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天花肆虐/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枭哥,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

“云妹,你到底是大梁人,要是我水月的将领知道你的身份,万一我有看顾不到你的地方,让人伤了你,那该怎么办!你就好好在这儿等着我。你要相信我,我会放了你的大哥和二哥,从此水月与大梁休战,我要明媒正娶你,我要天下人知道你云染希是我卫枭的皇后!”

“嗯!枭哥我信你,我会一直等着你。”

......

明黄的帷帐内,水月皇不知梦到了什么,紧皱着眉头,额头上甚至也浸出了细密的汗水,梦中总浮现着一个白衣女子,他想走上前看看,那白衣女子到底是谁,可白衣女子周围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烟雾,让他怎么都看不清楚人,只是耳边时时响起女子不舍的声线,让他从心眼里发疼颤抖。

忽的,明黄帷帐内的水月皇猛地睁开眼睛,浑身一震,立马就惊动了伺候的宫人,水月皇的贴身大太监刘艺连忙上前,“皇上,您是不是梦魇了,要不要奴才——”

水月皇摆了摆,“行了,没什么事儿,朕方才就是做了个梦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没必要宣什么太医。记着,别让皇后知道。”

刘艺连忙点头,“是,奴才知道。”

世人都说水月皇与他的结发妻子萧皇后是鹣鲽情深。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水月皇其实十分冷情,几乎都不怎么踏足后宫,所以他的后宫也就那么寥寥的几人。至于跟萧皇后鹣鲽情深,刘艺都要笑出声了,说实话,他作为水月皇的贴身大太监,他还真没有看出水月皇跟萧皇后到底哪里情深了,他在萧皇后那里留宿的日子也了不多。当然,跟其他人比起来是多一点。水月皇最多也就是在外人在的时候,给了萧皇后一点面子,这也仅仅只是不想让其他人说他宠妾灭妻罢了!

“刘艺,朕以前是不是认识一个喜欢穿白衣的女子?她——”水月皇踯躅了一下,还是缓缓开口。因为他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几乎这半年来,他可以说是天天做这个梦,可惜他看不到梦中那女子的容貌,只是她喊自己枭哥,自己的名字是卫枭,若不是亲密至极的人,怎么能直接喊自己的名字呢!这压根儿就不合理。

第一次做这梦的时候,水月皇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直到现在,都快半年了,他几乎爷爷都在做这个梦,这让他如何不疑心!可若是他真的爱过梦中的白衣女子,为何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今日,卫枭再也忍不住了,直接问了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刘艺。

“喜欢穿白衣的女子?”刘艺眼皮一跳,在水月皇的注视下,低下了头。

“刘艺,你是陪着朕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朕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若是你知道什么,可千万不要瞒着朕,否则——”

“奴才不敢,奴才只忠心于皇上。可皇上您说的白衣女子,你——”刘艺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该说,他不知道自己改如何开口一般。

水月皇眯着眼,危险的打量着刘艺,看刘艺这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有话就直说,朕不怪责你。”

“皇上,其实奴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二十五年前,水月和大梁大战。您亲自去了前线,当时奴才也是陪着的。可后来回皇上您失踪了,那时候所有人都吓得不轻,一个个的都要去找您,可所有的人找了一大半天都没有找到您。后来,还是您自己回来的。”

“你说的这事情,朕记得。朕不是让一个老农夫救了,这不算什么大事吧。”

“皇上,奴才觉得——”

“有什么就直说,这么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皇上,奴才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因为您回来以后画了一个女子的画像,她就身着白衣。那时候,奴才还以为皇上您是要将那姑娘纳入后宫,所以才会亲自动笔画她的画像。奴才当时还问了您一句,这姑娘是谁,您告诉奴才,这是您以后的皇后。可后来——后来您莫名其妙的就好像忘记了这事儿,然后还娶了皇后娘娘,其实老奴一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这么多年,老奴也压根儿不敢提这事。”

其实当年刘艺就觉得这件事是处处充满了疑点,他虽然是个没根儿的,可是他能看的出来,皇上对那画中的白衣女子绝对是真心喜欢的,他陪着皇上那么多年了,就从来没见过皇上笑的那么开心,那种从心里表现出来的愉悦,绝对不是作假的!

