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大结局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子媛,你怎么样?”楚思雅冲进产房,入鼻处,是浓浓的血腥味儿,似乎恨不得让人闻之晕过去!

再看床上的徐子媛,脸色苍白,额头上几缕被汗水浸湿的秀发紧紧的贴在额头上,不停的发出“呜呜——嗯嗯——”般虚弱的声音,只是可能力气已经用尽了,那声音几乎可以能够忽略不计了。

“云夫人,少奶奶难产啊,孩子是脚朝下,这孩子要是再不出来,大人和孩子怕是要都保不住了!”产婆也是一脸惊慌的开口。

楚思雅自己生产过,自然知道徐子媛此时力气已经用尽了,可徐子媛的眼神扫向她的时候,带着祈求,似乎在说,救她的孩子。

楚思雅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放心,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儿的。相信我。”楚思雅紧紧握着徐子媛的手似乎是在给予她力量一般。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接下来我需要你们帮忙,只要子媛能够顺利生产,你们就是大大的功臣。相反,若是出了一丁点差错,你们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那也是未知之数了!”

一席话说的,产房内的人纷纷低下头,连声应是。

楚思雅将随身携带的用曼陀罗花制作的麻沸散给徐子媛喂下,顿时徐子媛就沉沉的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一般。

“夫人,少奶奶如今怎么能睡着呢!孩子在产道里呆久了,会——”

“闭嘴,待会儿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楚思雅狠狠的瞪了一眼产婆,厉声开口。

产婆讷讷的闭上了嘴巴,同时在心里腹诽,这忠勇侯夫人明明是在不懂装懂,待会儿她倒是要看看她能做出什么来!若是冯家的少奶奶真的出事儿,那也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接下来产婆就没有时间在那里胡思乱想了,楚思雅竟然拿出了一把小刀,在火上烤了一会儿,就往徐子媛的肚子上割。

产婆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差点没有高呼出声,还是楚思雅凉凉的扫了一眼,“闭嘴!”

产婆才什么都不敢说,用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至于楚思雅则是专心致志的开始给徐子媛剖腹产。

这套手术刀楚思雅早就准备好了,一开始是为自己准备的,在在古代,女人生产,相当于是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所以她为自己准备了这套刀具。

她原本正打算将剖腹产教给医女,如果自己到时候真的难产的话,那她一定会选择剖腹产。

可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她竟然会被算计到早产。不过万幸的是,哪怕她早产,好歹也是顺产,没有出现难产。

没想到这剖腹产,她没有用到,倒是用到子媛身上了。

其实楚思雅心里也是紧张的不行,自己在现代主攻的是中医,对西医,她只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学了一点儿,这剖腹产,她在现代,也只是帮人执行过一次。

如今真的拿起手术刀,帮人剖腹,楚思雅真心是觉得紧张的不行。

手下的人是自己的好姐妹,若是自己一个不小心,这手术刀稍微弄偏了一点儿,子媛怕是要一尸两命了!

第一次,楚思雅紧张的握着手术刀的手竟然都在微微颤抖。

楚思雅死命吸了一口气,不断的告诉自己,她可以的,她一定可以的,她一定要救下自己的好朋友!

凝住心神,楚思雅开始专心致志的给徐子媛进行剖腹。

“奇怪,产房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冯夫人还是挺关心徐子媛的,更准确的说是关心徐子媛肚子里的孩子吧。

“子媛怎么样?”徐子寒冲到冯宇墨身边,抓着他的衣领焦急的问道。

“你做什么!你就是关心你妹妹!也不能对我儿子无礼啊!”冯夫人一看到徐子寒对冯宇墨这么不客气,顿时气的不行,横眉竖眼道。

“闭嘴!我告诉你。若是子媛没事,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若是子媛出了什么意外,我定要你血债血偿!”徐子寒冷冷的扫了一眼冯夫人,这女人平时是怎么对子媛的,真当他不知道不成!若不是念着子媛已经嫁到冯家,以后的日子都该她自己继续过下去,他做哥哥的,不可能随时随地的陪在子媛身边,否则他早就让冯夫人好看了!

