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大结局完 题外话有奖励 新文求收/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到大门,立马就有一个婆子恭敬的来迎接楚思雅。

楚思雅跟着婆子,穿过回廊,绕过花园,才来到紫馨苑。

“云夫人,这就是我们小姐的院子了。奴婢就先下去了。”婆子对着楚思雅躬身,然后打算转身离开。

楚思雅点了点头,然后领着连翘进了紫馨苑。

楚思雅四下打量了一下这紫馨苑,布置的倒是十分的精致。就像是江南园林一般。

楚思雅一路看着,不禁点了点头,刚才进钱府的时候,钱府给她的感觉就很粗犷,想来是因为钱将军是军人,所以他将自己的府邸也布置的很有军人的气息,说白了就是处处不精致吧。

可这紫馨苑,倒是别具一格的精致,一进院子,就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楚思雅心里正在感叹之际,就看到一嫩黄的身影坐在石凳上,正对着一颗刚刚抽枝的柳树。

“钱瑶?”楚思雅皱着眉头,小声开口。

嫩黄的身影愣了愣,随后身子似乎是有些僵硬,缓缓的转过身子,那张脸不是钱瑶又是谁。

楚思雅这也是时隔这么久,第一次见钱瑶,楚思雅看着眼前的钱瑶,忍不住眉头一皱。

钱瑶真的是瘦了好多。脸颊两边几乎都没有肉,脸颊骨就这么直直的凸出来。还有钱瑶瘦的,似乎压根儿就撑不起她的衣服,衣服空的似乎还能再钻进一个忍似的。

“夫人。”钱瑶在看到楚思雅的瞬间,眼底的泪水喷涌而出,似乎她想要将心头的痛苦全都哭出来一般。

楚思雅快走两步,来到钱瑶身边,在她身侧的石凳上坐下。

楚思雅伸手,似乎是想要安慰钱瑶,可不知想到了什么,楚思雅又将手给收了回来,只是定睛看着钱瑶在那儿哭。

钱瑶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才收敛了哭声,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声音也带着浓浓的鼻音,“我失礼了,夫人,我——”

钱瑶“我——”了一大半天,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你要是想跟我说什么,你对不起我,你错了之类的话,那就别说了。”

“可夫人,我还是得说一句,我是真的对不起你。我跟楚二公子,我可以发誓,之前,我对他真的是一点心思都没有,我——我也真的没有故意勾引过二公子,我——我——”

“我知道。你说的这些,二哥都已经跟我说过了。”

钱瑶一愣,显然是不知道楚文煜竟然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楚思雅了。

“夫人,那你相信吗?”钱瑶似乎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信。你当初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难道我还不相信你的人品?还有我二哥,他的话我信。”

“夫人,你怪我吗?虽然我之前没有故意勾引过楚二公子,可那时候——我明明是可以拒绝的,我会功夫,我要是明确的拒绝,我跟楚二公子也不会——”

钱瑶说到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听着钱瑶语无伦次的话,不禁想笑,难道照钱瑶的意思,是楚文煜在要和她——咳咳,少儿不宜的时候,她应该直接把楚文煜当做色狼打跑?如果真是那样,那场景未免太好笑了一点。

不过楚思雅倒是很能理解,当时钱瑶为何没有拒绝,说实话,如果当时是自己,她怕是也不会拒绝。

女人嘛,都是感性动物,花前月下,再加上楚文煜也是个翩翩佳公子,那张脸还是很吸引人的,很少有女人能在那个时候还能保持理智吧,反正楚思雅是自认为做不到的。

咳咳,前提是了如果她没有云翎的话。而钱瑶表面上虽然一直是冷冰冰的,可楚思雅相信她内心肯定还是存着几分小女儿的娇羞,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相信我二哥的魅力,在那种情况下,怕是很少有女人会拒绝他。”楚思雅淡淡的开口。

钱瑶愣了愣,随之脸上更是涌出惊喜的神色,自从事情发生以来,她想的最多的,不是自己和楚文煜到底能不能修成正果,她想的,更多的是楚思雅会不会原谅她。

哪怕她因为这件事找到了自己亲生爹娘,可她也没有一日开心过。

在钱瑶心里,楚思雅就是她的一片天,如果哪一天,连这天都不愿意再相信她,鄙视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没有活下去的动力。

楚思雅见钱瑶久久没有开口,抿了抿唇,“钱将军和钱夫人对你怎么样?”

“他们都对我很好。这处院子还是爹特意为我修的。他说女孩子都喜欢精致点的屋子。”说到自己的父母,钱瑶嘴角边的笑意愈发的浓了,想来对自己的父母,感情很深。

楚思雅看着钱瑶脸上毫不遮掩的真心笑容,不禁放心了,话说,她最担心的就是钱瑶这性子,万一要是拧在那儿,钻不出牛角尖,那可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那你的妹妹呢?”楚思雅可不会忘记钱瑶妹,那可是个事事都以自己为中心的,但凡有一点事情不合乎她的心意,她都要吵闹不休,当初钱瑶的孩子就是因为她没的。再加上钱瑶妹对楚文煜的心思,她不跟钱瑶闹个天翻地覆,才怪了。

钱瑶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不过须臾倒是恢复了正常,“她对我也很好。”

楚思雅伸手握住钱瑶的手,比起以往,这双手似乎更没有肉了,瘦的似乎只剩下肉了,摸着就让人有些心酸。

“你少瞒我了。你那妹妹,我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说天真活泼还是说的好听了,可实际上刁蛮狠毒——”

“钱瑶!你算哪门子的姐姐!竟然就当着外人的面羞辱我!”钱瑶妹一席大红的衣衫,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漂亮的眸子是熊熊的怒火,似乎恨不得烧尽一切似的。

钱瑶妹怒气冲冲的来到钱瑶面前,伸出一根食指指着钱瑶的鼻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之前不过是个婢女罢了!就算你身上流着我钱家的血又如何!可还是改不了你骨子里的下贱!钱瑶,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这么下贱!当着我未来小姑子的面,羞辱我!你以为你这么做,就能有机会跟楚二公子在一起?我告诉你,做梦!只要我钱瑶妹在一起,你就休想!”

钱瑶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楚思雅听的简直是目瞪口呆,什么贱人什么下贱还不算什么,钱瑶妹还说什么,自己是她未来的小姑子。这钱瑶妹的脸到底是怎么长的,这么无耻的话,她到底是怎么说出来的!

“瑶妹!你怎么跟你姐姐说话的!还不赶紧道歉!”今日钱将军上朝去了。所以钱夫人一听钱瑶妹来找钱瑶,顿时急的不行,更担心钱瑶妹在楚思雅面前胡言乱语!

钱夫人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钱瑶妹的这一番话,差点没有气的吐血,她真后悔啊,当时因为对钱瑶的愧疚,所以日日都在庵堂诵经念佛,以至于疏忽了对钱瑶的教养!

现在的钱瑶哪里能称得上是大家闺秀,简直比市井无赖还要让人讨厌啊!

钱瑶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她没错,她一点都没错!

