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庄王下场/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皎洁的月光笼罩着整个梁都,可人的心却好像笼罩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楚思雅倒是淡定的很,一边逗弄着云脉,一边跟云翎聊天。

如果云翎没有这么从早到晚都跟在她身边,楚思雅还真的会找机会进空间洗一下身子。

楚思雅不禁觉得有些郁闷,以前她看那些空间小说,那些人的空间可有用了,什么种植灵药,什么修真功法,什么守护灵宠……反正就跟仙境没什么两样吧。

现在好了,轮到她了,她是啥好处都没有看出来,就一个灵泉。

楚思雅想着就忍不住摇了摇头,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了。自己这空间好歹也算是救了自己好多次,她也用灵泉给家人调理身子。这已经是格外的收获了。

这么一想,楚思雅就把那一丁点的不舒服给抛开了。做人确实是得惜福。

云翎此时也在逗弄云脉,此时云脉已经挣开眼睛了,楚思雅仔细观察云脉,发现他有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跟云翎的一双眼好似如出一辙一样,看着就让人欢喜的不行。

“在想什么呢?”云翎一边拿着彩球在逗云脉,一边对着楚思雅问道。

“没想什么。只是在想,今晚一定是不平静的一晚。”楚思雅才不会告诉云翎,她刚才正在想,怎么进空间洗澡呢!

“不平静。确实不平静。楚伯府和赵府的动静就大得很。”云翎拿着一颗五颜六色的彩球,先是凑到云脉的面前,然后在云脉想要伸手去拿的时候,忽的就将球给拿开。惹得云脉“哇哇——”大叫。

楚思雅看着云翎这么欺负云脉,忍不住恨恨的瞪了一眼云翎,“你好意思这么欺负你儿子啊!”

“这是在锻炼他的反应能力。”云翎毫不愧疚的说道。

楚思雅努了努嘴,这人还真是好意思说。一个才出生几天的娃娃,还锻炼他的反应能力呢!

“对了,明儿个就是脉脉洗三的日子了。”

“办啊!肯定要办啊!难道你想委屈脉脉不成?”

“我自然不想委屈自己的儿子了。可今晚庄王造反,明日会不会——”

“你担心的太多了雅儿,不会有事的。洗三也没必要大半,咱们就请娘还有大姐一家子过来,就行了。”

这个楚思雅倒是能够接受,洗三虽然重要,可楚思雅在现代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哪家孩子还遵从什么洗三的习俗,只请亲近的家人来庆祝一下,这倒是没什么,能够接受。

其实梁都如今云诡波谲的,这洗三要是真的大半,那就真的太大眼了。况且云翎如今的身份还这么敏感呢!水月皇的儿子,那不就是水月的皇子。

“那个,他要不要请啊!”这几日,楚思雅提起水月皇,都是只用含糊其辞的他来代替,反正他对水月皇,也是没什么好感。

先不说他是怎么忘记婆婆的,云翎的童年过得那么悲惨,他起码占了一半的责任,楚思雅能给他什么好脸色,太阳才打西边出来呢!

“他?一个外人请他来做什么。”云翎连眼皮子都没有掀一下,淡淡道。

感情云翎和自己一样,对水月皇也是没有一丝的好感。

“云翎,你说我们以后怎么办?”

忽的,楚思雅有些多愁善感起来。

现在她和云翎的处境实在是不怎么好。

云翎是水月皇的儿子,就凭这个身世,以后在大梁的地位就很尴尬,看看太后之前有多倚重云翎,就算不看重云翎,之前就算看在她的份儿上,对云翎也是十分器重的。

可在云尽孝说出云翎的身世后,太后的态度立马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那快的,楚思雅都觉得太后是不是换一个人了。

太后是这种态度,楚思雅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怀疑,乾风帝的态度比起太后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说不定会更差。

