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疯了 愈发乱了/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月皇宫

水月皇似笑非笑的看着跪在地下的卫戎。世人皆言,他最宠爱的是他的皇后萧皇后,最倚重的是萧皇后的儿子。

对这些流言蜚语,他是随意听听就过去了,萧皇后残害他的子嗣妃嫔,这些他都知道。不过他一向奉行的都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有本事,那就活下去!若是没本事,就算死了也是一点都不可惜。

就是他这种放任的态度,如今他的子嗣真真是少的可怜,扒拉一下,看的过去的,除了已经死了的大皇子,就只剩下太子卫戎了。

“你要去大梁?”

“是,父皇。如今大梁皇遇刺,据说危在旦夕,儿臣打算潜伏进大梁,在大梁制造混乱,到时候我水月大军压境,定能让大梁输的一败涂地!甚至从此让大梁成为我水月的附属国也不在话下!”

说的很动听,只是——

“大梁皇遇刺重伤的事儿,已经确认得到准确的消息了?”

卫戎微微一愣,每次面对这个父皇,他的心情总是莫名的紧张,压根儿不能只将他看做是普通的父亲,对卫戎来说,自己的父皇待他更像是对待臣子,而不是儿子。

“还没有。如今大梁戒严,咱们在大梁的探子还未能得到准确的消息。”

“糊涂!万一这是诱敌之策,你身为我水月的太子却贸然前往,万一陷入险境,是不是要像上次一样,让朕拿三座城池去赎你!”

卫戎一张脸涨的通红,对他来说,上次被抓,是他此生最大的耻辱!如今自己的父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这件事,压根儿就是在打他的脸!

其实卫戎能猜到,当时,他的父皇压根儿就不想拿三座城池来赎自己的,若非舅舅一家鼎力在朝堂上为自己说话,再加上自己的母后在自己父皇的宫殿外跪了三天三夜,自己的父皇担心人言可畏,这才无奈拿了三座城池来赎他。

“父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是儿臣真的因此丧命,儿臣也无话可说!言下之意,这次他若是出事,就不需要水月皇拿城池要救他!

性格过于骄傲,骄兵必败,这么浅薄的道理,他竟然都不明白。

”行了,你先退下。“

”父皇,儿臣——“

”听不懂嘛!朕让你退下!“

卫戎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可他到底不敢违背水月皇的意思,只能愤恨的咬牙离开。

一直到卫戎离开后,水月皇才忍不住冷哼出声,”真真是个没出息的,只是被朕驳回了一次,就连再求的勇气都没有。朕的儿子竟然还比不上大梁的一个侯爷,真真是打脸啊!“

水月皇无不嘲讽的开口。

刘艺低着头,这些话,水月皇能说,可他一个做奴才的,可没有胆子附和。

水月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隐隐间竟然有种后继无人之感。

良久,水月皇才从抽出一张画像。画像上的女子身着一身白衣,容貌倾城,巧笑嫣然。画里的人儿好似活了一般,充满了灵气。

”这是朕画的。“水月皇略有些粗糙的大手忍不住抚摸画上的女子,他自己的画笔,他自然是认得出来的。

可他竟然从来不记得他曾经画过这个女子,他甚至不记得画中的女子到底是谁。

这让水月皇不禁觉得挫败至极。

”确实是皇上亲手所画。“当初皇上画完这话以后,可是宝贝的不行,几乎日日都带在身上,只是后来皇上要娶萧皇后,竟然随意的将这画给扔了,还是自己偷偷将画捡回来保存了下来,他有预感,这画里一定是有故事的,上面的女子一定是皇上心爱的女子。

可他怎么都想不通皇上怎么莫名其妙的忘记了自己心爱的女子,甚至还要立萧皇后做皇后!

”这画中的女子不是我水月的女子吧。“若是水月哪位大臣的女子,他应该会有些印象,就算他没什么印象,可刘艺绝对记得!

