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9 愤怒/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欺人太甚!真真是欺人太甚!”周皇后一回到自己的寝宫,就恨得将自己宫内的东西全都给砸了,太监宫女跪了一地,东西砸到他们的身上,他们也动都不敢动一下。

周皇后的奶嬷嬷——孙嬷嬷见周皇后砸东西砸累了,这才走近周皇后的身边,扶着周皇后坐下,然后递给周皇后一杯茶。

“娘娘可是后宫之主,那些没眼力劲儿的小蹄子还能在娘娘的您的面前蹦哒不成?您又何必为那些个小贱人生气呢?”孙嬷嬷以为周皇后是被后宫里的嫔妃给气到了,所以才这么开口劝道。

周皇后端过孙嬷嬷手中的茶杯,灌了一大口茶,然后才愤恨的将茶杯扔到地上,“砰——”的一声,又是碎片落地的响声。

“那些小贱蹄子,本宫才不会放在眼里!还后宫之主呢!本宫的头上可是压着三座大山!每每压得本宫连气都喘不过来!”

“娘娘,这话可说不得!”孙嬷嬷一惊,连忙开口劝道。

压在周皇后头上的三座大山,不就是太皇太后和两位太后嘛!她们在后宫可是经营了几十年,远远不是周皇后能够比的!更重要的是,她们身上都占着长辈的名分,一个“孝”字,就足以压死周皇后了。

“你们都退下!”周皇后也意识到自己方才说的话不妥,挥了挥手人,让跪着伺候的奴才都退下。

孙嬷嬷见殿内无人,这才劝道,“娘娘,有些话您可不能说出来。宫里处处都是别人的眼线,万一您方才的话传到那三位的耳朵里,那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哼!她们算什么!一个个都已经那么老了,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的颐养天年!”

孙嬷嬷听着周皇后的话,只觉得自己的心苦的不行。这么个拎不清的主子,她都觉得有些无话可说了,可偏偏还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听下去。

“娘娘说的是,她们一个个的年纪都这么大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到时候,您就是后宫第一人了!”

“第一人?皇上的心都不在本宫这儿,还第一人呢!皇上的心里只有楚思雅那狐媚子!”周皇后只要一想到楚思雅那张狐媚脸,心头的火气就是“蹭蹭——”的往上升,似乎将她所有的理智都给烧了个一干二净!

“娘娘,云夫人都已经嫁人了,而且她还是皇上的表妹,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孙嬷嬷作为周皇后的第一心腹,自然是知道,周皇后一直怀疑皇上喜欢的是楚思雅。

之前还好,楚思雅一直待在云城,如今人就在梁都,这些日子以来,皇后可以说是从来就没有睡好过,日日都担心楚思雅迷惑了皇上。

“没关系,没关系才怪!本宫这辈子都忘不了,在本宫的洞房花烛夜,皇上喝的酩酊大醉,抱着本宫喊着雅儿!本宫还在皇上的御书房看到过楚思雅的画像!你跟本宫说说,这一切的以一切难道都是巧合不成!”

周皇后越说越恨,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洞房花烛,可她的洞房花烛全都让楚思雅给毁了!自己的丈夫在新婚之夜,竟然把她当成其她的女人,她的丈夫竟然日日对着其她女人的画像思念,这些事情,就像一根刺一样刺在她的心头,平时她可以忍。反正楚思雅不在她眼前,她眼不见心不烦!可如今呢?她真是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忍耐了!她简直是恨不得想杀人了!

楚思雅竟然回梁都了,御花园的宴会上,朱慎偷偷看着楚思雅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充满了爱意!

朱慎难道当她是瞎子不成,一点都看不出来!

“娘娘,您可是千金之躯,万万不要因为那些个小人生气啊!”周嬷嬷连忙拍了拍周皇后的背,柔声劝道。

“生气?本宫都快要气死了!真当本宫是傻子!以往皇上对朱云那丫头这么好,不就是因为楚思雅那贱人,所以才爱屋及乌!如今西漠的大亲王求娶朱云,这是多好的机会,可皇上偏偏就拒绝了!还有太皇太后,难道真只有朱云在她眼中是人,周家的女儿就是草屑了!还什么让周家送女儿去给西漠的大亲王挑选,一个看不上,就送两个,两个看不上,就送三个!这明明就是把周家的女儿当妓子啊,任人挑选!”

感情周皇后忘了,是她先存心不良,想要将朱云嫁到西漠。

人啊,都是这样,只允许自己去害人,不允许别人害自己!

