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回梁都(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乾风帝伤愈要回梁都了,这个消息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梁都,让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之侧目。

或喜或忧,众人的态度不一而足。

醉仙坊最上等的一间客房内,水月皇听到这消息,只是微微愣了愣,就笑开了。

刘艺看着自家主子的笑容,却觉得愈发的苦闷,主子在这里可是住了好久了。醉仙坊背后的主子,他们都知道,是大梁南平小侯爷,主子怎么能在敌人的地儿住这么久呢!可以说,刘艺这几天是吃什么吃什么不香,就连睡都睡不好,生怕会突然有人来刺杀水月皇。

“刘艺,你愣着做什么。”

刘艺猛地醒过来,苦着一张脸看着水月皇,“皇上,奴才在想您什么时候能不住在醉仙坊啊!”

“你个老小子,管的倒是越来越宽了,朕要住在哪儿,还用的着你管!”

“皇上啊,这是醉仙坊啊!他背后的主子是大梁的南平小侯爷,万一他得知皇上您住在这儿,心怀不轨,那该如何是好啊!”刘艺是越想越担忧,简直是恨不得水月皇立马搬离这儿!

“知道便知道了。若是南平小侯爷能早日知道朕在这儿,那朕倒是要好好夸他一句了。但愿,他们别让朕失望。”水月皇抿了一口茶水,似笑非笑的说道。

刘艺一张脸彻底垮下来了,感情他的主子还巴不得人家知道自己住在这儿呢!

“皇上,不说说大梁皇帝马上就要回来了。那您——”刘艺试图劝水月皇赶紧离开梁都。这大梁是在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呆的他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回来?那就回来吧。只有人回来了,那戏份才会越来越好看的。兄弟相争,在皇家是屡见不鲜了,如今看看别人,不是更有意思吗?”水月皇幸灾乐祸的开口。

刘艺低着头,不再开口。

“对了,那画中女子的身份查到了吗?”水月皇淡淡的问道。

“查到了,只是——”刘艺踌躇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话说他得到消息的时候,还真是吓了一大跳,怎么都没想到女子会是这样的身份。

“哦?查到了。是谁。”水月皇的语气倒是十分平淡,毕竟他此时确实是不认识画中的女子,对于他而言,她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是大梁镇北侯府的小姐云染希。”

水月皇的忽的拧起眉头,“镇北侯府的小姐?朕记得,当年水月和大梁一战,曾经有两个俘虏,好像就是镇北侯府的人吧。”

“皇上记得没错。是云尽忠和云尽孝,他们二人正是云染希的两位兄长。”

“这倒是有意思了。”对云染希来说,自己该算是她的仇人吧,其实水月皇还真的是挺好奇,自己当年到底是怎么跟云染希有那么一段过去的。这想起来就让人觉得十分的匪夷所思啊!

只是云染希这个名字,确实很好听,光听这名字,再想到画上那可人儿,水月皇不禁闪了闪神。

“她现在怎么怎么样了?”水月皇淡淡的开口问道。

“听说云姑娘嫁人了,最后生孩子难产了。不过——”刘艺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水月皇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他似乎不是很喜欢云染希嫁人,甚至在听到云染希嫁人的时候,他竟然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不过水月皇好歹是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喜怒不形于色早就是他的本能了,可刘艺跟在水月皇身边多年,水月皇一瞬间的情绪变化,自然是没有逃过刘艺的眼睛。

“不过什么?你个老东西说话倒是越来越喜欢所一半留一半了,也不知道是谁教给你的!”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云姑娘的夫婿似乎对云姑娘拼死生下的儿子很不好,好像那压根儿就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一般。”

“你不会是想说,云染希生的儿子是朕的吧!”水月皇似笑非笑的看着刘艺。

刘艺被看的心头一跳,忙不迭的低下头,“老奴不是这个意思。”

“云染希的儿子是谁。”

“忠勇侯云翎。”

“是他?”这下水月皇倒是真的诧异了。这个年轻人,确实是个出色的,年纪轻轻,就镇守边关,威震了西漠和水月,如今水月和西漠的将士提起他,还有不少人会闻风丧胆,没想到他竟然是云染兮的儿子,这倒是真让人惊讶了。

“云翎?他跟燕南天的关系很差?”

水月皇当初因为欣赏燕南天,所以还是查了一下云翎。所以自然知道云翎的父亲就是燕南天了。

还记得自己当初知道燕南天的时候,水月皇还忍不住冷哼,这世上怕是找不到第二个这么没用的男人了,真真是歹竹出好笋!

可惜自己一世英名,生的儿子却这么没有出息,真真是讽刺!

“差。听说燕南天对他的小妾和小妾生的儿子,是疼到了骨子里。可对云翎却没有丝毫的父子之情,简直就不像是父子。而且——”

“你个老东西有什么话就一次性给朕说说全,这么说一半留一半,你是想做什么!”水月皇顿时不满道。

“而且听说云翎同燕南天是一点都不像。外面都说云翎的好容貌是来自他的母亲,可他跟燕南天真的是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这倒是稀奇了,云翎,当初朕还遗憾过,他怎么不是朕的儿子,如今他若是——唉,是不是也没什么区别。他从小在大梁长大,满心念着的也只有大梁,若是让他回水月,怕是只有人在,心却不在啊!”

