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大结局二/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胆!皇上啊!你有没有——”被弄晕扔到外面的刘芳不知何时清醒过来,由一堆的暗卫帮忙将他送到了偏殿。刘芳一看到水月皇了无生机的躺在床上,床边还有一滩乌黑的血液,最重要的是乌黑的血液中竟然还有一只蠕动的小虫子!

“闭嘴!”楚思雅本来就觉得浑身的精力都被耗尽了,还没休息一会儿,就听到刘芳在这里大喊大叫,她的心情要是能好,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雅儿,你怎么样?”云翎也随之赶进来,眼底带着浓浓的担忧。

楚思雅摇了摇头,给了云翎一个安抚性的笑容,“放心,我没事儿,至于他也没事儿,你放心吧。”

“是你!原来今日的一切都是你们设局做的!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来!皇上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父亲啊!你怎么能对皇上下手呢!”刘芳在水月皇身边,可以说是说了带了一辈子了,到了此时此地,他要是还看不懂今日的一切都是云翎设局做的,那他真是白活了!

“你们几个赶紧——”刘芳愤怒之下,就想指使身边的暗卫赶紧把云翎和楚思雅拿下。

“刘公公,你可别忘记了,这里是大梁的皇宫!你身边的暗卫虽然厉害,可也没到以一挡千的地步吧。”云翎淡淡的扫了一眼愤怒的刘芳,云淡风轻道。

这话差点没让刘芳气的吐血了,感情人家是在威胁他啊!做梦!他刘芳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让任何人伤害皇上!

楚思雅见局势有些紧张,这才缓缓开口,“水月皇没事。我之前不是说了,他是中蛊了,如今我将他体内的蛊虫给引出来了。所以他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只是我刚刚用金针将他体内的子蛊给逼出来,实际上他如今也就身体稍微虚弱了一点儿,其他什么事儿都没有。

刘芳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楚思雅,看床上的乾风帝面色发白,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没事儿。

楚思雅看着刘芳那狐疑的眼神,耸了耸肩,他既然不相信,那她也没法子了,“你要是不信,就在这里守着吧。”

“不行,你们不能走!万一你是在糊弄我,皇上在你们离开后,就出了什么事儿,那我该去找谁!”

找你个大头鬼!楚思雅恨不得狠狠骂这人一顿,她凭什么要继续留着啊!她已经很辛苦了好不好!

“让他们走。”忽的,一直昏迷着的水月皇悠悠的睁开眼睛,眼底似乎带着一丝的迷惘,尤其是在看到云翎的时候,更是难掩悲痛。

“咱们走吧。”云翎也不知道是不是好像没有看到水月皇似的,直接拉着楚思雅的手离开,停顿都没有停顿一下。

楚思雅反握住云翎的手,一起离开。

“皇上,您怎么样?奴才这就去给您找太医!”刘芳见水月皇醒来,忙不迭的凑到水月皇的床边道。

水月皇能够醒来,几乎就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此时他觉得自己好累,真的好累,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然后什么都不管不听。

刘芳一直在等水月皇的回答,可最后低下头一看,水月皇已经睡着了,好像就从来没有醒过来一样。

“你赶紧去请个太医过来。皇上的身子太虚弱了。万一皇上出点什么事儿,咱们所有人都得给皇上陪葬!”刘芳连忙对着一个暗卫道。

暗卫自然是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此时他也不敢再耽搁,连忙带着人去请太医,连停都没有停一下。

刘芳看着水月皇苍白的脸色,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尤其是在看到地下的那摊乌血中的正在蠕动的虫子,眼底的神色愈发的不明。

那虫子应该就是什么失忆蛊了,看来皇上就要恢复记忆了。方才皇上看着忠勇侯的眼神他可是没有错过,想来皇上的心怕是很痛吧。

当初皇上示意的时候,他几乎每每都在想,画中的女子到底是谁,竟然能让皇上如此厚爱。

可在知道皇上失忆后,刘芳其实一直想着,水月皇不恢复记忆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吧,如果皇上不恢复记忆,那他就能一辈子不记得云染希,不爱一个人自然就不会痛。

如今皇上恢复记忆了,可想而知,皇上的心里会有多痛,刘芳此时甚至都不太敢想象,醒来的皇上到底会如何了。

刘芳按捺下心头复杂的心情,开始全心全意的照顾乾风帝,之后到底会怎么样,他不敢说,可此时照顾好皇上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忠勇侯府