“那画呢?”水月皇眉头皱的不禁更加紧了。刘艺没有骗他,这一点他绝对很清楚。刘艺是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他有没有骗自己,他看的出来。

“奴才这些年一直收着。”

“你倒是机灵。不过这么多年,你怎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朕!”、

刘艺跟了水月皇这么多年,哪里会不知道水月皇是生气了,于是忙不迭的跪下,“皇上啊!奴才不是不想说,其实当年奴才就小心的问过皇上一句,皇上您渴死真心要娶皇后娘娘的,可皇上当时狠狠的训斥了奴才一番,所以奴才——”

随着刘艺的话,水月皇还真的想起来了,那时候自己要立后的时候,刘艺确实说了这么一句,只是当时自己觉得刘艺作为一个阉人太监,就算是自己身边的贴身大太监,也没资格过问他要立谁为后的事儿!所以狠狠训斥了他一顿。

“行了,起来吧。”

刘艺这才战战兢兢的起身,再不敢多说一句。

“你悄悄的将那画像带给朕,朕倒是要看看,当初,朕到底是忘了什么!”水月皇说着,眼底闪过摄人的寒光,让刘艺也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

慈宁宫

“怎么可能!皇上怎么可能遇刺!那些侍卫难道都死了!”太后在慈宁宫内大发脾气,此时慈宁宫内,林皇后,颖妃、贤妃、苏嫔,有儿女的妃嫔几乎都在。

昭慧长公主也带着楚思雅过来了,楚思雅其实朕不想过来,她都怀了四个月了,她来能做什么!

可听说是太后指明要她过来,她也只能随着昭慧长公主一起过来。

在场的人几乎是个个都有自己的心思。

林皇后是在心里想,乾风帝就这么去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若是他死了,朱齐佑如今正监国,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林家的帮忙,要夺得皇位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林皇后对乾风帝的那一点夫妻之情早就是消散的一干二净了,几乎可以说是丁点都不剩了!

在她知道,乾风帝从来没打算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孙子,在乾风帝无情的将她软禁起来,林皇后对乾风帝就再也没有什么夫妻的情分了,可以这么说,如今就算乾风帝死在她面前,她怕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了!

颖妃心里此时可是焦急的很,定王如今可是跟着乾风帝去祭天呢!万一林皇后弄出点身事儿,这山高皇帝远,怕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同样,颖妃对乾风帝也没有多少担心。

当初乾风帝将她从贵妃贬到颖妃,害的她受尽了后宫众人的耻笑,她的娘家,也被乾风帝从国公府降为伯府!

一桩桩一件件,早就将颖妃对乾风帝的那一点夫妻之情给磨没了!

贤妃心里也在担忧,她担忧的事情更多,慎王是跟着一起去祭天的,如今做儿子的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老子出事了,而且定王还在呢,定王如今和慎王也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万一定王趁这个机会陷害慎王,那该怎么办!

贤妃的心里同样没有乾风帝,她在花季之年进宫,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全都奉献给这皇宫了!可就因为她生下的慎王腿有残疾,她的丈夫就这么抛弃了她,几十年她就只能在后宫中凄凉度日,她与乾风帝能有什么夫妻情分!

苏嫔心里更是慌张极了,她不知道这次乾风帝出事是谁做的,了会是庄王吗?其实苏嫔心里是希望乾风帝就这么死了,要是乾风帝就这么死了,那就没有人知道肃王是庄王的亲生骨肉了!她最大的秘密就能掩盖住了!

要是楚思雅知道这些女人的想法,真要忍不住为乾风帝流上一把同情的泪水,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可他的皇帝舅舅明显就很失败,他的这些女人,不是一点都不关心他的生死,就是巴望着他立马死翘翘的。

“皇后,你是后宫之主,你说这事情该怎么办?”太后见底下的人都不说话,率先发问道。

“依臣妾的意思,要赶紧派得力的太医去医治皇上才是。”林皇后中规中矩的回答。

“贤妃,你呢?”

