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3 逃避/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亲,爹爹要罚脉脉!”云脉忽的松开云翎的大腿,转而抱着楚思雅的大腿,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思雅,似乎他马上就要被云翎虐待似的,好不可怜。

楚思雅看着紧紧抱着自己大腿的云脉,眨巴了一下眼睛,这小子,脸变得真是够快的。

“你个小子,倒是懂抱大腿啊!”楚思雅无不好笑的开口。

抱大腿?云脉歪着自己的小脑袋,显然是没有明白抱大腿是什么意思,就是他现在抱着娘亲的腿,那就是抱大腿了吗?

楚思雅看着云脉一副呆萌萌的模样,差点没有笑出来,自己的儿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好了,你们父子两个都分开这么久,才见面,说什么罚不罚的,而且你现在想罚脉脉,怕是也不行。你可不知道娘是有多宠爱脉脉,简直是把他捧到手心上去了。你就是想罚怕是也罚不了哦!”

云脉小包子的脸倏地就亮了,是啊,爹可罚不了自己,外婆这么疼他,才不会看着爹爹欺负自己呢!

云翎看着云脉那副有恃无恐样子的,不禁觉得好笑,儿子这么滑头也不之道是随了谁。

“这儿是梁都,你有人撑腰的,等回了云城,欠下的账那就一起算了!”云翎斩钉截铁的开口。

云脉小包子的脸一下子就苦了下来,显然是想到了自己日后悲催的日子了。

楚思雅见状,不禁笑的愈发的开心。这个儿儿子好是好,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这胆子太大了,尤其是自从来到梁都后,昭慧大长公主宠着他,这孩子就玩儿的愈发的疯魔了,如今云翎下定决心要管教他,楚思雅是一点意见都不会有的。

“咱们先去看看娘吧。”楚思雅欣赏够了云脉那一张苦大仇深的脸,笑着对云翎道。

云翎点了点头,随着楚思雅一起去见昭慧大长公主。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我好像还记得你当初刚刚出生的模样,一眨眼,你不仅娶妻了,更有了自己的孩子。岁月不饶人啊!”昭慧大长公主有些感慨的开口。

云翎笑了笑,目光亲切的看着昭慧大长公主,“是我跟雅儿不孝,这么多年,都没有来看过娘。”

昭慧大长公主摇了摇头,“我不是那起子不知道好歹的人,我明白你们的不容易。只要知道你们两个好,我这心里啊,也就放心了。”

楚思雅倒是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五年过去了,她和云翎几乎都没有怎么来看昭慧大长公主,如今想起来,真真是觉得羞愧。

云翎和昭慧大长公主又谈了好久,直到昭慧大长公主累了,云翎才带着楚思雅回房间。

屋内,此时就只有云翎和楚思雅。

云翎拥着楚思雅说着这段日子云城发生的事儿,虽然都是一些很小很小的琐事,可楚思雅却听得很认真。

在微黄的烛光的映衬下,这样的氛围显得愈发的温馨,让人不禁觉得从心里都是暖的。

一直到云翎说完,楚思雅才开口,“这些日子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怕是也忙得紧吧。”

“还好。习惯了。”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可一点都不相信云翎的话,还习惯了呢!尤其是云翎为了早日来梁都找她和脉脉,肯定会把一个月的事情全都压缩到一天!楚思雅实在是太了解云翎了!

尤其是在看到云翎眼底下的黑眼圈,还有眼睛深处的红血丝,这就更让楚思雅相信,她想的没错了!

“你不看看你,都已经30了,都到了而立之年,也不知道好好保养保养自己的身子。我看你真是该小心一点,小心——”英年早逝。

后面四个字,楚思雅到底没有说出来,她只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现在仗着自己年轻拼命,到了老,身体各项机能肯定会出问题,楚思雅是真真担心自己会当寡妇,更不高兴云翎会离开自己。

“你是嫌我老了?”显然云翎听得重点和楚思雅想要表达的重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你都30了,难不成还娘亲啊!”在古代,要是快的,30多的,就有当爷爷的,都是爷爷级别的人了,竟然还好意思说自己年轻,楚思雅想着就忍不住撇了撇嘴。

云翎挑了挑眉,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比楚思雅大5岁,他最害怕的就是自己会早一日离开,如今楚思雅竟然说他老,这简直就是犯了他最大的忌讳!

