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选择(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祖父肯定很爱外祖母吧。”楚思雅从昭慧长公主手中拿过一幅画,喃喃的开口道。

说完后,楚思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简直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天啊,她都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古人间哪里有说爱不爱的!她怎么说出这种话的!

昭慧长公主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立马开口道,“你个丫头,平时真是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真是什么都敢说!”

先帝压根儿不怎么宠爱当今的太后,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儿好不好!自家这女儿也真是傻的可以了,竟然说什么先帝很爱太后!

楚思雅皱着眉,隐约想起了,貌似她好像听说过,当今的太后其实不怎么受宠,当年先帝最宠爱的是德妃!

“我只是从这幅画里看出来的。外祖父画的不是两只大雁吗?你看这大雁一只在空中帕盘旋,另外一只停留在遒劲的树干上凝望着空中的大雁,我是从中看出了爱慕,不过好奇怪,这大雁身上怎么总有一种寂寥感,好像是一种求而不得的落寞。”楚思雅看着这大雁,还真心觉得有些奇怪。这很不正常啊!有没有!

昭慧长公主也连忙从楚思雅的手里接过这画,以前看这些东西她是真没有在意,如今仔细看看,好像真的有楚思雅说的这种感觉,求而不得。

太后的眼底暗了暗,“昭慧,你要是喜欢字画,哀家这里有不少的名人字画。待会儿你去挑几张。这些到底是你父皇留下来的的。要是你拿了去,御史怕是有话要说了。”

楚思雅努了努嘴,方才也不知道是谁说要将这些画给烧了。如今竟然还说这画是先皇所赐,不能随意送出去。

昭慧长公主闻言,自然是没有不同意,立马将手中的画重新递给了钟嬷嬷。

“太后不好了!和嘉大公主说是要杀了大驸马,如今闹到了皇后那儿。”一个老嬷嬷面色惊慌的禀报。

和嘉大公主要杀了大驸马,不是说他们感情很好吗?哦,对了,和宁公主曾经告诉过她,大驸马有外遇了,而且还是她的熟人,文嫣,就连文氏如今也跟大驸马有染。

“和嘉哪里有一点大公主的样儿!”太后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对和嘉公主的意见很大。

楚思雅低着头,不发一言。

“走,一起去看看。”太后也正想找些事情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否则她看着那些画,也不知道能胡思乱想到什么时候。

*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韩金云你对得起我嘛!当初你韩家不过是个破落户!要不是本公主嫁过去,你们韩家早就跌到泥地里去了!你不知道感恩,竟然还敢在外面找狐媚子!你怎么不去死!”还未进林皇后的宫殿,听着这歇斯里地的尖叫声,一听就知道是和嘉大公主了。

“大公主啊,虽说你是公主,身份尊贵!可你也别忘了,嫁夫从夫,你有什么资格对大驸马这么大呼小叫的!也难怪——”

“颖妃,你给本公主闭嘴!你算什么东西!说好听了,是个妃子,说难听了,你不过就是个妾!你有什么资格对着本公主大呼小叫的!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公主面前端着长辈的架子!”

“大皇姐!母妃的话虽然难听了一点,可她好歹也算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对她这么无礼呢!”

“你也给本公主住嘴!和宁你算什么东西,妾生的玩意儿,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公主!”

看来是颖妃跟和宁公主了,十皇子的天花已经好了,她们自然是可以出来了。

原先就知道和嘉公主是个脾气大的,可真没想到她的脾气竟大到这种地步,别忘了,颖妃好歹也是她的庶母,和宁是她的亲妹妹,她一口一个妾,一口一个妾生的玩意儿,怎么说的出口的!要是这些话落到乾风帝的嘴里,有的她好看了!

不过,宫里出了什么事儿,想来也是瞒不过乾风帝的。

“好!好!哀家倒是不知道皇后原来这么会教孩子啊!”太后实在是听不下去,大步流星的走进皇后的寝宫,怒目瞪着和嘉大公主!

和嘉大公主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双眼瞪的比铜铃还大,死死的回瞪着太后。

楚思雅真心要对和嘉大公主说一句佩服了,你对着颖妃跟和宁公主是有资格叫板,可太后整整比你高处两辈,身份也不知道比你高多少,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俩的底气,竟然敢跟太后犟嘴!

“母后息怒,和嘉也是因为大驸马的事儿,太生气了,所以才会胡言乱语,顶撞了母后,还请母后看在和嘉还小的份儿上,饶过她一次。”林皇后连忙起身,拽着和嘉大公主跪下去。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这才扶着太后慢慢的坐到了方才林皇后的位置上,至于林皇后只有拉着和嘉大公主跪着的份儿了。

楚思雅这才有机会见识到这位大驸马,别提,长得还真是不错。面若冠玉,唇红齿白,只是面色有些不正常的发白,想来是被吓的。

啧啧,这要是放到现代,简直就是个顶级小受啊!原来和嘉大公主喜欢的是这种口味儿的!也是,就和嘉大公主的脾气,也就喜欢这种人。

楚思雅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视线,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的就是大驸马这种人。

大公主有错吗?有,脾气太大,听说她对自己的公婆也是爱理不理的。

不过和嘉大公主有句话没有说错,要不是她,韩家早就落寞了,哪里有今日的好日子过!