”不是。当年奴才第一眼看到画中女子的时候,就确定,她肯定不是哪位朝中大臣的女儿。“

”难道是小门小户的女子?不,不像。小门小户,绝对养不出这样风姿绰约,淡然绝色的女子。不对,不对。“很快,水月皇再次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西漠女子大多英武豪气,而这女子眉眼间虽然带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英气和洒脱,可身上更多的似乎是婉约精致,她不可能是西漠女子。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她是大梁女子!你不是说,朕是在水月与大梁的战场之上失踪,回来后才画了这女子的。没错,她一定是大梁女子!“

”皇上英明。“

”少说这些有的没有的。朕倒是好奇了,朕对画中的女子应该很喜欢才对,就算她是大梁人,朕纳她为妃也是可以的。可为何,朕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朕如今都想不起来,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立了皇后的!“

刘艺低着头,不再开口。萧皇后是皇上的结发妻子,这世上能评价皇后的也只有皇上,他一个奴才,是没有资格的。

”刘艺,让暗卫去查。让他们查查画上的女子到底是谁!还有如今大梁大乱?那倒是有意思了。朕倒是很想去凑凑热闹!“

”皇上万万不可啊!您可是千金之躯,万万不可涉险啊!“刘艺吓了一大跳,饶是他跟在水月皇身边这么多年,也算是经理了不少事儿了,可一听到乾风帝的话,他还是吓得不行,皇上亲自去大梁,这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你以为朕像太子这般无用,朕要去,自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世上能拿捏住朕的人还没有!“

水月皇之前也只是有那么一点兴趣去大梁走走,可一看刘艺的态度,顿时不满了,怎么,以为他这做皇帝的一点用都没有,难道去了大梁就危在旦夕不成!

刘艺跟在水月皇身边多年,心里也明白,水月皇这么说,肯定就是拿定了主意,主子已经做了决定,他这个做奴才的,也只能乖乖听话了。况且,他原本就没有反驳的权利。

*

”哟!咱们的太子爷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啊!“穿着太子妃正服的铁燕儿无不嘲讽的开口。

卫戎已经和铁燕儿成亲,两人成婚没多久,卫戎就纳了芙郡主为侧妃。

”你给孤住嘴!“卫戎在水月皇那儿刚刚碰了钉子,哪里愿意听铁燕儿这带刺儿的话,顿时不满的吼道。

铁燕儿现在才不怕卫戎呢!之前,她因为有把柄在卫戎的手里,那时候卫戎可没少糟践她!甚至还派人杀她!要不是云翎后来折返回来救了她,她早就命丧黄泉了!

后来回到西漠,铁猛这次可是一点面子都没留给她,直接将她在大梁的所作所为说了,从此她的地位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卫戎早先年在西漠皇身边埋下的钉子胡姬,如今早成了昨日黄花了,在西漠皇面前也是压根儿说不上话!

铁燕儿如今都不敢回忆,自己当初回答西漠的日子有多难过!甚至连最卑贱的奴仆都敢给她脸色看!

铁燕儿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争西漠的皇位,她真是想都不敢想了!

可没想到在她彻底绝望的时候,卫戎竟然派人来求娶她!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啊!要不是卫戎,她也走不到那么悲惨的境地!

西漠皇为了维持与水月的邦交,最后还是让铁燕儿风光出嫁了!

铁燕儿嫁给卫戎,只有一个想法,总算是出了魔窟。对卫戎,铁燕儿没有所以的爱恋,有的,只是刻骨的恨意!她从踏出西漠开始,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她一定要折磨卫戎,什么事情让卫戎不高兴,她就肯定要去做,只要卫戎不高兴!她,铁燕儿就高兴!

可惜嫁给卫戎这么久,她都没几乎给卫戎带绿帽子,这真真是可惜啊!

不过没关系,有句话说得好,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跟卫戎磨!如今她是太子妃,很快她就是水月的皇后,到时候那才精彩呢!铁燕儿无不高兴的想着。

幸好卫戎不知道铁燕儿的想法,否则怕是有直接出吃了铁燕儿的心了!

