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放心(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脉小包子的满月礼办得也是十分的简单。

楚思雅知道自家如今是在风尖浪口上,所以也没将满月礼办得有多隆重。看的云翎都不禁嘀咕了一句,毕竟是孩子的满月礼,为何不大操大办的。

其实楚思雅心里又何尝不想大操大办,可问题是,自家如今正应该是小心翼翼做人的时候,她也真的不敢大办。

要是云翎知道楚思雅的想法,八成要说一句,平时对着他单子倒是挺大的,没想到如今胆子倒是小的不行。

云脉小包子满月的日子,也是楚思雅出月子的日子。

楚思雅第一件要做的大事儿,就是好好的洗了一个澡。

楚思雅从来不知道原来能够痛痛快快的洗一个澡,竟然是这么幸福的事儿。

可楚思雅没有想到幸福过后,就有宫人来传,说是太后要见楚思雅。

楚思雅一听是太后要见她,倒是真真的吓了一大跳。

要说之前,楚思雅绝对是慈宁宫的常客,去慈宁宫做客,楚思雅也是一丁点的心理负担都没有。可如今,说实在的,她是真的有些怕自己这个外祖母了,谁让云翎是这么一个身世呢!

可楚思雅就算是再怕,也真的没胆子说一句,她不去!

要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所以楚思雅还是很柔顺的就随着传话的宫人一起去了慈宁宫。

慈宁宫

“起来吧。你才出了月子,就别行这叩拜大礼的,身子是自己的,可得好好的保重。尤其是女人,若是没有一个好身子,以后的日子又该怎么过。”

楚思雅正想给太后行礼,可太后抢先一步开口,楚思雅跪到一半的身体只能讷讷的站了起来。

“荣安见过外祖母。”

“行了,坐到哀家身边。”

楚思雅心里拿不定太后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可太后发话了,她也只能乖乖的坐到太后身边去。

“看你的脸色,这月子做的不错啊。”太后打量着楚思雅,幽幽的说了一句。

太后说的也是实话,楚思雅的脸蛋确实不错,唇红齿白,洋溢着青春的色彩。

“人家都是生了孩子,腰就要粗上一寸,你倒是个有福气的,哀家看你的腰是一点都没有粗。还跟原来一样。”说到这里,太后倒是忍不住嫉妒了,想想她当年,生了乾风帝和昭慧长公主,这腰身就粗了不止一寸,那时候自己看着肚子上的肥肉,真真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所以太后如今看着楚思雅一点都没有变粗的腰身,还真的有几分羡慕。

楚思雅干笑了两声,倒是什么话都不敢说。现在她跟太后说话真的石每说一个字,都要好好考虑考虑这话到底该不该说。

至于自己的腰没有变粗,这倒是实话,不过这也该归功于自己,在坐月子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腰身给束了,否则她怎么可能不胖!

要知道抓住自己的男人,除了男人对你一心一意以外,最重要的还是女人得美貌无双啊!否则哪个男人愿意搭理你!

“荣安啊,你以前见着哀家,可不是这么拘谨的。”

“以前是荣安不懂事,要是有哪里做错的,还请外祖母原谅。”

除了这话,楚思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现在她对太后,除了将她当做是自己的外祖母以外,更多的还是将她看做太后了。

“是不是因为云翎的事儿,你觉得哀家会对你动手?”太后一双浑浊的眼眸目露精光道。

楚思雅咽了咽口水,其实她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话,她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于是只能低着头,不发一词。

“启禀太后,昭慧长公主求见。”

楚思雅一听昭慧长公主来了,不禁觉得有些庆幸,反正再让她单独面对太后,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心脏会不会跳出来!昭慧长公主在也好,起码自己的压力小了一点。

“看来别说你了,就连你娘如今也是担心哀家会对你动手啊!行了,你去把昭慧叫进来。”太后忍不住苦笑。

楚思雅动了动嘴巴,她很想说,昭慧长公主其实一点这个意思都没有,希望太后不要多心,可在这里的都不是傻子,要是真的一点问题都看不出来,那才真真是傻子了。

很快,昭慧长公主目露焦色的赶了进来,匆匆给太后行了一个礼,然后担忧的看向楚思雅。

“你也是,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这么火急火燎的赶过来,难道你还以为哀家会吃了荣安不成。”

