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赵氏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哟!没想到父亲大人你这里倒是热闹的很啊!”楚文勇不知何时进了大厅,似笑非笑的看着楚玉亭,眼底带着浓浓的讽刺。

楚玉亭因为庄王谋反失败,心情正是糟糕的时候,再被夏苗苗和梁娇两人抱着各自的儿子哭诉,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了,再看到楚文勇这阴阳怪气的模样,楚玉亭只觉得心头火起,二话不说,一转身,拿起茶盖子对着楚文勇狠狠一扔。

楚文勇微微一避身子,就躲过去了。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茶杯碎片,楚文勇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父亲大人的火气可真是大啊!啧啧,也难怪,本来是想追随庄王赚一个从龙之功,可如今从龙之功是别想了,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都别想喽。”楚文勇的话难掩幸灾乐祸,似乎看到楚玉亭倒霉,他别提有多高兴了。

“你——你——”楚玉亭气的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手指,死死的指着楚文勇。

“大少爷,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伯爷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夏苗苗谴责的看着楚文勇。

梁娇也不甘落后,立马接道,“就是,大少爷,你还懂不懂一点孝悌了!”

“我的儿子轮不到你们两个贱人来说!你,梁娇,跟家中的家丁私通,还怀了孽种。你想给冯宇墨做妾,人家都不乐意要你,也亏得你厚脸皮,竟然还敢在这儿大吵大闹的!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脸!”

赵氏前些日子也已经将孩子生下来了,此时她正在做月子,只是一听到楚文勇来找楚玉亭,二话不说,直接下床。任凭她身边的连嬷嬷怎么劝,她都不听。

楚文勇在看到赵氏苍白的脸色,眼神不禁闪了闪。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梁娇被赵氏说的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真真是难看极了!

“还有你夏苗苗,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乡野村姑罢了!就连自己的贴身衣物都能随意送给情郎的贱人,真是看着就让人作呕!”

“你——”从前的事儿,是夏苗苗这辈子都不想提起来的,可如今赵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起来,无疑是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够了!你们吵够了没有!如今都快要大难临头了,你们还吵什么吵!”一时间,楚玉亭只觉得自己有这么多的女人,只觉得头痛极了!

“若非父亲大人你有这么多女人,现在又怎么可能吵得起来呢?”

“你个孽畜,闭嘴!你别忘了,你也是楚伯府的一份子,到时候满门抄斩,你也逃不了!”楚玉亭双目猩红,死死盯着楚文勇。

楚文勇倒是好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悠哉至极的开口,“这一点,我知道,而且一直都很清楚,父亲大人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倒是听得我耳朵都要出茧子了。真真是没意思。”

“你不怕死!”楚玉亭咬牙切齿的看着楚文勇,眼睛死死的盯着楚文勇,似乎是想从她的眼底看到一丝害怕。

“怕死?我都成了太监,早就是生不如死了!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我能拖楚伯府这么多人一起死,我这辈子也算是活够了!”

“伯爷!大少爷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拖楚伯府这么多人一起死,咱们一家有今天的下场,是不是都是大少爷害的!”夏苗苗扯着嗓子怒吼。

“你也别挑拨离间了!我敢做,就敢说。没错,楚伯府有如今的下场,我在里面也出了一份儿力。啧啧,楚玉亭被自己亲生儿子背叛的滋味儿怎么样?你别这么看着我,你以为你有多厉害?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其实你楚玉亭什么都不是罢了!就算没有我,庄王造反也不可能成功,况且我也只是加快了你们的失败,也好让你们别成天到晚的都在那儿做白日梦!”

楚文勇每说一个字,楚玉亭的脸就苍白上一分,到了最后,他已经气的牙齿都在发颤了,似乎还能让人听到牙齿碰撞发出的“滋滋丫丫”的声音。

赵氏心里确有些不安,拉了拉楚文勇,似乎是提醒楚文勇不要再火上浇油了,难道他看不到楚玉亭已经气的要崩溃了吗?

要说赵氏对楚文勇还有什么情意,那是不可能的了。此时,她在意的唯一在意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儿子了。

“啊!我要杀了你这个孽子!”楚玉亭突然跟疯了似的,抽出悬挂在支架上的一把宝剑,这还是当年老楚国公留下来的,如今到了楚玉亭手中,唯一的用途,竟然是要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楚文勇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楚玉亭竟然是打算对他动手,愣怔之余还有彻底的送了一口气,这就是他所谓的父亲,随时可以抛弃他,甚至随时都想着要杀了他这个所谓的儿子,真真是让人觉得嘲讽至极。

杀了就杀了吧,反正他这辈子已经活够了,等到圣旨下来,也逃不过一死。他早就不是很在意了。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伍氏和魁哥儿了。好在自己也给他们留下了一些财产。

