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 云翎身世曝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万万不可,您可是千金之躯,市井之中龙蛇混杂,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臣真的是玩死难辞其咎啊!”玉尧一听太后的话,忙不迭的开口道。

“醉仙坊是你的产业吧,在你自己的地方,难道你都不能护住哀家的周全?”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玉尧。

若是换了一个人玉尧早就跳起来说,他肯定护得住了!可这人不是其他人,是太后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他的小命真是呜呼哀哉了!

“太后既然决定要去,咱们只要保护好太后就是。”云翎淡淡的开口。

“忠勇侯所言甚合哀家的心意。你们在外等着,哀家换一件便装就出来。”

太后和钟嬷嬷进去后,玉尧连忙虎着一张脸,没好气的瞪着云翎,“你怎么可以同意呢!万一——”

“没有万一。你没看到太后已经下定了决心,你以为我们能够改变太后的想法?既然知道不可能,那就老老实实的听吩咐就是了。”云翎稳若泰山般的说道。

玉尧一噎,确实,太后既然已经同意了,肯定不会因为他几句话就再次拒绝,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想着该如何保护太后,唉,这真真是一件麻烦事啊!玉尧无不苦恼的想着。

醉仙坊

“水月皇独自一人来我大梁,难道不该送上拜帖?我大梁自然是要扫榻迎接。不过水月皇喜欢低调,那哀家就亲自来见水月皇。”

水月皇正喝水的动作顿了顿,哀家,在大梁能够自称哀家的女人可只有一个,当初的铁血太后。

刘艺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脸色不禁有些灰白,“皇上怎么办,是大梁的太后!她——”

“来者是客,刘艺还不赶紧去迎接,还愣着做什么。”水月皇淡淡的开口。

“不用迎接了,哀家来了。”话落,门开。

看着倒在地上的门,水月皇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随即消失无踪,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就是大梁的待客之道?这就是醉仙坊招呼客人的态度?”

玉尧撇了撇嘴,他们招呼客人的态度可好了,才不是水月皇这种人能明白的!况且毁门的人是云翎的侍卫,又不是他!想想,这一扇门可是值不少钱的,这么想着,玉尧就心疼的不行,心都痛的一抽一抽的。

“不问自来的客人,想来是没有哪个主人家会喜欢的。”太后沉沉开口。

水月皇这才第一次打量起大梁的这位铁血太后,他也是听说过这大梁的铁血太后不少事迹的,如今倒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别说,还真是没有让他失望。

一张富态平和的脸,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上面增添了许多的皱纹,可那一双沉静如波的眼神,就能让人知道,她绝对是个智者。

难怪当年可以将自己的儿子送上皇位,而且以铁血手段迅速平复朝纲,看来,还是有原因的。

水月皇这才有机会打量起太后身后的两个人,一个白衣,一个紫衣。

白衣男子一双桃花眼,看着就是个多情的,这应该就是大梁的南平小侯爷吧。

至于紫衣男子,水月皇在看向他时,眼神不禁微微一缩,这容貌——

“哀家如今同样不请自来,水月皇不会不欢迎吧。”太后淡淡的开口。

水月皇还未来得及抓住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灵感,太后的身影就幽幽响起,这让他微微有些不悦,可还是按捺下心头的不快开口,“太后说笑了。这里可是大梁的国土,有什么地方是你不能来的。刘艺还不赶紧看茶。”

太后从善如流的围着圆桌坐了下来,至于云翎和玉尧还是站在太后身侧。

两国的最高统治者坐在一起谈事情,可没有他们做的份儿。

“水月皇这次来大梁,不是为了看风景吧。”太后的眼底带着一丝厉色,双眼如剑直直的射向水月皇。

“自然不是。要看大好风景,水月就有的是。朕还没兴趣千里迢迢的到大梁看风景。朕来大梁,自然是大梁有精彩的好戏等着朕了,大梁皇遇刺,兄弟相争,梁都天花,啧啧,这一件件一出出,可真是层次不穷,让人应接不暇啊!”

