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1 深爱/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日子过好。我倒是觉得我现在的日子甚至还比不上我之前的日了!那时候我和你姐夫虽然不在梁都,可好歹也是过着琴瑟和谐的日子,可一回到梁都,我那婆婆就在那指手画脚的作践我!”楚思文死死握着手中的帕子,语气阴沉的开口。

“婆媳关系不好处,这一点,姐姐应该早就知道了才对?如今又说这些做什么呢?”楚思雅总不能鼓励楚思文和她的婆婆对着干吧!不过说实在的,楚思雅还真的挺想煽动楚思文好好跟她婆婆对着干!

丫的,糟践她姐姐不说,竟然还敢羞辱大长公主府的人!真真是活腻歪了!就凭大不敬这一条,就算直接要了她的命都是够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楚思雅却不能说出来,婆婆管制儿媳妇儿,这在外人的眼里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任谁都不能说一个不字。楚思文要是真的跟她婆婆闹起来,无论她有理没理,舆论肯定是不会站在她这一边。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封玉平会跟楚思文离心。无论封夫人再不可理喻也好,再让人讨厌也好,可有一点,封夫人是封玉平的亲娘,楚思文要是真的跟封夫人对上,肯定也就只有吃闷亏的份儿。

除非她能真的不在意封玉平了,不打算跟他过下了。不过这个明显有些不太可能。

楚思文对封玉平的深情,她能看的出来。

“是啊,婆媳关系不好处。尤其我婆婆又是那么一个不讲理的,我跟她相处,真真是过得难受至极。可就算再难受又能怎么样,我除了忍着以外,还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能做。雅儿,其实我今儿个来找你,还是有事情要求你。”

楚思雅挑了挑眉,感情楚思文方才说的都是为了这一句走铺垫啊!

“娘,我吃完了,可不可以出去玩儿啊!”云脉将干干净净的碗给楚思雅看,表明他已经将银耳羹吃完了,所以他现在先出去玩儿。

“刚吃饱,不要乱跑乱跳的,要不然肚子会不舒服。你就跟着表姐一块儿出去玩儿吧。记得不要乱跑。”楚思雅见封晓蝶碗里的银耳羹也吃完了,于是开口道。看楚思文的意思,应该是有话单独对她说。

“表姨,晓蝶会好好看着表弟的。”封晓蝶小大人似的说道。

“好,你带着表弟玩儿吧,记得你们两个都不要疯了似的玩儿啊。否则小心肚子会不舒服。”

封晓蝶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拉着云脉离开了。

“晓蝶真是个乖巧的孩子。”楚思雅就一直是个喜欢女儿的,可惜这么多年,云翎老是想着她上次生云脉时的凶险,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她再生一个,楚思雅也没法子,这么多年也没机会再怀上一个。

“晓蝶是个乖巧的。可到底只是个丫头,哪里比得上脉脉这个男孩儿啊。”楚思文眼神复杂的看着云脉离去的身影。

楚思雅粗了蹙眉,微微有些不太高兴,听楚思文话里的意思是嫌弃蝶儿这个女儿啊!

楚思雅的声音也有些沉了下去,“姐,男孩儿也好,女儿也罢,都是你怀胎十月生下的亲骨肉,难道你还要区别对待不成?”

楚思文自知失言,倒是没有反驳什么,“你说的对,男孩儿也好,女儿也罢,都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哪里有不心疼的。可妹妹你也看到姐姐我如今的处境了。我真的得生一个男孩儿啊!不仅仅是因为我婆婆,还有你姐夫,我是她的枕边人,我当然能察觉到,他因为我生了两个女儿,已经有些不高兴了。我真的不敢想,如果我再次怀孕,生下的还是一个女儿,你姐夫会是个什么态度了。”

楚思文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安,楚思雅不高兴的皱着眉头,她确实是很不高兴,封玉平凭什么嫌弃楚思文只会生女儿啊!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她还想生可爱的贴心小棉袄呢!

可惜这话不能由她说出来,楚思文如今明摆着是想生儿子生疯了,她要是再在她面前说什么,自己还想生一个女儿呢!落在楚思文眼里,这绝对是赤裸裸的炫耀!