临近死亡,楚文勇的心真的平静下来了,想想从前的自己,确实是傻,老是想着和楚文豪争,争来争去,争到什么了呢?实际上什么都没有争到过。

楚文勇不禁悲哀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一刻,他反倒是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楚文勇有些迷惘的睁开眼睛,只见楚玉亭那把剑没有刺向他,反倒是刺向了赵氏。

楚玉亭显然也没有想到,赵氏竟然会冲出来替楚文勇挡剑。

“夫人!快去叫大夫啊!快去叫大夫啊!”连嬷嬷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连忙冲到赵氏身边,手足无措的抱着赵氏。

楚文勇回过神,胎脚,狠狠踢了楚玉亭一脚。楚玉亭因为太震惊了,以至于甚至忘记了反应,就这么被踢中了,身子直直的往后倒。

梁娇和夏苗苗此时倒是难得的同心协力一起将楚玉亭扶住,异口同声道,“伯爷,您没事吧。”

楚玉亭没有回答她们的话,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赵氏。看着她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看着她身上的血就这么一点点的流,似乎很快就要流尽一般。

“我去找大夫。”面对此情此景,楚文勇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些酸涩,甚至觉得有些涨涨的,很难受。

他无法忘记,当初自己不是男人之后,他的那种绝望崩溃,可他一直告诉自己,他还有赵氏,作为他的母亲,赵氏是绝对不可能抛弃他的!可到头来,赵氏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儿子,再次放弃了他。

那时候,楚玉亭是真心觉得自己好像被所有人都抛弃了一样,恨不得杀光所有人,再杀了自己。

至于赵氏找自己谈话那一次,说实在的,楚文勇真的没什么感觉,不过是流了几滴眼泪,说了几句软话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从小到大,赵氏的这种手段,他几乎可以说是看遍了,所以心里是一点感触都没有。

可现在,在楚玉亭要杀他的那一刻,赵氏竟然能想都不想的挡在他的面前,这让他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再接触到赵氏那一双闪烁着点点泪光的眼,楚文勇只觉得心酸心痛。

他不想赵氏死,起码这一刻,他不希望赵氏是为了他而死的!

楚伯府所有的下人都被看管起来了,白大夫那儿也有人看着,他此时不知道这么多,他只想去找大夫来救赵氏。

忽的,楚文勇只觉得自己被拉住了,低头一看,果然是赵氏拉住了他。

“放手,我去给你找大夫。”楚文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可仔细听,还是能听到其中的颤抖。

赵氏摇了摇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勇儿,你过来,娘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楚文勇很想直接不听赵氏的话,然后去找大夫来救赵氏,可他也知道,他就算出去,他也不可能将大夫找过来。那些看守的人不可能同意。

“你——你是想娘死不瞑目吗?娘只有最后——最后几句话要跟你说。”赵氏吃力的开口。

楚文勇最后还是缓缓的蹲下了身子。

赵氏似乎想伸出手抚摸一下楚文勇的脸,可抬了抬手,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楚文勇抓过赵氏的手放在他的脸上。

“勇儿,娘这辈子对不起你们兄妹三个。娘从小让你去争,去抢,可却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其实从来都不属于我们。至于——至于影儿,我也没能好好教她做人的道理,以至于她小小年纪就飞扬跋扈,就算嫁了人,婆家人也是个个都不待见她。还有你的弟弟——娘甚至都没几乎抚养他长大了。娘这辈子,真的没有做好一个母亲。”赵氏竭尽全力,尽量将这段话说的完整,她后悔啊,是真的后悔啊。没有做好一个母亲。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得改正!你要用你余下的生命赎罪!我去给你找大夫。”楚文勇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眼底似乎有液体要留下一样,可他还是死死的忍着,不让泪水留下。

赵氏摇了摇头,“娘的大限已经到了。娘知道。不过,勇儿你要记住,你还年轻,不要陪着这肮脏腐朽不堪的楚伯府一起死。记住,只要有一丝活下去的机会,你都得把握住!要是可以,记住影儿是你的亲妹妹,还有你刚出生的小弟弟,替娘照顾好他们。”

“要照顾自己去照顾!他们两个,我是不可能管的!”

赵氏苦笑一声,自己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不了解,他已经同意了不是吗?

“连嬷嬷,可怜你照顾我一辈子,最后我都不能让你安度晚年。”赵氏看着跟了自己近乎一辈子的连嬷嬷,只觉得心酸难耐,她这辈子是真的太对不起连嬷嬷了。

“夫人,您别这么说,老奴这辈子能伺候您,老奴一点怨言都没有,真的,一点怨言都没有。”

赵氏最后将目光投向了楚玉亭,“楚玉亭,这辈子我唯一爱过的男人就是你。为了你,我甚至出卖了自己的良心,我自己都不知道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儿,可如今一切都结束了,真的都结束了。我只希望,咱们下辈子永远都不再相见了。”

这辈子她没了良心,没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只是为了眼前的男人,可就连这个男人她都不曾完全的属于她,她累了,真的是太累了。

赵氏说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不——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