对了,跪在大驸马身边的老妇人,想来就是大驸马的母亲了。

看着倒是跟大驸马有三四分的相似,不过整个人畏畏缩缩的,头上更是戴满了金银首饰,看着就像是个移动的珠宝库,也让人看出她的上不了台面,活生生一个暴发户!

只一眼,楚思雅就移开了眼睛。

“母后啊!您可得给臣妾做主啊!臣妾做错什么了?臣妾只是以长辈的身份说了大公主两句,她竟然就这么羞辱臣妾,臣妾活了这么大半辈子了,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羞辱!儿臣活不下去了!”颖妃嚎啕大哭的声音不期然的响起。

“以长辈的身份?颖妃,你以什么长辈的身份说话啊!和嘉的话是说的有些难听,可有句话没说错,你不就是个妾!和嘉可是堂堂的嫡出大公主,是你能说的嘛!”林皇后本来就因为大驸马的事情,心里不舒服,再听到颖妃好火上浇油,生怕事情闹不到的声音,整个人都不好了,怒目瞪着颖妃,眼底的火气是显而易见!

“母后,您要是不给臣妾做主,臣妾真是没脸活下去了!”颖妃听着林皇后的话,整个人都气的不行,恨不得上前与林皇后拼命了!

“够了!”太后阴沉的目光扫到林皇后和颖妃身上,两人不自禁的低下头了头。

楚思雅暗道,果然还是太后最厉害!任凭皇后和颖妃怎么闹,太后只需要轻轻一个眼神,这两人就什么都不敢说了!太后果然是厉害!

“和嘉待会儿去跟颖妃道个歉。还有颖妃,和嘉的母亲是皇后,你一个当妃子的,是没有资格来教训她!否则还谈什么尊卑?”

和嘉不服气,她凭什么给颖妃道歉啊!可林皇后死死的抓着和嘉的手,和嘉没法子,只能低着头。心道,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大驸马的事儿。

“母后,和嘉今日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您可知道大驸马做的混账事儿!他竟然在外面弄大了其她女人的肚子,韩家这群没脸没皮的东西,竟然还想让那女人进公主府做妾室,这简直就是在打和嘉的脸啊!”

“不是——不是——皇后娘娘,您怎么能这么说呢!金云自从去娶了大公主,对大公主可以说是言听计从。我们一家子只差将大公主当祖宗一样伺候了!而且,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做驸马的,屋里有几个通房,那也是很正常的!”大驸马的母亲钱氏拼命的摆着手,小声道。

“呸!你个老货竟然有脸说你们将我当祖宗!我都替你们臊的慌!恶心!你看看你打扮的珠光宝气,头上的金银首饰更是把整个头了都戴满了,这是花你韩家的钱买的?是本公主,这些都是本公主的银子!要不是本公主嫁到你们韩家,你们韩家早就落寞了!一个个都得去讨饭了!”和嘉大公主快要气死了,还什么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当初她执意要嫁给大驸马,除了看重了他的那一张好脸皮,同样也想着,大驸马家不成器,自己嫁过去以后,大驸马肯定只能紧紧依靠着自己,量他也不敢三妻四妾!

可和嘉大公主万万没有想到,大驸马是不敢三妻四妾,可这才老实了几年啊!竟然就弄大了其她女人的肚子!这简直是狠狠给了她几个重重的耳光啊!

这让她在一众姐妹面前,哪里还有脸抬起头来!

“求太后给臣妇做主啊!我们韩家确实不是什么贵族,可我再怎么说,也是大公主的婆婆啊!她怎么能这么说臣妇呢!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大公主一人的修养,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皇室的公主都是这么——”

“你给哀家闭嘴!皇室的公主轮得到你来评价!和嘉啊和嘉,当年你父皇,你母后还有哀家都是不同意你嫁到韩家去,是你自己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硬是要嫁到韩家!如今呢?你看到自己嫁的是什么人家了吧!你还一直瞧不起和宁,她嫁的人虽说以前是商贾,可如今好歹也在翰林当差,不知道比大驸马这个小白脸要强上多少!再看看韩家的家风,哀家都没脸继续说下去了!”

和嘉大公主一张脸红了白,白了青,青了又黄,简直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

这个丈夫是她当初拼命都要嫁了的,可她真是万万没想到今日狠狠打她脸的,也是她的丈夫!

和嘉大公主再也忍受不住,呜咽的哭了出来。

“母后,您得给和嘉做主啊!韩家的人是欺人太甚啊!她们把和嘉当什么了!利用够了,就一脚踢到旁边去不成?”林皇后如今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哪怕平时再生她的气,可一看到女儿这么伤心,她的慈母心肠又发作了。

“行了。别哭了。哀家给你两条路。第一,继续跟大驸马当夫妻,第二,和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