“娘,您对我凶什么凶!你可知道你这宝贝大女儿都做了什么事儿,她竟然在我未来小姑子面前说我坏话!她就是存心看不得我好!”钱瑶妹看着钱瑶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将她给杀了!

“钱二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第一,我不是你未来的小姑子。先不说我二哥到底会娶谁,可一定不会是你。你如果还在这里做这种美梦的话,赶紧清醒清醒。第二,方才我对你的评价,刁蛮任性恶毒,都是我自己的看法,你姐姐没在我面前说过你一句坏话!所以你也别这么红口白牙的污蔑人。”

要是其他人,楚思雅可能还会给人家留一点面子,毕竟人前留一线,事后好相见。

可对着钱瑶妹,楚思雅对她是半点的好感都没有,而且她和云翎马上就要离开了,这什么钱瑶妹爱咋样就咋样,不关她的事儿!撕破脸就撕破脸吧!而且,她和云翎就算不离开大梁,她的身份也不知道比钱瑶妹要高多少,她压根儿没必要在意钱瑶妹想什么!

钱夫人一张脸涨的通红,楚思雅虽然说得不客气,可她何尝不知道她说的实话。最重要的是自己这个女儿,真的是半点都不省心啊!而且双方的身份相差的实在是太多,所以她也不敢有什么怨言。

钱瑶妹可不是钱夫人,她一听楚思雅说自己不可能嫁给楚文煜,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只想杀人,凭什么,凭什么她不能嫁给楚文煜,凭什么她就比不上一个丫鬟出身的人!

凭什么!凭什么!钱瑶妹心里真的是有太多太多的不甘了!

“瑶妹,赶紧给云夫人道歉。”

“我凭什么要道歉!我哪里不好了!我再不好,起码也比这个婢女要强多了吧!云夫人,你宁可让你一个婢女当你的二嫂,也不愿意接受我!你心里到底存的是什么心思!难道我就这么差!不对,要娶妻的是楚二公子,不是你,你想什么,有什么要紧的,只要楚二公子心里有我就是了。”钱瑶所有的理智几乎都被怒火给冲烧的干干净净了,此时她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楚文煜要娶谁,不关楚思雅的事儿!

楚思雅对着钱瑶妹那张桀骜不驯的脸,突然就没有话说了,说什么呢?钱瑶妹这种人是极度的以自我为中心,在她的世界里,顺她者昌,逆她者亡。而且她也挺可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了孩子以后傻了,她竟然跟钱瑶妹这么个小丫头计较起来,这难道还不好笑吗?

“我改日再看来你。”楚思雅对着钱瑶说道。随后对着钱夫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告辞,然后便打算离开了。

钱瑶每却不依不饶的挡在楚思雅身前,竖起两条眉毛,恨恨的瞪着楚思雅,“不准走!你刚才还没有给我交代!”

“你给我闭嘴!”

楚思雅头也不回的离开,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要给钱瑶妹什么交代,她跟她没这么好的交情。

楚思雅走远了,隐隐约约间似乎还能听到钱夫人训斥钱瑶妹的声音,至于钱瑶妹的吼声那是愈发的清晰明显了。

楚思雅想着忍不住摇了摇头,钱瑶妹确实是让人宠坏了,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不过有钱夫人管着钱瑶妹,应该不会让她闹出什么大事儿的。可没多久,楚思雅就知道她想错了,像钱瑶妹这种疯狗,在逼急了的情况下,能做的疯狂事儿多的是。

没几日,就传遍了钱将军刚找回来的女儿之前不过是个丫鬟,而且还做过如今忠勇侯夫人的贴身丫鬟。最要紧的是这钱瑶也不是一个安分的,竟然去勾引楚二公子!珠胎暗结,还生下了孽种!

顿时,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尤其是楚文煜和楚思雅的名声更是差到了家!

妹妹的丫鬟去勾引哥哥,还珠胎暗结,怀上了孽种,无疑,这是天大的丑闻!

一来,间接说明了楚文煜道貌岸然,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二来,楚思雅竟然纵容自己的贴身丫鬟去勾引自己的哥哥,最起码,一个教管不善的名头肯定是落实了。

楚思雅在听到这流言的时候,不禁冷笑三声。

“去查!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东西连命不要了!竟爱在这里嚼舌根!”

消息传来的时候,云翎也在,可想而知,云翎也是气愤的不行。他的妻子怎么能让那些个小人诬赖!

“去查!从长公主府查起还有钱府也不要忘记!”云翎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杀意,敢对他的妻子动手,如今就该做好死的准备!

楚思雅见云翎黑着一张脸,不禁柔声劝道,“我还没有生气呢。你气个什么劲儿。嘴长在人家的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只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管他们做什么!我倒是有些担心娘、二哥还有钱瑶。”

昭慧长公主当初的顾虑还真是没错,钱瑶和楚文煜的事情一出,她的名声肯定会遭到质疑,如今楚文煜和钱瑶的名声真可以说是烂到家了。当然了,自己的名声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昭慧长公主怕是直接吃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楚思雅此时忍不住想,难道楚文煜和钱瑶真的是有缘无分不成?原本昭慧长公主就不同意了,再加上这档子事情,怕是更加不会同意了。

“你啊,真真是烂好人。你怎么不想想自己的名声差到哪里去了!”云翎难得有些责怪的看着楚思雅。

倒不是说云翎真的责怪楚思雅什么,他更多的还是心疼楚思雅,觉得自己这媳妇儿还真的挺傻。都被别人连累到这份儿上了,她竟然还一点都不在意,满心满意想到的,首先还是别人,这让云翎怎么可能不心疼她呢?

楚思雅自然知道云翎不是真心生她的气,可能更多的还是在心疼她吧。所以面对云翎的冷脸,楚思雅是丝毫不在意,相反是笑嘻嘻的凑到云翎身边,嬉皮笑脸道,“差就差了。未出阁的小姑娘才需要在意自己的名声好不好,我都已经嫁给你了,还这么在意名声不名声的做什么。”

“那你就不担心,我因为你的名声不好,休了你?”云翎故意沉着一张脸看着楚思雅。

“你会吗?”

云翎很想对楚思雅睡一句,他怎么不会了!不过在看到楚思雅那张不施脂粉却依然清理无双的脸,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如果他说“会。”

很明显,如今就是他们夫妻两个在说笑罢了,可这话说出来到底是伤人,云翎也是真的不想伤害楚思雅,哪怕这不一定会造成什么伤害,可只要有这个可能性,他都不会去做。因为他真真是将楚思雅爱到了心坎儿里,真心不想伤她的心。

云翎看着楚思雅那张笃定的小脸,差点没有开口问,“你是不是就吃定了他!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的!”

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吃定了就吃定了吧,反正他这辈子也真的是让这小女人给吃定了,不过他也甘之如饴,没有丝毫的不乐意。

大不了这小女人以后不高兴,以后被人欺负了,他这个做丈夫的多操劳操劳也行。

“你啊。”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了这么一句。

楚思雅扬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忽然挽住云翎的胳膊,真真是让云翎吓了一大跳,要知道楚思雅很少有这么主动的时候,尤其如今周围还有不少伺候的下人,所以这才是最让云翎感到惊讶的地方了。

“我敢这么不顾忌自己的名声,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一个好丈夫,他不会太在意我所谓的什么名声,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陪在我身边,支持我,相信我。”

云翎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一根羽毛划过一般,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若不是还顾忌着这里有这么多的下人,他真想直接抱过楚思雅狠狠亲她一顿!