贤妃略微思忖了一会儿,就缓缓开口,“臣妾赞同皇后娘娘的话。”

“臣妾也赞同。”颖妃忙不迭的开口。

“哼!你们一个个的可是关心皇帝啊!”太后听着千篇一律的回答,不禁冷哼了一声。

“皇后,你是皇上的结发妻子,如今皇上有难,你怎么能不在皇上身边照顾。”

林皇后一惊,万万没想到太后会让她去照顾乾风帝,“启禀太后,皇上之前可是禁了臣妾的足,所以臣妾——”

“所以什么?如今皇上生死未卜,哀家只是让你去照顾皇上,你就诸多言辞,难道皇后是料定了皇上要出事,你林家好趁势而起,夺了这大梁的江山社稷不成!”

这帽子扣得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林皇后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也万万不能承认啊!一承认,就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啊!

“母后容禀,臣妾是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想法!臣妾可以发誓,臣妾对皇上是忠心耿耿!”

“哟!皇后娘娘方才还不乐意去照顾皇上呢!”颖妃看到皇后倒霉,掩嘴笑道,脸上的幸灾乐祸是显而易见。

林皇后恨恨的瞪了一眼颖妃,“颖妃对皇上才是情深义重。皇上也是最看重颖妃妹妹你了。否则颖妃怎么能生下两子一女!可谓是后宫子女最多的一位了!颖妃去照顾皇上才是正理!”

“皇后娘娘才是正宫皇后,皇上的结发妻子,妹妹我只是一介妾妃罢了,哪里敢夺皇后娘娘的差事。”

“够了!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打量皇上一定会死是吧!竟然敢现在就在哀家的面前吵起来!”太后怒喝一声,吓得林皇后和颖妃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皇后,颖妃有句话没说错。你是正宫皇后,这个时候就该你陪在皇上身边。这是雅儿特地调制的金疮药,效果最好,你带去给皇帝吧。”

这是摆明了要去照顾乾风帝了!林皇后心里恨得不行,可此时她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原来是荣安配置的,可臣妾怎么听说,荣安调制的药有问题,庄王的孙子用了荣安调制的金疮药,额头上的伤是越来越严重了,据说都要毁容了。”

楚思雅微微挑了挑眉,看来事情传得够快的,这才多久的功夫,林皇后竟然就知道了。

“皇嫂,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家雅儿宅心仁厚,好心给庄王的孙子送药,谁知道庄王连自己的后宅都管不好,竟然让人在雅儿的药里动了手脚,这能怪雅儿嘛!皇嫂难道是觉得本宫的雅儿要欺负,当着本公主的面就这么诋毁她不成!”

苏嫔在听安东庄王两个字,眉眼不自在的一跳,随后连忙低下头,遮掩住自己的异样。

殊不知,她的异样全都让贤妃看在眼里。贤妃默默的在心里记了一笔。

“昭慧,本宫也就是随意的这么说了一句,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皇嫂这是清者自清的理儿嘛!母后,您可得给雅儿做主啊!她想辛辛苦苦的配了药,谁知道一句好都讨不到,竟然还让人这么诬陷!行,雅儿配的药有问题,要儿臣说,这药还是别用了,免得到时候让人动了手脚,又让人说嘴!”昭慧长公主起身,跪在林皇后的一侧,只是一双眼还是恨恨的瞪着林皇后,似乎恨不得将他给吃了一般!

“行了,吵什么吵。这药,哀家已经让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看过了。还给人试过了,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皇后啊,若是这药经由你的手,给皇帝用了,出了什么事儿,那就是你看官不利,害了皇上!”

林皇后震惊的抬起头,万万没想到太后是挖了一个坑给自己,她将这药给自己,让她送到乾风帝那儿!若是这药好用,救了乾风帝一命,自己的功劳没多大,配这药的人又不是自己,而是楚思雅,可若是出了什么事儿,第一个不好的,也是自己,谁让这药是她送过去的!

