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1 烦恼/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庆离开后,整个大厅总算是安静了。

楚思雅看着钱将军和钱夫人一脸纠结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出不舒服,可还是耐着性子问,“钱将军,如今你总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钱将军用手掌狠狠一拍自己的大腿,“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夫人你了。我还未从军前,家里很穷,父母又早逝。是魏庆的父母时不时的接济我,当时我就跟魏庆的父母定下了婚约,可当初我明明记得魏庆那孩子是个很懂事知礼的孩子。可后来我从军后,就渐渐跟魏家断了联系。我曾经还派人去找过魏家的人,可听当初魏家邻居说,我离开后一年,村子里就爆发了瘟疫,魏家一家人好像都在瘟疫中去世了。”

说到往事,钱将军眼底闪过一丝追忆以及若有若无的自责。

“魏家的人不是都得了瘟疫去世,这魏庆怎么——”

“是魏庆主动找过来的,听他说当年他家里爆发了瘟疫,他爹娘都去世了。他这么多年都是靠着行乞才活下去的。他身上还带着当年定亲的玉佩,应该不会是假的。”钱夫人淡淡的开口,只是她的心里别提有多懊恼了,她女儿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算是熬出头了。可如今突然冒出一个魏庆,真不知道她的大女儿以后该怎么办啊!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疑惑,这么巧合,就在钱瑶要跟楚文煜修成正果的时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

“冒昧问一句,当年和魏庆定亲的真的是钱大小姐?”云翎看着钱将军问道。

“哪里。当年我还没有遇到夫人,还没有成亲。当时魏庆也只有3岁,都说3岁看到老,那时候我见魏庆也是一个好孩子,所以才同意了这么婚事。跟魏家的人交换了订婚信物。”

难怪,那魏庆看着都30多了,比钱瑶可大多了,这怎么可能指腹为婚,压根儿就不合理。

“钱将军,如今你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想将钱大小姐许配给魏庆不成?”

“我——我——”

见钱将军在那里“我——我——”了一大半天,后面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楚思雅就知道他心里还是想履行这婚约的。

“钱将军。钱大小姐与我小舅子的事儿,魏庆是否知道?”云翎忽的开口问道。

“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到处说呢!”

言下之意,就是魏庆不知道。

“其实当初定下婚约的时候,既然钱大小姐没有出生,那么换钱二小姐履行婚约也不是不可以吧。”云翎继续淡淡的开口。

“不行,瑶妹怎么能嫁给魏庆那泼皮无赖!”钱夫人顿时激动的开口。

“钱夫人难道就舍得让钱大小姐嫁给魏庆那无赖不成?”楚思雅立即追问。

“我也不舍得啊!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我哪里舍得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么一个人,那一辈子就毁了!”钱夫人忍不住痛哭,随即恨恨的看向钱将军,“都是你,当初竟然定下这么一桩婚事。瑶儿已经够苦了,瑶妹这些年也一直蹉跎着不嫁人!我告诉你,我的两个女儿绝对不可能嫁给魏庆!除非我死!”

钱将军紧抿着唇,不开口,显然他是不同意悔婚。当年,他最艰难的时候,是魏庆的父母一直帮衬着他,做人得有良心,不能因为自己飞黄腾达了,就忘本!那压根儿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楚思雅见钱将军这样子,只觉得头痛,这人太实诚了不是什么好事。

这次楚思雅和云翎没有回长公主府,直接回了忠勇侯府,回去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昭慧大长公主和楚文煜说这件事儿。

楚文煜都觉得自己苦尽甘来了,谁知道如今竟然这么命苦,横插进来一个什么未婚夫,看钱将军那样子,竟然还想旅行婚约,楚思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云翎,你说这是不是太巧了。怎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一个魏庆来。”楚思雅越想越不对,她总觉得这魏庆出现的实在是太巧合了一点。

“我让清风去查了。你放心,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云翎说着摸了摸楚思雅的脑袋。

“爹,娘亲都是大人了,您怎么还摸娘亲的头呢!”云脉在一旁气鼓鼓的开口。

“赶紧去练大字去!”云翎想都不想的开口。这小子真气人。看来他不让楚思雅再生一个,实在是明智的不能再明智的决定了!

“这么凶孩子做什么。脉脉,这里你还没有来过吧。你们两个带着小公子在府里逛逛。”

云脉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方才就想逛的,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今娘亲主动提起来,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只是云脉更想跟娘亲一块儿逛!