太后的脸色倏地冷了下来,水月皇这话口口声声的不就是在说大梁如今不平,兄弟相争,皇权动荡!

“水月皇可知道自己如今踩得是哪儿的土地?”

“朕自然知道,朕如今踩的是大梁的土地了,这一点太后就不必提醒朕了。对了,朕倒是要提醒太后一句,朕每日都会让人以特殊的法子给朕的镇边大将军传信,若是朕连着三日不传信,那我水月的百万大军很快就要踩到大梁的土地上了。到时候这片土地属于谁,那可就说不准了。不知道太后是不是同意真的话呢?”

太后面色一寒,站在太后身后的云翎和玉尧脸色更是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不过好在云翎还能控制一下,可玉尧只差没有跳起来跟水月皇打一场了!

威胁,明晃晃的威胁!这话不就是摆明了在告诉太后,你要是敢做任何让水月皇不顺心的事儿,那水月的百万大军顷刻间就会兵临大梁。

如今大梁正是内患严重,若是再开战,大梁危矣!

“水月皇这是在威胁哀家!”

“威胁?不算吧。若是朕真的想趁火打劫,其实也容易的很,直接发兵不就是了,朕也没必要来大梁这一趟。”

“水月皇是想知道我大梁如今是何情况吧!”太后冷冷的开口。

水月皇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他确实是这么想的,所以没必要否认,“不错。”同时他就是想来看大梁的热闹。

其实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他还真的想要趁火打劫一番,不过水月是没有人祸,可这几年天灾不断,国库也不是和丰盈,所以也没有法子支撑一场大的战役,这倒是真真可惜啊!

“水月皇以为这样就能拿捏住哀家了!”

水月皇笑了笑,眸含真诚,似乎真的将太后当做以为可亲的长辈一般,“太后这话就说错了,朕从头到尾可都没有威胁过你啊!其实太后也没必要将朕当做毒蛇猛兽,心怀不善之辈。就当朕是来看戏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若太后也一定要撕破脸面,不乐意招待朕这个客人呢,那朕也没有法子了,咱们也就只兵戎相见了。”

“水月皇说的是真的?只是来看看戏,没有其他的想法?”太后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是这个人也没哪里值得相信他!

“太后也可以选择不相信。”

太后按捺住心头的滔天怒火,她知道此时再跟水月皇争论这些,是争论不出什么有价值的。

“但愿水月皇说到做到。不过这醉仙坊再好,到底比不上驿馆,水月皇不如就搬入驿馆住如何?”

刘艺大惊,这不摆明了要软禁主子嘛!这可是万万不行的!

“可以!不过太后可要记清楚了,朕是来做客的!可不是来让你软禁的,朕就是住在驿馆,可这自由是万万不能少的,该去哪儿,还去哪儿。若是有不长眼的,竟然想着软禁朕,那咱们就鱼死网破得了。当然了,朕也可以退一步,朕要出去,太后派人跟着朕,也无所谓,不过不要打扰朕的雅兴。”

“好,哀家同意了。今日就请水月皇搬进驿馆如何!哀家今日也会在宫中设宴款待招待水月皇。”

“不用了,这些个什么宴会,倒是无聊的紧,朕也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如此,哀家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只是希望水月皇能记住自己的话。”

“放心,朕也请太后的记性要好一点。”

“哀家虽然老了,可还不糊涂!答应的事儿还不至于立马就忘记!”

“那就好。”

太后一行人离开后,刘艺立马焦急的开口,“皇上诶,您怎么能答应去大梁的驿馆住呢!”

“为何不答应?”

“这不是明着让人看管嘛!”

