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背后深意/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皇上亲自去了大梁!”萧皇后不可置信的瞪大瞳眸,眼底深处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淡定雍容。

卫戎看着这样惊慌失措的萧皇后,忍不住皱着眉头,“母后,您这么激动做什么?”

可卫戎不知道的是,萧皇后激动的地方还在后面,萧皇后挥了挥手,让身边伺候的人都退下。只留下了卫戎。

随后萧皇后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焦急,直接离开自己的座位,跑到卫戎身边,紧紧的抓着卫戎的胳膊,美眸中露出一丝惊恐,“你说皇上去了大梁!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母后,你这么——”

“我问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萧皇后不耐烦的打断卫戎的话,尖声问道。

卫戎狐疑的看着萧皇后,萧皇后如今的模样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奇怪了,在他的印象里,他的母后是雍容华贵的,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事而变得这么尖酸刻薄,可如今为何在得知父皇去了大梁,就惊慌失措到这种地步,实在是让人费解!

“是,父皇已经带人去了大梁。”

“赶紧派人去追!快去啊!”萧皇后死死的瞪大了眼眸,眼底闪过一丝惊恐,随后死命的了捶打卫戎,让他赶紧派人去追!

萧皇后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这下手自然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分寸,打的卫戎都忍不住紧紧皱着眉头,“母后,父皇昨日就已经离开了。您以为还追的上。而且父皇决定的事情,您以为能有人拦住父皇吗?”

萧皇后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位置,闭着眼睛,周身都萦绕着一种悲凉沧桑之感。

“母后,您到底怎么了?”卫戎上前,小声的开口问道。

萧皇后苦笑一声,可她不愿意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自己的儿子,于是只能无所谓的开口,“没什么。母后只是担心你父皇罢了。”

“母后,您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儿臣?”卫戎终究是忍不住将心头的疑问提出来。

“没有,母后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呢。你别胡思乱想。”萧皇后强撑起一抹笑容道,“对了,你父皇离开前做了什么安排。”

“由儿臣、皇叔还有李丞相三人监国。若要调遣超过500人以上的军队,必须要有父皇手中的虎符。至于在大梁的暗卫,儿臣也已经让人联系过,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的父皇永远都喜欢将一切掌握在手中。永远都是。”萧皇后喃喃道,除了一样,当年他为了一个女人,真真是昏头!

“行了,你父皇既然让你监国,你就好好的监国,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儿就行了。”萧皇后的眼底闪过一丝悲哀道。

“母后,您真的没事?为何儿臣——”

“行了,母后说了自己没事。你先下去吧。母后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卫戎原本还想再劝两句,可见萧皇后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等到卫戎离开后,萧皇后满目萧然的打量着自己的宫殿,富丽堂皇,处处精致,可惜没人知道萧皇后这些年过得有多不舒服,痛苦。

世人所谓的,水月皇与水月皇后情深似海,鹣鲽情深,这只是外人看到的。可实际上,自己的丈夫,心里从来没有自己,她的皇后之位,她的儿子,也都是自己费尽心机夺来的,不是自己的始终不是自己的。

这么多年来,她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生怕有朝一日自己会失去所有的一切,可为何事情发生的这么快,快的让她压根儿没有还手之力!

“你说,我辛辛苦苦守候的东西是不是马上就不属于我了。”萧皇后落寞的开口。

忽的,从暗处出现一个黑衣人,仔细看看,黑衣人容貌俊美,邪气风流,更是有一种成熟男人的美。

“何必呢。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走。带你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男子的话里带着浓浓的深情还有怜惜。

萧皇后摇了摇头,“卫炅你又何必呢!这么多年,都甘心躲在黑暗里,默默守候我。你也是水月的王爷!”

