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0 翻脸(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平,芙蓉到底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封夫人看着郑芙蓉惨白的脸,顿时有些不满的开口。

封玉平觉得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就干脆把事情都说说清楚好了!

“娘,我今儿个在这里跟你明确说了。我是不会纳表妹为妾室的。不说我之前对表妹就没什么其他想法,如今表妹都嫁了两次人,而且每次嫁过去,没多久,丈夫就去世,这分明就是——算了,难听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儿子还有公务要处理,就先告退了。娘亲也早日休息吧。”

封玉平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堆,就躬身告退。他也不想吧话说的太难听,可有些人若是不将表面所有的一切都戳破,她似乎永远都不会醒过来!

他的娘亲是这样的人,他的这位表妹也同样是!别说他压根儿就没想过纳妾,就是打算纳妾,也从未想过郑芙蓉!之前他就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更别提,她都嫁了两次人,两次丈夫都死了!

“表哥你怎么——”郑芙蓉泫然谷欠泣的看着封玉平,在她的印象里,封玉平一向都是温润佳公子的形象,如今怎么会说出这么刻薄的话来!

“儿子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封玉平对着封夫人冷淡的点了一下头,就离开了。封夫人是他的母亲,他没法子,只能按着性子听封夫人的教训,可郑芙蓉是谁,对这个表妹他已经厌恶到极点了!

转身离开的时候,封玉平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他得早点去大长公主府接妻女才是。他之前是对妻子生了女儿有些埋怨,可他真的是从未动过要纳妾的念头,谁曾想文儿的脾气就这么大,竟然都不跟自己说一声,就直接带着两个女儿离开,如今弄得昭慧大长公主对他的怨言大极了不说,两个大舅哥更是直接阻了他的青云之路,真不知道他算是造了哪门子的孽了。

封玉平离开后,郑芙蓉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脸过!如今让自己心仪的表哥这么嘲讽,她顿时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封夫人本来就因为儿子明晃晃的打她的脸,而感到不高兴,谁知道郑芙蓉竟然还哭了起来,顿时没好气道,“哭什么哭!你是不是存心想找我的晦气啊!”

封夫人恼怒之下,说出来的话也是难听的不行,只差没有说,“你个克死了两个丈夫的扫把星,如今是不是也想要克死她!”

郑芙蓉一张脸彻底白了,一向疼爱自己的姑妈怎么也不站在自己身边了!

“行了,赶紧回你的屋子去!以后没事少在我面前晃悠!”封夫人挥了挥手,就跟赶苍蝇似的赶郑芙蓉回自己的屋子。显然她对郑芙蓉也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好感了。

郑芙蓉的脸不禁变得更加苍白,双手死死的紧握成拳,忍下心头滔天的愤怒,僵硬的给封夫人行了一个礼,就离开了。

只是在转身的瞬间,郑芙蓉的脸上闪过一丝刻骨的恨意,显然是恨透了封夫人。

封夫人此时才没有心情去理会郑芙蓉怎么样,此时她整颗心都落在了封玉平上,心里琢磨着该如何挽回儿子的心。

“哟!表妹的脸怎么这么白啊!难不成是府里有人欺负了你不成?”郑芙蓉还没回到自己的院子,一道流里流气的男声响了起来。

郑芙蓉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的不行,眼前的不是郑玉华又是谁!

三年前,封玉平给封玉华娶了个妻子,封玉平也知道封夫人不待见封玉华,所以是托了楚思文给封玉华相看妻子的。别提还真是找了个不错的,虽说娘家是落魄了,不过好歹是个举人的女儿姓刘,算是书香门第,最要紧的是这刘氏的性情确实温婉,知书达理。

封夫人见封玉平竟然绕过自己给封玉华娶了妻子,气的不行,可她的气不能撒在儿子身上,就只能全都发泄在儿媳妇儿身上。

这也是这几年来,封夫人和楚思文的关系愈发不好的原因了。

封夫人之前还想以封玉华已经成家为理由,将封玉华这一家子给分出去,可封玉平硬是拦下了,以封玉华如今虽然已经成家,可到底还未立业,等他为封玉华谋求个一官半职后,再分家。

说实话,封玉平对封玉华这弟弟真真可以说是做到了仁至义尽了。

“二表哥拦着我,难道是有什么事儿不成?”郑芙蓉才从封夫人那里受了气,一点都不乐意搭理封玉华。

封玉华嬉皮笑脸的凑到郑芙蓉身边,轻佻的挑起郑芙蓉的一缕秀发,“啧啧,表妹可真真是人比花娇啊!”