“看管?让他们明着派人也好啊,到时候朕想去哪儿就可以去哪儿了。你个老东西,倒是越来越爱操心了。你放心,朕做事有分寸的。”

刘艺真想冲着乾风帝吼一句,你有分寸,你有分寸就不该亲自来大梁!只是这话他一个做奴才的,还真是不敢说。

“你看他怎么样?”忽的,水月皇开口问道。

刘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他是谁?

过了会儿,他才算反应过来,那他,应该就是陪着大梁太后一起来的两个小伙子中的一个,皇上问的肯定是忠勇侯云翎了!

“若说相貌倒是跟云姑娘很像,只是老奴瞧着他——”

“他什么?你个老东西,倒是越来越喜欢话说一半留一半了!”水月皇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艺。

“奴才是不敢说,担心说了惹皇上生气!”

“说,朕恕你无罪!”

“皇上难道不觉得他和皇上您有些像吗?尤其是眉眼间,皇上可能是经历的事情多了,所以比较内敛,对了,就是光滑内敛。可大梁的忠勇侯可能是年纪不够,或者是在战场杀敌,所以眉眼间好像染上了一丝丝嗜血的杀气,看起来很淡,不仔细看,几乎都看不出来。可——可就是存在。“

“你个老东西要不要再加一句,那云翎就是朕的儿子啊!”

刘艺苦笑一声,“这皇家血脉最是珍贵,老奴怎么敢随意断言!”

“是啊,确实不好随意断言,万一错了,那就不好了。”水月皇倒是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好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收拾一下,去住大梁的驿馆去。这醉仙坊倒是挺精致的,可惜了,地儿太小,让朕睡得都不太舒服。”

要是玉尧知道水月皇的想法,怕是直接吃了水月皇的心都有了!

三日后

镇北侯府的二老爷云尽孝前往驿馆刺杀水月皇,被当场逮住,水月皇大怒,直接带着云尽孝进宫去找太后要说法去!

这次云翎正好在府中,楚思雅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真真可以说是目瞪口呆,“云尽孝的脑袋是不是被驴给——”

后面的话楚思雅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要是说,肯定是难听的要死。所以她就忍了下来。

可她在心里倒是把话说全了,云尽孝的脑袋肯定是被驴给踢过了!

云翎听到这消息也是惊讶万分,可是惊讶过后,他也只能平复心情,然后立马进宫给云尽孝求情去!他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舅舅,是不是他的悲哀了。

“我跟你一起去。连翘,你赶紧传信告诉我娘去。”

“你的肚子都这么大了。”

“就六个月,况且又不是走过去,做轿子过去的,没事儿。如今二舅舅刺杀的可不是普通人,是水月皇,太后就算直接把二舅舅推出来,我都觉得是很正常的事儿!多个人多份力量吧。放心,我没事。”楚思雅给了云翎一个安抚性的笑容。

“雅儿,我这辈子能娶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云翎紧紧握着楚思雅的手道。

楚思雅斜睨了一眼云翎,“行了,咱们啊,还是赶紧去吧,要是晚了,二舅舅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云翎闻言,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赶紧带着楚思雅往慈宁宫去。

这件事一出,太后就立马封锁了一切消息,水月皇在大梁遇刺,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万一传出去,引得水月镇守边关的将士不稳,情急之下直接开战,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大梁的太后是不是该给朕一个交代啊!朕才在大梁的驿馆住了三天啊!竟然就有人在大白天拿着刀来刺杀朕!这次若非朕躲得快,朕这条命怕是要就这么白白没了!”

从水月皇的声音里也能听出,他此时气的不轻!任谁被人这么大白天的拿着一把刀刺杀,心情绝对都不会美妙到哪里去!

太后的脸色也不好看,这件事无论怎么说,都是他们理亏,明明是要安抚水月皇的,可如今镇北侯府的云尽孝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她要如何给水月一个交代!

