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决定 得知(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妃,您哭够了没有?要是没有哭够,就继续哭。等到我们一家子都死了,您怕是也没有几乎哭了。”朱奇随意淡淡的斜睨着庄王妃道。

庄王妃的哭声戛然而止,随后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朱奇,“你在胡说什么!什么一家子——”

朱奇连忙上前捂住了庄王妃的嘴巴,那些监视的人好不容易离开,要是再被庄王妃这么喊回来,他真真是有吐血的冲动了!

“母妃难道是想将监视您的人再喊回来不成!您闭上嘴巴,从现在起,什么都不要说,记得听我说!”朱奇死死的盯着庄王妃,可能是朱奇眼底的神色太认真了,以至于庄王妃也不由自主的点了头。

朱奇这才松开了捂着庄王妃嘴巴的手,同时扫了一眼在一旁吓得不轻的张氏,“你也找个位置坐下吧,记得,待会儿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要大喊大叫。若是实在忍不住,就用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明白吗?”

看着朱奇郑重其事的模样,张氏不由自主的点了头,“妾身明白。”

“母妃,你可知道父王要造反?”

庄王妃眼孔极具收缩,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打击似的,庄王要造反,为何她这个做妻子的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跟庄王妃一样惊讶的还有张氏,公公竟然要造反。她也同样完全都不知情!

张氏若不是死死的记着朱奇方才的话,哪怕再惊讶也不开口,她早就惊呼了。

庄王妃也只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她就恢复了正常,在她眼里,她的丈夫是最有本事的,既然要打算造反,那他一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了!

那么庄王成功的可能性就很高!想想若是庄王做了皇帝,那她就是皇后了,到时候她就可以找云翎和楚思雅那贱人报仇了!

庄王妃一想到能够报仇,眼底闪过一丝兴奋和报复的快感,似乎此时楚思雅和云翎就已经被她踩在脚下狠狠折磨了!

“母妃,似乎一点都不担心父王造反啊!”朱奇看着庄王妃的模样,淡淡的开口。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父王既然这么做了,就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而且肯定准备周全了。若是你父王成功,你作为嫡长子,就是未来的太子了!母妃坐了皇后,也能报仇了!”庄王妃越说越兴奋,似乎庄王造反对她来说真的是天大的好事一般!

朱奇冷笑的看着庄王妃,似乎是在嘲笑庄王妃的愚蠢一般,“母妃,儿子劝您还是少做这些白日梦了。儿子在这里明确的告诉您,父王败了,我们陪着一起万劫不复!父皇就算胜了,我们也绝对沾不上任何的好处!”

“你说什么混话!你父王怎么会败!你父王既然决定这么做,他肯定就是有必胜的决心,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庄王妃自动将朱奇后面的一部分话省略!什么叫就算庄王胜了,他们一家子还是什么好处都没有!这简直就是鬼话!

朱奇苦笑一声,“母妃,您可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子的?”

“都是云翎和楚思雅那两个贱人害得!等你父王大事成了后,我一定要将他们千刀万剐了!”庄王妃杀气腾腾的开口。

朱奇摇了摇头,“您成了如今这模样,是有忠勇侯和他夫人一部分原因,可他们不是罪魁祸首!”

庄王妃拧着眉不解的开口,“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们不是罪魁祸首!难不成这背后还有人不成!”

“母妃,您可知道您如今十指尽断,而星儿的容貌也毁了,这都是父王做的!”

“不——”庄王妃话未出口,就被朱奇死死捂住了嘴巴,张氏在一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因为她此时同样十分的震惊,她的儿子,竟然是被庄王害的毁容,害的一辈子都毁了!这怎么可能!

不过张氏好歹记得朱奇的话,死死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定点的声音。

庄王妃不能开口,死命呜咽出声,同时用眼神谴责控诉朱奇,她不相信朱奇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怎么可能!她的丈夫虽然不爱她,可怎么会这么对她!她一个字都不相信!

