睛,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一时间竟然连呼吸都忘记了!

就在庄王妃万分紧张之际,云翎缓缓向庄王妃走去。

庄王妃忍着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不断的向后移,此时云翎在她眼中简直比恶魔还要恐怖!

楚思雅想要喊住云翎,可话到了嘴边倒是咽了下去。庄王妃差点害了他们的孩子,云翎生气动怒是应该的。虽然云翎一直在她面前表现的都是一副温润无害的模样,可云翎能成为大梁的战神,他怎么可能像是他表现的一样!

楚思雅明白,必须得让云翎将心中的火气发出来,否则一个不好,云翎直接走火入魔都是有可能!

“云翎,你想做什么!本王妃告诉你,我是——”

“你是左手要伤害雅儿还是右手要伤害雅儿?”云翎懒得听庄王妃说废话,淡淡的开口。

“本王妃就是想把她腹中的孽种个打掉,你能——”拿本王妃怎么样!庄王妃话到了嘴边,突然咽了回去,此时身体上传来的钻心痛苦,不就是云翎干的,云林确实有能力拿她怎么样!一想起这个,庄王妃就恨得想杀人!

“那你就是两只手都想要害雅儿了!”云翎状似“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随意的用手指了两个人,“你们过来,好好将庄王妃的两只手按在地上,别让她的手掌乱动。连翘,你扶着夫人回房。今日你立了大功,本侯不会忘记。”

楚思雅知道云翎是不想她看到血腥的场面,也就没有继续坚持下去,云翎想对庄王妃做什么就做好了,就算惹了天大的祸事,到时候她娘也能帮着他们,乾风帝和太后肯定也是站在她们一边的,所以楚思雅也不是很担心。

楚思雅离开后,庄王妃的双手立马被人狠狠的按在地上,动也不能动!

“云翎,你要是敢对本王妃做什么,就是以下犯上,你敢!”庄王妃此时才真的有些怕了,她觉得云翎压根儿不是人,压根儿就猜不到这人疯子下一刻会做什么!

没错,云翎就是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般的事情若是没涉及到他心爱在意的人,他都不屑去管,可要是谁敢不知死活的去动他心爱的女子,云翎会立马化身地狱修罗,让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以下犯上?本侯这辈子最不在意的就是什么以下犯上了!庄王妃,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得罪本侯可以,但你若是敢伤本侯的夫人,本侯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呸!就楚思雅那蛇蝎毒妇,她——啊——啊——”庄王妃话还未说完,云翎的脚就踩上了庄王妃的手指,“吱吱嘎嘎——吱吱嘎嘎——”似乎是骨头断裂相互碰撞的声音。

按着庄王妃手的下人,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无比,因为这恐怖的声音似乎就发生在她们的耳边一般,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可十指连心,那份痛楚绝非常人可以忍受!更别提庄王妃这样一直养尊处优的人了。

云翎脚下用力,可面上却仍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似乎庄王妃的痛苦让他心里十分愉悦,或者也可以理解成,云翎嫌庄王妃喊得不够大声,她的痛苦也不够深,于是云翎踩的更加用力!

庄王妃不知道喊了多久,她只觉得自己的嗓子都已经喊破了,十根手指更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这手指甚至都不是自己的了!

云翎直到将庄王妃十根手指全都踩断了,才收回了自己的脚,而庄王妃此时已经彻底痛晕过去了。

“把人送回庄王府。”云翎淡淡道。似乎脚下的人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妃,不过只是一微不足道的蝼蚁罢了!

“是。”

*

“你回来了,你把庄王妃怎么样了?”楚思雅见云翎回来,见他面色如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禁有些好奇道。

云翎直接坐到楚思雅身边,一只大手揽过楚思雅,小心的避开她的腹部,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中,温柔道,“没什么。那种人没必要理会。”

“谁高兴理会她!可她毕竟是庄王妃,若是她告到皇族长那儿,这可不是好玩儿的。”

“她爱去告,就让她去告。我不在意。倒是你,今儿个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有一半的责任!你怎么能听了庄王妃的话,将身边伺候的人都遣走了,只留下一个连翘,就连她,竟然也被打发出去泡茶!”

云翎只要一想到楚思雅和她腹中的孩子差点就被庄王妃给害死,他到现在都还有些心有余悸呢!

别云翎心有余悸了,楚思雅又何尝不是心有余悸,若是她腹中的孩子除了什么事儿,她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当然在不原谅自己之前,她也一定要庄王妃陪葬不行!

“我哪里知道庄王妃会突然发疯,按理,我跟她也是无冤无仇吧,而且我还算救了她孙子一命!不对,那什么庄王妃好像说什么,她的孙子被我害了?这是怎么回事?”楚思雅说着说着就察觉到不对头了,庄王妃怎么会说自己害了他的孙子呢?

“今早刚刚得到的消息,据说庄王妃的孙子额头上的伤更严重了,几乎溃烂,太医已经说了,怕是从此毁容了。”

楚思雅颇为不可置信的看着云翎,她的耳朵没有听错吧!她的药,她是绝对相信效果的,擦在伤口上,只会让伤口愈合的越来越好,除疤的效果那也是杠杠的,怎么可能伤口溃烂,毁容?

“我在得知这消息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又听到府里人来报,说是庄王妃要害你,我这心真是——”云翎一想到自己是忐忑不安的回来,那种感觉,他真的是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我敢确信,我给的药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庄王妃的孙子用了怎么可能会伤口溃烂,毁容?”

楚思雅一点都不相信自己会因为怀孕,脑子不清楚,将药给搞错,对医术这方面,楚思雅敢自豪的说一句,她很认真,绝对是不会允许自己出任何的小差错!这也是在现代的时候,她大伯父传授她凌家医术,给自己上的第一课!