云翎一回到府邸,就立马进了卧室去抱云脉小包子。

云脉平时是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再吃。

刚出生的孩子,哪个不是这样,除了吃除了喝以外,也真的是没有其他事情能做了。

云脉平时最喜欢的除了楚思雅外,就是云翎了。

云脉小包子一看到楚思雅立马欢快的朝她伸手,楚思雅顺势从奶娘的怀里要抱云脉,可云脉还没到楚思雅的怀里,就被云翎给接过去了。

楚思雅愣了愣,随后挥了挥手人,让下人都下去。

云脉小包子不干了,他要娘亲的怀抱啊!他才不要自己这爹爹呢!爹爹的怀抱虽然也不错,可哪里有娘亲的怀抱软!

所以云脉小包子开始挣扎了,可他那小胳膊小腿的哪里能挣脱的开。

楚思雅见状,摸了摸云脉的小脑袋,“乖乖的,要不然娘亲要生气的。”

云脉小包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乖乖的缩在云翎的怀抱里,一动不动的。

也不知道云脉小包子方才是不是闹腾的太厉害了,此时竟然窝在云翎的怀里睡着了,同时还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

楚思雅戳了戳云翎,示意他放开云脉小包子。

云翎又紧紧的抱了会儿云脉小包子,然后才将他放在床上。

云翎将云脉小包子放下后,再次紧紧的抱着楚思雅,抱得很紧很紧,似乎恨不得将楚思雅嵌入他的骨血中一样。

楚思雅任凭云翎抱着,一动不动,因为她知道此时云翎的心情才是最复杂的。他现在急需人的安慰,活着说是给他一个继续坚持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良久,云翎才放开了楚思雅,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方才我失态了。”

“失什么态。我是你的妻子。夫妻间还谈什么失态不失态的,难道你不觉得很好笑?”楚思雅笑着开口。

云翎盯着楚思雅那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脸,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带着一丝沉痛,“他恢复记忆了。”

他是谁,不言而喻。

楚思雅点了点头,“嗯,他恢复记忆了。你不是一直希望他恢复记忆的吗?”

“我之前是很想他赶紧恢复记忆。可在他恢复记忆后,他那沉痛的眼神,真的,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沉痛?他凭什么沉痛?他是想起了我的母亲?觉得愧疚了?当初他一见到我是,说的是什么话,想来你也是记得的,就这么一个人,他凭什么这时候觉得愧疚了!难道他愧疚了,我娘就能活过来?我这些年受的苦就能白受了不成?”

云翎要不是顾忌着云脉小包子还在睡觉,怕是要直接吼出来了。

楚思雅从云翎压抑的嗓音中能够了听出来,此时他很痛很痛。

要是一般人听到云翎的话,八成会觉得好笑,他凭什么不准人家愧疚。可楚思雅能理解云翎。或者说,楚思雅护短吧,因为云翎是她的男人,她看不得云翎受什么委屈。

尤其是水月皇的所作所为,她都无法忍受!

楚思雅这辈子都忘不了,水月皇见到云翎说的那些话,口口声声的提醒云翎,不允许他觊觎水月的皇位,什么只要云翎安分守己,他就不会亏待云翎!

楚思雅当时听着水月皇的话,真心气的恨不得杀人了。

就算水月皇失去记忆了,被人害的中了失忆蛊。可有些事情发生就是发生了,裂痕已经存在,伤害也已经造成,绝对不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遮掩的!反正对楚思雅来说,这就绝对不可能!

“你也别想这么多,咱们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没必要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就让自己心里不舒服。况且,你也别把事情想得太好。我说句不怎么好听的,他首先是个皇帝,他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国家的利益。就算他恢复了记忆,对你确实是有愧疚,可这也不代表,他能为了你损害水月的利益不是?”

“你说的这些,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他能改变他的初衷立场。恐怕在他眼里,我这个从小在大梁长大的儿子,心里向着的肯定是大梁。他对我,最多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也是,我方才失态了。”云翎不禁苦笑。他怎么能奢望那个男人对他有多好?他怎么能奢望自己在那男人心里有丝毫的地位!

他只是——他只是不甘心,只是不甘心,为了他,同样也是为了他早逝的母亲!

楚思雅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说什么,可在扫到云翎脸上的神色后,最终还是闭上了嘴,云翎现在已经够难过了,她不应该继续在云翎的心上插刀了。

“怎么了?方次你不还说,咱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楚思雅这才有些犹豫的开口,“云翎我知道你不想认他。可我说句实话云翎。如今他恢复记忆了,而且我也看到了他看你的那一眼,想来你也看出他对你是充满了愧疚。你也知道皇帝舅舅给你我的退路,你说如果咱们趁着他对你愧疚正浓的时候,咱们跟他提这么一个小小的条件,他会不会同意呢?”

