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2 败露(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还没有找到机会去一趟大长公主府,可大长公主府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这天,楚思雅正陪着云脉一块儿练字,她觉得自己的时间应该多花在孩子跟丈夫身上。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楚思雅正握着云脉的手练字,突然听到这么一声,手一抖,整张纸都坏了。

云脉看着纸上摊着的墨水,不高兴的嘟着嘴巴,“娘亲,这字坏了。”

楚思雅摸伸手摸了摸云脉的脑袋,“没事,娘亲再陪着你一块儿练。”

转头,对着神色匆匆进来的丫鬟,楚思雅就没有这么好的脸色了,阴沉着脸,“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丫鬟被楚思雅阴沉的语气吓得一愣,可愣过之后,又立马开口,“夫人,奴婢无状,可真的不好了。方才大长公主府的人传来消息,说是大长公主府如今闹起来了,好像是大公子给大少奶奶下什么药,让端王妃知道了,如今端王妃就带着人在府里闹呢!”

楚思雅松开云脉的手,愣愣的看着来禀告的丫鬟,她想过无数的想法,怎么都想不到会是了楚文豪给纤柔下避孕药的事情让端王妃知道了,这简直是太让人惊讶了。

楚思雅想去找云翎,向他要个主意。可忽然想起来,云翎好像是进宫去找住朱慎商谈了,自己就算去找人,也找不到,真真是让人烦。

“脉脉,娘亲要出门一趟,你乖乖的一个人待在家里知道吗?”无论如何,楚思雅都决定要去大长公主府一趟,就端王妃那性子,自己的娘亲也未必招架的住,尤其这次没理的还是自己的大哥,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头痛,她最烦恼的情况还是产生了,真真是让人觉得烦啊!

“脉脉要跟着娘亲一块儿!”在云脉的心里,他只以为楚思雅外出,自己要是跟去了,肯定也能一块儿跟着玩儿,所以他一定要跟着!

楚思雅这时候哪里有心情哄孩子呢!她只要一想起端王妃,心里就跟乱麻似的,烦的不行,也没有那时间继续去哄云脉了。

楚思雅板着脸看着云脉,“脉脉乖,在家里等着娘亲。”

要是平时,云脉肯定不干啊!反正娘疼爱他!

可如今楚思雅难得的板起了脸,云脉心里还是怕怕的。于是只能闷闷不乐的点头,“哦。”

昭慧大长公主府

“你们怎么这么欺负人!我好好的女儿嫁到你们家来,你们竟然就这么糟践我的女儿!你们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可怜我的纤柔,是娘亲对不起你啊!楚文豪,你个杀千刀的,不得好死的,你要是不喜欢纤柔,你就干脆别碰她,碰了她,又偷偷给她下药,不让她生孩子,你是想做什么!”

“端王妃,你少得理不饶人!你别忘了,你的女儿,豪儿当初压根儿就不想娶,是你,硬用了尚方宝剑,逼着皇兄答应的!你如今有什么资格来我大长公主府吵!”

楚思雅一进门,就听到端王妃和昭慧大长公主在那里互骂,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在比试谁的嗓门大一样。

“夫人,大长公主已经很忍耐端王妃了,是端王妃自己的力不饶人,您可不知道端王妃的话说的有多难听啊!不仅骂大公子是畜生,还说大长公主府的人都丧尽天良!大长公主是受不住了,才跟端王妃对骂的。”

楚思雅闻言皱着眉头,在楚文豪被发现不对的情况下,昭慧大长公主能做的,唯一能做的,自然就只有忍气吞声了,肯定是因为端王妃骂的太厉害了,所以她才会受不住,开口反驳。

端王妃一张布满皱纹的脸,此时在不停的颤抖,可以想象,此时她是有多激动,多生气。

而纤柔就像是一个完全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样,就那样傻傻的站在那里,双眼无炬,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楚文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羞愧,他竟然完全都不敢看纤柔,只一个人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端王妃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楚思雅,“楚思雅,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楚文豪给纤柔下药,不让她生孩子!你给我说实话!”

端王妃跟疯了似的来到楚思雅身边,狠狠的捏着楚思雅的手臂,似乎恨不得将的手指都掐近去。

楚思雅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阵的钝痛,可偏偏又不能反驳。

昭慧大长公主眼尖,自然是发现了楚思雅脸上疼痛的表情,立马上前,掰开端王妃的手,“有什么话你好好说,你弄痛雅儿了!”

