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3/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雅儿,如今这里就只有我和你。你就跟我说句实话,我是不是真的不能生养。”楚思雅见昭慧大长公主身体有些不适,于是就准备退下,让昭慧大长公主好生歇息。

昭慧大长公主是真心喜欢云脉小包子,于是就将云脉小包子留下了。

于是就由纤柔带着楚思雅去她原先的房间。

楚思雅的房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动过,日日都有人来打扫,所以只需稍微整理下,就可以入住。

方才在昭慧大长公主那儿,楚思雅已经给纤柔把过脉了,只是说纤柔的身子有些弱,并不是不能生养。

可纤柔在陪同楚思雅一同回来的路上,就没有安心过,自从两年前,她跟楚文豪圆房了,她做梦都想有一个她和楚文豪的孩子,无论是男孩儿也好,女孩儿也罢,她都无所谓。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肚子就是不争气,竟然都怀不上。

明里暗里她都不知道找过多少大夫了,可就是没用,这让她的心时时刻刻都吊着。

楚思雅对她来说,真的是最后的希望了,她真的不明白,为何她的身子一直好好的,怎么就怀不上!

“大嫂,你就是太紧张了。你的身子没问题,大哥的身子也没有问题。两人在一块儿,迟早会有自己的孩子,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纤柔双手紧紧捏着自己的帕子,美眸含泪,不住的摇头,“不是,不是。你不懂,我就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失去文豪哥哥一样。我只要一想起这个,我的心就在发抖。我——我——”

“大嫂,你是想多了。真的,像你这么焦虑,怎么可能怀得上孩子。把心放平静一点,终有一天,你一定能有自己的孩子。”

纤柔愣愣的看着楚思雅,眼中带着一丝的迷惘不安,“真的吗?我真的能有自己的孩子?”

“能。肯定有。你别担心了。”楚思雅千劝万告的,总算是将人给劝走了。

只是转身,楚思雅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入夜

楚思雅一个人坐在黄花木的椅子上,一只手撑着头,一双美眸目无焦距的看着暗暗的烛火灯光。

“娘!”

忽的传来一声惊响,楚思雅吓了一大跳,镇定了一下心神,没好气的了寻声望去,果然是云脉小包子。

云脉冲到楚思雅身边,手脚并用,三下两下的就爬上了楚思雅的膝盖,“娘亲,你这么久没见脉脉,想不想脉脉啊!”

云脉边说边眨着眼睛,好不可爱。

“你不是在你外婆那儿吗?怎么过来了?”楚思雅笑着开口问道。

“我想娘亲了,就跟外婆说自己要回来。”

听到儿子想自己,楚思雅的心情倒是真的不错,看自己的儿子还是很依恋她的嘛!

“娘,您是不是觉得脉脉好啊!”云脉瞪着一双跟云翎相似的凤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楚思雅,直把楚思雅的心都给看化了。

“是,娘的脉脉是最好的。”

“那以后就由脉脉养娘了,脉脉可爹爹厉害多了!”云脉说着就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膛道。

楚思雅差点没笑出声,脉脉这小包子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跟云翎较劲儿啊。

不过楚思雅也不打算说云脉什么,因为她知道云脉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待见云翎,可实际上,心里还是很敬佩云翎这个亲爹的,所以这些小打小闹,她也就不多说什么。

反正这两父子是越闹感情越好。

云脉的年纪到底太小,先是陪着昭慧大长公主闹了好一会儿,独自一人儿跑回来,又拉着楚思雅说了好久,没一会儿,就说着睡着了。

楚思雅将云脉安置在床上,也在云脉的身侧睡下。

第二日清晨

云脉小包子可能是因为昨晚闹腾的太厉害,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楚思雅见状,不禁捏了捏云脉的鼻子,见他在睡梦中皱了皱眉,这才松开了云脉。

这云脉,平时都早早的醒来,活泼的不行。一大早就要开始闹腾。昨天想来是太累了,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吧。

楚思雅倒是不忍心再打扰云脉睡懒觉,轻手轻脚的起来,然后吩咐伺候的人好好照顾云脉,就出门了。

“大哥,我有事想找你谈一下。你应该是有时间的吧。”楚思雅是算准了时间,所以才这个时候来找楚文豪的,果然他正好要出门。

楚文豪的脚步顿了顿,在看到楚思雅的时候,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还是等我回来再说吧。你也知道,我还要去上朝。”

“大哥连这么一点时间都没有?那是不是要小妹我去告诉了大嫂,她到底是为何这么多年不孕的?”