“我这就让你看看我有没有老。”

楚思雅见云翎要化身为狼,顿时急了,连忙推开云翎,“你少胡闹。你硬是将行程缩短,急匆匆的赶来,都还没休息好,你还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云翎故意将话说的轻轻的,在楚思雅的脖子上呼出热气,弄得楚思雅的心都不自然的跳了好几下。

“今晚好好休息。”楚思雅想都不想的开口。

“难道雅儿你不想为夫吗?”

“想,不过目前不想跟你做夫妻的事儿。”

“可为夫想了。”云翎的声音愈发的轻柔。似乎能够滴出水来。

楚思雅情不自禁的战栗了下,不过她还是很清醒的。

“今天不行,你好好休息。而且我也有事儿想跟你说。”

“哦?难道你这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应该不会,他在楚思雅和云脉身边都是派了人,绝对保证了楚思雅和云脉的安全。

楚思雅想了想就把楚文豪的事儿说了还有楚思文的。

“云翎,你说我是不是有些冷血。明明是我的亲大哥和亲姐姐雨遇到苦难了,可我第一件想的竟然不是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相反竟然是怎么赶紧离开。我觉得我变了。”

“那你想怎么样?是去告诉你大嫂,这些年来,她是为何没有怀孕。还是直接去将你手里的生子方子交给你姐姐?”

“两条路,我都不能选。”楚思雅很坚定的摇了摇头,确实,两条路,她哪一条都不能选择。要是真傻乎乎的选择了,那她真的是可以去跳楼了。

“那不就成了。你方才说的两件事,若是想解决,就我说的两个法子。对你大哥,直接告诉你大嫂这么多年来,她到底是为何没有怀孕。对你姐姐,直接将你手中的生子方子给了她。可唯一的解决方法,却是你不能去做的。若是你做了,你大哥和大嫂之间怕是要真的形同陌路了,很显然,这绝对不是你想看到的。至于你姐姐,若是你真的将你手中的生子方子给了她,你也很清楚,你姐姐以后会缠绵病榻。这更不是你想看到的。

你是完全没有法子了,可偏偏你却置身其中,不能进,不能退,那你就只能逃了,对不对?”

不能进,不能退,只能逃。

这句话说得好好对,好像她现在真的好想逃,楚文豪和楚思文都是自己的亲人,也是她看重的亲人,她是真的不希望他们两个会出什么事儿。

可对纤柔,楚思雅是真心觉得抱歉。

当年端王妃和纤柔向楚文豪逼婚,这是她们当年犯得最大的错误。

当初别说是楚文豪了,就是楚思雅每每想起这件事儿,都恨不得有杀人的冲动。

可纤柔也是真心爱楚文豪的,不过可能她爱的方式不对吧,没错她爱的方式真的是不对,她以为爱一个人,就只要默默待在她的身边,就足够了。

所以在端王妃逼着楚文豪娶她的时候,她没有说话,甚至是赞成的。

就因为这个,她和楚文豪这么多年来都不能算是一对真正的夫妻,因为他们的心从来不曾在一块儿过。

因为当年逼婚的事儿,一直在楚文豪的心里埋下了一根刺,因为这根刺,这让楚文豪压根儿没有办法将纤柔当做自己的妻子。

其实楚思雅觉得,楚文豪心里应该是有些喜欢纤柔的,否则他不会因为醉酒跟纤柔圆房后,竟然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纤柔同房。

楚思雅不会认为楚文豪这是为了故意羞辱纤柔,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纤柔圆房。

尽管楚文豪不让纤柔怀孕这一方面,是显得很小人,很无耻,可他到底是自己的亲大哥,楚文豪最基本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

一个人,若是连做人的底线都没有了,那还能算是一个人吗?

“在想什么?”

“在想我大哥和大嫂。他们两个人,真是也不少说到底是谁对还是谁错了。”

是啊,确实不能说谁错的多一点。

没错,如今楚文豪的所作所为,确实是能用无耻来形容。可若是没有当年端王妃和纤柔逼婚在前,楚文豪又怎么会不让纤柔生他的孩子?

不过楚文豪做的也太过分,难道他不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孩子有多重要?难道他不知道纤柔是多想要一个孩子?

反正楚文豪跟纤柔之间,就跟一团乱麻似的,也说不好谁更对不起谁。

“好了,别揪心这些事儿了。个人都有个人的缘法,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最后还是得看他们的。”云翎是一点都不希望楚思雅不高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日日都看到楚思雅的嘴角带着笑。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承认自己没出息,她觉得最适合她的,还是当缩头乌龟吧。

谢谢zjyqzjyq369书童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