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生产(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后,这段日子,你到底有什么事儿瞒着儿臣?”卫戎觉得萧皇后这段日子实在是有些太不正常了,今天,他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焦躁,直接来问萧皇后。

萧皇后面色沉稳,平静无波的扫了一眼卫戎,这是她的儿子,是她曾经寄予厚望的儿子。

“戎儿,以后母后若是不在了,你也没了太子之位,你——”

“母后!您再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是太子!我是水月唯一的太子!什么叫您不在!什么叫我没了太子之位!母后您怎么能说这些丧气的话!”卫戎受不了萧皇后这消极至极的态度,怒吼道。

萧皇后苦笑一声,“是母后对不起你。”

“母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您怎么会突然说这些话!”

“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萧皇后喃喃的说道。

“太荒谬了!真的是太荒谬了!母后您是在开玩笑倒是不是!您不会是想告诉我,我最恨的人是我的亲哥哥,他如今还要来跟我抢皇位!”卫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一切,他听到了什么?云翎竟然是他的亲哥哥!他还是父皇最心爱的女人的儿子,这怎么可能!老天爷怎么会这么对他!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萧皇后看着卫戎一脸癫狂,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戎儿,母后刚才跟你说的都是真的。想来你父皇如今看到云翎那张脸,他的记忆就能很快恢复吧。”

“母后,您下的药难道就这么容易解吗?这都二十多年了,父皇也没有想起来不是吗?这次——”

“这次母后有预感,你父皇会想起来的,而且是一定会想起来的。”萧皇后淡淡的打断了卫戎的话。

卫戎咬牙切齿的看着萧皇后,“云翎这么一个心腹大患,您为何不早日告诉儿臣!若是儿臣早知道一点,肯定会提前斩除这个后患!”卫戎的眼底带着浓浓的杀气,若是云翎此时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将云翎给杀了!

“你之前不就一直想杀他?母后可从来没有拦过你。戎儿,云翎的才能手段都在你之上。你杀不了他的。当年母后的一念之仁留下了他的命,那时候就已经注定我们一败涂地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在他出生的时候就直接掐死他!为何要放任他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母后你到底没有把我当亲生儿子啊!”卫戎痛心的看着萧皇后,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的母后当初为何要饶了云翎一命。

“你不明白吗?戎儿,母后的一切都是从云染希手里抢过来的甚至她难产也是母后让人做的手脚,母后这辈子已经很对不起她。母后——”

“什么对不起!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母后你没做错!你唯一做错的就是当年心慈手软绕了云翎一命!”卫戎冲着萧皇后歇斯里地的怒吼。

萧皇后悲哀的闭上眼睛,“戎儿,母后有预感,你父皇这次去梁都肯定会恢复记忆。你该为你自己的未来做打算了。想趁着你父皇不在,篡位?这压根儿是不可能的事儿,你想都不用想了。朝政有丞相把持,军权你父皇哪怕在千里之外的梁都也还是紧紧的握在手中。

戎儿,你到底是你父皇的亲生儿子,对你,他不会一点父子之情都不顾念的,只要你以为愿意做一个闲散王爷,你父皇——”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人家母亲都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可你怎么竟希望我没出息!我才是水月的太子啊!水月的皇位只能是我的,我凭什么要拱手相让!”

“不是,不是。抢来的终究是抢来的,不是自己的,戎儿,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呢!”萧皇后心痛的看着卫戎。

“够了!母后还是好好的当着自己的皇后就行了,云翎的事儿子自然会解决的!”卫戎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萧皇后看着儿子离去的身影,一时间,只觉得心如刀割。

“你说这是不是报应?”萧皇后轻声低喃。

卫炅很快从暗处出现,“你没做错,你的儿子也没有做错。作为皇室中人,他对皇位也野心有渴望,这是很正常的,若是他没有野心没有渴望,那才是不正常的。

你以为对他是最好的路,他未必想走。既然如此,又何必白费心思呢?

不撞南墙不回头,你的儿子,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他的性子?”