冯断雨拧着眉,不悦的看着徐子寒,“徐公子这话说的无礼了吧!拙荆到底算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说出血债血偿这样的字眼儿!”

徐子寒冷冷的扫了一眼冯断雨,眼底是满满的讥诮,“杀妻杀子的畜生,我不屑跟他多言!”

“你——”

“我妹妹正在生孩子,我懒得跟你们多计较。可要是因为你们子媛出了什么事儿,我可以跟你们保证,我一定会要了你们两个的命!”

徐子寒的话说的杀气腾腾,只一点,没有人怀疑徐子寒的话。

冯宇墨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就算他对自己的父母觉得失望了,可也不代表,他能容许其他人在他面前这么威胁他的父母啊!

“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若是子媛出什么事儿,我也不会放过你!子媛自从嫁到了你们徐家,受了多少罪,这些我都心知肚明!可我知道子媛喜欢你,所以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了,可若是子媛这次连命都保不住了,那我也不会再心慈手软放过你!”

这话,冯宇墨无法狡辩,徐子媛从嫁到他们家起,就受了很多的委屈,这些他都知道。可他就算知道,也无能力为,因为给她委屈受的,偏偏就是自己的父母,他挨着自己的父母,什么话都不能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子媛受委屈,如今看来,他确实不能算是一个好丈夫。

就在气氛凝滞之际,忽的传来一阵哭声,冯夫人高兴的喊道,“生了!生了!哭的这么响,一定是孙子!”

冯断雨虽然不是很待见徐子媛,可对孙子,他也同样是期待的。不免觉得有些兴奋。

再说产房,楚思雅只留下了一个产婆在她身边帮忙,产婆也接生过不少孩子,也见识过不少的血腥事儿,可楚思雅生生的用刀子将活人的肚子割开,然后从中取出孩子,然后又用针线将妇人的肚子跟绣花似的缝上,真真是让她开了眼界!

产婆甚至大着胆子去探了探徐子媛的鼻息,见她还有气息,分明是活的好好的,这就更让她觉得惊讶了!生生觉得自己是不是见了鬼了!

这活活的将妇人的肚子剖开,孩子竟然还能活的好好的,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产婆想的是,她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这种神乎其神的技艺。

产婆吞了一口口水,愣愣的看着楚思雅,此时楚思雅在她眼里绝对不是人,而是神了!

楚思雅不知道这产婆在想什么,她将一切都弄好,然后给徐子媛把脉,发现她一切正常,才悠悠的送了一口气,幸好子媛一切都好,否则她真是没脸见子媛,也没脸见徐子寒了!

“孩子还是交给你照顾吧。”楚思雅虽然已经当过娘了,可也不能不承认,对照顾孩子什么的,她真心是不太擅长,绝对没有这些产婆奶娘做的好。而且她刚刚给人剖腹产,精神处于极度紧张之中,如今放松下来,自然是没有那个精力,继续照顾孩子了。

楚思雅吩咐人好好的整理产房,然后步伐有些虚弱的往外走。

“母女平安,放心。”楚思雅看着徐子寒跟冯宇墨一脸焦急的神色,淡淡的开口道。

“平安就好。平安就好。”冯宇墨也不是很在意徐子媛生的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虽说他更想要的是儿子,不过只要母女两个都平安,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都不是很介意,反正他和子媛两个年纪还轻,将来肯定还能有孩子的。

徐子寒一直吊着的心更是倏地放下来了,他只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平安无事,其他的事儿,他真的不是太介意。

冯夫人就难掩失望了,“害的我提心吊胆了半天,竟然就只是一个丫头片子!”

楚思雅听着这话,差点没忍住一个耳光上去扇死冯夫人!

