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 冯家争吵(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冯府发生的事儿,楚思雅也就听了一耳朵,就扔到耳后了。

冯大人当初打算杀妻杀子的时候,就应该有心理准备,他会有今日!

果然,乾风帝查明事情真相后,摘掉了冯大人身上所有的官职,现在他就是一庶民,冯断雨。

而冯夫人也从妻降为继妻,以后每到冯断雨原配忌日的时候,她都得执妾礼。

楚思雅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摇了摇头,恐怕对冯夫人来说,接受这个惩罚,还不如让她去死呢!

这一日,楚思雅正在帮云脉小包子洗身子。

云脉小宝子特别喜欢冲澡,尤其喜欢在澡盆子里玩儿水,每次荡起水花后,又会对着自己露出无耻的笑容。

楚思雅每次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都忍不住撇嘴,真不知道这儿子到底是像谁。

“怎么这么好动,既不像我,也不像你爹,真真不知道像谁了。”楚思雅说着就捏了捏云脉的鼻子,在看到云脉委屈着一张脸,差点哭出来的时候,才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夫人也是的,明知道小公子年纪小,怎么就舍得下这么重的手呢!”连翘帮着楚思雅理扶着云脉,有些不赞同的道。

“我看啊,是该帮你好生找个相公才是,看你这么疼爱孩子,将来也一定是个好母亲。”

连翘的脸数的就就红了,“夫人惯会取笑人的。”

楚思雅看着连翘红了的脸蛋,微微抿了抿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已经在心里盘算起来,该给连翘找个什么样的相公才是。

楚思雅摸了摸玉盆里的水,看已经微微有些凉了,这才将云脉从玉盆里捞出来。

看到这一整块用上等的田黄玉制成的玉盆,楚思雅只能感叹一句奢侈了,除此之外,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云翎自从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喜欢洗澡后,就立马让人打造了这玉盆。

楚思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这玉盆的情景,除了目瞪口呆外,已经是没有任何感觉了。

至于云脉小包子,笑的那叫一个灿烂,还直接在云翎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大大的口水印,高兴的直让云翎抱着他说什么后继有人!

那时候楚思雅就知道这爷俩就是两个不省心的!

“夫人,不好了!”

楚思雅和连翘正帮云脉小包子穿衣服,忽的听到人来喊说不好了,于是有些不高兴的皱着眉头,“什么不好了,在府里这么些日子了,难道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

“夫人,听说冯少夫人难产了!”

这下楚思雅差点没有吓得晕过去,子媛难产了!

“你们好好照顾了小公子,我去看看。”

楚思雅原本没将冯家的事儿放在心上,心道,反正罚的是冯断雨和冯夫人两个,冯宇墨一点损失都没有,按理是不会有任何事儿的。

不过她怎么能忘记就冯夫人就是没事都要弄出些事儿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不生事儿!

算算她和子媛是一块儿怀上孩子的,不过脉脉早产,子媛的孩子还没有出生。

没想到日子都快要足了,竟然会出这么一档子事情,这也更让楚思雅讨厌冯夫人,原本她对冯夫人还有那么一溜溜的同情,现在,呵呵,别说同情了,只恨不得冯夫人也被打上个好几十板子才好!

冯府

“我跟你拼了,冯断雨!对得起我嘛!我当初可是堂堂的大理寺卿的小姐,我该嫁的也该是王孙贵族!可我当初为了你,连自己的家都不要了,我爹更是视我这个女儿为耻辱!恨不得不要我这个女儿!我更是心甘情愿的跟着你在落霞镇那小地方呆了那么久,只能当一个小小的芝麻绿豆官的妻子!而我的姐姐可是堂堂理国公夫人啊!冯断雨你是人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事先有儿有女,你竟然不告诉我,如今我竟然成了继妻,我的脸反正都已经丢光了,我也什么都不在意了,我今儿个跟你拼了!”

“你够了!如果你不是大理寺卿的女儿,我会娶你!你看看你,刁蛮任性,脾气更是大的可以,这么多年来,我就只能守着你一个,你难道还不满足!安如萍,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我也早就受够了!你压根儿就比不上我的原配妻子!”冯断雨一开始还因为你心虚,所以处处忍让安如萍,可安如萍逮着机会就用她那锋利的指甲拼命的往他的脸上抓,这让他情何以堪!