“怎么,皇后难道不愿意?”太后冷冷的问道。

林皇后此时是骑虎难下了,若是不同意,自己当妻子的,在夫君危难的时候,竟然都不知道去救自己的夫君,这简直是枉为人妻!就凭这一点,太后就可以直接废了她这个皇后!

“臣妾自然愿意。”林皇后咬牙切齿道。

“嗯。你既然愿意那就好。事不宜迟,皇后现在就回去整理东西,今晚就出发吧。事急从权,就不要用皇后的仪仗了,轻装上马即可。”

林皇后差点没有吐血。她敢发誓,太后这老虔婆一定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

“是,臣妾遵旨!”

颖妃笑意隐隐的看着林皇后离去的身影,此时她真想仰天长啸三声,林皇后这样,压根儿就像是被人给赶走的,就连皇后的仪仗的不能用,她只要一想起来,就想笑!

楚思雅看着颖妃得意洋洋的模样,低着头,不禁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她真是有些不懂,颖妃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实在是太愚蠢了!真的,除了愚蠢以外,她是找不到其他话来形容了。

太后今日明摆着就是要对你们几个有儿子的嫔妃动手。

林皇后,如今朱齐佑监国,林家在梁都的势力不小,所以太后才会借着林皇后要照顾乾风帝的借口,将她调出梁都。

像颖妃和贤妃这两个,她们的儿子如今可是跟着乾风帝去祭天,太后不拿她们开刀才见鬼了!

对了还有苏嫔,肃王如今也留在梁都,虽说他被乾风帝是撸掉了所有的差事,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太后肯定也防着苏嫔,苏嫔接下来也一定得不到什么好,这是绝对的。

楚思雅扫视了一下整个慈宁宫,虽然有不少的嫔妃,可有威胁的就这四个,太后叫这么多人来,不过是借着她们的嘴巴,要将事情传的好听一点罢了。

这么明显的道理,颖妃怎么就一点都没有看懂,楚思雅都有些为颖妃的智商捉急了。

太后正要开口,忽的,颖妃宫中的大太监惊慌失措的跑进来,好像他的身后有恶鬼在追他。

“大胆!这是慈宁宫,哪里是你这太监能瞎闯的地!”太后身边的周嬷嬷厉声呵斥!

“小夏子,你做什么!”颖妃对小夏子不错,因为这是她身边得力的人儿,自然不想他被处罚了。

小夏子连忙跪下,拼命的对着太后磕头,“太后饶命!太后饶命!大事不好了,不好了!十皇子出天花了!”

“你说什么!小十怎么可能会出天花!你是胡说八道的对不对!”颖妃还没从林皇后要被赶走的喜悦中醒过来,竟然就听到这么一个噩耗,她的小十竟然出天花了,这怎么可能!

小夏子哭着一张脸,他也希望这件事是假的,可问题是,这件事就是真的啊!

“娘娘,这事情是真的。十皇子真的出天花了。”

天花,在现代都没有办法根治,只能提前打疫苗。在古代,天花无异于绝症般的存在。

太后在听到天花两个字的时候,浑浊的眼眸也是一缩,可她的孙子不少,哪怕是失去这一个,她也不会多心疼。因为孙子始终是比不上自己的儿子!

“颖妃,回去照顾十皇子。还有,既然小十得了天花,你就安心照顾小十吧。你的宫殿,从今天起也封宫!”太后冷静的下了命令。

颖妃眼孔突出,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后,天花啊!这是会死人的!她也从未得过天花!虽然她也爱自己的儿子,可她不只有一个儿子,她还有定王跟和宁。若是要封宫,和宁也只能一起陪着,若是和宁一个不小心——那她不是要失去两个孩子了,不,说不定她还要赔上自己!

颖妃此时忍不住苦笑,方才她还在幸灾乐祸,庆幸林皇后跟狗似的被赶出去,可如今她比林皇后还惨,她可能连命都要没了!