“太皇太后怎么能这么做呢!周家的女儿个个精贵,怎么能给人当继室呢!”

孙嬷嬷不愧是周皇后的奶嬷嬷,这想法跟周皇后真真是如出一辙!

周皇后眯起眼睛,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太皇太后不是不想朱云嫁到西漠给人当继室吗?本宫就偏要促成这段姻缘!”

孙嬷嬷张了张嘴巴,想要劝一劝周皇后。太皇太后的手段那可不是吃素的,而且看太皇太后的身体,少说还能活个十几年,皇后要是真对云郡主动手了,成功了,太皇太后没有察觉,那也就算了。可若是太皇太后察觉了,那就——

“娘娘,要不要缓一缓,太皇太后那儿——”

“怎么,你是想要劝本宫不要动手?人家都不把周家的女儿当人看了!本宫为何不能动手!太皇太后知道就知道了,她能拿本宫怎么样!难不成废了本宫不成!大不了就是在一些小事上刁难本宫!本宫认了,这次,本宫就是要挖她的心,让她尝尝痛彻心扉的滋味儿!”周皇后越说,眼底疯狂的光芒越盛,她似乎已经看到了朱云远嫁西漠的悲惨生活,而太皇太后更是为此伤心欲绝的情景了!

孙嬷嬷还想再劝,可是在看到周皇后眼底的疯狂后,就讷讷的闭上了嘴巴,她到底只是个下人,主子都做了决定了,她还能说什么,如今只希望主子的手段能高明一点,不让太皇天后看出来,那就真的是阿弥陀佛了。

长公主府

“你说铁摩怎么会突然求娶云儿?我记得他们之前没什么交集。那时候云儿还小,他们几乎是见一次就吵一次。而且当时云儿还那么小,铁摩怎么都不可能看上云儿吧。一见钟情?这好像也不太可能,铁摩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玩儿这些?”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云翎突然阴测测的开口。他比了铁摩也小不了几岁。

楚思雅后知后觉,这才明白自己又触动了云翎那颗玻璃心,“现在说云儿的事儿!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比起云儿,铁摩是这么大岁数了嘛!”

“哼哼——”显然,云翎对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不过此时他也没想跟楚思雅再争辩什么,没必要。

“我问你话呢。你说铁摩怎么看上云儿的。”

“不知道。”他要知道这种事情做什么,不嫌无聊吗?他关心的只有自家的小女人,今儿个,朱慎看着小女人的眼神明显的不对头,很显然这人确实是心怀不轨啊!这么一想,云翎眼底的深色不禁更加浓了。

“你什么态度啊!云翎,我觉得你今儿个不对啊,一回来就摆着一张脸!你要是为云儿担忧,那也就算了。”可明摆着不是啊!

楚思雅发火了,云翎也不敢不重视朱云的事儿了。其实他是真的不是很在意,他跟朱云没这么好的交情是一回事。太皇太后这些年可是将朱云当做心头肉似的,她要是舍得朱云嫁到西漠,给人当继室,当后娘,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你这么担心做什么。朱云绝对不可能嫁到西漠的。太皇太后第一个不答应。”

“可皇上呢,他要是答应了怎么办。你们男人心里,天下才是最重要的!要是用一个女人就能换到大梁和西漠的友好,我看皇上很可能答应。”这才是楚思雅最担心的地方了。

听楚思雅提起朱慎,云翎眼底的异色不禁更加弄了,“他不会答应的。”

尽管不想朱慎在楚思雅的心里有什么好印象,可也不想看到小女人这么担忧,云翎这才悠悠的开口。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放心,太皇太后那关就不好过,而且看铁摩对朱云的态度也不是那么坚持。西漠这次确实是打算和大梁结姻亲,铁摩他知道大局的。”

楚思雅的心还是放不下来。说实话,要是换一个人,楚思雅是绝对不糊这么操心的。可朱云,她可是看做妹妹的!让她去给人当继室,还要给人当后母,楚思雅光想想,整颗心都要碎了。

“你担心个什么劲儿。你要担心,不如想想皇后。”

“她?”楚思雅皱起眉,忽的看向云翎,“对啊,她在御花园的表现就很奇怪,好像在有意无意的撮合云儿跟铁摩似的。”

“她既然这么喜欢撮合人,我看她周家的女儿就很适合嫁到西漠去。”

这次楚思雅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她也是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而且周皇后对她有一股莫名的敌意,她脑残了,才会为她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