昭慧长公主连忙牵起一抹笑容,“女儿怎么敢这么想,只是雅儿才出月子,女儿是担心她——”

“行了,就你这个脸上的神色都不知道遮掩遮掩的,竟然还在哀家面前睁眼说瞎话!也不看看你是从谁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你放心,这次哀家叫荣安过来,只是想看看这外孙女罢了,其他什么意思都没有。你也别想这些有的没有的了。”

昭慧长公主其实还真有些不太敢相信太后的话,不是她对太后没有信心,而是太后当年的铁血手段真的是镇住了许多人,哪怕楚思雅如今是她的亲外孙女,可太后对她真的能有多少情分?难道太后真的会忍住不动手?

昭慧长公主脸上的神情自然是没有躲过太后的眼睛,太后见状,不禁觉得好笑,“难道在自己儿女心中?她就是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

“行了,你要是觉得不放心,就陪着荣安一起好了。”

“好,儿臣也很久没有陪过母后了。”昭慧长公主立马接道。生怕太后反悔似的。

楚思雅见状,差点没有捂脸,她很想对昭慧长公主说一句,“您也被做的这么明显啊!”

太后接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吊着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的胃口,来来去去的,都是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这让昭慧长公主不禁更加沉不住气来。若是太后真的有什么打算,直接说出来,她倒是还能有所打算,可如今——

“行了,哀家也不逗你了。你皇兄才是当今的皇帝,哀家只是一个太后,管这么多做什么。以后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其他的人,其他的事情哀家也不会多问一句了。”

昭慧长公主见太后的神色不似作伪,还特地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母后,您说的是真的?”

“难道你很希望哀家说假的?”太后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昭慧长公主早就知道乾风帝的打算了,知道他是绝对不会为难云翎的,所以她唯一担心的就只有太后,她是真担心太后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楚思雅又何尝不担心,她就是担心太后觉得云翎是水月的皇子,再加上云翎竟然私自建造城池,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灭族的大罪啊!

再加上太后的态度一直不怎么明确,直直的让她吓的心脏病都要出来了!如今好不容易,太后真的好像不会爱为难自己和云翎了,她的一颗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要说之前,哀家也确实是生气。就忠勇侯做的事儿,就算砍他十七八次都不为过!可如今皇帝既然有了决断,哀家也不会多管什么了,你们以后就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多谢外祖母,之前是荣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荣安——”

“你也没想错,要是照着哀家之前的想法,还真的想斩草除根,可皇帝有自己的打算,哀家也不好做的太过。不过你们要记住了。忠勇侯终究是大梁长大,生恩终不比养恩大。还有你荣安,你也要记住,你是我大梁的郡主,母亲是昭慧长公主,这些你可都得记劳了!”

楚思雅一愣,她知道太后如今是在敲打啊,不过她本来就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没什么想法,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外祖母放心,荣安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她是绝对不可能忘记自己的身份,还有云翎,哪怕他嘴上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可楚思雅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对大梁的感情远远超过水月。如今太后愿意放他们一马,楚思雅对她还是真心感激的。

“太后,这些字画是不是要都烧掉?”就在楚思雅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钟嬷嬷忽的开口说道。

“烧了吧。留着也没什么意思。”太后淡淡大开口道。

昭慧长公主瞧了一眼,却忍不住惊呼道,“母后,这些字画不会是当年父皇送给您的吧!”

楚思雅也愣了愣,昭慧长公主的父皇,那不就是先帝嘛!先帝送给太后的字画,那也够弥足珍贵的了,按理说,太后是该好好留着才是,怎么会想将它给烧了呢?

“是。留了这么多年,现在想想,也是没什么必要了。还不如烧了的好。”太后神色淡淡,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烧掉先帝留下的东西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一样!

“母后,您怎么能这样呢!这些字画您若是不要,就给女人好了!”昭慧长公主颇有些赌气道。

太后想烧这些字画也不过是不想再看到这些东西,让她伤心罢了,昭慧长公主开口要了,她自然没有不应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