至于在周围伺候的下人,一个个的都低着头,抬都不敢抬起来,一个个的都在心里腹诽,主子们在恩爱,他们在一旁算是怎么回事!不过没有主子发话,他们也不敢私自退下。

“啧啧!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啊!知道你们两个够恩爱,可好歹也得想想我的感受啊!”一道满怀醋意的男声响起,也打破了云翎和楚思雅之间旖旎的气氛。

楚思雅愣了愣,转过头,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玉尧那张风流多情的脸。

云翎是觉得心里郁闷极了,就算此时人这么多,他没法子对楚思雅做什么,可这气氛真心好啊,好歹让他多回味回味也是好的!谁知道,突然来了个玉尧,生生的打破了这么好的气氛!

于是云翎看着玉尧的眼神顿时不就不满了,粗声粗气道,“你来做什么!”

什么叫做见色忘义,玉尧有了深深的感触,不过他不跟这人计较!

玉尧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找你有事!”

云翎挥了挥手,让伺候的下人都退下。

对玉尧,他还是很了解的,如果不是有什么正事,他肯定是不会这么说的,他既然说有事,那就肯定是有事。

果然,玉尧等所有人都退下以后,就立马兴师问罪了,“我说云翎,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好兄弟啊!你身世这么大的事儿,我要不是从我老头子那里听说,我都不知道!”

云翎一听是这么一回事,顿时反应过来,“我跟你这么多年的兄弟,你要是如今还问我到底有没有把你当兄弟,你这才是伤我的心。”

这话听着顺耳,玉尧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不少,可也只是好了那么一溜溜,绝对没有完全平息怒气!

“说的好听,那怎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玉尧最耿耿于怀的就是这件事了。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告诉你做什么。平白的为我担忧难过。”更重要的是,这种甚至身世,难道还多光荣不成?难道见一个人就要提一次不成?想想都觉得丢脸至极!

玉尧这回愣了愣,再看到云翎有些黯然的神色,也不再咄咄逼人了。

“行了,就原谅你一次。不过,你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打算,也告诉兄弟我一声,再怎么样,我也能帮帮你。”

楚思雅看着云翎,她也想知道云翎会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告诉玉尧。

云翎这次没有让玉尧失望,直接告诉了玉尧他心里的盘算。

云翎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可玉尧听得却是目瞪口呆,等云翎说完以后,玉尧整个人都呆成了一座石雕了!

“我说兄弟,你的胆子真是够肥的!私建城池,还一建就建了会这么多年,真真是将所有人瞒着啊!果然厉害。也幸好,你深的皇上的宠幸,这要是换一个人,怕是要诛九族了!”

深的乾风帝的宠幸?楚思雅闻言不禁摇了摇头,云翎确实是得乾风帝的宠幸,可更多的是托了云翎的母亲——云染希的福气。否则乾风帝怕是也不会如此容忍云翎吧。

看来投胎也是一门技术啊!

“不过就算皇上同意了也不行啊。还有水月皇,那座城池,据你所说,是在大梁和水月的接壤处,皇上同意了它独立存在这可远远不够。水月皇也得同意。否则水月大军压境,要灭了一座小小的城池,这也觉对不在话下吧。”玉尧面色有些沉重的开口。

楚思雅挑了挑眉,原本她看玉尧是个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样子,没想到他看问题还是挺精辟的啊!这一点,楚思雅倒是有些赞赏他了。

“水月皇对你是什么态度?”玉尧一针见血的问道。

云翎的脸色有些不好,明显是不想谈论水月皇这个人。

楚思雅见状,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将水月皇中了失忆蛊的事儿告诉玉尧。

“天啊!听你的意思是那水月皇中了什么失忆蛊,所以才会忘了了你母亲。不过,堂堂的一国之君,有谁会给他下什么蛊虫?这么多年来,竟然都没有人发现,这可真真是奇怪啊!”

玉尧说着,脸色不禁更加严肃。

“奇怪?他如今既然恢复乐记忆,这些事情他肯定自己会去查,咱们没必要去管。”云翎对水月皇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差!”

玉尧见云翎明显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于是转而说起其他的事儿,“那个楚伯府如今被看管起来了,这件事儿,你们知道吧。”

云翎和楚思雅对实验,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好奇。不过两人都点了点头,“知道。你说这个做什么?”

“那个你姐姐不还在楚伯府。”玉尧眼神漂移,就是不敢正视楚思雅。

楚思雅愣了愣,一开始还是真没有明白玉尧到底想说什么,看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你是说楚思雨?你这么关心她做什么?别——”

别又跟冰凝似的,幸好没将这话说出来,玉尧已经洗心革面了,而且冰凝那件事对玉尧来说就像是他心头的一根刺,能不提就不提起。

她又何必去撕玉尧心头的伤疤呢!痛了玉尧,当然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别误会啊!你姐姐是个好女人,我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对女人反而有些看开了。如今楚伯府遭遇大难,我是真心怜惜她,希望她以后能过的平安幸福。就算这平安幸福不是我给的。”

楚思雅听着玉尧的话,愣了愣,真心没想到玉尧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真真让人有些惊讶。

经历过这么多事?楚思雅觉得这话应该翻译成经历过这么多女人才对。看开?怕是被冰凝给骗的太惨,所以才看开了。

至于怜惜楚思雨,幸好楚思雨不是第二个冰凝,否则玉尧再被骗一次,肯定从此都开始害怕女人了!

“楚伯府遭了这么一件大事儿,楚思雨以后会怎么样,这都还是未知之数。不过我肯定会保她。肯定不会让她坐牢,甚至流放,可就算如此她,她以后也很难说亲。你也知道,说亲,除了看姑娘家的人品外,更多看的还是人的家世。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如果你真的怜惜楚思雅,觉得她是你黎尽花丛后,想安定下来的选择。我建议你用真心去打动她。

当然了,事先你也得取得老侯爷的赞成才是。你得想想老侯爷可是你的父亲,婚事不就讲究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不过我说的这一切,前提是你真的喜欢楚思雨,别拿她玩玩儿。”

说到最火,楚思雅还是忍不住加了这么一句,实在是玉尧不是一个能让人放心的,反正楚思雅对他就实在不是太放心。

楚思雨是个让人心疼的姑娘,楚思雅是真心希望楚思雨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至于这幸福最后是不是由玉尧给,那就是未知之数了。

玉尧愣了愣,除了上次冰凝的事情外,楚思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严肃的跟他说过话了。

玉尧不禁沉默下来,开始仔细回忆,他对楚思雨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年纪也不小了,看看跟他一般大的云翎早就娶了妻子,就连儿子也有了。

他嘴巴里虽然总是酸云翎,可实际上,他也是真心羡慕云翎,此生能有楚思雅这么一个好妻子,还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可经过冰凝的事儿,他似乎开始忌惮女人了,他真的太讨厌那些,人前人后两张脸的女人了,光想想,他就有些恶心的不行。

如果真的要娶妻,楚思雨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首先她的人品绝对是能相信的,第二,他对楚思雨有好感。

所以这么看起来,娶楚思雨确实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你放心,事关我的终身大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玉尧接着就说起了梁都最近流传的谣言。

楚思雨的脸色不禁沉了下来,同时忍不住腹诽,看来这消息果然是传得够快啊!玉尧也这么快就知道了。

云翎明显不想多谈论这件事儿,玉尧见状也就不再多说。不过他临走前,跟云翎和楚思雅说了,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他绝对义不容辞。

玉尧离开后,楚思雅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我之前看着玉尧,只觉得他是一个纨绔子弟,完全被宠坏了的。可如今看来,玉尧也是有好好的一面,他够讲义气啊!”

