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云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和云翎都饱饱的吃了一顿,当然,因为楚思雅才生完孩子,所以准备的饭菜都是坐月子的女人适合吃的。所以楚思雅吃起这些饭菜倒是吃的挺开心的。

吃饱后,两人都累了,就这么相拥睡在一块儿,不知不觉间,两人就睡到晚上。

还是楚思雅最先醒过来的,她倒是想起了算是被自己“抛弃”的孩子,不禁有些心虚。

“我还想着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昭慧长公主怀里抱着大红襁褓的娃娃递给楚思雅。

“翎儿也醒了。”在昭慧长公主进来的时候,云翎就醒了。

“你们两个也真是的。一个受着伤,一个才刚生了孩子,怎么就——”

“娘,您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两个就是太累了,所以一起睡罢了。”看她娘是什么眼神啊!好像是在说她和云翎有多等不及,在她生了孩子以后就一起滚床单一样!

“你还有理了!生下儿子这么久,竟然都不知道看一看!”要不是楚思雅如今还在坐月子,昭慧长公主都想伸手往她的脑门上招呼!

楚思雅努了努嘴,说到这个,她是真的没有话反驳了。当时她一门心思都放在云翎身上了,所以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个自己才生下来的儿子,好像真的是有些不好。

此时这小小的人儿就在她怀里,楚思雅的心倒是说不出的满足说不出的柔软。

“他睡的好安详啊。就是样子有些丑,看不出是更像我一点还是更像云翎一点。”

“胡说些什么东西!才生下来的孩子哪里会白白胖胖,好看的。等再过几天,这孩子长开就好了。”昭慧长公主对这外孙倒是喜爱的不行,虽然之前楚思文已经生了封晓蝶,可封晓蝶一直是跟着封玉平和楚思文在任上,所以如今才相处,这感情也深厚不到哪里去。

可是楚思雅的孩子不一样,自己是看着他出生的。而且这孩子好像跟自己有缘一样,别人抱他都哭,只有自己抱,他才咧嘴笑,别提有多可人了。

昭慧长公主真真是将这孩子爱到心里去了!

云翎看着这小小的人儿,也不禁愣了,这是他和雅儿的儿子,就这么小小软乎乎的一团,就这么看着,他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化了。

“孩子才吃过奶水,也已经尿过拉过了。”

楚思雅前世今生第一次当人母亲,一开始虽然有些手忙脚乱的,可习惯了,倒是好了。她轻手轻脚的将孩子抱到自己的身边,生怕会吵醒他。

“孩子也出生了,你们想过他的名字了没有?”

“之前倒是想过几个。现在一时间倒是想不出来哪个合适了。”云翎此时也已经翻身下床,扶着昭慧长公主在圆木凳子上坐下。

昭慧长公主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翎儿,你有没有想过让孩子姓什么?”

云翎和楚思雅齐齐的愣住了,要说之前自然是不会烦恼了,云翎跟燕家的人肯定没关系,既然姓云了,那他们的孩子肯定也是姓云了,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肯定是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如今云翎的身份可能要不一样了,水月皇的儿子。这就是皇族了,这姓——

“我看还是先缓一缓吧。”

“不。不用缓。姓云,我娘当初就是为了生下我,所以才会难产而死,我的第一个孩子姓云又如何!”

“好!好!不愧是希儿的亲生儿子,像她!”昭慧长公主一脸感慨的看着云翎。

“那还是你取名吧。这可是你我第一个孩子。”

楚思雅之前倒是对给孩子取名挺感兴趣的,可如今嘛,她就不抢夺云翎作为父亲的权利了。

“云脉吧。”

“云墨?墨水的墨水吗?”楚思雅皱着眉头问道。

“不是,脉脉不得语的脉。”

一般这个字是念脉,脉搏的脉,没想到云翎竟然会拿它来取名。不过这名字取的也确实是不错。温情脉脉,脉脉不得语,就是有些太温柔缱绻了,也不知道将来孩子长大了,会不会不喜欢。

“脉脉,这个用来叫小名也不错。”昭慧长公主倒是很喜欢。

“既然娘说好,那就好吧。”

楚思雅生的儿子名字就算是定下来了,云脉,小名脉脉!