云翎还这么年轻,难道真的让他一个人悲催的在大梁郁郁不得志?在现代,男人要是没有工作,待在家里,都会郁闷的发慌,更别提古代了。况且云翎这么一个有才能的人,要是让他提前退休,只陪着她和孩子,这明显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至于会水月?其实楚思雅是更不看好这条路。

水月皇如今明摆着就是不记着云翎的娘亲了,楚思雅怀疑,八成是示意了。可怀疑也好,到底怎么样也好,现在他和云翎也是处于两相生厌的状态。

最重要的一点是,水月还有一个卫戎啊!卫戎和云翎可以撑的上是生死仇人了!楚思雅还真的不太敢想,他们要是真的到了水月,难道以后日日都要被卫戎给骑在头上?那也太可拍了。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你不会是后悔嫁给我了吧!”云翎虽然说的漫不经心,可是眼底却隐隐有着一丝的不确定。

“我是这种人嘛!要是后悔,我还会生下脉脉啊!我就是有些担心云翎。以后的日子,是不是荣华富贵,大权在握,我真的不是很在意。可我是担心你,你难道愿意埋藏自己的才能,以后碌碌无为,就呆在家里陪我和脉脉?”

一开始倒是还挺稀罕的,可是越往后,楚思雅敢说一句,云翎肯定不会乐意。有哪个男人会喜欢成天宅在家里,陪着老婆孩子。现代的宅男倒是还有点可能性。

可云翎,这种可能性真的是太微乎其微了。

“要是我以后真的都留在家里陪你,你会不会嫌我烦?”

“不会。你要是能一直陪在我和脉脉身边,我会很开心很开心。真的。可我觉得你委屈。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你会很乐意陪着我和脉脉。一开始,我觉得有可能。不过,男人都是有野心的,只是野心分大小而已,你再怎么样,也不会愿意只陪着妻儿吧。”

“我倒是觉得就这么陪着你和脉脉也没什么不好的。”云翎笑着开口。

“少来,跟我说实话。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打算。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气。我既然嫁给你了。无论你以后怎么样,我肯定是要跟着的。你苦,我苦。你好,我好。”

云翎也不逗弄云脉了,直接躺到楚思雅一旁,目光灼灼的看着楚思雅,“我云翎这辈子都不会让自己的妻儿吃苦。雅儿,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其实你想想,如果我不在大梁和水月不就没事了。只是你舍得吗?”

“什么叫不在大梁和水月?”楚思雅倒是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在这里,好像就三个国家,大梁、水月和西漠。

不在大梁和水月,难道是要去西漠?

“难道你是要去西漠?”除了这个楚思雅是想不出其他答案了。

“不是。现在还没到下决定的时候,我不想让你心烦。雅儿,你只要记住一点,我云翎此生都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楚思雅张了张嘴巴,想要问云翎到底想做什么。只是看他一副不欲多说的模样,她也就不再问了。

“我相信你。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看上的男人一定是最好的。你的顾虑担忧我都明白。故土难离什么的,对我来说,压根儿就不是问题,只要有你,不,是有你和脉脉的地方,我都会陪着你。”

“难道你都不想娘吗?”云翎将楚思雅涌想要将楚思雅拥入怀中,可是低头一看,云脉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们,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看来有了孩子,还是有不好的地方,这媳妇儿就不是想抱就可以抱的了。

这么一想,云翎就觉得有些郁闷了。

“想。可我说句自私的话,在我心里,你和脉脉最重要。”哪怕这辈子的亲娘,昭慧长公主也要退一席之地。

云翎听着这话,一时间只觉得甜蜜无限。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独不幸的人。可如今他才明白,原来他所有的幸福都是为了等待楚思雅。

这一夜,他们一家三口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外面的血雨腥风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屋内的两个人。

翌日,启明星才刚刚升起。空气中似乎都飘散着浓浓的血腥味,普通百姓个个都紧紧的闭上了门户,生怕自家遭殃。

而不少士兵则是忙着清理战场,打扫街道。

最让人瞩目的就是庄王一家都被投入了大牢。庄王的侧妃侍妾不少,个个都是娇生惯养的主儿,哪里遭遇过这样的事儿,一个个是鬼哭狼嚎的,好不吓人!