“母妃,我可以松开您,可您不能喊。您可知道您的院子暗中看守的人可不少,这次是我让人偷偷让他们离开一会儿,您若是一叫,他们肯定会立即折返。”

庄王妃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朱奇的话,绝对不会大呼小叫。

朱奇这才放开了庄王妃,可他还是时时刻刻的注意着庄王妃。

“你方才的话都是胡说的对不对!星儿明明是因为镇北侯那群人才会身有残疾,怎么会跟你父王有关系!

还有我——我的手指明明就是云翎踩断的,你怎么能全都赖到你父王身上!你太不孝了!”

庄王妃可以压抑着自己的音量,她不敢大声说,可能她潜意识里也是害怕自己这话会让人听到,会害了自己的儿子吧!

“您以为儿子愿意相信吗?父王也是儿子的亲生父亲啊!您以为儿子愿意相信嘛!”朱奇真是不愿意相信,他的亲生父亲这竟然这么恨他,竟然狠到连他的儿子都不放过!

“不可能,不可能。口说无凭,你没证据,你别在这里胡说!”庄王妃还是不愿意相信,她的丈夫怎么可能会害她!害他们的孙子!虽然这些年,她跟庄王的感情可以说是渐渐淡了,可他们到底是多年的夫妻啊!庄王不会这么做的!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庄王妃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朱奇听的。

“星儿就算刁蛮任性,他也不会在理闹市里就胡乱挥鞭子!我查到是父王身边的李通偷偷去跟星儿说,要星儿去大街上挥打鞭子,父王就会喜欢他!星儿那个傻子,就这么相信了。这才跟镇北侯府的云振和云蓉起了冲突,伤了额头。

后来是忠勇侯夫人送的药,那药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是被人动力手脚,我一开始还以为是父王院子里的女人动了手脚,可后来我才知道,不是,是父王的人动了手脚!

母妃,您自己好好想想!李通可是父王身边最得力的人,若没有父王的命令,他敢这么做嘛!

还有你再仔细想想,当初星儿被认定毁容,也是父王在挑唆您去忠勇侯府,这一桩桩一件件难道您都忘记了不成!”

眼见庄王妃一个承受不住,似乎立马就要哭出来,朱奇才淡淡的开口,“母妃,如今父王能容您活命,就是因为您什么都不在知道,若是您真的哭出来,父王那里得到了消息,您还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这也是未知之数了。”

庄王妃一听,死命的忍住了要流出的泪水,她想不通,真心是想不通啊!那是她的丈夫,她15岁就嫁给了庄王,可以说事事都以他为先,她为他生儿育女,甚至这么多年来庄王不宠爱她,宠爱的都是那些年轻美貌的妾室,她也全都忍了,可他为何要这么对她啊!

“夫君,咱们去找公公,问问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啊!星儿可是他的嫡长孙啊!他怎么能毁了星儿一辈子啊!”张氏此时就像是一只被困的小兽,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她真是完全想不通,她的公公怎么可以这么做!星儿也是他的亲孙子啊!虎毒不食子!庄王的所作所为比老虎还要可怕一百倍!

“你疯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冷静的,怎么如今也糊涂起来!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件事不能说出去,死都不能说出去!若是让父王知道我们知道真相,以父王的心狠手辣,你以为我们还能活命不成!”朱奇恨恨的瞪着张氏,咬牙切齿道。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他怎么可以这么做!他到底没有把我当做他的妻子,他怎么可以,他怎么能这么做!”庄王妃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被揪起来了,痛的她恨不得立马死去!

虽然庄王妃平时很不着调,可是庄王妃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朱奇平时也很孝顺庄王妃,所以如今看着庄王妃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他的心也揪起来了。

朱奇坐到庄王妃的床边,伸手握着庄王妃的一只手,柔声劝慰,“母妃,以前我只觉得父王只是不喜欢我。可如今看来,父王压根儿就没把我当儿子!您跟他夫妻几十年了,他算计起您来,也是毫不手下留情,所以母后,您该死心了。那个男人一点都不爱您,也不爱我们。”

朱奇知道自己现在说的一切对庄王妃来说都很残忍,可就算残忍也没法子了,快刀斩乱麻,要是庄王妃还执迷不悟,他们一家子是真的要跟着陪葬了!