楚文豪震惊的看向楚思雅,脸上闪过一丝狼狈,不过最后还是归于平淡。

“咱们出去谈吧。”

楚思雅对此不置可否,随着楚文豪一块儿出门。

楚文豪选了醉仙坊的一处包厢,点了几盘子点心,一壶碧螺春。

只是此时楚思雅和楚文豪两人都没有丝毫想吃的谷欠望。

“你是怎么知道的?”最终还是楚文豪先打破了沉默,语气有些沉闷的开口问道。

“大哥难道忘记小妹我是大夫了不成?我给大嫂诊脉后,就知道大嫂这么多年不孕,是药物所致。”

其实一开始楚思雅还真没有怀疑楚文豪,她想过很多人,也怀疑过很多人,最不愿意怀疑的就是楚文豪了,可是事情偏偏就是喜欢出乎众人的意料,她只是微微试探了一下楚文豪,就试探出事情的真想了。偏偏,这真相是那么的残忍。

“大哥,如今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了吧。”

楚文豪抿着嘴,似乎是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楚思雅挑了挑眉,说实话,她也不是一定要知道,毕竟这是楚文豪的私事。

“小妹难道你忘记了,当初我是怎么娶得纤柔吗?”

就在楚思雅以为楚文豪不会在开口的时候,忽的,楚文豪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忘记什么也不会忘记这件事。

当年要不是端王妃仗着先帝赐的尚方宝剑,弄得皇帝舅舅也没了法子,只能妥协,再怎么样,楚文豪也不会娶纤柔!

那时候了不仅是昭慧大长公主恨得不行,楚思雅又何尝不气愤,可她就算是再气愤,她也只能忍耐,全家都因为楚文豪的事情气疯了,若是她也被气的失去了理智,那他们一家子就要沦为整个梁都的笑柄了!

所以那时候无论楚思雅多生气,她都忍着,甚至还按捺下心头滔天的怒火去帮纤柔减肥。

“我以为大哥已经逐渐放下当年的事情了。”沉默了许久,楚思雅才淡淡的开口。

若不是已经放下当年纤柔逼婚的事儿,楚文豪怎么会跟纤柔圆房,可如今看来,楚文豪竟然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我凭什么要放下!你别忘了,当年我压根儿不想娶纤柔的!我是被逼的!是被逼的!”楚文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歇斯里地的怒吼,当年的事情就如同一根刺一样插在他的心头,让他想忘记都难。

“当年逼婚的事儿,大哥是最大的受害者,大哥生气,这一点我能理解。可我不明白的是,如果大哥真的恨纤柔,大可以不跟她圆房,可你既然跟纤柔做了真正的夫妻,你又明知道纤柔有多喜欢孩子,娘也想早日抱到孙子。大哥难道不觉得自己的做法爱残忍了?”楚思雅皱着眉道。

这也是楚思雅最无法理解楚文豪的地方。你生纤柔的气,这一点她明白,任谁被逼婚,若是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才见鬼了!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楚文豪也跟纤柔圆了房,他竟然开始矫情起来,明知道他的妻子多想要一个孩子,他竟然对纤柔使了那些阴私的手段,这种做法,楚思雅一点都不能赞同。

“我不想的!真的不想的!当年我跟纤柔圆房是因为——”楚文豪激动的开口,可是突然就闭上了嘴巴,似乎还有些难以启齿。

“是纤柔给你下了药,所以你才——”这就说的过去了,可纤柔真的会这么做吗?楚思雅还真的是有些怀疑?或者是纤柔霸王硬山工,强了楚文豪,所以他才这么激动?

咳咳——咳咳咳——想偏了,她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儿。就纤柔那小身板再怎么样,也不是楚文豪这么一个大男人的对手吧。尽管楚文豪看着也挺弱的,不过应该比纤柔要强多了。

“是我有一次喝醉了酒,所以——”

这次楚思雅是彻底明白了,那不就是酒后乱那个什么吗,啧啧,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不过楚思雅知道原因以后,反倒是有些愈发的瞧不起楚文豪了。她最讨厌的就是男人说什么“我是喝醉了,我不是有心的。”巴拉巴拉的说上一堆,可事实上,不还是难以掩盖一个事实,你做错了,喝醉不能算是理由,男人该负起的责任还是得负!

楚文豪只觉得自己在楚思雅一双明亮的眼睛下,他似乎变得卑微极了,他甚至有些不太敢接触楚思雅的一双眼睛,那会让他觉得自己愈发的龌龊。

活动第三天,还没有去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留言的亲们抓紧了,赶紧去收藏留言吧!新文7月7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