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夫妻夜话(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舅舅都跟你说什么了,怎么这么久?”楚思雅说着从云翎的怀中接过了云脉。

云脉一到自己母亲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立马又甜甜的睡了过去。

云翎看着云脉这样子,不禁觉得好笑。

云翎挥了挥手,让屋里伺候的人退下。

楚思雅将孩子放在床上,小声开口,“这么神秘,还把所有的人都打发出去。”

云翎凑到楚思雅的耳边,将他跟乾风帝的话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楚思雅。

楚思雅一开始还是不以为意,随后越听眼睛就睁的越大。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不对,这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竟然还瞒着我!”这是楚思雅最没有办法忍受的了!

“之前一开始真的只是想给你造一个世外桃源,所以瞒着你,再然后觉得那里是水月和大梁交界的一处漏洞,所以我才让人去堆砌城墙,如今,算是我们的一条后路吧。”

“皇帝舅舅对你倒是真的好。就你做的那事儿,随便拿出来都要被判一个造反,最起码也是心怀叵测的逆臣的罪名了,可没想到皇帝舅舅早在你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就知道,甚至还默许你的做法。”这一刻,楚思雅是真的感慨乾风帝对云翎是真的打心眼里好,想想太后知道云翎身份后的态度,在看看乾风帝知道云翎身份后的态度,两者真的是相差太多太多了。

这也更能体现乾风帝对云翎确实是打心眼里爱护。

“怎么了?”云翎见楚思雅久久没有开口,心里不禁有些急切。

楚思雅定睛看着云翎,忍不住喃喃开口,“我再想皇帝舅舅对我们两个真的是打心里爱护。”

“我明白你的意思。一开始我确实是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可雅儿你也知道,我如今的身份太敏感了。水月皇子的身份,就凭这一点,我以后都不可能在大梁安然无恙的待下去。回水月?你也看到他的态度了,别说他现在的态度,就是他好声好气的求我,我也绝对不可能搭理他!”想到水月皇那副,你休想染指水月皇位的样子,楚思雅真是气的想吐血,丫的,这世上怕是都找不到比水月皇更渣的男人了。

想到水月皇,楚思雅的眼神不禁闪了闪,“云翎,我看他的记忆肯定是出了问题,不过这么多年,水月的太医难道真的一点都检查不出?”

“是有人不想检查出来吧。”云翎倒是无不嘲讽的开口。

楚思雅默了默,倒是没有再开口。

“要不,等我出了月子,去给他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云翎倒是一副可有可无的,完全不在意的样子,水月皇在他眼中,那简直可以说是渣中的渣了。他怎么样,云翎是丝毫不在意,甚至他比燕南天还要让他讨厌!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你也得想想婆婆啊。难道你想婆婆在地底下都不能安息吗?婆婆当初宁可背叛家族都要生下你,除了一个有作为母亲的责任以外,我觉得更多的怕是对他的爱吧。”

“爱?”云翎真的很想问一句,水月皇那人渣配提爱这个字吗?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母亲,云翎最终还是将这话给咽了下去。这话在嘲讽水月皇的同时,不也羞辱了他的母亲?这是他万万不想看到的。

“云翎,光皇帝舅舅放我们一马,这是不够的。一座城,到底不是一个国家,水月若想要攻打,怕也不会是多大的困难。而且说句难听你的,皇帝舅舅虽说是宠爱我们,可他作为一国之君,难道真的半点自己的私心都没有?”

楚思雅都能看清的事情,云翎怎么可能看不清,乾风帝答应将那块荒地给自己,除了是不想自己夹在水月和大梁之间左右为难,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让自己在那里为大梁守好门户,这也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吧。

“云翎,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

“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难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知好歹不成?况且不为了我们自己,就是为了娘亲,我也希望他能恢复记忆。要不然,娘亲这辈子也太可悲了。”楚思雅见云翎想通,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对了,我听说楚伯府这次也有参与庄王的事儿?”楚思雅不想再提这个沉重的话题。

乾风帝确实是给了他们一条新的路,可问题是,这也代表着他们要离乡背井,故土难离,楚思雅又怎么可能喜欢自己这辈子只能悲哀的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所以不禁开始转移话题,说起其他的事儿来。

“楚伯府?怕是很快要没有楚伯府了。”云翎淡淡的开口,他对楚伯府的人可以说是没有半分的好感,不说昭慧长公主当年在楚伯府过得都是什么糟心的日子,就连他的雅儿也差点被楚伯府那起子小人害死,他能待见他们才怪呢!

如今楚伯府倒霉,他没有高兴的放三天三爷的鞭炮,云翎都觉得是他的脾气太好了!

楚思雅努了努嘴,这人的想法,她光看看就能猜个七七八八的。这男人真幼稚。这是楚思雅心里最直观的想法了。

“我都不在意楚伯府的人了,你在意这么多做什么。平白的生气。不过,有件事,我得事先麻烦你。”

“什么?难道跟楚思雨有关系?”整个楚伯府,要说还能让楚思雅在意的,也就只有楚思雨了。

楚思雅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就知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云翎也。你也知道楚思雨可怜,而且她之前冒着生命危险给我和娘传递消息,到时候你看看能不能保下楚思雨的一条命。也不要让她流放啊!”