“好好说?还有什么好好说的!难道就你的女儿是人,我的女儿就不是人了!我中年才得了纤柔一个女儿啊,自从我夫君去世后,纤柔就是我的命啊!我的命啊!我只是捏了一下你虐的手臂,你就觉得心痛?那我的女儿呢?这些年,纤柔是多想要一个孩子啊,苦药没少吃,菩萨佛祖也没有少拜,你知不知道我这个当娘的,每次看到纤柔那样子,我有多心疼啊!你知不知道啊!”端王妃冲着昭慧大长公主歇斯里地的吼道。

昭慧大长公主一噎,其实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因为这些年纤柔为了要一个孩子付出的一切,她都是看到的。

而且作为一个母亲,她是能够理解端王妃此时的心情的,若是她,有谁敢这么对她的女儿,她不将人千刀万剐了,去喂狗,都是她的脾气太好了!

所以如今面对端王妃,她是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心虚。

楚思雅面对端王妃的质问,也是心虚的,这才是她最怕的地方,她是真的觉得对不起纤柔,有时候她都想直接跑到纤柔面前告诉她,她这么多年没有怀孕,其实是楚文豪给她下了药。

可一想到说出来的后果,她就退缩了,什么都不敢说了。

“我给大嫂把脉的时候,其实就查出来她是让人下了药,所以这么多年才没有孩子。后来我向大哥问过了,才知道,原来那药是大哥——”

“你知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大长公主府都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

“端王妃,这次的事情,是豪儿做错了!可你说话也别那么难听!”昭慧大长公主不悦的皱着眉道。

“我说话难听!我还有更难听的话呢!你要不要听一听啊!楚文豪,当初逼婚的人是我,你有什么就都冲着我来!可你凭什么这么对我纤柔啊!”说到底,所有的事情都是楚文豪做的,端王妃此时对楚文豪真是恨到了牙根,简直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剐了,都不觉得解恨!

楚思雅一直都在看着纤柔,从她进来开始,纤柔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什么都听不到,好像外界的一切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此时纤柔给人的感觉很不妙。

哀莫大于心死,楚思雅的脑海中忽的闪现过这句话。

她此时看着纤柔,真心有一种,似乎纤柔的心已经死了,如今纤柔还活着的不过是她的一副躯体罢了。

“端王妃,这件事,本公主会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你怎么给?我的纤柔这些年受的苦,你要怎么给个交代!你说啊!你赶紧说啊!”

面对端王妃的咄咄逼人,昭慧大长公主不是不生气的,可谁让自己的儿子做错事在先呢!这真是让人最郁闷的地方了。

昭慧大长公主虽然嘴上说着交代交代,可其实她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从楚文豪跟纤柔圆房开始,都已经三年了,纤柔这三年来都没能怀上孩子,想来都是楚文豪的杰作了。

她能怎么给交代?杀了楚文豪。不可能,自己的儿子,她怎么能不心疼。

可补偿纤柔,昭慧大长公主真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再怎么补偿,纤柔曾经被楚文豪,她的丈夫下了药,而导致这么多年不孕的事实不会改变。再怎么补偿,纤柔这么多年吃的苦药,拜的佛祖这也不是能一笔勾销的。

这么算起来,昭慧大长公主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补偿了。

端王妃见状,更是冷冷一哼,随后她看向楚思雅,眼底是满满的失望,“在整个大长公主府,我一直觉得你是了最通情达理,明白事理的。你也是真心将纤柔当做自己的大嫂的。可你明明知道纤柔是为何这么多年不孕的,你明明知道楚文豪对纤柔的伤害,可你却选择了沉默,选择了一言不发。是,我知道楚文豪是你的亲大哥,比起纤柔来,跟你的关系更加亲近,这些我都知道。可你就不能给纤柔提一个醒吗?难道就提一个醒对你来说也这么困难嘛!”

楚思雅一噎,她是想过的,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提醒,难道她去跟纤柔说,楚文豪给你的药有问题,你千万别喝,她要是真的这么说了,楚文豪给纤柔下药的事儿,说不定就瞒不住了,所以这让她怎么说啊!

第一次,楚思雅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最近期末考试中,更的有些晚,还请亲们见谅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