“启禀太后,忠勇侯带着他的夫人来了,您要不要宣他们进来。”钟嬷嬷凑到太后身边小声开口道。

“哦?忠勇侯夫妇来了,朕记得忠勇侯是云尽孝的外甥吧!赶紧让他进来,朕倒是想看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水月皇似笑非笑的开口,云翎现在来,肯定是为云尽孝求情的,可这求情有用吗?做梦,敢杀他的人,无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

“去宣他们进来吧。”一国的太后被人这么颐指气使的,怎么可能高兴,可此时她就算不高兴,也只能死命的忍着,同时他心里对云尽孝更是恨得牙痒痒,别水月皇不会放过他了,她也不会绕过他!

云翎和楚思雅进来后,太后原本还有心要晾一晾他们,可是在看到楚思雅高耸的肚子,为难的话顿时没有了,“别行礼了,你赶紧扶着你媳妇儿坐下啊!”

云翎这才连忙去扶楚思雅,小心的将她扶到位置上。

水月皇见状,不禁在心里冷哼了两声,真是一个没出息的,被女人指使的团团转,真真是让人看不顺眼!就是卫戎那小子也比云翎强啊!人家在他媳妇儿面前,还是很能立起来的!可这小子,要是他是自己的种儿,他都嫌弃丢人!

“雅儿啊,你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跑来跑去的做什么。在府里好好养胎才是。”太后意有所指的道。

楚思雅明白,太后这话就是在敲打了。

“水月皇放心,这事情哀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过水月皇也一定要相信,云尽孝的所为只是代表了他一个人的态度,跟我大梁是毫无关系!”

“刺杀一国之君难道只杀一人就行?大梁的律法倒是让朕大开眼界了。”

刺杀一国的君主,就算满门抄斩都不为过,水月皇这也太狠了!

其实楚思雅知道水月皇的话一点都不过分,可镇北侯府可是云翎的母家,若是镇北侯府真的被下令满门抄斩,楚思雅只要想想,就知道云翎会有多难过。

果然抬头一看,云翎的眼底已经染上了一层哀色。

“外祖母,就算是犯人,也该问问他缘由吧,不如将云尽孝传来,问问他。”楚思雅连忙开口。

其实楚思雅心里清楚,肯定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现在楚思雅真是恨不得直接把云尽孝的脑袋给掰开来,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他竟然蠢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己身上直接揣着一把匕首去刺杀水月皇!你丫的,就是稍微聪明一点,你选择买通人下毒,这也好歹高明一点,能赖到别人身上去啊!

虽说赖到别人身上去,似乎有些不道德,可——

楚思雅如今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心里更是升起了要将云尽孝给千刀万剐的心思!

可她如今再生气,也只能死死的忍着。

“荣安。”太后的声音已经沉下了。

楚思雅知道太后是生气了,低下头,也不敢再说什么。

“哦,申辩?好啊,就让云尽孝进来,朕也想听听,他到底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去把云尽孝带上来!”太后语气阴沉的吩咐。

立马就有人将五花大绑的云尽孝给压了上来,此时云尽孝嘴里塞着一团布条,身上被绑的跟个粽子似的,好不狼狈。只是当他的眼神扫到水月皇时,那刻骨的恨意让人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她倒是真的好奇,云尽孝怎么就那么恨水月皇了,好像人家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启禀太后,长公主求见。”钟嬷嬷硬着头皮禀报。”其实她也很不想来禀报,可昭慧长公主就等在外面,总不能让她等着吧!

水月皇冷笑一声,“一个小小的云尽孝,给他求情的人倒是不少。不如将人一起叫了来,朕也想听听他们能说出什么来!”

“把昭慧给哀家叫进来!”太后此时的脸色已经可以用铁青来形容了。反正楚思雅是从未见过太后这么生气,想想也是,在外人面前这么丢脸,任谁都不会高兴。

昭慧长公主匆匆给太后行了礼,然后看向云尽孝的眼神,也是恨不得将他给吃了!