“王爷?我算哪门子的王爷?当年我败在皇兄的手下,以皇兄的心狠手辣,一定不会放过我。等待我的只有死路一条。我在万念俱灰,险些丧命的时刻,我永远不会忘记,是你顾念小时候的情分救了我,那时候我就在心里发誓,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要用我的余生守护你。卫炅,在你救起他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痴人痴人!真真是痴人!”萧皇后忍不住摇头道。

“灵儿你说我是痴人,其实你何尝又不是痴人呢。”

萧皇后一愣,是啊,她也是痴人啊!卫炅为了她,甘愿抛弃一切,躲在暗处,只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帮她。

而她不同样是痴人嘛,她爱卫枭,爱到哪怕不要尊严,也要用手段留住他!

说卫炅是痴人,她也同样是痴人!

“你若不放心,我亲自去一趟大梁,去——”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这么多年了,我才真正明白,不属于自己的在,真的是不属于自己。当年我给皇上下了毒,让他忘记了云染希,又让父兄进言,让皇上亲自下令折磨云染希的两个哥哥。

那时候云染希心里想必是恨极了吧。从前对她情深意切的男人,转头竟然去折磨她的兄长。

当云染希的两个兄长,鲜血淋漓的出现在云染希面前,一个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一个却身中奇毒,只要他与女子生下的孩子,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要么神志不清。

云染希的两个哥哥自然是恨云染希入骨了,云染希也有自己的骄傲,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跟皇上再有什么牵扯!

我当年的局布的有多好。”

可惜再好又怎么样,可抢来的终究是抢来的,不会属于自己,如今不就是到失去的时候了。

“灵儿,你别这样。说不定云染希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好的。不是说她回到梁都后,没多久就嫁人生子了,皇兄他——”

“不是,肯定不是。云染希生的那儿子一定是皇上的,一定是。”人最了解的不是自己,也不是父母亲人,而是自己最恨的人。萧皇后很确定,当年云染希腹中的孩子一定是皇上的!

“那我去大梁杀了他!”只要云染希的儿子死了,那灵儿就不用伤心难过了。

萧皇后摇头,“你去做什么。云染希的儿子如今是大梁的忠勇侯了,位高权重。当年我暗中下了这么多手脚,都没能让他死。如今,更好不可能了。

卫炅,你说我萧翎儿此生是不是很悲哀。爱上了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男人,却偏偏愿意为他付出所有。

对情敌,我应该恨不得她去死!我也这么做了,云染希当年怀孕,我不就动手脚了。可惜那时候我正怀着戎儿,所以我一时心软,就留了那孩子一命。

我知道自己这辈子确实对不起云染希,可我不后悔,我爱皇上,真的好爱好爱,云染希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皇上一颗心全都占了!就连那么一点空隙都不留给我!

可惜啊,我萧灵儿不够狠,当时心软留下了云染希的孩子,或者是出于对云染希的愧疚吧,反正我最终还是没有杀云染希的儿子。

直到我意识到那孩子逐渐长大,逐渐意识到那孩子羽翼逐渐丰满,直到我认识到那孩子随时可能会威胁我。我又一次又一次的下毒手,可惜,昔日的婴儿已经长大,不是我想杀就可以杀的了。”

萧皇后此生可以说是可悲,她爱上乐一个完全不爱她的男人,又为了得到那个男人不择手段。可偏偏她坏又没有坏的那么彻底,心底总是留了最柔软的一部分,这也是萧皇后此生失败的最大的原因了。

“一切顺其自然吧,这么多年,我也累了。真的是累了。日日夜夜都要担心皇上会不会突然恢复记忆,日日夜夜都要想着他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做妻子的。我真的是累了。这也是我当年算计云染希的报应吧。我认了。

其实现在想想,我还真的是哪里都不如云染希。

云染希,她得了皇上全部的爱。她的儿子,更是一次次的将我的戎儿踩在脚下。

如今皇上去了大梁,看天意吧。真的看天意吧,若是他恢复记忆,那就让我给云染希陪葬!戎儿好歹是皇上的亲生骨肉,他不会对戎儿下手的。其实我也早就看出戎儿太过心高气傲了,未必能为君啊!以后当个闲散王爷就是了,大不了以后被圈禁,总归,皇上不会要了戎儿的命!”