要是一般人知道云翎和自己如今的情况,肯定是有多远就跑多远了!毕竟谁会喜欢背上一个通敌卖国的罪名!

正说话间,去查消息的人就回来了。

楚思雅在听到竟然是钱瑶妹把事情传出去后,差点没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她真是看走眼了,她之前怎么会觉得钱瑶妹那人不会弄出什么大事儿,鬼扯!看看人家,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不对,如果钱瑶妹是精心算计的,不可能一查就查出来?”楚思雅有些奇怪的皱着眉头。

“就钱家小姐还精心算计呢!自从夫人那次去了钱府。到了晚上,钱家二小姐就派了自己的心腹丫鬟去茶楼,让那些说书先生说这些事儿!是一点遮掩都没有啊!”来回报消息的人,是满脸的鄙夷,想来是对钱瑶妹万分的不屑。

楚思雅不禁觉得好笑,也不知道这钱瑶妹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你要算计人呢!好歹也聪明一点啊,好歹得知道遮掩遮掩啊!可钱瑶妹倒是不管不顾的很,直接派了自己的心腹丫鬟去散播谣言,让人一查一个准。

楚思雅看向云翎,想看看他是什么想法。钱将军对云翎到底算是有恩情的,让云翎就怎么对她的女儿动手,云翎怕是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不过楚思雅很确定,无论云翎做什么决定,她都不会有意见。

“去趟长公主府,把这事情告诉长公主。然后再派人去钱府,告诉钱将军和钱夫人,钱二小姐做的好事,不仅我已经知道了,长公主也同样知道了。”

“是。”

等到禀报的人离开,楚思雅才开口,“借刀杀人?”

借着钱将军和钱夫人的手教训钱瑶妹。不过钱瑶妹到底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就算教训,也不会多狠就是了。

“雅儿,你不怪我?”云翎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

其实他有一百种法子可以让钱瑶妹生不如死,可想到钱将军,他到底是有些心软了。当年他初去虎门关,钱将军真的是帮了他很多很多。说钱将军是他半个师傅这也不过分。

还有钱瑶妹,自己虽然对她不是很熟悉,可她也是一直喊他“燕哥哥。”自己也是将她看做是小妹妹。

虽说这个小妹妹,不像她表面看起来一样。

“怪你什么?这次的事情,对我的影响不是很大,我自然不是很在意。钱瑶妹,说白了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我要是跟她计较,我倒是担心自己要被她气死好不好!我就是担心钱将军和钱夫人管不住她,我可忘不了那一次,钱瑶的孩子就是被她撞掉的,事后,她还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何止是刁蛮任性啊,简直可以说是狠毒到了极点!这就是被宠坏的孩子啊!

“你放心,我只会给她这一次机会。若是钱将军和钱夫人真的管不住她!那就——”云翎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寒芒,那就休要怪他不客气了!

楚思雅见云翎已经打定主意了,也就不再开口了。反正她也没希想要钱瑶妹的性命,所以对这个结果她倒不是很在意。

钱府

钱将军打发了忠勇侯府来报信的人,阴沉着一张脸,让人去叫钱夫人和钱瑶妹。

“爹,你找我什么事儿!”钱瑶妹心情正不好呢!对钱将军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啪——”

钱瑶妹的脸被狠狠打到一边,白皙的脸上迅速浮现出一抹红红的巴掌印。

“你做什么打孩子啊!瑶妹还小,有什么事儿,你好好教她不就成了,做什么打孩子!”钱夫人看着钱瑶妹被打,只觉得心疼的不行,连忙拉过钱瑶妹打量起她的伤口,然后赶忙让人去拿药。

“小?她那里小了!她的年纪早就可以嫁人了!哪里还小了!是我跟你娘太宠你了!都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之前你害的你姐姐小产的事儿,我们都念在你年幼无知,原谅你了。可这次呢?你竟然让你的心腹丫鬟在外面散播谣言,说你姐姐之前只是个丫鬟,跟在云夫人身边的时候,还去勾引云夫人的哥哥,甚至还珠胎暗结!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不是要害死你姐姐啊!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啊!”

钱将军真的是气坏了,钱瑶妹是他宠爱了十几年的女儿啊!她怎么可以这么不懂事!她怎么能这么诋毁她的亲姐姐啊!她做的还能叫人事儿嘛!

正心疼钱瑶妹的钱夫人,闻言也不敢置信的看着钱瑶妹,外面传的流言她也知道,她一直死死的瞒着这件事儿,她以为是长公主府哪个多嘴的下人把事情传出去的,心里正懊恼的!可她万万没想到传这件事事儿的,竟然会是自己的小女儿!

一时间钱夫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有些讷讷的开口,“老爷,会不会弄错了,瑶妹她平时的脾气虽然不太好,可——可她怎么会做这种事儿啊!”

钱夫人真的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夫人啊!你以为我愿意相信嘛!可事实就是如此啊!忠勇侯府的人已经来说了,长公主府的人也已经得到消息了!人家连这死丫头派出去的人什么时候去了哪家酒楼,找了哪个说书的,都说的一清二楚啊!你说这能使假的嘛!”钱将军痛心疾首道。

钱夫人闻言,她都想伸手狠狠打钱瑶妹一巴掌,可到底是自己疼了这么些年的女儿,她下不了手啊!

“你疯了不成!那是你的姐姐啊!是你的亲姐姐啊!你怎么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儿!”

“什么姐姐!她算我哪门子的姐姐!之前不过只是个下贱的丫头罢了!她凭什么当我的姐姐!楚二公子是我的!就是她不要脸勾引的!我凭什么要认她当我的姐姐!她不配!”事情呗揭露了,钱瑶妹一点都不害怕,反正她爹娘不会拿她怎么样!

“啪——”

钱夫人忍无可忍的给了钱瑶妹一巴掌,她真的是太痛心了,她真是万万没有想都自己的女儿竟然会无理取闹到这个地步!她怎么可以,怎么能这样子对她的亲姐姐!

“娘,你也打我!我就知道,自从纳下贱胚子来了,你们心里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了!既然你们都不要我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钱瑶妹痛哭起来,做着要去撞柱子的模样。

钱瑶妹的贴身丫鬟自然是死死的拉着钱瑶妹,不让她去撞柱子。

钱将军看着钱瑶妹这死不悔改的模样,一颗心是彻底的死了,就这么个女儿,他还能指望她有多懂事不成?