驿馆

“启禀皇上,忠勇侯求见。”

“让他进来。”水月皇正在看书,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

刘艺想了想忍不住开口,“皇上,忠勇侯这次来,恐怕就是为了他夫人早产的事儿,您——”

“朕?朕怎么了?你不会觉得,朕要因为这件事就要在云翎面前低上一头吧。”

刘艺连忙低头,“奴才不敢。”

刘艺话落,云翎就进了屋子。

“你倒是好教养啊!见到朕难道都不需要行礼?”水月皇似笑非笑的看着站着笔挺的云翎,他身上是煞气想让人忽略都嫌困难啊!

“我不觉得我应该在一个差点害的我妻儿丧命的人面前低头。”云翎低沉的开口。

“忠勇侯,这件事不是——”刘艺想要开口为水月皇解释一下,水月皇直接挥了挥手,示意刘艺退下。

“你该知道,事情不是朕做的。如果真的是朕做的,你的妻儿现在早就没命了!”这倒是实话,如果真的是水月皇出手,哪里会像卫戎似的,思虑不全,布局不周,这也是水月皇最看不起卫戎的地方。一点都没有继承到他半分的枭雄谋略!

“卫戎是你儿子,他做的跟你做的有什么区别?养不教父之过,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懂。

况且,你也别将自己说的如此无辜,你不要忘记了,卫戎这么久都不敢有什么动作,这次怎么会突然不管不顾的冲着我和雅儿动手,除非——”

显然云翎和水月皇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八成云翎是水月皇的儿子的事儿,让卫戎知道了,所以他才会狗急跳墙,不管不顾的下手。

只是水月皇就看不上卫戎的度量!就算云翎是他的儿子又如何?别忘了,云翎从小在大梁长大,心里肯定是向着大梁多,难道他还能让云翎继承水月的皇位不成?那个儿子真真是不能挑起大梁啊!

这么一想,水月皇的心就有些沉下去了。

“你是不是朕的儿子,这一点还有待商榷。”

“我压根儿不稀罕是你的儿子。如果我真的是你儿子,那你辜负了我娘一辈子!你也害了我娘一生!害的她跟家人反目成仇!害的她落叶无根!难道你心里就一丁点愧疚都没有?显然,我在你的身上也真的是一点愧疚都看不到。”

不知为何,水月皇恨不喜欢听云翎说这些,这回让他感到莫名的愤怒。

水月皇想想就不禁觉得好笑,他凭什么要觉得愤怒,他的一生,拥有过那么多的女人,要说对不起,他这辈子对不起的女儿还真是不少,他数都数不过来了。

“朕不记得你娘。”

水月皇话落,就不禁愣了愣,他跟云翎说这些做什么。解释,向来是他所不屑的!尤其他如今是一国之君,解释什么的对他来说了压根儿就是多余!

刘艺也不禁愣了愣,水月皇方才那一句,应该是解释吧。这么多年,他还没见过皇上向谁解释过。

“记不得?如果我真的是你的儿子,那我真是应该为我娘哭一哭,她爱的到底是什么男人。为了你,她放弃了一切,为了你,她跟家人反目成仇,为了你,她在花季之年就黯然逝去。”

云翎说这些真的只是难受,为她娘感到难受,其实他相信自己是水月皇的亲身儿子。

云尽孝不会拿这种事情胡说八道的。他对水月皇那刻骨的恨意也不是装出来的。

水月皇的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云染希绝望悲凉的眼神,这让他心里有一阵的发虚,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就算他曾经跟云染希相爱过,可他作为帝王,怎么能让一女子左右心神呢!这是为君者的大忌!