朱奇进了牢房倒是淡定的很,张氏是知道自家夫婿已经投对了人,所以尽管害怕,可到底还是能克制一二。

至于庄王妃,她看着阴冷森暗的大牢,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她的丈夫汲汲营营了一辈子,不曾想竟然会落到这个地步,不能不说,这真真是嘲讽啊!

“王爷!妾身不想死啊!妾身不想死啊!”抓着庄王的是庄王最宠爱的丁侧妃,她虽然不是高门大户的女儿,可没出嫁前家里的条件也不错,父母也是将她当千金小姐一样宠爱的,给庄王当侧妃后,日子过得就更好了,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啊!

“闭嘴!吵什么吵!皇上有令,押罪人庄王、庄王妃和庄王嫡长子朱奇觐见。”

庄王虽然造反,可乾风帝还没有摘掉他头上的亲王了帽子,所以他如今仍然是王爷。

胜者王败者寇!这一点,庄王一直明白,可他没有想到,这败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乾清宫

此时的乾清宫可是热闹极了,乾风帝召见了监国的朱齐佑,定王,慎王还有因为府里爆发了瘟疫而被封府的肃王,同时还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那就是肃王的亲生母亲,苏嫔。

肃王心里一直惴惴不安,这些日子,他就没有睡的好过。他实在是忍不住想,父皇是不是已经知道,他派人刺杀他了,所以才会将他叫来。

苏嫔比起肃王,一颗心更是吓得在发抖,这么要紧的场合,她实在是想出来,她怎么会有资格站在这里。

苏嫔同样忍不住想,是不是乾风帝已经知道,肃王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了!

这么一想,苏嫔全身再次吓得发抖,若是这件事真的被拆穿了,那她还有命吗?她的儿子还能有命吗?

这一切一切的恐惧,都让苏嫔恨不得立马晕倒,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可此时她却该死的清醒着,她连晕倒都不能!

就在肃王和苏嫔忐忑之际,庄王、庄王妃还有朱奇都被带上来了。

庄王妃和朱奇倒是很顺从的跪下了,只有庄王站的笔挺,看向乾风帝的眼神也是难掩仇恨,似乎恨不得冲上去跟乾风帝拼命一般。

“庄王妃身上有伤,来人啊,给庄王妃般张凳子坐。”

“皇兄,事已至此,又何必惺惺作态,胜者王败者寇,我输了,我无话可说!”庄王倒是难得起放得下,他知道自己输了,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事到临头了,他反而一点都不害怕了。

“你这话可说错了。庄王妃和你的嫡长子可是有功之臣。若不是他们通风报信,泄露了你大部分的部署,虽说朕最后同样能赢,不过损失也一定惨重。”

“是你们两个出卖本王!”庄王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的妻子和儿子竟然会背叛他!尤其这消息还是从乾风帝的嘴里得知的,这更是让他恨得不行。

“王爷何时将我当做你的妻子了。星儿是你的嫡长孙,可你竟然毫不犹豫的毁了星儿的一辈子!我是你的结发妻子,你也能来算计我,害我断了十指!我跟星儿只不过是弃暗投明罢了!”

“说的对。弃暗投明,嗯,这句话,朕喜欢听。”

“你个贱妇!我要杀了你!”庄王一双眼变得猩红,想要冲上去杀了庄王妃。

不过后来还是被侍卫给压制住了。

只是庄王一双眼还是死死的盯着庄王妃,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两个洞一样!

朱奇扶着庄王妃坐下,他一点都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他也跟着庄王哪一条道走到黑,那如今死人里面绝对有他和母妃!

