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归来(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真是想问问那些说生孩子很容易,就跟母猪下崽似的人,她们到底是怎么生的。

楚思雅如今只觉得自己的下体都被人撕成了两半,浑身几乎都被汗水给浸湿了,她想竭力压抑住那犹如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可真的是太痛了,痛的她没办法不大喊大叫,她如今只想将痛苦全都嚎出来!

昭慧长公主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么痛苦,之觉得一颗心被揪的生疼,“雅儿啊,你再用用力,产婆说了,你的胎位很正,你再用用力。”

胎位很正,楚思雅闻言忍不住苦笑一声,还真的是很正,这都从白天快要到黑夜了,竟然到现在都没有生下来,看来肚子里的这个也是个磨人的!

“妹妹,你别怕,不会有事儿的,再用用力,孩子就出来了。”楚思文看着楚思雅满头大汗的模样,也忍不住低声劝慰。

“夫人,再用用力,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你在用用力!”

屋外

纤柔和端王妃也在焦急的等着。

纤柔倒是一颗心都挂在楚思雅的身上,要说一开始她还为自己自怨自怜了一番,可听楚思雅叫了这么一半天,孩子竟然还没有出生,她就只剩下为楚思雅担心了。

端王妃此时满心想的就只有纤柔,自己这女儿该怎么办啊!纤柔和楚文豪都成亲多久了,他们到现在竟然都没有圆房!自己的女儿也是个闷嘴葫芦,怎么都不知道来找自己为她做主呢!

端王妃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一颗心乱的不行。

“雅儿怎么样了!”一身是血的云翎跌跌撞撞的赶了回来。

纤柔一看到云翎,先是一惊,随后立马对云翎说道,“听产婆说小妹的胎位很正,不会有事儿的。侯爷不如先去洗一洗?”

“不,我想先进去看雅儿。”

“侯爷,这女人生孩子可是不吉利的,您怎么能进产房呢!”端王妃立马开口道。

“没什么不吉利的。”云翎说完就打算进产房。

“侯爷,难道你想雅儿为你担心不成?你如今一身是血,万一让雅儿担心,那又如何是好。”

云翎停下了脚步,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他身上的血,大多都不是自己的,可楚思雅正在生孩子,她要是将这些血当做是他的,担心了,那就不好了。

云翎这才停下了脚步,转身立马去净房沐浴。

一个产婆正从产房出来,纤柔拦住她,对着她说道,“去告诉夫人,就说侯爷平安回来了。”

产房内,楚思雅得到了云翎平安归来的消息,心下的担忧彻底消散了,狠狠一咬牙,再狠狠的用力,总算是把肚子里的磨人精给生下了了!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大胖小子!”产婆立马对着楚思雅恭喜。

可此时楚思雅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直接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等楚思雅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了,一睁眼,迷迷糊糊的,她好像看到云翎了。

定睛一看,什么好像,压根儿就是云翎,“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楚思雅挣扎着就要起身,云翎哪里能让楚思雅起身,连忙制止楚思雅,扶着她慢慢躺下。

“你是要吓死我不成?你如今正在做月子呢!赶紧躺下休息!”

楚思雅这次乖乖的躺下,可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云翎,似乎生怕他会消失一般。

云翎看起来似乎很疲惫一样,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好像一夜没睡。

“你不会一夜都没有睡吧!”楚思雅立马问道。

“我睡不着。我担心我一闭眼,你就会永远离开我。我娘当初就是在生下我后,就——”

“不会的!我不会理离开你的,我舍不得你,也舍不得我们的孩子,我哪里舍得离开。对了,孩子呢?”楚思雅这才想起来,她好像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

“放心,孩子有娘照顾着。虽然他才在你肚子里呆了七个月,不过生下来后倒是很健康,有六斤重呢。”

六斤重,楚思雅闻言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虽说这六斤重,不算太健壮,可也绝对不算瘦了。

“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你怎么会被刺杀呢?”

“你倒是先跟我说说,你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就提前早产了?”云翎永远不会忘记,他在听到楚思雅早产时候的惊慌无措,在产房外,他听到楚思雅痛呼的声音,更是觉得一颗心都纠起来了。

要不是担心楚思雅看到他浑身是血的样子吓到,他早就冲进产房了。

可就这样,他也立马去净身,然后希望能进产房去陪楚思雅。

可万万没想到他才洗浴好,楚思雅那边孩子就生下来了。

云翎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就去看孩子,他更在意的是楚思雅,在他眼里,世间的一切都没有楚思雅重要。

“你别把我想的那么没有出息啊!我虽然听到你被人刺杀,心里是慌张了一下,可还不至于刺激的我立马早产,我有那么蠢嘛!那传话的小厮明显有问题。你要是真的被人刺杀了,肯定会让人死死的捂住消息,哪里会让人特意通知我。而且那小厮也明显有问题。”

“那你怎么会早产?”云翎皱着眉问道。

“我怀疑我中了招了。”

云翎微微眯起眼睛,要不是担心楚思雅刚生完孩子,他都想直接去将背主的东西给抓出来大卸八块!