楚思雅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太功利了。利用水月皇此时对云翎的愧疚正浓,就毫不客气的算计他,说实话这样还真的是有些卑鄙。反正楚思雅自己就觉得挺卑鄙的。

楚思雅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云翎,生怕他会生气。如果以往,楚思雅也不会想从别人那儿得到什么好处,

可今时不同往日,楚思雅都不太敢想,自己和云翎的栖息之地在哪儿。

大梁,算了吧,只要云翎的身世一曝光,那些所谓正直的大臣肯定会拿着云翎的身份说事。

云翎在朝堂这么多年,楚思雅可不相信云翎一个政敌都没有,如果真是这样,那太阳才打西边出来了!当官的,一个政敌都没有,那肯定就是偷溜耍女干的圆滑之辈,明显,云翎不是这样的人。

去水月,那更别提了,云翎当初从军的时候,不知道杀过多少个水月的将士,再加上云翎从小在水月长大,恨他的人肯定也多。在水月,也几乎是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最后西漠,寸草不生,去那儿,除了天天吃肉,要不然还能做什么?想想都让人难受。

所以还是云翎一开始的打算最好,建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城池,以后两国的纷争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只需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可云翎选择的那座城池是水月和大梁接壤的地方,乾风帝愿意让他们独立,可水月皇可是没有答应过。

如今要是能借着水月皇对云翎的愧疚之心让他同意这件事儿,那就好了。

楚思雅想的是很好,可云翎会不会同意,那就是未知之数了。

楚思雅见云翎一直沉默着,担心云翎是不愿意,于是连忙开口,“若是你不愿意,就当我方才的话没有说。”

“雅儿,我明白你的顾虑。大梁和水月如今都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这一点,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我想的更多,如果你当初没有嫁给我,而是——”

“我楚思雅这辈子要嫁就只会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这辈子我楚思雅就是认定你云翎了!你要是觉得我方才的话说的不对,就当我没有说过好了。我——我也知道自己方才说的话很小人,可云翎你要相信我,我做的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好。我害怕,有朝一日你的真实身份暴露了,等到那一天,我们一家子在天地之间都无容身之地了!若是只有我和你,那我不会多在意。可如今,咱们还有脉脉啊!她还这么小,你让我怎么忍心呢!”

楚思雅说着吸了吸鼻子,真是当了父母后,才能体会到父母的一片苦心。楚思雅此时就觉得心里乱极了。她不求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大富大贵,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快乐的过一辈子,总不能因为一个身份问题,都不能好好的立于人世吧!活的跟个缩头乌龟似的,那这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楚思雅月想越伤心,最后忍不住嘤嘤的哭泣,她是真的害怕啊!

云翎看着楚思雅的眼里,只觉得楚思雅的眼泪好似一把把尖锐的刀,直直的在往他的心上戳,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乱极了。

“雅儿,别哭。我知道你更多的是在为脉脉着想。其实说白了,不还是因为我的身份尴尬,所以才会害的你要这么战战兢兢的为将来考虑。”云翎见楚思雅要开口,摆了摆手,阻止楚思雅继续开口,反倒是开口说起了其他事儿,“你也不用否认。我能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心里到底不是太舒服罢了。就是因为我的身世,让你和脉脉两个人都受委屈了。方才,我听你的话,我没有觉得难过,更多的是自责,我云翎曾经发誓,要你一辈子幸福快乐,可如今看来我确实没有做到。你也无需自责。其实你说的不错,利用他此时的愧疚之心,我们确实是可以做做文章,让他答应我们的条件。”

“你不难受吗?我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可还是不能否认,我的自私。说是利用他对你的愧疚之心,说白了,更多的还是利用他对娘亲的愧疚之心吧。难道你不觉得,我方才的话有些侮辱了娘亲吗?”