萧皇后此时也不愿意多想其他的了,她是真的没有力气再去想其他的了。二十多年了,她累了,真的是太累了。

“灵儿,若有下辈子,你说我们能在一起码?”卫炅深情凝望着萧皇后,轻声问道。

这么多年,他都是默默守候在萧皇后身边,从来不会问一句跨越雷池的话,直到今天,他忍不住问了。

萧皇后抬眸,看着这个为自己几乎付出了一切的男人,她忍不住笑了,“如实有来世。我希望你没有生在帝王家,而我也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女子。”

爱一个人太累了,来生,她只希望能有一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男人。

可能是多年的默契,可能是卫炅陪伴萧皇后多年,已经深深明白她了,于是卫炅灿然一笑,“好,愿来生我们都只是一堆普通人,我会好好爱你宠你一辈子。”

这只能是来生的事情了,今生她们注定错过了。

两月后

“梁都不是爆发瘟疫了吗?怎么看着一点混乱的迹象都没有?”水月皇一行人打扮成了外地来的商人来到了梁都。

此时,水月皇看着梁都人来人往,都是井井有条,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慌乱无措。

“小的也不知,要不奴才找个人去问问?”刘艺小声的请示。

“好,去吧。”水月皇点了点头,正好他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刘艺打发了一个随从去询问。

没多久随从就拦下了一个路人问起了情况。

“主子,问清楚了。之前十皇子还有肃王的两个儿子得了天花,梁都的百姓都人心惶惶,生怕天花会传染开来。可忠勇侯夫人拿了预防天花的措施和一些简单的药方,甚至还让民间的大夫去百姓家里逐条为他们解释,那些措施据说很有用,天花压根儿没有在梁都扩散开来。”

水月皇挑了挑眉,显然是没有预料,竟然会听到这么一出。

“忠勇侯夫人,之前戎儿也喜欢过她吧。可惜人家压根儿没看上他。”

刘艺低着头,主子评价自己的儿子,可不是他能插嘴的,不过他还真心有些好奇,皇上方才是幸灾乐祸呢?还是幸灾乐祸呢?

“找家客栈住下吧。”

“主子,咱们在梁都可是有别院的,您何必要住在客栈呢!那里龙蛇混杂的,万一冲撞了您,那就——”

“那就什么那就,客栈才是打听消息最好的地方。行了,就挑一家客栈,有这么多人呢,你还担心什么。况且,你当我是这么无用之人不成!”

水月皇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刘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去找客栈落脚了。

忠勇侯府

楚思雅的肚子也已经六个月了,像是吹气球似的鼓起来了。每次云翎都小心翼翼的不敢碰楚思雅,生怕将她的肚子碰坏了。

楚思雅那时候还觉得云翎的样子很可笑,要是她手里有手机的话,一定要将云翎傻乎乎的模样诶拍下来,那绝对是有意思极了!

不过,这样温馨的场面,到底是太少了。

虽然乾风帝那儿是传来了消息,说乾风帝的伤势已经好了不少。可都两个月过去了,也没见乾风帝回来。无论是朝堂还是后宫都是已经乱做了一团,要不是太后在后宫死死的压着那些人心浮动的,想要趁机翻云覆雨的,后宫怕是早就乱了。

楚思雅如今才知道铁血太后的称呼是怎么来的,太后不仅仅是镇压着后宫,就连前朝也抓在手中。

听说庄王最近一直上蹿下跳的,甚至还联合了皇族长,不过最后都让太后镇压下来了。

云翎最近也是忙活的不行,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楚思雅都担心他的身子吃不消。

不仅是云翎,还有玉尧如今也被抓着做苦力,连一刻的空闲都没有。

“夫人,您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前些日子,您才劝了冷霜姐姐,孕妇可是不能多思多虑的,可您倒好,这思虑啊,就没有停过!”连翘说着就将热乎乎的金丝燕窝端给楚思雅。

冷霜也诊断出怀了两个月的身孕,可是让了赵老板和赵飞高兴坏了。可此时赵飞也被云翎拉过去做苦工了。所以可想而知,赵飞就算是想照顾娇妻,也是有心无力了。

其实楚思雅还真是忍不住想,云翎不会是因为他没能来照顾自己,所以才不让立赵飞有机会照顾娇妻吧!