楚思雅连忙补充道。

女子流放,那真的不是说着好玩儿的。那些衙役,可以说是丧心病狂到了极点,甚至将流放的妇女还有小姐,个个都当做妓女一样,供他们凌辱泄谷欠,楚思雅可不舍得楚思雨这么一个好姑娘,受到这样的待遇。

至于楚伯府其他的人,别说楚思雅没有善心,实在是只要一想起当初楚伯府做的那些让人恶心的连心肝脾肺都要吐出来的事儿,她就完全不想理会。

而且楚思雅觉得楚伯府有今时今日,完全就是他们自作自受!

话说,乾风帝将楚伯府打压到这个份儿上了,她敢说,乾风帝已经懒得再对楚伯府动手了!

可楚玉亭偏偏不死心,还要整出这么多事情来,弄得楚思雅都想说一句,丫的,自作孽不可活!

“好了,少为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伤脑筋了,你如今正在做月子呢。早些歇息吧。你只要记住了,无论出了什么事儿,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和脉脉。”

云翎边说边伸出他的大手,抚摸着楚思雅的头发。

云翎低沉好听的声线在楚思雅的耳边不断的萦绕,只让楚思雅觉得浑身的骨头似乎都酥了一般。

谁说只有男人听到心爱女人的声音骨头会酥,其实女人听到心爱男人声音,骨头同样会酥。

可娇羞不好意思那只是一会儿,很快,楚思雅就清醒过来了,“别碰我头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好久没洗过头了,脏!”

女为悦己者容!

女人自然是想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保持自己最好的一面。楚思雅是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仔细看看她,楚思雅都要哭了,女人做月子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生中最难看的时候,可云翎却一直陪在她身边,见证了她的邋遢。

“哪里脏了?我闻着还香香的,好像带着一股子的奶香味儿。闻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少说这些好听的话来糊弄我!真当我是傻子啊!况且我又不是没有鼻子,难道真的闻不到味道。”楚思雅也不是傻子,自然是能听出来云翎是在说好听的话安慰她。

“我跟你说真的,你怎么反倒是不相信呢!你是为了生脉脉,才要遭这么大的罪。我还能不知道你,平时是最爱干净不过的,夏日,日日要洗澡,就是如今这天气,虽说不至于天天洗,起码要隔天洗一次。如今你都忍了这么些日子,我自然是心疼你。觉得你身上哪儿哪儿的好闻,哪里会觉得你不好?”

楚思雅自然是能感受到云翎话中的情真意切,她觉得自己很幸福,人这辈子能遇到一个一直全心全意对她的丈夫,哪怕是在她丑态毕露的时候,也不曾放弃她,这样的男人,怎么能让她不爱呢!

楚思雅突然觉得,如今不洗澡,其实也不是一件多大不了的事儿!

楚伯府

“伯爷啊!咱们该怎么办啊!外面的官兵都已经好几日了!”夏苗苗手里抱着一个大红襁褓的婴儿,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实在是她不能不哭啊!她都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了!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女!就是命不太好,所以才生在了农家。

之前遭受的种种,她都能说一句,是上天给她的磨难,就是为了让她以后能过好日子!

在她好不容易傍上了楚玉亭,虽说她如今只是一个妾,可她也真的满足了,要知道楚伯府可没有继承人了!只要她先生下长子,楚伯府的一切不都是她的了!

可夏苗苗的美梦还没能做几天呢,重重的官兵就将楚伯府给围住了,顿时,夏苗苗只觉得天塌地陷了,恨不得立马死去!

当然,依着夏苗苗的性子自然是没有想过死,否则早在她名声尽毁的时候,一般女儿家早就自尽了,哪里会像她一样脸皮厚的,该怎么活就怎活!

“伯爷!您看看咱们的光儿,他才出生啊!要是咱们真的出事,光儿该怎么办啊!”梁娇此时也抱着儿子,对着楚玉亭哭的是梨花带雨,那样子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梁娇也觉得自己是生不逢时,命太苦了一点!原本她是可以有一段美好的姻缘,可就是因为爹娘不同意,先是情郎丧命,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了。

甚至她都愿意纡尊降贵的给冯宇墨当妾,可娘带着自己上门,得到的还是羞辱!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楚玉亭出现了。

她发现楚玉亭其实也不是很老,虽说年纪是足够当她的父亲了,可他确实除了父母以外,在自己出了事情以后,第一个没有带着鄙夷目光看她的人。

所以梁娇不可避免的对着楚玉亭沦陷了,就如同当初对着家里的小厮沦陷的情况一样。

可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的幸福竟然这么快就消失了!

抱歉亲们,字数有些少哈!七七今天上午十点出门,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回到寝室,十一点要断网,偏偏今天卡的要死,只能码出这么多了!

七七这段日子事情真的很多,所以有些力不从心,希望亲们能够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