云翎摇了摇头,“不会的。我虽然从来不曾见过娘亲,可我知道娘很爱我,爱屋及乌,她肯定也会喜欢你,喜欢脉脉。也让我自私一次,在我心里,最重要的就是你和脉脉了。只要你们好。我相信娘亲会谅解的。况且,说一千道一万,难道他不该补偿我们?我也不稀罕其他的,我如今只希望我们一家子都能幸福平安快乐的过一辈子。其他的,我真的是不在意了。”

楚思雅见云翎的神色不似作伪,看来这是他的真心话,可同时,楚思雅也觉得愈发的不是滋味儿,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如今却为了她,对了还有脉脉,忍让到曾地步,可想而知,他心里又有多难受。

离开了就好,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就好了。

楚思雅如今就存着一个心思,希望他们一家子去了新的地方,真的就能够重新开始。

大梁,如今对云翎来说真的是一个伤心地,他在这里失去了母亲,在这里,他将在没有立足之地!

只希望,他们一家子到了新地方,可以一切重新开始。

接下来的日子,楚思雅倒是没有等到水月皇。

楚思雅不禁有些奇怪,怎么都看不到他的人影,难道他真的不在意云翎了?还是他对云染希也没有那么的情深义重?

楚思雅越想,眉头不禁拧的越紧。不过很快,楚思雅的眉眼就松开了,水月皇对云染希肯定是有情的,从他睁眼的瞬间,看着云翎的眼神变化就能看出来,他对云翎这个儿子肯定是有深厚的感情,这一点,她确定!她楚思雅很确定!

不管水月皇为何没有找过来,楚思雅都决定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

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如今她再怎么紧张,也改变不了会发生的一切,与其这样,不如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楚思雅没等到水月皇,倒是等到了钱瑶的邀请。

楚思雅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关于钱瑶的消息了,整个人都不禁愣了愣。

“云夫人,我家小姐想邀您明日钱府一叙,您——”来禀报的丫鬟,看着楚思雅久久没有出声,不禁有些忐忑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从自己的思绪中醒过来,随后点了点头,“去告诉你家小姐。我明日会去的。”

云翎正带着云脉小包子在外面散心,看着出去的丫鬟,眼神不禁闪了闪。

“是钱府的人?”云脉在云翎的怀里是一点都不安分,一会儿抓抓云翎的衣襟,一会儿伸手去摸云翎的脸蛋,整个人都淘气的不行,每次楚思雅看着云脉小包子,都忍不住好奇,她和云翎都不算太好动的人啊!怎么生的儿子,却好动的不行,还是凡是婴儿都好动?楚思雅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了。

楚思雅原本还想问一句,你怎么知道的。不过想想,云翎当初可是钱府的常客,那丫鬟身上穿的应该就是钱府下人穿的衣服,所以云翎一眼就认出来了吧。

楚思雅想通后,脸色再次淡淡的,“嗯,是冰——不对,应该叫她钱瑶了。”

“雅儿,你心里是不是还在怪她?”云翎抱着云脉坐下,同时还要惦记着云脉这作乱的小手,真真是有些辛苦。

“怪什么怪,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只是想到我娘了。你也知道,当时她的态度那么坚决,钱瑶如今想嫁给我二哥,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你现在烦恼什么?你放出不就说了,二哥和钱瑶的事儿,就顺其自然,你不会多插手的,况且,指不定我们什么时候就离开梁都了,现在操心这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或者是过意不去。钱瑶当初毕竟跟了我这么长时间,而且你也知道,当初她几次三番的豁出命来救我。我知道,在你眼里,奴婢舍命救主子,这是理所当然的。”

当初冷霜不就没有保护好她,害的她被祝掌柜给掳走了。云翎虽然嘴巴上没有说什么,可眼底的意思可是明白的不得了,不就是说冷霜不尽职,说的冷霜自己惩罚了自己,这主儿才消停下来。

所以如今对冰玉当年救过她的事儿,楚思雅就更明白了,云翎肯定也不会放在心上,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可我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我虽然总是对自己说,冰玉救我是理所当然的,她怎么可以居功自傲。可我就是过不了自己的心里的那道坎儿。云翎,你说说,我是不是很矫情?”其实有时候楚思雅想想,还真心觉得她总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儿,弄得她十分的矫情一样。

“这才是我认识的雅儿,善良大度。不过,我觉得钱瑶这次见你,肯定不会是想让你为她和二哥的事情求情。”

云翎还是有几分看人的眼力的,他能看出,现在的钱瑶,从前的冰玉都是一个很有主见,而且不愿意给主子添麻烦的人儿。故此,云翎是不怎么担心楚思雅这一趟去会有什么事儿。按理是什么事儿都不会有。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也知道钱瑶肯定不会拿她和楚文煜的事儿来求她,可谁让她总是过不了心里的这一关呢。

甩了甩头,楚思雅把心头的这些烦闷都给甩掉,庸人自扰!楚思雅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一番。她老是想这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

翌日

楚思雅就带着连翘一起出门了。

马车帘子掀开的那一瞬间,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果然是看到熟人了。

“停一停。”楚思雅吩咐道。

“夫人,难道您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儿了?”马车内的连翘有些好奇的问道。

“有意思的事儿?算是有意思的事儿吧。你也来看看。”

“大公主府?”映入连翘眼帘的,赫然就是这三个“铮铮大字。”

楚思雅看到的则是跪在大公主府外的四人人,当初的大驸马——韩金云、韩金云的母亲——钱氏,还有两个女子,此时正哭的梨花带雨,不是文氏两姐妹又是谁?

