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失忆蛊(一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来做什么!”云翎在看到水月皇的时候,眼底的不待见是清晰可见。

楚思雅对水月皇也没待见到哪里去。

水月皇看着楚思雅和云翎那副至极好像是什么脏东西的样子,只差没气的吐血!想他堂堂的一国之君,什么时候让人这么轻视鄙夷过!

“你们好大的胆子!别以为朕对你们客气三分,你们就能蹬鼻子上脸!”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很想说一句,她们也真没有什么的蹬鼻子上脸的打算,你不来就是了。

看着两人无动于衷,水月皇气的又放了一句狠话,“你以为大梁的皇帝答应你,让你自建城池,你以后就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别忘了,那座城池也接壤着水月,朕要做些什么,还是轻而易举的。”

“你不会。”水月皇的话才落下,云翎就幽幽的开口接道。

“你哪里来的自信?”

“依照水月如今的情况,十年内绝对是不宜再开战。”云翎携着楚思雅坐到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水月皇。

水月皇一噎,不错,依着水月如今的情势,起码三年内是不可能在动兵马了!可看着云翎那副样子,水月皇就气的恨不得吐血,他那是什么眼神,是笃定了,自己这个做皇帝的,不能拿他怎么样不成!

“皇上,大局为重啊!”刘艺在一旁小声提醒。

可在场的人,哪个不是耳聪目明的,哪能听不到他的声音。

楚思雅倒是听到了,只是看向水月皇的眼神还是难掩鄙夷,这男人也不值得她多尊重!

“你难道就不希望朕恢复记忆?记起你的母亲?给你母亲一个正式的名分?”若说云翎拿捏住了水月皇,那么水月皇也同样拿捏住了云翎!

云翎看着水月皇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没错,什么水月皇子的身份,他是一点都不稀罕!可有一点他稀罕,他要给自己的母亲正名!这男人凭什么这么伤害他的母亲!母亲爱了他一辈子,可最后这男人竟然都不记得自己的娘亲,这让九泉之下的母亲怎么能够安息!

楚思雅见状,拉了拉云翎的袖子,示意他也退一步。做皇帝的,从来都是不讲理的,你要想跟他讲理,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想让雅儿给你诊脉。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放了云尽孝那厮是吧,可以。”水月皇想都不想的直接同意了,一来,云尽孝没有伤害到他,二来,说句实话,他心里确实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云染希,如今放了她哥哥,也算是弥补一二吧。

要是云翎知道水月皇的想法,恨不得仰天长啸三声了,你凭什么觉得你还能弥补!你凭什么这么自作多情的以为娘亲就一定会原谅你!你凭什么!凭什么!

楚思雅对能不能帮水月皇恢复记忆,倒是有些摸不准,要知道除了水月的太医以外,这些日子,他也是找了大梁的太医,甚至许多民间的大夫,可却一点异常都没有查出来,这明显就很不正常。

心里没底,楚思雅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楚思雅给水月皇把脉,一开始,她也确实是什么都没有把出来。良久,楚思雅微微粗了蹙眉,移开了放在水月皇手腕上的手指。

“应该是中了失忆蛊。”

“失忆蛊?这是什么?”水月皇室中人也算是精通毒术了,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失忆蛊。

“我也是第一次见。对它知道的倒不是太多。”楚思雅幽幽的开口道。

她知道的确实不是太多。要不是在现代,她爷爷留下一本札记,里面对蛊虫什么的,做了一点介绍,她怕是也查不出来水月皇是中了失忆蛊。

“有法子解吗?”云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急切,他是真的想知道这失忆蛊到底有没有法子解。不是对水月皇多深的感情,这话完全就是为了他的母亲问的!

“有也没有。”

“什么叫有也没有!都说你是神医,照朕看来,明明就是庸医!”水月皇怒目瞪着楚思雅,眼底的不悦显而易见。什么叫有也没有!这是什么鬼话!明摆着是楚思雅什么都不懂!而且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竟然中了什么蛊毒,这更不是开玩笑的!

楚思雅看着水月皇那鄙夷的神色,差点没喷他一脸的唾沫,“是啊,我是庸医。起码我还能诊断出你是中了失忆蛊。不像你水月那群比我还要不如的庸医,竟然都诊断不出你中了蛊!啧啧,这么看起来,我比你水月的庸医不知道要强上多少了!”

丫的,竟然还敢瞧不起她!你当自己是谁啊!尤其这混蛋,就算不想承认,也不能不承认,这人还是她的公公,不过这种公公,谁喜欢谁拿走吧,真真是让人讨厌的不行!

“夫人若是知道解法,不如直言。”刘艺连忙开口,他也知道自家的主子,这脾气实在是有些太拗了,于是忙不迭的开口。

楚思雅扫了一眼刘艺,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第一,是找到母蛊。不过看水月皇你的样子,也能猜到,你八成连谁给你下蛊都不知道。更别提找到母蛊了。”

水月皇很想反驳楚思雅,可事实却是,他是真的不知道是谁给他下了蛊虫。虽然他心里怀疑萧皇后,可萧皇后到底是她的结发妻子,一国之母,他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说起自己的怀疑!了不得只能咽下这口气了!