“行了,行了。你也少在我面前做戏了。就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得罪了忠勇侯和长公主了。忠勇侯还能看在我的老脸上放你你马。可这颜面也就只有这么一次!”

“那你想怎么样!是不是为了捧忠勇侯的臭脚,所以就不要我这个女儿了!”钱瑶妹冲着钱将军厉声吼道。

钱将军深吸一口气,对这个冥顽不灵的女儿,第一次感到头痛至极。当初她害的大女儿流产的时候,他就该下狠心管教这女儿了,了可惜他一次又一次的心慈手软,如今他才深深的认识到,这个女儿如今管教怕是晚了。

可哪怕是晚了,他也得下力气管教!

“夫人,你安排几个得力的嬷嬷丫鬟陪着她回虎门关。等我把公务处理好,我就带着你和瑶儿一块儿回去。”

“不!我死都不要回虎门关!我要留在梁都,我要嫁给楚二公子,我这辈子只愿意嫁给他!”钱瑶妹歇斯里地的怒吼,她怎么都接受不了自己的父母竟然要将她送走的事实!

“瑶妹,你怎么还在做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楚二公子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你就听娘的,以后爹娘会给你找个好人家,让你嫁过去。”钱夫人苦口婆心的劝道。

“不!我知道你们就是偏心!偏心那个贱人!我是你们的女儿啊!我陪在你们身边这么多年,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刚来的丫鬟的分量不成!”钱瑶妹如今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就是恨啊!为什么她的爹娘都不能理解她对楚文煜的感情,为什么他们心里就只有钱瑶那贱人!

钱将军听着钱瑶妹歇斯里底的怒吼声,心里只觉得一阵悲哀,“来人啊!把二小姐带到屋子里关着,直到回虎门关前,谁都不允许把她放出来!”

立马就有一堆的丫鬟婆子来押钱瑶妹。钱瑶妹哪里肯干,还在那里破口大骂,可她就算骂的再厉害,钱将军的心都没有软掉丝毫。

一直到听不到钱瑶妹的哭声叫声了,钱夫人才心疼的开口,“真不知道瑶妹怎么会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可瑶儿该怎么办,她都已经失身给楚二公子了,而且她已经都失身给楚二公子了,甚至还为他怀过孩子,她这辈子若不嫁给楚二公子,她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钱夫人越想越为自己这个大女儿担忧,她几乎是为钱瑶操碎了一颗心啊。

钱将军又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大女儿。大女儿之前受了那么多的苦,他们夫妻俩都还没来得及补偿大女儿。谁知道大女儿就被楚文煜给骗了身子,更是被自己的亲妹妹害的流产!

钱将军私心里又何尝不想补偿自己的大女儿,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了。

“夫人,你当我不心疼瑶儿吗?可你也知道长公主之前就不待见瑶儿了,如今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瑶儿想嫁给楚二公子,这几乎是没有可能啊!”

“要不然咱们去求忠勇侯,长公主一直都将忠勇侯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他更是娶了长公主的小女儿,他说话,一定有分量的。”钱夫人目露希望的看着钱将军。

“夫人啊,你真真是糊涂了。我当年对忠勇侯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恩情,可那一点恩情,人家早就还了。如今我再挟恩威胁,你以为有用吗?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两家就结仇了。而且对瑶儿的事情也是一点帮助都没有。”

钱夫人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让她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女儿这么颓废伤心,她又何尝忍心啊!

“那该怎么办!这样不行那样不行!”钱夫人在气急之下,跺了跺脚。

钱将军很久没有见过钱夫人这么小女儿性子了,只是如今还是要顾全大局才是。

“以退为进才会正理。夫人,这次咱们全家都回虎门关,忠勇侯和他的夫人对咱们自然会有一份愧疚之情,哪怕是长公主也会觉得自己欺人太甚了,心里肯定会产生那么一丁点的愧疚之情,我们要做的就是抓住那一丁点的愧疚之情。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我相信,只要时间够久,终有一日,长公主心里的疙瘩一定会消失。”

“会吗?真的会有那一日?可就算真的有那一日,你能保证楚二公子就一定会一心一意的等着咱们瑶儿,女人的岁月是蹉跎不起的,男人也——”钱夫人喃喃开口道。又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跟自己的夫君一样,哪怕自己这么多年来只生了两个女儿,可他还是一心一意的待自己。

“如果最后楚二公子另娶她人。那就说明他配不上咱们的瑶儿。到时候,我在军中给瑶儿挑一个好夫婿,一定会疼她爱她一辈子!”

除了这样,也已经别无他法了。

钱将军做出了决定,很快就让人去给云翎送信。

楚思雅在知道钱将军打算举家回虎门关的消息,微微有些闪神。

“怎么了?”云翎见楚思雅在发呆,忍不住开口问道。

楚思雅摇了摇头,“没什么,你赶紧把外面的谣言压下去啊!我虽然不是很在意名声,可也不喜欢天天被人挂在嘴边好不好!”

云翎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

第二日,梁都内就流产了新的说法,楚文煜确实是让一个通房丫头怀孕了,不过那丫头是个福薄的,难产而亡。至于钱府刚刚找回来的大小姐,之前一直都寄居在庵堂,是钱将军夫妇好不容易才从庵堂内找到的。

有人不信,就去庵堂求证,果然早就有人将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人前,这就不能不让人相信了。

一场流言就此消失于无形。

慈宁宫

“怎么样?查到了没有?”太后似乎失去了往日的沉静,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焦急神色。

“太后,这事情也过去太久了,都好几十年了。就算有那么一点蛛丝马迹,可还是——”钟嬷嬷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几分为难的神色。

“查!死命的给哀家查!哀家就不信了,只要有那么一点的线索,肯定就能查出来!”太后显然是下了决心,一定要将事情给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太后,先帝都去了这么多年了,您——”钟嬷嬷很想说一句,何必呢,如今就算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太后摇了摇头,“你不懂。有些事情梗在哀家心里真的是太长太长时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一丁点的线索,哀家不想放弃。”

钟嬷嬷闻言不再多说。

“好了,你先下去吧。哀家也有些累了。”太后挥了挥手,此时她更想一个人呆着好好静一静。

钟嬷嬷躬身退下。

太后一个人在软塌上坐了许久,目光才投向了软榻伤摆放的小茶几上的书画。

太后目光有些湿润的看着那堆书画,然后从中抽出了一卷。

太后忍不住想,为何连自己的外孙女都能看出这些字画不对头的地方,而她看了这么多年,竟然什么都没能看出来,这是不是太可悲了。

其实太后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可她真的不确定,而已不敢确定。难道当年先帝一直心仪的人是她?而不是老赵氏。

仔细回忆,当年是有很多的蛛丝马迹,比如,每次先帝当年每次去找老赵氏,正好她也在。当时,太后只是将这当做巧合。

至于那次选秀,太后很确定自己给老赵氏送的糕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有问题的东西,太后知道是德妃送的。

那时候,太后是认定了德妃是因为嫉妒老赵氏得了先帝的青眼,所以才故意算计老赵氏。

可如今想想,这里面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不对头了。

德妃的那点小手段,当时才当了皇后的她都能知道,就更别提先帝了。

而且德妃这么算计老赵氏,先帝不应该生气吗?德妃害的他不能拥有自己此生的挚爱?