“文氏怎么出来的?我记得现在楚伯府的人应该全都被关禁闭才对。文氏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个问题,连翘是无法回答了。因为她也不知道。

楚思雅也没奢望连翘能回答这个问题。

反正文氏能从楚伯府出来,八成是借了前大驸马韩金云的光吧!

“公主啊,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都当了整整八年的夫妻了!难道你就真的一点旧情都不顾吗?”韩金云在那里悲痛欲绝的哭泣,别提人长得好,还真是有好处,起码不少人看着韩金云哭的这么伤心,还都动了恻隐之心,目露不忍。

楚思雅见状,则是扁了扁嘴,“这韩金云不去唱戏真真是可惜了!”

连翘闻言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她觉得自家主子的话说的真是太有道理了。看这前大驸马脸长的这么白,可不就是小白脸!去唱戏肯定是场场都满座!

“公主啊!金云其实知道错了,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况且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您何必要如此在意呢!只要您愿意再给金云一个机会,就算是要了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啊!”钱氏也在那里哭天抢地的。

众人看着她一大把年纪还在那里哭的这么伤心,纷纷都动了恻隐之心,都不禁开始嘀咕起来,就算和嘉大公主是皇室公主,可也不能拦着自己的夫君纳妾啊!男人三妻四妾不是正常的很!

楚思雅听着这些话,不禁冷冷的扯了扯嘴角,同时在心里愈发的不平起来。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就要从一而终,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楚思雅想着,握着帘子的手不禁愈发的用力。

连翘见状,眼神不仅闪了闪。

“大公主,我们姐妹知道自己是卑贱之身,所以从来不敢跟大公主您抢夺驸马的宠爱,我们姐妹二人要的很少,只求能在大公主和大驸马身边伺候,就心满意足了,求大公主成全啊!”文嫣在那里哭真真是梨花带雨,再加上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随着她柔弱的身姿也在那里摆动,真真是犹如扶风弱柳一般,惹人怜爱,只是这些看在楚思雅眼里,就只有一个感觉,恶心,让人作呕!

至于文氏看到文嫣哭了,也立马扯着嗓子在那里哭,一双眼眸时不时的扫向文嫣,想来是正在跟她学习。

美人落泪总是让人同情,不少人都对文氏姐妹同情不已。

公主府的大门总算是开了,出来的是一位老嬷嬷。

“我们大公主说了,她已经跟你韩金云和离了!已经没有半分的关系了!所以让你以后少来公主府!如果你韩金云还敢来公主府闹事,公主会立即让顺天府尹来拿人!”老嬷嬷扫了一眼韩金云和钱氏,眼底闪着鄙夷的光芒,想来是对两人不屑至极!

“还有你们两个狐狸精!我们大公主也说了,你们两个想伺候大公主,也不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这福气!以后少在长公主府门前大呼小叫,顺天府的大牢是不适合你们两个!不过教坊司倒是很适合你们两个狐狸精!”老嬷嬷狠狠的扫了一眼文氏和文嫣,这一眼看的文氏姐妹不禁狠狠抖了抖身子,想来是对这老嬷嬷忌惮到了极点!

教坊司,说白了就是妓院一样的存在,只是比妓院更加高级一点,因为里面大多都是犯了事的官员的女眷。

“来人啊,把这两个叉出去!”老嬷嬷吩咐身后的家丁厉声吩咐。

韩金云和钱氏两个哪里能跟这些五大三粗的家丁比,没两下,就被人给扔到一边,离大公主府是远远的。

至于文氏和文嫣两个更是吓得浑身都在瑟瑟发抖,尤其是文嫣,这怎么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大公主难道都不顾及自己的名声吗?她怎么会不重新接纳大驸马。文嫣早就盘算好了。只要大公主重新接纳大驸马,就算她们姐妹两个一时间不能一起跟着,可来日方长,总有一天,这公主府也一定会有她们姐妹的容身之地!