“你有本事几杀了我!我告诉你,我不会屈服的!这皇位本来就是我的!是你抢了我的皇位!是你抢了属于我的皇位!”庄王跟个疯子似的冲着乾风帝怒吼,当初先帝属意的人明明就是他,当初就是因为棋差一招,输给了乾风帝母子,他的母妃死了,而他也只能被贬到偏远之地当一个小小的王爷,这等奇耻大辱,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乾风帝冷眼瞧着一脸不忿的庄王,忍不住摇了摇头,“皇弟啊,皇弟,你知不知道,你真的是一个可怜人。或者说,你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虫。”

“你少用这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我!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如今输了,你要杀要剐,我都认了!你休要再随意侮辱我!”

“你真的以为父皇是想将皇位传给你?”

“没错!父皇当初属意的人明明就是我!是你和太后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夺走了本该属于本王的皇位!”

“余中。”

“是,皇上。”余中端着一个锦盒来到庄王面前,然后乾风帝淡淡的吩咐,让人放开庄王。

“打开看看吧。相信里面的东西,你不会觉得陌生的。”

庄王心里有些摸不准乾风帝到底想要做什么,可他都已经落到如今的地步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所以无论乾风帝要耍什么花样,他都不在意!

庄王打开锦盒,里面赫然是两份明黄的圣旨。

庄王皱着眉头,这里面的圣旨似乎有些年头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些都是假的!这些都是假的!这是你伪造的!这一定是你伪造的!”庄王打开圣旨看了以后,满脸的不可置信,恨恨的将手中的圣旨扔在地上,似乎那不是一道圣旨,而是魔鬼一般。

苏嫔蹙眉,这个对她来说犹如恶魔一般的男人,竟然会有这种惊恐的表情,真真是让人觉得痛快。

苏嫔此时要不是还记得她头上随时都悬着一把刀,她真是恨不得大笑三声!

“一定是你在骗我!处死母妃的人怎么可能是父皇!你在胡说!”

“你再打开第二道看看。”面对庄王的暴怒,乾风帝反倒是一点都不生气,淡淡的对着庄王说道。

庄王此时有些不太敢看第二道圣旨,第一道圣旨是当年先帝要德妃殉葬,那第二道圣旨是什么,庄王突然间没有了勇气,他甚至连打开那道圣旨的勇气都没有了。

“怎么不敢?”

庄王最不想的就是在乾风帝面前示弱,所以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不敢。

庄王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触碰第二道圣旨,可在刚刚碰到圣旨的那一刹那,他又将手伸回去。

乾风帝冷嗤一声,似乎是在嘲笑了庄王的胆小。

庄王不愿意在乾风帝面前示弱,视死如归般的拿起了第二道圣旨。

庄王妃有些的担心庄王,虽然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个男人不值得她爱,可她到底爱了这么多年,这男人也当了她这么多年的丈夫,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此时看着庄王这幅样子,庄王妃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难受极了。

朱奇了狠狠心,拉过庄王妃,不让她再看眼前的一幕。他知道乾风帝如今就是想要折磨庄王,所以接下来庄王受到的痛苦只会多不会少,可偏偏,他们此时是什么话都不能说。

他好不容易因为背叛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换来的生路不能因为庄王妃的同情怜悯和几个眼神毁了!

这时候,庄王也已经打开了第二道圣旨,庄王的眼睛越睁越大,最后狂笑出声,看着庄王的侍卫一直死死的盯着庄王,生怕庄王会一个激动上前刺杀乾风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个傻子啊!我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啊!父皇啊,父皇,在你眼里,是不是只有选一个好的继承人才是最重要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能一手捧起我的母妃,给我不切实际的幻想,让我拼命为了这个幻想努力,可是到头来,我所有的幻想都成了天大的笑话!”庄王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他甚至喷出了一口鲜血。

乾风帝淡淡扫着庄王,庄王有这个反应,说实话,他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因为这第二道圣旨,是先帝留给他的遗旨,上面写了,他当初是如何将庄王母子立起来,就是为了让乾风帝有危机感,只有经过厮杀抢夺,最终留下的继承人,那才是最优秀的。

可能乾风帝对庄王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怜悯,或者是他难得的有一点良心发现了,所以给乾风帝留了这么一道遗旨,无论庄王做了什么事情,都要留下庄王一命!