“儿臣参见母后。”

“行了,坐下吧。”太后淡淡的说道。

昭慧长公主依言坐到了楚思雅的上首,伸手拍了拍楚思雅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担心。

“把云尽孝嘴里的布条拿走!哀家也想听听他能说出什么东西来!”

压着云尽孝的侍卫闻言,立马就上前将云尽孝嘴里的布条给拿掉。

得到自由的云尽孝,立马冲着水月皇发炮,“呸!只恨我没能杀了你!我就是到了阴曹地府,我也不会放过你!”

楚思雅都想直接上去把云尽孝的嘴巴给堵了,到这时候还逞凶斗狠!

水月皇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云尽孝,“朕好像记得你和你兄长,叫什么来着——”

“皇上是云尽忠。”刘艺在一旁连忙提醒。

水月皇点了点头,“不错,就是云尽忠。朕的镇边大将军抓到过你们兄弟俩,不过大梁皇倒是一个疼惜臣子的,很快就赎了你们回去。难道你是因为当初被俘虏,心有不甘,所以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呸!你就是个薄情寡义,负心无情的畜生!我的妹妹就是毁在你个畜生手上!”云尽孝死死的瞪着水月皇,简直用眼神将水月皇杀死一般。

水月皇眼眸一寒,当皇帝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冲着他大呼小叫,他倒是胆大的很啊!

云翎和楚思雅眼中倒是闪过一丝凝重。楚思雅早就怀疑云翎的身世了,可想过许多人,唯一没想过的就是云翎会是水月皇的儿子,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不会想说这小子是朕的儿子吧!”水月皇扫了一眼云翎,似笑非笑的开口。

“没错!他就是你的儿子!你的亲生儿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云染希,你个蠢女人,你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爱的女人,这就是你说的一生一世都不会负了你的男人,他现在竟然都不记得你,这算不算一种讽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啊!”云尽孝突然疯了似的仰天大笑,笑着笑着连眼泪都流出了了,最后也不知道到底在笑什么。

“你说染兮跟他——”昭慧长公主看了看云尽孝,然后又将目光投向水月皇,最后她都不知道该看谁了。

太后也同样震惊,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刺杀,可没想到竟然会牵扯出这么一桩事情来。

云染希,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那了美丽淡然的身影,可惜那女子却是红颜薄命。

当年皇帝喜欢云染希,她是知道的。不过太后却不赞成。

虽说老镇北侯确实是了功勋赫赫,可太后有眼睛,她看的出,云尽忠和云尽孝的才能普通,最多守成,镇北侯府肯定也会慢慢落寞下去。

所以她给皇帝挑的是林家的女儿。

其实当年她还想过让云染希当皇帝的侧妃,不过后来庄王也喜欢云染希,她就歇了这个心思,兄弟相争到底不好听。

只是没想到云染希既没有嫁给皇帝,也没有嫁给庄王,竟然是嫁给了水月皇,这真真能说是天意弄人了。

云翎则是复杂的看着水月皇,他是自己的父亲?可能吗?为何这么多年,他都没有来找过他。云翎此时看着水月皇,在他眼里看不到一丝激动,看到一丝父子之情,有的只是浓浓的审视。看着这样的父亲,云翎真的是怀疑,他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吗?

水月皇心里同样是很复杂,云翎是自己的儿子?云染希?为何这一个个人,他心里没有任何的感觉,似乎他们在自己心里没有任何的痕迹一般。

“就是你!就是你个畜生毁了我妹妹一辈子啊!我和大哥回去之后,妹妹看到我们浑身都是伤,还不停哭着说,不会的,不会的,他怎么会这么做!

当时我和大哥还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只以为妹妹是因为看到我和大哥身上的伤太惊讶了!才会这么失了分寸。

可后来回梁都,找了好一点的大夫诊治,才知道,大哥从此成了废人,就跟宫里那些没根儿的太监一样!而我更是中了奇毒,也不知道那什么毒药会造成什么危害!