女儿怎么了!女儿多招人疼!丫的,重男轻女,这是她最看不起的了!

楚思雅想着,狠狠的瞪了一眼冯夫人,简直恨不得将她给吃了!

徐子寒更是阴森森的盯着冯夫人,似乎恨不得将她浑身上下都戳一个洞一样!

他妹妹拼命生下的女儿,在她眼里,竟然就这么不值钱,看她那满眼鄙夷的模样,徐子寒很不得将她一双眼睛给挖出来!

“拙荆一直期盼着子媛这次能给她生一个孙子,谁知道生下的竟然是个孙女。拙荆失望之下,心情自然不会太好。”冯断雨幽幽的开口解释。

其实照他的意思,他也失望徐子媛竟然只生了一个孙女!不过徐子寒马上就是驸马了,他才过而立之年,怎么都不愿意就这么闲赋在家,所以他一定要抓紧一切能够抓紧的机会,重新回到朝堂!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冯断雨的想法,否则真真要笑出声来了!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信心,他凭什么觉得徐子寒会帮他?就他那已经烂到大街的名声,他要是能重新做官,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冯府,楚思雅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看着这些人,楚思雅心情烂到家了!子媛的麻醉药,起码得到明天才能醒过来,她明天再来看子媛也一样。

徐子寒听楚思雅呀说了,徐子媛明天才能醒,于是也离开了,同样,若不是冯府有自己的妹妹在这儿,他也是一刻都不愿意多呆!

“对了,若是可以的话,你最好赶紧帮着子媛把冯宇墨的父母给弄走。”楚思雅想了想,还是把这话说出来了,因为她本身就是这么想的,要跟公婆处好关系,本来就够困难了。再加上冯断雨算是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冯夫人又是一个典型的不讲理的,一般人怕是都没有福气能够容忍他们!

反正楚思雅只真心觉得对那两人,如果她摊上了,那她绝对就只有一个想法,有多远就离多远,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免得让人生气!

徐子寒阴沉着一张脸,就连自己妹妹母女平安的消息也没能让他高兴一点,如今他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妹妹以后都要跟冯断雨和冯夫人这两个人,继续生活下去,他的心就钝痛!

“嗯。你放心。我会想法子,让他们离开的。”

楚思雅听着徐子寒的话,总算是放心了。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冯断雨的名声就算再差,可也是冯宇墨的亲生父亲,碍着孝道,冯宇墨就不可能不管冯断雨。

还有冯夫人,有一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她都恨不得把事情闹得大大的,所以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离开,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不过楚思雅倒是相信徐子寒,他既然开口了,就肯定能做到。

“对了,你跟和宁的婚期快近了吧。”解决了徐子媛的事儿,楚思雅倒是开始关心起和宁跟徐子寒的婚事了。

徐子寒的眼神暗了暗,随即淡淡的开口,“皇上说了,大约就在一月后吧。”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她倒是衷心的为徐子寒跟和宁感到高兴,两人都是她的好朋友,她是真心希望这两人能够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

“对了,我还没有恭喜你们呢。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喝到你们的喜酒了。”楚思雅真心有些难过的开口。说不定那时候她已经跟云翎去了他为自己建造的城池了。

其实楚思雅也想早日离开,继续待在大梁,这里就跟个定时炸弹一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了。所以她是真心不想继续待在这儿。让自己生命继续受到威胁。

“不能喝我跟和宁公主的喜酒?为什么?”

楚思雅但笑不语,虽然是好朋友,可有些事情也不能告诉他。

“我先回去了。”

徐子寒见楚思雅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再追问,自己在她心目中,永远都只能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吧。再多,他已经不敢奢望了。

忠勇侯府

楚思雅前脚一回来,云翎后脚也跟着一块儿回来。

“咱们算不算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前脚刚回来,你后脚就跟着一块儿回来了?”