“就是了解,我才担心。有才能有野心,可偏偏好高骛远以为自己天下第了,可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次他一定会栽大跟头,我有预感,你相信嘛?”

“就算栽了大跟头,就算一无所有,你的儿子也不会后悔。为了权势皇位,哪怕拼到最后一刻,他也不会停止。你若是去阻止他了,他还会恨你。何必呢。你又何苦把自己的意志加在你儿子的身上?”卫炅一双黑眸隐隐透着心疼,对这个女人,他是真的心疼。

“你说的对,我何苦把自己的意志强行加在自己儿子的身上呢?他已经长大了,要走哪条路,我这个做娘的,不能再替他做主了。

卫炅,你说当初我要是狠心一点,将云染希母子一起杀了,如今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你说是不是?”

“你不会。”

“这么确信?”

“是。我心中的萧灵儿从来没有变过。哪怕做的再绝,也不会越过自己心中的那条底线。这就是你当初为何没有对才出生的云翎下死手的原因。”

“是啊,我越不过自己心底的那条底线,我不可能对一个才出生的儿孩子下手。这才埋下了今日的祸患。”萧皇后的眼底闪过一丝灰败,同时无不嘲讽的开口。

“灵儿,你确实不适合做一国之母,你的心太软了。”

萧皇后一愣,这么多年来,卫炅已经不是第一次说她心软了,确实,她的心太软了,否则就不会在明知留下云翎,有朝一日,他一定会成为心腹大患,自己还是留下了他的性命。

“这么多年,终于要结束了。”萧皇后双目无炬的看着远方,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捂热那男人的心,她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这辈子,她也不求其他了,只求她的儿子能平安的度过余生。

忠勇侯

“夫人,您今儿个怎么老是心绪不宁的?”连翘在一旁好奇的看着楚思雅,夫人今天确实是很不对劲儿!从一大早起来,就一直坐立不安的。

楚思雅心神不宁的接过连翘手中的燕窝,“我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很不踏实,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连翘,你都不知道,那种不踏实的感觉,真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你说云翎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夫人,奴婢看您是想侯爷了吧。还不是夫人您昨儿个说想吃沁芳斋的蜜饯,侯爷这才一大早就出去给您买蜜饯了?”

云翎在家陪着楚思雅,楚思雅的性子就开始娇惯起来了,时不时的让云翎亲自出去给她买好吃的,她总觉得云翎亲自给她买的东西,味道特别好,其实吃的不是那味道,而是那一份心意吧。

“可我今儿个,就是觉得不对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连翘愣了愣,这才察觉到楚思雅一张脸几乎都惨白惨白的,一双清眸更是透出一股焦躁不安,“夫人,您是不是想多了,只是去买个蜜饯罢了。怎么可能会出事?”

楚思雅摇头,“不对,我的心里现在就是很不安,我——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连翘,你赶紧派人去把云翎叫回来,那什么蜜饯什么的我不要了。我现在只想赶紧见到他人。”

连翘原本还想说楚思雅两句,她是不是她小题大做了,可看到楚思雅一脸焦急,这才不敢多说什么,就要出去。

“夫人不好了,侯爷在外遭到截杀,听说如今凶多吉少了!”

连翘还没来得及出门,忽的一个小厮高声喊道。

“啊——”楚思雅只觉得肚子一阵一阵的痛,难受的她紧紧皱起了眉头。

“夫人!不对,夫人您这是要生了!来人啊,赶紧把产婆叫来!”

幸好云翎有做准爸爸的焦虑症,所以在楚思雅肚子四个月的时候就让人将产婆请来了,就让她们住在忠勇侯府,更是把她们一家子都监控起来了,生怕有人浑水摸鱼做手脚。

“把这小厮抓起来。”楚思雅的额头上豆大般的汗水一颗一颗的留下来,可她硬撑着疼痛,咬牙吩咐。

连翘虽然很焦急,可楚思雅的命令她还是听清楚了,连忙让人将那小厮抓起来。

“夫人,您为何要抓小的!小的是特地来通风报信的!”