楚思雅不知道的是,她还真隐隐猜对了云翎略有些阴暗的心思了!

“行了,我哪里多思多想了。对了,前些日子,楚伯府是不是大摆筵席了。”楚思雅端起燕窝吹了吹,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可不是,听说楚伯的两个外室可是正争气的不得了,先后给楚伯添了两个大胖小子,听说楚伯一高兴,就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连翘在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撇了撇嘴。

“作死!”楚思雅毫不客气的吐出这两个字!

可不是作死!简直是找不到比楚玉亭更作死的人了!如今朝野上上下下,谁不是缩紧了脖子过日子,哪里有跟他似的,竟然大张旗鼓的为他刚出生的两个儿子办流水席,都不担心树大招风,让人参上一本!

忽的,楚思雅眼神一闪,“不对!”

连翘吓了一大跳,“夫人,什么不对啊!”

“楚玉亭没那么蠢,就当他是个蠢货好了,可他就算是个傻子,也该知道如今朝堂之上不平稳,他怎么敢这么大张旗鼓的给自己刚出生的两个儿子办流水席!这太不正常了!”

“可能楚伯得了儿子,所以高兴坏了。”连翘却觉得这也么什么大不了的。

“不对。肯定不对。连翘,你去将楚玉亭摆流水席请的客人名单给我弄一份过来。”

连翘想劝楚思雅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可见楚思雅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样,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闷闷的下去办事了。

连翘的办事效率倒是很快,其实也是楚玉亭将流水席办得很大,不仅是请了一堆的官员,还有不少的乞丐。

可别小瞧了那些乞丐,在梁都乞讨的人,一个个的可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那些个客人他们早就记了个八八九九,所以连翘去打听,只是给了一些碎银子,就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了。

“夫人,这就是楚伯宴请的宾客名单。”

楚思雅接过,然后大略的扫了一遍,很普通,如今的楚伯府可不像之前一样位高权重,几乎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楚伯府早就已经是大不如前,失了圣心了。而且在这么敏感的时候,也没多少人愿意顶风作案。

所以楚玉亭大摆流水席,还真没有什么重量级的人物参加。

楚思雅眉头紧紧的皱着,心里不禁怀疑,难道是她想错了。可当楚思雅翻到第二页的时候,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上面的人,倒是有意思,虽然官职有高有低,而且都在军中有些职位。

“不对,这上面肯定有猫腻。”

太巧了,真的是太巧了,楚玉亭虽然不是一个有大才的人,可最起码的谨慎他还有有。他不可能因为有了儿子,就这么不知分寸的大摆流水席,有人会说楚玉亭是因为有了儿子所以太激动了。可楚思雅不相信,她可不信楚玉亭是这样的人,她是一点都不相信。

偏偏楚玉亭请的客人里面竟然有这么多在军中任职的,这就太不正常了,事出反常必为妖!

“去把这个送给侯爷。”楚思雅相信云翎看到后,一定能跟她想到一块儿去。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也能提前做好准备。

*

“五大营那儿都有人看着吧。”云翎如今也只能天天坐在衙门,每天都有一堆的公务等着他!

玉尧深深叹了一口气,“放心,我都让人盯着了。”

“孙丞相那儿没什么动静吧。“

“他敢有什么动静不成!你可别忘了,孙家向来保持中立,定王、肃王还有皇长孙都去拉拢过他,可他哪边都没考!原本他打的主意是,皇上千秋鼎盛,他就算再当上二三十年的纯臣也没问题,将来就算新帝登基,也照样得重用他。谁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孙丞相如今也慌的不行,他也拿不准皇上那儿到底怎么样了,不过,他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他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稳着那帮子文臣。不过别提,他还真有一手!”