“怎么,都没有听到哀家的话嘛!还不赶紧请颖妃回自己的宫殿,然后宣擅长儿科的太医去给十皇子治病!对了,既然小十得了天花,传哀家的话,宫里上上下下全都要消毒,让太医赶紧安排!”

“启禀太后娘娘,不好了!肃王府的两位小公子也染上了天花!”太后话落,立马又有人给太后送了一个惊天噩耗!

这回轮到楚思雅惊讶了,这么巧,十皇子那里才得了天花,肃王府又立马爆发了天花!这要说不是巧合,还真的没有任何人相信。

“是你!是你!一定是你个这个贱人!本宫的小十平时那么乖巧,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得天花!只有上次,你的孙子进宫来,小十跟他玩耍了一会儿,一定是他那时候身上就带着天花了!否则本宫的小十怎么可能会染上天花!”

颖妃如今是恨死苏嫔了,她只能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在苏嫔的身上,都是因为她,小十才会命悬一线,说不定连她还有和宁都要赔上去!

“不可能!我的孙儿平时身体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染上天花,一定是十皇子传染给他们的!我可怜的孙儿啊!你们真是太可怜了!”颖妃像是疯了似的扑到苏嫔的身上,此时她真是恨不得直接杀了苏嫔。苏嫔猝不及防下让颖妃扑了个正着,只觉得身子都被压碎了一般。

苏嫔反应过来后,立马反击,她的孙子出事了,她心里还不舒服呢!她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十皇子害的!

“颖妃休要将这屎盆子扣在嫔妾的头上,嫔妾的孙儿身子一向康健,怎么可能会得天花,一定是十皇子不知道从哪儿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害的肃王的两个儿子也染上了天花!太后啊!您可得为嫔妾做主啊!”

“呸!果然是下贱胚子!当年只是一介宫女,就能去勾引皇上,如今更是睁眼说瞎话,本宫今日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跟你同归于尽!”颖妃气狠了,下手愈发的厉害,鲜艳大红长长的指甲专门往苏嫔的脸上抓,似乎是恨不得要将苏嫔的脸给彻底毁了!

“够了!你们当这是哪儿!能由得你们在这里闹,还不赶紧把这两人拉开!”太后眼见两人越闹越不像话,怒喝一声,着人分开颖妃和苏嫔。

“求太后给臣妾做主!”

“求太后给嫔妾做主!”

颖妃和苏嫔分开后,异口同声道。

“够了。颖妃你赶紧回自己的宫里照顾十皇子。至于苏嫔,哀家怜你一片慈母心肠,允你出宫,你就好好照顾你的孙儿直到痊愈吧!”

言下之意,肃王府也是要封锁起来。

苏嫔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抽走了一般,她也没有得过天花啊!若是真的去了,怕是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肃王府了。

可太后明摆着就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她怎么求情,怕是都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皇上出事,需要人祈福为皇上求平安。贤妃,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从今儿个起,你就留在慈宁宫,跟哀家一起为皇上祈福吧。”

贤妃已经看出太后的用意了,不就是让她做人质,无所谓,她只要她的儿子好好的,就行了。

“是,臣妾遵旨。”

“太后,这样一来,后宫一应大小事务可就没有人管了。”颖妃见状立马开口。一来,她真的不想自己的宫殿被封,二来她对后宫大权感兴趣。

“这就不劳烦颖妃你操心了,在场的嫔妃哪个不是资历深厚。由他们共同协理就是,大事有哀家看着,自然不会出错。颖妃还是早日回你的宫殿去,也不知道你身上有没有染上天花!”太后凉凉的开口道。

围着颖妃的人立马向后退了好几步,生怕自己真的会染上天花病毒。

颖妃恨得心都在流血了!可她只能死死的忍耐着。

“是!臣妾遵旨!”