”你个贱人,以后就给孤躲在你的房里!你以为孤很想娶你不成!你看看你自己,浑身上下哪里像是公主,粗鄙不堪,容貌丑陋!孤一看见你,就觉得恶心的不成!你以为孤为何要娶你,若不是要与西漠结成友邦,就凭你这种姿色,都不配替孤穿鞋!“

铁燕儿气的俏脸铁青,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卫戎,你有本事别冲我发火啊!你有本事就冲着你的父皇喊去啊!可惜啊,你没胆子!“铁燕儿来水月这段日子,可不是白待的,她算是把水月皇宫的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都说萧皇后与卫戎受宠,呸,这压根儿是以讹传讹的鬼话!卫戎受宠,她就没见过不受宠的,是什么样儿了!

若拿乾风帝对云翎的宠幸,与水月皇对卫戎的态度来比较,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

亏得,一个还只是大梁小小的侯爷,而一个是水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做太子做到这种份儿上,真真是让人瞧不起!

”姐姐,太子是我们的夫婿,出嫁从夫,这个道理你总该明白吧。“芙郡主不知何时来到卫戎的书房,替卫戎将扔在地上的东西一样样的捡起来。

”呵,我说芙妹妹啊,这都是下人的活计,你没必要这么上赶着去做吧!不过有句话我承认你说对了。出嫁从夫,不过,你只是个侧妃罢了,你有资格提夫吗?一个妾罢了,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脸呢!“

芙郡主从小就是接受最严格的宫廷教育长大的,什么时候听过这么粗鄙的话,而且作为天之骄女的她,竟然被人指着鼻子骂,妾!这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你给孤闭嘴!来人啊,太子妃言行无状,禁足!“

很快,就有两个侍卫进门,要”请“铁燕儿出去,铁燕儿冷笑一声,”不用你们动手,本宫自己走!卫戎,我铁燕儿瞧不起你,你一个大男人,却一点本事都没有!你真不配活在这世上!“

”你——“

不等卫戎开口,铁燕儿就疯狂的大笑着出门,连看都不看卫戎一眼。

卫戎一张脸几乎气的铁青,恨不得直接杀了铁燕儿。

”太子,其实姐姐她——“

”你也给孤闭嘴!你想说什么?不就是想告诉孤,铁燕儿是无心的,让孤原谅她。好以此来表现你的善良大度宽容?你也给孤下去,只会整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看着就让人恶心!“

铁燕儿那些难听的话,芙郡主最多只觉得恶心一会儿就过去了。可卫戎的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剑直直的刺向了她的心,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痛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可惜,铁燕儿这幅样子落在卫戎眼里,只能让他觉得恶心。

这些女子,为何就连楚思雅的一半都比不上!

自己几次三番的在云翎手下吃了大亏,就连自己娶的妻子竟然也比不上云翎,这让他情何以堪!

”还不滚!摆这么一张死人脸做什么!是不是存心寻本太子的晦气!“

铁燕儿死命的将泪水挤回去,迅速出了门,她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被心爱的男人指着鼻子骂,这种滋味儿实在是太难受。

庄王府

”蠢货!简直是找不出来的蠢货了!“庄王听到肃王府的消息,气的都要发疯了,他此时真是不敢想,肃王那样子的蠢货竟然真的是他的儿子,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连后宅都平不了,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庄王平息了一下怒气,如今肃王府出了天花,只能封府,肃王这颗棋子倒是浪费了,真真是可惜啊!

真不愧是苏嫔生的蠢儿子,真是半分都不像自己!看着就让人恶心的不行!

办事能力更是让人无话可说了,蠢得简直让他恨不得直接杀了肃王的心都有了!

庄王的人已经得到消息了,乾风帝没死,伤势怎么样,也没能传出消息,定王和慎王两人将消息封锁的是严严实实的。什么都查不出来。

最让庄王着急生气的就是,也不知道肃王派出的是什么蠢货,没能杀了乾风帝不说,竟然还被抓起来了。

庄王此时是真心后悔,他之所以没有插手这件事,就是担心万一牵扯到自己怎么办。可若是早知道肃王的办事能力竟然这么差,他肯定是要自己出手,如今乾风帝活着,这就是最大的败笔啊!