“妹妹,我听说过,你手上是有生子秘方的是不是!”楚思文双眼晶亮的看着楚思雅,眼底带着浓浓的希翼。

“姐姐,那你也应该听娘说过,我的那生子秘方,对女人的身体损害极大。而且在怀孕期间,一个保养不好,就容易流产,甚至以后都不能再生育了。就算平平安安,无灾无难的把孩子生下来,你以后的身子说不定也会很虚弱。”

“赵氏不就平安的把孩子生下来了!”楚思文颇有些急切的开口。

“赵氏死平安的把孩子生下来了,可若是她没有意外被杀的话,她以后的身子都会很虚弱。”楚思雅淡淡的说道。这才是楚思雅当初一直很犹豫要不要给赵氏用这生子秘方,就是因为那秘方太过歹毒,伤人的身子了。

楚思文连忙开口,“没事的,我是郡主,我也有自己的封地食邑,名贵的药材和补品我这里都是应有尽有,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我的身子就一定能恢复的!”

“姐,你想的太天真了,那药有多霸道,是你想象不出来的。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只要用补品了补上一段日子就会没事。如果你真的是这么想,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是在痴人说梦话,这压根儿是不可能的。”

“雅儿,算姐姐求你了,我真的需要一个儿子,我——”

楚思雅不想看到楚思文这么卑微的祈求她,这让她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姐姐,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给你的。我不能在明知道那药方会伤到你的情况下给你用。如果我真的答应了你的要求把药给你,那我还算你的妹妹嘛!”

“雅儿,我——”

“姐,你别说了。药方我是绝对不会给的。姐,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如今这样子很不对劲儿吗?难道你不觉得你把你的姿态放的太低太低了,几乎都已经低到尘埃去了吗?你是堂堂昭慧大长公主的亲生女儿,是先帝亲封的县主,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卑微!”

这是楚思雅最生气的地方了,楚思文把自己弄得太低太低了。

楚思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楚思文的情景,虽然是很温婉,可眼底深处还是有着自己的骄傲。

可如今,眼前这个为了生一个儿子而将自己的姿态放的那么低,几乎低到了尘埃的可怜妇人,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吗?

“你不懂,你不懂。我是真的好爱好爱你的姐夫。当年我跟妹夫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吧。我当初心里就是因为有了你姐夫才不愿意同意娘的意见,嫁给云翎。当然,云翎的心也从来没有我,最多只是把我当成他的妹妹吧。”

这是楚思雅第一次听楚思文说起她的爱情,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她讨厌楚思文将自己放的这么低,她讨厌楚思文这种卑微的态度,可同时,她又有些同情楚思文,她真的是太爱封玉平了,爱到可以放弃自己的尊严,爱到可以什么都不要。

这种心理很矛盾,你明明就该讨厌的,不,应该说你本来就该讨厌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开始同情,这种滋味儿真的是糟糕透顶了。

“我是真的很爱很爱你的姐夫。我不能容忍他身边有任何一个女人,他的身边只允许有我一个。只允许有我一个!之前,我是凭着自己郡主的身份,所以才能一直霸占你姐夫,可如今呢?我跟你姐夫成亲这么多年,我都没能给他生下个儿子,这次不仅仅是我婆婆不满了,我夫君也不满了,我从来没有在他的眼底看到过对我的失望,可在我生了琴儿以后,我看到了。妹妹,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慌张,我真的是怕透了,我担心他会纳妾,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我也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是故意来家里告状,我就是故意阻挠他的仕途,我要他知道,大长公主府要毁了他的仕途,是轻而易举的,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只有这样,他才不会不管不顾的去纳妾!只有这样,他才能属于我一个人!”

楚思文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似乎双眼都变得通红,好不可怕。

楚思雅从来不知道楚思文对封玉平的感情竟然这么深,简直可以说是到了一种疯狂的境地了,想想就不禁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姐,你那么深爱姐夫,他知道吗?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觉得姐夫也同样深爱着你吗?”

爱是相互的,若是一方无休止的付出,另外一方却什么都不付出,这样的日子久了,肯定会出问题的。

现在楚思文就出问题了,她极其的缺乏安全感,很害怕封玉平会因为她生不了儿子纳妾。这明显就是一种病,心里疾病!

楚思文愣愣的看着楚思雅,眼底闪过一丝不确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