“我今儿一大早就有些心神不宁,可能我跟你心有灵犀,因为你要真的遭遇了刺杀,所以我心情无法平静。可我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我猜我的饮食里应该让人放了一些容易让人心情烦躁易怒的药物。可能下药的人还挺了解我。知道我医术高明,所以下的分量很少,或者是用其他味道比较弄的食物盖住了那药的味道。”

“只是一些易怒暴躁的药,你就早产了?”

“不止。那小厮跟我说你遭遇刺杀,尽管我心里不是很相信,可我还是会担心,一来中了药物,二来我又因为担心你,所以——”

“你放心,无论是谁伤害你。我都会把他揪出来!”云翎紧紧的抱着楚思雅,一字一句的向她保证,差一点,真的是差一点,他就失去了,此生最重要的女人,和他的孩子。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楚思雅靠在云翎的怀里,伸手轻轻拍着云翎的背,“好,我等着你给我报仇。你一夜没睡了,赶紧睡一会儿。”

“我让人给你送些吃的,你到现在都没来得及吃些东西,赶紧吃点东西。”

云翎不说还好,一说,她还真的是有些饿了。

“好,你陪我一起吃。要不然我吃不下。”楚思雅相信云翎不仅是一夜没睡,而且肯定也担心她担心到什么都没有吃,那身体哪里受得了。

至于刚出生的孩子,呵呵,这一对无良父母,暂时都忘记了,谁让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彼此,至于孩子,呵呵,那还要退一席之地呢!

这也就导致了孩子长大以后,想方设法的要拆散他们!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

“查到了?”水月皇淡淡的开口问道。

刘艺点了点头,面色似乎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说!”水月皇不怒自威道。

“是太子派人下的手。先是将整个沁芳斋的人都杀了,换上自己的人,然后趁机刺杀忠勇侯。至于忠勇侯夫人,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太子也让人在她的饮食里下了东西,不过,忠勇侯夫人的医术高超,太子也不敢下什么太明显的,就是一些让人脾气易怒暴躁的药粉。可后来忠勇侯夫人在得知林忠勇侯遭到刺杀,一急之下,就早产了。可现在已经没事了。孩子已经平安出生了。”

“真是奇怪了,他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出手,为什么呢?”水月皇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寒光,幽幽开口。

刘艺低着头,不敢多言。

“刘艺,云尽孝那厮都说了什么?”

“呃——”

“说!”水月皇不是傻子,云尽孝说的最多的肯定都是骂他的话。

“除了在骂皇上您以外,就是说让皇上您杀了他,他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您!除了这些就没有了。”

水月皇努了努嘴,眼底闪过一丝不屑,“果然,一个大男人却丁点出息都没有。”

水月皇对云尽孝的不屑是显而易见,毫不遮掩。

“刘艺,你说云翎是朕的儿子嘛?”

“臣不好说。这天家血脉要是出了差错,可不是说着笑的。”

“是啊,天家的血脉怎么能出差错呢?可朕为何就一点都记不起云染希呢?朕如今日日看着那画像,似乎真的有一丝的熟悉感,可要再去想,就什么都想不到了。朕真的爱过她吗?”

难得的,水月皇的声音理也有了那么一点的迷惘,他是真的不记得云染希了,对云翎是不是他的儿子,他也完全不知道。

“老奴不好说。只是当年皇上失踪后,自己回来,那时候,夜深人静,老奴陪着皇上,皇上就会小心翼翼的将画像拿出来,好似画里的人是您最珍爱珍惜的女子。那时候的皇上倒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了。”

刘艺难得感慨了一句,可说完以后,他的脸就倏地变得苍白,他怎么能说皇上不是人呢!

“原来你个老奴一直在心里想着,朕冷血无情啊!不是人呢啊!”

刘艺连忙跪下,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他可不敢受着,“求皇上恕罪,是老奴说错话了。”

“行了,起来吧。朕身边也就只有你一个偶尔敢跟朕说说真话的了。”

“谢皇上。”

“朕当年有那么爱云染希?你说的那个人是朕?为何朕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呢?”这是水月皇最疑惑的地方了。

不仅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如果他真的这么爱云染希,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娶了萧灵儿做皇后。其实对萧灵儿他也没怎么喜欢,当时心里好像只是觉得萧灵儿出身水月贵族,身份上配得上自己了,而且本身也有能力,所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娶了她当皇后。

现在想想,自己就连当时是怎么娶了萧灵儿的,都有些云里雾里的,完全是摸不清楚情况。

“老奴不知。当初老奴其实是想问一问皇上,难道您真的忘了画中的女子,可皇上自从宣布要娶萧皇后,整个人好像变得更冷了,老奴实在是摸不准,所以——”

“所以你就把这件事一直藏在心里?”

“老奴有罪!”

“行了,别有罪没罪的了。朕不想听。其实你也没做错。明哲保身。只是这一次的事情太巧了,朕才知道云翎的身份,太子竟然就动手了,想不让人多想都难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