庄王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同时在心里默默发狠,他要在乾风帝回来前结束一切!或者等大事已成的时候,解决掉乾风帝。

”来人啊,去通知赵博文,可以行动了。“庄王打了个响指,淡淡的开口,很快就有一道黑影闪过,快的让人看不清。

楚伯府

”他还是没有来,他还是在陪那两个狐狸精?“赵氏哭丧着一张脸,神色恹恹的躺在床上。

连嬷嬷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不敢和赵氏的眼神对视。

赵氏苦笑一声,当初她以为的永远不会变心的男人,早就变心了,她还剩什么?

之前当做命根子的儿子,成了太监;女儿若不是因为手里捏着理国公府的把柄,理国公府的人哪里会将她的女儿放在眼里!至于自己的娘家人,她都忘记了,她的大嫂有多久没有上门看过她了。久的,她都不敢想了。看她,日子都过得糊涂了,她的大嫂怎么可能来看她,这压根儿是不可能的事儿!她的大嫂已经带着两个侄子离开了。

大哥,更是恨不得没她这个妹妹,她真不知道这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夫人啊,您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您也得振作起来啊!那两个狐狸精算什么东西,只要您生下儿子,楚伯府的一切不都是小公子的!“连嬷嬷见赵氏眼底闪过灰败,于是忙不迭的开口。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是啊,我就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了。不过我就算生下他又能如何?那两个贱人肚子里可还怀着两个孽种呢!月份还比我的大。对了,你说楚伯府以后的一切都是我腹中孩子的?“

连嬷嬷忙不迭的点头,”没错夫人,那两个贱人腹中的孩子哪里能比得上您的!“

赵氏苦笑一声,”嬷嬷,你说这楚伯府会不会马上就毁了?想想,当初这可不是伯府,而是堂堂的国公府啊!可如今呢?连降两级,竟然成了伯府,你说会不会再降一降,降到最后,什么都不剩下了,成了一介白身,或者哪一天,连命说不定都要跟着这落败的楚伯府一起没了。“

”呸呸呸!夫人,您怎么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呢!不会的,不会的,您想的这些都不会的!“

真的不会吗?可为何她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她有一种预感,楚伯府似乎会很快完蛋,你要问她为何有这种想法,赵氏也无法说出来,可她就是这种预感。

”启禀夫人,赵大人求见。“

连嬷嬷一听,喜上眉梢,”夫人,您听到没有。您的大哥还是没有忘记您的!“

赵氏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惊喜,不过须臾归为平淡,”他来,肯定是有事相求,哪里是专门来看我这个妹妹。“

”夫人——“

”行了,连嬷嬷,你也不必再劝了,我什么都想通了。你去将我哥哥请进来吧。“

连嬷嬷还想开口劝赵氏两句,这念头的女子,哪个不要靠着娘家才能在夫家站稳脚步,如今赵博文好不容易主动上门来见赵氏,赵氏就该抓住这机会,跟赵博文挽回关系才是,怎么能是这么一副平平淡淡,毫不在意的神色呢!

可赵氏发话了,连嬷嬷也不能不听,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亲自去引赵博文进来。

等赵博文进来后,赵氏淡淡的扫了一眼赵博文,自己这哥哥,真是削减了不少,眼底深处似乎带着浓浓的疲累,赵氏见状,不禁叹了一口气,”哥哥,最近过得不好吧。“

连嬷嬷赶紧拿了一个椅子给赵博文让她坐下。

”祖传的爵位都没有了,你以为我能过的多好。赵博文自嘲道。

“哥哥,今日不会是来跟我说这个吧。是,咱们赵家祖传的爵位没了,其中是有姑姑和我的原因,可哥哥不要忘了,你这些年做的好事,皇上未必没看在眼里,当初只是忌惮昔日的楚国公府和静伯府势力太大,所以才没有动。可前几年,皇上就抓住机会,慢慢的削弱了楚伯府和静伯府的势力,这不,一抓到机会,就恨恨打击。真真是从云端跌落到泥地啊!”赵氏喃喃的开口。