楚思雅此时要不是还记得生孩子要保留体力,怕是要狠狠的唾弃死这小厮了。

“让人把——把他给看好了。”楚思雅艰难的开口。

连翘连忙点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象征,夫人一定要没事才好。

产婆来的很快,立马就将产房布置好了。

“夫人别害怕,虽说肚子里的孩子没足月,可都说七活八不活,您放松,肚子里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没错,没错。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怀象好得很,肯定没事。”

听着产婆们在自己耳边念叨,楚思雅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痛的她只知道叫了。

连翘等在外面,焦急的来回走动,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传话的小厮说侯爷遭到截杀,凶多吉少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夫人也没说信不信,只让人将他看管起来。真真是见鬼了。

若是不信,夫人怎么会早产呢,要知道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可只有七个月啊,不过好在是七个月,都说七活八不活,夫人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不对,连翘忽的想到了不对头的地方,若是侯爷真的出事了,那这消息就该死死的瞒着才对,那小厮难不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然敢在夫人面前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难道不担心夫人会被刺激的早产不成!

没错,这就是不对劲儿的地方了!

连翘真是恨不得敲一敲自己的笨脑袋,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到现在才想明白呢!

“怎么了!雅儿怎么会早产呢!”昭慧长公主神色匆匆的赶来。她在听到楚思雅早产的消息后,一颗心吓得差点没有跳出来。

昭慧长公主的身后还跟着纤柔,此时她的脸上也是满脸的焦急。

连翘赶忙给昭慧长公主和纤柔见礼,然后将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昭慧长公主的脸色顿时寒了!

“翎儿遭到追杀?这事到底是真还是假!”

“已经派人去查探消息了,听说沁芳斋那儿真的有人刺杀,可侯爷到底怎么养了,还没人知道。”

昭慧长公主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她视作亲子的云翎如今是生死未卜,她的亲生女儿如今又在产房里艰难产子。

“小妹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有事的。”纤柔赶忙扶着昭慧长公主劝慰。

昭慧长公主此时怎么可能放心,她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碎了,听着产房内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凄厉喊声,她只觉得自己的心是要彻底碎了。

“不行,我得进去陪着雅儿。这丫头多怕痛啊。每次做女红扎了手,她都得喊一大半天。”昭慧长公主越想越心焦,她也是经历过生孩子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有多痛,一想到女儿如今在受的痛,昭慧长公主就难受的不行。

“娘,小妹懂医术,她知道怎么对自己是最好的。我跟您一块儿进去吧。”原来是楚思文也得知了楚思雅生产的消息,于是忙不迭的赶来。

楚思文扫了一眼纤柔,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让纤柔一块儿进去。

“你就别进去了。你都没有生过,没经验。”此时昭慧长公主的心神几乎全都在楚思雅身上,纤柔是什么想法,她是压根儿就不会去想。

昭慧长公主连忙拉着楚思文一块儿进了产房。

纤柔一张脸却倏地变得惨白,是啊,她没经验,她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有没有可能有机会做母亲了,她跟文豪哥哥的关系虽说是好了很多,可文豪哥哥对她还是没有多少福气的情分,这一点,她同样看的明白。

孩子,纤柔双手有些迷惘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柔儿?你怎么了?”

纤柔猛地回过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原来是端王妃竟然在这儿,“娘,您怎么来了。”

“我这不是得到你小姑子生产的消息,这不带来了一根千年的老山参。”端王妃说着就讲手中的山参递给了连翘。

“多谢娘了。”

“谈什么谢不谢的。忠勇侯夫人不仅是你的小姑子,而且她也着实帮了你不少。娘心里也是感激她的。只是纤柔啊,方才你在想什么,就连我来了,你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纤柔愣了愣,随后有些不自在的开口,“没什么,我是在担心小姑子。”

端王妃对自己的女儿是和其了解,“不仅是这样吧。你是不是还在想,什么时候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端王妃一言就戳中了纤柔的心思,“娘既然知道又何必说出来呢。”

纤柔语气颇有些暗淡的开口。

端王妃的眼神何等的严厉,自然一眼就看出纤柔此时还是完璧之身。

端王妃气愤的同时又有些伤心。纤柔和楚文豪都成亲多长时间了,他们竟然还没做圆过房!自己这傻女儿怎么都知道来找自己为她做主呢!