可如今,大公主竟然对大驸马竟然真的一点夫妻之情都没有,就让人将大驸马和钱氏叉走。

文嫣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前路好迷惘,之前她是看中了大驸马的没用,哪怕只能做大驸马的妾,她也自信自己一定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

可失去了大公主的大驸马,压根儿就是一滩烂泥,至于韩家也早就落魄至极,要不是靠着大公主,就连表面的光鲜都不能维持,她和文氏以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妹妹,我们两个该怎么办啊!”文氏此时比文嫣还要慌张。她原本以为靠上了大驸马,她就能重新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楚文勇这辈子都别想再欺负她!

可文氏没想到,她想的很美好,可事实却是这么大残忍,她到头来竟然什么都没有得到!大驸马竟然和大公主和离了,如今的大驸马跟丧家之犬有什么区别?她以后跟着大驸马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文嫣本就心浮气躁极了,耳边又响起文氏的吵闹声,一时间她只觉得头痛的不得了,“闭嘴!咱们先回去。”

文嫣不想在大街上就跟文氏吵起来,压抑着心头的怒火,缓缓起身,只是跪的时间太长了,再加上她此时是孕妇,差点一个没稳住,险些摔倒。

楚思雅缓缓将帘子放下,对着车夫吩咐,“走吧。”

文氏姐妹之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不仅是不会好过,甚至可以说是会失去一切。

楚思雅忍不住想,文嫣这辈子真的是汲汲营营了一辈子,当初看文氏靠不上楚文豪了,就二话不说,向自己毛遂自荐要给楚文豪做妾室。

后来眼见不能给楚文豪当妾了,她就立马改变了目标,将目标放在了大驸马身上。

想来文嫣看重的就是大驸马的软弱无能,没有本事吧。

可惜文嫣忘记了,大驸马确实是没有本事,可她忘记了,离开了大公主的大驸马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是。

文嫣真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可惜了,她这辈子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不知道文氏姐妹以后会怎么样。”连翘嘀咕了一句,见楚思雅看向她,连忙低下了头。

“我猜,她们会将孩子打掉吧。”

“打掉自己的亲生骨肉?会吗?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文氏姐妹真的会打掉自己的孩子吗?这也未免太狠了吧!”显然文嫣是无法接受。

楚思雅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狠?在文嫣心里,怕是没有什么能比她自己更重要的了。

她腹中的孩子如今已经不是她的保障了,甚至可以称的上是累赘。

大驸马是明显靠不住了。她能靠的,唯一能够靠得,就是她自己。

一个已经失去贞洁的女人,还怀着其他男人孩子的女人,明摆着不会有人要,哪怕是做妾,也不会有人要。

以文嫣的性子,她肯定会将腹中的孩子打掉,没了孩子,文嫣还能有拼一拼的本事。说不定她还能找个老男人当妾室。

至于为何不说文嫣会去当正室呢?这明显是不太可能,依文嫣如今的情况要给人当正室,显然是很困难,怕是文嫣自己也知道。只有老男人才能因为看中文嫣的美貌,纳文嫣当妾室。

宁当穷人妻,不做富人妾!

啧啧,这话对文嫣来说,就是白说,文嫣是压根儿觉得这是废话!

楚思雅觉得文嫣若是肯将心思放到正道上来,别提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得有多好了,可事实上,文嫣的这些聪明从来都是放在歪门邪道上,也难怪,她会将自己的日子过成这样了。

“好了,文氏姐妹怎么样,也不关我们的事儿。”从今日起,文氏姐妹两个会如何,真心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文氏和楚文豪的恩恩怨怨早就过去了,楚文豪如今有自己的生活了,他们各自会将会过得怎么样,就看各自的了。不过看文氏这样子,,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

文氏比文嫣还不如呢!文嫣的脑子起码还挺好使的。至于文氏一辈子都在靠别人,脑子里装的更是一堆稻草。她要是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楚思雅才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文氏如今落到现在的下场,真真是报应。”连翘忍不住说了一句。当年因为文氏,楚文豪受了多少的委屈。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如今文氏落到如今的下场,她真真是人不足有些幸灾乐祸。

楚思雅没有多说什么,很快,马车就到了钱府。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已开坑,7月7正式连载,希望还没收藏的亲们都能给个收藏啊!

明天正文大结局,上传的时间可能会比较晚,说不定会到晚上哈!七七希望善始善终,给亲们一个满意的结局,希望亲们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