“孙家到他已经两代丞相了,他就算看也看会了。孙丞相那儿没有异动就好,说明文臣那边好歹是稳着的。肃王的府邸如今被封了,只要着人看着肃王,按理是不会出什么太大的事儿了。定王、慎王不在梁都,就算想要有什么部署,怕是也鞭长莫及,至于皇长孙——”

朱齐佑如今可是娶了孙丞相的女儿孙思颖,不对,算不上娶,只能说是纳。可有这么一层关系,总是让人忍不住忌惮一二。

“孙丞相应该不会这么糊涂吧。为了一个做通房的女儿,就将孙家的一切都赌上去。这可不像是老谋深算的孙丞相会干的事儿。

确实不像,可万一呢。

“无论如何,孙家和皇长孙那儿也得派人看着。”以防万一总是没错的。

这一点玉尧倒是赞同的很,以防万一肯定是没错的。

“对了,你媳妇儿肚子已经六个月了吧。”玉尧见正事谈完了,了,倒是开始说些闲事了。

听玉尧提起楚思雅腹中的孩子,云翎的脸上闪过一丝幸福的笑容,“嗯。你问这个做什么。”

“唉,想想咱们还是好兄弟呢,可你都快有孩子了。而我还是一个孤家寡人,想想都郁闷。”玉尧确实是挺郁闷的,看看人家云翎比自己成就大不说,最可恶的是,还比自己早成亲,还比自己早有了孩子。这让他怎么能不嫉妒呢!他都要嫉妒死了!

“羡慕的话,等这次事了,就赶紧找一个。”云翎打趣的看着玉尧。

他可不会说什么,让玉尧现在就去找。开玩笑,这么多事情,玉尧休想逃!

“算了把。我最近对女人倒是提不起兴趣。好像经过冰凝的事情后,我倒是有些大彻大悟的感觉了。”

玉尧颇为自嘲的开口。

云翎一惊,“兄弟,你不会想做和尚吧!”

“去你的!谁要做和尚!我可不想整天阿弥陀佛来阿弥陀佛去,我还嫌无趣呢!酒肉丝毫不能沾,不如给我一刀来的痛快!得,小爷没福气比你早娶亲,也没福气比你早有孩子。这样好了。小爷要当你孩子的干爹!”

没亲儿子,弄个干儿子也不错,玉尧默默的在心里盘算。

“行,让你当干爹。”

云翎倒是答应的分外爽快,简直让玉尧觉得眼前的人不是云翎了,这厮除了对楚思雅那厮大方以外,就没见他这么大方过了。尤其是对他这个兄弟,更是百般的刁难。恨不得榨干他身上的利用价值。

“怎么,受宠若惊了?”

“没错,你是云翎吗?我怎么觉得你像是被鬼附身了,怎么——”玉尧话还没说完,一只毛笔就直直的朝着玉尧飞来,幸好云翎也只是想教训一下玉尧,所以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玉尧一惊之下,轻轻一躲也就躲开了。

“你谋杀兄弟啊!”玉尧堪称狼狈的躲过那只毛笔后,没好气的冲着云翎怒吼。

“你要不是我兄弟,你以为能这么容易的躲过去!竟然敢说我被鬼附身了。原本还想对你好一点的,可如今看来,我确实不该对你好。”

玉尧一听,急了,连忙开口,“别!别!别!兄弟,我错了还不成,我知道你是个大好人。这干爹的位置千万记得给我留着啊!”

云翎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可是很快就消失无踪,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侯爷,这是夫人让小的送给您的。”

“哟!我说你们夫妻俩的感情还真是好啊!这才多久没见啊,就开始互相传递信件了!”玉尧见到小厮手中拿着的信封,顿时夸张道。玉尧其实也就嘴里这么说说,其实他还是很羡慕云翎和楚思雅之间的感情,也不知道老天爷什么时候会给他这么一份感情,他就心满意足了。

云翎却忍不住深深的皱着眉头,“不对,雅儿不会在我办公事的时候,派人送东西过来。夫人有说,这是什么吗?”