“你够了?你够什么了?冯断雨,你别忘了,你当初不过就是个落魄秀才罢了,要不是有我,你连县令都当不上!你竟然有脸对我这么大呼小叫的!我今儿个跟你拼命了!”冯夫人如今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继室的身份,在听到冯断雨说她不如他的原配,更是恨得牙痒痒,下起手来是更加的不管不顾。

“宇墨,赶紧把你娘这个疯子拉开!”冯断雨真心觉得够了!冯夫人之前还能算是一个人,如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你们够了没有!子媛就是因为拉你们两个,所以才差点动了胎气!你们难道一点都不愧疚,竟然还在子媛的产房外打闹!”

冯宇墨真心觉得够了,他甚至觉得很痛苦,为什么眼前的两个人竟然是他的父母!他宁可自己没有父母,也不希望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这么狠毒的人,为了往上爬,竟然可以狠心杀害自己的原配和亲生儿女,为什么他有这么狠毒的父亲!

“我是你父亲!我做什么轮不到你插嘴!”冯断雨恶狠狠的瞪着冯宇墨,如果有可能,他都想直接杀了知道当年往事的人!

都怪冯氏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当年他明明让她把人都解决掉,可她却阳奉阴违,否则怎么可能会留下单云和单娟两个野种!

如今好了,他当年为了往上爬,害死自己的原配,还想杀害原配留下的两个儿女的事儿全都暴露出来了!如今他就像是见不得光的老鼠一般,他不敢出去,他觉得每个人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似乎都在嘲笑他!似乎都在谴责他!

那些人凭什么谴责他!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想要往上爬哪里错了!只恨他当年所托非人,竟然让冯氏去做,若是他亲自动手,哪里会留下单云和单娟这两个孽种!

“呸!你有什么资格骂我的儿子!冯断雨,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无耻至极的混蛋!当年我安如萍就是瞎了眼睛了,才看上你!”冯夫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冯断雨,她如今真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当初她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才看上这人渣!

“安如萍,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定要直接休了你!”

“好啊!你有本事就休了我!冯断雨,你以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如今只是一介庶民!你要休了我?好啊,你尽管休!我倒要看看,你休了我以后,你能有什么好下场!”安如萍如今查不到已经彻底疯了,她压根儿不在意被休不休了,这男人压根儿不值得她留恋,这男人从头到尾就是一个渣!

“你休要这么嚣张!我——”

“够了!你们吵够了没有!子媛正在产房分娩,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算我求你们了!”冯宇墨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冯断雨和冯夫人,他恨啊,真心快要恨死了,为什么这两人是他的父母!这是为什么啊!

冯夫人如今能够依靠的就是儿子了,娘家,她是早就回不去了,而且她丢了这么大的脸,她也绝对不要回娘家!回去做什么,难道要嫂子她们嘲讽自己!做梦,她安如萍这辈子都不会承认自己后悔!都不会承认自己错了!

尽管冯夫人不能不承认,其实她早就觉得自己错了,早就觉得后悔了!

“你个不孝子,你竟然敢威胁你老子!”冯断雨双眸瞪得比铜铃还打,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人,他不能管人家是怎么看他的!难道还不能管自己的儿子不成!

“你凭什么瞪着我儿子!冯断雨,我告诉你,你休想拿什么孝道来压我儿子!别忘了,父慈子孝,父慈是摆在子孝前面!你一个连自己亲生儿女都不放过的畜生,有什么资格让我儿子听你的!难道让儿子学你一样,杀害自己的亲生骨肉不成!还有你给我记住了,你如今是庶民,我儿子身上可是有功名,你一个庶人,有什么资格管教儿子!我告诉你,你如今最好识时务一点,那我还能赏你一口饭吃,要是你还敢指手画脚的!还敢耽误儿子的事儿,我立马让人把你赶出去!”

“你——”

“子媛怎么样了?”楚思雅一进来,听到的就是冯断雨和冯夫人的吵闹声,不禁粗了蹙眉,对着两人,她也是半点好感都没有。

“云夫人你来了。子媛情况很不好。听产婆说难产,我——我已经让人去请大舅子了,可——”

“我进去看看。还有,你要是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我看你应该先将这两人请出去,子媛在里面拼死拼活的生孩子,外面吵吵闹闹的,你真心不想子媛好。是不是!”楚思雅噼里啪啦的说了冯宇墨一堆,扭头就进了产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