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谈话(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如今也就只剩下逗弄逗弄云脉来打发日子了,洗澡洗澡不能洗,下地也不能。

想溜到空间泡一个澡,云翎每天寸步不离,云翎也不是真的一天到晚的盯着自己,不过他不在,老妈子还有丫鬟那更是一双眼很不得紧紧黏在她的身上了。

所以楚思雅只能悲催无奈的做起了月子,好在还有云脉小包子陪着她。

没错就是云脉小包子,楚思雅觉得云脉吃了自己的奶以后,真是变得越来越白白胖胖了,就跟个白面包子似的,看着那白白嫩嫩的小胖脸,楚思雅真的是很有一种冲动,咬一咬的冲动。

当然了,这也只能是冲动,自己的儿子,他才不舍得咬呢!不过就云翎那皮糙肉厚的,楚思雅是一点都没有不舍得了,不过可惜啊,他太皮糙肉肉厚了,咬着也不舒服。

楚思雅就躺在床上杂七杂八的想了一堆,最后还是云脉的哭声将她惊醒。

不是楚思雅太娇气,而是如今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除了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来打发时间,她都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云脉小包子一哭,立马就有下人赶来给云脉小包子换尿布,看看他有没有拉屎拉尿,云脉小包子吃奶的时间都是有规律的,现在不是,所以他就肯定不是因为饿了才哭。

掀开尿布一看,果然是尿了。

看着老嬷嬷们熟练的给云脉换尿布,楚思雅一时间倒是有些窘迫,她这个当娘的,好像还什么都不会做呢,真真是不尽职。

就在楚思雅胡思乱想的时候,云翎回来了,楚思雅一见他,倒是忍不住问道,“你方才去哪儿了?”

“皇上来了,指明要看看脉脉。”

皇上,肯定不是水月皇,云翎提起他,肯定没有多好的脸色。那就是乾风帝了。

“皇帝舅舅来了?这也太突然了。我不能出去,那就你抱着脉脉出去吧。他离吃奶还要一个时辰,已经拉过尿过了,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楚思雅倒是也有些担心云脉小包子会在乾风帝面前出丑。

“那就好。”

“云翎,你说皇帝舅舅来做什么?总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看一看脉脉吧。”

楚思雅才不相信她家儿子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乾风帝一个一国之君,放下这么多的大事,专门来看他儿子一个!尤其是如今潮廷之上事情正多的时候。

别看那楚思雅如今正在做月子,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个人无聊,丫鬟婆子就给她说外面的事情,朝廷上的动静也拿了说了几句,尤其是乾风帝对庄王的处置,楚思雅自然也是知道的。

当然更深层次的,楚思雅暂时是不太清楚。

*

“这就是你家的小子!嗯,养的不错,白白胖胖的。”乾风帝看着云翎怀中的云脉,忍不住点了点头,“来,让朕抱抱。”

云翎正专心抱着云脉,别看云脉现在乖乖的待在他的怀里,可实际上,这小子从来就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在你怀里待不到片刻,就要作怪,尤其是那一双小手,喜欢乱抓。

冷不防的,听到乾风帝要抱云脉,云翎下意识的说,“皇上,您会抱孩子?”

天知道,云翎这话真的是因为好奇,所以才问的。

乾风帝顿时沉下脸,“朕自然是会抱孩子了!你当朕像你一样没出息,朕都不知道有多少个皇子皇孙!”

余中在一旁默默撇嘴,皇上您是有很多皇子皇孙,可前提是,您抱过的连三个都没有,还好意思跟忠勇侯说您会抱孩子。

云翎心里还是很怀疑的,可对方是皇帝,再加上是他一直敬重的长辈,就算再怀疑,他也没有表现出来,只能小心翼翼的将云脉塞到乾风帝的怀里,同时不停的观察着乾风帝,生怕他会出什么事儿。

不过乾风帝抱孩子还真的是挺有一手,云脉到了他的怀里,还真的是挺听话的,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乾风帝。

乾风帝的心一下子被云脉看软了,实在是云脉的眼神和云翎很像,而云翎的眼睛又跟云染希很像。

偏偏,云翎当初因为上战场,眼里总是不自禁的带着几分嗜血的杀气和冷冽,而云脉因只是一个才出生的婴儿,所以他的眼睛纯粹淡然,就跟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仿佛这一双眼和记忆中的女子又重合了。

“朕抱孩子可是比你强多了。看,你儿子到了朕怀里,多安分乖巧。”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符合乾风帝的话,云脉一只小手紧紧抓着乾风帝的衣襟,然后就乖巧的躺在乾风帝的怀里,真的是不哭不闹,安静极了。

逗弄了一会儿云脉,乾风帝才缓缓开口,“朕听太后说了你的身世了。”

云翎的脸上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和惊讶,这才是乾风帝今日来的主要目的吧。

“你觉得可信吗?”乾风帝此时好像在跟云翎闲话家常一般,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可信。”

“跟朕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臣要是说,臣压根儿就没什么想法,皇上会如何呢?”