庄王妃死死都要咬着自己的唇瓣,她只觉得自己儿子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剑,瞬间就将她的心劈成了两半,好痛,好痛,真的好痛。

“你今日跟我说这些,想来心里是有成算了吧。”庄王妃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楠楠的开口道,她这个儿子向来是个心里有成算的,想来是已经做好决定了吧。

朱奇抿了抿唇道,“母妃,父王造反能不能成功,如今还是未知之数。可就算成功,您也看到了,咱们未必能得到什么好,父王如今都能对我们痛下杀手。可想而知,就算父王真的成功,咱们不说什么鲤鱼跃龙门,一步登天,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所以你想怎么样?直接说吧。”庄王妃闭着眼淡淡道。

“儿子想要投靠忠勇侯,给咱们这一房挣一线生机。母妃,当初若不是您对侯夫人下手,侯爷也不会踩断您的十指,您——”

“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娘不拦着你。娘也不会拖你的后腿。娘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庄王妃挥了挥手,制止朱奇继续说下去,可能是哀莫大于心死吧,此时庄王妃真的是一点都不在意了,庄王既然一点都不念夫妻情分,也不年父子之情,她为何还要死心塌地的对庄王,难道她就这么傻嘛!

朱奇见庄王妃想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母妃虽然平时做事情看起来没什么头脑,可只要母妃拿定主意做一件事儿,就必然不会露出破绽。

“你呢?”朱奇看着张氏淡淡的问道。

张氏转过头,此时,她心里真的是恨极了,她的儿子啊,她的儿子就这么被人给毁了!

“咱们不止星儿一个儿子。若是你沉不住气,小心咱们其他的儿子也活不了!”

朱奇和张氏共有两子一女,除了朱齐星外,他们还有一子一女。

张氏一想到自己可爱的孩子,却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就痛的恨不得去死,可又想到自己其他两个儿女,她只能将心头所有的苦都给咽下去,“妾身明白,星儿是被镇北侯府的人害的毁容,是忠勇侯夫人的药害了星儿。婆母也是被忠勇侯踩断了十根手指,他们——他们才是妾身该恨的人。”

张氏只觉得自己说的话违心极了,这些话说的她恶心的恨不得立马死去!

“嗯,你明白就好。记住,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要做的就是忍!”在知道自己的嫡长子是怎么被毁了,在得知自己的母妃十指是如何尽断的时候,朱奇对庄王就真的一点父子之情都没有了!

这一刻,庄王的后宅彻底不稳了!

忠勇侯府

“你来做什么,难不成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入夜,云翎才回到自己屋子,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听人说玉尧匆匆忙忙的赶来,云翎闻言,挑了挑眉,按理这么晚了,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玉尧肯定不会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

楚思雅很温顺的点了点头,她知道云翎这段日子忙,她自从怀孕来,脾气也不好,不过她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云翎分神,所以她十分柔顺的点头,脸上也没有半点不满的神情。

云翎来到见客的偏厅,虽然知道玉尧肯定是因为有大事才会赶来,可他的心情郁闷也是可想而知,所以对玉尧也是没什么好脸色,“这都多晚了,要是有什么大事,你明儿再说,难道不成!”