郑芙蓉没想到封玉平的胆子竟然这么大,顿时如同受惊的兔子似的往后一跳,“二表哥,自重!”

“自重?表妹啊,表妹,你一个寡妇,而且是嫁了两个丈夫,就克死两个丈夫的寡妇,竟然跟我说自重?”

“你——”郑芙蓉最恨的就是别人拿她的寡妇身份说事,如今郑玉华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她寡妇的身份,这让她如何能不生气。

“表妹啊,你既然叫我一声二表哥,我呢,也就劝你一句,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要想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嫁了两回人,就克死了两个丈夫,就你这么个扫把星,有谁愿意娶你?就是给人做妾,也没人愿意。诺,你看看,你这么费尽心思的去贴大哥,他不还是不乐意纳你为贵妾?要我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是你的好姑妈,我的好嫡母,她也不会站在你身边的,你身上又没有什么值得她为你耗心思的。当然,你手上也没有能威胁她的。”

郑芙蓉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威胁,她手上怎么没有这样的东西,可——

“行了,漫漫长夜,表妹还是早点回房吧。我就先回去了,我房里还有娇妻等着我呢。”

封玉华边说边伸了个懒腰离开。

郑芙蓉见状,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真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只是此时,郑芙蓉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关心封玉华,她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她已经付出这么多了,她必须要嫁给封玉平做贵妾!否则她付出的这些算什么!

不知想到了什么,郑芙蓉的眼底闪过一丝坚定与狠厉。

*

“脉脉,来喝点银耳羹。”楚思雅见云脉练完了一套拳法,朝着她挥了挥手。

如今是秋日,正是气候干燥的时候,喝点冰糖雪梨银耳羹最好。

云脉立马蹦跳着来到楚思雅身边,然后接过楚思雅手上的银耳羹,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妹妹的日子过得好惬意啊。”楚思雅寻声看去,是楚思文正牵着封晓蝶。

“是晓蝶啊!来,喝点银耳羹。”楚思雅对封晓蝶还是挺喜欢的,笑着招呼封晓蝶。

“谢谢姨妈。”封晓蝶乖乖的坐到云脉身边,端过另一碗银耳羹,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妹妹是不是对我有些误解,怎么光记得招呼蝶儿,都不知道招呼招呼我这个姐姐呢?”楚思文见楚思雅没有开口,径直坐到楚思雅身边。

“咱们是姐妹,弄这些虚礼做什么。”楚思雅嘴角变化含着淡淡的笑容看着楚思文。

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带着一丝嘲讽。

“妹妹对我怕是有些误解。我楚思文再怎么样,也不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诬陷我的婆婆。”楚思文的语气已经有些冷淡了。

楚思雅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鬓角的碎发,“我知道。对姐姐,这一点信任我还是有的。只是妹妹真的想问姐姐一句,你找娘告状,真的是一点私心都没有?”

“有。我是受够了被我婆婆挤兑我了。她挤兑我,我还能忍耐,可她凭什么说大哥说二哥,其实我上次还少说了,她何止是羞辱了大哥,二哥,她就脸娘都没有放在眼里!”

“真的?”其实楚思雅心里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了,楚思文都不会拿楚文豪跟楚文煜开玩笑,那就更别提昭慧大长公主了。

“妹妹难道真把我当拿起子小人不成!我会为了自己,故意侮辱大哥和二哥不成!若是我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连自己的母亲都能侮辱,那我还算人嘛!”楚思文越说越激动,甚至连身子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姐姐激动了。两个孩子都吓坏了。”

果然云脉和封晓蝶都有些愣愣的看着楚思文,显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让他们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楚思文压下心头的不痛快,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一点,“其实我心里是羡慕妹妹的。上无公婆,膝下有子,夫君又这么宠爱你,日子是过得何等的悠哉。而我——”

楚思文说到这里,不禁沉默下来。

“姐姐,个人都有个人的日子,只要你用心经营,一定能将日子过好的。就算你这次生了女儿又如何,你跟姐夫都还年轻,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除了这话,楚思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楚思文到底是自己的亲姐姐,她也是希望她能将日子过好的。

O(∩_∩)O谢谢139**9783秀才投了1张月票QQ055e7d741a67b7 投了1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