“你个小子,少给朕整这些有的没有的。还没什么想法呢!朕也跟你说实话,你是个人才,之前,朕是想将你留给下一任的继任之君,一来是看重了你的才能,能够好好辅佐君主。二来,也是希望你能一展所能,保你一世的荣华。”

这倒是乾风帝第一次跟云翎说他的打算,倒是真让云翎微微有些愣怔。

“可如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你是水月的皇子,哪怕你从小在大梁长大,可有些人,就会紧紧抓着你的身世不放,到时候新君也未必会相信你。”

你也么全心全意的相信我吧。云翎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可他却并不怪乾风帝,为帝者,哪来这么多的信任,猜疑早就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所以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可朕又担心你回水月之后的日子,水月的那些人同样会想着,你虽然是水月的皇子,可从小生在大梁,长在大梁,他们也一样不会信任你,甚至觉得你就是个大梁人。”

这一点,云翎相信。

“皇上今日来找臣,不是特地帮臣分析如今的形势吧。”

“你小子确实是聪明。这几日,朕除了在解决庄王的余党之外,就是在想你的事儿了。朕其实想过,不如让你辞官归隐,以后过些清静平凡的日子。可想想,最终还是作罢,你有满腔的抱负才能,若是就这样埋没了,到底不好。”

云翎没有出声,乾风帝只是在跟他说他的决定,可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所以他没必要在此时出声。

“你在大梁和水月都难有容身之地,唯一可去的就是西漠了。”

“皇上不会是想臣去西漠吧?这是万万不能的。雅儿可跟臣说了,她最讨厌的就是去吃沙子,成天的除了肉肉肉,就没有其他东西。这样的日子过两天,她怕是都要发疯。”

“荣安那丫头,这话倒是像她说的。你也别急,朕也没想过让你们去西漠。你是大梁的忠勇侯,水月的幌子。妻子更是朕的侄女,荣安郡主。怎么都不会让你去水月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朕倒是成了什么了。”乾风帝听着云翎的话不禁觉得好笑,这话倒是楚思雅说的,那丫头倒是不能吃苦的。

“你当初打造的城池如何了?”

云翎心中一惊,可面上去丝毫不显。这件事他就连楚思雅都没有告诉,倒不是有意要瞒着她,只是他一开始的初衷,只是想送给楚思雅一个世外桃源,可如今,倒是真有几分为自己找后路的打算了。

说是打造城池,可实际上并不大,只是水月与大梁交接处的一座荒城,若不是他有此在战场上手上,他怕是也发现不了这么个地方。

“看来,臣真没有事情瞒得过皇上。”

“你还真有脸说。五年前朕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真想治你一个欺君大罪!不过后来看你只是将那座城池重新堆砌,而且仔细看看,你建那座城池也有防御水月的意思,所以才一直不闻不问。”

云翎对乾风帝知道的这么清楚,已经是丝毫都不奇怪了。

“跟朕说说,当时是什么想法。”

“说了,皇上也别生气,是雅儿一直跟臣说想要一处世外桃源,五年前无意间发现那个地方,就偷偷让人去布置了。后来仔细想想,那地方虽然荒芜,不过也是一处空隙,若是让水月的人趁虚而入就不妙了,于是就想到加固城墙,说实在的,这些年为了治理那块地方,臣可是花费不少。”

“你自己的地方,花自己的钱又怎么了?拿到还委屈了不成?”乾风帝挑了挑眉道。

云翎微微一笑,并不答话。乾风帝既然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显然是没打算追究自己的事情了。

“之前朕还因此生过的你气,如今看来,你倒是没做错。人啊,总是要为自己留一些后路的。你这条后路就挑的不错。”

二更放到晚上啊,抱歉,临近期末,七七的事情真的很多,万更只能分开了。正文没多少就要结束了,大约也就在6月15号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