云脉小包子刚刚喝过奶,此时心满意足的靠在楚思雅的怀里,两只白白胖胖的小手不停的作乱,要不是身边还有一个人在帮忙,楚思雅都不知道要怎么制这小子了!

云翎伸手摸了摸云脉小包子的脸蛋,这才开口,“你遇到徐子寒了?”

“是啊,子媛这次竟然难产了,徐子寒是她的哥哥,听到消息,能不赶过去嘛!”

“是啊。你没跟他说什么吧。”云翎一只大手逗弄着楚思雅怀里的云脉小包子,状似无意的开口。

楚思雅有些好奇的看着云翎,颇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怎么觉得云翎今儿个怪怪的,转念一想,云翎怕是担心自己会将他们去新城吃的事儿告诉徐子寒,这么一想,楚思雅顿时就明白了。

于是,楚思雅没好气的瞪了云翎一眼,“我像是这么不知道分寸的人嘛!哪里会乱说话!我只是提醒了徐子寒一句,最好将冯宇墨的父母赶紧送走,否则子媛指不定要吃多少苦呢!对了,我还问了一句他跟和宁婚期的事儿。”

云翎闻言,挑了挑眉。

虽然与云翎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楚思雅就是觉得她从云翎的眼底好像看出了幸灾乐祸,心里愈发的觉得莫名其妙了。难道她跟徐子寒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云翎一看楚思雅的表情,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不过她是绝对不会开口提醒楚思雅的。有什么好提醒的,难道让他告诉她,徐子寒对她有不轨之心?笑话,不知道才好呢!这些居心叵测的男人,他们这些肮脏的心思,最好小女人一辈子不知道才好!

看,如今小女人不知道,就能经常无意的在徐子寒面前提起她的婚事,这可真是太好了!

云翎虽然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儿,可心爱的女子口口声声的说的都是自己跟另外一个女人的婚事儿,这滋味儿绝对不好受。

云翎只要一想到徐子寒那表情,就恨不得仰天长啸三声,原来这世间最痛快的事情,就是看到自己的情敌倒霉啊!反正云翎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小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是愈发的狐疑了,云翎只能咳嗽了两声,开始转移话题,“六日后,皇上要在御花园宴请他,我跟皇上商量好了,就在那时候动手。”

“六日后?你还把你的打算跟皇帝舅舅说了?他竟然还同意帮你?”楚思雅是真心觉得奇怪的不得了,自己的皇帝舅舅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竟然同意帮云翎。而且就这么算计一国之君,难道他都不担心引起两国的纷争吗?

云翎只一眼就看出了楚思雅心里的想法,淡淡的开口,“皇上也希望他恢复了记忆吧。”

楚思雅从中听出云翎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子的压抑,愣了愣,随后就明白了,因为云染希。

唉,都说帝王无情,可自己这位皇帝舅舅,对云翎的母亲云染希却实在是专情的很啊!

楚思雅此时倒是忍不住可怜宫里的那些女人了,争抢了一辈子,可惜那个男人的心从来都没有在她们身上过,这是何其的可悲啊!

转眼,就到了六日后。

这一日,阳光明媚,乾风帝就在御花园设宴,陪坐的人也不多,乾风帝身旁坐的是林皇后,还有就是云翎和楚思雅夫妻两个,以及昭慧长公主还带着了楚文豪跟纤柔两夫妻。

楚思雅倒是扫了一眼楚文豪跟纤柔,两人看起来还是淡淡的,还是没有夫妻间的那种气氛,再看纤柔,怕是这两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同房过吧。

楚思雅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视线,各人都有各人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得看自己。

“水月皇来我大梁多日,朕都因为杂事繁多,都没有机会好生款待水月皇一番,这一杯,就由朕敬水月皇!”乾风帝说着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朕岂是那等不通情达理之人。乾风帝放心,这等小事,朕可没有放在心上。”话落,水月皇同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楚思雅见状,垂眸,眼底闪过一丝好笑,要她说,这世上最会演戏的莫过于当皇帝的了!眼前的这两个绝对是翘楚中的翘楚了!