“参与这件事的人,朕已经将他们全都解决掉了。你没必要再插手了。”

“解决?你以为这就是交代?”

云翎是绝对不会忘记他的妻子他的儿子差一点,就这么差一代就要离开他了,就解决那几个跑腿的,水月皇觉得足够嘛!

“你别得寸进尺!云翎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很有可能是朕的儿子,难道你是想手足相残不成!朕告诉你,只要朕活着,这种念头,你就赶紧给朕打消了!没这可能!”水月皇对着云翎怒目而视。

“你是不是已经从心里相信我是你的儿子了?”云翎无不嘲讽的开口。

水月皇一噎,没错,他嘴里虽然一直说要调查调查,天家的血脉不容许有任何的差错,可实际上他真的是已经相信云翎就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我真没想认你这个所谓的父亲。从我小时候起,你这个所谓的父亲就没有出现过,你对我尽到过一天所谓父亲的责任吗?”

“够了!你别太放肆!朕的儿子不少!可在水月向来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朕有多少个儿子就是这么消失在后宫之中,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若是这次太子算计到你,也是你自己没本事,怨不得任何人!”

“相信。我很相信你说的话。就你这种冷血无情的人,我真的是太相信你的话了。像你这么冷血无情的人,我也没奢望你能了懂什么父子之情,那不是太为难你了!”

“你放肆!云翎你别以为,你有可能是朕的儿子,朕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你!朕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我也没稀罕你包容我。借你的一句话,卫戎这次没算计死我是我命大。那我要是算计他,他没命躲过去,那就是他没办事了。”

“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你敢云翎!”

云翎冷笑,“我为何不敢?”

“云翎你别意气用事。你该知道,就凭你从小是在大梁长大的,就凭这一点,你就没有可能成为我水月下一任的君王!只要你能安分守己,朕可以保证你下辈子平安无事,荣华富贵的过一辈子!”

云翎目露嘲讽的看着水月皇,其实他一直很好奇,自己的娘亲当初到底是怎么爱上水月皇的,这个男人,脑子里除了他的江山社稷,帝王大业,似乎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的娘亲,怎么会又怎么可能爱上这么一个男人!

“水月的皇位我从来没稀罕过。你爱给谁给谁去。至于你保证我下辈子平安无事,荣华富贵的过一辈子。呵呵,你还是留给其他人吧,我真心是不稀罕。也同样没兴趣。”

云翎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开,多跟这人说几句,云翎真担心,他会先自己气死自己!

“你看看他是什么态度!这么多年了,就没人敢给朕眼色看!更没有人敢这么甩朕的脸子!”水月皇也真的是气狠了,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不知所谓的人,他心里其实也明白,他这辈子可能真的有负于云染希,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云染希了,可不知为何,如今越提起云染希,他心里的愧疚之情就越浓厚了一分。

既然云翎是云染希的儿子,更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子(其实水月皇心里已经认定云翎就是他的儿子),那他可以好好补偿他一辈子,可谁知道云翎竟然这么下他的脸子!他真当自己是谁啊!水月皇真是越想越生气!

刘艺倒是有些佩服云翎,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一个人敢像他这么对皇上说话的。

而且云翎这性子还真的是像——

“你在想什么!”

水月皇发了一通脾气,见刘艺竟然还愣在那儿,更是气的不行,了没好气的冲着刘艺发火。

刘艺连忙收回了心神,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奴才是觉得这忠勇侯的脾气真像一个人。”

“谁!”

“皇上您难道不觉得这忠勇侯的性子很像您吗?”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朕的脾气有他这么坏!”