忽的,水月皇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真真是魔怔了,如今云翎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还没有定论呢,他怎么就能想让云翎继承皇位,果然是魔怔的不轻了。

“云翎,找个几乎是得去好好瞧瞧他才是。”水月皇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庄王府

“他怎么没有死!他怎么能没有死!气死本王了!真是气死本王了!”庄王之前虽然没有得到消息,可却是不断的向上苍祈求,希望乾风帝一命呜呼!

可老天爷为何就听不到他的祈求,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如今更是传来了乾风帝已经没大碍的消息!这简直让他恨不得杀人!

不行,不行,他谋划了这么久,多年的心血怎么能落空!他死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通知我们的人,一定要想尽所有方法在半途截杀,本王要他不能活着回到梁都!”庄王扭曲着一张脸,沉声吩咐!

“是王爷!”

“还有传信给百里,让他鼓动肃王闹起来,这个时候越闹越好。对了,在给楚玉亭传信,给本王告诉他,理国公也是个不容小觑的助力,一定要拉拢过来!

理国公的那小子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以为主动去找太后认罪,他就能放过他们不成?本王就是要他们去碰钉子,本王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在太后那老虔婆那儿,他们是得不到丝毫活命的机会!”

庄王也不在意理国公父子要将他的事情说出去,说出去就说出去吧,说实话,她如今已经一点都不在意了。有什么好在意的。他想组什么,梁都内只要长了眼睛的人肯定都能看的出来,所以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会怎么样了。

他就不信了,撑事的男人不在,太后一个女人能做的了什么!

“是。”

庄王连发了两道命令,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挥了挥手人,让人离开。

“启禀王爷,王妃哭着要见您,您看——”

“她当自己是谁!她想见本王,本王就得去见她不成!照本王看,你也是愈发的糊涂了!回去告诉王妃院里的人,若是不能照顾好王妃,那也没必要留在王府了!”庄王正是心烦的时候,听到庄王妃那儿还不消停,顿时没好气的发火。

*

“王爷呢!我都伤成了这样了,他竟然都不来看看我!他到底还有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妻子啊!”庄王妃一见去请庄王的人只自己一人回来,顿时痛哭。

庄王的儿媳在一旁看着庄王妃哭的这么可怜,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庄王妃,只能讷讷的开口,“母妃,公公应该是太忙了,否则——”

“忙?他能忙什么!他就是心里没有我!”庄王妃一听张氏的话,立马冲着张氏怒吼。

张氏抓着帕子的手更加紧了,她的儿子额头伤的那么严重,几乎都毁容了,可他如今只能放着儿子不管,反而来伺候庄王妃这个婆婆。可这个婆婆倒好,对着她挑三拣四的,压根儿就没将她当做儿媳妇儿!

正在庄王妃冲着张氏怒骂的时候,朱奇阴沉着一张脸进来,一听庄王妃的骂声,顿时有些无奈的冲着庄王妃吼,“母妃,如今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揪着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庄王妃一听自己的儿子指责自己,哭的更加厉害了,只觉得自己被所有人抛弃了!

张氏却感激的看着朱奇,若不是丈夫来了,她怕是还要被庄王妃骂的更惨呢!

朱奇阴沉着一张脸,挥了挥手,让所有的人都退下。

“你就这么心疼你的媳妇儿!你可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不想想,你父王的院子里有多少狐媚子,她们仗着你父王的宠,压根儿就不把母妃看在眼里!母妃当初为了养大你,耗费了多少心血啊!你倒好,娶了媳妇儿忘了娘,我现在不过是说了你媳妇儿两句,你就这么心疼啊!我还活着做什么啊!嫁的丈夫压根儿没把我放在心上,如今儿子也来忤逆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庄王妃越说越伤心,泪水更像是自来水似的拼命的往外流。

张氏低着头,偷偷努了努嘴,你还不如去死呢!从她当庄王妃的儿媳妇儿起,她就开始折腾她!

她好不容易生下庄王府的嫡长孙,她又二话不说将孩子抱走,星儿从小跟在庄王妃身边,真真可以说是被庄王妃教导的飞扬跋扈,她看在眼里是急在心里。

好几次,她都想将星儿抱回自己的院子,可每次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庄王妃就立马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说什么,是不是不相信她这个婆婆能教导好星儿,是不是她压根儿没将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反正什么话难听她就说什么。

如今自己的儿子被害的毁容,毁了一辈子,要她说,庄王妃的责任是最大的!

朱奇的耳朵不自禁的动了动,他知道看守庄王妃的人是撤下去了。也是,任谁听着庄王妃天天在那里鬼哭狼嚎,心里会舒服,能够忍受!

推荐好友新文

《世子的绝色医妃》赖皮

医术+种田+经商

一朝穿越,竟然带了两个包子哥哥。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度过一生,却不想本该死了的人却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当凌新月发现原来父母的死因是如此的可笑,凌新月愤怒了!凌新月座右铭:世人欺我,我必百倍奉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