太后分派好了所有的事务,就打发了后宫众人离开,只留下了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

“母后,您放心,皇兄吉人自有天相,绝对是不会出事的。您——”

“行了,这些宽慰的话就不必说了。哀家留你们两个,其实也是要跟你们透个底,皇上他的伤势是真的不好。”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同时一惊,显然他们两个都没有想都乾风帝是真的不好。听太后沉闷的口气,楚思雅也能猜到乾风帝这次怕是伤的很厉害。

“母后怎么会这样!咱们赶紧让皇兄回来啊!”昭慧长公主显然也没想到,乾风帝竟然真的不好了。这怎么可能!

“不行。你皇兄留在泰山那儿,好歹有人保护,定王和慎王相互牵制。可若是回来,一路上会发生什么,真的是太难说了。如今你皇兄不能再有一丁点的闪失。梁都更是不能乱,所有的人也不能动。”

“外祖母,有查到这事情是谁做的吗?”楚思雅忍不住开口问道。

“还没有。不过已经抓到人了。哀家要定王和慎王审讯,要是让哀家知道是哪个畜生做的,哀家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都不解恨!”太后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杀意,可想而知,太后此时是有多生气。

太后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看向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哀家这段日子怕是会很忙,怕是难以看顾到你们了。”

“母后,您放心,儿臣和雅儿绝对会照顾好自己的。绝对不会让您分心的。”

“嗯。”

太后又嘱咐了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两句,就让她们离开了。

“娘,您有没有法子送一些药进颖妃的宫殿?”楚思雅忽的问道。

“你是想送药给和宁?”

楚思雅点了点头,“没错,和宁以前可没有得过天花,她还只是一个弱女子,万一染上了这种病,该怎么办。”

“也难为你到这个时候还想着和宁那丫头了。放心,娘会帮你把药送到的。”昭慧长公主叹了口气道。

肃王府

“母嫔,你怎么来了。”肃王在看到苏嫔的时候,大惊。

苏嫔苦笑一声,“怎么来了,你这王府马上就要被封了。母嫔来陪你作伴。”

自然不可能是他派人刺杀乾风帝的事儿暴露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他府里有两个患了天花的!

“母嫔,您赶紧回宫。您可没有得过天花,若是万一染上了,可怎么是好!”肃王对苏嫔还是很孝顺的,一点都不想苏嫔出什么事儿。

苏嫔摆了摆手,“太后下的令,母嫔是离不了的。不过,两个孩子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得了什么天花!”这是让苏嫔最难以接受的!

“来人啊,把那贱婢给本王带过来!”肃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咬牙切齿道。

苏嫔一愣,原本她以为是十皇子传染给了自己两个孙子,如今看来是肃王府出了什么问题,才连累了十皇子不成!

就在苏嫔惊讶之余,一个嬷嬷披头散发的被压了进来,苏嫔定睛一看,认了出来,这不是杜侧妃身边的那个杨嬷嬷,之前她可是上官璇身边的得力嬷嬷。

“你个贱婢!当初你落难,是本侧妃好心收留你,你怎么能狠毒的对本侧妃的孩子下手!”杜侧妃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扑向杨嬷嬷。

杨嬷嬷没有躲避,任凭杜侧妃狠狠抓了自己好几下。

这才幽幽的看向肃王,“落难?哼,这还是多亏了肃王殿下啊!当初你不过是个小小宫女生的下贱皇子罢了!在朝中毫无根基!是王妃不顾你的身份,不顾一切嫁给你,甚至动用了整个上官家的势力帮你铺路,否则你哪里有今天!

可你压根儿就是个畜生!一见小姐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毫不犹豫的抛弃小姐。你曾经答应过小姐,一生一世只要她一个人,可你是怎么做的,一见小姐无子嗣,就立马宠幸两个侧妃!上官家一落难,你就立马落井下石,你肃王压根儿就不配做人!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

“你个贱婢,你给本王闭嘴!”肃王这辈子最不愿意提及的就是他当年是靠着上官璇起家的,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羞辱!这个老货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对着他大呼小叫,竟然敢职责他!谁给她的胆子!”