“不是坏。而是认准了什么,就一定要去做。还有对放进心里的人,也是会用自己的性命去维护。”

水月皇愣了愣,放在心里的人,会用自己的性命去维护。这让水月皇不禁回忆起了往事,当初他的母妃在父皇的后宫里其实并不怎么受宠,那时候他也总是被一些太监刁难欺负。

后来他为了让自己的母亲过好日子,他就努力的读书,努力的做到最好。

可惜当他真的做到最好,成为皇位有力的竞争者的时候,他的母妃却去世了。

自此,就再也没有能够让他放在心上的人。

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

对萧皇后,对卫戎,甚至对那些他所谓的心腹大臣,他更多的只是利用,至于说放在心上,那是真的没有。

水月皇想着想着就忍不住苦笑,好像自从母妃去世以后,他就变得孤独了许多。

让他放在心上的人就更少了。

刘艺说云翎那厮像自己?哪里像了?水月皇不禁自问,反正他怎么看怎么想都没有发现一处相似的!

重情,对放进自己心里的人可以为之付出性命,这一点,水月皇倒是不能不承认,好像真的有些像。

可是他真的能任凭云翎这么对卫戎动手吗?虽然不想承认,可水月皇也不能不承认,他的儿子不少,可大的吗,除了老大还算是一个人才,可惜已经死在卫戎的手上了。其他小的,自己怕是等不到他们长大了。

算了算了,卫戎能算计云翎,若是卫戎没本事,让云翎算计到,那也是他没出息!

*

“大哥,这里你都已经查探过了吧,没问题吧。”慎王骑着棕红色的马儿来到定王的身边问道。

定王扫了一眼慎王,“怎么,难道你不信任本王不成!”

慎王其实还真的挺想对定王说一句,他还真信不过定王。

看看自从乾风帝宣布要回去,一路上已经遇到过多少次刺杀了。可以说,每一次的刺杀都让慎王吓得胆战心惊,若是乾风帝真的出了点什么事儿,他也就完了。

其实慎王曾经跟乾风帝求过,不如让他负责回去的安全问题。可乾风帝直接拒绝他了。

经过这么多次,慎王是真的不太敢相信定王的能力了。越靠近梁都,他的心就担心的愈发厉害。

定王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可实际上,他心里也没底。明明事先都已经查探过,不可能有任何问题的,可偏偏最后还是出问题了,每一次看到刺客出现,定王的心就狠狠颤抖了一下。那些刺客似乎是在无时无刻的提醒他,他的办事能力是有多糟糕!

慎王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向父皇进言要卸了他的差事!做梦!他不会输给任何人的!

慎王小心翼翼的来到乾风帝所在的马车,他是真的担心又不知道从那里突然冒出个刺客来,那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就在慎王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这快要回答梁都了,所以没有人会来刺杀的时候,再次又出现了一堆黑衣刺客。

定王在看到这些刺客出现的那一刻,简直恨不得将这些刺客给千刀万剐了!

这次的黑衣人比之前的人数还要多,下手还要凌厉,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御驾内的乾风帝!

乾风帝的马车外保护的人很多,所以那些黑衣人一时半会儿的倒是没有机会能够接触到乾风帝,就一个个的倒下了。

最后所有的黑衣人再次全军覆没,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儿,鲜血好似染红了这一片土地似的。

没多久,御驾的帘子掀开,露出的是乾风帝一张因为受伤而惨白的脸。

“父皇,您大伤初愈,不宜见风。”慎王恭声道。

“定王,朕将自己的安全交给你,你就是这么负责的?”乾风帝没有看慎王,倒是将眼神投向了定王,眼底带着浓浓的失望。

“父皇,儿臣——”

“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有的。朕也不想听。派人把这里清理干净。还有你派一小部分人先进梁都,传朕打开口谕,抄了庄王的家,将他们全都打到宗人府的大牢!”

“父皇,庄王到底是宗室子弟君,拿人,总该有个名头吧。”定王想了想,忍不住开口道。

“造反算不算?刺杀朕,这算不算!”

“父皇,您是说这些刺客都是庄王派来的!”