忽的,太后浑浊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先帝肯定是知道当年德妃的所作所为,说不定这一切还是他主使的!就是为了让老赵氏落选,然后让她当皇后!

先帝当年爱的人一直都是她?什么老赵氏不过就是个借口罢了!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太后的眼神不禁有些飘移,她当年喜欢的人是先帝的伴读,他们感情很好,甚至长辈间也有了默契。

乾风帝自然也是知道的。他怕是因为知道自己心有所属,所以才一直借着老赵氏来接近她?

可能吗?当时他已经是一国之君了,要什么女人没有。

可除了这个解释以外,她竟然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曾经先帝曾经感慨的对着自己说过一句,“你什么时候才会吃醋呢?”

自己当时听到这话不过随意的笑了笑,纯粹是当先帝在说笑。

他爱的人又不是她,怎么可能会在意她吃醋不吃醋。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之前她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所以一直忽略。

可如今想起来——

如果先帝爱的人真的是自己,那该有多可笑啊!当初她明明有心爱的男人,原本她可以有大好的姻缘,可全都让先帝给毁了。

当她进了宫,认了命,觉得自己一辈子待在宫里也无所谓,甚至她逐渐被先帝吸引——

没错,太后也是一个女人,对一个女人,她怎么可能会不爱上自己的丈夫,况且她的丈夫还是全天下最厉害的男人。

太后在跟先帝的朝夕相处中,被先帝的雄才大略所折服,甚至她有很多治国之道也是跟着先帝学来的。

这样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不会爱上。

太后甩了甩头,心里愈发的觉得自己是魔怔了。方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猜测罢了,压根儿就没有实际的证据,她猜这么多有什么用,说不定到最后都是假的,她压根儿想太多呢?

*

楚思雅久久没有等到水月皇,心里不禁开始有些打鼓,难道是自己想错了?其实水月皇对云翎的母亲云染希其实也没有多少深情厚谊?自己替他将失忆蛊给逼出来,他看云翎的那一眼,其实压根儿不代表什么?

楚思雅越想越纠结,不过她也没打算在云翎面前表现出她的焦虑。

这一日,楚思雅终于等来了水月皇,只是看他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怎么都跟愧疚挨不上。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戎儿再不好也是你的亲弟弟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水月皇痛心疾首的看着云翎。

楚思雅听着水月皇在这里噼里啪啦的指责,先是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差点没气的吐血,这水月皇是什么人啊!养伤养的脑子又出问题了吧!竟然一跑来就对着云翎在这里大放厥词,什么卫戎受伤也能算到云翎的身上!

果然水月皇的话还没有说完,云翎的脸就彻底阴沉下来,“这忠勇侯府,不是你水月的皇宫,你要想在这里作威作福,怕是找错了地方了!”

水月皇看着云翎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不禁愣了愣,他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儿子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所生,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亏欠这儿子。

“翎儿,父皇不是这个意思,父皇只是——”

“水月皇说错话了吧。什么父皇?我可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当皇帝的侯爷!”云翎对水月皇可以说是没有半分的好感,这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是丝毫不会在意!

水月皇被云翎一噎,脸色有些不太好,可想到自己本就对不起这儿子,于是也就不再计较云翎的态度问题了,“翎儿,你是朕的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当初是萧皇后那贱人算计朕,你放心有朕在,水月的皇位将来——”

“水月的皇位,我想你是搞错了。我对水月的皇位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你愿意给谁就给谁。我不稀罕。”

水月皇今生都没有对谁低过头,要说唯一一个,也就只有云染希,当年自己因为爱她,所以愿意为了她,放了她的两个兄长,甚至还愿意为了云染希,让大梁和水月两国从此和平相处。

活了那么多年,云染希是第一个让水月皇可以为了她妥协的女子。

如今又多了一个云翎。

可有一点,水月皇虽然在意云翎这个儿子,可绝对不代表云翎可以将他的尊严踩下去!

水月皇如今对云翎更多的是愧疚,或者说是爱屋及乌吧,他更多的是爱是云染希。他跟云翎压根儿就没有怎么相处过,要说什么身后的情谊,那也压根儿是不可能的。

所以云翎一而再再而三的踩他的面子,尤其是当着儿媳妇儿的面,水月皇是彻底爆发了,看着云翎的眼神也是不善极了。

“你不要水月的皇位?真是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若是不要,你为何要让人去杀戎儿!朕知道,你们兄弟两个之间有隔阂,朕也不期望你们能手足情深,可最起码不要互相残杀啊!”

云翎真心不知道该如何跟水月皇说话了,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结论,他去杀卫戎了。

不过从水月皇的话里,倒是能够推断出来,卫戎应该是受了重伤,不过应该是没死。否则这人怕是早就要暴走了,他对卫戎可比自己这个半路才认回来的儿子感情可是要深厚的多。

这一点,云翎是丝毫都不怀疑。

“我不知道卫戎此时到底怎么了,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卫戎如今就算怎么样了,也不关我的事儿,我什么都没做!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最近是打算对卫戎动手,不过我只打算废了他两条腿。不过现在看来,还没等我动手,他自己倒是先出事儿了。”

水月皇相信云翎的话,不因为其他,这些年来,他也是听过云翎不少事儿的,知道他是一个一诺千金的汉子,他既然开口了,那绝对就是真的,这一点,水月皇绝对相信云翎。

“你不会什么都没有查,就过来冤枉我夫君吧。”楚思雅眯起眼打量着水月皇。

水月皇不禁有些尴尬,他就是因为得了卫戎身受重伤的消息,所以才会赶着来问云翎,是不是她对卫戎动手!关心则乱,他确实是什么都没有查。

有你这种所谓的父亲真真是一种悲哀!这句话,楚思雅差点没有脱口而出。最后还是忍了下去。

“翎儿,是父皇冤枉你了。父皇可以跟你保证,水月的皇位只会是你的。”这一点,水月皇是无比的确信,水月的皇位了只能留给他最爱的女人的儿子!