“那就是药被人做手脚了。庄王妃在庄王的后宅,可是——”云翎冷笑一声,庄王妃的孙子毁容,他虽然料定庄王妃一定会发疯,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儿来。可他不是是非不分之人,她唯一的孙子出事,她做祖母的,心情急躁是可以理解,甚至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云翎也氏能够谅解一二,可庄王妃竟然敢动了他云翎的妻子和他未出世的孩子,无论庄王妃有多可怜,有多因为她孙子的事情丧失理智,他都不可能原谅庄王妃,这次只是断了庄王妃的两只手,他都觉得有些心慈手软!

云翎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可楚思雅不是傻子,自然也是猜了个七七八八,那些三妻四妾的,他们的后宅哪里有不复杂的,庄王妃的那个孙子肯定是让人算计了,而庄王妃怕是也让人当做枪使了。

楚思雅的眼神不禁有些迷惘,“这事情是不是庄王做的。我记得那次在镇北侯府,庄王的态度就很不对,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亲孙子,更关心的好像是能不能整到镇北侯府。”

“庄王?”云翎喃喃道,随即她轻轻拍了拍楚思雅,“好了,别想这些事儿了,这些人不值得你费心。”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庄王妃的孙子出了事儿,原本她是该同情的,可如今她的孩子差点就被庄王妃给害死,要是这样,她都还同情庄王妃,楚思雅觉得她可以直接跳河自尽了!

庄王府

“王妃怎么了?”庄王淡淡的扫了一眼庄王妃,只见她身上鲜血淋漓,满身的污渍,庄王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

“王爷!你要帮我报仇啊!忠勇侯实在是欺人太甚啊!云翎那畜生竟然将我十根手指都踩断了!他不是人啊!他不是人啊!”庄王妃在太医的精心呵护下,总算是醒了,她一见到庄王就忍不住放声痛哭,她如今知道一想到自己的手指被云翎全都踩碎了,她就恨不得直接跟云翎拼命!

庄王妃的儿子朱奇此时也正带着他的妻子张氏伺候在庄王妃身边,朱奇如今只要一想起自己的亲生儿子用了楚思雅的药,额头上的伤疤愈发的狰狞恶心,太医也已经诊断他毁容!如今他的亲生母亲更是被害的十指骨头尽断,十指连心,那份痛楚真真是可想而知!

“父王!忠勇侯府的人欺人太甚!这简直是将我们庄王府的脸给踩在泥地了!要是咱们再忍气吞声!别人都当咱们庄王府好欺负了!”朱奇龇牙欲裂道。

“哟!姐姐啊,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不是出去报仇吗?怎么倒是将自己弄成这副样子了?”一个风姿绰约,头上戴满了琳琅满目首饰的中年妇女款款进了屋。

她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庄王妃,随后就满目深情的凝视着庄王。

“你个小贱人来这儿做什么!你别忘了,我才是庄王妃,你不过就是个妾!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庄王妃恨恨的瞪着眼前的女子,此人正是庄王最宠爱的丁侧妃。

丁侧妃捂嘴一笑,“妹妹当然记得姐姐你才是庄王妃了!这一点妹妹绝对不会忘记的。况且妹妹我好心来看望姐姐,姐姐怎么能误会妹妹的一片好心呢?”丁侧妃说着,就委屈的看着庄王。

庄王妃心里恨极,简直恨不得上前撕了丁侧妃这张脸!她摆明了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竟然还在她面前勾引自己的丈夫,她真当自己是死人不成!

庄王对自己妻妾间的争斗是毫不在意,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忠勇侯将你打得这么惨?难道你将荣安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

要说别人没听出庄王语气中的期待,丁侧妃却听得清清楚楚,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一听庄王提起楚思雅腹中的孩子,庄王妃更是气的双手紧握成拳,狠狠拍打着自己的床榻,“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啊!小贱人腹中的孩子肯定就没了,就差那么一点啊!”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只差那么一点,可结果却是天翻地覆的不一样。

庄王的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阴霾,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废物!”

“好了,你们两个就在这儿好好照顾你们的母妃,本王有事,就先走了。”

庄王妃愣愣的看着庄王离去的身影,不可置信的惊呼,“王爷,妾身都伤成这样了,您难道都不帮妾身讨一个公道嘛!”

“讨公道?你要怎么讨?是你要弄掉人家肚子里的孩子,你要本王去哪里给你讨公道!退一步说,就算本王愿意给你讨公道,本王怎么给你讨公道?去找太后告状,想也知道太后一定偏袒忠勇侯府,就算本王去找皇族长,人家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也肯定不会站到你这一边。最多也就是罚忠勇侯关几日紧闭,再不济赔偿一点钱财损失,这种无用功,本王不会做!”庄王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开。

丁侧妃娇笑道,“姐姐平时是最为王爷着想的,姐姐平时不也经常训导妹妹,王爷说什么,就该听什么。这次啊,姐姐可要以身作则哦!”

“你个贱人,给本王妃滚!滚!”庄王妃死死的瞪着丁侧妃,似乎是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两个洞!

“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休息养伤了,告辞。”

丁侧妃出了庄王妃的屋子,还能听到庄王妃不满的哭声,与悲痛欲绝的嚎叫。

*

“真是个蠢货!竟然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庄王回到自己的书房,一生气,就将书桌上所有的书籍全都扔了一点,可就这样,也没能消散他一丁半点的火气!

朱齐星头上的伤疤是庄王干的,他就是想借着庄王妃的手弄掉楚思雅腹中的孩子

下午还有一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