乾风帝此时已经懒得看定王了,这个儿子实在不是一个多聪明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到现在都不知道。看看一旁的慎王,他的脸上就没有一丝惊讶。

庄王府

“你说什么!都失败了!怎么会都失败了!本王这次可是将最精锐的暗卫都派出去了!怎么可能会失败!”庄王在听到刺杀再一次失败,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不停的抱怨老天爷,为何不让他成功!为何他所有的部署都要差那么一丁点!

“王爷,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离御驾进梁都,最多只有一天的路程了。要不,咱们一二不作二不休,提前攻占皇宫,将梁都一些重要官员的府邸都控制起来,只有这样咱们才能有一线生机啊!”庄王其中一个幕僚给庄王献计。

话出,有不少人同意。

可同样也有不少人反对了,之前刺杀的事儿,刺杀的人都死了,死无对证,可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就真的没有回头路走了!

“本王早就没有回头路走了!千算万算,本王为何都要差那么一步!本王不甘心!赶紧联系我们的人,做最后一步,你让他们都给本王掂量掂量,别以为本王失势,就敢不把本王当一回事!”庄王目露疯狂道。

忠勇侯府

“我要洗澡!”楚思雅闷闷的看着云翎。她生完孩子都已经三天了,除了喝的水以外,她身上真的是没有机会再碰到一丁点水。

虽说现在天气还挺冷,没必要天天洗澡,可两三天还是得洗一次的啊!尤其是她生了脉脉以后,她就觉得自己浑身都脏的不得了,她要洗澡!

云翎在一旁熟练的逗弄着云脉,如今云翎简直成了绝世好爸一样,给孩子换尿布这些事儿,他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

“你自己就是一名大夫,女人月子期能洗澡吗?雅儿,你得顾着点自己的身子!”云翎一本正经的教育着楚思雅。

“可我好难受!”楚思雅苦着一张脸道,一想到她要一个月不洗澡,楚思雅只觉得天都是黑的了。

“我问过太医了。他说女人做月子最好是做双月子,所以我在考虑你是不是要两个月不能洗澡。”

楚思雅闻言,一张嘴巴差点没合起来,压根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两个不洗澡。

“咯咯——咯咯咯——”这时候换好了尿布的云脉大笑了起来。

如今的云脉白白胖胖的,别提有多可爱了。

可楚思雅看着云脉对自己笑的那么无耻,心里也别提有多憋屈了,她觉得云脉这小子是正在“无齿”的嘲笑自己,在笑自己可能两个月都没有机会洗澡!

“我不干!做两个月的月子,我整个人都要发疯了!我不干!好,我现在不洗澡可以,不过擦擦身子这总行吧。”楚思雅退而求其次,反正她不能忍受一个月不擦身子,那肯定要长痱子了!

“不行。一个月不能洗澡擦身子。”在这方面,云翎倒是坚持的很,直接否决了楚思雅。

“我——”

“你要是在讨价还价,我就让你做双月子,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啊!”

“你难道都不嫌我脏吗!难道你都闻不到我身上难闻的气味嘛!”楚思雅快要气死了!

“别生气,别生气。太医说了,女人做月子的时候,也不能生气,要不然对身体不好。乖,就一个月不洗澡不擦身子,大不了我陪着你好了,而且我一点都不觉得你身上难闻,你生了脉脉以后,身上倒是有一股子的奶香味儿,闻着就让人喜欢。”云翎说着还凑上前亲了亲楚思雅的脸蛋。

楚思雅生气的推开云翎,无语的看着他,“我倒是觉得,你的鼻子八成有问题!就我身上这么难闻的味道。你竟然都闻不到!”楚思雅顿时无语至极。

“真的不难闻。你要是不喜欢,我就陪着你一个月不洗。”

“别,我浑身已经够脏够臭的了,再加上你,我真是不要活了。了,脉脉也要被熏得不行。也不知道脉脉喝我这身上臭臭的人的奶水,会不会不喜欢。”楚思雅说着还可怜兮兮的吸了吸鼻子。