定王和慎王看着疯癫无状的庄王,心头不约而同的跳了跳,他们不是傻子,能从庄王的话中推敲出个一两分意思,如果庄王说的是真的,那么皇爷爷这一手玩儿的真的是太漂亮了。

乾风帝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庄王,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皇兄你可真不愧是父皇千挑万选出来的继承人啊!这么多年,你看我跟个傻子似的上蹿下跳,你一定很开心吧,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啊!”何止乾风帝觉得可笑,庄王更是觉得自己可笑极了,简直就跟个傻子一样,原来这么多年,他也真的一直都是个傻子!彻头彻尾的傻子!

“你要是真的能安分守己的过一辈子,朕不会亏待你的,可你偏偏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朕的底线,朕也不能不出手。肃王是谁的儿子,你真当朕不知道?”

“父皇,您这是什么意思!儿臣自然是您的儿子啊!”肃王不敢想乾风帝这话的深意,他不是父皇的儿子,那他能是谁的儿子!

“你应该称呼朕皇伯府才对。”

轰轰!轰轰轰!

肃王只觉得自己耳边顿时响起了巨雷般的响声。

他不是乾风帝的儿子?他是庄王的儿子?这可能吗?这可能吗?

苏嫔更是已经吓得腿已经软了,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乾风帝的面前,她辛辛苦苦隐瞒的事实,原来这男人早就知道了。

苏嫔忍不住想,除了那次醉酒,她爬上了乾风帝的床,他就再也没有宠幸过她,看来他什么都知道,只是因为她脏,所以他不屑宠幸她罢了!

这个男人何其的可恶!他将所有人都玩弄在鼓掌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皇兄啊!皇兄,难怪父皇当初选的继承人是你,我确实比不上你。你明知道他是我的儿子,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拆穿,甚至还封他王爵,让他成为皇位的有力竞争者!漂亮!漂亮!你这一手玩儿的果然是漂亮!”庄王手指着肃王,忍不住仰天长笑,他服气了,真的是太服气了,他输的值啊,真的值啊!

“啊!不可能!父皇你是在说笑是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是庄王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会是庄王的儿子!”肃王整个人就跟疯了似的,冲着乾风帝歇斯里地的怒吼。

可乾风帝的反应淡淡的,似乎眼里就没有肃王一样。

“母嫔,你赶紧跟父皇说,我是父皇的儿子啊!我怎么可能是庄王的儿子啊!你说!你赶紧去说啊!”肃王疯狂的扑向苏嫔,死死的抓着她的肩膀,此时苏嫔也感觉不到肩膀的疼痛了,看着儿子状若疯狂的样子,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痛的都在流血了。

“母嫔对不起你啊!你是庄王的儿子,你真的是庄王的儿子啊!”苏嫔崩溃的痛哭,她这辈子一定是因为造孽太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报应!真的是报应啊!

乾风帝说他是庄王的儿子,肃王还能够自欺欺人一下,死命的告诉自己,不是,不是!

可如今就连母嫔都这么说,将肃王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都给吹灭了,他竟然真的是庄王的儿子!