“皇上还是少饮两杯才是,要知了酒喝多了,到底伤身啊!”林皇后笑着劝了一句。

“大梁皇后果然是温柔贤淑,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啊!”水月皇适时的说了一句。

“水月皇谬赞了。”

“不过朕怎么听说,前些日子,大梁皇后好似身体不适,一直都待在自己的宫里?”水月皇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林皇后是为何关的紧闭,外人是很难知道,不过水月皇他可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此时他说这话,无疑是狠狠的打了乾风帝的脸!

说林皇后贤惠,没错,她还真的是够贤惠的,作为皇后,一心一意想的不是自己的丈夫,想的不是大梁的江山社稷,反倒是全心想着如何将自己的孙子推上皇位!

贤惠二字,在林皇后身上真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水月皇也知道朕的皇后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才一直待在自己的宫里?难道水月皇就这么关心朕的皇后不成?”乾风帝的脸也倏地沉了下来,让其他人看他的笑话,水月皇已经快气的吐血了,偏偏害的自己丢脸的竟然是他的结发妻子,他能高兴就奇怪了!

楚思雅差点没笑出声来,说说水月皇这么关心林皇后,不就是在说水月皇在觊觎林皇后不成?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楚思雅这觉得好笑。

“朕只是随意问乐一句,乾风帝何必如此紧张呢?况且,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有那些心虚的人才会紧张?”水月皇说完,就将眼神移到场中的歌舞,好似专心致志的欣赏起歌舞。

乾风帝见状,气的差点没有出声,这算什么!自己竟然被人这么狠狠打脸,不过自己要是再挑明这话题,到时候丢脸的还是他自己!想想就让人心里不舒服!

于是乾风帝愤恨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重新看向了场中的给我,只是心里再次给林皇后记了一笔,不堪重用!

忽的,一个宫女在给水月皇上菜的时候,手一抖,菜肴竟然全都倒到水月皇的身上。

“大胆!”刘芳立马怒吼!场中的歌舞而已随之停止。

场中的宫娥手足无措的站在中央。乐手也是动也不敢动,此时的御花园寂静异常,唯一能听到的就是那名宫娥不停跪下求饶的声音。

“难道这就是大梁皇的待客之道?”任谁都能听出水月皇的声音是咬牙切齿,似乎恨不得撕碎了眼前的人一般。

“这个宫女真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怠慢了朕的贵客!来人啊,把这宫女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其实按照这宫女的罪过,就算直接打杀了也没人会多说一句。

水月皇对着结果也十分的不满意,要是在水月皇宫有这么一个不知好歹做错事的宫女,就算立马打杀了,也是活该!

可做主人家的都已经发话了,他也不好一直揪着不放,于是只能闷闷的点了点头。

楚思雅看着水月皇如今的模样,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倒在水月皇身上的菜肴不是其他,正好是番茄蛋汤,而水月皇今日穿的是一件白色常服,所以如今他的衣服上,是红一片,黄一片,好看的不得了!

对别人,楚思雅当然不会嘲讽的这么厉害,可是对水月皇,哈哈,楚思雅只觉得好笑!这人活该!

“水月皇不如去偏殿换一下衣服?你这——”乾风帝说着,同样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水月皇。

水月皇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个让他丢尽了脸面的地方,哪里还愿意再留下来!

不过他要是真的顶着这些恶心的汤汁出去,他自己就先恶心死了!

“好!”水月皇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

*

“若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出,皇上就不该来赴宴!”刘芳一边为水月皇整理衣服,一边忍不住嘟囔,确实,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一开始还不如不来呢!