云翎只当做没听到这话,同时心里也是稀奇的不行,小女人为了洗澡,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若是平常,云翎哪里受得了楚思雅可怜兮兮的表情,早就什么都答应她了。

可关系到楚思雅的身体,呵呵,那就什么都别说了。

楚思雅也知道云翎不会同意让自己洗澡了,这番斗争,她最终还是输了。

“主子,有要事。”

云翎逗弄孩子的手顿了顿。楚思雅见状,推了推他,“流月不是没有规矩的,既然他说了有要事,想来是真的有要事,你不如出去看看。脉脉就交给我吧。”

云翎小心的将云脉递给楚思雅,然后又温柔的给楚思雅掖了掖被角,这才出去。

云脉此时靠在楚思雅的怀里,直勾勾的盯着云翎离开,时不时的,“啊——啊——”两声。

“你看看,你爹不要你了!”楚思雅起了坏心眼,故意逗着云脉。

谁知道云脉理都不理她,直接握着自己的口粮来源。另外一只手也紧紧的拉着楚思雅的衣襟,摆明了一副要吃奶的样子。

楚思雅努了努嘴,心道自己真是魔怔了,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你还能指望他有多聪明,还能指望他会明白什么叫他爹会不要你了?这压根儿是不可能的事儿!

刚出生的孩子,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外,他还真的什么都不懂。

楚思雅对外喊了一声,立马就进来了几个丫鬟还有奶娘,楚思雅还真不知道要怎么伺候这小祖宗,平时喂奶都是奶娘喂的,如今她倒是想亲自喂喂自己的孩子,这也不错。

“夫人,您要亲自喂奶啊!”连翘看着楚思雅不可置信的开口。哪个大户人家的夫人会亲自喂奶的,生了孩子以后,不得赶紧想法子恢复身材,要是给孩子喂奶,肯定会变得跟那些奶娘一样,一个个五大三粗的。

“没事。孩子喝母乳是最好的。”母乳才是最有营养的,而且妈妈给孩子喂奶,孩子长大了以后才跟妈妈亲。

楚思雅注意大一旁奶娘的脸都变色了,这才淡淡的开口,“你是脉脉的奶娘,只要你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儿,本夫人不会亏待你的。可你要敢生那些有的没有的心思,那就别怪本夫人无情了!”

“奴婢万万不敢有什么其他心思。”奶娘连忙跪下请罪。

“起来吧。我也就这么随意一说吧了。脉脉既然喝过你的奶水,将来也一定会好好孝敬你。你家里人,我会让侯爷安排,让他们到庄子上做活,当然,要是你儿子有本事,将来能做官出人头地,本夫人也会为他安排一二。你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本夫人说这一切的前提是什么。”

“夫人放心,奴婢以后一定会拼死照顾小公子。”

“不用你拼死拼活的,照顾脉脉的人不少。本夫人要的只是你的忠心。”

敲打完了,施恩完了,楚思雅就开始专心致志的给云脉喂奶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母子天性这回事,楚思雅只觉得云脉吃自己的奶吃的特别起劲儿,看着云脉像个小松鼠似的一只手抓着他的口粮来源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紧紧的抓着另外一个,楚思雅只觉得好笑,这个孩子是个霸道的,一个还没有吃够呢,竟然就护着另外一个。

楚思雅怎么看自己的儿子,怎么觉得可爱。

等云翎回来后,云脉早就吃的心满意足,然后在楚思雅一旁睡了。

云翎见云脉睡了,动作愈发的小心翼翼起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楚思雅相信肯定是出了大事,否则云翎不会去这么时间。

“没事。”

“才怪!要是没事,你去那么长时间做什么?去散心啊!”

