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0 提亲(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还是担心朱云,云翎在一旁看的好不吃味。幸亏朱云是个女的。否则指不定云翎都想玩儿杀人灭口了!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云翎的想法,否则肯定要给云翎拼命了。

“娘,咱们出去玩儿吧。脉脉在府里呆了好久了。”云脉一把抱住楚思雅的双腿,眨巴着一双凤眸,可怜兮兮的说道。

“拳打好了,大字练好了?”云翎不能冲着小女人发火,可对自己的儿子,他是半点都不留情,毫不客气的开口。

云脉似乎吓得身子抖动了一下,看的楚思雅好不心疼,“都做好了。”

“你是怎么回事儿。脉脉还是个孩子,你对他这么凶做什么。”楚思雅正因为朱云的事儿,感到气不顺呢,一看云翎竟然对儿子这么凶,顿时受不了了,开始跟云翎顶起来。

云脉紧紧依偎在楚思雅的怀里,只是在楚思雅看不到的地方,嘴角边偷偷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楚思雅是没看到,可云翎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真不知道云翎这性格到底是随了谁。

“娘不是让你去钱府给二哥提亲,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云翎淡淡的开口道。

“也好,反正东西都准备好了。他们两个人也是蹉跎的够久了,如今能修成正果,也是上天恩赐的福气了。”

云脉眨巴着眼睛好奇的问道,“娘,什么叫修成正果,是一种果子吗?那果子好不好吃啊!”

楚思雅一噎,脉脉的想象能力也是够丰富的,还正果是一种果子,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想出来的。

“脉脉。这些呢,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现在你还是小孩子,就别问这么多,知道吗?”

云脉小包子不高兴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把他当小孩子看,他是小孩子吗?他已经长大了好不好!

“我跟你一块儿去吧,我也多年没有见过钱将军了。”

楚思雅点了点头,云翎跟着一块儿去也好。

“娘亲,脉脉也要一块儿去。”云脉虽然布条清楚爹娘要去哪儿,不过只要是出去玩儿,他是肯定要跟着一块儿去的!他一个人待在家里,快要无聊死了!

“娘亲,是去做正事,怎么能带着你呢?”楚思雅想都不想的开口道。

云脉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云脉拉着楚思雅的袖子,不停的晃啊晃,“娘亲,脉脉想出去玩儿。脉脉知道娘亲是最疼爱脉脉的了。娘亲——娘亲——”

云脉说到最后,就开始撒娇,那曲调简直就跟江南的九曲十八坊一模一样,听得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脉脉,你都是个大孩子了,怎么还能这么对着你娘亲撒娇呢!”云翎蹙着眉看着云脉,显然是对云脉样子感到不高兴。

云脉才不理会云翎呢,别人家,都是父亲的地位高,可在他们家,是娘亲的地位高,所以他只要娘亲答应,那就行了。

“好了,其实脉脉每天也够辛苦了,要写大字,还要练拳。带他一块儿去,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两家以后就是亲家了,让脉脉提早去认识一下他二舅母也好。”

“脉脉就娘亲最好了!”云脉见楚思雅高兴,猛地在楚思雅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云翎只觉得眼前的一幕碍眼极了。外面虎视眈眈的情敌不少,没想到自己家里还有一只,这真真不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儿。

钱府

钱将军和钱夫人都热情的招待楚思雅,可不知道是不是楚思雅的错觉,总觉得钱将军和钱夫人看着她的眼神,似乎带着歉意,还有一丝丝的心虚。

弄得楚思雅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钱将军,钱夫人,今儿个我的来意想必你们也是清楚的。我二哥和钱大小姐蹉跎了这么多年,如今男未娶女未嫁,对这门亲事,也不知道你们赞不赞同?”楚思雅跟人随意寒暄了几句,就笑着对钱将军开口道。

从始至终,云翎都一直默默观察着钱将军和钱夫人,楚思雅都察觉出不对头的地方了,他自然也察觉到了,难道这婚事还有变不成?

“我们自然也想结这门亲,可是——”钱夫人有些尴尬的开口,不知道后面的话该怎么说。

“谁要抢我的娘子啊!我说钱世伯还有钱伯母,你们怎么可以言而无信,竟然打算背着我,把我的未婚妻定给别人啊!”