这些日子躺在床上没事情做,就一直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渐渐的,她还真的想清楚了不少。

赵博文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这妹妹竟然还能看懂这些。

“行了,我这次来,你是想看看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这怕是最次要的吧。”赵氏淡淡的开口道。

赵博文一噎,“二来,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帮你忙?哥哥,你看清楚一点,我如今除了躺在床上,我还能做什么。我能帮你什么忙!”赵氏是真想不出来,自己还能帮赵博文什么忙。同时心里也有些发寒,自己这所谓的哥哥,心里想的就只有他自己,一点都没有她。难得来看她一次,竟然也只是想着该如何利用她,让她帮他做事。

“你能帮。只有你能帮!”赵博文眼底闪过一丝坚定,赵府能不能恢复以往的荣光,就看这一次了!

赵博文扫了一屋子伺候的人,连嬷嬷心头一跳,连忙开口,“你们还杵在这儿做什么!没看到夫人和大舅爷有话说嘛!还不赶紧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连嬷嬷连忙对着赵博文笑道,“老奴也下去了,不打扰夫人和大舅爷说话了。”

连嬷嬷说完,也赶忙退下。

赵博文的眼里闪过一丝满意,这才缓缓开口,“妹妹,之前妹夫的事情都没有瞒过你吧。”

“大哥是在跟我说笑吗?他没有事情瞒着我,怎么会有那两个孽种!”赵氏无不嘲讽的开口。

“谁跟你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鸡毛蒜皮的小事,对自己来说,这简直是挖了自己的心,在他大哥眼里,这就是一件小事。也对,她的大哥可是有不少的女人,妾室更是多的数不清,这些在他眼里,自然是小事了。

“大哥想问你,当初楚伯府在军中的名单,你这里有没有?”

赵氏一惊,万万没想到赵博文想问的竟然是这个!

“你问这个做什么!”

赵博文显然没想到赵氏会如此惊讶,在赵博文眼中,赵氏就是属于典型胸大无脑的,没想到她在这个问题上,竟然会如此敏感!

“我有用,你直接告诉我就是。”赵博文显然不想告诉赵氏原因。

赵氏冷笑一声,自己这大哥还真的是将她当做傻子啊!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都不告诉她原因,竟然就问她要这么要紧的东西!他当她是傻子不成!

“哥哥莫非是将妹妹我当做傻子不成!这么重要的东西,哥哥都不告诉我要来做何?”

“妹妹难道不想我赵家重新弄回祖传的爵位?”

“妹妹自然希望我赵家能重新得回爵位。可妹妹到底已经不是赵家的人了,赵家的未来,还是得靠大哥好好经营才是。”言下之意,少拿赵家的什么未来糊弄她。

赵博文微微眯起眼睛,这个妹妹不是这么好糊弄了。

赵氏一看赵博文的眼神,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同时心里涌起淡淡的悲哀,这就是她的大哥。这就是她一直信任的大哥。恐怕从前,他都是将她当做傻子吧!

这些日子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别提还真让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同时她也明白了,当初的自己是有多傻。

认为亲近的家人,实际上一直都在利用她罢了。可怜她好强了一辈子,却没有一个真心对她的人,真真是一种可悲。

“既然妹妹想知道原因,大哥告诉你也无妨。大哥上了庄王的船。”

庄王!赵博文如今又向她要当年楚伯府在军中的势力,这一切联系起来,那就说的通了,庄王想要造反!

“大哥,你疯了!”此时赵博文在她眼中就跟个疯子没有任何区别!他怎么能,他怎么敢想到造反呢!

赵博文恨恨的瞪着赵氏,眼底隐隐透出一股子的疯狂,“我为什么不疯!你怎么不看看我们赵家如今的处境!被剥夺了祖传的伯爵,那些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个个都来踩一脚!就连你大嫂那个没有良心的,竟然也敢带着我两个嫡子离开!这些日子我算是受够了!我要重新成为人上人,我要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都付出代价!只要庄王登基,那我就有了从龙之功,到时候我赵家要恢复往日的荣光就指日可待了!”