“行了,你嘀嘀咕咕些什么呢!”水月皇的心情正是郁闷的时候,再听刘芳在那里嘀咕,心情怎么好,于是同样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芳。

刘芳只觉得委屈,可忽的,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换上一件天青色常服的水月皇,顿时就觉得不对,正打算大喊,他也同样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很快,殿内就出现了两个人,赫然就是云翎和楚思雅。

“雅儿,快点。他的暗卫,虽然有皇上的人在那里牵制,可到底牵制不了多长时间!”

楚思雅点了点头,立马就有人将水月皇扶到床上。

楚思雅看着水月皇,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出一口浊气,她不断的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冷静,然后才将准备好的金针取出,一根一根的扎上水月皇的脑子。

在此期间,楚思雅一直担心水月皇体内的子蛊会反弹,于是边施针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水月皇,还要时不时的偷偷的渡一点灵泉水给水月皇。

心里则是忍不住腹诽,真是便宜你这个讨厌鬼了!

*

“卫炅你怎么了!”萧皇后看着卫炅一脸痛苦,于是惊慌失措的问道。

“有人在给皇兄解失忆蛊!我体内的母蛊感受到了,所以活动的厉害!”失忆蛊的母蛊就在卫炅身上,这么多年来母蛊一点状况都没有出过。可最近,频频出状况,那时候,他不敢告诉萧皇后,生怕她担心。可如今母蛊竟然反弹到他都已经控制不了的地步!

卫炅看着萧皇后担忧的神色,以为她是担心水月皇恢复记忆,会对她不利担忧,于是艰难的扯起一抹笑容,“你放心,我不会让皇兄恢复记忆的。哪怕拼了我这条命。”

萧皇后看着卫炅,这个男人为他付出了一切啊!到如今,哪怕在这生死关头,他想的也也只有自己。

她萧灵儿这辈子没能嫁给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却拥有一个最爱自己的男人,这也能算是一种福气了。

“别管你体内的母蛊了。皇上他恢复记忆也好,这么多年,我真的已经累了。”她不是早就做好水月皇会恢复记忆的准备了吗?所以事到临头,她竟然一点都不紧张,反而觉得解脱。

“灵儿,你——”

“母后!”卫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她的母后的宫里竟然有一个男人!

没错就是男人!卫戎在宫里生活这么多年,难道连男人和太监都不能百分辨嘛!

萧皇后万万没有想到卫戎此时会出现在这里,再看到卫戎眼底嗜血的杀意,萧皇后猛地惊醒,“戎儿,你误会了,母后没有——”

“没有!没有水性杨花的给父皇戴绿帽子嘛?母后您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您是水月的皇后啊!一国之母啊!就算父皇冷落您,您也不该——”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难道母后在心里就是这样的人不成!母后跟他是清清白白的,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好!清白!那我今儿就就杀了她,那才能一了百了,您也才能真正说一句清白!”

卫戎说着就大跨步向前,摆明了是打算杀了卫炅。

萧皇后死死的拉着卫戎,“不行,不行!你不能杀他!”

萧皇后这番作态落在卫戎眼里,不禁让他更恨了!他的母后,就为了这么一个男人,竟然阻拦他这个儿子!

“母后!这男人不能活着!若是外人知道您的寝宫内竟然藏着一个男人,您能想象的到那后果吗?儿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解决了这人!”

“戎儿,母后跟你发誓,母后跟他真的是清清白白,他是你的亲叔叔啊!你——”

“亲叔叔?什么亲叔叔?当年父皇上位前早就将我的那群亲叔叔给杀了个精光,就算他是我的亲叔叔,那也是乱臣贼子,今儿个,我杀了他,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卫戎快要发疯了,今天发生的一切,真的是大大颠覆了他所有的观念!

他一直觉得贤良淑德的母亲,如今竟然跟个男人有染!他简直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给千刀万剐了!

卫戎越想越气愤,他只觉得自己的头顶在冒烟,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此时他若是不杀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纾解他这一腔的怒火!