定王看着一直以来的死对头,落到这样的下场,他只觉得心里痛快极了,嘴角边也不禁牵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殊不知,这一切都落在乾风帝的眼里,这就是他一直寄予厚望的儿子,原来,他真的——

“皇兄,如今想如何惩治皇弟,尽管吩咐吧,要杀要剐,还是皇兄你到现在还念着父皇的遗旨,要留我一条命,臣弟我都受着。”

庄王妃眼神复杂的看着庄王,她发现自己作为庄王的枕边人这么多年,她竟然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自己这个丈夫,他竟然有个这么大的私生子。她竟然到今天才知道,这是讽刺呢?还是嘲讽呢?或者两者都有吧。

朱奇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肃王,就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对肃王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唯一有的,那就是耻辱了!

“父皇的遗旨,朕会遵从的,你的命,朕不会要。你从苏嫔那儿,得的南宫家的财产,剩下的也全都留给你,就当你安度晚年的财产好了。花城那儿四季如春,我想那里肯定很适合你养老,你带着几个可心的侧妃侍妾一起去吧,对了,苏嫔是你的女人,不对,是南宫若华才对,把她也带着。至于她,朱镇,也是你的亲骨肉,他都没在你身边尽过孝,也是可惜。要朕说,余生,就让他好好孝顺你吧。”

“父皇!儿臣虽然不是您的亲生儿子!可儿臣好歹也叫了您这么多年的父皇!是您养育了儿臣成人,在儿臣眼里,只有您一个父亲!”肃王忙不迭的开口道,他可一点都不想跟着庄王去花城,说好听了,是去颐养天年,谁不知道就是要圈禁一辈子!

“原来你还知道自己喊了朕这么多年的父皇啊!虽然你是庄王的儿子,朕从苏嫔怀你的时候,朕就知道了。不过,当年也存着对庄王的一份歉意,庄王既然觉得这样能羞辱到朕,朕也就顺水推舟,当做不知道。”

“皇兄果然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不过皇兄你啊!臣弟这么多年,也确实是傻的,臣弟有什么资格去跟皇兄争呢?臣弟不配啊!确实是一点都不配啊!”庄王到了现在,真的是彻底的心服口服了,他不是皇兄的对手,真的一点都不是啊!

乾风帝淡淡的扫了一眼庄王,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他一直知道庄王的能力不差,当年先皇扶植庄王也是有理由的。

只是可惜,庄王的母妃德妃太过骄纵跋扈,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真的是认定了,她就是下一任的太后一般。

除了德妃,还有就是庄王着急本身了。太重情。

当年他和庄王一起喜欢上云染希。

太后当时只淡淡的问了自己一句,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那时候的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贪心,江山美人他都想要。

甚至在昭慧也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帮着撮合他和云染希的时候,他只觉得幸福甜蜜。

可惜云染希是一点机会都不愿意给他。她不愿意做宫中的女人,她不想将一辈子的年华全都消耗在这深宫之中!

那时候,乾风帝就明白了,江山美人他确实只能选择一个。

美人不属于自己,那么江山他要定了!

至于庄王,也不知道是从小就顺风顺水惯了,他喜欢云染希就一定要得到她。

可惜云染希心里同样没有他。为了躲人,甚至还远离梁都。

想来那一次云染希就去了边关吧。

不愿入深宫,不愿陪王伴驾?乾风帝此时想起来,就觉得满心的嘲讽,她不是不愿意,而是自己从来没能入了她的眼她的心。

“可朕就好奇了,你明知道朕是你的亲生父亲,在你还以为自己是朕亲生儿子的时候,怎么就能因为你幕僚的几句话就要刺杀朕呢?那时候你可顾念了一丝的父子之情?”