赵氏看着赵博文疯狂的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自己这哥哥怕是疯了吧,他只想到成功能获得什么荣耀,他怎么不想想,他若是失败了,他会落到什么下场!很显然,自己这个大哥压根儿就没有想过。

赵氏也不是傻子,这种事情自然是不能告诉赵博文,可若是不说,就凭赵博文如今这疯子似的模样,怕是又会出什么夭折子,现在的她真的是受不了一点的颠簸了。

“大哥有这雄心壮志自然是好。不过大哥真的以为楚玉亭有多爱妹妹我不成?那怎么可能,楚玉亭有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他确实是没有瞒着我。不过像这样的大事,他怎么可能会告诉我。”

“你没骗我?”赵博文却有些不相信,楚玉亭当年对赵氏有多好,几乎是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赵氏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大哥不相信?那我也没法子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大哥若想要楚伯府在军中的势力,应该去找楚玉亭商量才对。他如今每天也做着能恢复祖传功勋的梦呢,说不定大哥你一起说,她就同意了。”

若是楚玉亭真的同意了,那她真的得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否则真不知道要怎么死了。

赵博文此时在心里盘算起来,赵氏到底知不知道,这一点他不能确定,可赵氏都将话说都这个份儿上了,很显然,他是不可能从赵氏的手中得到他想要的了。

联合楚玉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的楚国公府可是赫赫威名,虽然出了楚玉亭这没用的,不过没用的人不是能更好的糊弄!若是他能将楚玉亭拉到庄王的船上,这还是他的大功一件了!

打定主意,赵博文立马去找楚玉亭,甚至都没有多停留半刻。

赵氏看着赵博文离去的身影,忍不住苦笑,疯了疯了,真的都疯了。

之后,赵氏让连嬷嬷去打听赵博文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连嬷嬷虽然不知道赵氏要她打听这个做什么,但还是尽心尽力的做了。

“夫人,大舅爷离开的时候,很高兴,眼底一直带着笑。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赵氏心中最后一丝庆幸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疯子,疯子,真的是疯子。赵博文疯了,楚玉亭也疯了!

赵氏原本心里还存着最后一丝希望,楚玉亭的脑子能清楚一点,不要将楚伯府所有的一切都压在虚无缥缈的庄王身上。

赵氏静下心,仔细想了想,楚玉亭没这么大的胆子,或者说,楚玉亭没有那么聪明,他胆小自私,从小到大,他只听自己那好姑母的话,那么一切都能连上了。看来是自己那好姑母还在做美梦啊!

看来,她是得为自己和她的孩子留一条后路了!这一刻,赵氏的头脑无比的清醒。

忠勇侯府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云翎看着楚思雅靠在床上,手上拿着一本书,眼皮子已经耷拉下了,可还是硬挺着不睡。

“侯爷总算回了。夫人一定要等您回来。”连翘就在一旁看着楚思雅,有心想要扶楚思雅躺下来睡,可每次只要一碰到楚思雅,她就会立马清醒过来,这让她也没法子了。只能在一旁小心看着楚思雅,担心她一个不小心摔下去。

“好了,你先下去吧。”云翎摆了摆手,示意连翘下去。

连翘行了个礼,就下去了。

“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你还怀着孩子呢。怎么能这么不知道轻重,万一伤了孩子怎么办。以后不要等我了,这些日子,我回来的怕是都会很晚。”

“现在梁都很乱吧。”楚思雅虽然一直待在忠勇侯府,可也能猜到外面的情形有多乱。

乾风帝遇刺的消息已经传到梁都了,林皇后亲自去照顾乾风帝,听说她也遇到了刺客,险些丧命,不过好在,最后挺过来了。十皇子和肃王的两个儿子都得了天花。天花是什么,在古人眼里那就是绝症,只要沾上一点就会回天乏术!所以梁都的百姓此时也是人心惶惶。又有个庄王在那里虎视眈眈。