“娘,女儿跟文豪哥哥如今很好。您可千万不要再做什么了。”

“好,哪里好,你看看你如今——”

“娘!我的小姑子正在产房内生孩子呢!有什么事儿,咱们回去再说可好?”

端王妃听着产房内不断传来的痛呼,这才将要说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产房内

“娘——”楚思雅看到昭慧长公主,一颗漂浮不定的心似乎一下子安稳了下来。

昭慧长公主见着女儿满头是汗,一张脸似乎都痛的惨白惨白的,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同样跟着跳了好跳。

昭慧长公主回过神连忙紧紧握住楚思雅的手,似乎要给楚思雅力量似的。

“雅儿,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熬过这一关就好了。产婆说了,你的胎位很正,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是啊,小妹。你的胎位正,肯定不会出出什么事儿的。”楚思文接过产婆的热毛巾,小心的给楚思雅擦汗。

“娘,云翎怎么样了?我——”从进产房起,楚思雅一颗心就没有放下来过。虽然,她已经能猜测到,那什么小厮是故意传这话让她心神不宁的,可她也不能不承认,那小厮的目的达到了,此时她的心真的安定不下来,她只要一想到云翎如今会出事,她的心就一阵一阵的紧缩,难受的她恨不得现在就死了!

“什么怎么样!林哥好得很!什么事儿都没有!你赶紧集中精神生一个大胖小子才是正理!雅儿,你好好想想,若是你再这么胡思乱想的,不仅是你,就连你腹中的孩子也好不了。你想想,万一——翎儿还这么年轻,他将来难道不会再娶妻不成?你可别指望什么继母能对继子继女有多好。再加上你希望云翎娶其她的女人?”

“不!我才不愿意!”楚思雅只要一想到云翎会娶其她的女人,双眼都要冒火了!

“好!好!你不愿意就好,那就赶紧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啊!你想想,你和翎儿的孩子,肯定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孩子。你看看你姐姐生的蝶儿,多可爱?难道你不想有个跟蝶儿一样漂亮的孩子?雅儿,记住现在什么都没有你肚子李的孩子重要,你也别老是自己吓唬自己,翎儿没事的,她肯定不会有事的!就算是为了你,为了你腹中的孩子,翎儿都不会允许自己有事的!”昭慧长公主斩钉截铁的开口。

楚思雅好似全身一下子充满了力气一样,对,为了她,为了她肚子里的,云翎也一定不会有事的。她该相信自己的男人。

“娘,您说的对。云翎不会有事儿的。我也不能有事儿。我可不希望我的男人将来被其她女人睡,我的孩子将来让其其她女人欺负!”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一般,开始专心致志的生孩子,再也不敢想其他的。

云翎,楚思雅相信云翎不会有任何的事情,从前在战场之上,他都能一次次的活命,这次也一样可以!她楚思雅选的男人,绝对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不会让她失望的!

推荐七七好友潇湘宝宝的《重生之超级贵公子》

前世的秦兮,活的那叫一个憋屈,无父无母也就算了,死的时候只有三十岁,而且……还是个老处女。

再次醒来,她竟换了个身体,成了九零年代的农村小姑娘。

这一世,父母尚有,姐妹成群,还有爷奶,加上七大姑八大姨,好不烦恼。

各种奇葩亲戚,极品事件,接踵而来。

无意捡到只手机,却不想内里暗藏玄机。

如果有一天,你的手机里有个据说是脑电波的玩意,会幻化为人形,你会说什么?

某女:……真TM见鬼了。

恭喜你,答对了,秦兮就是活见鬼了。

不过,这玩意竟还有异能,百度百科不在话下,灵魂附体更是家常,还有神奇的开发功能,供君选择。

更操蛋的是,这脑电波还有别的事瞒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