“娘亲,您带着脉脉逛吧。”云脉讨好的拉着楚思雅的袖子道。

“脉脉乖,娘亲还有事儿,跟你爹商量,你乖乖的出去玩儿。”楚思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哄着云脉出去。

云脉见娘亲不答应,一旁爹爹还在那里瞪眼看着自己,顿时不敢说什么了。他担心自己要是再多说什么,等待自己的肯定是去练大字,而不是美丽的逛自己的家了。

云脉出去后,云翎立马不客气的冷哼,“都是你把孩子惯坏了。你看看这小子——”

“我说你怎么回事啊!脉脉是你儿子,你怎么把他当仇人似的!小孩子嘛,要劳逸结合,你拿他当你的下属啊!见天的欺负他!”这是让楚思雅最不爽的地方了。

云翎觉得自己深深的受了伤害了,自从有了云脉这臭小子,自己在楚思雅心里的地位是节节下退,如今他都站到墙角了!

后悔啊!后悔啊!真是太后悔了!云翎没有比现在还后悔的了,后悔没有在云脉一到5岁的时候,就把他扔到军营,那时候才叫有好戏看了!

当然,这话也就只能自己在心里腹诽一下,要是让小女人知道了,不把自己一层皮给扒掉,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也不知道二哥的婚事该怎么办。”云翎决定,以后单独跟楚思雅在一块儿,还是不聊云脉那让人生气的小东西才是!

果然,楚思雅一听云翎提起楚文煜的婚事,她也忍不住皱起眉头,这真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儿。

“先瞒着。能拖几天是几天吧。我总觉得那魏庆怪怪的。出现的时机也太巧合了,都说无巧不成书,可——”

“可若是太巧了,那说不定就是有阴谋了。”云翎接口道。

楚思雅点了点头,“而且钱将军不是说了,魏庆小时候是个很知礼的,要不然钱将军也不会跟他定下婚事。都说三岁看到老,就算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品性会变,可这是不是变的也太厉害了。”

就魏庆那样子,还知礼呢,压根儿就是个泼皮无赖。

“若是钱瑶妹嫁给魏庆,那所有的事情就都解决了。”云翎忍不住喃喃道。

“难!你没听钱夫人说,她可不愿意把钱瑶妹嫁给魏庆。不过,我是真没有想到,钱瑶妹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嫁人啊!真真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啊!我记得钱瑶妹如今也20了吧。”

20还没有嫁人,这也算是一个老姑娘了。

“看来钱家的姐妹跟二哥真是有不解的缘分啊!”云翎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感慨的说了一句。

楚思雅没好气的瞪着云翎,“你还真会幸灾乐祸啊!”

云翎挑了挑眉,他有幸灾乐祸吗?还是他表现的真的这么明显?

“钱瑶妹是属于那种极其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她未必对我二哥有多情深,说不定更多的只是一种不甘心,她不甘心二哥喜欢的人不是她,而是她的姐姐。不对,钱瑶妹应该从来没把钱瑶当做姐姐,在她心里,钱瑶就只是一个下贱的婢女,不配做她的姐姐。偏偏她看上的男人,喜欢的不是她,反倒是她最看不上的姐姐。”

楚思雅觉得她对钱瑶的心理把握的还是挺准的。

“你这么关心钱瑶妹做什么,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罢了。”

楚思雅才不关心钱瑶妹呢,她关心的是自己的二哥,可怜她的二哥的姻缘怎么这么波折呢!

“云翎,你说魏庆是不是不太好查啊。钱将军都说了,当初他的家乡爆发了瘟疫,魏庆的父母也在瘟疫中丧生了,魏庆这些年都是乞讨为生的,要查他,会不会就跟大海捞针似的。”楚思雅皱着眉头道,“而且我最担心的是,要是查到最后,魏庆真的就是魏庆,那到时候怎么办。依着钱将军按耿直的性子,我觉得他是肯定要履行婚约的,到时候无论钱夫人怎么拦着,怕是都拦不住。”

要是嫁的是钱瑶妹,呵呵,别说楚思雅没同情心,她是压根儿不会在意。可要是嫁的人是钱瑶,她会在意死的!

如果真的是钱瑶嫁给魏庆,那她二哥怎么办!

此时,楚思雅无比的希望钱将军能够言而无信,卑鄙一点,直接把魏庆赶走!眼不见心不烦!

“到时候在说吧。”云翎的声音里倒是难得的没有底气。

谢谢657568114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