“夫人身边的连翘姐姐说了,这是楚伯府当初办三日流水席宴请的宾客名单。”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楚玉亭的两个外室给他生了两个儿子,这事情早就传遍整个梁都了。楚玉亭大喜之下,办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还有不少乞丐都沾福了,吃了好几天的饱饭。”

“把信送上来。”很显然,云翎和楚思雅想到一块去了,楚玉亭不是这么不知道分寸的人,在这么敏感的时候,难道他就真的因为得了两个儿子,所以激动的办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不对,肯定不对!

小厮立马恭敬的将信递给云翎。云翎拆开后,展开一看,眼神顿时变了。

“你先回去,告诉夫人,她想告诉我的事儿。我已经明白了。”

“是,小的这就回去。”

玉尧见云翎深深周这儿眉头,忍不住问道,“难道还真有问题?”

“你自己看看。”云翎直接将宾客的名单递给玉尧。

玉尧接过仔细的观察,良久,他也看出不对了,“那些文官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小官,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可这武官未免太多了。还有不少五大营的将士。云翎,其中有几个,咱们也查出来过,这好像是老楚国公当初留在军营的人手。当初皇上也是想清理他们的,可是念着,这些人都是赤胆忠心,再加上他们曾经效忠的是老楚国公而不是楚玉亭,所以皇上对他们网开一面,只是降了他们的职位,可不曾对他们动手。”

玉尧总算是察觉到不对的地方了。

“去查查楚伯府这段时间的动静,不寻常,真的是太不寻常了。”云翎不禁有些暗暗恼恨,几乎盯上了所有人,可就是漏过了楚玉亭,原以为楚玉亭都已经降到伯爵了,势力也早就让皇上给清除的干干净净了,怎么可能再掀起什么风浪,可云翎如今才知道,他哪里是不会掀起大风浪啊,人家一直在暗中潜伏,随时都有可能给你一击!

“嗯,放心,我马上派人去查。不过,说起来,要不是你夫人提醒,咱们还注意不到楚伯府的不对劲儿!”

云翎闻言但笑不语,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底却闪过一丝阴霾。楚伯府!

理国公府

“完了,完了,这次是彻底完了。”理国公整个人就像是被抽掉了精气神一般,脚步虚弱无力的。

“老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唬妾身啊!”理国公夫人看着理国公这样子,吓得不轻,连忙上去扶住理国公。

“夫人,完了,完了,真的是彻底完了。”理国公面色灰败的看着理国公夫人。

“老爷什么完了,你别吓唬我啊!”

理国公沉痛的闭上眼睛,良久,才缓缓睁开双眸,“去,去把天楚,还有天俊两口子叫过来。”

理国公夫人原本还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可见理国公紧抿着唇瓣,显然是不愿多说,她也不敢再问,只能去吩咐下人去叫人。

“夫人,可怜你跟了我一辈子,却没能享什么福。如今却是要连累你了。”理国公看着发间有华发生出的理国公夫人,心头一阵悲凉。

理国公夫人看着理国公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其实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猜测,只有那件事,才会让他变得这么害怕,变得这么无助。

其实别说理国公了,理国公夫人自从知道那件事起,她也没有一天不害怕,她也没有一天不胆战心惊的,生怕哪一天满门抄斩的旨意就落到自家头上了。如今看来快了,她反而不害怕了,真的没什么好害怕的。

“老爷,我们当了大半辈子的夫妻。我享了作为国公夫人的荣耀,如今就算咱们家真的大祸临头,我也不害怕了。”

“夫人,难道你恨我?”