“晚什么晚!云翎我告诉你,出了大事儿了,你少在这里一点都不在意的!”玉尧只觉得不公平极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凭什么担忧的就他一个,云翎倒是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不公平,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云翎也知道能让玉尧一下子急成这个样子的事儿,肯定是大事儿。

“之前我醉仙坊的掌柜来跟我禀报,他说最近醉仙坊内住了一个很不同寻常的客人,好像跟一般人不同。”

云翎挑了挑眉,“不同寻常?有多不同寻常?让你都惊讶成这幅模样?”云翎倒是真心有些好奇了。

“当时我跟你一样,丝毫不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客人。只是随意听了听,就扔到后面去了。可你也知道,我当初为了将醉仙坊办好,可是派了人去水月找过美食方子的。今儿个他正好也去了醉仙坊,还看到那不同寻常的客人,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云翎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似乎隐隐间猜到了什么一样。

“水月的皇帝!”

果然跟他心中猜想的一样。

云翎垂眸,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光芒。

“你说水月的皇帝跑到咱们大梁做什么!最过分的是他竟然就这么大喇喇的住在我的醉仙坊,他也太瞧不起人了,是不是觉得咱们大梁没人了!”玉尧越说越生气,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都在冒火了,可想而知他此时是有气愤了!

玉尧也就是吐槽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说起了正事,“云翎,你说这次水月皇帝来梁都,不会是看皇上遇刺,我大梁如今乱成一团,所以想要浑水摸鱼,乘机要好处吧!”

“水月皇要是跟你一样想,他——”说到这里,云翎没有再开口了。

玉尧一急,忙不跌的开口,“怎样?你说话好歹说说全啊!这么说一半留一半的,谁能受得了!”

“他这个皇帝怕是早就不用当了。”云翎幽幽的道。

“你是在说我肤浅了!”

云翎没说话,可是拿眼神说的分明就是,“难得你明白了!”

玉尧气的差点没吐血,这男人一天不损自己一顿,他就一天不舒服。

“小爷不跟你计较。你说这件事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明天去见太后吧。难不成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想瞒着不成。”云翎淡淡的开口。

这说了等于没说,玉尧气的浑身都要颤抖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没有云翎这人腹黑!为什么他每次都落后云翎一步呢!这真真是让人气的不行啊!

云翎在知道玉尧来的目的后,毫不客气的打发了玉尧,然后回到楚思雅身边,“玉尧说了什么?”

楚思雅原本是没想问的,可在看到云翎眉眼间的一抹凝重,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

云翎扯了扯嘴角,“没什么,你别瞎想。孩子没闹你吧。”

“少来,要是真没有什么,你的脸色怎么会那么难看。云翎,我是你的妻子,你要是有事不应该瞒着我。你跟我说实话。”

云翎叹了口气,坐到楚思雅身边,无奈的看着楚思雅,“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水月的皇帝来了梁都,就住在玉尧的醉仙坊。”

“你说水月的皇帝来梁都了?他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想趁火打劫不成!”

“不知道。明儿个我跟玉尧得先去见见太后,先禀报了这件事再说。至于后面会怎么样,我就不会插手了。”

楚思雅一愣,随后就明白过来云翎话中的意思,确实是不应该管了,这段日子,云翎怕是得罪了不少人,这件事确实是没必要再管了。

一国的君主,要跟他平起平坐打交道,在大梁,除了乾风帝就是太后了。

第二日

云翎和玉尧就去慈宁宫见了太后,说了水月皇来梁都住在玉尧醉仙坊的事情。

太后忍不住皱起眉头,“水月皇,他竟然来了梁都,听你话里的意思,他还在你的醉仙坊住了不少日子,可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露出来。”

玉尧一听连忙跪下请罪,“求太后恕罪,是微臣未能及时查明。”他又不知道水月的皇帝长什么样子,想及时知道也没法子啊!

“行了,起来吧,哀家没有怪责你的意思。你们两个就在外面等着,哀家换身便服,出去会一会水月的皇帝!”

马上要期末了!所以七七最近也忙着要期末考试,所以这更新不稳定,经常会分成两更,还请亲们见谅。文文在6月15号就要大结局了,当然是正文大结局。之后七七就要连载番外,因为是番外,所以字数不可能太多,也就3000字。七七要全心准备新文了,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在七月七开更,希望还没有收藏的亲们赶紧去收藏一下下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