这声音显得十分的吊儿郎当,带着一股子的痞气,徐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宝蓝色绸缎长袍的男子,左手正握着一只油油的大鸡腿,右手正拿着一壶酒,身上的服饰也沾满了油垢,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还有他的一双眼睛,眼珠子不停的转来转去,看着就知道是个心思活络的,看着就让人觉得贼眉鼠眼,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一直乖乖坐在楚思雅腿上的云脉也有些不舒服了,他长到这么大,都没有见过这么邋遢恶心的人。

“钱世伯,钱伯母,咱们两家可是有婚约的,虽说我家道中落,咱们两家有一段时间是断了联系,可钱世伯你当初可是跟我爹说好的,会把你女儿许配给我,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啊!”

钱将军和钱夫人简直是不敢再看楚思雅和云翎,这简直算是自家的丑事了,如今让人碰上,真真是恨不得直接挖一个洞将自家的人都埋了才好!

“你们是谁啊!好像是给向我未来娘亲提亲的!我魏庆告诉你们,你们休想!我跟我娘子可是指腹为婚,你们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否则休怪——”

“砰——”魏庆正说的过瘾呢,忽的一道凌厉的罡风打向他,顿时,魏庆就像是抛物线一样向后飞去,最后直直接的落在瓷砖上。

“噗——”魏庆只觉得喉间一片腥甜,忍不住突出一大口血。

楚思雅见状,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句,打的好,对这种人,打都是轻的!

钱将军和钱夫人见状,立马开口,“云城主,魏贤侄虽然出言不逊,可他好歹是没有什么坏心思,还请你原谅他这一遭。”

贤侄,楚思雅撇了撇嘴,她真的是哪里都没看出来,这人能算是什么贤侄,这简直是泼皮无赖啊!

魏庆在钱家下人的搀扶下,爬起了身,“你们是哪个门面上的,竟然敢对我动手!岳父,岳母,难道你们就看着这些人欺负我!我不活了!我死都不活了!”

呸!技不如人,不知道想着怎么报仇,倒是跟个孩子似的在那里求饶,真真是让人看不起!

反正楚思雅是从心眼里瞧不起这种人,恶心!

魏庆口中的岳父岳母,让钱将军和钱夫人好不尴尬,当着楚思雅和云翎的面,他们是真的不想承认,可——

“好啊!我知道你们两个就是嫌贫爱富的!可你们别忘了,我手上可是有信物!我这辈子娶定钱瑶了!这辈子钱瑶就只能是我的女人!”魏庆见钱将军夫妇不理他,顿时就生气了,恨恨的放下狠话!

“我看你是还没被打够,清风!”

“是!”清风对这什么魏庆也是反感到极点了,一个泼皮无赖,竟然还敢对着夫人撒泼,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条命!

魏庆一见清风上来,立马就往后退了好几步。

钱将军也立马开口,“云城主,请你看在老朽的份儿上,先放过他吧。”

云翎扫了一眼魏庆,那一眼,直让魏庆觉得头皮发麻。很快云翎收回自己的视线,对着清风道,“清风,把他扔出去。”

没让这什么魏庆断手断脚,云翎都觉得他最近的脾气真是好了不少了。

“你要干什么!你赶紧滚!赶紧滚!岳父啊,岳母啊!你们赶紧救我啊!岳父,难道你忘记了,我死去的爹可是救过你的!那时候家乡大旱,颗粒无收,当时你都快要饿死了,是我爹留下了自己的口粮救了你一命!你如今怎么能恩将仇报呢!看别人害我呢!”魏庆是个典型的软脚虾,看到云翎凶,他就不敢惹了。再看到清风,这人比云翎还恐怖,云翎是面无表情,而这清风就面露凶狠。

楚思雅见状,愈发的看不上这什么魏庆,典型的欺善怕恶啊!仗着钱将军和钱夫人好说话,或者说是真的将他当做子侄看待了,这个魏庆就压根儿不将钱将军和钱夫人看在眼里,或者说是吃定了这两个。

至于云翎对他不假辞色,直接给了他一掌,这人就听话的不得了!

还有清风,也就是面色凶狠了一点,这魏庆也害怕的不行!

这压根儿就是个软蛋啊!

清风就更觉得憋屈了,真是没见过这么有出息的男人,就这么就吓得浑身哆嗦了,这还算男人嘛!不投胎去当太监真的都可惜了!

清风越想越不是滋味儿,一提溜起魏庆往外走,清风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时不时的就捏一捏魏庆的软肉,痛的他呼天抢地。

钱将军和钱夫人也当做没听到,这段日子以来,他们也算是受够魏庆了。

收藏了新文《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的亲们,不要再下架了,七七看着掉下的收藏,心抽痛抽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