“父——父皇,您在说什么,儿——儿臣怎么什么都听不懂!”肃王害怕的脸顿时惨白了,甚至比听到他是庄王儿子的时候,脸色还要惊慌惨白。

“行了,既然你要装作不知道,那就不知道吧。你弑君,朕念在你喊了朕这么多年父皇的份儿上,不追究你了。从今日起,你就过继给庄王,陪着庄王一起去花城,好好孝顺他吧。”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是彻底的完了。

苏嫔却觉得庆幸,她以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一家子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如今还能留下一条命,她真的已经觉得心满意足了。可是肃王——

看着肃王面如死灰的样子,苏嫔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痛的不行。总有一天,他能想通的。

“上官璇去世这么久,你都还没迎娶新的王妃,朕看徐家的女儿徐英若倒是很适合你。正好,徐汉飞的年纪也大了,军中的事务也让他力不从心了,他们一家子正好也要去花城隐居,朕就将徐英若了赐给你做肃王妃,以后你也能好好照顾你岳丈一家子。”

乾风帝心里还真的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慎王,之前他娶王妃,自己没怎么在意,结果娶了刘佳那种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简直将他气的不行。

后来,他有心抬举慎王,又将你徐英若许配给慎王,谁知道徐家竟然将消息瞒的这样好,那徐英若就是个多愁多病的身子,每天待在闺房里,只知道无病呻吟,悲春风伤秋叶。

肃王随便几首情诗就把她勾引的连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这样的女人当他的儿媳妇儿!还是免了吧!他都觉得恶心慎的慌!

既然肃王喜欢,就给他算了。

至于徐家,敢在皇子间左右摇摆,胆儿也是肥了,这种臣子,他也压根儿没打算用,那就让他们全都一起去花城算了!

解决了庄王,看着庄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乾风帝挥了挥手,让人将庄王、南宫若华(苏嫔)还有肃王一起带下去,只是如今肃的爵位也从亲王变成了郡王。只是降不降的,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在花城,他也是注定要被圈禁一辈子的命运了。

“朱奇。”

“罪臣参见皇上。”朱奇连忙走到大殿中央,毕恭毕敬的给乾风帝行礼。

“你能大义灭亲,朕深感欣慰。你是庄王的嫡长子,按理就该是世子。如今庄王身体不适,只能去花城养病,庄王的封地就由你管吧,朕也封你为庄王世子,只是从你这一代起,不能再世袭了。”

朱奇明白乾风帝的话,不能世袭,那就只能降爵继承了。

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臣谢皇上隆恩。”朱奇对着乾风帝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庄王妃,你是要跟着儿子还是要去陪庄王在花城终老。”

“王爷身边可心的人儿不少,妾身已经人老珠黄了,王爷怕是讨厌妾身讨厌的紧了,妾身还是跟着儿子吧。”

这么多年紧紧跟随着庄王,庄王妃也已经累了。

余生,她是真的只想过一些平静的日子了。

乾风帝在扫到庄王妃十根包的紧紧的手指,眼神不禁闪了闪。

他自然是知道这十根手指是怎么伤的,不过他也只会说一句活该!

云翎那小子倒是真的不错,有血性,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什么男人。

庄王妃如今倒也算是聪明的,没在他面前胡说八道乱告状,嗯,既然如此,让她陪着儿子也无所谓。

交代敲打了朱奇一番,乾风帝就让他们退下了。

“佑儿,这段日子你做的不错。”对这个皇长孙,乾风帝还是满意的,总算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

“谢皇爷爷夸奖,孙儿愧不敢当。”

“没什么不敢当的,做得好就是做得好。朕看你这段日子也辛苦了,朕放你一个月的大假,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

这明摆着就是要卸了朱齐佑的权,定王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想着。

“是,孙儿谢过皇爷爷。”朱齐佑倒是平静的很,直接接受了这个安排。

“定王,去祭天这段日子,你护驾不力,这一点你可知罪。”

“儿臣认罪。只是父皇,若不是庄王过于阴险,儿臣——”定王不死心的想要狡辩一下。

“行了,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朕不想听,你心浮气躁,做事就没个章程,回去好好闭门思过一段日子。”

定王一噎,怎么都没想到,方才他还庆幸,肃王和朱齐佑这个两个大敌倒下了,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他了!

真真是风水轮流转!

唯一一点损失都没有的竟然就只有慎王了!难道父皇属意的真的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