“闭嘴,我凭什么要闭嘴!杜侧妃,说实话,你真的很蠢。当初苏嫔不都提醒过你了,我是王妃的人,你压根儿就不该用我。其实小姐留下遗言,要我对肃王的孩子下手,我是真心犹豫过的,毕竟我无儿无女,这辈子最想的就是能儿孙满堂。所以在苏嫔要你赶走我,其实我是松了一口气的。这样也好,我就不用对你的孩子下手了。可谁知道,你竟然这么蠢,还是一意孤行的将我留在身边,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你傻了!也是你的愚蠢帮我做了最后的决定!”

“啊——啊——不是!不是!你给我闭嘴!给我闭嘴!”杜侧妃怎么都接受不了,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来人啊,去把这贱婢千刀万剐了,本王要看她看着自己的肉一块一块的被割下来!”肃王实在是气的狠了,所以如今只想怎么折磨杨嬷嬷就怎么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妃说的果然不错,你就是个畜生!而且是一点本事都没有的畜生!你的本事不会对外人去使,只敢对着我们这些老弱妇孺,肃王啊,肃王,你可真真是没用!不劳烦你动手了,我自己了断。”

杨嬷嬷狠狠咬了一下牙,一口黑血从杨嬷嬷的口中流出,显得那么的诡异渗人。

“这贱婢竟然自己了断了。”

“她以为死了就行。本王要她生不如死!来人啊,把她的尸首剁碎了去喂狗!”

就算死,肃王也不要杨嬷嬷死的那么痛快!

“王爷,咱们的孩子怎么办!他才这么小,他怎么能挨得过天花啊!”杜侧妃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了,她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男人身上,她希望自己的男人能给她一点安慰,给她一点支持下去的动力啊!

肃王看着杜侧妃一副状似泼妇的模样,心头火起,这女人真是愚蠢不堪,竟然收留上官璇身边的人,母嫔都提醒过她了,可这蠢女人竟然还一意孤行,如今他的两个儿子都出事,这贱女人起码要占一半的责任!

肃王越想越生气,抬起腿,狠狠踢了杜侧妃,“你给本王住嘴!本王就没见过你这么白痴的女人!本王告诉你,若是本王两个儿子无事,本王就饶了你这条狗命。可若是他们有个好歹,本王也将你剁碎了去喂狗!”

杜侧妃被踢得整个人都趴在底下,身子不停的一抽一抽的。

肃王看着晦气,懒得再看杜侧妃,直接扶着苏嫔进屋,“母嫔,您放心,不会有事儿的。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苏嫔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

“和宁,咱们这次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和宁也知道自己的十弟出事了,她心里也是慌的不行,她也没有得过天花,可见到颖妃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儿,她还是强打着精神安慰颖妃,“母妃,没事的,十弟这么坚强,一定能挺过去的。”

“启禀公主,这是忠勇侯夫人转交给您的。”

和宁愣了愣,从宫女的手中取过锦囊,里面有不少的药丸,楚思雅还将用法也写的清清楚楚。

“雅儿果然还记着我。”和宁觉得在这迷惘无助的时刻,能有人陪伴着自己,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她的未婚夫徐子寒这次被父皇带着随行,自己想找他都不可能。

“这是什么?”

“是一些预防天花的药丸,雅儿还将天花的一些注意事项也在上面了,咱们不会有事的。”

“难为她到现在还想着咱们。”颖妃此时倒是难得对楚思雅产生了一丝好感,以前只是因为女儿跟她交好,她与楚思雅只是过得去,可如今是真心感激她。不管这药有没有效果,可在这个时候只有楚思雅雪中送炭!

首页强力推荐PK中!

书名:冷帝绝宠逆天废材妃

作者:异地烟火

简介:苏颜衣从来都没有想过,穿越到这个世界的她,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不良嗜好‘正太病’,看着人家颜值高,就多管闲事,彻底惹上一个未来叱咤大陆的风云人物——神武大帝。

被人暗算成萌萌小正太一枚的南宫轩夜也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这么好心替他出头解决麻烦,于是,两人便这样奇迹般杠上了!

PS:本文一对一,邪魅高冷王VS腹黑冷酷女,女强男强,热血爽文!欢迎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