就在我们一家子都低靡痛苦的时候,妹妹竟然怀孕了!未婚先孕啊!这简直是天大的丑闻啊!

不过她到底是我们心爱的妹妹,镇北侯府还是有些势力,只要她说出这个男人是谁,哪怕是贫寒的书生将士,他们也认了。

可我们真实万万想不到,她腹中的孩子竟然是你的!她告诉我们,她跟你是如何相识的,就是因为我们被你抓走了,那个傻丫头竟然想去救我们,可谁知道,她没能救得了我们,倒是救了你!还跟你——

当时我和大哥都气疯了,是你毁了我大哥的一辈子,也毁了我的一生,我的亲妹妹怎么能怀你的孩子!就算怀了,也该打掉才是!那段日子,我和大哥就天天逼着她打孩子。”

云尽孝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喃喃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和纠结。

楚思雅也总算是明白了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怎么就恨云翎恨成这个样子,原来云翎是仇人之子!

云尽忠竟然是个废人,云尽孝竟然身中奇毒!

奇毒?楚思雅忽的想起来上次见容蓉的情景,难怪云尽孝要说,是云翎将云蓉害成这个样子的,这就是云尽孝口中的奇毒吗?

楚思雅现在能理解云尽忠和云尽孝为何这么恨云翎,可她却无法原谅,他们当初竟然想要打掉还在云染希腹中的云翎,楚思雅简直有些不敢想象,若是云翎当时就被打掉了,那——

想到这儿,楚思雅差点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水月皇在听到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要打掉云翎的时候,心里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这股怒火来的莫名其妙,甚至他都说不上来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已经相信云翎是他的亲生儿子?还是想到画中的云染希,所以他才会感到难受吗?可能这样那样的原因都有吧。

“可我那傻妹妹啊!她死都不愿意!她为什么不愿意,那是仇人之子啊!我和大哥都被他害的,毁了一辈子!甚至爹也开口了,让妹妹打掉孩子,她为什么不听呢?她还年轻,就算因为未婚前就失去了贞洁,可我们也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大不了招一个入赘的女婿,保证她一辈子都不会受一点的委屈!

但她就是个死心眼,在我们要强行灌她堕胎药的一次,她打翻了药直接跑了。

三天后,她回来了,竟然还跟我们说她要嫁人。嫁的就是新科武状元燕南天。

当时我和大哥就决定要打掉她肚子里的孽种,可她就是不同意。死都不同意。甚至还跟我们说燕南天已经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愿意接受!”

难怪云染希当年愿意嫁给燕南天呢,原来是为了保住云翎,同时也是为了给云翎一个身份。

至于燕南天,反正云翎又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会对云翎好才怪了!

不过当年的云染希真的是因为难产去世吗?外面传的什么,云染希是因为燕南天当初在外面养了外室,急怒攻心才去世,那简直是在瞎扯淡!她婆婆的眼光没那么差!

“是你!就是你!是你这个畜生,毁了我们一家子!我们兄弟两个被你害的前程尽毁,我的妹妹被你害的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我只恨自己没能亲手杀了你报仇!”

“大胆!竟然敢对皇上无礼!”刘艺立马站出来,毫不客气的呵斥!

云尽孝冷哼一声,他在决定刺杀水月皇,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楚思雅看着云尽孝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只觉得头痛,“你以为这就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若是真的让你得手了。怕是整个镇北侯府都要跟你陪葬了!行,你死无所谓,你大哥死也无所谓,你们俩要报仇啊!可你的儿女呢?还有你的侄子侄女呢?他们年纪轻轻的,是不是而也要因为你的愚蠢丧命啊!”

楚思雅觉得就云尽孝那冲动的性子,她方才说的他肯定都没有想过!