卫戎想着就拔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宝剑,外臣进宫,自然是没有资格携带兵器,可他是堂堂的太子,自然有资格!

萧皇后死死的抱着卫戎,声泪俱下道,“戎儿,你今日若要杀他,不如就先杀了母后吧!”

“母后,你就这么爱这个男人,为了他,竟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好!好!看来儿子今个儿是非杀他不可了!要不然,留着他,终有一日他会成为我们母子俩的心腹大患!”

卫戎此时已经疯了,彻底的发疯了!已经又一个云翎,日日夜夜的掐着他的喉咙,他生怕哪一天父皇会为了云翎那小杂种废了他的太子之位!

如今更好了,自己以为贤良淑德的母后,竟然跟一个男人有染!而且这男人还是他的亲叔叔!如果这是真的,他的母后下贱到什么地步!竟然先是跟了哥哥,再跟弟弟,他真是只要想起来,就觉得恶心的不行!

只要这男人死了,那一切都解决了!没错这男人必须死!

卫戎这么想着,眼底的杀意不禁更浓了!

“嗯——”卫戎闷哼一声,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向萧皇后。

萧皇后手中举着一支赤金的九尾凤簪,只是这赤金的九尾凤簪上鲜血淋漓,鲜红的血液就这么一滴一滴的滴在瓷砖上,那声音,似乎是在提醒萧皇后她方才到底是做了什么。

卫戎低头看着自己的腰,他的母后,竟然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对他这个儿子动手!这是不是天大的讽刺!

萧皇后看着卫戎一脸的震惊痛心,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再看到自己手中那滴血的赤金九尾凤簪,萧皇后的手好似一下子被烫了,只觉得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猛地扔掉了自己的簪子。

“戎儿,母后——母后不是故意的,真的,母后不是故意的!”

卫戎冷冷的打掉萧皇后的手,眼前一晕,直直的躺了下去,只是他在躺下去,失去林意识前,留下的唯一一句话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戎儿!”

*

楚思雅这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方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水月皇体内的子蛊突然暴躁起来,楚思雅的金针差一点没能压制住。

不过好在,不知为何子蛊又突然安静下来,这才让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可此时也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因为此时偏殿外的动静已经太厉害了。看来是水月皇的那些贴身暗卫,已经察觉到不对头,所以一个个的都拼尽全力来救水月皇了!

楚思雅暗暗的在心里骂了一句。乾风帝就算能帮忙压制水月皇的这些暗卫,可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压制,派出的人也多不到哪里去,而且乾风帝也担心事情会闹大,万一事情闹大了,那就是两国的纷争了。

楚思雅此时不禁紧张起来,握着金针的手也不禁微微有些颤抖。

楚思雅闭着眼睛,不停地对自己说,她可以的,她可以的。

前面九十九步都已经走了,难道她还会输在这最后的一步上不成?

当楚思雅在水月皇的头顶上插上最后一针,她不禁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这下子,真是将最后的一百步都走完了。接下来就只能看水月皇自己的意志力够不够坚强了。

而陷入昏迷的水月皇,似乎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就连他的嘴角边都挂着甜美的笑容。

就在楚思雅焦急等待的时候,水月皇的脸色突然变得扭曲起来,胸膛也在一阵一阵的波动,楚思雅知道,这是水月皇在和子蛊在做斗争,如今就要看是水月皇的意志力强,还是子蛊厉害了!

忽的,水月皇猛地挣开眼睛,突出一口黑血,吐出的黑血中里面赫然有一只正在蠕动的小虫子,楚思雅知道这就是子蛊了。

水月皇的记忆看来是恢复了。

亲们正文已经进入倒计时了!十五号正式大结局,然后就是番外连载了。希望还没有收藏新文的亲们可以去收藏一下!你们的支持,七七的前进的动力!七月七新文开更,到时候咱们不见不散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