“我方才说了,我对水月的皇位没有兴趣。我之后的打算你不都知道了。之前不还一直担心我要谋取水月的皇位,如今倒是斩钉截铁的要将水月的皇位传给我了?”水月皇无不嘲讽的开口。

“朕——”

“行了,我不想当皇帝。我的身份瞒不过水月的大臣,你要推我坐上水月的皇位,这很困难。而且我也压根儿就不想当什么劳什子的皇帝,除了卫戎以外,你乐意把皇位给谁就给谁,我没意见。”

云翎只想跟楚思雅过平静的日子,这些权势多久纠纷他真的是没有半分的兴趣。

“你真的不想当皇帝?”水月皇定睛打量着云翎,似乎是想从云翎的眼底看出一丝的伪装,可惜云翎的眼神真的是太平静了,平静的似乎他一直就是这么想的。

“不想。”云翎斩钉截铁的开口。

这次。水月皇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心里也清楚云翎确实是不适合做水月的皇帝,当初他作为大梁的将领杀了多少水月的将士,就凭这一点,水月的人都对他恨之入骨了,若想将云翎推上水月的皇位,这无疑也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儿。

就算自己可以力排众议,将云翎推上水月的皇位,也肯定是要大费周折,少不得要杀几个所谓的“忠臣。”

之前他是因为云染希,这个女人是他此生唯一心爱过的,哪怕自己因为中了失忆蛊,忘了她,可有一点,她永远都是自己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他们的儿子,也是他最心爱的。他会为他铺好所有的路。

“既然你无心皇位,朕可以答应你,会让你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你能不能喊朕一声父皇?”水月皇有些期待的看着云翎。

云翎默默的转过身子,明显不愿意。

水月皇见状,不禁有些黯然,可在想到自己做的蠢事情,他就不多说了。

“这是朕给孙子的洗三礼还有满月礼。这是朕作为皇祖父的心意,你收下吧。”水月皇见云翎不肯收,就将东西给了一旁的楚思雅。

楚思雅倒是没有压力收下了红色的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一块顶级的帝王绿玉佩。

“朕得先回水月。有些事情是该解决了。”水月皇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恨恨的开口。

他竟然让一个女人给下了失忆蛊,忘记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害的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成了别人的妻子!尽管这只是名义上的,可他也无法忍受!

水月皇宫

“皇上回来了。”厚重的大门打开,萧皇后就守在自己儿子的身边,动都没有动一下。也不知道萧皇后多久没有整理过自己了,以至于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十分的憔悴。

水月皇看着这样的萧皇后,忍不住愣了愣,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萧皇后从来都是最精致的妆容,时时刻刻保持着她作为皇后的风范,什么时候看到过她这么憔悴的模样。

可随后,水月皇的心又立马坚硬了起来,这就是他的结发妻子,这就是骗了他这么多年的妻子!他抢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位置!他害的他跟自己心爱的女人阴阳两隔,她更是害的自己跟亲生儿子分别了二十多年!

“你们都退下。”水月皇咬牙切齿的对着伺候的人吩咐。

等到所有的下人都退下,整个寝宫就只剩下了水月皇跟萧皇后,或者说,还有一个人,躺在床上几乎跟活死人没有任何区别的卫戎。

看着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儿子,就这么跟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水月皇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痛了一下。

可水月皇最终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皇后就没什么要对朕说的?”水月皇说着就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眼底闪烁着晦暗不明的神色。

“当年的事情皇上不都已经查到了?臣妾还有什么好说的?”

“皇后可真是女中豪杰啊!竟然骗了朕这么多年。不如皇后来告诉朕,朕该怎么处置你?因为朕失去了自己此生最爱的女人,因为你,朕跟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生的儿子宛若仇人。”

水月皇每说上一个字,就死死的盯着萧皇后,似乎恨不得在她的身上瞪一个洞出来!

萧皇后苦笑,“云染希?皇上您最爱的女人?她是您最爱的女人?那我呢!我自从嫁给皇上,自认为尽到了作为妻子的所有义务,我也竭尽全力去做一个皇后!事事都以皇上的厌恶喜好为先,难道在皇上您的心里,臣妾真的什么都不是?”

“朕对你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男女感情。”水月皇斩钉截铁的开口。眼底是一片肃然。他确实是可以问心无愧的说一句,他从未爱过萧皇后,以前他以为自己不会爱,可恢复记忆后,他才明白,原来他也是会爱的。只是他所有的爱都给了云染希,对其她女人,真的不会再有一丝一毫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多年的倾心相爱,原来在皇上你的心里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我萧灵儿这辈子何其可悲!”萧皇后早在水月皇要回来的时候,就心如死灰了,可亲耳听到水月皇这残忍至极的话,她的心就像是被重新撕裂了一遍,痛彻心扉,痛的她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一样。

萧皇后此时的模样要是落在其他人眼中,会觉得心疼,可是水月皇对她除了恨就是恨,若不是她,自己早就能和心爱的女人双宿双栖,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跟心爱的女人天人永隔,就连最心爱的儿子,对自己也是恨之入骨。

萧皇后接触到水月皇充满恨意的眼神,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她突然升起一种报复的冲动,凭什么所有的痛都只有她来承受,这个男人却什么都不用付出!

“皇上以为,等你驾崩后,到了地下,云染希会等着你,还会一如既往爱着你?不会的,肯定不会。皇上可还记得自己当年都做了什么,云染希的大哥就是被皇上亲自下令,废了他,让他这么多年都给太监无异。对了,还有云染希的二哥,也是皇上下令给他下毒,啧啧,我听说云染希的二哥回到梁都后,还生了一个女儿,不过可想而知,因为那毒,生下来的孩子自然是个疯子了。”

“你给朕闭嘴!当年这些事都是你个贱人背着朕做的!”水月皇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冲着萧皇后歇斯里底的怒吼。

“是臣妾做的!可皇上难道不知道臣妾做了什么!可皇上明明知道,却没有阻止,这不是默认了臣妾的做法!这跟皇上下令做有什么区别!”

“毒妇!”水月皇冷冷看着萧皇后道。

毒妇,自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为了他机关算尽,为了他什么都不要了,为了他甚至埋藏了自己的良心,可她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做的一切落到这男人的眼里,最后只落下了毒妇两个字,这是何其的可悲!

萧皇后的眼底隐隐有泪光闪过,不过她死命的将眼泪往回流,她不愿意在这个男人面前流泪。她不愿意,这个男人不值得她为他流泪。

“原来当初你就一直处心积虑的在算计朕啊!真不愧是萧家的女儿!”乾风帝气的不行,简直恨不得上去生吃了萧皇后。

“是啊,臣妾就是萧家的女儿,皇上不是今天才知道吧。皇上就算再恨臣妾又如何?云染希不会原谅你的,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其实皇上你这一辈子是何其的可悲啊!生前跟心爱的女人天人永隔,就算死后,云染希肯定也不会想见到你!不,说不定云染希早就投胎去了,她心里怕是想着与你死生永不复相见!”

“闭嘴!闭嘴!你给朕闭嘴!”萧皇后说的每个字都像是利刃一样在戳水月皇的心,他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痛的几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水月黄伸出一双大手,死死的掐着萧皇后的脖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萧皇后闭嘴,才能让他忘记他一直都不想承认的事实!

很快,萧皇后就呼吸困难起来,面色也逐渐泛紫,她是要死了吗?这样也好,死了也好,死了就不用再看到这个让她伤心的男人了。下辈子,她也希望跟他死生永不复相见,她爱这个男人,真的是爱的太累太累了。

“砰——”突然一道重力袭向水月皇,他已经之下,松开了萧皇后。

“你怎么样了?”

“卫炅!”水月皇一眼就认出了卫炅,哪怕过去十多年,他也不会忘记卫炅!

“咳咳——咳咳咳——”萧皇后开始拼命地咳嗽起来。

萧皇后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后,就焦急的看向卫炅,“我不是让你离开吗?你为什么不走!”