现在的局势真的是太乱太乱了。

“嗯。你放心,府里我都让人好好看着。肯定不会打扰你养胎的。”

“我相信你。只要有你在,肯定会好好保护我的。”

楚思雅倒是有些没心没肺,家国大事,都交给男人们去操心吧,她只要做好自己妻子的本分就可以了。她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拖自己丈夫的后腿了。

“我没什么能帮你的。诺,这是我写下来的可以预防天花的措施。还有一些药方,你可以抄录一份,让百姓可以学着做。希望有些用吧。”

上面的东西,楚思雅其实已经给了颖妃跟和宁公主,据说颖妃她们用的不错,还特地让人来谢谢她。

楚思雅知道如今颖妃被封在自己的宫内,能让人传来这消息,真的是很不错了。看来这药方还是挺有用的。

云翎接过方子一看,上面的药方确实很简单,一些措施百姓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东西真可以说是能解燃眉之急了!

“你可真是福星!我明天就让人去准备。你还大着肚子呢,还这么费神——”

“我可没费多少神,难道你没认出来,这上面的字可不是我的。是我念,由连翘写的的。别说,连翘还真是不错,要说我身边的丫鬟,最得力的还真是她!”

“以后帮她找个好姻缘。”云翎淡淡的说道,人家的姻缘也早就定了。云翎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

连翘出了房门后,正好看到站在屋外的清风,眼神微微闪了闪,若无其事的走过去,随后手上就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羹,“这是夫人吩咐给侯爷熬的,诺,如今多出来一碗,便宜你了。”

清风看着那冒着热气的银耳羹,顿时笑了,嘴角咧的大大的,连忙从连翘的手中拿过银耳羹,正打算一口喝进去,“你疯了,这银耳羹可烫了,你一口喝进去,小心将你的舌头都烫坏了!”

清风愣愣的看着连翘,连翘脸一红,这才反应过来,她那么关心这坏家伙做什么!他舌头烫坏了最好,她就不用再听那些不入流的话了!

“诺,有勺子,你慢慢喝吧。我——我先走了。”连翘说完,有些不自在的离开了。

清风看着连翘离去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此时他才知道赵飞那家伙有多幸福,原来男人啊,还真该有个女人照顾,那过得才是人的日子啊!

清风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等这次事了,他就找夫人提亲去!提亲要有聘礼,这么多年,她也攒了不少的钱了,不过夫人向来贪心,自己得多准备一些才是!

要是楚思雅知道清风的想法,肯定要怒吼,就凭你这句话,这辈子都别想娶连翘了!

“连翘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茯苓看着连翘红红的脸,忍不住问道。同时有些担忧,别是病了。

“没什么,只是跑的有些急了。咱们还是早些睡吧。明儿个还要一早起来伺候夫人呢!”

“嗯。连翘姐姐可是越来越受夫人看重了。也不知道将来哪个有福气的,能得了姐姐去!”

“你个小蹄子,真是愈发的爱胡说了!小心在这么下去,将来嫁不出去!对了莲心呢?”

“她啊,最近管着厨房,没有大半夜的,肯定回不来的。姐姐还是早先睡吧。夫人对我么也真是好。这么大的屋子,就让咱们三个人睡,弄得一点都不比那些大家小姐的差。”

“知道夫人对咱们好,就该更用心的做事。”可不要像黄芪那种没良心的。

书名《腹黑王爷的娇蛮奴妃》

作者景飒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818995。html

她是现代医科大学高材生,海边度假时突然被大浪拍到了古代,身穿比基尼从天而降,掉进了魏国荣王爷的浴桶里。

他是赫赫有名的魏国荣王,丰神俊朗,手握大权,乃是天下九公子之首。

一场战乱,他身负重伤,整日都是病怏怏!

为了生存,她女扮男装在荣王府当起了家丁,专门负责伺候身体虚弱的荣王爷。

日久天长,他渐渐发现了端倪。那一夜,他狠狠的撕碎了她的一切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

谁说他虚弱?明明是个腹黑装病的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