“庄王要造反了。”云翎轻飘飘的开口,似乎他说的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可听在楚思雅的耳朵里,无疑是炸药般的消息。

要不是还记得自己的宝贝儿子正在睡觉,楚思雅真想冲着云翎好好吼一吼,这叫没事。

“这么激动做什么。确实没事。他不会成功的。”

“你怎么知道?”

“你可知道,告诉我这消息的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难道庄王身边有你的人?”

楚思雅稍稍想了想,就想通了。

“聪明。是庄王妃的儿子朱奇。”

“什么?庄王妃的儿子?”楚思雅因为有些太惊讶,所以这声音不受控制的拔高了。正睡得香甜的云脉,都忍不住蹙了蹙他那双淡的几乎看不出颜色的眉毛。

“庄王妃?”在接收到云翎责怪的眼神后,楚思雅才再次降低了声音。

庄王妃的儿子,真的还假的。楚思雅可不会忘记,当初庄王妃是怎么要弄掉还没出世的脉脉,云翎后来可是将庄王妃十根手指都给踩断了!朱奇如今竟然投靠云翎,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别瞎想了。朱奇是个人才,他已经查到庄王妃遭的一切罪,最根本的还是因为庄王。”

楚思雅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云翎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庄王做的。是庄王毁了他自己的嫡长孙,也是庄王挑唆庄王妃来找我报仇?”

云翎点了点头。

“那什么庄王脑子有病啊!他自己的亲孙子啊!还有庄王妃,虽然人不怎么样,可好歹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怎么能这么心狠手辣!”

云翎既然点头了,那这事情肯定就是真的,楚思雅一点都不怀疑。只是她心里是愈发的好奇了,那什么庄王脑子肯定是有病,而且是有病到了极点,对自己的妻子他能这么残忍算计,还有他的亲孙子,竟然让他毁容,毁了他的一辈子!

楚思雅觉得那庄王不是人,压根儿就是个畜生!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这话再庄王身上是一点体现都没有,在他身上,楚思雅只看到了比老虎还要狠毒的心肠。

“狠毒?不是人?要争皇位,没有一颗狠心肠那怎么行。可惜啊,庄王的狠心肠是有了,可惜就是手段不怎么样,而且连最起码的拉拢人心都不懂。就连他的亲生儿子都能背叛他。我这里能得到消息,想来太后那里同样也能得到消息吧。”云翎淡淡的开口。

“这事情你不管了?”

“为何要管?”

楚思雅沉默,随后才开口,“云翎你跟我说老实话,你是不是有些怨恨外祖母的,你是不是水月皇的儿子这一点还没有确定,可外祖母却直接卸了你所有的差事,让你闲赋在家。”

“要说一点都不怨恨是假的。不过权势地位对我来说,本来就不是多要紧的,在我心里只有你们娘俩最重要。”

很动听的话,可楚思雅心里却有些发酸。

“笑一笑,我喜欢看你的笑脸,可不想看着你难过。只是我有一点倒是挺好奇的。”

“好奇什么?”楚思雅不明所以的开口。

“好奇庄王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之前,我就查到有不少朝中大臣还有将士都被庄王收买了,这可需要不少的银子。其实我还真的挺好奇,庄王的银子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他有自己的封地,在自己的封地上弄银子,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吧。”

云翎摇了摇头,“不对。庄王每年封地上的银子大部分都要上贡。这还不算。皇上之前可是一直盯着庄王,庄王的动作只要稍微大一点,他肯定能察觉的到,所以庄王要想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弄这么多银子,以庄王的才能,不是我看不起他,而是这压根儿是不可能的。”

“你才说不想多管闲事。那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庄王的银子从哪儿来的,关你我何事?你跟我啊,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

“也是。咱们啊,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这些事情,我也真的不想再管了。”云翎自嘲的笑了,方才不是说不在意不乐意管吗?怎么如今倒是又开始操心了。这辈子有这娘俩,他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昨天留言的亲,你的留言七七的后台没有显示,应该是被系统给吞了吧。七七在这里回答,1v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