因为刚刚被掐着喉咙,所以萧皇后发出的声音很难听,就如破锣铜鼓一般。

“呵呵,朕倒是不知道,皇后原来早就红杏出墙了!”水月皇这话说的要多要咬牙切齿就多咬牙切齿的。哪怕他不爱萧皇后,可也绝对不能容忍别人给他戴绿帽子,无疑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皇兄,皇后她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卫炅在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做了心理准备,这一次他肯定是逃不过去了。不过他就算没了性命,他也毫不在意,他关心的,只有萧皇后。

“怎么,皇后难道不跟朕解释一下?”水月皇似笑非笑的看着萧皇后道。

“皇上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况且皇上不是已经决定要臣妾的性命了吗?臣妾再说什么,也是枉然。”

“难得你有自知之明啊!看你跟卫炅勾搭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卫戎别也是卫炅的种吧!朕可真真是傻子,竟然帮人白养了会这么多年的儿子!”

“戎儿是你的儿子!你休要将给我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认!我跟卫炅是清白的!”萧皇后可以不在意自己,可她不能不顾忌自己唯一的儿子。

“卫戎怎么会重伤?”水月皇眯起眼睛危险的开口道。

萧皇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在情急之下,用簪子伤了卫戎,会害的他伤的那么重,太医都说了,他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若不是想着要跟水月皇做最后的了断,她都想直接杀了自己,她真的是不配做一个母亲啊!她竟然害的自己的儿子受了这么重的伤!甚至连能不能清醒都不一定!

萧皇后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自然是没有逃过水月皇的眼睛。

“为了你这姘头,你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舍得啊!”

“你少污蔑我!我说了,我跟卫炅是清清白白的!”萧皇后无法忍受水月皇这些污蔑她的话,歇斯里地的怒吼出声。

“皇兄,我跟皇后是清白的。若是你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死在你面前。”

“你对这贱人可真是情深意切啊!为了她,竟然可以连性命都不要。”

“够了!你要杀要剐都冲着我来!你放了卫炅!”萧皇后已经什么都不在意了,她如今只想保住卫炅就心满意足了。

“杀了你?你是水月的皇后,朕不会杀你,你尽管放心,至于你卫炅?当年争皇位,你输给朕,如今你还是朕的手下败将,这一点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

卫炅忍不住苦笑,当年争皇位输了,他对皇位早就没有任何的想法了,可连最爱的女人,她心里爱的竟然也是自己的皇兄,他这一生又是何其的可悲。

翌日

萧皇后刺杀水月皇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水月,萧灵儿被废,打入冷宫,萧氏一族,男子通通发配边疆,女子全都落入贱籍。卫戎也被废了太子之位,贬为亲王。移到通州的一处小院修养,曾经的太子妃铁燕儿跟福侧妃也都随同照顾卫戎。

曾经煊赫一时的后族,就此沉寂。

冷宫内

“你何必呢!你当初明明是可以离开的,为何要陪我到这冷宫!”萧皇后有今时今日,她是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她害的水月皇失去了此生的挚爱,他明摆着不会放过自己。可他竟然对卫炅施了宫刑,让他成了太监,余生只能陪他一起在冷宫度日,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这样很好。起码此生我都能一直陪着你。灵儿,真的,我觉得很幸福。”卫炅倒是没有哪里不舒服的,相反,他觉得很满足,余生他可以永远陪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了,他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

“今生我负了你,但愿来生,我们能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好。”

*

水月皇雷厉风行的处置了萧氏一族后,又下了一道旨意,严明了云翎的身份,赐名卫翎,要封他为安亲王。众臣皆惊,纷纷上奏,卫翎从小在大梁长大,心在大梁,若为水月亲王,社稷难稳。

水月皇力排众议,压下所有反对的声音,言明,卫翎今生只会是亲王,绝不会继承水月皇位,若有异议者必斩!

众人深知水月皇的雷霆手段,皆不敢再言,一个没有继承权的皇子,任他也翻不了天。

之后,水月皇就将水月与大梁处一大片荒地都赏赐给云翎,作为其封地,王爵也可以世世代代的传递,水月以后的君主,都不对其用兵,也不得对卫翎的子孙发难。否则非我卫氏族人!

最后,水月皇竟然要迎娶云染希为后,后宫中没有生养过的妃子通通遣散,摆明了是要废除后宫。随后,水月皇又将一个冷宫内的皇子接到身边抚养,很明显是要将他当做继承人一样培养了。

远在梁都的楚思雅和云翎知道这消息后,不禁都有些惊讶,惊讶过后倒是镇定了。

“他为你想了不少。”留下那么一道圣旨,起码是给了他们的子孙后代一道免死金牌了。还有水月皇选择的皇子,如今只有五岁,等到他长大成人,肯定也早被水月皇洗脑了,肯定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云翎闻言不禁有些沉默,想来心情是十分的复杂。

卫翎,这个名字,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

“侯爷,夫人,余公公求见。”

“还不赶紧请进来。”云翎开口道。

余中如今来,肯定是乾风帝的意思。水月那里虽然是没有危险了,可大梁这儿,可是还悬着一把刀,楚思雅可是从来都没有放心过。

“余公公,你这次来,是皇帝舅舅有什么旨意吗?”楚思雅迎着余中坐下后,忍不住开口道。

“正是皇上派老奴来的。皇上让老奴将这件东西交给侯爷和夫人,同时让老奴给侯爷和夫人带一句话,皇上说,他能帮你们的也就这么多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得看侯爷和夫人了。”

“公公,不如留下喝一杯茶?”楚思雅见余中说完就要离开,忍不住开口。

余中摇了摇头,“老奴还要回去伺候皇上,就不留了。”

余中说完,就起身离开。

等余中离开后,云翎打开大红的锦盒,里面赫然一块丹书铁券。

楚思雅见状,忍不住惊呼,“丹书铁券。”

云翎拿起那块丹书铁券,上面赫然有一句,“十代安康。”

楚思雅见状不禁有些失望,“怎么不是永代安康呢。”

“若是我们自己没本事守住自己的家园,就算是永代安康,也照样安康不了。”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若是十代后,他们都不能将自己的家园守的固若金汤,别人来侵占那是早晚的事儿。

“我懂了,咱们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很长。我们会过得很幸福的。”

“嗯,我会保护好你跟脉脉,咱们一家子一定会过得幸福!”

美好的日子即将到来,唯愿岁月静好,万事安康。

正文完!

亲们,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明天起连载番外。因为是番外,字数就不会多了。文文从12月22日上架,一直到今天,6月15日,差不多半年,七七几乎是每天万更了,首先很感谢一直陪伴七七的亲,是你们的支持,让七七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所以七七想要举行一个小小的奖励,从6月15日到6月19日,只要收藏了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并留言的亲们,都有币币奖励,凡是在七七的任一篇文里,达到童生、秀才、举人等级的,去收藏留言了新文,币币翻倍,等级越高,币币奖励也越丰厚。已经收藏留言过的亲,再留言也可以得到币币奖励,同样没有等级的亲,去收藏留言也同样有奖励。限时5天,亲们要抓住啊!

7月7日新文开更,到时候也有活动奖励哦!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