“恨?为何要恨,你是我丈夫,我为何要恨你。那事情,又不是你做的。相反,你因为那件事承受了多少,我也是看在眼里的。不怪你,真的不怪你。其实到了这最后一天,我反而轻松下来了。再也没有人能来威胁我们,咱们的头顶上也不用时时刻刻都悬着一把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如今不是很好吗?无论什么结局,咱们都受着,哪怕死,我也认了。”

“这辈子是我辜负了你。若是有下辈子,我一定全心全意的对你。”理国公想到当初理国共夫人生了赵天楚,伤了身子,以后都不能怀孕,自己就开始纳妾,生了好几个庶子庶女的事儿,如今想起来,自己真真是对不起枕边人!

“好,下辈子你再好好补偿我。”理国公夫人双眸含泪道。

赵天楚、赵天俊带着新婚才三个月的单娟一起过来。

其实单娟还真是有些疑问的,自己的大哥怎么会同意她嫁给赵天俊呢!当初在得知大哥同意她嫁给赵天俊,她还闹过!

不过现在她倒是过得很幸福。从嫁进理国公府起,嫡母和善,亲婆婆对自己很好,赵天俊也很宠她。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楚思影那大嫂来找她的麻烦,单娟隐隐听说,楚思影是身体不适,所以一直闭门休养。

自己当初还问过她要不要去拜访一下自己这大嫂,理国公夫人直接拒绝,说是担心她沾染上病气那就不好了。

单娟一听,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其实她也就是出于礼仪这么问了一句,事实上,她是一点都不想去见楚思影的。如今理国公夫人都说了,她不用去见,那她才不会自找没趣的去见楚思影呢!

如今这样,别提有多好了。

“天楚,楚伯找过爹了。”

赵天楚猛地一抬眼,再看到理国公一副面如死灰的样子,他就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你们都是我赵家的子孙,如今理国公府可以说是朝不保夕,说不下一刻就会覆灭。”

“爹,你别吓唬我!什么咱们家会覆灭啊!咱们家可已经是国公了,除非造反,否则怎么可能会覆灭!”赵天俊从来没见过他爹这么颓废了落败,所以忍不住开口说道。

“没想到我最不中用的儿子,脑子倒是清楚了一回啊!你说的不错。除了造反,咱们家是不可能覆灭了。”

“公公——公公——你不会是说,您想要造反吧。”单娟万万没想到今儿个竟然会听到会这么一出。

“造反?没想过。当年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在御花园内曾经被人行刺。后来是皇上的姨母救了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

“爹,您说这个做什么?”赵天俊忍不住嘀咕,这事儿他也听说过,不过跟他没有多大关系,所以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你是不是觉得这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所以你不乐意听?”理国公凄然的说道。

“爹,你不会想说这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吧!”赵天俊不是傻子,今儿个的事情处处都不对头,他爹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还莫名其妙的说这么一件事。这一切的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有关系。因为当年在御花园刺杀皇上的人就是你的爷爷派去的。”

赵天俊很没出息的直接从椅子上滑下来了。单娟也是被这个消息吓得不行,不过好在比赵天俊好一点,没有直接摔下去,不过此时她也是太惊讶了,真的是太惊讶了,惊讶到,她已经忘记了,去搀扶她的丈夫,而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理国公。

“公公,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医色生香》艳大简介:晋阳候世子胎里带毒出生,一年四季,有三个季度是泡在药罐子里没得出门的。

有一天突然想不开,跑到深山野林去,寻了个大夫。

还是位瞎子——女大夫!

女大夫眯着眼,搭脉三十秒,说:“断子绝孙!”

晋阳候世子太激动,咳得差点丢了命。

女大夫一根针下去,把晋阳侯世子咳激动的反应,给扎死在胎腹中,彻底坐实了,何为——断子绝孙!

晋阳侯世子:“……”

**

这是个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只想躲在深山里过着闲云野鹤生活的女大夫突然有一天被送回京城,结了婚成了家。

女大夫:你命里注定是断子绝孙,我该怎么办?

晋阳侯世子:凉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