果然,云尽孝听了楚思雅的话,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不过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不会觉得我们夫妻俩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保住整个镇北侯府,就算有,最多也只能保证镇北侯府的人不死,至于发配流放什么的,那就无能为力了。”

“你——”

“我怎么样?这么瞪着我做什么。我说的是实话。”

“太后,这个忍朕要带走。”水月皇扫了一眼云尽孝,开口道。

云尽孝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不能判断,不过有一点,他心里很确定,听着云尽孝的话,他的心竟然会痛,奇怪了,一个要刺杀自己的人,听了他的话自己竟然会心痛,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不是失忆了?”楚思雅看着水月皇试探性的问道。

楚思雅不觉得云尽孝在说谎,像云尽孝这种典型的冲动易怒的,他说谎很容易就能让人看出来,这么高明的谎言,云尽孝肯定是编造不出来。

既然云尽孝说的都是真话,可水月皇听了,除了情绪微微有所波动,其他还真没有看出什么来,那就只剩下一个愿意了,他失忆了。

“你说朕失忆?”水月皇挑了挑眉道。

“猜的,不过看水月皇的样子,是很像失忆了。”

“听说你医术很高。奇鲮香木加芙蓉花有剧毒你知道,我水月秘传的毒药你也知道解法?你甚至还治愈了瘟疫?”

“是。”楚思雅也没谦虚,直接大方的应承。

刘艺却忍不住赞同楚思雅的话,皇上还真的说不定失忆了。否则怎么可能丝毫都不记得云染希了呢?

水月皇最后还是带着云尽孝离开了,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水月皇不会杀云尽孝。

“启禀太后,内子快要生了,臣请奏太后,收回臣手中所有事务,臣想安心陪着内子。”

楚思雅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云翎,随后她就反应过来了,确实,云翎现在有可能是水月的皇子,无论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可这根刺已经埋下了,他确实是不适合在掌握这么大的权力,否则太后心里怕是要不舒服阞。

“是啊,外祖母,我马上要生产了,还是让云翎陪在我身边吧。我可不想他每天天没亮出去,晚上天黑了才回。”

这么累的工作,她也不想云翎去做,正好当放假陪陪她好了。

昭慧长公主自然明白云翎这么做的用意,只是叹了一口气,便什么都不再说。

太后沉吟了一会儿,就同意了。如果不是云翎主动开口,接下来,她也要想法子拿回云翎手中的势力了,一个可能是水月皇子的人掌握着梁都大半的权势,确实是让人寝食难安啊!

最后,太后还是送了不少稀奇珍宝还有许多难得的补品给云翎和楚思雅。

楚思雅看到那些赏赐,只是微微撇了撇嘴,虽然她早就有准备了,可是一直疼爱她的外祖母,对他们的夫妻两人的戒心这么重,她的心情也确实是不怎么样。

“怎么,心里不舒服?”

“有一点。”

“这很正常,上位者的心思从来都是深沉多变。你可不要因为太后以前对你好,你就觉得她会无限制的包容你,这不可能。”

“放心,我还不会因为这点小事难过。倒是你,一下子什么公务都没有了,就在府里陪着我,难道你不觉得失落?”在现代,要是男人没有工作,一直闲在家里,心里都会很不平衡。

“之前一直没有时间陪你。如今有机会了。我怎么会不愿意。对那些权势,我从未在意过,如今就算失去了,我也同样不在意。在家里好好陪着你也不错。”

楚思雅听云翎这么说,还是没有放下心来,在她眼里,这可能是云翎在安慰她。

只是他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这也是一个大大的问题。留在大梁?楚思雅觉得云翎肯定就是水月皇的儿子,要是留在大梁,这一辈子就要当一个闲散人了。去水月,她在那里可是无亲无故的,况且还有一个卫戎,再加上云翎之前杀了水月这么多人,人家能乐意接受了云翎这么个皇子,楚思雅也觉得够呛。

楚思雅摇了摇头,懒得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也懒得想了!

推荐好友月光的文,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作者:温暖的月光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