楚思雅见水月皇没有反驳,还真真是有些奇怪了,这男人可不像是这么愿意忍辱负重的。

“第二条路,就是刺激你的记忆。”

云翎皱眉,“什么意思?”

“就是让他一直接触,那段他失去的记忆中熟悉的人和物。”

“朕失去的记忆,不就是关于云染希的!你跟朕说说,云染希已经去世这么多年,朕去哪里刺激去!”这说了等于没说!压根儿就是废话!要不是还记着楚思雅的身份,水月皇都想狠狠骂她两句了。

丫的,你是来求医的,还是来当大爷的!这脾气大的简直是可以当天皇老子了!

“就这两个法子!没了。或者是可以金针刺穴,以此来刺激你恢复记忆。”楚思雅幽幽的说出第三个法子,只不过第三个是最危险的。一个弄不好会引起体内子蛊的反弹。

本来她是没想说这法子的,只是这人的态度让她觉得太讨厌了,于是她就毫不客气的说出去这最危险的法子。

“有危险?”

楚思雅给了水月皇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聪明。”

“你——”

“皇上息怒。”刘艺在一旁连忙劝道。

楚思雅在一旁努了努嘴,真想加一句,做皇帝的,竟然这么喜怒不定,真不知道她怎么当上皇帝的!

当然了,这话最后还只能咽下去,什么都不能说出来。

“第三个法子是不是一定能让他恢复记忆。”一直沉默的云翎忽然开口。

楚思雅不知道云翎开口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不错,这个法子确实能让他恢复记忆,可也很危险。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蛊虫,说实在的,我也没太大的把握。”

“你没太大的把握!竟然还敢在朕面前说这法子,你存的到底是什么心思!”感情她都没把握,竟然还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词!

“水月皇有本事就去找给你下蛊的人好了!我是没这么大的本事解了!”就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病人,这病人谁要谁拿去好了!

最后双方只能不欢而散。

晚间,云翎倒是问了楚思雅一句,“这金针刺穴需要多久才能见效?”

“一次足矣。不过这法子真的危险,容易引起体内子蛊的反弹。母蛊也能感应到子蛊的不对头,会引起他体内的子蛊反弹的更厉害。所以,我是真没有多大的把握。”

“赌一次吧。”云翎闻言沉默了许久,良久才幽幽的开口。

“你真的要赌一次?很危险啊!不过就算你同意了,那一位不同意啊!”对水月皇来说,能不能恢复记忆,怕是真的不是多重要吧。在他心中,云染希压根儿就是个无关紧要的存在,他能为了云染希,用他的生命做赌注,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危险?他害的我娘年纪轻轻的就去了,他害的我从小受尽欺凌,我一定要给我娘讨个公道!若是他恢复记忆后,还是如此,那我就彻底死心了。他若是没能恢复记忆,就这么死了,也是他活该吧!就当他是去地底下给我娘亲赔罪了!”

楚思雅见云翎已经打定了主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抓住云翎的手,“我是你妻子,无论你是什么想法,我都支持你。不过有一点,这金针刺穴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少,大约需要十日。”

云翎虽然嘴上说的不在意水月皇的性命,可好歹那也是他的亲生父亲,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能减少一点风险这也是好的吧。

“好,就定在十日后。”

翌日,楚思雅正在准备金针刺穴的相关事宜的时候,忽的听到理国公被削爵了。楚思雅闻言只是叹了一口气,她也知道当年乾风帝被刺杀的事儿了,是老理国公做的。

要是楚思雅有这么一个先人,简直恨不得狠狠唾弃死他,你个脑子不清醒的,尽做些混账事儿!如今还连累了子孙,也不知道你在地下能不能瞑目!

不过理国公府虽然被削爵了,好歹还保留了一干人的性命,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尤其赵天楚的官职也没有被削。赵家若想起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想想同样姓赵,两家的差距真是太大的了。

赵姨娘的娘家因为投靠了庄王,想要挣一个从龙之功,不过从龙之功八成是挣不到了,小命都要没有了,还谈什么从龙不从从龙的。

这些事情,楚思雅听听也就过去了。毕竟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她倒是有些好奇楚思影会怎么样。当初楚思影能够嫁给赵天楚,然后一直在理国公府作威作福的,想来就是因为她掌握了这个所谓的大秘密吧,如今这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楚思影还凭什么威胁赵家的人,想来离被休也差不远了。

楚思影怎么样,跟她倒是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有今时今日,楚思雅只想说一句活该!

而就在楚思雅专心准备金针刺穴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单云告了御状,告冯大人当年为了功名利禄,杀妻杀子!

这事情闹得太大了,相关一行人,全都被乾风帝召见。

楚思雅闻言,目光不禁暗了暗,单云忍到今天才鱼死网破,想来也是忍的足够久了。

O(∩_∩)O谢谢xiaofei52168秀才投了1张月票小花花绿绿0915秀才投了2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